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我的明白了嗎?到底…【賽德克部落報導攝影】
你了解我的明白了嗎?到底…【賽德克部落報導攝影】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9342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當山歌不再哼唱,當小米酒不再發酵,藉由與部落耆老的對談一步一步發掘很多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以簡單且生活化的心情筆記分享,傳遞偏遠部落社會環境面向,學習彼此互相對等之尊重。
    ◎感受原民的幽默宿命論,每一張影像充滿著靈魂的生命力。

    再次打開靜觀部落影像夾,像是一種乘坐時光機過後的餘溫,播映後的電影膠卷緩慢的一一捲起……

    整理影像、札記中,自我對話和那些與他們的聊天,成了拍攝之外的故事,這樣的原民記錄工作體認,是我第一次的際遇;回想專題拍攝過程,我所體驗的一切,是很幸運的!偶爾一、兩次因為文化差異導致的不舒服感,逐一被時間化解。沒有離開城市進入部落,無法深刻體驗原民日常生活,我以鏡頭忠實的呈現部落生活,感受原民生命力的溫度,來省視自己對臺灣原住民部落人文與環境的觀看。

    「也許他們早知道相機是一項很厲害的武器,一按快門很快就會被打倒,也可能不知道,它也可以是一把好的獵槍,可以獵到和眾人分享的山肉,還有和獵物如何相遇的精采故事」,這是作者與賽德克「靜觀部落」間平凡卻又美麗的邂逅。

  • 邱旭蓮 Karen Chiu

    屏東縣∕平面設計∕國立臺中科技大學商業設計系碩士

    2010年一場個人小小旅遊攝影展開啟了另一人生旅程,再次拾起課本進入研究所,2011一趟部落行腳拍攝專題《「靜觀」—賽德克族部落報導攝影》,重新省視影像創作思維與對話,其生命的歷程有著不同新體驗,原來,那貼近生活日常的共鳴與每一生命力的展現最是觸動人心的!

    獲獎∕
    2014 文化部—《藝術新秀》文學類
    2013 「Prix de la Photographie, Paris (PX3)法國巴黎國際攝影比賽」一銀獎
    2012 《為老人家做一件事,一粒麥子快樂紀行》十周年慶影象徵件佳作
    2012「巨像獎」全國大專院校攝影比賽佳作
    2008 交通部觀光局「台灣美食照片特蒐」佳作
    2005 新社山城之美攝影比賽佳作

    展出∕
    2013 「靜觀」—賽德克族部落報導攝影—臺中市文英館
    2012 「靜觀」—賽德克族部落報導攝影—臺北風味館
    2012 「靜觀」—賽德克族部落報導攝影—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2011 「一天一瞬間One click a day」攝影創作個展
    2009 「漫慢‧美西路上」旅遊攝影個展

  • 比令‧亞布/臺中市達觀國小校長、紀錄片導演
    拿相機 當獵槍的旭蓮
    一次參加屏東紀錄片成果發表會,開場前在二樓處,看見二位女子桌上擺著一瓶「保力達」,她們正談論著有關「賽德克Sadu部落」的故事,我也加入他們的對話,心想遠在屏東市區卻出現部落『早餐會報』的場景?其中一位就是作者『旭蓮』。

    拿著相機當獵槍,想在原住民部落學習當獵人,對一個女生來說,是件不容易的事,在部落一年多中,看到作者的融入Sadu部落的生活,從陌生開始,先放下相機,認識部落,尊重部落,深入部落族人每一個階層,進入賽德克生活,享受賽德克生活,吃到最Q最熱的麻糬,蹲在烤火寮讓自己平靜,讓心情得到紓解,並愛上濃濃的煙燻味。在Sadu部落看到她聯結了族人、土地、族群、文化的生活。

