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秘境東京藝大:天才們的渾沌日常
最後的秘境東京藝大:天才們的渾沌日常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 79284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一出版便榮登
    Amazon.JP人文藝術類別TOP1之話題書!
    日本全國書店「銷售第一」捷報頻傳!
    短短三個月,銷量突破10萬冊!
    好評不斷,緊急再刷,供不應求!




    【專文推薦】
    林唯哲 | NIBUNNO&選選研 負責人 

    【專業推薦】
    劉錫權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教授 
    盧文雅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音樂學系系主任
    焦元溥 | 倫敦國王學院音樂學博士
    王建揚 | 新銳人氣藝術家 
    霧室 |金蝶獎得主.設計工作室 


    誰說藝術不能當飯吃?
    畢業沒頭路才是贏家的東京藝大!
    入學考試競爭率是東大的3倍!
    畢業後,一堆天才下落不明?

    日本最高藝術學府,完全顛覆了人生勝利組的傳統定義──
    「一流大學畢業、一流公司上班、順利做到退休」?

    潛入充滿謎團的「藝術界東大」,
    鬼才們令人費解的每一天,前所未聞的探險。


    這群人,可不是簡單的角色。
    畢業後順利找到固定工作的人,被歸類為「敗組」,
    真正的勝組,則是過半數「下落不明」的人。


    以才華定勝負的入學考,突破這道難關的天才們,可不是泛泛之輩!

    潛入「藝術家之卵」們的樂園,前所未見,
    一處不漏地,踏遍東京藝大所有學系的探訪記。

     「為了入學考試而練壞肩膀……」媲美運動選手的激烈練習。
     入學考試題目是「請畫人」,只是時間為二天。
     傳說中釣了隔壁上野動物園企鵝的勇者,真的存在嗎?
     遇見把胸罩當面具,貼著愛心胸貼,追求極致之美的學生!
     藝大有靠吹口哨錄取的「世界冠軍」,真的假的?
     骨骼歪了才能獨當一面?練就配合樂器的身體很重要。


    【書名的意義】
    日本殘存的最後秘境,就隱藏在東京的正中央。走進上野森林的深處,探入東京藝術大學的正門,會發現那是一座將生命奉獻於藝術的「藝術家之卵」們棲息的樂園。即使是天才,從藝大畢業能夠成為頂尖藝術家或音樂家,也僅是一小部分的人;另一方面,藝大也可以說是「廢才製造大學」。
    而作者訪談了許多在校生與畢業生,大家喜歡藝大的理由,都是建立在「自由」這個基準點上──「自己可以感到很自由」、「周遭的人也可以很自由」。在這裡提供了一種不用在意所謂「正常」為何物的生存形態,而是讓人更接近生命的本質。因此,作者將藝大稱為「最後的秘境」。

    【寫作契機】
    深夜裡用宣紙幫自己取模的妻子;從筷子到烏龜,什麼都做的妻子;輕快地把重到腰快斷的木頭搬來搬去的妻子;把從福利社買的防毒面具丟在廚房的妻子……這一切的源頭就是作者二宮的妻子。被洋溢著濃濃「異世界氣息」所吸引,作家以身為與藝術無緣的普通人,踏進妻子所念的東京藝大,帶領讀者一起撼動概有常識的「秘境探險」。


    說到藝術,像我們這樣的外行人只會想到「感性的世界」,但實際上卻是相當耗體能,以0.1公厘為單位在磨練著技術。而且還是個畢業後,能以此為業的機率只有一小撮的嚴峻世界。
    即使如此,本書中登場的藝大生們並沒有什麼悲壯感,大家都很樂在其中,並且對於自己主修的項目熱情地侃侃而談。例如:巴洛克、設計、三味線、漆藝......等。
    無論東西古今,所有藝術的魅力透過年輕人們的言語,生動地展現出來,讓人感受到藝術是如此地令人炫目。某些意義上來說,甚至超越一些知名藝術家或評論家的言詞。藝大生們就像是剛摘下的新鮮蔬菜一般,雖然不是什麼名牌貨,卻有著高超的新鮮度。
    本書令人歡笑、驚奇與感動,同時它也是一本值得推薦的優秀藝術入門書。


