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漫畫

    • 棋藝遊戲

    • 運動/遊戲

    • 武術

    • 觀光旅遊

    • 園藝/寵物

    • 技藝

    • 美容/服飾

    • 居家生活

    • 飲食烹飪

    • 蒐藏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03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03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79277
  • 可得紅利積點: 8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一般分類休閒生活 > 漫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3》
    燃燒亞洲人的熱血

    25週年紀念版!
    震撼亞洲漫壇,影響所及──
    王欣太、井上雄彥(日本漫畫家)
    陸明、Benjamin(中國漫畫家)
    Boichi(韓國漫畫家)

    亞洲.原創
    一個由亞洲文化支配的未來世界,
    透過鄭問的「神之手」具體而微地出版於世,
    就是《深邃美麗的亞細亞》。
    ──新泰幸(日本講談社《早安》雜誌前副總編輯、現任《YOUNG MAGAZINE》副總編輯)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裡出現各式各樣的「王」。這部豪華大作,全是透過短篇的「王的故事」展開,鄭問先生描繪的「王」並無王冠般的記號,他是以圖畫和語言所形塑出的品格來做為「王的證明」。多數漫畫家對王的描繪與台詞的設計不具自信,光從這點來看就可高下立判。在理想王與幸運王的性格描繪方面,他還加上了與其名號相互矛盾的雙面性,這使角色具備更複雜的多面性;有對自己的雙面性煩惱不已的王,也會有把自己的雙面性作為武器的王。鄭問在王於表述自己的角色與目標的場面設計上,可謂煞費苦心,漫畫裡的經典台詞早已凌駕當代戲劇,接二連三的誕生於每則短篇中。讀者也能夠自然地找出與自己想法契合的王。

    在所有的王裡,鄭問最喜歡的王是潰爛王。潰爛王具有穩重的性格,內心卻蘊藏了無比熱情,這種兩者兼備的平衡性格,是他投射了包含他自身在內的台灣男兒的印象。《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將亞洲社會充滿各種生活方式以及想法的現象,全都凝縮在王與妖怪的姿態裡。他們所遭遇的各種幸與不幸,全都體現了作者的世界觀與思維。

    鄭問相信有始必有終,有得必有失。就憑這點,就知道這不是一部宿命論的漫畫。《東周英雄傳》賦予二千數百年前的人物永不熄滅的品格,而《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則透過一篇一篇的短篇,融入未來數千年悠遠的時間感。

    鄭問,不僅是亞洲至寶的漫畫家,更是亞洲時空的大魔術師。

    前情提要:

    主角百兵衛(倒霉王)是影響人世間千年大劫的關鍵人物,因此各路的人馬,包括魔界都在追殺他,而百兵衛卻不知道自己的命運,也不懂得控制自己的倒霉力。所以往往危機四出,卻因生性善良常被人欺騙、利用,搞得人魔兩界都秩序大亂……

    另一個重要角色就是理想王,表面看來是救世主,認為整齊、規律、統一是至高無上真理,所以想把世間的改造成他設計好的藍圖,創造理想中的國度。看似完美的人格,卻是萬惡之源,他總自以為對的,認定自己理想就是真理,還會強迫別心依照其意志行事。他的世界就逐步向極權之路,而悲劇往往就誕生於「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之中。

    善良卻注定是個禍害的倒霉王百兵衛和以建構一個理想國為目標卻不擇手段的理想王,這二人的爭鬥正是人類內心慾望最深沉的吶喊,善惡無法分明、得失無法衡量,這一切的混沌正是我們內心的徬徨與無依。

    第三集劇透:
    本集因著南魔天的死亡,理想王被迫成為魔界南魔天王,這違背了他的理想,他抗拒著來自東、西、北魔界的權利鬥爭;而南魔天的忠臣蛇郎君,死守著先王的遺旨,欲扶持理想王成為大王,甚至為他犧牲性命在所不惜;潰爛王的登場,不忮不求,高風亮節的情操,在這場人魔權力爭戰中,看到了倒霉王百兵衛的善,深深地吸引著彼此,成為知交;第一集出現的蜘蛛人以痛苦女形象登場,她在潰爛王的教化下,充分展現出善的特質,不被邪惡的力量所引誘,最後綻放成為一位既美麗又善良的女性……

     

