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聯盟+虎嘯龍吟:顛覆三國新史觀的司馬懿傳奇歷史小說套書(共三冊)
軍師聯盟+虎嘯龍吟:顛覆三國新史觀的司馬懿傳奇歷史小說套書(共三冊)
  • 定  價:NT$1297元
  • 優惠價: 72934
  • 可得紅利積點:28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第一部以「司馬懿」視角看三國的強檔影視!
    ※套書附贈兩大張雙面劇照海報,帶你重溫劇中每一個蕩氣迴腸的磅礡場景!※

    顛覆三國新史觀!
    重新詮釋演義最被黑化角色,三國終結者——司馬懿,
    從膽小龜縮、蟄伏隱忍到蛻變王者之路!

    ▍看司馬懿如何從「善忍之軍師」,步步為營到「善政之人臣」,最終登臨絕頂,成為「善敗之王者」!▍

    ▍電視劇原著小說 ▍
    ▍吳秀波、劉濤、李晨、于和偉、張鈞甯……等大腕演員領銜主演 ▍
    ▍台灣同檔陸劇收視冠軍 ▍
    ▍網路影視平台破百億點閱 ▍
    ▍近年最受好評的三國題材良心鉅作 ▍

    東漢末年,天下紛亂,諸侯並起。曹操挾天子以令群雄,孫權據江東,劉備守西蜀,天下英豪皆懷逐鹿爭霸之志。然而,最終勝利者卻是群雄爭霸之時,名聲尚不顯著的司馬懿。從不見硝煙的朝堂,到血肉橫飛的戰場,司馬懿一路秉著「忍恥善敗」的原則,一步步積聚自己的勢力,最終為大一統之業奠下最穩妥的基石。

    大軍師司馬懿之 軍師聯盟:電視劇小說1

    斷人生路容易,給人一條生路卻很難。
    救人即是自救,這比殺人更需要智慧。
    ──荀彧

    司馬懿原是一介布衣,韜光養晦,耕讀自娛,實則懷有匡扶天下之心,
    然而,一條衣帶詔,一場本該是納賢舉能的月旦評,將司馬家捲入牢獄,為了在亂世中保存一家性命,司馬懿隱忍示弱,算計時局,在死局中走出活路,在絕境中予人生路。
    同時,荀彧、郭嘉、楊修等當世奇才,曹操、曹丕等威嚇之君,步步進逼,即使為了逃避仕途而自斷雙腿,司馬懿最終仍得從家宅方寸間踏入宦場洪流,打一場算計人心的戰爭,搏一桌天下為籌碼的豪賭……

    大軍師司馬懿之 軍師聯盟:電視劇小說2

    你可知,你我有什麼分別?
    你能忍,我不能。
    我在那邊等著你,若你能忍到最後,過來告訴我,
    那時走與此時走,有什麼分別!──楊修

    「大王(曹操)是雄猜之主,曹丕是陰刻之君,效命於這樣的君主,你只有變成他們……」楊修最後的忠告,彷彿詛咒。
    一朝天子一朝臣,面對曹操,司馬懿不違臣禮,苟且偷生,曹操卻仍對他動過七次殺心;面對曹丕,司馬懿殫精竭慮,推行新政,曹丕卻將他作為面對宗親士族的擋箭牌,使他屢遭凶險……
    然而為了心目中強盛的大魏,即使挾功自傲的曹氏宗親將它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九品選官法、禁宦官外戚干政與屯田等新政仍是勢在必行。
    雖稍有不慎便萬劫不復,司馬懿仍頂住壓力,並暗中在朝堂培蓄自己的勢力,
    在多方勢力夾擊下,他秉持善忍為國的原則,掙出一片屬於自己的立足之地。

    虎嘯龍吟:電視劇小說3

    亂世之中,爭的不是一時之勝敗得失。
    與人交手之前,先要學的不是如何打贏,而是如何善敗。
    敗而不恥,敗而不傷,
    才能比只想著贏的人,活得長久一些。──司馬懿

