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京都,其實很可怕:毛骨悚然地名巡禮
京都,其實很可怕:毛骨悚然地名巡禮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現在活力十足的京都街道
    過去是怨靈的集散地
    天真的少女們前往參拜祈求姻緣的寺廟
    當初是為了封印怨靈而建造的……
    京都處處都是「鬼」地方!
    充滿爭戰、暗殺等血腥的歷史足跡

    一名計程車司機載著女性乘客奔馳在月黑風高的夜路上,抵達乘客指定的目的地後轉頭一看,卻發現乘客早已消失無蹤,座位上只留下一撮女性的濕髮……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正是發生在京都的深泥池。
    京都其實也有悖離繁華印象,讓人背脊發涼的恐怖面貌。如果你還不信邪、認為「哪個城市沒有一些怪談」就大錯特錯了!京都的鬼故事之所以可怕,是因為許多都與真實存在的歷史人物息息相關,更甚者如寺廟天花板上的血手印、柱子上的刀痕等,證據血淋淋的攤在那兒

    ~讓你想不信都難!

    ■戀人互訴衷情的鴨川河畔不為人知的過去
    三條大橋附近的鴨川河岸在過去是著名的刑場及棄屍地,安土桃山時代的大盜石川五右衛門,甚至在此地活生生被丟進煮沸的油鍋中;而豐臣秀次一族被處決後也在此曝屍示眾,不論男女老少三十多人遭趕盡殺絕,極其殘酷的處刑讓河岸被染成一片血紅。

    ■「一文橋」四周聚集的怨靈
    日本第一座需要付費通行的橋,因過橋需要支付一文的過路費而得名;為嚴格執行法令,守橋人若發現有偷渡橋者可立即拔刀處決。因此許多付不出一文的窮苦百姓無端成為刀下亡魂,聽說到了夜晚時不時能聽見「讓我過橋~」的淒厲哭喊聲……

    ■「血洗町」是洗了什麼?
    傳說中源義經途經九條山時恰巧遇到平家武將關原與一,因被與一的馬踢濺的泥水弄濕而失去理智,一口氣殺光了關原與一及其家臣共九人,而後在九條山下的小池塘洗去刀上的血……除了該池塘被稱作血洗池,這個事件也透過地名被流傳至今。

    ■「蓮台野」是最恐怖的風葬地
    過去庶民不被允許火葬或土葬,因此只能將屍骨運到蓮台野棄置任其腐敗;也曾有過拋棄六十歲以上老人於此,以減少經濟負擔的風俗。到平安後期此地甚至成為處刑場,被斬首後罪人的首級四處滾落……不管是死人還是活人在此處都遭到殘酷的對待。

    ■「龍女山攝取院」是女人怨念強大的證明
    創院的淨住法師在出家前是個好女色的壞男人,甚至與妻子的妹妹私通。知情的妻子含恨過世後便化為一條蛇天天纏在淨住法師的脖子上,受到亡妻的感化(?)淨住法師才悔悟並出家潛心修佛,並創建攝取院將化成蛇的亡妻奉為「龍女」供奉。

    「悪王子町」「HOPPARA(音同"吼啪啦")町」「閻魔前町」「天使突抜」等,京都充滿了奇妙的地名。作為古代王朝文化的重要根據地,在貴族們奢華的生活背後,死傷慘重的戰事、為鞏固勢力而將敵人滿門抄斬、至今仍未破案的暗殺等,有許多值得引以為鑑的暗黑歷史。而這些光聽就又夠陰森、令人寒毛倒豎的地名背後又有什麼故事呢?快跟著本書的腳步一同探訪你所不知道的京都。
    漫步京都,白天或許能與風雅事物來場不期然的邂逅,而夜晚搞不好會因妖怪惡鬼上演嚇破膽的情節喔!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京都的地名充滿「謎團」!

    京都第一繁華的新京極通,原來曾是魔界!
    平安京的正中央曾插滿無數的卒塔婆
    西院曾有「賽之河原」?
    位於京都市中心的「天使突拔」是?
    河原院會出現源融的幽靈
    在三年坂跌倒的話不出三年就會死?
    京都有著無人居住的村落
    曾有人在神泉苑鬥法
    牛若丸不是在五條大橋上遇到弁慶的?

