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外省新頭殼
外省新頭殼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 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你不知道的台灣
    PChome部落格累積人氣高達12,842,422!!
    你不見得會認同他的觀點,
    但,你一定會想看他提到的真實故事!

    一個說得比長得好、寫得又比說得好的資深老鄉民—─管仁健,
    用鄉民體文風拆穿既得利益者的騙局,
    告訴你國民黨不會(曾)告訴你的台灣史!

    你是哪裡人?外省人、台灣人、還是芋頭番薯?
    脫離兩蔣桎梏,外省人該有新頭殼;
    其他族群看外省人也該有個新頭殼。

    從戒嚴時代起,「外省人」這三個字在台灣就充滿著很矛盾的情結。這是個優勢族群,尤其是在政界、軍界與媒體;但獨占這些利益的少數人與少數家族,卻絕口不提這三個字(尤其在競選時)。弔詭的是這三個字所帶來的副作用,反而是由未沐「皇恩」的基層外省人來承擔。
      管大說:「台灣社會裡最偽善的現象,就是不願承認社會上有階級問題。」種種的矛盾情緒,在本書中均有精闢解析。

      本書五大單元:
    1. 破除省籍的【天龍新頭殼】
    2. 打破語言藩籬的【語言新頭殼】
    3. 最敏感的【二二八新頭殼】
    4. 軍中怪象的【軍事新頭殼】
    5. 選情廝殺的【半山新頭殼】

    管大語錄
    ﹡任何社會事件,從網路到媒體,大家戰世代、戰性別或戰族群;卻對階級問題避而不談。
    ﹡政客們要大家「讓歷史歸於歷史,讓真實歸於真實」,真不知該佩服他們的無知,還是要驚訝他們的無恥。
    ﹡我們為什麼要學歷史?歷史就是要我們學習傾聽與對話。
    ﹡高級外省人對台語的認知,就是原則上絕不用,但以下三種情況則鼓勵多用:一是要用粗話罵人時,二是代表說話人是反派時,三是形容很苦、很窮、很倒楣時。
    ﹡台灣人對外省人,只會相信三種人:一是願意把他當朋友的人,二是願意帶頭做事與默默做事的人,三是能力比他強的人。
    ﹡絕大多數的外省賤民來台灣是逃難,但高級外省人來台灣卻只是搬家而已。
    ﹡老兵屍體被狗啃,上將強佔上億宅,這不僅是軍隊的生態,也是外省賤民的悲歌。
    ﹡或許我們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我們在歷史中永遠學不到教訓吧!

    本書特色
    1. 文風辛辣,字字到位
    文中以今說古的方式讓人在嘲諷中學習到事情的由來與脈絡。
    2. 作者累積一定的閱讀粉絲人數
    曾著有《你不知道的台灣》系列三本均頗受好評,PChome部落格累積人氣高達12,842,422,在FB上的個人帳號追蹤人數有23,000多人。多次發文轉載至各大媒體,是具代表性的意見領袖。
    3. 內容真實,引人入勝
    作者為文史工作者,對於史實考究無庸置疑,所評論的文字均根據過往的報章雜誌舉證。

  • 管仁健
    一個堅持把自己關在「時間膠囊」裡,新的事記不住,老的事又忘不掉,在無奈裡尋求回憶的後青春期男生。
    他喜歡觀察小人物,卻不理會大時代;他喜歡讀書與剪報,卻不管成績與後果。他討厭政客,但政客更討厭他。在一群人當中,他總是唯一堅持要說出:「國王沒穿衣服」的那個人。
    戒嚴時代就讀中國市政專科學校公共衛生科,畢業後服役;解嚴後插班東吳中文系,現就讀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史學組。曾任絲路出版社與文經社主編。
    小說<塵年惘事>獲第八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評審推薦獎,《你不知道的台灣》懷舊部落格,點閱已破一千二百萬,曾獲第6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首獎。臉書有兩萬以上的死忠網友追蹤,已在網路世界裡創造了奇蹟。
    著有小說《塵年惘事》、雜文《用生命寫笑話》、《你不知道的台灣》系列1國軍故事2校園奇案3影視秘辛等。

    新頭殼專欄http://bit.ly/2dGlmRO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
    FB 管仁健

  • 目錄

    自序
    汪伯伯的血不該白白流在綠島上

    Part1天龍新頭殼
    從圓環看高級外省人郭冠英
    來看高級外省人的宮廷鬧劇
    素珠之亂不是種族歧視,是階級壓迫
    蔡正元為什麼要捨近求遠呢?
    蔡正元錯了,「難民論」源自國民黨
    感謝馬英九為我們準備好了冰櫃
    馬英九為什麼每天晚上都睡得很好?

    Part2語言新頭殼
    「便當文」事件一周年的省思
    條仔姊為什麼要用台語演講?
    楊實秋,別再坐眷村觀台灣了!
    送神掌,凡「禁」過必留痕跡
    因宋楚瑜禁台語而死的彰化人
    國民黨要消滅的是台語,不是方言
    為祖國而戰的李登輝兄弟錯了嗎?