    作者/譯者/編者/繪者簡介 ----作者簡介----

    二宮敦人Atsuto Ninomiya
    1985年出生於東京,一橋大學經濟系畢業。2009年以《驚嘆號》一書出道。透過獨特的觀點和創意,加上周到的取材,創作出許多精彩小說,獲得廣大書迷支持。著有《郵務員 花木瞳子的回顧》、《占卜屋・陽仙堂的統計科學》、《第一月台謎團進站了》、《廢校博物館 Dr.片倉的生物學入門》等多部作品。本書為第一本非虛構作品。


    ----譯者簡介----

    陳妍雯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目前為專職譯者。譯有生活、藝文、社會等領域之書籍與雜誌。

    目錄 前言──最後秘境的探索

    1.秘密潛入不可思議的國度
    排列的雕像與流浪漢們
    歌劇和猩猩的分界線
    美校─創作物品
    妻子手臂肌肉發達的原因
    偷釣上野動物園的企鵝?
    音校─立於舞台之上
    全班遲到vs嚴守時間
    小湯匙、桌子、獎盃都自己做
    生活費每個月五十萬

    2.不是有才能就能入學
    藝術界的東大
    考試弄壞了肩膀
    重考三次也不意外
    考慮「選手生命」而重考
    不看題目有什麼關係
    全音符的筆劃順序怎麼寫?
    沒肌肉的話就會落榜
    用法國號吹四格漫畫

    3.喜歡與討厭
    前牛郎酒店經營者
    教授們的「膠會議」
    持續畫畫四十小時
    討厭鋼琴討厭得不得了
    仁至義盡後,捨棄小提琴
    從貝多芬到諏訪大社
    正因為討厭,才能傳遞的事物

    4.天才們的腦中世界
    口哨世界冠軍
    在交響樂團吹口哨
    認真卻像是在玩
    現代版「東洋愛迪生」
    來自宇宙盡頭的漆
    和過敏當朋友
    天才之所以是天才

    5.時間並非同等流逝
    連智齒都拔不了
    建築系的紙箱屋
    一起住、一起吃、一起睡
    戀愛與作品
    藝術的時間

    6.音樂最重要的事
    不分晝夜無限播放
    赤裸裸的指揮
    自主練習九小時
    為樂器而生的「身體」
    即使雙眼失明,即使斷了隻手
    全體同心呼吸

    7.大佛、耳環、自由女神
    神秘的「金三兄弟」
    研究室裡全是奪命機器
    每天確認貴金屬的市價
    熱氣幾乎要燒了睫毛
    好想離開,卻又無法離開

    8.成為樂器的一部份
    跳躍的打擊樂手
    開頭一個音就要看穿特色
    理想的音色
    樂器版人類圖鑑
    最終兵器「響聲破笛丸」

    9.人生就是一件作品
    假面英雄「胸罩女超人」
    醜八怪令人不快
    小雞雞什麼時候會長出來?
    人生與作品是血脈相連的
    認真的油畫,輕浮的聲樂
    戀愛練習
    幾乎每週都向人示愛
    身體就是樂器
    聲樂不需要麥克風

    10.尖端與本質
    納豆有附醬?沒附醬?
    讓家中降雨
    生出葫蘆?
    從電子作業到砂糖精工
    柏油車、垃圾郵筒
    為何創造廢物?

    11.古典是有生命的
    閃閃發亮的三味線演奏家
    電音和三味線
    讓傳統藝能成為主流文化
    演奏者是考古學家
    名為巴洛克音樂的電擊
    尾端必須得十分美麗

    12. 廢人製造大學?
    半數學生行蹤不明
    藝術是教不來的
    管風琴家庭派對
    廢人製造大學?
    六十多歲的同學
    時時刻刻都在工作
    太過偏離一般的世界