    第二章 京都有「野」字的地名都很恐怖?

    「鳥邊野」是平安京東邊的風葬地
    「六道之辻」為人間與陰間的境界線
    平安京西邊的「化野」也曾是風葬地
    「京之七野」也是恐怖地帶
    怨靈遊蕩的紫野
    盜賊出沒的市原野,曾是小野小町受風葬之地

    第三章 隱藏在「町名、地名」中的謎團

    京都的「池」很恐怖!
    徘徊於「一文橋」的遊魂
    「蹴上」到底是把什麼給蹴(踢)上去?
    清洗斬首之刀的「血洗町」
    奇妙的地名「HOPPARA町」
    「澀谷街道」為何是京都數一數二的靈異景點
    「閻魔前町」曾住著閻羅王!
    「惡王子町」的惡王子是誰?
    令人發毛的「帷子之辻」

    第四章 京都的這裡曾發生過什麼事?

    為何寺院天花板會有血跡?
    在三條河原的公開處刑與首級示眾
    處決天主教徒的六條河原
    發生在御所鬼門的「猿之辻之變」
    在蛤御門揭開戰爭序幕的「禁門之變」
    「千兩松」是「鳥羽伏見之戰」的戰場

    第五章 「那個人」的葬身之地

    本能寺真是織田信長的葬身之地嗎
    明智光秀的葬身之地在「明智藪」
    千利休的首級曾曬於一條戾橋
    東國第一美少女,駒姬悲劇之死
    新選組初代局長暗殺之地
    被拷問後斬首的古高俊太郎
    坂本龍馬被襲擊的寺田屋與近江屋

    第六章 京都的恐怖傳說

    平安京的大內?住著妖怪?
    沉睡著崇德天皇怨靈的白峯神宮
    成為吃人地藏的崇德上皇
    流傳於貴船神社的「丑刻參拜」詛咒
    從宇治橋姬傳說誕生的丑刻參拜
    死人復活的「一條戾橋」
    百鬼夜行之地「哎呀呀之辻」
    真如堂的安倍晴明復活傳說
    流傳於大原的「阿通傳說」
    攝取院為何稱為蛇寺?
    回到繁昌神社的屍體
    「東寺七不思議」之一「貓轉角」
    以深草少將的怨念斬斷惡緣的菊野大明神
    崇道神社被封為「京都最可怕神社」的理由
    擁有幽靈繪馬的革堂由來?
    因講經被判死罪的住蓮與安樂

    卷末附錄 MAP&景點清單

    前言:
    有句廣告標語說「對了,那就去京都吧」。這是JR東海為了宣傳京都觀光所想出來的句子;從1993年用到現在二十幾年間,這句標語都未曾改過一字一句。應該是因為這八個字,便凝聚了京都的所有魅力吧!在想要出門旅行時,不少人都會先想起京都。
      不僅從日本國內,京都也是個從海外遠道而來的遊客絡繹不絕的國際觀光都市。美國著名的旅遊雜誌《Travel+Leisure》2015年的世界人氣都市評比中,京都市連著2014年兩度稱霸。京都就是這樣一個能不斷吸引人群,藏著某種特殊魅力的城市。
      王朝文化興盛,貴族們為過上優閒雅緻的生活而一手建造的京都,常有人用「雅」這個字來形容,對京都抱著「繁華大城」的印象。但不能忘記京都其實也有悖離繁華印象,讓人背脊發涼的恐怖另一面。
      從平安時代到明治維新前,京都一直都飽受戰火摧殘。在權力之爭中敗下陣來的貴族與武將往往無情地被處刑。流經京都中心地區的鴨川現在雖是深受市民喜愛的休憩處,但在過去鴨川河岸可是滿佈無名屍的棄屍處。至今為止這些因處刑等原因死於非命的人如此之多,他們的深仇大恨化為遊蕩市街之怨靈,總為京城降下天災大禍。妖怪惡鬼出沒,徘徊大街小巷襲擊百姓,縱是天皇貴族也戒慎恐懼,當時的京都可說是極為恐怖的地方。
      在京都殘破荒廢的時代,不知是否怨念所致,不僅疾病蔓延全城、乾旱與飢荒也折磨當時百姓。平安京正門古稱羅城門,而一如芥川龍之介的小說《羅生門》所描繪的,在世道不安之時,羅城門閣樓除了是盜賊的藏身處,其周圍也都是棄屍地。有不肖之人從屍體身上扒下衣物、扯下一根根頭髮,為了撐過飢荒而將這些得自死者的衣物毛髮賣掉以貼補家用。除了羅城門外,京都四處都流傳著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拜訪著名寺廟神社雖然是京都旅遊的常見行程,不過我想踏足無名寺社、幽暗小巷才是京都旅遊的精髓,也是最有樂趣之事。
      京都充滿奇妙不可思議的地名,可說是歷史悠久的最好證據。其中也不乏隱藏恐怖傳說的地名。一邊思索地名由來一邊散步,常有意想不到的發現。這些都是京都散步的趣味、醍醐味,京都果真是充滿神秘感的城市。

