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引路人第二部:百萬年之船08
惡魔引路人第二部:百萬年之船08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79190
  • 庫存: 絕版無法訂購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在你消滅我之前,請告訴我。
    ──創造我對你有沒有意義存在?

    文案:
    ──生命都有存在的意義。

    天國神子基瑟斯、帝都魔子艾迪歐斯,
    以及慕容飛這三界混血的奇子,
    皆因路西法而被創造出的果。
    出生入死、破案解謎,
    卻從不死鳥誕生,就註定慕容飛的死局,
    助了兄弟伙伴,最後卻無法拯救自己,
    引路人擁有變天的宿命卻不被上天賜予性命,
    真相是何等的不公平?
    隻手操局的獵師終於心軟,指出續命之路,
    卻在慕容飛踏上生命之門的那一刻,帝都魔王揮刀擋關!

    ──你是不該留下的存在!
    ──不,我命由我,不由天。

    本書特色 

    《惡魔引路人》為羅陵以十數年創作布袋戲劇本的豐富經驗,所撰寫的第一部奇幻小說,主走玄奇推理與俠義恩仇,走在古今時空與東西方元素並行的奇幻世界。
    本書由作者創造出最新型的顛覆文學,震撼讀者的所知所學與靈界觀,文中更隱含人生哲理與禪學思想,是一部絕不可錯過的重量級黑色奇幻小說。

  • 羅陵
    經歷:前布袋戲資深編劇
    擅長:玄幻、奇幻、武俠系列
    喜愛:貓、電玩、音樂、小說、布袋戲
    簡介:願望是能將滿腦袋的故事一一寫完。
    作品列表:
    惡魔引路人第一部 全十冊
    惡魔引路人第二部《百萬年之船》1-8(未完)
  • 第一章

      透過狐狸總管的傳送,帶著妘姬的艾迪歐斯與閻羅大王同行,信差黑狼的馬車在黑暗通道裡以光速疾驅,窗外那微微閃爍著的金光,讓視線不受黑暗所蔽。
    不同於在三界拔道另開附帶高風險的捷徑,被兩界確認開啟的公定通道,從魔界到天宮的通行時間只需一半。
    一路上,馬車內幾乎連呼息的聲音也聽不見,巨大黑狼除了起步之時的抓地聲,在通道中凌空的高速奔馳,是幾乎無聲的狀態,只能聽見馬車上被風吹起的窗幔拍動的聲響。
    那時候,艾迪歐斯感覺到閻羅大王似乎欲言又止卻什麼也沒說,偶爾投來的視線是不經意地略過,一到靈界天宮的傳送點便下了馬車先行離去。
    原以為人就這麼走了,艾迪歐斯並未放在心上,卻在車門關上之時,他聽見了一句「一切小心」。
    艾迪歐斯沒來得及回話,也無意趕忙回應。
    沒有留下餘地的人是說的人。
    說者既無心聽回應,聽者也無須多做客套。
    馬車從靈界傳送點出發,走著正式通道,從靈界天宮往天之海龍宮的時間反較來往魔界為長,艾迪歐斯疑惑著這樣的路程時,也終於回到了天之海龍宮。
      那年與魔界帝都一戰後,他從這裡重新甦醒,妘姬呢?