    ▍朕已經二十三歲了,四個輔政大臣,不嫌有些多嗎? ▍

    曹丕臨終前,託司馬懿輔政託孤之職,然其子曹叡,馭臣之術不下其父,卻更加喜怒無常。輔政大臣只是他權力制衡的棋子,政由己出,大權獨攬,侍奉這樣的君主,司馬懿如刀懸頸後,如履薄冰。

    ▍孔明,孔明,你食少事煩,豈能久長乎?若沒有了你,兔死狗烹,我又能,活多久?▍

    就在魏國朝堂明爭暗鬥之時,讓魏國將士聞名喪膽的諸葛亮也展開他人生最後一次的輝煌:六出祁山,北伐中原。
    司馬懿終於和神交已久的諸葛孔明正面對決。他深知,論戰場佈陣,自己絕不可與諸葛亮相敵,因此他將目光放到彼此身後的朝堂,將算計動到諸葛亮事必躬親的作息……
    千古空城計,縹緲殘棋局。五丈原星落,梁父吟絕響。諸葛亮雖勝猶敗,然精魂風骨永存;司馬懿雖敗猶勝,終於兵權在握。

    ▍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扭轉乾坤在此一舉! ▍

    曹叡壽短,繼位的幼主不能理事,大將軍曹爽野心勃勃,對待皇帝與皇太后倨傲無理,他把持朝政,架空司馬懿。司馬懿裝病蟄伏多年,終於發起「高平陵之變」誅殺異己,平定內亂,最終為司馬家奠定一統天下的基石。
     

    商品除瑕疵品外,恕不接受退換貨
    因拍攝略有色差,圖片僅供參考,顏色請以實際收到商品為準

  • 常江
    作家、編劇,筆名掠水驚鴻,出版作品《明宮秋詞》,短篇《琵琶行》、《香夭》。編劇作品有電視劇《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虎嘯龍吟》、《三國機密》《九州縹緲錄》等。2017年以《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獲金骨朵年度網絡劇最佳編劇獎。

     

  • 【大軍師司馬懿之 軍師聯盟:電視劇小說1】
    第一章 月旦風評
    第二章 覆巢之下
    第三章 公無渡河
    第四章 帝力於我
    第五章 鷹視狼顧
    第六章 立木為信
    第七章 素絲歧路
    第八章 莫如兄弟
    第九章 荀令留香
    第十章 來日大難
    【大軍師司馬懿之 軍師聯盟:電視劇小說2】
    第十一章 人百其身
    第十二章 雞肋雞肋
    第十三章 日暮途遠
    第十四章 為臣不易
    第十五章 紅袖添香
    第十六章 聞君兩意
    第十七章 荊山璞玉
    第十八章 宜室宜家
    第十九章 爭如不見
    第二十章 鮮克有終
    【虎嘯龍吟:電視劇小說3】
    第一章 重壤幽隔
    第二章 江東才俊 
    第三章 臥龍出師 
    第四章 千古空城 
    第五章 母氏聖善
    第六章 壯士不還
    第七章 登臨絕頂
    第八章 秋風渭水 
    第九章 悲吟梁父
    第十章 出師未捷
    第十一章 高臺淩雲
    第十二章 熾手可熱
    第十三章 將相和諧
    第十四章 短兵相接
    第十五章 一退再退
    第十六章 鶺鴒之悲
    第十七章 唯別而已
    第十八章 塚虎一躍
    第十九章 流血漂杵
    終章 零落歸山丘 

     

