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高術莫用(簡體書)
高術莫用(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9元
  • 定  價:NT$234元
  • 優惠價:83194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5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本書是《逝去的武林》續篇。由“家世”和“武學”兩部分組成。
    前者由武學大家李仲軒(1915~2004)的後輩講述自鴉片戰爭至今,李仲軒的父系和母系家族成員在歷史大變遷中的個人命運,以及他們眼中李仲軒的性格愛好和生活細節。凸顯了一支百年世系的血脈和文化傳承。
    後者是象形術探佚。象形術是民國武術頂尖高手薛顛的傳世之作,已經湮滅半個世紀之久。李仲軒生前的最後歲月便是講解象形術。本書根據薛顛《象形拳真詮》和李仲軒口傳,對象形術進行了完整的闡釋和解析。
  • 李幗忠:
      職業為醫生。形意拳名宿李仲軒的侄女,增協助父親整理天津李氏王氏家族史料。
      其父為李仲軒兄長李轅(字捷軒),天津甯河縣文史所榮譽研究員。
      徐駿峰:
      自由寫作者。曾為報社記者和雜誌撰稿人。李幗忠次子,上世紀八十年代曾和兄長徐皓峰追隨李仲軒先生一個時期。
  • 前言:貞觀二年 停祭周公 徐皓峰

    上編
    李仲軒家世
    一、 王鷹憶舊
    1、我的爺爺
    2、我的父親
    3、我與李仲軒

    二、 李幗忠憶舊
    1、王門女子
    2、掌門人
    3、李家與李仲軒

    下編
    象形術探佚
    一、 拳理
    1、師承淵源 武藝道藝
    2、九要八論 活子活午
    3、樁法入道 抻筋拔骨
    4、三步調息 點睛修心
    5、六書能戰 八性傷敵
    6、寸踐弓八 三角縱跳
    7、五法用中 八象合卦