      龍王總長提出的解決方式是除了轉生之外沒有其他機會選擇了。
    無論是妁華、百里紅、慕容飛,都不該交換妘姬生命而犧牲。
    如果是以往的自己,他必會設法換回妘姬的性命,但如今不同,他無法讓這三個人為了自己的目的犧牲他們而使妘姬復生。
      妘姬的生母妁華、視為朋友的慕容飛以及紅小姐,無論是不是為了短暫卻互相了解的友情,或是對於龍王總長的人情。
      下馬車時,慕老板已在天之海龍宮座下的冰蓮晶座前等待,擺手「喲」了一聲:
      「把老婆救回來的心情如何?」
      「這算是救回來嗎?」艾迪歐斯問道,讓慕老板自己看清楚妘姬幾乎是半死不活的現狀。
      「至少你還『有』,不是得跟阿飛一樣『無中生有』。」慕老板道。
      那時,問自己想不想進入冥界救回妘姬與兄弟們的人,正是慕老板,如今這問題無論怎麼想來都覺得諷刺。
      他的語氣如同早已知情所有的事,事實上,艾迪歐斯推測慕老板是早知道所有事實真相,只是開了路與誘因讓他們答應進入冥界。
      起初原因是為了護送慕容飛,真實的原因如今想來背後暗藏了太多事件,其中一點讓艾迪歐斯感受特別強烈,那是──
      逼人面對事實。
      艾迪歐斯並不想質疑慕老板的用心,只是對於其手法感到必須更加地謹慎。
      「龍宮的醫護室自己知道怎麼走吧?狐狸在那等你了。」
      艾迪歐斯點頭後便走,慕老板道:
    「真冷淡,也沒問候一下老人家為什麼還在這吹海風?」
      「等人?」
      「這一猜就中也真是無聊極了。」
    「前輩無聊正好,稍候我可有許多問題能夠作陪。」
    意思是當務之急要送妘姬先上醫護室,老人家若想閒聊或是打發時間,請讓人無後顧之憂。
    對於艾迪歐斯終於打破沉默開始用言語試探挑釁這回事,讓有意破壞那份壓抑的慕老板樂得哈哈大笑,這會兒側身打量被艾迪歐斯抱在懷中的妘姬,那奄奄一息的模樣讓慕老板看了嘖嘖兩聲,根本是故意要引起艾迪歐斯的注意力道:
     「早就提醒了卻還是下狠手,這筆帳沒收回來也就枉為創造者了。」
      「什麼意思?」
    艾迪歐斯耳尖立刻聽出端倪,慕老板手一擺,道:
    「不是要先送人上去,要聊天我這人最缺的就是死不了。」
    想要表達時間充裕,所說的不是不缺時間,卻是死不了。
    不可一世的慕老板語中流露出的心情是什麼?艾迪歐斯無意猜想,只道:
    「好。」
    不再停留入口,艾迪歐斯快步登上水晶階梯進入龍宮之內。
      未久,從龍族總議院接來的空間通道打開,是北蒼曉夜輕裝而來。
      ※
    第一次進入天之海龍宮的北蒼曉夜不禁看著入眼的景象。
    眼前是深沉幽靜的天之海,輕波細浪拍著平緩的沙灘,一座建在沙灘上如磐龍蓮華般的白晶龍宮,遺世而獨立,在在都使人心情緩和,雖然感到讚歎與強烈好奇,但在讚歎之前,她立刻畢恭畢敬地向慕老板鞠躬問安。
      慕老板掃了一眼,又歎:
    「又一個遭殃的,怎麼除了沐琤之外,女娃一個個都新傷舊病的?這進去冥界是要怎麼過?」
    又一個遭殃?一方猜測這句話的北蒼曉夜先道:
      「打不過可以跑,我沒問題的!」
      慕老板眉一挑,怎麼覺得這句話活像百里紅那妮子拍胸口保證打架她沒問題一樣的調調?
      「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慕老板問道。
      「是的。」認真地點頭,北蒼曉夜沒有複述要去取得龍珠的任務,只以堅定的眼神表示自己準備齊全。
      「一個個都只有看到第一目標啊!」慕老板語帶玄機的說著,招手道:「跟我來。」
      跟著慕老板往龍宮內走去,北蒼曉夜一方疑惑著東海龍王告訴她此行是要取回赤蛇精所竊的地火龍珠,也是她母親南海龍王南時雨的龍王珠,莫非任務不止這樁?
