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第十七部:螢火卷
陰陽師第十七部:螢火卷
  • 系列名:繆思系列
  • ISBN13:9789863594871
  • 出版社:木馬文化
  • 作者:夢枕獏
  • 譯者:茂呂美耶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0cm*14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1/10
  • 中國圖書分類:特種文學
  • 促銷優惠:特殊書展B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 79237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得獎作品
  • 日本長銷30年,狂銷6,000,000冊!
    最新的《陰陽師》故事!你沒讀過的安倍晴明!

    *系列作品獲日本《達文西雜誌》讀者票選第一名!
    *日本文化達人 茂呂美耶 傾心翻譯.推薦

    ~因為看不見,因為看不得,人活在這世上才有喜悅,才有悲傷。~

    「所謂占卜,取決於有生命的人的內心感情。」
    「有生命的人?」
    「就是取決於人心的變化。若要再說簡單一點,應該是取決於咒吧……」

    櫻花盛開且即將飄落之時,大地猛力搖晃,皇宮竟傳來皇上陷入彌留的惡訊,而唯一的解法竟是雙生針!喜歡仰望天空的忠輔大人,越來越憂愁、不敢開口多言,因為就連他的自言自語,都會成為事實,致人於死!深山,半夜三更時分,絃持續不停地彈著琵琶,琴聲已亂,手指也破皮、流出鮮血,她是否能換得與死去的丈夫一見……

    【目錄】

    ‧雙生針
    ‧仰望中納言
    ‧山神的貢品
    ‧往生筏子
    ‧度南國往返
    ‧荊棘眼的中納言
    ‧佇立在花下的女子
    ‧屏風道士
    ‧產養磐

    重要事件:
    ★《陰陽師》系列在台灣問世十五週年,眾所期盼下,最新的《陰陽師》故事登場!
    ★考據嚴謹,細膩華麗,再現最風雅的日本平安時代。
    ★影響力跨足影視、戲劇、電玩,奇幻魅力不朽!

    本書特色:
    ★透過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眼中所看見的世界,總是特別清明。儘管人間處處充斥著苦難,但晴明理解一切的眼神,以及博雅超脫的笛聲,彷彿總能讓一切罪愆獲得救贖……這部作品讓人讀得忘了時空,時而因晴明與博雅逗趣鮮活的對話輕笑出聲,時而沉思人鬼之間孰好孰壞,過癮極了!

    ★一部作品能連載30年,讓讀者口碑相傳、愛不釋手,真的很了不起。
    夢枕獏與自己許下心願:「《陰陽師》是我可以寫到生命最後一刻的作品。」
    伴隨《陰陽師》系列小說十五年的中文譯者茂呂美耶也說:「如果情況允許,我希望能夠一直擔任《陰陽師》系列小說的譯者,更希望在我穿上大紅色背心之後的每個春夏秋冬,仍可以自由自在穿梭於晴明宅邸庭院。」
  • 夢枕獏
    1951年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
    日本東海大學日本文學科畢業;日本SF作家俱樂部會員、文藝家協會會員。
    1977年,於《奇想天外》雜誌發表〈青蛙之死〉而初出文壇;1989年以《吞食上弦月的獅子》榮獲「日本SF大賞」;1998年再以《眾神的山嶺》奪下「柴田鍊三郎賞」。
    高中時「想要出版夢一般的故事」,而以「夢枕獏」為筆名,「獏」指的是那種吃掉惡夢的怪獸。創作三十餘年,除了廣受讀者好評的《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狩獵魔獸》、《餓狼傳》等膾炙人口的系列作品外,更在山岳、冒險、玄怪奇幻小說等領域,讓廣泛讀者深深著迷,成為日本一級人氣作家,也深受台灣讀者喜愛。
    《陰陽師》系列作品二〇〇三年在台灣出版上市後,占據各大書店文學類暢銷榜,廣受各界追捧,口碑相傳至今,是最受讀者歡迎的經典奇幻文學。



    茂呂美耶(Moro Miya)
    日本埼玉縣人,生於台灣高雄市,國中畢業後返日。1986年起在中國鄭州大學留學兩年。網路暱稱Miya,愛與讀者閒話家常日本文化,深受華文讀者愛戴,並建立起日本文化與華文世界的橋樑。
    著作:《物語日本:劍客、忍者、幽怪談》《明治日本》《大正日本》《戰國日本》《戰國日本Ⅱ:敗者的美學》《歐卡桑的尖嘴兒子》《乙男蟻女》【字解日本】《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漢字日本》《大奧日本》。
    譯作:【半七捕物帳】【陰陽師】《虞美人草》《扮鬼臉》《本所深川不可思議草紙》。
    監修:《白髮鬼談》《青蛙堂鬼談》《鰻男鬼談》【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陰陽師》漫畫版。

     

