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我的詩
我的故事我的詩
  • ISBN13:9789869405881
  • 出版社:南懷瑾文化
  • 作者:南懷瑾
  • 裝訂/頁數:平裝/224頁
  • 規格:21cm*14.8cm*1.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7/09/01
  • 中國圖書分類:詩別集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 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說到詩文的事,南懷瑾老師話說從頭,帶著獨具特色的幽默語氣,娓娓訴說各階段詩作的創作情懷,閱讀本書,宛如一位親切自然的長者就在近旁殷殷的說著過去的年代、莫測的歲月……


    原本是談起創作詩過程中所運用的典故發想,卻無意中激發南師提到創作詩時的心境故事,開始追憶昔日學詩、作詩的情境。寫人、寫事、寫史,都是詩,更寫心中說不完的這些人,那些事……

    令人吃驚的是,南師是從自己的童年說起的,說到少年、青年、中年,更說了不少從未說過的點點滴滴,那是一個孩子從小長大的心路歷程……

    一九九五年六月廿六日,一連四天的下午,南懷瑾老師自然又隨興的說著自己的內心深處,令人如沐春風。現在,已離我們遠去的那個南詩人,又在敲打著大家的心靈……

  • 南懷瑾 先生

    一九一八年生於浙江省樂清縣,幼承庭訓,少習諸子百家。
    一生行跡奇特,常情莫測;四處奔波,化育無數。
    出版有儒、釋、道等各家五十多種著述,以其獨到的方式,引領新世代的人們直入文化的核心智慧,讓讀者更樂於瞭解歷史人文的博大精深。
    先生二○一二年辭世,享年九十五歲。
  • 出版說明

    這並不是一本只談作詩的書。

    一九九五年,南師懷瑾先生在香港的那段時間,有一個北京前來的王先生(學信),因為欣賞南師的詩作,有意將詩集加以注釋,以方便愛詩的讀者們;也因為愛好南詩的讀者們,早已發現,南師用典甚多甚廣,如對歷史文化各方面不大熟悉的話,是很難深入了解南詩的。

    於是六月廿六日,一連四天的下午,南師開始追憶昔日學詩、作詩的情境。寫人、寫事、寫史,都是詩,更寫心中說不完的這些人,那些事……

    令人吃驚的是,南師是從自己的童年說起的,說到少年、青年、中年,更說了不少從未說過的點點滴滴,那是一個孩子從小長大的心路歷程……

    原來大家心目中的南師,是這樣懷抱理想長大的!他自然又隨興的說著自己的內心深處,令人如沐春風。現在,已離我們遠去的那個南詩人,又在敲打著大家的心靈……

    本講記是張振熔早幾年聽錄音記錄的,宏忍師、牟煉、彭敬幾位對年代、人名等作了核對,查證。小標題乃編者所加。

    劉雨虹 記
    二○一七年 夏

  • 出版說明 

    一、少年追夢
    袁老否定我的詩文 
    六歲到十一歲的我 
    井虹寺和玉溪書院 
    練武功 
    學詩開始 
    十七歲的轉變 
    國術館的日子 

    二、青春的狂想
    十九歲的教官 
    黃鶴樓奇遇 
    四川組墾殖公司 
    北漢王 石達開 

    三、風雨飄搖的年代
    皇帝登基的鬧劇 
    峨嵋山的風風雨雨 
    龍門洞豔遇 
    傅真吾與蔣介石 
    到昆明 去上海 
    伍心言的故事 
    勝利後的家國事 
    天下之大 何去何從 
    巨贊法師與我 
    告別杭州 
    到基隆 遇禪者 接逃客 
    慈航 星雲 特務 
    海峽兩岸 
    活佛貢噶師父 
    道家的雙修 陳健民的雙修 
    落寞與自況 
    大嶼山 章士釗 自訟 
    文人 詩人 黨人 
    憶母 

    四、變化莫測的歲月
    赴日文化之旅的重話 
    家事 國事 天下事 
    胡漢民與汪精衛 
    余井塘與我 
    楊管北《論語別裁》
    鬧市的關房 
    洗塵法師 能仁書院 
    出走美國 
    愛國英雄蔣與毛 
    輓聯 

     

  • 一、少年追夢

    練武功

    然後,我在山上一面讀書,一方面自己練習武功,這個時候是十二歲,開始練武功。

    我的身體很弱,那個時候啊,背也彎起來了,眼睛都有一點近視,我現在眼睛比那個時候還好多了。

    那時候一方面不老實,不規矩,這個裡頭將來再說,都是同學教壞的。我那個時候有一個想法,要作中國第一人,絕不作第二人,有一個狂妄的話,頭頂上不准人家走路的(師笑),你看多傲慢,反正是這麼一個思想,而且要想作第一人,文事(文學)跟武功兩樣一定要俱備。

    那個時候的武功嘛,先要練拳,我在家裡讀書的時候曾練過拳,當時在一個小閣樓上,我一個人讀書,我父親有時候晚上坐在後面的一個搖椅,也讀書。實際上我在前面讀書,抽屜裡還有黃色的小說,有時候拉開抽屜看一看,其實我父親都知道(師笑),不過他沒有講,我從小就愛看小說,看的多了。

    為了練身體,從小練哦,我們是小資產階級,在自家樓上練,這個樓是古代建築,有樑的。我想練到飛簷走壁,一跳兩手掛到樑上,看那些武俠圖畫看多了,兩個腿倒鈎過來,掛在上面。開始掛不上,後來掛上了。

    有一次一掛,溜掉了,掉下來,樓板碰的一聲,跌得很痛。我父親就上來看我幹什麼。一看我跌在地上,「哦,你在練武啊?」
    我也不敢答話。他說:「要練武我給你找個師父來。」
    我是照書本上練的,買了很多武術的書,有些武俠小說有圖。

