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此生名為李香蘭(簡體書)
此生名為李香蘭(簡體書)
  • ISBN13:9787807409557
  • 出版社:上海文化出版社
  • 作者:(日)李香蘭
  • 裝訂/頁數:精裝/238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2/12/01
  • 人民幣定價:35.00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 87183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此生名為李香蘭》一書,是李香蘭在《日本經濟新聞(早刊)》上連載的專欄文章結集,也是這位傳奇女性的自傳(非合著)首次在中國出版。我偶然間被身披“戰爭時代”這件外衣的命運所操縱,人生中的每條道路都由不得自己選擇。待到察覺時,我已被夾在相互爭鬩的母國中國和祖國日本中間,拼鬥的火花濺滿全身。……若將歷史視作個體人生的總和,那麼《此生名為李香蘭》或許便可稱為我眼中的昭和歷史的一個側面。
  • 李香蘭(1920 年2 月12 日-),本名山口淑子,生于中國奉天(今瀋陽)近郊的北煙臺,祖籍日本佐賀縣,是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著名歌手和電影演員,代表作《夜來香》曾被傳唱大江南北。1906 年其父遠渡重洋來到中國。1933 年被李際春收為義女,改名為李香蘭。日本戰敗後,李香蘭被控“漢奸罪”判死刑,因戶口簿證明其日本人身份,被無罪釋放,于次年四月回到日本。在日本繼續其演藝事業,並于1950 年應邀前往好萊塢和紐約學習舞臺演技,與卓別林成為朋友。1974 年參加參議院競選,此後一直活躍于政界,並多次訪華,為改善中日關係而奔走。《此生名為李香蘭》一書,是李香蘭在《日本經濟新聞(早刊)》上連載的專欄文章結集,也是這位傳奇女性的自傳(非合著)首次在中國出版。
  • 《此生名為李香蘭》編輯推薦:你聽過張學友的同名歌曲,卻不知道她是誰。她是川島芳子的密友;張愛玲眼中的“精靈”;《夜來香》的原唱者……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最美麗的女人。傳奇女子李香蘭自傳,首度引進國內,揭開一段塵封往事。生在中國、成名在中國,卻有著日本血統,曾因此差點被判漢奸罪處死。半生在中國,半生在日本,充滿矛盾而戲劇化的一生。
  • 第一章 “李香蘭”誕生加米拉最初的記憶柳 芭初為歌手前往北京男裝公主女演員誕生第二章 “五族協和”的女主角初見祖國大陸三部曲日劇七圈半事件還想保護你甘粕董事長和川喜多先生《萬世流芳》自豪與良心《我的夜鶯》夜來香幻想曲昭和二十年八月九日第三章 再見,中國戰 敗間諜嫌疑戶籍抄本獄中寫信命 運第四章 戰後、柳芭人人需要“李香蘭”田村上等兵未問世的影片—《黃河》好萊塢結 婚離 婚退出影壇重返母國投身政治啊!柳芭!後 記川島芳子(金璧輝)審判記錄(選粹)李香蘭(山口淑子)電影作品年表(年—年)李香蘭(山口淑子)音樂唱片李香蘭(山口淑子)簡略年譜編後記
  • 前言
    二○○四年(平成十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我前往小菅的東京拘留所,去見原日本赤軍首領重信房子女士。
    穿過迷宮般的漫長回廊,我好不容易才走到候見室,在此等待重信女士的出現。不久,在身穿制服女警的帶領下,重信女士步入房間。我伸出手去,想與她握手,指尖傳來的觸感卻異常堅硬。原來,我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她身上,并未發現我們兩個人之間隔著透明的丙烯隔離板。
    雖然不能握手,我仍將雙手掌心貼在了丙烯板上,重信女士也將掌心放上,與我的手疊在一起。她臉上帶有一種鉛華洗盡般的優美神態,并沖我露出了淳樸的微笑。
    一九七三年(昭和四十八年)八月,身為電視節目主持人的我曾在黎巴嫩單獨見過重信女士。三十年時光荏苒,昔日的她身為革命斗士,滿懷自信,而今在日本卻成了刑事被告人,自由遭到剝奪,生活與世隔絕。恐怕她終究無法擺脫自己的命運了——我這樣想著,某種感慨同時涌上心頭。
    命運。我的命運……
    倘若我并未在大正末期出生于“滿洲國”的“建國”之地,這個世界上就不會存在歌手李香蘭,不會存在成為日本國策公司——“滿洲映畫協會”的女演員,并在戰后被判為漢奸而抱有必死覺悟的李香蘭,也不會存在身為李香蘭的山口淑子。
    我偶然間被身披“戰爭時代”這件外衣的命運所操縱,人生中的每條道路都由不得自己選擇。待到察覺時,我已被夾在相互爭鬩的母國中國和祖國日本中間,拼斗的火花濺滿全身。
    我被生生撕裂,苦悶的鮮血四下流淌。
    還有一位女性和我一樣,也同時代展開了艱苦抗爭。她是猶太裔俄羅斯人,名叫柳芭?馬諾索菲?古麗奈茨,是我的摯友。她多次出現在我人生的轉捩點,鼓勵我,還救過我的性命。有關詳細情形,正文自有交代。
    半個世紀過后,我們再度相逢,執手互望淚眼,雙雙無語凝噎。那時我才得知,她和她的家人也未能逃脫命運的擺布,成了那場戰爭的犧牲品。
    會見重信女士的同年八月,我在《日本經濟新聞(早刊)》上連載了《我的履歷書》。每每執筆,我腦海里就會浮現出過往的種種情形,將記憶喚醒。有些場景依然歷歷在目,有些則已遙不可及,細節變得模糊不清。而且,在回顧自己前半生的同時,我常會陷入沉思——中日戰爭雖已結束六十年了,殘留的傷口卻仍未徹底愈合,兩國之間還存在太多創痕亟待修復。
    重信女士、我和柳芭皆逃不開命運的擺布,而本書出場的各色人物亦是如此,或仍順命運而生,或已隨命運而亡。
    其中,身承古老清朝血脈的川島芳子,一生凄慘,終以叛國漢奸的罪名而被槍決。其下場緣何至此?今番讀過她的審判記錄,我才得以知曉真正原因。判決書的內容輕易便推翻了關于死刑判決的普遍說法,今隨文附于卷末,以供讀者參考。
    若將歷史視作個體人生的總和,那么本書或許便可稱為我眼中昭和歷史的一個側面。
    我的自傳筆法拙劣,內容無奇,倘若它能幫助那個時代的人憶起往昔歲月,能夠成為肩負未來年輕人的一點精神食糧,那將是我最大的喜悅。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