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寫作

    • 論文寫作

    • 翻譯

    • 演講

    • 中國文學

    • 總論

    • 中國文學史

    • 國學

    • 詩詞曲賦

    • 散文/雜注

    • 古典小說

    • 筆記小說

    • 章回小說

    • 古典名著

    • 水滸傳

    • 西遊記

    • 金瓶梅

    • 紅樓夢

    • 總論

    • 文學作品

    • 民間文學

    • 其他

    • 東方文學

    • 總論

    • 日本文學

    • 韓國文學

    • 遠東各地文學

    • 中東文學

    • 阿拉伯文學

    • 波斯文學

    • 印度文學

    • 東南亞各國文學

    • 南洋文學

    • 西洋文學

    • 英國文學

    • 美國文學

    • 德國文學

    • 法國文學

    • 義國文學

    • 西班牙文學

    • 葡萄牙文學

    • 西方諸小國文學

    • 北歐各國文學

    • 中歐各國文學

    • 東歐各國文學

    • 美洲各國文學

    • 非洲各國文學

    • 澳洲/其他各地文學

    • 其他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朱嘉雯青春經典講堂:金瓶梅
朱嘉雯青春經典講堂:金瓶梅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金瓶梅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金瓶梅》是中國四大奇書之一,以明朝為背景,描述當時市井百姓的生活和社會百態,為中國史上第一部由文人獨自創作的長篇白話世情章回小說。

      本書為方便讀者了解閱讀,將以文言文書寫的《金瓶梅》一百回合,挑其精彩情節,歸納為「人物百態」、「風情月債」、「飲饌風流」、「生活閑情」「人物百態」四大類,三十六篇,以說書人融合析評方式,有聲有色地說了《金瓶梅》三十六篇故事,每篇可以視為獨立的故事,亦能從全部篇章串聯成劇情,看盡書中男女角色的情感糾結、飲食品味、生活美學、語言藝術……。

      每篇故事都仿電影開演前常見的旁白介紹劇情,引領讀者進入明朝市井小民的時空,每篇篇末亦設計「金瓶梅小辭典」,認識小說裡百姓生活中常見的風俗、最夯的點心、最潮的打扮等等。

      此外,亦配合朱嘉雯教授講《金瓶梅》故事,繪製精美插圖,有古代超時髦的「銅製眼罩」,是時髦男子的「潮」裝備;連食神也愛吃的「裂破頭高裝肉包子」,長啥樣子;古時候女子必備「口紅紙」,一抿,櫻桃小嘴更加紅豔,迷煞人;夏天,生意人也會擺路邊攤賣涼飲,古代版「攤車」長什麼樣子?全文共五十多幅文史插圖,讓喜愛《金瓶梅》的讀者更大飽眼福!

    ◆李瓶兒是繼承前夫豐厚遺產的多情美麗寡婦,我們從電影中都覺得她風情萬種,卻不知她為人母後,對兒子付出無盡的母愛,吞盡了無數委屈……

    ◆明朝市井小民的生活太豐富了!那時的人們流行下午茶,喝茶當然少不了茶食,是什麼?有類似現今的大仙貝,還有螺旋狀的奶製點心、霜淇淋等等。飯桌上,有紅紅的鴨蛋、曲彎彎的王瓜拌遼東金蝦、香噴噴油炸的燒骨禿、肥肥乾蒸的劈晒雞,這是西門慶招待客人的小菜。除了鴨蛋,其他是什麼呢?

    ◆你知道嗎?「叉竿」是一項攻城必備的戰具,也是收放竹簾子時必備的生活巧用具,到了潘金蓮手裡,卻成了「愛情魔法棒」,一竿打在西門慶漂亮的髮圈上,二人一見鍾情,燃起愛情火花。

    ◆時下少男少女迷日系花美男,韓系暖心男,小說裡的西門慶就是高大俊美的年輕帥哥,有錢又慷慨。他是當時的摩登男,每天打扮得很「潮」,像登臺的男模,不僅帽子和髮簪裝飾講究,綠綢緞的大衫子穿在他的身上,更顯得身材修長,好帥氣!在街上閒逛被潘金蓮一竿打到的髮圈,其實是當時很流行的名貴款式「金井玉欄杆」。