    二、 五法
    1、無極轉太極
    2、飛法
    3、雲法
    4、搖法
    5、晃法
    6、五法合五行

    三、 八象
    1、八卦先後天
    2、龍象
    3、虎象
    4、馬象
    5、牛象
    6、象象
    7、獅象
    8、熊象
    9、猿象
    後記 單峰劍 徐皓峰
  • 1、  王門女子
      李仲軒的母親王若萳,是近代愛國將領王錫朋的重孫女。王錫朋55歲時,在鴉片戰爭抗擊英軍陣亡,官至“從一品”。
      1841年10月,浙江舟山抗英保衛戰維持了六個晝夜,中方官兵每日每人只有三碗稀粥。當炮管熱得紅透,不能再發炮彈時,王錫朋率將士以長矛砍刀與英軍對殺,共打退英軍九次進攻。
      王錫朋右耳部受傷後,仍堅持戰鬥,最終頭部中彈而死。在清朝的官方紀錄中,他的屍體周圍有十多名英國士兵的屍體。
      在中國檔案館編寫的《鴉片戰爭在舟山史料選》中,記載他率領的壽春兵殺敵最多。英國佔領舟山後,將王錫朋的屍體碎屍了,沒有屍身。蘆台老家墳地埋葬的是他的衣冠。
      王錫朋1808年中了武舉人,28歲入京任二等差官。他與士兵同甘共苦,同時精通兵法。他任壽春總兵後,壽春部隊以打硬仗著稱,有“敵見壽春兵即遠遁”的說法。
      他在民間號稱“仁義將軍”,因為他善待下屬士兵,從不擾民。一次行軍途中見一名士兵無傘,便叫士兵和自己共用一把傘。在一次行軍途中遇到了一個被遺棄的男孩,就將這男孩收作了馬童。
      這位馬童調教馬有絕活,出現了多次馬通靈的事。王錫朋在行軍路上,馬突然不走了,鞭打無效,馬馱著王錫朋向另外一條道上跑,死活不走預定路線,王錫朋心有靈犀,就此改了道。後來查明,預定路線上有敵人埋伏。
      馬童跟隨了他十八年,曾在戰場上將王錫朋從死人堆裡背出來。所以在蘆台王錫朋的墓旁,便是馬童的墓。僕人葬在了主人家的墳地裡——這破例的事情,在北方廣為傳頌。
      著名的京劇武戲《鐵公雞》便借用了王錫朋和馬童的典故。鐵公雞是一位太平天國將領,一毛不拔是鐵公雞,形容人吝嗇金錢,這裡則說的是這位太平天國將領賞罰分明,治軍嚴格得一絲不苟。
      《鐵公雞》中最有名的一段戲,就是描寫清軍將領相榮中了鐵公雞的埋伏,倉皇而逃的情景,最後相榮昏迷,由他的馬童張家祥背他逃出了火海。這是一段難度很大的戲,要以舞蹈來反應相榮的心情,相當於音樂裡的華彩段落。當時天津人多說這段戲借用的是王錫朋和馬童的典故。
      舟山保衛戰,他原本可以不戰死,因為他本在寧波駐防,是到舟山救援的。舟山第一次擊退英軍後,他接到調令離開,舟山將領們已經為他餞行時,得到英軍很快要再次進攻的消息,他選擇了留下。
      他陣亡時55歲,被賜封為“第一剛節公”,之前46歲時,在湖南一次戰役奮戰五晝夜,受道光皇帝賜封為“銳勇巴圖魯”,巴圖魯是滿族語,意為勇士。
      王錫朋的長孫夫人性格要強,另一種說法是兇悍,後人褒貶不一。她生有三子,長子王燮次子王照三子王焯。長子是世襲武官,後兩個兒子都是進士。
      親戚背後管她叫“大王熙鳳”,意思是比《紅樓夢》裡的王熙鳳還厲害。她的丈夫叫王輯,與她性格不合,所以他的生活起居多由她陪嫁過來的丫環照顧。丫環被稱為“二姑娘”,與王輯日久生情,王輯許諾將二姑娘立為二房。
      當時男人三妻四妾是普遍現實,丫環作妾也不新鮮。但她不同意,一說二說不行,王輯便說:“你非不同意,我就吃鴉片。”
      那時有身份的人家多備有鴉片,除了給有此嗜好的客人用,主要是用於藥用的。她便叫:“來人,上鴉片,家裡有多少都拿上來!”
      傭人們只好拿上鴉片,王楫面子上下不了臺,拿起鴉片吞了。傭人們要救人,她則絕望了,吼:“為了個丫環自盡,罷了,罷了!”然後抽出刀,說誰敢救人,她立刻殺了誰。
      王輯便這樣死了,丫環二姑娘也要撞死殉情,被她給罵住了,說“沒你事!”二姑娘平素就怕夫人,給夫人一罵就嚇住了,沒死成。
      王輯之死對外聲稱是病逝,二姑娘整日哭,更怕夫人了,很快就真的病死了。夫人逼死丈夫的事,家人都不敢提,夫人的性格更加嚴厲,她的三個兒子都怕她,都想學業有成,早日離家。
      三兄弟的妻子都是夫人選的,王燮只有一位正室夫人,生有九個子女,成人的只有一子兩女。
      王照被母親鎖在後院,要求必須生子才能離家,他最終生下一女,才讓赴京趕考。從此他再沒有與原配夫人同室而居,後和楊一素女士結婚,生下兩子,成人一子;
      王焯無子女,娶有三房夫人,二房、三房夫人陪他在外地做官,他愛寫小說、詩詞。當王照協助光緒變法時,王焯則支持慈禧,兄弟兩人一個是帝黨一個是後黨,見面就吵架。
      王燮1900年在八國聯軍進京時殉職,追任為二品官,賜總兵和倉場侍郎的官銜。王燮有一兒兩女,兒子王元埔上了北京大學,女兒王若萳從北京嫁回了蘆台鎮老家。
           嫁回老家,是王照作的主。王照有一個學生叫李遜之,他作對聯快、爽,才氣逼人,人又英俊瀟灑。王照愛才,便將王若萳許配給了他。
      李遜之去世早,王若萳帶著李捷軒、李仲軒、小馬三個兒子生活。李捷軒是我的父親,王若萳是我的奶奶。爺爺李遜之48歲逝世,我沒見過他。
      爺爺的父親是山西官員,告老還鄉回到家裡,由各房兒子交錢供養,錢交給老太太,來一份錢就打開錢櫃放一次,所以老太爺和老太太管過日子叫“常開鎖”。