    內文試閱:
    河原院會出現源融的幽靈

    鴨川西畔曾有棟稱為河原院的巨大宅邸。這是平安初期的貴族──源融的居所,宅邸東迎東京極大路,西至萬里小路。北方為六條坊門小路,南接六條大路,內庭寬廣如東京巨蛋,以平安京最大屋宅著名。但在過去,這棟大宅子曾流傳幽靈出沒的怪談,使都城百姓懼怕不已。
    建造河原院的是嵯峨天皇的皇子源融,後過繼給仁明天皇作養子,官至左大臣。源融對這間宅邸可說極盡奢華之事:仿陸奧國鹽竈風景的庭園內,引鴨川之水做池,並從難波海邊每月運三十石海水至此,享受煮鹽(將海水煮乾製鹽)之樂。
    他在嵯峨也蓋了山莊棲霞觀,享受充滿風情雅韻的生活。以釋迦堂之名廣為人知的嵯峨清涼寺,就是以棲霞觀的遺址改建而成。源融在宇治還有別墅。被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宇治平等院,原先是源融的別墅「宇治院」。源融即是一位像這樣嘗盡奢華生活,掌握國家大權的人。
    但源融在政治鬥爭中敗給地位較低的藤原基經後,前景就開始黯淡起來了。然而此時他還尚未捨棄政治野心,在陽成天皇退位後曾展現出強烈的繼位意願。時任太政大臣的基經以「從未有降為臣籍者(失去皇族身分者)即位的例子」這項理由指明源融沒有繼位資格,逼退了源融。敗於政爭的源融只能黯然引退政界,鬱鬱而終,想必心中積怨頗深。
    源融亡後,大宅邸河原院就過繼給次子源昇,不過源昇卻把宅子獻給宇多上皇。宇多上皇是位與源融相同,都曾降至臣籍的人物。然而明明源融未能重得皇族身分,宇多上皇卻不僅回復皇族身分,還當上了天皇,而且宇多天皇即位時的後盾正是藤原基經。想來源融的怨念會增強也毫不奇怪,更不可能允許宇多上皇住在河原院吧。傳說源融累積已久的怨念化為幽靈,不但嚇跑了住在河原院的人們,並帶來災厄,《今昔物語集》中就有幾則關於河原院幽靈的故事。
    其中有個特別恐怖的故事。傳說有對年輕夫婦從東國上京,卸下行裝打算在荒廢的河原院度過一晚。可是丈夫才準備繫馬,妻子就被拖進了宅邸深處。聽到妻子慘叫的丈夫急忙想開門,但門從內側上了鎖,怎麼也打不開門。丈夫用斧頭敲壞門扉衝進去一看,卻發現了妻子慘不忍睹的屍首:原來是源融化成了吸血妖怪,被吸乾血的屍體就這樣淒慘地吊在門樑上。
    下京區的木屋町通五條有塊刻著「此附近為源融河原院址」的石碑,附近建在河原院舊址的本覺寺則安放著源融像。本覺寺因為恰巧位於過去源融仿陸奧國鹽竈風景建造的庭園的所在地,地址便寫為「富小路通五條下ル本鹽竈町」。南北貫穿京都市中心的河原町通,也被認為是由來自河原院的地名。河原院這個名字本身,應該也是因為建造於鴨川的河原(河岸)附近而來的吧。