  • 朱嘉雯
    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博士,國立宜蘭大學人文暨科學教育中心副教授,精通紅樓夢等古典小說,為。為漢聲廣播電台「文學大觀園」節目製作、主持;《人間福報》專欄主筆; 台灣紅樓夢學會會長;亦在各地讀書會講述經典文學。
    ※繪者簡介

    封面設計/吳佳臻
    美術設計者,擅長繪本插圖、貼布畫、陶土文創品設計等等,與多家出版社合作

  • ◆人物百態
    1.萬種風情的美人兒 
    道不盡的潘金蓮

    2.型男的風情 
    時尚達人西門慶

    3.「七個頭八個膽」,也難敵「沙糖拌蜜」
    二個女人嬌俏的話術

    4.牡丹雖好,還得綠葉扶持 
    孟玉樓勸和的功夫

    5.張員外與西門大官人 
    明代小說裡的富商形象

    6.感官的極致 
    《金瓶梅》與《紅樓夢》的女性美

    ◆風情月債
    7.一片真情喚死別
    西門慶的摯愛

    8.纏繞命運的苦網
    李瓶兒錐心泣血的痛

    9.金錢誘惑和言語暴力
    孟玉樓嫁人的一場衝突大戲

    10.香草、美人纏繞著愛情的夢境
    文學玫瑰戀

    11.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
    孟玉樓的婚後生活

    12.清明時節感觸多
    《金瓶梅》裡的離別曲

    ◆飲饌風流
    13.宋代以來人氣最夯的茶點
    「卡嗞卡嗞」的薄脆餅乾

    14.只是一頓家常便飯
    美味撩人的四碟兒小菜

    15.西門慶家的飲食太美味了
    那夥幫閒的吃相

    16.明代的小茶館點心
    清真「愛窩窩」

    17.裂破頭高裝肉包子
    明朝豪華的生日宴

    18.甜蜜滋味在心頭
    古代點心趣談

    19.荷花烙餅與銀絲鮓湯
    這頓早飯,吃得也不簡單!

    20.透瓶香
    時令與佳釀

    21.陶然舉一觴 
    西門慶最愛葡萄酒

    22.峰雲幽谷,帶露和煙  
    雀舌芽茶的仙鄉

    23.吃到牙縫裡,剔出來都是香的 
    西門慶家的紅糟鰣魚

    24.酥脆噴香 
    常二嫂的釀螃蟹

    ◆生活閑情
    25.李瓶兒出殯,古代版「太陽馬戲團」上陣
    百戲、隊舞、唱小曲,庶民的風尚

    26.足尖之美 穿著
    東、西方的弓鞋藝術

    27.淡黃軟襪襯弓鞋
    長篇小說裡的「金蓮」意象

    28.香燈半卷流蘇帳
    文學世界裡流溢出襲人的馨香

    29.仙樂飄飄
    皇家耽迷天魔舞女

    30.描金彩漆「小木屋」 
    閨房裡奢華的拔步床

    31.畫堂深處,歌舞吹彈 
    明代的婦女聚會

    32.貴婦的沙龍 
    細說一場豪宴

    33.浮浪子弟西門大官人 
    富二代的藥鋪貴公子

    34.遊「戲」人間 
    《金瓶梅》裡的「提線木偶」與「笑樂院本」

    35.逞豪華,慶元宵 
    西門大官府的家宴暨煙火秀

    36.愛月美人 
    西門慶悠閒的午後時光

  • ■ 風情月債

    纏繞命運的苦網
    李瓶兒錐心泣血的痛

      潘金蓮因嫉妒,故意養了一頭叫做「雪獅子」的貓,嚇死了李瓶兒的寶貝兒子官哥兒。李瓶兒見僕人要抬剛斷氣的兒子出去,慌得直嚷嚷:「慌抬他出去怎麼的?大媽媽,你伸手摸摸,他身上還熱哩!」短短一句話,帶淚帶血,流露了母愛的深情。