    相機在部落,常是被人排斥,特別是耆老們認為,相機會將使自己的靈魂被勾掠。相機往往是攝影現場最妨害人與人、或人與自然溝通的阻隔,紀錄者拿著相機,對族人而言就像是一種被侵入的感受,被攝者若有疑惑與不信任,作品是沒有靈魂的。聰明的旭蓮,花了很長的時間與族人建立很好的情感,並與族人一起生活。而旭蓮觀察到賽德克的獵人,是深具耐心、要求精準、心思敏銳、喜好分享的特質,所以面對這群賽德克的獵人們,除了耐心等待,更需要建立深厚的信任與尊重。旭蓮在這本書中的用心及細膩展露無遺,所以贏得了Sadu部落族人的喜愛及感動,甚至會主動要求她加入他們的生活軌道中,分享彼此的生活,就當成是家人般的毫無間隙,也因此才能拍出張張有靈魂的相片。

    在旭蓮的筆記中,用筆、用心、用相機記錄觀察著賽德克族人的一切生活細節和作息規律,同時揣摩體察賽德克文明的內涵與傳統智慧的邏輯,參與賽德克的生活中,她對賽德克族Gaya的傳統智慧更有無比豐富的欣賞、敬佩與尊重。這是一般從事田野工作者最真摯的情感表現。

    透過旭蓮的攝影書,我相信它不僅僅只是完成了一本書,相信讀者們也會同意,她贏得的更是賽德克Sadu部落族人的真心誠意的接納......。

    Muwah su alang s`utux ga , agan na kopu su, agan na sinu ngahi
    下回再到部落,拿起你的杯子,捏起山肉、抓起地瓜
    kani na sinu balay atayan
    品嚐原汁原味的山中滋味
    Muwah su ga, siyun miyan balay linlugan sahuy
    妳的到來,族人會熱忱的歡迎你。 比令‧亞布2014.04.30

    邱若龍/《賽德克•巴萊》電影美術顧問、漫畫家
    一個拍不到出草獵首歸來勇士照片的時代,也沒有霧社事件時的戰火煙塵可報導,更缺乏人類學式民族標本樣版的傳統服裝走秀,神秘圖騰、雕刻找不到,紋面老人全都上了彩虹橋,熱鬧的豐年祭從來沒舉辦過,只剩下時間凍結了的大山,平凡的建築、老人、小孩、狗,敞開的大門內電視裡永遠播放的日本摔跤,冷清的街道,木訥的獵人無言地走著。

    「靜觀」,奇萊山下一個靠農維生的賽德克小部落,這個原名「Truku」的小村,曾是整個太魯閣族人的原鄉,如今它閃過了觀光客的喧鬧,安安靜靜地待在原處,不太有外人到訪,連無孔不入的獵奇外拍團體也認為無趣的收起了鏡頭……對於任何一個想來此找題材的攝影者來說,都會感到不安。不過,如果你來到這裡,並待了下來,你就會發現,你不會孤單,你不會餓到,你也不會流浪街頭,賽德克人會把你撿回家,並把你當「人」看。不太多的村人,你每個都會認識,你將分享他們低調的熱情,時間夠久,你會看到傳統的gaya,依舊在人們的心中,你會體會到賽德克人不花俏的生活哲學,你更會感受到「祖靈」默默地存在。

    當你成為賽德克族的「攝影家朋友」,你的焦距可能會因酒醉而模糊,你也許會和小孩子玩到累而忘了按快門,或覺得有時該收起相機,但你的記憶卡中留下來的將是如「家人」般的畫面、「生活照」般一點也不譁眾取寵,就像賽德克阿嬤衣櫃裡的手織布一樣,平實、單純、溫暖……因為,你了解他們的明白,雖然火堆旁不說話的人還是不說話。
    邱若龍幫邱旭蓮小姐報導攝影新書寫的序
    2014/04