    「京之七野」也是恐怖地帶

    平安京周遭雖有許多天皇貴族狩獵或遊憩的廣闊「野」原,不過都城北部的七處野原被統稱為「京之七野」或「洛北七野」。七野分別是內野、北野、平野、點野、紫野、上野、蓮台野。
    平安京大內?(皇宮)雖在一二二七(安貞元)年遭受祝融之災,但之後也未被重建,任其荒廢成野。內野即是指大內?一帶的野原。北野指的是「大內?北方的野原」,因祭祀菅原道真的北野天滿宮而聞名。北野北方是稱為平野的地區,有著賞櫻名勝平野神社。在更往北的大德寺周圍,還有點野、紫野、上野、蓮台野。
    有時雖然會用禁野、柏野來取代點野和上野,與內野、北野、平野、紫野、蓮台野共稱七野,但在七野正中央、船岡山東南山腳的住宅區中,坐落著一間小小的櫟谷七野神社。雖然建造源由不明,但據說是在紫野齋院的遺跡上用來合祭七神的神社。紫野齋院是侍奉上賀茂與下鴨兩間賀茂神社的皇女當時的居所,類似伊勢神宮的齋宮,據說也是七野的總社。
    京之七野並不全都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野」。但說到七野中最恐怖的要屬蓮台野了吧!蓮台野的蓮台指的正是安置佛像的蓮花形台座,有時也稱蓮華台。另外,蓮台野也包含送葬地、墓地之意。
    因柳田國男的《遠野物語》而聲名大噪的岩手縣遠野市,古代曾有將六十歲以上的老人遺棄至山林的風俗。如果丟棄的是屍體倒也罷,不過丟棄的竟是還活著的雙親,可謂極為殘酷。無奈當時的百姓生活困苦,光為了活著就已精疲力盡。為了少一張嘴吃飯,將已無勞動力的老人活生生遺棄是時勢所逼。其他地區雖也有姨捨傳說,但在遠野,將姨捨之地稱為「DENDERA野」。這個名稱,很可能是從蓮台(RENDAI)野的讀音誤傳而來。
    京之七野之一的蓮台野,與遠野地區的DENDERA野相當類似。蓮台野夾在京都市區西部的天神川上游的紙屋川、以及船岡山的中間,與東側鳥邊野、西側化野並稱「京都三大風葬地」。貴族等上流階級的遺體雖然可以火葬或土葬等隆重的方式處理,但庶民既不能火葬也不被允許土葬,只能運到蓮台野等風葬地任其腐壞。待屍體腐爛,鳥類或蛆蟲便會將之啃食殆盡。風吹日曬後屍體終將化為白骨回歸塵土,貧窮的百姓也只能以如此方式葬送亡者。
    蓮台野與鳥邊野或化野不同的是到了平安後期,從船岡山到蓮台野一帶成了處刑場。保元之亂(一一五六年)中戰敗的源為義,即在此地被長子義朝斬首。話說回來,父親竟被兒子親手處刑,過去的世界實在相當殘酷啊!除此之外應該還有很多未載於史冊的人在此地被處刑,首級四處滾落,光是想像就令人發毛。蓮台野就這樣成為了死於非命者的亡靈徘徊不去的恐怖地區。
    隨著時代前進,後來也有貴族開始在蓮台野進行火葬。金閣寺(鹿苑寺)的東側便有近衛天皇與後冷泉天皇的火葬塚供人景仰。


    京都的「池」很恐怖!