    13.「藝祭」大爆發了!
    手工神轎和吶喊的校長
    站著聽也大排長龍
    校園美女是團體競技?
    午夜的森巴舞和扔人專員

    14.美與音的化學反應
    同班同學只有自己
    為了學佛像而學音樂
    熱賣的歌曲和滯銷的歌曲都寫
    美術與音樂的融合
    因為是藝大

    序/前言 【前言】── 最後秘境的探索

    太太是藝大生

    我的妻子是藝大生。
    我則是作家,專寫驚悚小說及大眾文學。
    現在,妻子正在寫著稿的我旁邊,用木槌不斷地敲著雕刻刀。咚咚咚的大聲響,環繞在這間月租日幣六萬圓的公寓中,無數的木屑四處飛散。書房裡到處都是木頭的碎片,連我的原稿都無一倖免。雖然她把室內搞得像工地現場,不過,卻瀰漫著一股森林般的香氣。
    妻子正在做一只木雕陸龜。大大的腳沉重地踩在木頭地板上,脖子微微傾斜,正往我這裡瞧。
    大小呢,約是比枕頭大兩圈左右,是用一整塊巨大的木頭雕刻出來的,當然也重到難以想像。我們家位在四樓,沒有電梯,所以當妻子要我幫忙搬進家裡時,我還以為腰要斷了。
    妻子站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看著陸龜,不斷點著頭。
    「完成了?」
    我問她。那只陸龜看起來比以前明顯精緻很多。妻子將頭斜靠在我的背上。她的後頸曬得黑黑的,手臂很粗壯。
    「嗯─。不織布……」
    「不織布?」
    「我在想要不要在龜殼上貼不織布。」
    「在龜殼上貼不織布?」
    為什麼?
    「這樣就可以坐了。嗯,很好……」
    可以坐,然後呢? 這有什麼意義嗎?
    我迅速思考了一下。她身為藝術家,身為藝大雕刻系的一員,是否想要表現出什麼,或是對比、隱喻些什麼呢──?
    然而,妻子帶著天真的表情繼續說道:
    「可以坐在烏龜上一定很好玩。」
    沒想到是這種答案。
    大家知道東京藝術大學,簡稱「藝大」這所學校嗎?
    因為我屬於和藝術比較無緣的類型,偶爾去美術館或音樂會時,也只能說出「好像很厲害」、「看不太懂」這種程度的感想而已。
    為什麼我會想要開始調查藝大呢?契機就是我身為藝大在學生的妻子。總而言之,我的妻子十分有趣。

    往身上黏滿宣紙的妻子

    那是在漸入深冬的時節,某天深夜發生的事。那晚我突然醒來,發現妻子不在身邊。而隔壁書房則是點亮了燈,還發出如暴風雨般的聲響。我小心翼翼地偷看了一下,竟然看到不得了的景象。
    妻子把紙黏在臉上,正在用吹風機把紙吹乾。
    我原本以為那是面膜,但其實不是。妻子身邊擺著寫書法用的宣紙,手邊有一罐漿糊,還有一個裝滿水的碗公。
    她用水稀釋漿糊,再用漿糊把宣紙黏在臉上。
    而且不是只有黏一張紙,是重疊了好幾張,所以她整顆頭簡直像是木乃伊一樣。只有眼睛的部分開了個小洞。「被你看到這麼糟糕的樣子了。」她眨著眼睛說。
    神秘事件發生了。
    雖然我很想直接把門關上裝作沒看到,但還是鼓起勇氣開了口:
    「妳在……做什麼?」
    妻子也盯著我看,回答道:
    「做作業……呀。」
    原來是雕刻系的作業,妻子打算做一尊自己的等身大全身雕像。但是用黏土從頭開始做又太辛苦了,可以的話,越簡單越好。於是妻子開始想辦法。
    有什麼方法可以取自己的模型呢?
    如果用石膏取臉部模型的話,好像會窒息而死。她靈光一閃:用紙吧。於是她將暖氣打開,只穿著內衣褲,把宣紙用漿糊像打石膏一樣黏在身體上。等漿糊乾了以後,就可以取得全身的模型了。作業進行得很順利,只不過在取臉部模型時,被我發現了。
    「完成了。」
    妻子把紙模型從臉上剝下來,隨意地放在手邊。看起來簡直就像死亡面具。旁邊還有手臂、腿、腰等已經取好模型的部位們,凌亂地散落在一旁。我的書房好像殺人分屍的兇案現場一樣,圍繞著一股不祥的氣息。
    該怎麼說呢,我大受衝擊。
    無論過去還是未來,我從來沒想過要取自己的模型。不,應該大部分的人都沒想過吧。但是妻子卻取了。而且還認真地思考該怎麼取模,最後在臉上黏滿了宣紙。
    那一刻,我感覺她彷彿是生活在另一個世界的人。