      慕老板領著北蒼曉夜走進龍宮,天之海龍宮內部共分三層,其建築設計依四壁而建,中庭直接挑高,在屋頂之處以透明白水晶鋪建成屋簷,讓光線產生自然折射,照亮整座龍宮。
      這建法也有個不為外人所知的原因,某尾朱聞宅龍既然有宅屬性就不可能老老實實的爬樓梯上三樓。養了慕容飛之後更是徹底利用了中空挑高的優勢,就算慕容飛想躲想逃,仍會被龍王總長的利眼發現,一個瞬間移動就直接拎住慕容飛的衣領來個言教加身教。
      打是疼、罵是寵,龍王總長養小孩的不二法則。
    這法則也讓自小就鬼靈精的慕容飛挨了好幾爪龍足踩之後,總算學會了朱聞家最高法則:
    ──老爹最大,可以據理力爭但不可以頂嘴挑釁,不然被踩扁的只是自己。
      這會兒想起些看熱鬧的往事令慕老板也不禁嘴角微揚,拎起北蒼曉夜一躍就來到二樓醫護室門口節省時間。
    推開門時,艾迪歐斯尚在室內,已依照狐狸總管所說將妘姬放在一座白色的艙床上。
      那座艙床連接著所有生命救護儀器,但在床頂正面可見得透明牆後是一片的海水,艾迪歐斯猜想著龍宮是在沙灘上,何以這病床連結著海水?見其顏色更似在深海之中。
      狐狸總管見到慕老板來臨,就讓慕老板前來接手,自己則跳回去電腦前開始啟動需要的傳輸。
      慕老板問了一句準備好了嗎?狐狸總管回應道已經準備完畢,而艾迪歐斯還未明白這狀況,慕老板手一按,艙床底部一開,妘姬被一股吸力牽引直墜而下!
    艾迪歐斯見狀一驚,毫無心理準備之下,即使本能反應快了一步,仍來不及阻止妘姬被封入不知明的艙底!
      「你們對她做了什麼?」艾迪歐斯怒道。
    「左右內心的阻撓消失了,現在……」
      ──咱們來談點人生。
    逼得艾迪歐斯發怒的慕老板笑得不懷好意。
      ※
      簡直要一觸即發的狀態,北蒼曉夜忙道:
      「那個……有話好說,大家不是敵人。」
      她說的沒錯。
      在北蒼曉夜開口之前,艾迪歐斯的怒火已被理智完全控制情緒,他告訴自己冷靜,這裡是天之海龍宮,而慕老板的行為雖難以預測但絕非是惡者。
      慕老板若非不理會他人,就是喜歡直接踩上別人的底限,艾迪歐斯道:
      「談什麼都無所謂,只要你保證不會危害她。」
      聽見艾迪歐斯條件的慕老板眉一挑,兩個字回給艾迪歐斯。
      「廢話。」
      人生中從沒被人回過廢話如此鄙夷字眼的艾迪歐斯,說不上無言以對,默默地在心裡鬆了口氣,聽著慕老板嘖了一聲後道:
    「我害她幹嘛,她可是讓我破天荒第一次去拜託兩個晚輩,說破一張老嘴才答應捐出精氣神造出來的傳人,雖然是沒當成啦!但怎樣也要先保住她的本體不然沒了性命又得跟阿飛一樣搞個冥界再生嗎?蠢蛋小子。」
      驟爾無言,艾迪歐斯聽進了慕老板的回覆還喃喃說了一句妘姬就像孫女一樣的存在,比那個當夫婿老公的還要疼惜,結果老公不中用等等……
      說來說去還是把艾迪歐斯念了一頓。
      聽到後來拚命忍著笑的北蒼曉夜緊抿著嘴,但嘴角仍是不爭氣的抽動著,狐狸總管按下開啟鍵,將妘姬所在情況開給艾迪歐斯看。
      只見得深海之中有一座能量場正在緩緩發光,由螢幕上方逐漸下沉的妘姬到達了能量場的定位點後便被引力定住,正接受著能量的灌輸。
    妘姬定位之後,在螢幕上的各種數值區也隨即計算出妘姬的生命數值,這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慕老板與狐狸總管是為了救人,只是手法與驚嚇度真令人敬謝不敏。
    「這能量場的力量是來自哪裡?」艾迪歐斯問道。
    「在天之海當然是來自朱聞烈。」慕老板道:「宅龍保命專用的,順便分給女兒。危急時候,老爸還是比女婿管用點。」
    艾迪歐斯這回也只能安靜受教。
      狐狸總管道:「女孩子都是老爸、爺爺上輩子的情人這句話果然不假,瞧瞧這講話比硫酸還酸,分點愛給我家可憐的主子吧!」
      慕老板呿了一聲,「沒有愛的話他早就死透了好嗎?說來你這狐狸過河拆橋啊?你上上個主子還不是我?」
      「總有前後加強弱之分嘛!」狐狸總管亮牙地笑著。
      北蒼曉夜聞言低頭曲著手指算著,隨後抬眼問狐狸總管道:
      「這麼算來狐狸總管不止兩千歲?」
      「不。」狐狸總管立刻擺出啾咪的動作,「本仙是永遠的兩千歲。」
      「賣萌可恥。」慕老板指著狐狸道。
      「彼此彼此。」狐狸總管看著慕老板那張不老的臉皮回敬道。
    從沒歷經過這種家庭式對話的艾迪歐斯在對話半離題又無法進入狀況的狀態下,採取最安全的模式便是沉默地等待他們聊完。
    冥界與魔界正在急迫狀態,龍王總長人在帝都簡直如同人質狀態,慕容飛他們也身在險地,但這一老一少還能在這談笑自若。
    話說回來,慕容飛甚至是師父瑟洛提爾某方面似乎也是這種沒神經狀態,越危急笑得越大聲越歡樂,裝瘋賣傻到底是想讓人放鬆繃緊的神經,還是壓力越大越苦中作樂的典型高抗壓群?