  • 【內容連載】

    仰望中納言

    螢火蟲在飛舞。
    那些看似黃色,又看似稍微帶點綠色的神祕色彩亮光,嘩、嘩地忽明忽滅,飄浮在黑夜半空。
    亮光猶如飄忽不定的人心,一會兒輕飄飄地飛到彼處,一會兒又飛到此處。
    這是個無風日子。
    黑暗中散發著濃郁的樹木香味。
    空氣中似乎還飄蕩著另一種異乎樹木香的螢火蟲的香味。雖說即便捕獲螢火蟲,再將鼻子湊近手掌中的螢火蟲,其實也聞不出任何特殊氣味,可是,在半空飛舞的螢火蟲,似乎會散發出一種只能形容其為螢火蟲香的味道。
    此刻是梅雨暫停,難得降臨的片晌晴天——星光在沒有雲朵的夜空,閃閃爍爍。這是個令人心曠神怡的夜晚。
    鴨跖草。
    紫苑。
    以及含苞待放的紅瞿麥。
    將近傍晚才停止的雨,令濡濕的庭院花草,光亮潤澤。
    殘留在草尖上和花瓣末端的每一粒雨滴,均映出星光,看似無數星眼同時在天空和地面閃閃爍爍。
    螢火蟲在其間飛舞。
    「晴明啊,這真是個無以形容的良宵呀。」源博雅將酒杯送至嘴邊說道。
    他啜飲了一口酒,再細細品味地喝下。
    此處是安倍晴明宅邸──
    博雅和晴明端坐在窄廊,正在喝酒。
    四周僅有一盞燈臺,上面點著燈火。
    蜜夜在博雅的空酒盅斟酒。
    空氣清澄明亮,坐在屋簷下仰望天空,可以看到北斗七星。
    織女星。
    牽牛星。
    輦道。
    天津。
    庭院水池的水面,也映照著每一顆星眼。
    螢火蟲亮光之一,高高飛起,懸浮在星空中。
    「喏,晴明啊。」博雅的眼光追著那隻螢火蟲,開口說。
    「怎麼了?博雅。」
    晴明身上的白色狩衣,也帶著若干濕氣,比平時略微沉重。
    「我們透過觀察天空的星辰,來推斷我們人類的吉凶禍福,這裡頭到底有何種天地奧祕在起作用呢?」
    「喔,原來是這個……」
    聽了博雅的提問,晴明面泛微笑。
    「我可以理解你想將天地奧祕與人心奧祕繫結在一起的心情,不過,所謂星辰,就如你看到的那般,只是單純存在於天空而已。」
    「啊?」
    「比方說……」晴明望向庭院,「那邊有踏腳石。」
    「嗯。」
    「不但會長出草叢,花朵綻放,也會長出松樹。」
    「嗯。」
    「接著,草叢上凝結著露水,螢火蟲在其上飛舞。」
    「唔,嗯。」
    「這一切,都是自然界的現象。有石子,有草叢,有花朵,螢火蟲在飛舞。這些現象,和星辰在天空閃閃發光的現象,其實道理都一樣。」
    「所以我才在問你,到底怎麼樣?」
    「不怎麼樣。兩者都一樣。我是說,倘若星辰可以占卜人類的吉凶禍福,那麼,隨處可見的石子和野花,也同樣可以用來占卜人類的吉凶禍福……」
    「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所謂占卜,取決於有生命的人的內心感情。」
    「有生命的人?」
    「就是取決於人心的變化。若要再說簡單一點,應該是取決於咒吧……」
    「你是說,咒?」
    「正是。」
    「晴明,我怎麼覺得,我好像又聽得渾渾噩噩了。只要你一提起咒,事情就會變得更加複雜。」
    「一點都不複雜。」晴明笑道,隨即又恢復一本正經的表情,「對了,我想起一件有關星辰的事……」
    「星辰的事?」
    「嗯。老實說,我剛才忘了向你提起一件事,今天晚上,藤原忠輔大人將微服私行來這裡。」
    「你說的藤原忠輔大人,是那位……」
    「正是那位仰望中納言大人。」晴明說,「我已經讓來人轉告,說今天晚上你……源博雅大人將光臨舍下,倘若大人不在意,隨時歡迎大駕光臨。所以,你若不介意,我們就一起傾聽大人的來意,怎樣?」
    「我當然不介意。」
    「那麼,就這麼決定。」
    晴明說畢,以紅脣啜飲了一口自己斟在酒盅裡的酒。