    ?深泥池
    國立京都國際會館所在的寶池到賀茂川東岸的上賀茂神社之間有片廣大的濕地,濕地中央有個周長約一‧五公里、面積九公頃的池塘「深泥池」。雖然只有寶池六分之一左右的大小,但相對於寶池是灌溉用的人工池,深泥池則是數十萬年前就已經形成的古老天然池,至今仍有從冰河期就存在的生物棲息於此。
    池水中央有植物殘骸炭化後形成的浮島,周遭植物群落從學術角度來看是相當貴重的樣本,因此也被指定為國家天然紀念物。深泥池也以首度發現全世界唯一棲息水中的蜘蛛「水蛛」而聞名。
    而這深泥池,其實也是京都少數人才知道的靈異景點。池畔水生植物叢生,即使在日間也有種難以靠近的詭譎氣氛。中央浮島在夏季會浮起,冬季水面上升島則沉進水中。這種珍奇現象也為深泥池帶來不少怪談。
    深泥池池畔雖然生長多種水生植物,但以前還有種聽起來很恐怖、名為河骨(日本萍蓬草)的水草。河骨是睡蓮科的多年生植物,根莖部有如白骨因而得名,常被入藥做成止血劑或強壯劑。深泥池就如同其名,池底堆積數公尺深的軟泥,所以雖然水位不深,但掉入池中便很難脫身,呈現類似無底沼澤的狀態。
    也因此深泥池底有化為白骨的屍體、有很多人在此投水自殺、看到了幽靈、池畔有鬼魂走動等等,有關深泥池的謠言可說是滿天飛。
    還有計程車司機載運女乘客到深泥池,轉頭卻發現乘客早已消失無蹤,座位上只留下女性的濕髮的鬼故事。另有汽車開到深泥池附近時,遭遇靈異現象而衝進池內這種虛實難辨、令人背脊發涼的都市怪談。因此據說還真有計程車司機會盡量避開深泥池附近的道路呢!
    過去也有這樣的故事。奈良時代有位名為行基的僧侶在深泥池附近修行時,遇見彌勒菩薩顯靈於池面;因有這種傳說,這裡自古也稱為「御菩薩池」。由於深泥池是京都最古老的池子,這裡還留下不計其數的其他傳說。其中一個就是深泥池為惡鬼穿梭人界的出入口:棲息在貴船深山的惡鬼會經由地下水路來到此地,並從深泥池爬上岸,在京城大肆破壞。還有池內棲息兩隻惡鬼的傳言。自古就存在的深泥池至今仍有許多謎團,是最名符其實的靈異景點。

    ?鵺池
    如同秋田縣的田澤湖辰子姬傳說、滋賀縣北部的余吳湖羽衣傳說等,湖池所在地總容易誕生一些玄妙的故事。不過一般來說,這些湖池都有一定大小,但在京都就算是人可以一腳跨過去的小池塘,也藏有恐怖怪談。
    在平安末期,御所的清涼殿每晚都飛來稱為鵺的怪鳥,其叫聲古怪,令近衛天皇苦惱不已。猴頭、狸身、手腳似虎、尾巴如蛇,想像一下就知道是樣貌詭異的魔物。近衛天皇被其古怪叫聲嚇得夜夜痛苦呻吟,最後終於病倒。宮廷為求惡病退散求神拜佛、調製草藥,但全都不見成效,天皇的病情持續惡化。困惑的臣子們只好命令擅於弓術的源賴政將鵺消滅。
    賴政立即帶著家臣豬早太前往御所,伺機尋找放箭機會。魔物如常現身清涼殿之時,賴政便即刻放箭,準確地命中了鵺。鵺慌忙振翅,但最後仍因傷重,發出詭異的悲鳴叫聲後墜地而亡。天皇病情從此好轉,賴政也因擊退妖怪有功被視為英雄,獲得天皇賞賜。
    賴政擊退鵺的附近有個小池子。賴政在那個池子洗滌了沾上鵺之血的箭矢,後來小池子得名鵺池。鵺池目前在二條城西北角的都會型公園.二條公園內的一個角落。雖是一個非常普通,連鳥都不能洗個澡的超小池塘,卻立著「鵺池碑」這麼一個古老石碑。
    其實這不是原先的池塘,而是一九二八(昭和三)年昭和天皇即位時整備復原的複製品。池子北側有祭祀鵺大明神的小祠堂。另外京都四處都有與鵺有關的傳說,譬如東山區岡崎公園據說過去就有鵺塚。
    京都市中心的四條河原町,附近的「下京區綾小路通高倉西入ル神明町」,就有個小小的神明神社。神社建立在近衛天皇也曾住過的藤原忠通宅第遺址上以作鎮守,社內藏有據說是源賴政祈求驅魔順利時奉納的兩個弓箭箭頭。