    Part3二二八新頭殼
    外省人之間的二二八風暴
    二二八就是屠殺,反不反都要殺
    先別談二二八了,你聽過三八大屠殺嗎?
    馬總統,二二八之外還有三七五
    蔡總統,唱國歌沒用的啦!
    他父親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死了一個計程車司機以後

    Part4軍事新頭殼
    敗將不知亡國恨,隔海猶唱義勇軍
    高級外省人的溫良恭儉讓
    郝龍斌才應正視歷史
    年輕時的郝龍斌為何不爽郝柏村?
    比黑寡婦更黑的軍宅教母
    老兵屍體被狗啃,上將強佔上億宅
    請林毅夫先向金門老兵道歉

    Part5半山新頭殼
    為什麼連勝文想的總和我們不一樣?
    從美國兔女郎趴遙想台灣雛妓選美
    連勝文的民調還拉得起來嗎?
    連家為什麼無法讓藍營支持者歸隊?
    迎佛牙的連戰怎麼會是基督徒?
    我好討厭這可惡的狗東西!
    方瑀的第一張個人專輯

    後記
    一個山東基督徒的離家、想家到回家

  • 自序
    汪伯伯的血不該白白流在綠島上

    我老婆是客家人,結婚前來我父母家作客時,搶著要去廚房幫忙,聽到我媽媽麻煩她「拿果子來」,她就往冰箱走去,我們看了只能大笑。原來從小說台語的媽媽,國語大多從我爸爸這裡學來,因此會把「鍋子」說成是「果子」,難怪我老婆一聽到就想開冰箱去找。
    按照戒嚴時代的戶籍法,我的籍貫是山東省莒縣,當然就是一般人慣稱的「外省人」。偏偏小時候父親只是個育幼院的老師,我們不但沒住過眷村,反而都租屋住在幾乎全說台語的巷弄裡。
    我姊姊是九官鳥,日後她在美國跟一位也來自台灣的女同事一起開車,中途水箱沒水了,只好向附近住戶求助。恰巧出來應門的人,一開口就用台語問她們是台灣人嗎?
    她的女同事雖是本省人,卻答得「二二六六」;我姊姊只好接手回應,順利借到了水後,對方還問了她一句︰「你咁是長老會的傳道人?」
    語言是溝通與建立情感的最佳工具,相對於其他一九四九年來台的外省人,在淪陷區學過一點日語的先父,對台灣人就有稍多一點的同情與理解。對於下一代能否融入這社會,也就多了些基礎。

    台語跟國語之間,有著微妙的關係;漢字寫來一樣,意義卻完全不同。例如國語的火車頭就是火車的頭,台語的火車頭還是火車站。頭殼也是這樣,國語的頭殼就是頭的殼,台語的頭殼也是頭腦。因此我們走解嚴快三十年了,卻始終無法換個新頭殼來思考,因為這不是像國語這樣只換個殼就夠了,是要像台語那樣連殼裡裝的東西也都要換。
    「新頭殼」(New Talk)這個新聞資訊平台,是由前中央社董事長蘇正平等資深媒體工作者,在二○○九年創辦的網路媒體,是台灣少數無實體出版品的綜合性新聞網站之一,自許為「一個有思考力的獨立媒體」,營運團隊主要由《台灣日報》顏文閂時代的員工組成。二○一四年三月曾任《台灣日報》總編輯的首任總製作莊豐嘉向我邀稿。
    我家三代以來讀的都是中文系,而我又是書籍編輯出身,當豐嘉兄要我來當個關注社會議題的公民記者時,還真有點嚇了一跳。
    在還沒有出現「宅男」這個字眼之前,我就很「宅」了。長期以來我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在網路上發表的也都是戒嚴時代的庶民故事,我哪裡有能力評論社會上每天發生的這些怪事?
    之前其實我也婉拒過其他網站的邀稿,但豐嘉兄不死心,持續再邀;念及老戰友情分,本來想先寫幾篇試試,沒人看就自動喊停。不料這種懷舊「鄉民體」的文風,竟然還真的受到部分鄉民的認同,點閱與轉載的效果還不錯,因此即使豐嘉兄一年後離開了「新頭殼」,我也一直寫下去。
    這本書,就是從「新頭殼」這個平台裡,挑出有關「外省人」這個族群的文章。從戒嚴時代起,「外省人」這三個字在台灣就充滿著很矛盾的情結。這是個優勢族群,尤其是在政界、軍界與媒體;但獨佔這些利益的少數人與少數家族,卻絕口不提這三個字(尤其在競選時)。弔詭的是這三個字所帶來的副作用,反而是由未沐皇恩的基層外省人來承擔。
    因此這本書也有個積極的意義,就是要徹底擺脫戒嚴時代兩蔣的桎梏,外省人自己要有個新頭殼,其他族群看待外省人也該有個新頭殼。
    本書分為五個單元︰天龍新頭殼是在談怎樣擺脫高人一等的錯誤心態,語言新頭殼談的當權者打壓台語的歷史傷痕,二二八新頭殼談的是何以賤民階級要替權貴子弟扛抬原罪?軍事新頭殼則是談軍方高層(尤其是軍頭郝柏村),最後半山新頭殼則是要談比外省人更天龍的半山家族(連戰這一家)。