    物以類聚?
      既然慕老板開口說出不欲為人知的祕密是欲保妘姬,那麼龍王總長說得便沒錯,他必須要相信慕老板。
      「有話就問啊?悶在那也不會有人替你開口。」慕老板道,顯然就是等艾迪歐斯自己提問。
      總算要回到話題了嗎?接收到這樣的訊息自是不會放過機會的艾迪歐斯便道:
      「總長說妘姬必需要進入輪迴轉生,而你說為她保命又說是左右我判斷的阻礙,以上是什麼意思?」
      「你這孩子是去冥界七罪體碰太多還是遇到某人被傳染得傻了嗎?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慕老板道。
      「某人指誰?」艾迪歐斯問。
      「你遇到誰特別不想理會就是誰。」
      ……艾迪歐斯放棄這個答案,一個自由心證的問題根本不需要答案。
      那麼回歸慕老板的指示是妘姬左右了他的判斷。妘姬進入輪迴轉生他也在做著心理準備,只因為不能為了自己而犧牲他人。
    既然還有轉生這不用傷害到任何人的方式,他願意接受即使存在被遺忘風險與不確定性的遠路。
      如同被聽見了心語般,在艾迪歐斯的想法告一段落之時,看著艾迪歐斯的慕老板瀟灑的雙手環臂,道:
      「人只要幸福過就會忘記孤單的痛苦,所以我說你的判斷被左右了。」
      「說別人的事總是輕鬆。」
    艾迪歐斯平靜的反駁道:
    「珍惜與想挽回幸福並沒有錯。痛苦也只是外加附與,如果你說的是要用慕容飛甚至是百里紅來換這回事,我不認為我有被左右。」
      「那怎麼沒提妁華呢?」
    慕老板指出艾迪歐斯問題道:
    「莫非是你心裡認定『妁華是龍王總長還沒名分的另一半,你要尊重朱聞烈』等等這種世俗的禮貌?如果今天以上這些人你全不認識,那你會不會殺了這些條件中的人來復活妘姬?」
      ……原來真正的問題在這裡。
      人情義理。
      ※
      左右他選擇的確實是人情,但這些人情並非是欠債難還,是彼此信任而存在義理,進而控制了自己的行動。
      「假設性的問題我不認為有助益。」艾迪歐斯答道。
      「如果今天條件是要與老基、巴利斯、甚至是路西法才能復活你老婆,你會不會去與他們為敵來達成條件?」
      艾迪歐斯的答案一瞬間就決定了。

      「回答相同。」
      「所以我說人再怎麼聰明還是會有蠢蛋的時候。」慕老板攤手,道:「不事先預想,又怎麼面對變數?」
      變數。這是慕老板的提示?
      妘姬還有什麼變數?只剩一魂殘存,那麼他提出的這三個人與妘姬的關聯莫非是另外二魂?