  • 鄭問
    Chen Uen
    1958-2017
    本名鄭進文,12月27日生於台灣桃園縣大溪鎮。復興商工畢業。1984年在台灣《時報周刊》上發表第一篇漫畫作品〈戰士黑豹〉,開啟漫畫創作生涯,獲得好評後又發表了〈鬥神〉;1986年在《歡樂漫畫》半月刊上發表〈刺客列傳〉,以《史記》中〈刺客列傳〉為題材,是第一部華人彩色水墨手繪漫畫。單行版出版後,獲國立編譯館民國75年度優良漫畫第一名。
    1990年獲得日本重要漫畫出版社講談社的邀請,在本「《MORNING》漫畫周刊開始連載〈東周英雄傳〉,引起轟動。1991年更獲得日本漫畫家協會舉辦的漫畫獎特別頒給他「優秀賞」,是二十年來第一位非日籍的得獎者。日本《朝日新聞》讚嘆他是漫畫界二十年內無人能出其右的「天才、鬼才、異才」,日本漫畫界更譽為「亞洲至寶」。除《東周英雄傳》之外,《始皇》、《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等均是日本時期的優秀作品。
    2000年,鄭問除陸續發表《漫畫大霹靂》、《風雲外傳》等作品外,更跨足電玩遊戲,擔任日本《鄭問之三國誌》、中國《鐵血三國誌》的美術總監。
    2012年,鄭問重返台灣漫壇,代表台灣參加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繪製《勿生小像》作為台灣館主視覺圖。
    經典作品由大辣出版社重新出版,《阿鼻劍》(上、下2冊)、《東周英雄傳1-3》、《始皇》、《萬歲》、《刺客列傳》(精裝紀念版)、《深邃美麗的亞細亞1-5》(榮獲第21屆金鼎獎,是第一個以連環漫畫獲獎的作品)等。
  • 【看見鄭問】

    燃燒亞洲人的熱血
    ──新泰幸(日本講談社《早安》雜誌前副總編輯、現任《YOUNG MAGAZINE》副總編輯)

    一九八九年,我為了見鄭問先生來到台灣台北。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洽談第二年即將開始的連載。
    那是我第一次來到台北。我仍記得我把圓山大飯店當作具有代表性的中式高挑建築,當時街上還有緊鄰密接的看板,擁擠的街道上充滿著難以計數的摩托車。對於那時內心興奮的感覺,我仍記憶猶新。
    「如果,支配世界的不是歐美而是亞洲,那麼全世界搞不好都是這番景象吧――?」
    台北的街景,對我而言,與現實世界全然不同,彷彿是個可以看到未來世界的城市。這樣的城市,對我來說,是心裡狂跳不已的如夢世界。
    「一如汙泥中綻放的蓮花,絕美、高潔、強而有力。」
    那時,剛好有機會在講談社的社報介紹鄭問先生,我是這樣描述這位傑出的漫畫家的。「汙泥」這樣的用詞,現在想想實在是相當失禮的用詞,我為此要致上萬分歉意。但在當時的台灣漫畫界,蜂擁而入無版權的日本翻譯漫畫,無論是出版社、還是漫畫家,無不陷入苦戰之中。尤其當時台灣並未加入《伯恩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公約》,也未加入《世界版權公約》,因此那些出版品都不算違法,任誰都束手無策。
    在這樣的情況下,突然出現鄭問先生這樣具有傑出才能的漫畫家,對我來說,就彷彿是被當頭棒喝一樣,帶來巨大的衝擊。若稱日本漫畫家圖畫得好,基本上就是指這位漫畫家在寫實方面有精湛的技巧。可是,鄭問先生的筆力,早就遠遠超過寫實精湛這樣的讚譽,幾乎已觸及藝術的最高境界。最為頂尖的漫畫家並未出現在盛極一時的日本漫畫界,反而是出現在環境窘迫的台灣漫畫界。
    一九九○年的一月,漫畫雜誌《早安》開始華麗連載鄭問的《東周英雄傳》。在連載之前,公司要我策畫幾期的預告頁,對於要以怎樣的詞彙介紹這部驚世鉅作,我實在想破頭。最後,以下面這兩句話來作了兩期的預告。
    「亞洲.原創」
    「燃燒亞洲人的熱血」
    我堅信鄭問先生的才能,早已超越台灣與日本這樣的國界之別,他會是今後代表亞洲的作家,畫出給全世界看的作品。
    一如所料,《東周英雄傳》在日本獲得極大的成功。他的才能,別說是漫畫讀者,也為日本漫畫家們帶來極大的震撼。一九九一年,鄭問先生還獲頒日本漫畫家協會的優秀賞。我個人也親耳聽到很多日本漫畫家大力誇讚鄭問先生的作品。他在連載作品的期間,我因擔任執行編輯,因此能比任何人都還早就拜讀剛出爐的作品,品嘗到人間最高的幸福況味。
    可是,那時我還是相當菜的漫畫編輯。不,應該說是個無能之人吧!我沒有把具備如此稀有才能的漫畫家推廣到全世界。之後,雜誌在總編輯換人後,改變了編輯方針,決定停用所有的海外作家。過去一直是由我們兩人一起出版傑出作品的情況,與鄭問先生一起工作的如夢時光,就這樣嘎然而止。
    在鄭問先生過世之前的幾年,我曾前往中國珠海與他相見,那時他從事遊戲藝術的相關工作。鄭問先生對什麼都做不了的我,還是如同以往地親切相待,招待我到他所喜歡且菜色極佳的海鮮料理餐廳一敘。因此我才有機會與他時隔多年又再次長談。
    「您還有畫漫畫的想法嗎?」
    我忍不住問了鄭問先生。雖然遊戲插畫的工作非常有趣,但是想到鄭問先生放棄漫畫家的生涯,我就不免傷懷。他對這個問題,是這樣回答的。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畫漫畫。」
    他對漫畫的熱情並未消失,他仍有滿腔的熱情。我知道是我沒有充分推廣他卓越的才華,導致鄭問先生未獲合理的榮譽與評價,在萬不得已下中斷了畫漫畫的工作。我那時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一定還能與鄭問先生一起工作,我深自期許自己下次一定要把鄭問先生的才能推廣給全世界知道,隨後離開了珠海。而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鄭問先生。
    毫無疑問,鄭問先生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亞洲漫畫家,他空前絕後的才華能夠帶領亞洲漫畫向前邁進。他的出現,激發了王欣太、井上雄彥這幾位日本漫畫界能手,並對中國的陸明、Benjamin,以及韓國的Boichi等亞洲各國知名漫畫家帶來啟發,並對歐美多數漫畫家造成巨大影響。