     

         李瓶兒的苦,是含在嘴裡,又吞進肚裡,連個傾吐的對象也難尋覓的苦!
         兒子官哥明明是心頭的一團蜜,丈夫的寵愛也是她命中的甜。卻沒想到兩者竟會交織出她生活中彌天蓋地的一張苦網。

         李瓶兒終究成了西門慶眾妻妾忌妒的對象,尤其是來自潘金蓮虎視眈眈的威脅與迫害,竟導致官哥兒和自己的相繼死亡!李瓶兒既已預見自己的下場,卻束手無策,一路坐以待斃,直到嚥氣。

         想當初,兒子剛出生,李瓶兒就曾經因忍受不了壓力,而向一個妓女吳銀兒訴苦。只因西門慶一天好幾回進她的屋裡來看孩子,「就為這孩子,來看他不打緊,教人把肚子也氣破了!將他爹和這孩子,背地裡咒得白湛湛(是說被人徹頭徹尾地詛咒)的。我是不消說的,只與人家墊舌根,誰和孩子爹有甚麼大閑事?寧可他不來我這裡還好。要不然,第二天又教別人擠眉弄眼地說我們攔著大官人,不讓他到別人屋裡去。所以我剛才看到他在這屋裡,就要他趕緊出去。銀姐啊!你不知道,我們這個家裡的人多嘴多舌……。」

         家裡最多嘴舌的,莫如潘金蓮。她有時真是平白造謠,惹得吳月娘大為光火!直在背地裡發狠:「如果李瓶兒敢這麼嚼舌根,不拘幾時,我早晚要好好地和她對質一場。」

         每回輾轉聽到這樣的話,李瓶兒兩隻胳膊都軟了,連針線也拿不起來,只是一個勁兒地掉眼淚,半句話也說不上來。直到最終,她都是委屈求全:「我哪裡敢有一句閑話?大娘平時也很照顧我,我難道是這麼不識好歹的人?膽敢說她的壞話!就算我敢說,又能對著誰說去?」真真道出了她孤絕的處境。

         西門大姐總是很同情她,有時也打抱不平,就曾勸她勇敢一點,站出來反抗潘金蓮的謠言,最好是與她「當面鑼對面鼓」(比喻面對面地對執或爭論)地對話。然而李瓶兒終究是不敢。「我對得過她那嘴頭子?老天有眼罷了!反正她是日夜算計我,我們娘兒倆個,哪一天教她算計了去,不然怎麼是個終局?」

         到了第五十八回,潘金蓮喝醉了,一個人待在房裡。因見西門慶夜裡在李瓶兒房中歇息,早晨又忙請任醫官又來看。金蓮打從心裡惱火,知道是李瓶兒的孩子不舒服,卻沒想到一走進門,便在黑影中踩了一腳狗尿,回到房裡叫春梅點起燈來看,一雙大紅緞子的新鞋兒上都沾汙了。登時氣得柳眉剔豎,星眼圓睜。叫春梅打著燈,把角門(指正門兩側的小門,也叫「腳門」)關了。拿了一根大棍子把那狗沒高低地只顧打,打得狗兒怪叫起來。

         李瓶兒聽見了,便差遣迎春來說:「我們哥兒才吃了藥,剛睡著,教五娘這邊不要打狗了吧。」然而潘金蓮簡直一事不做二不休,開了門,放狗出去,又尋起秋菊的不是來。看著那雙紅鞋,左也氣,右也惱。再把秋菊喚至跟前來說:「這麼晚了,狗也不打發去,只顧放在這屋裡做甚麼?教牠遍地撒尿,把我這雙才穿了三四天的新鞋兒,踩了一鞋幫子尿!你也不來給我點個燈兒出來!竟是裝聾作啞?」

         那春梅也跟著數落,金蓮愈想愈氣,拿起鞋底子照著秋菊的臉狠打,這樣還不夠,又掄起鞭子來雨點般地打得這丫頭殺豬也似地叫。那邊官哥才闔上眼兒,立刻又驚醒了!李瓶兒只得又叫繡春來與潘金蓮說:「請饒了秋菊,不打她罷。只怕嚇醒了哥哥!」