      以魔界的艾迪歐斯身分而言,天國之主是天使首領,與魔人不兩立,巴利斯亦敵亦友,單看自己選擇什麼立場,帝都魔王……
      所以關鍵問題就在這位魔王的身上。
      若妘姬有任何復生關鍵在天國之主身上艾迪歐斯沒有任何猶豫必是親身討之,巴利斯則是可以談條件的共盟者,至今被問及的問題皆是是否要與魔界再有牽連與所謂的負起責任。
      「看樣子是終於想明白了啊?」慕老板笑道:「就不知道有沒想對了。」
      「妘姬失了兩魂,可能在他們手上?」
      慕老板道:「是不是、有沒有,你都要想清楚,但這條路是註定避不掉的。」
      「你心裡有期待的藍圖吧,不如就直說,繞遠路不會是大家想要的結果。」艾迪歐斯道。
      「年輕一輩終於又有人敢直接頂撞我,好膽量!」慕老板說完還拍了幾下手掌,難以看出這到底是讚賞還是揶揄。
    艾迪歐斯回想著第一次在天之海龍宮與慕老板遇上之時,猜測對方毒舌裡並沒有任何的敵意或負面語意,如今亦同。
    這個人非常喜歡誘導式思考,但也容易使人不慎就進入鑽牛角尖的迴圈,下場被看了笑話也罷,最不樂見的還是自我發現思路不夠多面恰如他口中的傻。
    龍王總長雖與慕老板有類似的特質,但主動開口就能得到答案,慕老板有這種親切特質嗎?
    艾迪歐斯試問道:「藏著什麼事件或是計畫不如一次交待完,我們也節省時間並避免不樂見的變數或結果。」
      問題被丟回來了,慕老板卻道:「說得好,說了你們這些叛逆鬼就會照著我安排的劇本演出嗎?」
      年輕人說得好,老人家問得奸,結論當然是:
      視情況而定。
      「所以啦,變數這麼多,說與不說沒必要嘛!」
      艾迪歐斯這會兒體會到慕容飛說的龍王總長總是只給提示其他要自己想的處境了。
      還真是折騰人。
    慕老板似乎想起了什麼,笑著補了一句:「要說就得要看人決定怎麼說。」
      艾迪歐斯無言地輕哼,道:「見人說人話嗎?」
      「別這麼鄙夷,這句話要正面使用。以對方個性來決定怎麼說,讓對方跟著自己行動走,這才是高明的話術。」
      「與其說高明,不如說被牽的人沒主見。」
      艾迪歐斯並不反對這說法,只說了這結論,讓慕老板十分愉悅地讚美他說得太好。
      「世人總是見著別人的搧動而未見著自己的愚蠢,若非無知又何來被牽著走?」慕老板兩手一攤,歎了聲輕蔑的長氣道:「忽視自己的眼光短淺還自以為高竿的過江鯽們撈不出一條錦鯉啊!」
      「然後?」艾迪歐斯道:「開場白、談人生、做選擇之後,你究竟想達到什麼目的?」
      「去冥界跟帝都逛了一圈後有沒有什麼想法啊?錦鯉殿下。」
      ……被稱為錦鯉著實聽不出來是調侃還是稱讚,艾迪歐斯道:
      「你對我抱著什麼期待?」
      「對你還掛念的記憶有沒有任何想改變的?」慕老板舉例道:「比如說什麼美好的世界這一類的?」
      「讓你失望了,我從不期待世界能變得美好。」艾迪歐斯實話道。
      慕老板哦了一聲,反問在一旁安靜聆聽的北蒼曉夜道:
      「妳呢?相不相信有美好的世界。」
      對於忽然被拉進了話題,北蒼曉夜並未有任何驚訝的失態與任何猶豫,只道:
      「我相信。」
      艾迪歐斯眼神微移,只是望了北蒼曉夜一眼。
      看起來沒有任何威脅性的弱女子,可說是手無縛雞之力也沒有任何高強的力量,但艾迪歐斯並不會膚淺的將她歸類在幸福而不知世間險惡的族群。
      那薄弱的身軀卻有著強大堅毅的氣場,讓艾迪歐斯想起了妘姬。即使妘姬擁有著莫大的力量,但打動自己的就是那目光深處相同的堅強。
      沒有承受過任何打擊或現實風浪折磨的女孩子不會擁有如此沉穩的態度,即使明白前路危險仍能從容的面對。
      如此一來,能相信世界還有美好的一面,必是邁向了好結局吧?