    張錫銘/紀實影像工作者
    Karen 加油,再繼續說故事給我們聽
    如果,我的學生成就沒能超越我,我會引以為咎。因為每一堂課程的內容中,我總會說,你的每一張影像,都是站在你自己的想法說話。生活裡頭,沒有一個人可以影響你的思考與觀點。如果,站在講臺上的會是一個影響你思路方向的人,那麽就忽略那一些論點!的確,那一個拿著麥克風的人如果真以為可以協助你釐清價值觀,我想這可能是錯誤的行為。因為,最後要傳達你心裡頭的想法,是你自己,你是唯一。
    論辯從來不是一件壞事,因為唯有經過考慮周詳兩邊事物的差異,你才有可能稍微瞭解一點點真相的內容!
    紀錄一件事實,相機是一項不錯的選項,當然,文字也是很好;如果將這兩項工具一起利用,可以讓觀看影像的朋友,更加貼近拍攝者的思考方向,這不是一件壞事!
    旭蓮以紀錄原鄉的生活作為畢業論文內容,過程中相當不易,但也因為如此,反而能接近原鄉部落的生活型態,一趟趟與部落居民相同目的地的車程裡,成了人與人最近距離的相識場景。
    進入到鏡頭裡的場景,拍攝者轉變成部落鄉民的鄰居,甚至可以化身為她們的子女,不分時間、地點彼此溝通著。被拍攝者指點著手握相機的拍攝者,在哪個角度下才有更好的背景?哪裡的場景是入鏡最佳選擇?被拍攝者教導著拿著相機的獵人。這真的好讓人迷惑啊!那一個才是真正攝影者?但也就是這樣,影像更加真實。什麼是紀實,這就是紀實!因為拍攝者已經是這部落的一份子,化身成為部落媽媽們的孩子。
    紀實攝影從來不是容易的一件事,它不是來去自如的旅遊者,因為拍攝者必須融入現場場景中一定深度後,方能拓展其橫向的廣度,進而記錄當下的感動與其生命裡頭的尊嚴!拍攝者與畫面中的主角如果缺乏良善的溝通與理解,影像中細訴的故事是無法說服觀賞者。所以,紀實影像往往得花費很長的一段時間在做這樣的工作─溝通與理解。
    生活裡的真實面貌裡,往往充斥著無法抗拒的迫切性需要於其中,也就是說沒有那一件事是可以預期的。拍攝者在一些臨時發生的事件裡,必須當下做出抉擇,繼續留在現場拍攝正在紀錄的影像或是馬上結束目前的工作,進入另一個當下發生,但可能毫無頭續的場景中。這一些林林總總的情形的確左右著拍攝者的情緒與思索過程。不斷地重複過著單純的部落生活,時間一久,也讓拍攝者開始遲鈍下來,找不到另一個可以開啟的邊際之門!
    生活當中的真正面像,往往不若想像中美好。善變的人性,有時也會讓你難過悲傷。美麗的外衣可能隱藏螫人的芒刺於其中,可能讓你痛苦不已。但是,越是如此,生命裡頭隱藏的各種真、善、美的種子一旦開花結果,你會發現這一切生理上的辛苦與心理上的掙扎,都值回票價。這個手握相機的獵人和被拍攝者在某種生命意義裡達成和解與共振的同時,也許就是該離開的時刻。因為拍攝者的立場,必須是客觀的第三者。周而復始的過程中,紀實攝影者的使命就是如此。回想起來有點傷感,但尋求生命中隱藏的真善美,儼然成為紀實者的使命。
    寄望旭蓮在未來的日子裡,持續著你的專長與使命,另尋一篇讓人感動的真善美故事,再次說給我們大家聽。
    紀實工作者 張錫銘給karen的祝福
    2014/04/13