    ?赤池
    名神高速公路的京都南IC到京阪國道(國道一號)往南直直走一公里左右,有個稱為「千本通赤池交叉路口」的十字路口。雖然不是正式地名,不過餐飲店等的分店會使用赤池這個名字,也有名為赤池的公車站。據傳過去這一帶有座池水帶著紅色的小池塘,藏著一段恐怖又悲傷的故事。
    平安末期武將遠藤盛遠,戀上了同僚渡邊渡的妻子.袈裟御前。袈裟御前容姿秀麗,盛遠一見鍾情,自此盛遠對袈裟御前的感情日益膨脹,到了最後甚至執拗地逼迫袈裟御前與丈夫渡分手並和自己交往。但忠烈的袈裟御前無法背叛丈夫,懇求盛遠放棄她。但盛遠並未聽從,威脅御前若不與他私奔,便要殺害御前的母親後再自殺,袈裟御前自然不可能犧牲母親。難以招架這恐怖求愛的袈裟御前終於下了一大決心。
    她對盛遠說「若你如此想與我共度人生,那就請殺了我丈夫吧!這樣便答應你。」袈裟御前哀求盛遠弒其丈夫,而盛遠也毫不猶豫地允諾。深夜裡,盛遠按照袈裟御前的指示潛入渡的寢室,一刀便把渡的頭給砍了下來。喜出望外的盛遠在月光下看了首級,卻大驚失色;斬下的頭並非渡,而是他戀慕許久的袈裟御前,原來是袈裟御前代替了丈夫受死。盛遠一邊流淚一邊在附近的池子洗滌斬了袈裟御前的太刀。池子不多久便全染成紅色,而後被稱為「赤池」。盛遠為自己的愚昧悔不當初,最終選擇出家,在熊野等國的靈場苦行。後來改名文覺,復興了高雄山神護寺。
    赤池路口附近有兩座袈裟御前的戀塚。一個在號稱「京之六地藏」之一,也以「鳥羽地藏」之名為人所親的淨禪寺。淨禪寺位在從赤池路口往北穿過名神高速公路,渡過鴨川後的北側,寺內有林羅山所撰的戀塚碑,據說是袈裟御前的首塚。寺院開基祖據傳就是文覺上人。
    另一個則在赤池路口往南六百公尺左右,鴨川東岸的戀塚寺。寺院雖小,但本堂安放袈裟御前之夫渡與文覺上人的石像。寺內的寶篋印塔據說也是袈裟御前的首塚。