    我訪問台北時所幻想的世界――
    一個由亞洲文化支配的未來世界,在數年之後,透過鄭問先生的「神之手」具體而微地出版於世。
    這部作品,就是《深邃美麗的亞細亞》

     


  • 最近審美觀念慢慢的改變了,特別喜歡有點笨、有點拙的東西,因為剝出了表象,我呈現的本質才是最吸引我的興趣所在。
    同樣的,在深邃美麗的亞細亞裡,我最喜歡的人就是潰爛王,他的生活很簡單對物質的要求也不高,人也長得不帥,卻有著性足自雄的豐富內涵,因此我很高興創造出這樣的一個漂亮角色。
    在現實生活裡,我也有像潰爛王這種類型的畫家朋友,但因是真實人物,總無法像漫畫人物的灑脫啊!而潰爛王這種不貪、不求、無慾的人要是多了,人類的科技文明是不是會像現在這麼發達?我想不會。但是環境的公害鐵定也不會像現在這麼糟糕。
    一九九四年五月鄭問寫於新店
  • No.3
    第14話  蛇郎君(我是壞人,可是我很忠實)
    第15話  潰爛王(隱世紅塵)
    第16話  魔渡有緣人
    第17話  悔恨一千年
    第18話  痛苦女
    第19話  我是神


    後記  看見鄭問──新泰幸

  • 【看見鄭問】

    燃燒亞洲人的熱血
    ──新泰幸(日本講談社《早安》雜誌前副總編輯、現任《YOUNG MAGAZINE》副總編輯)