    潘朝成Bauki Augaw/慈濟大學傳播學系暨研究所教師、紀錄片導演(尚未來稿)
    鄭正清/國立臺中科技大學商業設計系教授(尚未來稿)
    蕭 文/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輔導與諮商研究所教授
    去年春天,我的一位博士班學生在教室裡放了一段邱旭蓮小姐去靜觀部落拍攝的記錄照片,畫面的故事當下震攝了我,後來我把我的感覺寫在一篇名為「諮關係中的諮商實務」中,裡面有一段話是這樣寫:
    一位攝影師來到賽德克部落的原鄉,她想用相機捕捉原住民的文化和原住民的生活,她信心滿滿的用她的專業攝影技巧對著她所看到的一切按下快門,幾天後,帶著滿筐的膠片下山了。照片洗出來後,腦門一陣暈眩,「天啊,怎麼這些人、這些房子、這些商店、還有那些電線桿、加油站都跟山下的漢人聚落沒有兩樣,原住民那裡去了?」
    攝影師懊惱了整整個一個星期,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找了一位原住民朋友跟她談到這件事,攝影師滿懷哀怨的說:「我忠實的記錄我看到的一切,可是那一切卻好像憑空消失了,我實在不懂,我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在原住民部落,可是我沒有得到我要的!」
    這位原住民朋友淡淡的笑了下問道:「妳覺得我像原住民嗎?或許我的外表讓人一眼就看出我是原住民,可是妳能說出我為什麼是原住民嗎?除了外表,妳能從那裡理解我是原住民?」攝影師啞然無言……。
    後來我又繼續以攝影師的口吻寫下了一段文字:
    再次進入部落後,我刻意將我的角色抽離,我不想讓自己變成入侵者,我試著讓自己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份,我接近他們卻不是在窺伺他們,我不帶任何答案進入他們的生活……。
    不帶任何預設立場的偏見,才能融入被攝著的現場氛圍,我好像聽到山裡的Utux告訴我:速度可以再放慢些,學習獵人耐心的靜待觀察……。
    上面的這些文字其實多半是邱旭蓮小姐自己的內心聲音,這本部落攝影的每一張照片,隨著原住民的生活記錄,不論是吃小米、烤火、竹筒飯、編織、打獵、喝酒、跳舞、還有那充滿人情味的雜貨店,這一切都讓我看到原住民世界的真實,對比另外一個上山賣衣服的漢人,對著邱小姐的喝斥不准拍,於是原住民的友善、自然、幽默,合作、自在、敬天、敬祖的畫面交織成原住民的真實,原來原住民還在,當攝影師以等待參與的心情融入生活後,她終於理解了原住民的一切。
    「花非花,見山不是山」我懂了,我把我的理解用在諮商關係中,諮商師與個案的互動上,好棒!

    蕭 文
    2014年4月21日

  • 敬,一杯所有的相遇
    2010年一場個人旅遊攝影展開啟另一行旅,再度拾起課本進入研究所,無數個又愛又恨的熬夜打報告抗戰夜,最後論文專題關卡衝破後順利畢業時,驚覺自己很不可思議地完成一趟原民部落神奇之旅。

    也許不是所有原漢相遇都是如此,這是一段行旅部落影像心情,如此契機來自於積極推動部落兒童攝影教育的大哥─郭正豐先生,曾三次隨隊參與部落小學兒童攝影研習營,由他引薦認識位於南投仁愛鄉賽德克部落─合作國小,感謝這樣的機緣,讓我與指導教授鄭正清多次討論後,決定選擇「原住民部落影像」主題嚐試自我挑戰,追求突破既有攝影風格格局,一邊修學分課程,一邊往山上部落拍攝,以設計接案為經濟來源的我,時間頓時分成好幾部份,在數不清來來回回巴士交替時空中,可真是此生最充實的人生旅程,近一年的山居部落日子,帶我進入真正的原民映像裡,體驗過從未經歷的部落生活。

    拍攝完成後的一年,有時為了想起某個片段,瘋狂翻閱記憶體快超載爆炸的硬碟,那些影像是揮之不去的想念,每按下一張影像,生命的膠捲就順著轉一圈,這是曾與他們的珍貴連結;然而,隨著畢業創作主題《「靜觀」—賽德克族部落報導攝影》於2012的5月19日發表後,想著,這些片刻,留下來會有什麼樣的火花,會有什麼樣的價值,在臺灣的我們就這樣了解原民生活了嗎?有明白了嗎?拍攝與整理的階段中,我也是一知半解的摸索著原民文化,或許某個片刻因不經意捕捉到當下美好畫面而觸動許久,因為知道背後的心情,溫暖的、動人的或帶著些許傷感的故事,激發了書寫的心情日記!時間消逝了,留下的是那一瞬間的掠影,是一段段的快樂、憂愁、不安或惆悵……

    這一本影像紀錄,在此獻給靜觀部落的朋友們,和曾經幫助過我的每一個人,謝謝你們曾賜予的美好。
    Mhuway su balay!

