甘城輝煌樂園救世主08
甘城輝煌樂園救世主08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79190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甘城高中文化祭即將到來!拉媞琺對地上界的學生們舉辦的祭典充滿興趣,連西也都接下班上咖啡廳的經理一職,出乎意料地充滿幹勁?可是,五十鈴一直在意西也留下的那段意義深遠的訊息(EXODUS)而悶悶不樂。正巧,西也邀請自己私下參觀不動產(該不會在考慮與自己同居吧?)──當然沒有這種事,兩人造訪的是化為廢墟的遊樂園遺址──在此揭曉的甘輝未來面貌究竟為何!?緊接著,被捲入奇妙現象的西也與五十鈴,兩人居然要在賓館共度一宿!!甘輝,以及他與她的關係究竟會如何發展!?

    本書特色:
    賀東招二老師繼《驚爆危機!》之後睽違三年的最新作品,2014年秋季正式動畫化,由業界知名的京都動畫擔綱製作。無論是原作小說與動畫均在日本亞馬遜上獲得壓倒性的大好評。

    除了動畫化之外,也有漫畫、外傳小說《甘城輝煌樂園救世主 紅楓召喚者》等各式各樣的衍生作品企劃,正如火如荼跨媒體發展中。

    參考現實中實際存在的遊樂園,賀東式的糟糕遊樂園職場百態喜劇堂堂進入第八集──面對三百萬入場人次這個遙不可及的門檻,代經理西也卻出現了異樣!?在一連串的事件以後,終於明朗的甘輝未來究竟是……?
  • 賀東招二,出身東京都,小說家。主要代表作為《驚爆危機!》(通稱FMP)。同時擔任描寫《驚爆危機》十多年後世界的外傳作品《驚爆危機! Another》的原案、監修。此外亦有參與動畫系列架構、腳本、監修等工作,曾經手過「涼宮春日的憂鬱」、「幸運☆星」、「迷宮塔」、「冰果」等作品。

    なかじまゆか,活躍於漫畫、插畫領域,亦以「Digital Lover」的名義從事著同人活動。自擔綱《要聽爸爸的話!》的插畫後正式商業出道,此外主要負責的作品還有《甘城輝煌樂園救世主》、《甘城輝煌樂園救世主 紅楓召喚者》。

  • 「好了嗎龍?那就隨便雙手合十……」
    面對偶像(?)團體「ABC特遣隊」的三名女孩,音樂妖精.馬卡龍表示。
    「跟著我唸龍。『以西結書,二十五章,十七節……』。來!」
    『以、以西結書,二十五章,十七節……』
    安達映子、伴藤美衣乃、中城椎菜三人,結結巴巴地跟著唸。
    「……『內心正義之人的道路遭受內心邪惡之人的利己與暴虐阻饒』龍。來!」
    『內、內心正義之人的道路,遭受內心邪惡之人的利己與暴虐阻饒!』
    三人很有精神地持續複誦。

    內心正義之人的道路
    遭受內心邪惡之人的利己與暴虐阻饒

    以愛與善意之名
    在黑暗幽谷引導弱者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才是真正保護兄弟
    拯救迷途羔羊們的牧羊者