    令人發毛的「帷子之辻」

    JR嵯峨野線的太秦站往南兩百公尺左右有個京福電鐵的車站「帷子之辻」。本站為嵐山本線與北野線的轉乘站,在車站南側有東西向的三條通(府道一一二號二條停車場嵐山線)。站前周遭稱為帷子之辻町,是京都最具代表性的難讀地名。附近有東映太秦映畫村、藏有國寶第一號彌勒菩薩像的廣隆寺等,往嵐山觀光的遊客應該都曾看見這個地名。車站周邊有多間餐飲店或商業設施,儼然是個繁華街區。
    不過這個帷子之辻其實流傳著與嵯峨天皇之后橘嘉智子有關的恐怖傳說。由於嘉智子在嵯峨創立檀林寺,因此又稱「檀林皇后」。檀林皇后有著沉魚落雁的美貌,就連皈依佛祖的僧侶都不禁生起愛慕之心,根本無法專心修行。然而虔誠的檀林皇后,卻對這些神魂顛倒的僧侶傷透腦筋。
    因此檀林皇后為了教導此世諸行無常之法,斷僧侶妄念煩惱,便計畫以身示範。於是待大限將至之時,她留下了「自己死後不葬遺骸,隨意丟棄路口供鳥獸餌食」的遺言後便離開人世。
    人世無常,世間萬物總在變異生滅中,沒有永遠。檀林皇后或許是想告訴世人「即使當前美貌,也終會年老色衰,所以別再執著我的相貌,請好好修行吧!」眾人遵照皇后遺言,在前往嵯峨途中的某個路口隨意棄置了遺骸;而這個路口,就是帷子之辻。帷子本來的意思就是死者身上所穿的絹麻衣物,也就是白衣。
    棄置在路口的遺骸,隨時日經過開始腐爛,最後被鳥獸啃食而化為白骨。眼見美如天仙的皇后竟成如此慘樣的僧侶們,終於了解了人世無常之道,斬除妄念而勵精修行。
    據說檀林皇后在駕崩前也曾命人描繪自己的九相圖。所謂九相圖指的是將屍體的腐爛分成九個階段,從剛斷氣的原貌描繪到化為白骨為止的過程。橫躺路邊逐漸腐爛的皇后遺骸,以及一旁仔細觀察並加以描下的畫師……光想像這幅光景應該就足以讓人頭皮發麻了。
    帷子之辻的命名由來也有別的說法:在檀林皇后送葬時,蓋在棺上的白布被風吹落路口,因而將此地稱為帷子之辻。


    在三條河原的公開處刑與首級示眾

    東海道為一六○一(慶長六)年由德川家康制定,為連結江戶、京都的幹道,其西端起點為架於鴨川的三條大橋。此地因是京都正面玄關,熱鬧非凡,現在仍有京阪電鐵本線與鴨東線三條站、市營地下鐵東西線的三條京阪站等交通要衝,可說是京都觀光的起點。
    三條大橋附近的鴨川河岸曾是稱為「三條河原」的地區,如今是京都最具代表性的約會處。但在過去,京都沒有任何一處比三條河原還恐怖。從今天充滿都會華麗氣息的三條大橋附近很難想像,以前此地曾再三上演著殘酷的光景。
    三條河原除了是刑場,也是棄屍處。斬下的首級為了示眾就直接曝屍在三條河原上。從戰國時代到明治時代,三條河原到底奪去多少人性命,展示過多少顆頭顱呢。
    最有名的處刑者應該是安土桃山時代的大盜.石川五右衛門。一五九四(文祿三)年,五右衛門在此地被處以號稱最殘酷的刑罰──「烹刑」。他先被遊街示眾,帶往三條河原後,活生生被丟進煮著沸油的大鍋中。而且可怕的是被烹殺的不只他與盜賊團,五右衛門的孩子也被處以烹刑。坐落在東山區八坂神社南側,供奉織田信長、信忠父子的淨土宗寺院大雲院內,就有石川五右衛門的墓。
    另外在三條河原也因大量處決了豐臣秀次一族而聞名。秀吉外甥,位至關白的秀次,被秀吉誣陷造反流放高野山,並受命切腹,死後首級運至三條河原示眾。但不只如此,秀次正室、側室、小孩等一族三十多人全都被處決,據說三條河原被染成一片血紅。
    秀吉此舉意在鞏固權力、殺雞儆猴,因此才特別在恐懼不已的公眾面前以最淒慘的方式肅清政敵,昭告天下。就連無辜的小孩也無情地處決,處刑時間之久直至夕陽西下,可說秀吉是個為了保住權力大位,連親信都能毫不留情趕盡殺絕的殘酷武將。而三條河原就像這樣,時常上演殘忍至極的處刑光景。
    處刑後三十多人的遺體,被丟進挖在三條河原的地洞中,並在地洞旁立起「秀次惡逆塚」的石塔。一六一一(慶長十六)年,角倉了以在進行高瀨川開鑿工程時發掘了這個石塔。他將「惡逆」兩字削除,並在附近建起院堂憑弔秀次一族。這個院堂就是鴨川西岸三條大橋旁的瑞泉寺,寺內立有秀次供養塔與被處刑者三十多人的五輪卒塔婆。
    決定天下的關原之戰中,敗給德川家康的石田三成首級也是在三條河原示眾;新選組局長近藤勇在武藏國(東京)的板橋刑場斬首後,也特地送至三條河原來示眾。三條大橋從古時就是交通要道,人潮眾多,若要斬首示眾這裡正是最佳場所。三條河原真是令人背脊發涼的恐怖地方。
    而今日的鴨川,只有清澈的溪水流過,還有彷彿不知道過去黑暗歷史、在河岸上互訴愛意的年輕情侶而已。