    出版這本書,為的也就是要紀念先父的同學汪廷瑚。汪伯伯出身皖南書香世家,隨軍來台後因寫作得罪高官,被警總保安處抓去,不經軍法處審判就直接羈押於綠島。鷹犬逼他寫了悔過書就放他回家,但他脾氣倔強,始終不寫,就這樣沒審理也判決,直接關在綠島,什麼時候寫好了就什麼時候放回來。
    十五年後,綠島指揮官換了脾氣與汪伯伯一樣倔的特務周書府(就是政客周錫瑋的爸爸),堅持汪廷瑚在被釋放回台前一晚,一定要寫下悔過書;汪廷瑚不從,周書府竟派手下的鷹犬,以槍托圍毆擊斃,再向上詭稱當夜暴斃,立即火化。在台同學們專程去碼頭接他,迎來的卻是骨灰一罈。
    《柏楊回憶錄》裡提到過汪廷瑚遇害的經過,我編的《科學,從好奇開始》,作者郭中一是東吳物理系副教授,他在序中也提到他父親郭逸民,與汪廷瑚不只是同學,還是同鄉,因而親自見到這場原本要接人,卻接到骨灰的「鬧劇」。
    汪廷瑚不是政治人物,與先父一樣只是個流亡在台的外省賤民,多年來除了謝聰敏,我沒聽過任何綠營政治人物提到過他,但他卻是比鄭南榕更早為台灣言論自由而犧牲性命的烈士。台灣的出版自由,是歷經多少人的犧牲,才換來我們現在這點小確幸。謹以這本書紀念他們,我也深信︰汪伯伯的血不該白白流在綠島上。


    Part2語言新頭殼
    國中時有個來自山上農家同學,他的耳朵是朝外長的「招風耳」,大家都叫他「大耳豬」。頑皮的同學總喜歡用拇指扣住中指彈出去,把他的耳朵彈得又紅又腫,大耳豬雖然個子不高,但也還算精壯,不過從未見他反抗,甚至連回嘴都沒有。
    一九七○年代正是台灣查禁方言最嚴厲的時期,只要被檢舉說一句台語,就要被罰一塊錢。有一次大耳豬被兩個同學欺負到不但耳朵紅了,連臉龐都被氣得漲紅,於是小聲回了一個「幹」字,那兩個同學還不死心,就像合唱一樣整齊的說:「喔!說台語,罰一塊。」班上同學也都帶著看笑話的心情,看著他們兩個繼續戲謔大耳豬。
    我很難過,但也沒勇氣去制止,只說了:「不算,『幹』是國語啦!國語就叫『幹』。」大耳豬好像被提醒了一樣,竟又更大聲的罵了:「幹你娘!」全班同學都被這句台語的「國罵」嚇到了,眼光都轉向對罵的雙方。那兩個同學本來還鎮定,像平常一樣用國語繼續罵著大耳豬,但大耳豬一開始用了台語的「三字經」,就好像已經開了保險的機關槍,接著連串射出台語的「六字經」、「七字經」。
    平常用國語吵架時,大耳豬像是個受盡委屈的小媳婦,只敢嘟嘟嚷嚷的說:「你要怎樣啦!」但今天卻完全改觀,大耳豬越罵越順口,越罵也越大聲。
    大耳豬幾分鐘的台語罵人,換算罰金恐怕要幾百元,當時簡直是國中生的「天文數字」。但好笑的是所有同學也都很有默契,沒將這件事報告老師,只罰了大耳豬一元(那一元還是我出的,到今天大耳豬也沒還我)。不過從此之後,那兩個同學也沒有再去找麻煩。
    成年後看到美麗島受難家屬「代夫出征」,競選時全程使用台語,控訴國民黨的不公不義、獨裁霸道;其實她們說的究竟是什麼內容,大家也不關心,只要她們在台上大聲說出台語,選票就到手了。競選時夾帶著情緒的母語訴求(其實也就是族群版塊切割),效果絕對大於空洞的公義制度。
    當年推行國語時,學校常在小孩中間廣建「抓扒仔」,監控這些不太會講國語的小孩。在這種語言白色恐怖政策下,外省小孩通常扮演「抓扒仔」的角色。但如此一來,眷村與農村小孩要不打架才奇怪,也讓台灣小孩與外省小孩隔閡更深。推行國語非但無法促進族群和諧,反而造成了族群間無謂的矛盾與衝突。
    當年大力查禁台語的政客宋楚瑜,以及至今仍在媒體上鬼扯沒有禁台語,只有禁方言的過氣政客楊實秋,他們要大家「讓歷史歸於歷史,讓真實歸於真實」,真不知是要佩服他們的無知,還是要驚訝他們的無恥。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