         金蓮本心來裡就有氣,聽見這麼一說,越發心中竄起一把火,連連打得秋菊二三十下馬鞭子,才肯放手。李瓶兒在那邊屋裡,只是雙手握著孩子的耳朵,腮頰痛淚,敢怒而不敢言。

         官哥兒死的那一天,作者描寫李瓶兒痛斷了腸:
         那李瓶兒撾耳撓腮(形容焦急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一頭撞在地下,哭得昏過去半日,方才蘇省。摟著他大放聲哭,叫道:「我的沒救星兒,心疼殺我了!寧可我同你一答(一處)兒裡死了罷!我也不久活於世上了!我的心肝,撇得我好苦也!」

         西門慶即令小廝(指未成年的男僕)把前廳西廂房收拾乾淨,放下兩條寬凳,要把孩子連枕席被褥抬出去那裡挺放。那李瓶兒躺在孩兒身上,兩手摟抱著,那裡肯放。口口聲聲直叫:「沒救星的冤家,嬌嬌的兒,生揭了我的心肝去了!我枉費辛苦,乾生受一場,再不得見你了。我的心肝!」

         西門慶走來,見他把臉抓破了,滾的寶髻鬅(ㄆㄥˊ,頭髮鬆散的樣子)鬆,烏雲散亂,便道:「他既然不是你我的兒女,乾養活他一場。他短命死了,哭兩聲丟開罷了。如何只顧哭了去?又哭不活他!你的身子也要緊!」

         李瓶兒見小廝們伺候兩旁要抬他,又哭了。說道:「慌抬他出去怎麼的?大
    媽媽,你伸手摸摸,他身上還熱的!」叫了一聲:「我的兒嚛,你教我怎生割捨
    的你去?坑得我好苦也!」一頭又撞倒在地下……。

         官哥兒出殯時,西門慶怕李瓶兒難過,刻意不讓她去墳地,李瓶兒一口氣跑到大門首(即大門口),趕著棺材一口一聲:「不來家虧心的兒嚛!」叫得連聲氣都破了。不防一頭撞在門底下,把粉額磕傷,金釵墜地,慌得吳銀兒與孫雪娥向前扶將起來,勸歸到後邊去了。才回到房中,見炕上空落落的,只有官哥兒愛玩耍的那壽星博浪鼓還掛在床頭上,想將起來,又哭個不了……。

         世人都曉《金瓶梅》專寫男女風月苟且之事,其實蘭陵笑笑生乃是描摹世態人情的高手!他的寫作,活靈活現地逼出了人人內心感同身受的情感。李瓶兒撕心裂肺地叫喚:「不來家虧心的兒嚛!」那一句:「大媽媽,你伸手摸摸,他身上還熱哩!」聞者能不淚下?

