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浮生知星辰(下)(簡體書)
浮生知星辰(下)(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 7514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浮生知星辰
    人氣治癒作家 北傾 暖愛之作
    《花火》重磅連載
    美好的宋星辰與蘇清澈的浪漫結局

    心有春風,才能四季溫暖如春。
    從今以後,她便是他這一生的責任。

    兩心相許,又遭遇信任危機?
    他決定了要留在身邊的人,哪會准許她離開一步。

    “宋星辰,你就是我給自己找的生命裡的禮物。”
    “蘇清澈,我的世界,徹底為了你而落幕。”

    風華絕代的蘇清澈為贏得宋星辰父母的認可真是煞費苦心,
    二人雖然時不時互相嫌棄,卻也情深意濃。
    恰在彼此的感情將要昇華之際,
    蘇清澈“初戀”的回歸動搖了宋星辰的自信。

    第1次感到慌張的蘇清澈將如何安撫倔強的宋星辰?
    相愛相殺的情人又如何以身抵債?

  • 北傾

    人氣作家,熱愛旅行和美食,有點小懶,對感興趣的事格外執著,性格軟萌又溫暖。
    擅長溫馨治癒系的文字,文風暖甜而清新,細微處下筆如點睛,每一個精彩的情節,每一個重要的轉折,都如精火慢燉般讓人品出個中滋味。
    已出版作品:《好想和你在一起》、《竹馬鑲青梅》、《徐徐念之》、《搖歡》等。

  • Chapter 1.時光盜不走的愛人

    Chapter 2.心有春風

    Chapter 3.信任危機

    Chapter 4.“嫁給我,好不好?”

    Chapter 5.如願以償

    Chapter 6.“老婆,我們回去吧?”

    Chapter 7.“自己生一個?”

    Chapter 8.全部的溫情

    Chapter 9.“蘇團長,注意胎教。”

    Chapter 10.浮生知星辰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番外五

  • Chapter 1.時光盜不走的愛人
    01

    宋星辰是在一片晨光中醒來的,窗戶微微開著,拂過來的風似乎都帶了陽光的味道。

    她剛吃完他昨晚煮的皮蛋瘦肉粥,電話就響了起來。

    蘇清澈也剛好到部隊,見她乖乖地醒來,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宋星辰把粥盛到了保溫杯裡,拎著去醫院看奶奶了。

    宋爸爸正推著宋奶奶在樓下的花園曬太陽,見她匆匆地奔上去,趕緊叫住了她,斥道:“怎麼毛毛躁躁的。”

    宋星辰揚了揚手裡的保溫杯,說:“奶奶,我給你帶了皮蛋瘦肉粥,我們吃點好不好?”

    “清澈做的吧?”宋奶奶嬌嗔地看了宋爸爸一眼,這個動作由她做起來格外有喜感,“你來晚了,清澈一大早就來過了,把粥放下就趕去部隊了。這孩子比你爸有心多了。”

    宋星辰看了一眼她爸爸那不好看的臉色,忍了忍最後還是沒忍住,笑出聲來,被她爸爸一瞪立馬又老實了。

    等她爸爸上樓去了,宋星辰才摸出手機給蘇團長發信息:“蘇團長,你這麼直接挑釁我爸不怕被打壓得更厲害嗎?”

    蘇團長大概是正在忙,好久才回了信息:“我都是要給你爸當兒子的人了,趁現在還能造反當然要利用機會表現一下。”

    宋星辰樂不可支。

    “跟清澈發短信呢?”宋奶奶看了宋星辰一眼,牽著她的手讓她走到自己的跟前,“其實我這身子我也知道,你爸爸讓我做手術,我想了一晚上,為了我的星辰我也打算試一試。”

    宋星辰柔順地在奶奶的座椅前蹲下身來,把她乾枯的手握進掌心裡,說:“奶奶,我只想你好好的。”

    “我知道。”宋奶奶笑了笑,揉了揉她的頭髮。宋星辰就像回到小時候,伏在奶奶的膝上曬太陽一樣。

    宋奶奶的眼神似乎是透過宋星辰看向了更遠的地方,半晌才輕歎了一口氣,說:“我怕等不及看你嫁作人妻了,星辰。”