  • 第一章 月旦風評

    東漢末年,宦官專權,外戚干政,為這四百年的輝煌王朝唱響了輓歌。中原大地由此開啟了百年諸侯割據、戰亂紛爭的時代。曹操迎天子於許都,控制了名存實亡的漢王朝,挾天子以令群雄,卓然有一統中原之志。
    建安四年春,更為強大的軍閥袁紹在消滅了公孫瓚後,佔有冀、青、幽、並四州之地,擁兵數十萬,準備南攻曹操。中原,即將陷入又一場大戰……
    建安五年,許都,整個皇城繚繞在一片煙霧迷茫之中。
    司馬府,院中響起了女人生產的慘叫聲:「仲達——!」
    院中焦急等候的,是司馬府的二公子司馬懿,二十五歲年紀,一身青衫,頗為秀雅。他滿面焦灼,提氣就向產房沖去。管家侯吉慌忙上前攔住司馬懿,「二公子,血房不能進!」
    司馬懿猶豫了,他焦躁地在原地打轉。張春華撕心裂肺的聲音從屋內傳來:「司馬懿,你給我進來!」司馬懿慌了,轉身就要衝進去,「夫人、夫人叫我呢……」侯吉死死抱住司馬懿,「公子,都什麼時候了!您怎麼還那麼怕夫人啊!夫人難產,你這麼闖進去她一口氣鬆了撐不下去的!」
    穩婆從房中跑出來,焦急地跺腳,「夫人胎位不正,生不下來!老嫗實在沒辦法了!」
    司馬懿掙開侯吉就往屋子裡衝,「華佗……華神醫怎麼還不來!」屋內,張春華面色蒼白,氣息奄奄,司馬懿慌亂地抱起她,聲音都變了調子,「春華妳怎麼樣了,堅持住啊,華神醫就要來了!」
    張春華看著司馬懿,虛弱地喘息著。司馬懿忙湊近了想聽清她要說什麼,張春華白著臉吐出一句:「慌什麼,我還沒死呢。」司馬懿眼眶一熱,更加環緊了張春華,「是我不會說話,妳不會有事的。」
    院中,司馬防扯著華佗進了大門,一迭聲地喊:「來了來了!」司馬朗、司馬孚和管家侯吉一起衝上去,「華神醫您可來了!」
    眾人忙將華佗簇擁進了院中,華佗卻微笑道:「不急不急。」司馬孚焦慮道:「怎麼不急,人命關天啊!」然而華佗只是冷靜地站在門口,「約法三章先說好,問切由我,下藥由我,醫治由我。」
    「砰」地一聲,司馬懿從屋子裡衝出來,拉起華佗就往裡走,「別說了神醫,您要我的命都成,快救春華吧!」
    華佗從容走進屋內,淡定地將銀針紮下,張春華呻吟著醒來。司馬懿在一旁激動得聲音都發顫了,「醒了醒了!」張春華看到華佗,努力伸出手拉住他的袖子,微弱地說:「孩子,快救我們的孩子……」華佗展開了他的褡褳,現出一排錚亮的鐵八件,他拿起一把刀細細用酒沖著,「夫人。孩子,我幫妳取出來。」
    司馬懿倒抽一口冷氣,不解,「取出來?怎麼取?」華佗比了一下刀,微笑,「剖開夫人肚腹,取出孩子。」司馬懿嚇呆了,他連連擺手,「我不要孩子,我要春華!」
    等在門外聽著裡面動靜的司馬防、管家和司馬孚也驚呆了。管家侯吉張大了嘴巴,結結巴巴,「剖、剖開肚子,人不也死了?」司馬防也顫聲道:「神醫,你可別嚇我啊……」華佗看著司馬懿微笑,「約法三章,你不信我?」
    司馬懿緊張心疼地望向張春華。然而張春華虛弱而堅定,「剖!請先生下刀!」
    華佗向司馬懿和穩婆說道:「以防感染,請去外面候著。」同時,他端起一盞藥,「夫人,飲了這盞麻沸散吧。」

    司空府臥房,室內簾幕低垂,光線幽暗。
    曹操頭繃病帶,神情痛苦,「華佗!華佗怎麼還未來!」
    大夫們束手無策,卞夫人坐在床邊飲泣。
    曹丕、曹彰與曹植立在床邊,曹丕低聲道:「校事府的人都派出去找了!華佗一會就到!」