    因此我將施以充滿憤怒的懲罰
    制裁毀滅兄弟之人

    「……『我報復他們的時候,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來!」
    『我報復他們的時候,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一開始明明是肅靜的祈禱文句,不知為何最後一段特別強力,而且音調充滿威嚴。
    「好。這樣公演前的祈禱就萬無一失了龍。肯定會成功的龍。」
    「真是優秀的想法呢。不過這段祈禱,好像從來沒聽過……」
    映子表示。
    「不,雖然不是很明白,但卻覺得很帥喔!」
    美衣乃開口。
    「這是《黑色追緝令》那一段吧?開槍打死毒販那一幕的場景吧?」
    椎菜回答。
    「哦,真虧妳知道呢龍,椎菜妹妹!話說妳幾歲啊龍?」
    「十、十五歲……應該說,為什麼要練習祈禱呢?」
    「剛才是效仿已故的麥可傑克森,在登上舞台前祈禱龍。不過我不是基督徒,所以不太清楚聖經文句之類。才會隨便從喜歡的電影裡現學現賣龍。」
    毛茸茸的羊咩咩馬卡龍,不知為何自以為是地挺起胸膛。
    「真是露骨的說明呢……」
    「附帶一提我們紅楓樂園信奉多神教,在這方面相當寬鬆,沒關係的龍。女神莉卜菈應該也會輕易答應吧龍。」
    「是喔。」
    「總而言之,今晚是完全由妳們主演的演唱會龍。打起精神吧龍!」
    『好的!』
    說到演唱會,是指她們三人──「ABC特遣隊」的演唱會活動,將在今晚七點舉行。會場在甘輝內的「馬卡龍音樂劇場」。不過馬卡龍擔任配角,主角始終是她們三人。
    之前三人一直在兒童中心、老人之家、商店街協會活動與夏日祭典之類,樸實地持續經營。畢竟比起偶像團體的事業,她們的立場終究是甘輝的外派宣傳負責人。之前幾乎沒有機會舉辦過中規中矩的舞台演唱會。
    倒是在鬆鬆餅等人的舞台前座擔任過司儀之類的工作,但這次是頭一次擔綱主角。
    「這場演唱會,是反映妳們的粉絲期望而企劃的節目龍!」
    「是的!真是光榮!」
    美衣乃表示。
    「說句更老實的,還不是因為之前的活動,居然有大朋友入侵一直受到照顧的兒童中心與老人之家,造成人家抗議呢龍!」
    「在兒童中心,被穿七分褲背書包的三十歲上下男性要求握手時,真的好可怕……」
    椎菜回答。
    「別害怕!今天的來賓們,大多都是有這種傾向的人龍!」
    「所以說,是穿七分褲背書包的三十歲上下男性嗎?」
    映子說。
    「那是極端例子龍。一般的大朋友會稍微更容易親近喔?沒啦是真的。即使是目標以外的藝人,他們也會好好地鼓勵呢。其實是感覺很好的族群喔龍。」
    「是、是這樣的嗎。」
    「……應該說,他們都是對妳們的偶像活動十分感動,相當自然的粉絲龍!正因為他們是粉絲,所以必須小心對待才行龍!」
    「是的!」
    「嗯。哪,妳們看吧龍!」
    說著,馬卡龍打開設置在舞台後方的映像管電視。為了目睹她們「ABC特遣隊」而前來的來賓們,已經在音樂劇場正面入口的前方大排長龍。
    主要年齡層從十七、八歲到三十五、六歲(四十歲以上的人也不少)。全身上下以之前販賣的特製襯衫、螢光棒與三人似顏繪的提袋之類完全武裝,激動地滿臉通紅。
    「雖然與我們平常來賓的傾向明顯不一樣!但還是非常值得慶幸龍!今天必須全力招待他們!唱歌跳舞,或是露出肚臍左扭右擺!殺必死!殺必死!知道吧!?知道吧!?都知道吧龍!?」
    『好、好的!』
    三人都活力十足地回答。
    「好!那就再一次!複習以西結書,二十五章,十七節龍!『內心正義之人的道路……』來!」
    「結果又回到這個啊……」
    椎菜垂頭喪氣。
    這時候,可兒江西也前來。
    「目前沒問題吧?」
    與平時一樣,身穿藍色的代經理制服。而眾人明明即將上台,他卻奇妙地悠哉。
    『可兒江先生。』
    三名女孩挺直腰桿。以面對高二的年輕人而言,顯得過於禮貌。反觀馬卡龍,一如往常態度傲慢地瞥了西也一眼。
    「怎樣,可兒江?我們正為了最後的彩排而緊繃神經龍。有什麼麻煩事拜託之後再說龍。」
    「不。我只是來探視一下。情況怎樣?」
    「萬無一失龍。總共五首歌。從編舞到一切都完美無缺。」
    「是嗎。那麼,這樣就好。」