    賣防毒面具的福利社

    從那之後,我經常向妻子問起藝大的事。其實真的不是我想吐嘈,但妻子的回答總是“文不對題”。
    「妳現在在學校做什麼?」
    「鑿子。」
    「啊? ……蚤子?跳蚤嗎?」
    「是工具的鑿子。」
    她說的是用來雕刻木頭或石頭的那種鑿子。我還以為她會回答在雕刻什麼呢……。原來要先從雕刻用的工具開始做起。先敲擊現成的鑿子前端,調整好外型後,再經過燒製等程序,做成自己專用的鑿子。不是去哪裡買好工具就結束了。
    「妳今天還真早。」
    妻子正坐在玄關綁鞋帶。
    「嗯。快要入學考試了,所以大家要一起打掃教室。」
    要用來舉辦入學考試的教室,因為到處放滿了製作中的雕刻品、已完成但直接丟在一旁的作品等,所以必須將它們搬到別的地方。
    「應該很費力吧?」
    「對啊,不過大家一起做的話就很快哦。」
    細問之下,似乎是大家會一起把十幾公斤重的作品一個個往外搬。沒有那種會說「這個人家搬不動啦」的女生。真是太強悍了。
    「那應該很辛苦吧。畢竟有很多大型的作品……」
    「說到這個,學長姊的作品中有一匹很大的馬,我們想把它搬出去,但是太大了出不去。卡在門口了。」
    「……哎? 那,最後怎麼辦?」
    「鋸成兩截搬出去啦。」
    太爽快了。不過在製作之前,難道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嗎?
    「妳在打包什麼?要去旅行嗎?」
    妻子往背包裡不停地塞東西。
    「我明天要去古美研。」
    「古美研?」
    「古代美術研究旅行。兩個星期,住在奈良的宿舍,參觀京都和奈良的佛像。」
    「原來如此,是上課啊。真辛苦……」
    「藝大生的話,特別允許進入一般人禁止進入的寺廟結界,還可以看到平常不對外公開的佛像。」
    「這樣啊……」
    「而且教授和寺方人員會負責解說,旅行結束以後,光看佛像,就可以立刻知道這是哪個時代的什麼樣式哦!」
    「好厲害,我也想去了。」
    連一趟研究旅行,感覺都很不一樣。
    另外還發生過這種事。
    有一天,我在廚房發現一罐罐頭。
    「咦,妳買了鮪魚罐頭嗎?」
    乍看之下像是鮪魚罐頭,仔細一瞧,卻是沒看過的包裝。打開蓋子,裡面緊緊地塞滿了白色的纖維狀物體。用手指一壓,感覺很硬。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正在看書的妻子瞄了我一眼後說:
    「啊,那是防毒面具喲!」
    「防毒面具?」
    「沒錯。」
    請你回想一下防毒面具的樣子。在嘴巴的位置前方是不是有一個圓形的物體?這個鮪魚罐頭就是那個圓圓的部分。它叫做濾毒罐,是用來過濾毒氣的零件,必須定期更換。也就是說,我手中拿著的就是所謂的濾毒罐,裡面塞滿了被過濾掉的毒。
    這太糟糕了。
    我不自覺地鬆了手,鮪魚罐頭形的濾毒罐掉到地板上,發出聲響,揚起了些微塵埃。
    「我還沒用很久,沒關係的啦!」
    妻子笑著將濾毒罐撿起來,一面說「好奇怪的觸感」,還一面用手指按它。住手啊,會中毒而死的!話說別把它放在廚房啊。
    「這是樹脂加工課要用的哦。」
    妻子淡定地說。雕刻系除了木頭、金屬、黏土等,還有操作樹脂的課。樹脂加工時因為會產生毒氣,所以學生們都會購買防毒面具。
    「這東西要去哪裡買啊? 是不是有專賣店?」
    妻子歪了歪頭。
    「沒有啊,福利社買的。」
    藝大的福利社竟然還有賣防毒面具!
    仔細一問,好像還有賣指揮棒之類的東西。我連指揮棒是不是消耗品這件事,都沒有想過。
    任何小事對我來說都很新鮮,總是驚訝個不停。不過,對妻子來說,倒是很困惑。她時常反問我:「這有那麼稀奇嗎?」她所念的大學,似乎充滿了超乎想像的謎團和秘密。