    金瓶梅小辭典
    「博浪鼓」,一種有柄的小鼓,左右兩邊各用繩子拴一個墜子,轉動時會發出咚咚咚聲音。也叫波浪鼓、博浪鼓、撥浪鼓。是古時候很受幼兒喜愛的玩具。


    ■ 飲饌風流
    西門慶家的飲食太美味了
    那夥幫閒的吃相

    戰國時代齊國宰相孟嘗君養了三千多名「食客」,供衣食住行,等著有一天為他效命!《金瓶梅》裡的富商西門慶家裡常來一群陪西門慶吃喝玩樂的門客,這些門客叫「幫閒」。

         蘭陵笑笑生在《金瓶梅》中寫到幫閒(古時候文人墨客等陪伴官僚、富人消遣玩樂)人物的「吃相」,每每教人不敢恭維,卻又忍俊不住拍案叫絕!
         第五十二回說道西門慶家裡下麵條,準備吃麵的時候,琴童兒來放桌兒,畫童兒用方盒拿上了四個深碗的靠山小碟兒,分別盛著四樣小菜兒:一碟十香瓜茄,一碟五方荳鼓,一碟醬油浸的鮮花椒,一碟糖蒜,另有三碟兒蒜汁和一大碗豬肉滷,一張銀湯匙並三雙牙筯,一應擺放停當(穩妥適當。也說「妥當」)。
         接著西門慶走來坐下,然後拿上三碗麵來,請應伯爵和謝希大各人自取澆滷,再傾上蒜醋。只見那應伯爵與謝希大,拿起筯來,只三扒兩嚥,就是一碗,兩人在很短的時間內,各自狠吃了七碗!
    西門慶兩碗還吃不了,見他們這般狼吞虎嚥,饒富興味兒地說道:「我的兒,你兩個竟然吃得了這些!」伯爵道:「哥,今日這麵是哪位姐兒下的?又爽口,又好吃!」謝希大也說道:「我只是剛才家裏吃了飯來的,不然,我還可以再來一碗!」兩個吃得熱起來,又把衣服脫了,搭在椅子上。見琴童兒來收餐具,便說道:「大官兒,到後邊取些水來,俺每漱漱口。」那謝希大食髓知味,趁勢接口說道:「要溫的茶兒才好。」
         少頃,畫童兒拿茶來了。三人吃了茶,方出來到松牆外,花臺邊上走一遭,忽見黃四家派人送了四個盒子的禮來,平安兒拿了進來與西門慶瞧,見是一盒鮮烏菱(老的菱角。因為菱角老了皮色發黑,所以叫「烏菱」),一盒鮮荸薺(ㄅㄧˊ ㄑㄧˊ,多年生草本植物,皮褐色,肉白色,可食),四尾冰湃的大鰣魚(一種肉質鮮嫩的名貴食用魚。鰣,音ㄕˊ),以及一盒枇杷果。應伯爵看見了便說道:「好東西兒!我先嚐一個兒。」說著,一手抓了好幾個,並遞了兩個給謝希大,說道:「哪能活到老死,還不知此物是甚麼東西哩!」
    西門慶見他們兩人胃口這樣好,又是一笑:「怪狗材!還沒供佛,就先抓了吃!」應伯爵回說:「正是要在還沒供佛之前,我先入口看髒不髒。」西門慶於是吩咐下人道:「交到後邊收了。向你三娘討三錢銀子打賞黃四家的僕人。」
         另有一次,在第六十七回,作者也寫活了應伯爵在西門慶家裡,吃像難看的嘴臉。那時只見王經掀起簾子,畫童兒用彩漆方盒裝著鑲銀的彩繪茶鍾(古代盛酒的器皿,叫「鍾」),盛了兩盞酥油白糖熬的牛奶進來。應伯爵取過一盞,拿在手裡,只見白瀲瀲(音ㄌㄧㄢˋ)鵝脂一般,酥油飄浮於盞內,於是讚嘆道:「好東西!滾熱的!」說著便呷在口裡,香甜美味,根本無需費力,幾口就沒了。
         另一端,西門慶直等篦(ㄅㄧˋ,用竹子等製成的梳頭用具)了頭,又叫小廝替他掏耳,還只是把牛奶放在桌上,一點兒胃口也沒有。應伯爵直盯著西門慶的那碗牛奶,饞涎地說道:「哥,且吃些不是,可惜放冷了等會兒我吃粥!」那應伯爵巴不得一聲兒,舉起茶鍾,一吸而盡!