    西也輕咳了一聲後,環視映子、美衣乃與椎菜三人。並非平時嚴格的觀察目光,態度顯得有幾分悠哉。
    「嗯哼。呃……我要問一件奇怪的事情。」
    「?」
    「真的不要緊嗎?雖然藉著熱度投身於這種企劃中,可是妳們三人……其實並非立志當藝人。今晚如果舉辦了這種演唱會,往後或許在各方面會變得更棘手。」
    「啊?」
    馬卡龍皺起眉頭。不,不只是他,連三人都懷疑自己的耳朵。畢竟絲毫沒料到眼看即將上台,西也居然還說出這種話。
    「有可能會跑來奇怪的客人,更有可能是跟蹤狂之類的傢伙。乾脆從今以後適可而止,逐漸縮小活動規模也……」
    「拜託喔。」
    什麼時候了,還講這些話?
    搶在馬卡龍即將脫口說出之際,中城椎菜拉高分貝。
    「速到盧今,還縮仄什麼話!」
    又大舌頭了。
    「咦?」
    「素、素到爐今,還梭這蛤麼話!」
    「聽不懂。」
    「加油,椎菜妹妹。」
    「說慢點,說慢一點!」
    「不、不好意……速。」
    椎菜滿臉通紅後,深呼吸一口氣,以細微的聲音說:
    「這個……事到如今,還說這什麼話,柴對!」
    幾乎說清楚了。
    馬卡龍、映子與美衣乃都拍拍手。
    「些、些謝各位……嗯,嗯哼。」
    椎菜挺直背脊,搓了搓胸口。
    「……也、也就是說喔?椎菜幾人,都一直粉……一直很努力!當然,一開始的確提不起勁……但是現在,看到來賓的笑容會開心,為遊樂園貢獻人氣也感到很高興!所以、所以……聽到這種話,真的很失望!」
    「龍……?」
    這番話聽在馬卡龍耳裡也感到意外。她們三人最近的確愈來愈努力。但終究是對當下的工作,對眼前工作的努力而已,完全沒料到她們會抱著如此積極的心情。
    「『ABC特遣隊』,會全力以赴!」
    椎菜如此宣告。
    「連CD都會以十萬張為目標!總有一天要在武道館開演唱會,讓會場座無虛席!然後對滿場觀眾高喊『請來甘輝遊玩吧!』喔!」
    椎菜幾乎淚眼汪汪。
    四月現場表演那一天,被鬆鬆餅趕鴨子上架,不情不願唱歌的椎菜居然會如此認真。
    以前形同馬卡龍師傅的人物曾經說過:『小弟,你要記住龍。是舞台在培育人啊龍。』馬卡龍想起這句話,感慨良多地點點頭。
    西也則是一臉困惑。
    「妳這番話是認真的嗎?」
    「啊,不是。CD賣十萬張,或是在武道館表演,實在不太可能……不過不過,至少有這種程度的心情,或是說氣概呢……對不對?映子小姐與美衣乃同學,都是這樣吧!?」
    椎菜開口尋求支援。馬卡龍原本以為,映子與美衣乃總該以曖昧的態度逃避了吧,但連她們都出乎意料。
    「我的心情也和椎菜同學一樣。」
    「我也是喔。會努力加油的!」
    三人分別露出堅定而充滿決心的眼神,握緊拳頭宣告。
    「是嗎。那麼,妳們就加油吧。」
    連西也的反應都出乎意料。若是平常的他,肯定早就說出「妳們根本在瞧不起演藝工作!」或是「這一行可沒有天真到決心或拚命,就能闖出一片天!」了吧。
    結果,他居然說出「妳們就加油吧」。雖然口氣絕非敷衍了事,但以認識之前西也的馬卡龍而言,卻有微妙的不協調感。
    軟趴趴的,或許該這樣形容吧。
    從現在的西也身上,感覺不到以前那種熱鍋上螞蟻的迫切感,以及額頭冒汗的拚命感。
    難道因為太累了嗎?
    嗯,多半是,應該是這樣吧。可是話說回來,這種奇妙的態度又是……
    「馬卡龍。怎麼了?」
    「龍?不,沒什麼……」
    「嗯。總而言之。我已經清楚明白妳們的熱情了。期待妳們的表現啊。」
    『好的!!』
    三人活力十足地回答。
    「抱歉打擾了。那就拜託妳們了。」
    說完後西也就此離去。直到身影消失在後台轉角的另一端,馬卡龍都全神貫注凝視他的背影。
    「好!那就鼓起精神準備上囉!?從今天開始讓來賓們看到全新的三人喔!」
    「就、就速梭啊!欸嘎油的(會加油的)!」
    「就讓我們盡情享受吧!」
    映子、美衣乃、椎菜三人面對面,擺出勝利姿勢。她們好像幾乎沒察覺到西也產生的微小變化。
    「馬卡龍先生?」
    「龍?啊……嗯!總之加油吧龍!那就再練習一次!以西結書,二十五章,十七節!內心正義之人的道路……!」
    「果然還是要唸嗎……?」
    就在三人垂頭喪氣中,馬卡龍高聲背誦聖經裡的一節。