    一九八九年,我為了見鄭問先生來到台灣台北。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洽談第二年即將開始的連載。
    那是我第一次來到台北。我仍記得我把圓山大飯店當作具有代表性的中式高挑建築,當時街上還有緊鄰密接的看板,擁擠的街道上充滿著難以計數的摩托車。對於那時內心興奮的感覺,我仍記憶猶新。
    「如果,支配世界的不是歐美而是亞洲,那麼全世界搞不好都是這番景象吧――?」
    台北的街景,對我而言,與現實世界全然不同,彷彿是個可以看到未來世界的城市。這樣的城市,對我來說,是心裡狂跳不已的如夢世界。
    「一如汙泥中綻放的蓮花,絕美、高潔、強而有力。」
    那時,剛好有機會在講談社的社報介紹鄭問先生,我是這樣描述這位傑出的漫畫家的。「汙泥」這樣的用詞,現在想想實在是相當失禮的用詞,我為此要致上萬分歉意。但在當時的台灣漫畫界,蜂擁而入無版權的日本翻譯漫畫,無論是出版社、還是漫畫家,無不陷入苦戰之中。尤其當時台灣並未加入《伯恩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公約》,也未加入《世界版權公約》,因此那些出版品都不算違法,任誰都束手無策。
    在這樣的情況下,突然出現鄭問先生這樣具有傑出才能的漫畫家,對我來說,就彷彿是被當頭棒喝一樣,帶來巨大的衝擊。若稱日本漫畫家圖畫得好,基本上就是指這位漫畫家在寫實方面有精湛的技巧。可是,鄭問先生的筆力,早就遠遠超過寫實精湛這樣的讚譽,幾乎已觸及藝術的最高境界。最為頂尖的漫畫家並未出現在盛極一時的日本漫畫界,反而是出現在環境窘迫的台灣漫畫界。
    一九九○年的一月,漫畫雜誌《早安》開始華麗連載鄭問的《東周英雄傳》。在連載之前,公司要我策畫幾期的預告頁,對於要以怎樣的詞彙介紹這部驚世鉅作,我實在想破頭。最後,以下面這兩句話來作了兩期的預告。
    「亞洲.原創」
    「燃燒亞洲人的熱血」
    我堅信鄭問先生的才能,早已超越台灣與日本這樣的國界之別,他會是今後代表亞洲的作家,畫出給全世界看的作品。
    一如所料,《東周英雄傳》在日本獲得極大的成功。他的才能,別說是漫畫讀者,也為日本漫畫家們帶來極大的震撼。一九九一年,鄭問先生還獲頒日本漫畫家協會的優秀賞。我個人也親耳聽到很多日本漫畫家大力誇讚鄭問先生的作品。他在連載作品的期間,我因擔任執行編輯,因此能比任何人都還早就拜讀剛出爐的作品,品嘗到人間最高的幸福況味。
    可是,那時我還是相當菜的漫畫編輯。不,應該說是個無能之人吧!我沒有把具備如此稀有才能的漫畫家推廣到全世界。之後,雜誌在總編輯換人後,改變了編輯方針,決定停用所有的海外作家。過去一直是由我們兩人一起出版傑出作品的情況,與鄭問先生一起工作的如夢時光,就這樣嘎然而止。
    在鄭問先生過世之前的幾年,我曾前往中國珠海與他相見,那時他從事遊戲藝術的相關工作。鄭問先生對什麼都做不了的我,還是如同以往地親切相待,招待我到他所喜歡且菜色極佳的海鮮料理餐廳一敘。因此我才有機會與他時隔多年又再次長談。
    「您還有畫漫畫的想法嗎?」
    我忍不住問了鄭問先生。雖然遊戲插畫的工作非常有趣,但是想到鄭問先生放棄漫畫家的生涯,我就不免傷懷。他對這個問題,是這樣回答的。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畫漫畫。」
    他對漫畫的熱情並未消失,他仍有滿腔的熱情。我知道是我沒有充分推廣他卓越的才華,導致鄭問先生未獲合理的榮譽與評價,在萬不得已下中斷了畫漫畫的工作。我那時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一定還能與鄭問先生一起工作,我深自期許自己下次一定要把鄭問先生的才能推廣給全世界知道,隨後離開了珠海。而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鄭問先生。
    毫無疑問,鄭問先生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亞洲漫畫家,他空前絕後的才華能夠帶領亞洲漫畫向前邁進。他的出現,激發了王欣太、井上雄彥這幾位日本漫畫界能手,並對中國的陸明、Benjamin,以及韓國的Boichi等亞洲各國知名漫畫家帶來啟發,並對歐美多數漫畫家造成巨大影響。

    我訪問台北時所幻想的世界――
    一個由亞洲文化支配的未來世界,在數年之後,透過鄭問先生的「神之手」具體而微地出版於世。
    這部作品,就是《深邃美麗的亞細亞》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