    從宇治橋姬傳說誕生的「丑刻參拜」

    以茶的產地聞名的宇治市中心有座巨大的宇治橋。北側有平行宇治橋的JR奈良線橫跨宇治川,宇治川附近也有宇治站。橋的東端還有京阪電鐵宇治線的宇治站。
    宇治川東畔有登錄為世界遺產的宇治上神社,西畔有成為十圓硬幣圖案的平等院鳳凰堂。宇治橋對來宇治參觀的遊客來說是必經的一座橋。
    而從橋的西端數來第三個橋柱間,有個稱為「三之間」、突出橋面的小區塊。前來宇治觀光初次見到三之間的遊客,應該都會非常好奇為什麼只有這個地方是突出去的。這個宇治橋獨有的構造,其實是橋的守護神「橋姬」的祠堂遺址。橋姬是斷緣之神、嫉妒之神,據說斬斷爛桃花等惡緣非常靈驗。
    宇治橋以「日本三古橋」之一為人熟知,是座歷史久遠的橋,而這座古橋留下了橋姬傳說這個頗為駭人的恐怖傳說。因嫉妒而發狂的女人想咒殺對手的情節與貴船神社的丑刻參拜頗為相像,非常有可能是這類故事的原型。
    嵯峨天皇時(八○九~八二三年)有位公卿的女兒,其丈夫被情婦拐走,因而產生怨妒心發誓要向情婦復仇。她前往貴船神社閉關七日,向貴船大明神哀求,希望能化為鬼咒殺奪去丈夫的女人。大明神降下神示,告訴她若真想化身成鬼,就扮成鬼的樣子泡在宇治川內三十七日,如此一來即可咒殺情婦。
    女兒聽後大喜,立即回京,將長髮綁成五支角、臉上塗抹紅胭、身體抹上丹土(紅色的土)扮成赤鬼之貌。頭戴倒過來的鐵輪,鐵輪三支腳點燃火炬,嘴裡再銜一支兩頭點燃的火炬,看來的確有如惡鬼。天色將明時,扮成鬼的女兒從大和大路往南走,浸於宇治川三十七日,最後終於變成惡鬼。
    女兒首先殺死最憎妒的女人,然後殺了前夫與此女的親族等。殺男人時化為女鬼,殺女人時化為男鬼,這個鬼女讓整個京都陷入恐怖深淵中。
    京都的人們害怕到夜晚不敢踏出家門一步。為了封印這個鬼女帶來的災厄,就在宇治橋的三之間,奉請其作為橋姬守護宇治川,並建造祠堂祭祀。現在則移至宇治川西畔的橋姬神社進行祭拜。
    雖是有著恐怖傳說的「三之間」,但豐臣秀吉卻在這裡汲川水當作泡茶用的水。每年十月的「宇治茶節」,就會在三之間舉辦「名水汲取儀式」。從三之間遠望的宇治川景也是美景。
  • 作者介紹
    淺井建爾
    地理、地圖研究家,日本地圖學會會員。從學生時期起就喜歡旅行,遊覽各地。騎單車環日本旅行的途中,因曾騎著腳踏車穿梭於京都的小巷弄,進而愛上京都。著有『京都街道解謎漫步』(實業之日本社)、『詳解日本道路事典』(日本實業出版社)、『日本全國因緣之敵手對決44』(主婦之友社)、『難讀‧誤讀車站名事典』(東京堂出版)、『50歲起的「青春18車票」之旅』(成美文庫)、『地理與氣候之日本地圖』(PHP科學世界新書)等多部書籍。

    譯者簡介
    林農凱
    1991年生於高雄,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現從事日文翻譯工作,譯有多本工藝書,亦期待能涉足更多領域的書籍。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