    宋星辰就著這個姿勢把臉埋進宋奶奶的掌心裡,很溫暖的掌心,她卻控制不住地抽泣出聲:“奶奶。”

    “不哭,哭什麼啊。”宋奶奶彎著嘴角笑道,“我活了這麼大把年紀,替自己活的,替我那已經去世的老頭子活的,都夠了。雖然有放不下的,可也該走了。”

    宋星辰不說話,只是咬著唇,心裡像是有一隻蟄伏已久的怪獸,猛然蘇醒在她的心口掀起大風大浪,一下下打得她生疼。

    “其實沒什麼,人固有一死。你那麼大也該懂事了,要多開解你爸爸,他這個人認死理,固執得不行。”說話間,宋奶奶轉頭看著伏在膝上的宋星辰,抬手給她擦了擦眼淚。

    “有些人不在了,你會覺得活著都是種痛苦,索然無味。”宋奶奶一頓,緩緩笑了起來,“星辰,不論我什麼時候走,你都不要難過,我只是去找你爺爺了。”

    宋星辰的確沒法理解這種深埋心裡幾十年的感情,那種已經融入骨血和自己成為一體的愛情太沉重,她還沒有資格去領受。

    不過她知道奶奶為什麼要趁著爸爸不在的時候跟她說這些,誰能比自己更瞭解自己的身體,奶奶的身體狀況其實很差了,但現在唯有最後放手一搏,進行最後一場手術了。

    手術都有風險,尤其是奶奶這種風中殘燭一般的身體,上了手術臺下不來的可能性很高。

    爸爸和奶奶的感情很深,最不愛聽奶奶說這些喪氣話,但是宋星辰能聽懂,她知道,奶奶是真的想爺爺了。

    韓瀟璃是下午來的電話,她昨晚打完電話之後立刻就訂了飛機票回來,連行李都來不及放,就直接到了醫院裡。

    奶奶正在休息,宋星辰就開車先送她回去。

    韓瀟璃一路上都閉口不說話,等宋星辰把她送到家門口時,她才一個轉身把宋星辰緊緊地抱住:“星辰。”

    宋星辰被她這個動作弄得措手不及,說:“怎麼了啊?受委屈了?”

    韓瀟璃一邊感慨宋星辰無論何時在她面前都是一副禦姐樣,一邊可憐兮兮地抹了把眼淚,說:“你別這樣啊,弄得好像我在唱獨角戲一樣,你難過的時候哭一下會死嗎!”

    “我什麼時候難過了!”宋星辰拍了拍她的背,說,“行了啊,我才是當事人,能別搶我風頭嗎?”

    “我這不是愧疚嗎?”韓瀟璃鬆開她,一雙黑亮亮的眼睛看著她,“真的,你要是想哭就到我懷裡來,我都沒見你哭過,太不甘心了!”

    宋星辰扯了扯嘴角,眼神卻暗淡下來:“我沒事,你犯得著直接飛回來嗎?小心導演不給你發工資,你回去抱著伯父伯母哭去吧。”

    韓瀟璃挽著她的手又緊了一下,說:“明天再去看你,我昨晚一夜沒睡,只顧著擔心你了。”

    說不感動是假的,宋星辰覺得胸口像被什麼填得滿滿的,要溢出來一般,眼眶也微微地濕了:“有時候流過一次淚就沒必要再哭了,雖然一想起來就挺難受的,但好歹奶奶還在我身邊,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生命中總是會有一些人離開,或者留下來。

    我們無法左右他們的決定,也無法決定他們的生活,更無法阻攔他們的離去。

    能做的無非是盡力,就像蘇清澈說的,很多事情盡力就好,以後想起來,至少自己曾經是努力過的,哪怕遺憾,也會釋懷了。

    更何況生老病死呢,留不住的人強留下來也是一種痛苦。

    蘇清澈和她說的,以及宋奶奶對她說的,都是這個意思。

     