  • 推薦序
    作者序
    前言
    Chapter 01∕Tgkingal 原來,這麼開始
    邀請
    觀察
    不要亂拍
    交朋友

    Chapter 02∕Tgdha 沒有計劃就是最好的安排
    狀況外
    什麼時候來
    無聊嗎?
    山上的家

    Chapter 03∕Tgtru 放下相機
    再慢些
    妳回來了喔
    想念的味道
    怎麼了?我

    Chapter 04∕Tgspac 框框之外
    Gaya有在
    山上的課本
    對話,你
    早餐會報

    Chapter 05∕Tgrima 瞬間你我
    你以為喔
    眼淚乾杯
    會消失的
    到底…

    Chapter 06∕Tgmatarn 知足
    怎樣的
    存在的記憶

  • 原民圖騰呢?一路進來,見不著象徵部落的符號,木雕手作、繪畫,甚至山地服飾,
    這裡,安靜的給予人一種灰白色調。

    外觀已經漢化建築的聚落,這裡,要拍什麼?有什麼好拍?但,心裡想著:在這裡待
    看看,產業道路的盡頭,至少,還有一天一班的公車可以到得了,以Longstay心情渡
    過這段日子好了!?

    在陌生的環境裡,還沒有認識朋友,沒有說話的對象,孤單,是我初初在部落生活間的感受…

    我在陌生緊張的氛圍下,思考著將腳步放慢,明白即使為了某種目的去拍攝也得需要時間、空間溝通……,先用筆、用腦記錄下來。漸漸地,部落族人開始了解我的出現與拍攝目的——為學校的研究報告。相機逐漸成為一個橋梁、一個我與族人溝通的語言。

    Bubu們開始習慣我的鏡頭了……一邊陪著Uma看電視,她手裡還織著毛線,「今天去哪拍了?」、「有沒有可以看了?」Uma問著,她想看看當天拍幾個Bubu的相片。我秀著拍攝的相片在她的眼前,「啊……這個怎麼這麼樣好笑……」,她開始和我的影像對話了,每一張都可以停留好久……。

    在山上,分享不會因為土地的大小、作物的貧賤而有差別;彼此之間相互交換給與不同的食物,流動在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是如此被珍惜著。

    秋天,就在一天開始的清晨,部落裡一圈圈白煙繚繞瀰漫在空中,宣告進入了烤火季節。火堆,讓人療癒自我的一種安定力量。部落裡,不分男女老少都會聚在火堆前取暖,婦女們聊著家務事;Bubu們總是提著裝毛線的水桶圍坐著聊天;獵人們則分享著山肉與山林裡的故事……。
    Bakan:「你是每個人的火堆,聽了好多的故事,你要學會放掉學會排毒,不然你會中毒的,會離不開這個部落!

    有時候,不想拿起相機,深怕它就像刀一樣劃破當時的氛圍與空間…大家聚在烤火堆取暖,或許靜默,或許分享食物、也可以訴說心情。

    部落男休耕之際,會到山上砍柴,將木柴堆好日曬,水分乾掉後才能燒,儲備木柴堆放在家裡,也就成了冬天必備的工作。曾經,我也嘗試拿著斧頭學劈柴,在手、眼睛不協調下,鬧了些笑話,或許是獵人敏銳天賦,他們用獵人的角度,觀察判斷木頭該如何下刀?怎麼樣方向才能順利劈開?以及施力的力道;相對手中拿相機的我,不也在等待的某個按下快門好時機點呢!?