      爺爺常年在外,沒法上交份錢,因為奶奶沒有經濟進項,靠著大家族分下的月供生活。於是奶奶把陪嫁時的金銀細軟,供給了老太爺。她的姐妹給她的首飾珠寶,她也不當東西,都給了老太太。她常說“人情大於王法,錢是為人爭面子的,活不帶來,死不帶走。”
      爺爺是浪子,但奶奶會做人,所以李家沒人瞧不起我們這一支人。
      老太爺和老太太過世後,便要分家了。奶奶嫁來時,娘家配置的丫環、傭人、廚子也跟了過來,人口多,而且三個兒子都要上學,分了家,少了家族的月供,經濟會很困難。
      有人給她出主意讓她不同意分家,奶奶說:“哪幹嘛?趕上過什麼日子過什麼日子。” 奶奶在經濟實在困難的時候,曾看化學書,自製肥皂,挎小籃子到街上賣。
      沒分家以前,二叔李仲軒還是少爺派頭,走到哪裡都是他請客,是不會算計生活的人,分家以後,老人們都說他一下長大了,他提出要工作,不上學了。
      奶奶找到了本家親戚李海秋,讓李仲軒跟了他一陣子,有了稅務局職員的生涯。李海秋在民國時做過天津的代理市長。
      奶奶活了九十四歲,經歷了家庭的盛衰榮辱。從她手中賣掉的皮襖不下幾十件,我小時候還拿著戶口本到委託行賣過皮襖。那時一件上好的狐狸皮大袍,賣二三十元,真是“貧嫌富不愛”。這種名貴衣服,窮人穿不起、富人不敢穿,所以價錢賤。
      賣狐狸皮大衣的錢,正好可以買件新的棉猴(戴帽子的棉大衣)。狐狸皮大衣和棉大衣等價了。爺爺留下的純毛禮服和呢子馬褂,奶奶都給拆了作鞋面,這樣的鞋面走路不沾土塵。
      六十年代初,西單大街有敲鑼收首飾的小販,奶奶就拿出家裡僅存的珍珠去換錢。珍珠是上等的,本來用於放在死人口中,據說可以防腐,是奶奶留給自己的。
      當時提倡火葬,奶奶說:“沒用了。”我覺得可惜,奶奶就說:“人老珠黃,珍珠放久了就變黃了,等到那時不值錢了。”先在家裡稱好分量,然後讓我拿著戶口本去賣了,也就賣了十三四塊錢。
      奶奶會畫扇面,她給自己的扇子題的字是“風來花自舞”,給兒子的扇子上題字為“愚自有天福”。在八十四歲時,見街上刷有毛主席語錄,便將語錄也題在了扇面上。
      在解放初期掃盲時,她到夜校作義務教員,沒有課時費,得了幾個日記本和一張榮譽證書。在劃分右派時,她到中山公園的花房花牡丹,圍觀的人多,都認為她是寫生。畫好後,她說是畫中藏字,說她畫的牡丹花是由四個漢字組成的。
      圍觀的人很吃驚,原來那是“高枕無憂”幾個字。這個畫中藏字的牡丹圖樣,她後來繡成了枕套,送給了兩個兒子。兩個兒子都沒被劃分成右派。
      她常說:“一個好女人,三代受益。”
      奶奶有一位姨媽活到98歲還每天看《人民日報》,她在1968年無疾而終。奶奶的妹妹王琦也死在1968年,享年68歲。
      王琦出生剛三個月,就趕上全家逃亡。全家人坐馬車,王琦總哭,奶媽抱著怎麼哄都不行,她母親就大吼:“把她扔出去!”
      奶媽嚇壞了,舊時代夫人的權威大,當時情勢所逼,不知道夫人是氣話,還是逼急了真要扔。奶奶當時十幾歲,一把將王琦搶過來,緊緊抱著。家族裡都說王琦的命,是奶奶爭下來的。
      王琦在北京長大,到出嫁年齡,天津四大家之一的陳家來說媒。媒人講,陳家的社會地位高、德行好,還說陳家就是出五六個敗家子,家也敗不了,可想家產的雄厚。
      說給王琦的夫君——陳雲谷是南開大學的教授,而且陳雲谷的父親是位舉人。王家覺得門當戶對,便選了好日子結婚。王家送嫁的人回來後說:“不得了,送了這麼多小姐,王琦嫁的這家人最氣派,哪個小姐也不如她。”
      誰料到她的運氣最壞。
      結婚一個月後,南開大學開學,陳雲穀便住到了學校裡,從此不回家。他給王琦寫了封信,大意是:我們的婚姻是父母的意思,不是我的本意。對不起,你我的緣分只有一個月。
      王家是歷代武將,女子多性格剛烈。王琦接到信後,到南開大學找陳雲谷,陳雲穀不見,她就在學校門口堵他。等了三天才見到,她要陳雲谷當面說清楚,陳雲穀說了一遍,和信上寫的一字不差,沒有多餘的話。
      王琦也沒再說什麼話,回到陳家自己的房間,躺在新婚的床上,鎖上門再也不出屋了。她有要死的心,但不能忍受別人對王家的輕視,於是用絕食來反抗。
      她五天不吃不喝,陳家擔待不起了。她的父親王燮早逝,但她的兩個叔叔王照、王焯都是名人,她要死在陳家,事情就鬧大了。
      陳家撬開門後,陳雲谷的母親跪在床前,求王琦喝水,說:“你不活了,我就跪死在這。”王琦才喝了水。
      王家說起此事,都說這位婆婆是好人。王琦活過來後,婆婆說兒子是回不了頭了,作為補償,婆婆讓了財權,叫王琦作了陳家的當家人。
      王琦有文化有膽識,是她那一代婦女裡有能力的人。她主持陳家,令陳家家境日盛。她一生等於沒有丈夫,也就沒有兒女,晚年和陳家的後輩一塊生活。因為她是封建大家庭的當家人,所以後來受到了衝擊。
      她一生愛寫詩,常給奶奶寄她新作的七律古詩,詩主要是兩個內容,大部分是熱愛祖國擁護黨,小部分是祝姐姐一家快樂。
      奶奶說起這位妹妹,會感慨王琦一生下就有劫難,最終沒躲過一劫,女人嫁錯人是太苦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