    回去的時候宋爸爸和宋媽媽都在,正陪著宋奶奶看戲劇。滿屋子的咿咿呀呀聲,但此刻宋星辰聽來分外溫暖。

    最近宋奶奶的食欲越來越不好,有時候僅僅是一碗清粥都吃不下,今天興致來了說要吃餃子,宋星辰把食材弄好特意帶到醫院來讓宋奶奶一起包。

    宋星辰對這些一竅不通,偶爾嘗試下也是沒包幾個就落荒而逃。

    此刻一家人坐下來,說說笑笑,感覺已到了春節,他們並不是在病房裡,而是在家過年。

    想起去年的春節,奶奶和媽媽在廚房包餃子,她捧著手機玩遊戲。屋子裡暖氣充足,她盤腿坐在沙發上偶爾張望下廚房,卻從未想過今年的春節也許就少了一個人——

    一個看著她慢慢長大,自己卻漸漸老去,終於要離開的人。

    宋奶奶對包餃子、包餛飩很有一手,不僅速度快而且樣子也好看,宋星辰坐在她邊上慢慢地學。電視裡傳來的依然是那戲曲的聲音,宋星辰的心裡如去年春節那晚一般,滿滿的,熱乎乎的。

    “星辰,我要是有個萬一,就沒法再教我的學生畫畫了,你是我親自教大的,反正也閑著,幫我帶帶他們吧。我要是一走,這個學校就沒有美術老師了。”宋奶奶把餃子放到碟子裡,側頭看了星辰一眼。

    這個姑娘從小在她的身邊長大,如今亭亭玉立,想不感歎時光荏苒都不行。

    宋星辰想了想,點了點頭,說:“好。”

    奶奶自打爺爺去世之後就調職去了離家最近的中學教語文,後來那裡缺美術老師,她就兼職再教美術。宋星辰的美術都是奶奶一手教的,家裡最多的應該就是爺爺的畫像了,全部被奶奶保管好放在箱子裡。

    那麼薄的紙,承載著奶奶無數的思念,慢慢地,那箱子連爸爸都抱不起來了,就擱在奶奶的床前當床頭櫃用。

     

    宋星辰的淘寶店已經有好幾日沒顧得上了,今晚宋爸爸守夜,她就開了車回去。

    蘇團長回來的時候,她正在一堆的情趣用品中寫訂單。

    他拉開門,就看見宋星辰蹲在地上,一雙霧濛濛的眼睛有些懵懂地看著他,說:“你怎麼走路那麼輕啊,我還以為進賊了。”

    蘇團長挑了挑眉,笑了起來,說:“哪家的賊那麼不長眼,進首長家偷東西?”

    “你不就是麼!”她把東西打包好全部裝進快遞箱子裡,這才揉了揉酸疼的腿站起身來。

    蘇清澈就在她身側,見她腿又麻了,微俯下身子把她橫抱起來,往客廳走,說:“我是個有格調的小偷。不偷東西,我偷人。”

    宋星辰挽著他的肩就笑出聲來,笑著笑著就想起了什麼,緊緊地摟住蘇團長的脖子。

    蘇清澈一頓,看向她,問道:“怎麼了?”

    “我們結婚吧,就明天。”

     

    02

    她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直都是看著蘇清澈的,在燈光下那眼底細細碎碎的光聚攏成流光,閃閃發亮。

    他也只是一頓,沒說好也沒說不好,抱著她坐在了沙發上,細緻地給她捏了捏腿,問:“還麻不麻?”

    宋星辰卻只是盯著他,見他這麼一抬起頭來,她乾脆捧住他的臉,不讓他有逃避的機會,說:“我說我們結婚!”

    蘇清澈的目光一閃,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問:“為什麼?”

    “想結婚了。”她這麼回答。

    “宋同志,你很不理智。”他微屈了手指在她的腦門上輕輕一彈,“你是自己說,還是我一句句地問出來?”

    宋星辰頓時蔫了,噘著嘴氣惱地瞪了他一眼,說?:“我都求婚了,你就不能頭腦一時發熱答應我啊?這麼理智,是不是你對我的感情都是假的?”

    蘇團長原本還打算拿話逗她,等聽完她最後一句話,他嘴角的笑意也在瞬間收斂得乾乾淨淨。

    他瞬間變得那麼嚴肅,宋星辰就有點心慌了,心裡跟有誰在敲鼓一樣,一下下地打著節拍,然後越來越快,越來越急促。

    蘇清澈蹙眉看了她好一會兒,才無奈地輕歎了口氣,說:“求婚這事應該由我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