    於是,我決定開始著手調查秘境・藝大。

    書店人員試讀推薦
    (請以6000字以內為限)
  • 二宮敦人Atsuto Ninomiya
    1985年出生於東京,一橋大學經濟系畢業。2009年以《驚嘆號》一書出道。透過獨特的觀點和創意,加上周到的取材,創作出許多精彩小說,獲得廣大書迷支持。著有《郵務員 花木瞳子的回顧》、《占卜屋・陽仙堂的統計科學》、《第一月台謎團進站了》、《廢校博物館 Dr.片倉的生物學入門》等多部作品。本書為第一本非虛構作品。

    譯者簡介
    陳妍雯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目前為專職譯者。譯有生活、藝文、社會等領域之書籍與雜誌。

  • 【前言】── 最後秘境的探索
      
    太太是藝大生

       我的妻子是藝大生。
      我則是作家,專寫驚悚小說及大眾文學。
      現在,妻子正在寫著稿的我旁邊,用木槌不斷地敲著雕刻刀。咚咚咚的大聲響,環繞在這間月租日幣六萬圓的公寓中,無數的木屑四處飛散。書房裡到處都是木頭的碎片,連我的原稿都無一倖免。雖然她把室內搞得像工地現場,不過,卻瀰漫著一股森林般的香氣。
    妻子正在做一只木雕陸龜。大大的腳沉重地踩在木頭地板上,脖子微微傾斜,正往我這裡瞧。
        大小呢,約是比枕頭大兩圈左右,是用一整塊巨大的木頭雕刻出來的,當然也重到難以想像。我們家位在四樓,沒有電梯,所以當妻子要我幫忙搬進家裡時,我還以為腰要斷了。
        妻子站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看著陸龜,不斷點著頭。
        「完成了?」
      我問她。那只陸龜看起來比以前明顯精緻很多。妻子將頭斜靠在我的背上。她的後頸曬得黑黑的,手臂很粗壯。
    「嗯─。不織布……」
    「不織布?」
    「我在想要不要在龜殼上貼不織布。」
    「在龜殼上貼不織布?」
    為什麼?
    「這樣就可以坐了。嗯,很好……」
    可以坐,然後呢? 這有什麼意義嗎?
    我迅速思考了一下。她身為藝術家,身為藝大雕刻系的一員,是否想要表現出什麼,或是對比、隱喻些什麼呢──?
    然而,妻子帶著天真的表情繼續說道:
    「可以坐在烏龜上一定很好玩。」
    沒想到是這種答案。
    大家知道東京藝術大學,簡稱「藝大」這所學校嗎?
      因為我屬於和藝術比較無緣的類型,偶爾去美術館或音樂會時,也只能說出「好像很厲害」、「看不太懂」這種程度的感想而已。
    為什麼我會想要開始調查藝大呢?契機就是我身為藝大在學生的妻子。總而言之,我的妻子十分有趣。

    往身上黏滿宣紙的妻子

    那是在漸入深冬的時節,某天深夜發生的事。那晚我突然醒來,發現妻子不在身邊。而隔壁書房則是點亮了燈,還發出如暴風雨般的聲響。我小心翼翼地偷看了一下,竟然看到不得了的景象。
    妻子把紙黏在臉上,正在用吹風機把紙吹乾。
    我原本以為那是面膜,但其實不是。妻子身邊擺著寫書法用的宣紙,手邊有一罐漿糊,還有一個裝滿水的碗公。
    她用水稀釋漿糊,再用漿糊把宣紙黏在臉上。
    而且不是只有黏一張紙,是重疊了好幾張,所以她整顆頭簡直像是木乃伊一樣。只有眼睛的部分開了個小洞。「被你看到這麼糟糕的樣子了。」她眨著眼睛說。
    神秘事件發生了。
    雖然我很想直接把門關上裝作沒看到,但還是鼓起勇氣開了口:
    「妳在……做什麼?」
         妻子也盯著我看,回答道:
    「做作業……呀。」
    原來是雕刻系的作業,妻子打算做一尊自己的等身大全身雕像。但是用黏土從頭開始做又太辛苦了,可以的話,越簡單越好。於是妻子開始想辦法。
    有什麼方法可以取自己的模型呢?
    如果用石膏取臉部模型的話,好像會窒息而死。她靈光一閃:用紙吧。於是她將暖氣打開,只穿著內衣褲,把宣紙用漿糊像打石膏一樣黏在身體上。等漿糊乾了以後,就可以取得全身的模型了。作業進行得很順利,只不過在取臉部模型時,被我發現了。
    「完成了。」
    妻子把紙模型從臉上剝下來,隨意地放在手邊。看起來簡直就像死亡面具。旁邊還有手臂、腿、腰等已經取好模型的部位們,凌亂地散落在一旁。我的書房好像殺人分屍的兇案現場一樣,圍繞著一股不祥的氣息。
    該怎麼說呢,我大受衝擊。
    無論過去還是未來,我從來沒想過要取自己的模型。不,應該大部分的人都沒想過吧。但是妻子卻取了。而且還認真地思考該怎麼取模,最後在臉上黏滿了宣紙。
    那一刻,我感覺她彷彿是生活在另一個世界的人。