      破滅的結局與命運並不會為人帶來希望,再如何正面的迎擊,當失去最重要的家人朋友,被剝奪了幸福與快樂,只因為他人自私的欲望與追求,最後剩下的只是復仇,彼此殘殺。
      這樣的事,天天都在發生。
      他早已認清這是現實,即使放下對魔界的恩怨,卻也不想以偽善的面目來說服自己還有所謂幸福美好的世界。
      在帝都時接受了龍王總長所說的「必須面對責任」。
    他個人解讀龍王總長並不是要他愚昧的接受帝都魔王之子這個身世,而是思考該怎麼決定自己的作法才是正確的,也因此,他更不會去輕忽慕老板的問題。
      他能控制自己不往負面思考,相信冥冥之中自有輪迴,但連自己都還無法接受的時候,又何必非得要抱著相信世界?
      而艾迪歐斯聽見了北蒼曉夜的回答:
      「即使幸福再微小,只要能確實握在手裡的溫暖感動了內心,我就會緊緊抓住不放這美好的一刻。」
      微小而確定的幸福,北蒼曉夜如此說著。
      「為什麼?」
      慕老板這無來頭的一問,簡直就像替艾迪歐斯的疑問開口。
      「當大方向不是我們能掌控的時候,我只能先掌控自己能承擔的範圍。」北蒼曉夜道:「因為有好朋友、有義母跟弟弟,無論經歷多少風波,我認為我很幸福,也希望這樣的感覺能傳達給身邊的人。」
      慕老板聳肩,道:「不知道妳旁邊的錦鯉感受到了沒。」
      「所以你這一切是針對我?」艾迪歐斯直問。
      聞言,慕老板一臉無言,道:「不是很清楚明瞭嗎?」
      一點也不。
    艾迪歐斯開門見山地問:「你到底想知道什麼?」
      「爽快,天上地下有兩個人不敢問,我問,你打算選哪邊?」慕老板笑道。
      忽然覺得那樣的笑容是哪裡見過的熟悉感,後來艾迪歐斯憶起,當年遇上慕容飛,他也是這麼笑著的。
      看似無害又充滿各種複雜卻坦然的心思。
      構不上直率或單純,所以猜不透。
      慕老板說的兩個人,心裡多半有數是哪兩個人,但艾迪歐斯要一個明確直接的回答。
      「哪兩個人?」
      「這個清楚明瞭我到底要說幾次呢?」慕老板搖頭答:「天上的老基,地下的小巴啊!敢情你以為我要說的是天上的小玉、地下的小路嗎?」
      艾迪歐斯是難得一見的愕然無語,原來是天國之主與巴利斯嗎?
    不否認先入為主的答案是天宮玉皇與帝都魔王,畢竟從他清醒到現在,一直被糾纏追問的正是對這兩人的想法與歸屬。
      如果是想知道動向,那麼會關注自己的包括天國之主,這點是可以成立與理解。
      結果,慕老板的誘導式問題,是自己誤導自己了嗎?
      「你的目光與反應果然鈍了。」慕老板搖頭,「錦鯉要變鯽魚了嗎?」
      繼續旁聽的北蒼曉夜抿著嘴,著實不敢同狐狸總管一樣哈哈大笑,更不敢說慕老板講話機車,所幸艾迪歐斯也不是浮躁性子,忽視那明顯的激將法,便道:
      「慕老板與巴利斯認識?」他問。
      「上至國主下至村長,這世上應該很少我不認識的頭目。」慕老板道。
      「既然如此,我便猜了。」艾迪歐斯道:「你是不是也希望我選擇帝都?」
      慕老板聞言回頭問狐狸總管道:「狐狸,我的想法真這麼不明顯嗎?怎麼問過我想法的人都跟我背道而馳?」
      狐狸總管輕推了下單邊眼鏡,道:
      「因為他們都以為你是想救苦救難的老好人,殊不料……」
      最想消滅一切的人正是慕老板。
      從還沒有引路人之前就已經想看著一切毀滅重來了。
      引路人,引人向善。
      神魔獵師,毀滅諸惡。

      「是啊是啊!」慕老板嘴角微揚道:「所以艾迪歐斯你想要什麼卻反問我的希望,到底是我牽著人走,還是你失去了主見與判斷力呢?」
      這一次,艾迪歐斯完全啞口無言。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