    中納言藤原忠輔──
    年近花甲。
    打從年少時,他便很喜歡仰望天空。
    每逢空閒無事時,總是在仰望天空。
    有時,即便有事正在和其他人談話,他也會抬頭仰望天空。
    不問白天或夜晚。
    據說,他連在值夜班的日子,也曾終夜不寢,一直站在屋簷下仰望天空直至清晨。
    藤原忠輔似乎特別喜歡觀測天空。
    由於忠輔總是在仰望天空,人們便稱他為「仰望中納言」。
    基於此事,他經常受人奚落。
    「怎麼了?難道有什麼東西降落在天空嗎?」
    「難道星辰上住著美貌女官?」
    然而,無論他人說什麼,忠輔都只是笑嘻嘻地答說「是、是……」,依舊屢屢仰望天空。
    某天夜晚──
    當時忠輔仍是中右辨職位,有一次值夜班時,他站在窄廊仰望天空。
    那晚空氣清澄,有不計其數的星辰在上空閃閃爍爍。
    此時,住在小一条的左大將濟政恰巧路過。
    「此時此刻,天上是不是出現了什麼重大事件的前兆呢?」濟政開口如此問。
    每逢忠輔仰望天空時,濟政有事沒事就經常過來嘲弄忠輔,忠輔對他一直不懷好感。
    「不,不,倘若此時此刻天上出現了侵犯大將的星辰,我想應該會是某種重大事件的前兆,所以正在觀測星辰。」忠輔情不自禁地如此作答。
    這句話顯然令左大將濟政感到很掃興,不過,濟政明白先開口戲弄忠輔的人是自己,也明白忠輔說的話只是戲言。
    「那真是,那真是……」
    濟政只能苦笑著走開,之後,過了不久,濟政竟因染病而離開人世。
    雖說只是一句開玩笑的話,但忠輔聽聞噩耗後,心情相當沮喪。
    有關那天夜晚的事,濟政於生前大概曾向四周人說:
    「哎呀,哎呀,我昨晚向忠輔搭話時,他向我說出這種話。」
    濟政過世後,此事經眾口相傳,為人們所共知,甚至謠言紛飛,說濟政的死或許是忠輔的責任。那以後,便沒有人會再向仰望天空的忠輔搭話。
    這件事發生於五年前。
    正是那個忠輔,將於今晚登門造訪。

    「坦白說,我真的一籌莫展。」
    忠輔進門後,剛在窄廊坐下便開口如此說。
    他的頭髮已經完全發白,皺紋中看似積存著疲憊。
    忠輔單獨一人前來,身邊只帶著侍童和趕牛隨從。
    侍童和趕牛隨從守在牛車一旁,待在停車場靜待忠輔完事,因此窄廊只有晴明、博雅、忠輔三人,以及式神蜜夜。
    為了避人眼目,忠輔很晚才來。
    「能不能請大人出手救救我?」忠輔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晴明問。
    「喔,這個,我也不知道該從何處說起,我甚至猶豫不定,不知道能不能向大人說清楚我目前的困境。」
    接著,忠輔幾次欲言又止,他似乎找不到適合的表達言詞,張開的口發不出聲音。
    「縱使內容會繞圈子,我想,您還是按照順序從最初說起,這樣可能比較好……」
    聽晴明如此說,忠輔總算開口。
    「那麼,我就從最初說起。晴明大人,您可曾聽說過一直以來始終環繞在我身邊的那些流言蜚語?」
    「如果您說的是與濟政大人有關的那件重大事,我確實聽說過。」
    「太好了。」
    忠輔用袖子擦拭額頭的汗,繼續說:
    「既然如此,我應該可以省略不少圈子。我老實向您說,其實,同樣的事不僅那件。」
    「不僅那件?」
    「是。其他還有幾件我說過的話都變成事實的例子。」
    「是嗎……」
    「我先說說兩位大人已經知曉的事,濟政大人過世後,同一年,又發生了藤原正俊大人因落馬而過世的事,這件事跟濟政大人那件事一樣。第二年,也就是四年前的夏天,發生了雷神擊中朱雀門,引起大火,燒掉朱雀門的事,這事也一樣……」
    「為什麼?」
    「這些事,都是我在夜晚仰望天空時,自言自語說出的話,結果都於日後成為事實。」
    「確實是這樣嗎?」
    「是。拿正俊大人的例子來說,自從發生過濟政大人那件事後,我一直耿耿於懷,我認為,不可能因為我說了某些話,那些話便會於日後成為事實,因而我就試著喃喃說了一句,『如果正俊大人自馬背摔落,我就相信……』,萬萬沒想到,五天後,我說的話真的成為事實……」
    「竟然有這種事……」博雅大喊。
    「至於朱雀門那件事,是四年前的夏天,那時每天都落下疾雷,我不由自主地說出,萬一明天又落雷,燒毀了朱雀門,可就不得了,結果第二天真的發生了那種事。」
    「您是說,除了這些例子,還有其他類似例子?」
    「是。例如我說明天會放晴,或某人因有事會趕不上約定時刻等,雖然都是這類小事,但只要我說出口,通常都會成為事實……」
    (未完)

     

  • ★日本長銷30年,狂銷6,000,000冊!
    ★日本《達文西雜誌》讀者票選第一名!
    ★茂呂美耶,伴隨《陰陽師》系列小說十五年有感——這部系列小說的主要成分是「借妖鬼話人心」,講述的是善變的人心,無常的人生。
    ★夢枕貘--作家生涯四十週年,獲「菊池寬獎」及「日本推理文學大賞」榮耀,表彰他對文學的長期耕耘。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