    老師不只是一個教導者或精神指標,也是學習路上最好的陪伴,漢人老師努力了解部落文化差異,原民老師因為有過共同的部落生活經驗,了解彼此更多,期待用愛與熱血帶給著部落孩子更多的希望,讓孩子們更加相信,認同自身部落文化外,學習沒有國界,而知識不分種族。

    準備著畢業展之時,作者Karen與Bakan的對話
    Karen:「會怕嗎?我可以擋得住嗎?」
    Bakan:「為什麼要擋?擋什麼?」
    Karen:「只要不要有傷害。」
    Bakan:「一定會有傷害的,也一定會有了解,透過你的圖像,我們能被看見,被看
    見的東西不會是一樣的,真的有可能是傷害阿!沒關係,我們這群人擋得住,我們會
    跟你站在同一陣線。」
    Karen:「幹甚麼呢?拿槍掃射嗎?」
    Bakan:「不要,我們一起拿杯子、拿山肉請他們,讓他們知道我們好自在。」


    初次我將鏡頭嚐試對準酒杯,原住民長期在飲酒的標籤化下,許多誤解在漢人主觀意識下產生,在這攝影專題中,我嘗試著了解“酒”是一種原住民語言、文化。

    每次開瓶,總會先倒些在瓶蓋裡,或手指沾酒灑地,要先給老人家喝,「是要你尊重踏在這片土地上的祖靈」,要不然會有人打翻杯子。我剛開始加入聚會時,慢慢地飲著,當別人喝完一兩杯時,我的杯子裏還有半杯。「喂!不能逃杯喔!」、「是養金魚喔!到底……」,少喝一杯的人,要追上多喝一杯,要公平、公正一樣的,就如同打獵回來山肉的共享、共樂。

    沒水了,鏡頭裡,Bubu獨自完成、和水泥、引水、接水、蓄水的工程,彷彿樂天是她
    的護身符,知命是她的力量來源。鏡頭後的我,用無言取代心疼,用靜默給予陪伴,後來,Bubu再次告訴我:「我一個人可以的。」,引水管裝好後,一身汗的Bubu和我看著小小泥沙洞慢慢流出的細微水量,「這樣子,家裡的孫子就有水可以用了。」,Bubu教會我,水的取得不容易,珍惜是我在這裡學的其中一門課。

    許多部落傳統是在原住民出外到了平地多年後,再回到部落,才真正了解!了解自己族群文化根本的生命體系,明白需要保有的是甚麼?需要傳承的是甚麼!然後,才回來重新做起來。

    部落小學的文化課程裏,除了透過賽德克母語教學,認識自身族群獨特文化外,也藉由書本之外切身而有趣的方式,讓孩子一起體驗快要消失的米食文化―小米與竹筒飯。

    孩子們在老師的帶領下,將每一粒糯米放入竹筒裏,經過烹炊之後,在竹筒飯被敲開剎那間香氣迷人,讓孩子們好驚喜!沒有加任何香料的白糯米,讓每個孩子都咀嚼著滿滿的甘甜味,「老師,好好吃」、「我回家也要叫阿公煮給我吃!」,式微的部落文化,一根根的竹筒飯,烹炊過後,有著各自的精彩;一個個的部落孩童,淬鍊之後,也許會綻放獨特生命丰采!

    回到最初進入山裡的動機,就是很單純又莫名的一股傻勁與衝動。要說是逃避或挑戰自己也對!根本沒想過自己到底是否可以適應當地人事物。終於,人是要相處才了解。拿杯子,這不是當初想練就的,應該是沒預想到的吧!也幸好我沒有排斥任何一事,接觸著不同的文化如同探險一樣,有著好多的意想不到畫面。

    對著眼前準備展出的相片發呆,從何分類摸不著頭緒……
    Bakan:「夠了,這樣就好,我剛剛大概看了這些相片,我喜歡這些毛片的色調。」
    Karen:「我還沒仔細調整明暗度。」
    Bakan:「可以了,我喜歡這些相片的色調,看完這些相片,他們給我一種自在感。
    我們拿著杯子、工作、聊天、烤火、跳舞,這都是我們的生活阿!」
    Bakan:「如果妳太完美,我們會變得沒有生命,我們會變成標本,不要盡善盡美,
    我們是活生生的人,透過你的作品,我們相信你,所以展現自我。」

    直到後來,待在山上的時間愈來愈久,拍照,就不是唯一的工作了。或許靜靜地陪伴,或許聽他們說,這裡,每一個人都想說著自己的故事。當你愈接近他們生活時,更無法完成紀錄工作,因為,陪伴的時間都不夠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