    不只是馬卡龍,五十鈴也接到其他演員針對西也的「不協調感」的議論。
    有來自鬆鬆餅、堤拉米、營業部長三角仔,廚房負責人戴古肉,以及負責維修的扳手哥……
    (最近,西也是不是累了呼姆?)
    之類。
    (總覺得可兒江啊,吐槽的點好奇怪咪。我個人覺得好寂寞咪~)
    之類。
    (少了嚴厲的斥責。反而不安地搭起帳篷呢。)
    之類,到處都是。不論LINE、郵件或是口頭上,一直聽到這樣的對話。
    我們的演員該不會有被虐傾向,這麼想挨可兒江臭罵吧?……雖然甚至想這麼懷疑,不過連五十鈴自己也忍不住產生同樣想法。
    唯一慶幸的是,最近對西也產生不協調感的人,只有部長級以上的真實演員吧。普通的工讀生們與低階演員們沒那麼了解西也,因此沒有慌亂地掀起騷動。
    不過,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吧。擔心總有一天會影響遊樂園的整體士氣。
    五十鈴看完當天首次公演的「ABC特遣隊」現場表演後,才回事務大樓。
    在代經理的辦公室內,西也正對著PC進行某些作業。似乎沒去觀賞表演。
    「千斗。ABC的現場表演如何?」
    「座無虛席。來賓們都非常開心。商品也幾乎銷售一空。」
    「因為原本數量就不多吧。不足為奇。」
    「是嗎……」
    坐在秘書座位上,五十鈴偷瞄西也一眼。外頭已經完全天黑,西也的PC螢幕畫面清楚映照在背後的窗戶上。
    原以為他正在處理文件工作,結果不是。而是樸素的撲克牌遊戲畫面。是新接龍。
    西也在上班時間玩新接龍?
    五十鈴懷疑自己的眼睛。
    那個勤勞的可兒江西也!居然上班偷懶,在玩新接龍!
    沒理會困惑的五十鈴,他持續喀噠喀噠按著滑鼠。還有小得幾乎聽不見的咋舌聲。看來應該是沒步了。似乎打算從相同排列重新挑戰一次。
    「喂,千斗……」
    「什……什麼事?」
    「不是有句俗話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嗎。」
    「嗯。某些不好的事情,長期下來會產生好的結果……反過來亦同。這是地上界的說法。」
    「沒錯。我最近正在仔細咀嚼這句話。」
    不是因為正在玩新接龍嗎?只要一玩起那遊戲,就經常會產生這種感覺。跨越困境的時候豁然開朗,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己很清楚那種舒暢感。五十鈴也曾陷入那遊戲一段時間難以自拔。但由於上癮性很高,是相當危險的軟體,因此馬上轉念從PC中刪除。
    「所以呢?」
    「嗯。連三百萬人這種不可能的目標數值……事後想想才發現,出乎意料可能是好事。我有這種感覺。」
    「是嗎?」
    「嗯。呃。算了……其實無關緊要。」
    說著,西也略為打了個呵欠。
    「……話說西也,我聽學校的同學提起,聽說你志願當文化祭的咖啡廳經理。」
    「不是志願。只是不情不願接受而已……已經傳開了嗎?」
    「嗯。畢竟你會積極參與學校活動,可是前所未聞。」
    「噢,或許是吧。」
    「代經理的工作不是已經很忙了嗎。你有辦法勝任?」
    「誰曉得。總會有辦法的吧?」
    「這種口氣……」
    西也繼續按起滑鼠。
    「別擔心。不行的話我會以這裡為優先。」