    廚房內,兩個大鍋架在灶上,一口鍋裡燒著滾水,一口鍋裡燉著肘子。侯吉站在灶前雙手合十喃喃自語:「保佑保佑這一屋子神仙顯靈了!平日裡羊湯豬油祢們沒少吃,可得保佑我們家少夫人啊!……」
    婢女匆匆進來,「熱水,熱水好了嗎?侯吉你這拜哪路神仙呢?」侯吉幫著婆子舀熱水回道:「灶神!」婢女疑道:「灶神管生孩子?!」侯吉搶白,「怎麼不管,我跟祂最熟!孔老夫子都說拜灶神最管用!」
    這時,一聲嬰兒的啼哭劃破夜空。
    華佗血淋淋的手在縫線,他從容地說:「司馬公,母子平安。」院外,司馬家人一片歡騰。司馬懿虛脫地暈倒了,華佗撩開簾子出來。
    司馬孚扶著司馬懿喊道:「神醫,快救救我哥!」華佗微笑,「你慌什麼,他好的很呢。」說完俯身給司馬懿紮了一針,司馬懿立刻醒來,感激地說:「先生真神醫!」華佗笑道:「世間女子膽略如夫人者,未有也。」侯吉也喜滋滋地端上來水盆,「多謝神醫,多謝神醫,肘子這就燉好!」
    這時候,一隊校事闖進了司馬家,司馬防吃驚地阻攔,「司空有何命令?」
    校事首領上前,「華先生,司空有命,即刻入府!」校事們氣勢洶洶,華佗從容擦乾淨手,「不要驚擾了病人。」
    華佗跟著校事們走向院門,突然又停了下來,轉身將一卷圖卷放入司馬懿懷中說:「本來該親自給你調養一番身子,來不及了,這套五禽戲留給你,你自己學吧。」
    司馬懿大驚,想要推辭,「這可是您畢生心血……」
    華佗按住司馬懿的手,微笑但很堅定,「拿著吧,我不想讓它失傳。」
    司馬懿看著華佗,神情凝重起來。華佗微笑轉身,跟著校事們從容離去。司馬懿憂慮不安的目光追隨著華佗的身影消失在院門中。
    司馬防把華佗送到門口,擔憂地說:「那是司空府,您要小心行事。」華佗淡笑,「老夫知道怎麼做。」侯吉難過道:「神醫,肘子都好了,不吃了再走啊?」

    司空府臥房。
    眾位醫生以朝聖的目光看著華佗。
    華佗悠悠道:「曹司空之病,並非不可根治,只需剖開頭顱,取出頭中風涎。」眾醫生驚愕地竊竊私語,「哪有開頭顱而不死的啊?」
    曹操怒目圓睜,起身怒喝:「天下想取孤項上人頭之人不少,汝其一乎?」華佗憐憫一笑,「司空不肯開刀,那唯一之法,便是去欲,去怒。隱於林泉山水之間,無燥怒煩急之事縈懷,以太清之氣,定神養腦,十年之後,或可自癒。」曹操哈哈大笑,他跳下床,踉蹌走向華佗,「中原紛亂,諸侯並起,袁紹引兵百萬南下,大戰在即,你讓孤退居林泉?!華神醫,這一招高明啊?」華佗從容搖頭,「醫者父母心,草民是想救司空啊……」曹操大怒,「孤早知許都有人不安分,原來就是這樣的手段!來人,將華佗下獄嚴刑審訊!」華佗被拖下去時猶在長嘆:「心病不除,百病難消……」

