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逝去的武林(簡體書)
逝去的武林(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8元
  • 定  價:NT$228元
  • 優惠價: 75171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上世紀初,列強環伺,為解救民族危機,國人形成了尚武之風,武術被稱為“國術”,中華武學呈現出一個高峰,尤以形意拳一門風光無限,代表了武術實戰的最高水準。
    李仲軒先生以七十餘年武學實踐,講述他所師承的民國年間三位形意拳大師:唐維祿、尚雲祥和薛顛的言行、造詣,以及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武林中人的生活實情、習武者特有的思維意識和為我中華所獨有的身體訓練法門。秘傳與絕技之外,更有生活理念、生命感悟的餘音。
  • 徐皓峰:導演、作家、道教研究學者、民間武術整理者。
    1973年生。高中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附中油畫專業,大學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
    文學作品:
    紀實文學
    《逝去的武林》《大成若缺》《武人琴音》
    長篇小說
    《道士下山》《國術館》《大日壇城》《武士會》
    短篇小說集
    《刀背藏身》
    影視評論集
    《刀與星辰》
    話劇作品:
    《北京無冬天》(導演)
    《這塊兒的黎明靜悄悄》(導演)
    電影作品:
    《倭寇的蹤跡》(導演、編劇)入圍68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獲第48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提名、最佳改編劇本提名
    《箭士柳白猿》(導演、編劇)獲49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提名、最佳動作設計提名
    《一代宗師》(編劇)榮獲2014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獎

     

  • 新版前言:賣衣買刀 徐皓峰
    第一編 李仲軒自傳
    榮辱悲歡事勿追

    第二編 唐門憶舊
    丈夫立身當如此
    乃知兵者是兇器
    五台雨雪恨難消
    總為從前作詩苦
    別來幾春未還家

    第三編 尚門憶舊
    入門且一笑
    師是平淡人
    把臂話山河
    使我自驚惕
    功成無所用
    曹溪一句亡
    雕蟲喪天真
    殺人如剪草
    大道如青天
    長劍掛空壁
    我與日月同
    掩淚悲千古

    第四編 薛門憶舊
    世人聞此皆掉頭
    心亦不能為之哀
    處事如大夢
    困時動懶腰
    欲濟蒼生憂太晚
    薛師樓下花滿園 今日竟無一枝在

    第五編 李仲軒竅要談
    遂將三五少年輩 登高遠望形神開
    一生傲岸苦不諧
    萬言不值一杯水
    仰天大笑聽穢語 我輩豈是草木人
    君不見清風郎月不用一錢買
    附錄一 岳武穆九要
    附錄二 內功四經
    我與《逝去的武林》(帶後記) 常學剛
  • 一、丈夫立身當如此
    唐師維祿喜歡穿白馬褂,那天他拿了碗醬面,一邊吃一邊給我們講拳。我們幾個徒弟都很調皮,一擁而上撞他,想用他手裏的醬面弄髒他的白馬褂。他不用手也不用腳,走了一圈,把我們都撂倒了。
    他說這是形意拳的肩打、胯打、臀打(注1)。這種打法就是一蹭,而不是像出拳似的打出去,擺胯、凸肩、甩屁股是很難看的,這種近身打法是要蜻蜓點水一般,一閃一閃的。
    一天,唐師被輛大馬車攔住。馬車夫是練拳人,車欄上有一個鐵環,馬車夫用胳膊在鐵環上撞了一下,鐵環就歪了。他問:“唐師傅,您能再把鐵環撞回去嗎?”
    唐師說:“你的胳膊比鐵環硬,我就不撞鐵環撞你的胳膊吧!”一撞,車夫連連叫疼,瞅著唐師的胳膊發呆。唐維祿說:“你胳膊撞過來時,我的胳膊擰了一下,說是咱倆撞胳膊,其實是我打你的胳膊。”
    後來唐師又跟弟子們講,這一擰不但要在胳膊上還要在全身,擰來擰去,就會發力了。形意拳發力不是直的。
    唐老師傳我拳是按古法,規矩非常大,一定要在四面有牆的院子裏,不准被第三雙眼看到,而且要在夜裏練,除了保密,也為養眼神。我想只有母親家(王家)的祠堂合適,就約了唐師住在祠堂,有時唐師別的徒弟也來,祠堂裏會很熱鬧。
    我也是在這兒結下了生死之交——師弟丁志濤。他食量過人,我叫他“飯桶”。我太不象練武的了,而他是太象了,高個怒眼氣勢憾人,一天到晚捺不住,有跟人比武的癮。
    但他是個性情中人,待我很真誠。我就和他拜了把兄弟。我推掉了別人給我說合的一門親,與丁師兄的妹妹結婚了。他性格偏激,後來發生變故而死。
    我父親有名士派,愛組織一夥文人去遊山玩水,在南京上海一呆就很久,很少在家。他有一次回家,見到祠堂裏生人很多,就落下了臉色,唐師以後就不再來了。
    因為我習武,父子倆矛盾很大,有一陣甚至弄得很僵。文人的脾氣就是這樣,一發作起來非常絕情。我在寧河呆不下去,唐師認為禍從他起,就將我送到北京跟尚雲祥學拳,也算有了落腳處。
    因為與尚師年歲相差過大,尚師開始是不收我的,說:“老師傅,小徒弟,以後給人當祖宗呀!”唐師一個勁兒地說:“讀書人的孩子,不錯。”然後把我的情況講了一遍,尚雲祥覺得我有點血性,就收下了我,很快地舉行了拜師儀式,讓我立下“學成後不收徒”的誓言。
    後來我有機會做官,唐師不准,說:“按照古代的規矩,練武之人要有了官府的身份,就不能再入武林了。”
    有一句“練功不練拳”的話,認為功是站樁(注2),拳是打拳,“練功不練拳”就是只站樁不打拳——這是初學者容易產生的誤解。站樁的要點是“學蟲子”,冬天蟲子鑽進地裏死了一般,等到了春季,土裏生機一起,蟲子就又活了。
    站樁要站出這份生機,如蟲子復蘇般萌動,身上就有了精力。站樁有無窮益處,是練功。其實打拳也是練功,形意拳要“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氣不是呼吸的氣,比如男人的英姿瀟灑、女人的嫵媚亮麗,就是氣的作用,所謂生機勃勃。至於呼吸的氣,叫作“息”,劈拳就是煉息(不說打法,只談練拳的練法)。
    開始練劈拳,要找個開闊地帶,猶如人登上高山,視野一開,會禁不住地長呼一口氣。在開闊地帶,氣息容易放開。
    劈拳的姿勢是手的一探一回,猶如人的一呼一吸。一趟四五百米地打下去,氣息越來越綿長,越來越深遠,精力便充沛了。
    手部動作激發了全身,漸漸感到氣息鼓蕩,全身毛孔開合。薛顛說過:“練拳的人要學會體呼吸”,體呼吸的妙處在打劈拳時可以體會到。
    許多人身體都有隱疾,以劈拳煉息可以將其滅於無形。而且人一上了歲數,身體會虧空,就要通過煉息將氣補足。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