    「這裡」當然指的是甘輝的代經理工作吧。
    「文化祭那邊呢……?」
    「反正我是遭到排擠的人。不論結果如何都不痛不癢。況且才短短兩天的模擬店鋪耶?空閒時間一下子就搞定了。」
    聽到西也悠哉的聲音,五十鈴感到一股難以形容的焦躁。
    「既然你這麼說的話,就這樣吧。不過……為什麼還特地接下經理的工作?」
    「只想早點結束班會,趕快回去而已。」
    「真的嗎?原因只有這樣?」
    「那還用說……怎麼,從剛才就一直問個不停。到底在意什麼?」
    「我看到了。新接龍。」
    「呣……」
    「因為很難得,才好奇而已。」
    「只是喘口氣而已。」
    西也關閉撲克牌遊戲的視窗,嘆了一口氣。
    「那就好。」
    就在此時,五十鈴座位的電話響起。是來自外線。她立刻拿起話筒。
    「您好。這裡是紅楓興業秘書室,我是負責人千斗。」
    雖說是秘書室,其實只有五十鈴一人。但表面功夫得做足,電話開頭總是這一句。
    『不好意思晚上來電打擾。我是加賀谷房地產的半田,方便轉接可兒江先生嗎。』
    是不認識的女性聲音。很有精神,但並不年輕。聽起來應該過了四十歲。
    「好的。是半田女士吧。請稍候片刻。」
    按下保留鍵後,五十鈴告知西也。
    「是加賀谷房地產的半田女士打來的。你認識嗎?」
    「噢……嗯。轉過來吧。」
    西也露出些許困惑的模樣,略為歪頭疑惑後,才拿起自己的話筒。
    「您好,我是可兒江。嗯……不會不會,沒關係。手機號碼是……啊,是這樣嗎。非常抱歉。」
    對方究竟在說些什麼,五十鈴並不知情。只是看起來,那位名叫半田的女性(多半是阿姨)似乎正對沒撥西也的手機,而是打到職場一事道歉。
    換句話說,西也之前並未透過秘書五十鈴,聯絡了那位「加賀谷房地產」的半田。
    (這是怎麼回事?)
    可能感受到五十鈴不服氣的視線,西也一邊講電話,同時轉過身去。
    「加賀谷房地產」。
    有聽過這間不動產公司。不過與甘輝應該沒有生意上的往來。
    「……是的。嗯……是那裡嗎?這個,要說可以的話也是可以呢。嗯……是的……我明白了。……那麼,就到現場參觀一下……明天方便嗎?……好的。那就下午一點。還請多多指教。就先這樣,不好意思。」
    西也掛回話筒。
    狹窄辦公室內特有,講完電話後的奇妙寂靜籠罩。
    打破沉默的是五十鈴。
    「西也?剛才的電話是──」
    「拜託,現在先不要質問。」
    西也筆直豎起手掌,如此表示。
    「之所以沒有告訴妳,是因為還在多方猶豫。畢竟都不知道究竟有沒有這樣的物件了。」
    「物件?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明天再說明。總之,今天什麼也別問。因為連我自己的思緒都還沒定調。」
    「可是。」
    「還有明天的行程空出來。上午十一點在稻葉堤站閘門口。只有我和妳私下參觀。」
    「私下參觀?究竟是……」
    「這件事別說出去。知道沒?」
    關掉PC電源後,西也迅速開始準備閃人。
    「西也,我不明白。」
    「我說了,別告訴任何人。包括拉媞琺。上午十一點,稻葉堤站。可別遲到了啊?」
    斬釘截鐵說完後,西也便獨自歸宅。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