    我父親一邊講話,把長袍子解開,自己下來打一套拳給我看,哎呀!我的爸爸原來武功很高!可是他不教我,所以中國文化,古人易子而教,自己兒子不親自教,他就幫我找地方上一位老先生,他的好朋友,很有名的中醫,這個人是一個書生,我現在穿的衣服還是他的老觀念,夏天永遠穿最名貴的這種細棉紗的,比絲還好的汗衫,他的醫術也很高明。

    父親說:「我找林伯伯來教你。」
    這個時候啊,大概對這些武俠小說有興趣,所以我常講,《三國演義》這類書看多了,自己心想一定要出來作第一人,就是《三國演義》說的那兩句話,縱橫天下,割據城池,我自稱北漢王,好像看了《三國演義》都把自己當劉備,至少當個諸葛亮啊,或者趙子龍啊,關公還不大佩服,佩服趙雲。所以這個時候有很多的感想。


    學詩開始

    剛才講到過幾天回家拿一次菜,〈暑期自修於井虹寺(政洪寺)玉溪書院早歸〉是第一首詩,以前的詩都丟掉了,這首詩我幾十年後已忘了,等到我到美國,李淑君整理那些詩,後來把它編攏來的時候,我已經跟大陸通信了,老同學告訴我才想起這件事,我看了也覺得很有趣。

    西風黃葉萬山秋 四顧蒼茫天地悠
    獅子嶺頭迎曉日 彩雲飛過海東頭

    有一點你可以了解,我一輩子對於人生是悲觀的。同時我也發現,世界上的英雄人物,他的心理都是悲觀的,這有點太吹牛了。譬如講歷史,曹操、唐太宗等等,都是悲觀的,包括西方的英雄。為什麼人會悲觀呢?因為有點神經質的人,要嘛很狂的,你再仔細檢查一下毛澤東許多作品裡,都是悲觀的。曹操也很悲觀的,舉個例子,你們都曉得曹操很多名詩,名句,「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處處是悲觀的,想作了不起的英雄,心裡都有一種宗教性的悲觀,我的一輩子也是悲觀的。不過這個時候是兒童時代,不大成熟。

    最要緊的,我雖然在山上自修,讀古書,我還會花錢到上海訂《申報》,要了解時事。可是呢,上海的《申報》到了我們鄉下,到了山上啊,已經一個月以後了。可是我還是要看報,看得不大懂,但是我看報的習慣連廣告我都看,這是一個要點,所以慢慢對外界的情勢,似懂非懂,覺得很不對的樣子,因此才有這一首詩。

    這首詩是寫景的,也是實在的,我常常回家去拿菜,很早就下山了,拿菜回來,碰到太陽剛剛出來,山上廟子到我家之間有個山坡,叫獅子山,所以說「獅子嶺頭迎曉日」,天剛亮,「彩雲飛過海東頭」,這是十五歲所作的那首詩,所以我們家鄉有些同學都記得。

    在這裡你看出什麼沒有?重點告訴你,詩詞文章有一個東西很重要,都有「讖語」,就是會有預言的作用。很多人的詩裡頭都會有這個東西,這就是讖語。在這裡,我幾十年後,三十幾年在台灣,才印這本詩集,「彩雲飛過海東頭」,這個是第一首。

    第二首〈簡朱筱戡兄於南京〉,這位朱筱戡,他的父親是我學詩的老師,現在有一本詩集出來,還是我寫的序,這個資料沒有給你帶來。

    當年他是名學者,我講真的,學詩我是跟這位朱味淵先生學的,就是朱筱戡的父親。這位名詩人的學生裡頭,我是年紀最小的一個,另外有在台灣作過副總統的陳誠,在台灣作過司法行政部長的林彬,還有很多名教授,我是最小一個。我跟這些同學,年齡相差幾十年啦,還有朱鏡宙(章太炎的女婿),後來在台灣曾住在我那裡。章太炎的女婿作過甘肅的財政廳長,銀行的行長,都是名人,只有我不是名人,最小的一個。

    我只跟朱先生學了一個暑假,我們家裡一班讀書的,包括我的表哥,就是王偉國的父親,他是讀師範學校的,暑假回來也參加。我們那個時候,都自動的請最好的老師在家裡補習,還是舊文化的觀念,就是私塾。我父親就告訴我,我表哥家裡請朱先生來教,問我去不去啊?一聽朱先生大名,當然去啊。我那個時候是小孩子,朱先生詩很好,他每天教完了,講講寫詩寫字。我一聽他讀詩,就喜歡聽,又很難過,就是滿腔悲涼,悲觀的味道。他那個念詩的聲音,我喜歡站在窗子外面聽,就那樣就懂了詩的道理。我從小就會作詩了,因為詩學淵源是從朱先生學來的,我沒有問過他怎麼樣作詩,就會了,平仄音韻都會了,一個月時間只聽幾次他念詩懂了的。所以詩詞韻文,如果不懂念詩的方法,光是看看讀讀,詩是作不好的。你(指王學信)會作詩,但你有沒有聽過老前輩念詩?中國人各地都有念詩的方法,你們那裡是怎麼念法,讀書朗誦過沒有?

    王:我聽過,范增他很喜歡吟誦,悲愴、激烈、很有感覺。他是江蘇南通人。
    我們以前所謂讀書,當時就是那樣方式背的,無所謂後來所謂的朗誦啊,吟詩啊,那都是文人加上的。我們小時候讀書就是頭搖起來大家一起背,吟誦來的。所以詩與詞是韻文,必須從吟誦入手,如果不從吟誦入手,作起詩來,那個音韻會很差的。所以這兩首詩,是小的時候留下來的。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