    賣防毒面具的福利社

    從那之後,我經常向妻子問起藝大的事。其實真的不是我想吐嘈,但妻子的回答總是“文不對題”。
    「妳現在在學校做什麼?」
    「鑿子。」
    「啊? ……蚤子?跳蚤嗎?」
    「是工具的鑿子。」
    她說的是用來雕刻木頭或石頭的那種鑿子。我還以為她會回答在雕刻什麼呢……。原來要先從雕刻用的工具開始做起。先敲擊現成的鑿子前端,調整好外型後,再經過燒製等程序,做成自己專用的鑿子。不是去哪裡買好工具就結束了。
    「妳今天還真早。」
    妻子正坐在玄關綁鞋帶。
     「嗯。快要入學考試了,所以大家要一起打掃教室。」
    要用來舉辦入學考試的教室,因為到處放滿了製作中的雕刻品、已完成但直接丟在一旁的作品等,所以必須將它們搬到別的地方。
    「應該很費力吧?」
    「對啊,不過大家一起做的話就很快哦。」
    細問之下,似乎是大家會一起把十幾公斤重的作品一個個往外搬。沒有那種會說「這個人家搬不動啦」的女生。真是太強悍了。
    「那應該很辛苦吧。畢竟有很多大型的作品……」
    「說到這個,學長姊的作品中有一匹很大的馬,我們想把它搬出去,但是太大了出不去。卡在門口了。」
     「……哎? 那,最後怎麼辦?」
    「鋸成兩截搬出去啦。」
    太爽快了。不過在製作之前,難道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嗎?
    「妳在打包什麼?要去旅行嗎?」
    妻子往背包裡不停地塞東西。
    「我明天要去古美研。」
    「古美研?」
    「古代美術研究旅行。兩個星期,住在奈良的宿舍,參觀京都和奈良的佛像。」
    「原來如此,是上課啊。真辛苦……」
    「藝大生的話,特別允許進入一般人禁止進入的寺廟結界,還可以看到平常不對外公開的佛像。」
    「這樣啊……」
    「而且教授和寺方人員會負責解說,旅行結束以後,光看佛像,就可以立刻知道這是哪個時代的什麼樣式哦!」
    「好厲害,我也想去了。」
     連一趟研究旅行,感覺都很不一樣。
    另外還發生過這種事。
    有一天,我在廚房發現一罐罐頭。
    「咦,妳買了鮪魚罐頭嗎?」
    乍看之下像是鮪魚罐頭,仔細一瞧,卻是沒看過的包裝。打開蓋子,裡面緊緊地塞滿了白色的纖維狀物體。用手指一壓,感覺很硬。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正在看書的妻子瞄了我一眼後說:
    「啊,那是防毒面具喲!」
    「防毒面具?」
    「沒錯。」
    請你回想一下防毒面具的樣子。在嘴巴的位置前方是不是有一個圓形的物體?這個鮪魚罐頭就是那個圓圓的部分。它叫做濾毒罐,是用來過濾毒氣的零件,必須定期更換。也就是說,我手中拿著的就是所謂的濾毒罐,裡面塞滿了被過濾掉的毒。
    這太糟糕了。
    我不自覺地鬆了手,鮪魚罐頭形的濾毒罐掉到地板上,發出聲響,揚起了些微塵埃。
    「我還沒用很久,沒關係的啦!」
    妻子笑著將濾毒罐撿起來,一面說「好奇怪的觸感」,還一面用手指按它。住手啊,會中毒而死的!話說別把它放在廚房啊。
    「這是樹脂加工課要用的哦。」
    妻子淡定地說。雕刻系除了木頭、金屬、黏土等,還有操作樹脂的課。樹脂加工時因為會產生毒氣,所以學生們都會購買防毒面具。
    「這東西要去哪裡買啊? 是不是有專賣店?」
    妻子歪了歪頭。
    「沒有啊,福利社買的。」
    藝大的福利社竟然還有賣防毒面具!
    仔細一問,好像還有賣指揮棒之類的東西。我連指揮棒是不是消耗品這件事,都沒有想過。
    任何小事對我來說都很新鮮,總是驚訝個不停。不過,對妻子來說,倒是很困惑。她時常反問我:「這有那麼稀奇嗎?」她所念的大學,似乎充滿了超乎想像的謎團和秘密。