         又過了一會兒,西門慶派人請了溫師父進來。不久,溫秀才峨冠博帶(戴著高帽,穿上有寬大衣帶的服裝,是古代讀書人的裝束)而至。敘禮已畢,左右放桌兒,端上粥來,並四碟小菜,分別是一碗燉爛蹄子,一碗黃芽韮燒驢肉,一碗鮓(音ㄓㄚˇ,加工製作的醃魚、糟魚等)餛飩雞,一碗燉爛鴿子鶵兒,四甌軟稻粳米粥兒,並安放四雙牙筯。應伯爵與溫秀才上坐,西門慶關席(指坐主位。設宴待客,主人最後入席,故稱),韓道國打橫(圍著方桌坐時,坐在末席叫打橫)。西門慶吩咐來安兒再取一盞粥,一雙筷兒請了陳經濟亦來吃粥。
         早粥剛吃完,西門慶見窗外雪下得大了,便留下溫秀才在書房中賞雪。下人們搽抹桌子,又拿上酒來。只見有人在煖(音ㄋㄨㄢˇ,同「暖」。溫暖;暖和)簾外探頭兒,西門慶問:「是誰?」王經說:「鄭春在這裡。」西門慶於是喚他進來,那鄭春手裡拿着兩個盒兒,舉得高高的,跪在面前,上頭又擱著一個精巧的描金方盒兒。西門慶問:「這是甚麼?」鄭春說:「是月姐做的兩盒兒茶食。」西門慶揭開看,乃是一盒菓餡頂皮酥,一盒酥油泡螺兒。
         鄭春在一旁道:「這是月姐親手自家做的,知道您愛吃此物,特來孝敬。」應伯爵一見到有這麼好的點心,馬上開手說道:「好呀,拿過來,我正要嚐嚐。」說著便先捏了一個放在口內,又拈了一個遞與溫秀才,說道:「老先兒,你也嚐嚐。吃了牙老重生,抽胎換骨(比喻徹底地轉變。也說脫胎換骨),眼見稀奇物,勝活十年人!」溫秀才於是呷了一個泡螺兒在口內,入口即化,他隨即解釋此物的來歷:「泡螺兒出於西域,非人間可有。沃肺融心,實上方之佳味!」
         根據《清稗類鈔》的記載,明清之際,人們將牛奶煮沸後,添加製鹽過程中滲出的汁液,因為這種鹽鹵能快速地凝固蛋白質。待牛奶凝結之後,摻入白砂糖,再以手工塑造成一個一個螺旋狀的奶製點心,有時也以粉紅、純白兩色螺旋纏繞,成為酥油泡螺兒。西門慶的小妾李瓶兒最擅長的,就是以纖纖素手親自拈製泡螺兒。她過世後,名妓鄭愛月了解西門慶思念李瓶兒的感傷心情,特別做了這道點心送給西門慶,也許她還希望自己能在西門慶的心裡填補李瓶兒的缺位。
         可惜鄭愛月的一番纏綿情意,硬生生地被應伯爵給糟蹋了!這個白吃白嚼的蔑片(陪伴有錢人家消遣玩樂的門客),成日在西門慶家裡吃東西,是從不落人後的,而且也絕不會錯過任何占便宜的機會。那西門慶正在睹物思人,感傷痛惜的時候,不僅體會到鄭愛月的情意,又看見泡螺兒之外,還有一個細緻的小盒子,西門慶鄭重地把盒子放在膝蓋上,慢慢揭開蓋子,還沒看清楚裡面的物件,就被應伯爵一手撾(音ㄓㄨㄚ,同「抓」)過去,取出一方雙菱形的同心方勝結穗紅綾手巾,裡面裹着一包親口磕的瓜仁兒。
    這些磕好的瓜仁兒,顯然也是月姐兒示愛的告白,卻被應伯爵把汗巾兒扔給西門慶,將瓜仁兩把塞在口裡,都吃了。西門慶一時情急,上前搶奪,卻已經所剩無幾了,這時他才忍不住罵道:「怪狗材!你是害饞癆了嗎!留些兒給我看著心裡也舒服嘛!溫先生在這裡,我不好罵出來。你也太不像話了!」
         西門慶的情人個個兒對他死心塌地,而他也是個念情的人,怎奈夾在他身旁專門幫閒湊趣的清客,都是一味貪圖富人家餘潤,而絲毫不重視靈魂與情感追求的人,徒使西門慶的愛情深陷在滑稽荒唐的泥淖裡,令人不忍卒睹。


    《金瓶梅》小辭典:「酥油泡螺兒」是李瓶兒擅長的手工點心,作法是煮沸牛奶後,添加鹽鹵快速凝固,等牛奶凝結,再摻入白砂糖,塑成螺旋狀的奶製點心,有時也用粉紅、純白兩色螺旋纏繞,顏色漂亮又美味,是西門慶很愛的甜點之一。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