    於是,我決定開始著手調查秘境・藝大

  • 前言──最後秘境的探索

    1.秘密潛入不可思議的國度
    排列的雕像與流浪漢們
    歌劇和猩猩的分界線
    美校─創作物品
    妻子手臂肌肉發達的原因
    偷釣上野動物園的企鵝?
    音校─立於舞台之上
    全班遲到vs嚴守時間
    小湯匙、桌子、獎盃都自己做
    生活費每個月五十萬

    2.不是有才能就能入學
    藝術界的東大
    考試弄壞了肩膀
    重考三次也不意外
    考慮「選手生命」而重考
    不看題目有什麼關係
    全音符的筆劃順序怎麼寫?
    沒肌肉的話就會落榜
    用法國號吹四格漫畫

    3.喜歡與討厭
    前牛郎酒店經營者
    教授們的「膠會議」
    持續畫畫四十小時
    討厭鋼琴討厭得不得了
    仁至義盡後,捨棄小提琴
    從貝多芬到諏訪大社
    正因為討厭,才能傳遞的事物

    4.天才們的腦中世界
    口哨世界冠軍
    在交響樂團吹口哨
    認真卻像是在玩
    現代版「東洋愛迪生」
    來自宇宙盡頭的漆
    和過敏當朋友
    天才之所以是天才

    5.時間並非同等流逝
    連智齒都拔不了
    建築系的紙箱屋
    一起住、一起吃、一起睡
    戀愛與作品
    藝術的時間

    6.音樂最重要的事
    不分晝夜無限播放
    赤裸裸的指揮
    自主練習九小時
    為樂器而生的「身體」
    即使雙眼失明,即使斷了隻手
    全體同心呼吸

    7.大佛、耳環、自由女神
    神秘的「金三兄弟」
    研究室裡全是奪命機器
    每天確認貴金屬的市價
    熱氣幾乎要燒了睫毛
    好想離開,卻又無法離開

    8.成為樂器的一部份
    跳躍的打擊樂手
    開頭一個音就要看穿特色
    理想的音色
    樂器版人類圖鑑
    最終兵器「響聲破笛丸」

    9.人生就是一件作品
    假面英雄「胸罩女超人」
    醜八怪令人不快
    小雞雞什麼時候會長出來?
    人生與作品是血脈相連的
    認真的油畫,輕浮的聲樂
    戀愛練習
    幾乎每週都向人示愛
    身體就是樂器
    聲樂不需要麥克風

    10.尖端與本質
    納豆有附醬?沒附醬?
    讓家中降雨
    生出葫蘆?
    從電子作業到砂糖精工
    柏油車、垃圾郵筒
    為何創造廢物?

    11.古典是有生命的
    閃閃發亮的三味線演奏家
    電音和三味線
    讓傳統藝能成為主流文化
    演奏者是考古學家
    名為巴洛克音樂的電擊
    尾端必須得十分美麗

    12. 廢人製造大學?
    半數學生行蹤不明
    藝術是教不來的
    管風琴家庭派對
    廢人製造大學?
    六十多歲的同學
    時時刻刻都在工作
    太過偏離一般的世界

    13.「藝祭」大爆發了!
    手工神轎和吶喊的校長
    站著聽也大排長龍
    校園美女是團體競技?
    午夜的森巴舞和扔人專員

    14.美與音的化學反應
    同班同學只有自己
    為了學佛像而學音樂
    熱賣的歌曲和滯銷的歌曲都寫
    美術與音樂的融合
    因為是藝大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