    司馬懿房中,司馬懿將華佗的圖卷展開,是五禽戲的圖譜。
    床上躺著張春華,搖籃邊放著酣睡的嬰兒,三歲的司馬師在案邊玩耍,司馬懿則守在張春華床前。
    張春華發出輕微的呻吟,緩緩張目。司馬懿又驚又喜,忙握住張春華的手,「妳醒了?感覺怎麼樣?」張春華虛弱地說:「好多了,寶寶呢?」司馬懿小心抱起嬰兒放在張春華枕邊,一笑,「妳看,大眼睛,老二像妳。」張春華滿面愛意地微笑,「你曾說,為了紀念你的老師胡昭先生,將來長子名師,次子名昭,這就是我們的昭兒了。」
    司馬懿撫著兒子的頭,「昭兒——司馬昭。這小傢伙,差點要了爹娘的命,將來可要孝順點。」此時,一邊的司馬師已經爬到了案邊,看著案上的圖譜,奶聲奶氣地問:「這是什麼?這個像隻鳥!」司馬懿起身,抱起司馬師走向床邊,「這是華神醫的五禽戲,等你娘好了,咱們全家一塊兒練。」
    司馬師眨巴著眼睛問道:「華神醫是誰?」司馬懿放下司馬師,摸著他的頭深深嘆氣,「華神醫啊……那是你娘和弟弟的救命恩人,但願,吉人自有天相……」
    張春華疑惑地問:「華神醫他……怎麼了?」司馬懿嘆息,「那日救了你,華神醫就去給曹司空治病,不知為何,就被下獄了。」張春華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
    「司空桀驁而多疑,不可以常理度之。但願爹和朝臣們求情有用……」
    「疑他還要用他?用他還要關他?這是什麼道理!」
    「春華,小點聲……」
    「華先生可是德高望重的神醫啊,江湖強盜都有規矩不傷大夫,曹司空也太霸道了些!」
    司馬懿忙輕輕按住她,「別說了,這不是我們可以評論的事情,妳身子還弱得很,快休息吧,不要辜負華先生救妳的一番好意啊。」說完,司馬懿起身,張春華拉住他的手,「仲達,請爹帶些吃的進牢,別讓華先生受苦了。」
    司馬懿寬慰地拍著她的手背,「放心吧。我明日親自做幾樣好菜,也給你補補。」司馬師在一旁小聲道:「爹爹,我也要吃。」司馬懿刮著司馬師的鼻子笑道:「都有!」

    廚房熱氣蒸騰,司馬懿正在忙碌,刀工技術十足。司馬防慢悠悠走進來,站在熱氣之中,眼角慢慢滲出了淚水。
    司馬懿看到司馬防,笑道:「爹,我燉了雞湯羊肉和湯餅,您能給華先生送進去嗎?」司馬防久久不應,司馬懿一回頭愕然,「爹您怎麼了?」
    司馬防忍淚,「華神醫的罪名是謀害司空,今日已經……斬首了……」司馬懿手中的刀噹啷掉在地上,他愣住了,「這、這……先生絕不會!他只是個大夫啊!」司馬防俯身慢慢撿起菜刀,「別對春華和你弟弟說了,也別在外頭露出來,現在許都不太平,心中默默祭奠吧。」
    司馬防輕輕擦擦眼睛,走了出去,剩下震驚而憂慮的司馬懿呆在原地。

    含章殿後宮外,國丈董承正喘著氣快速跑上玉階,他跌倒,又趕忙爬起來繼續跑。
    幽暗的後宮氣氛十分緊張,董貴人容貌嬌美,衣著華貴,正慌張地給劉協擦拭面上的血痕,劉協眼中含著悲痛的淚,兩個守在殿角的宮女也屏息低頭。只有一縷縷虛弱的陽光從窗棱透過,殿內的人都沉浸在陰影裡。
    劉協顫抖著問:「他殺了華佗,是不是知道你們……?」董承安撫著劉協,「華佗只是想勸曹操隱退,都遭此毒手,曹賊篡逆之心昭然若揭!」劉協慌了,「那、朕該怎麼辦……」
    董承跪地道:「請陛下下詔,臣為陛下除此賊!漢室忠義之士仍在,豈能讓此賊欺淩陛下!」
    劉協的嘴唇急劇地顫抖,小心地拿起放在身邊的一條衣帶,其上有血字。他將衣帶交給董承, 「這是朕的衣帶詔,將軍拿去……朕一身性命,漢室百年基業都交托給你了……你不能負朕!」董承誠惶誠恐接過,鄭重叩首,「老臣粉身碎骨,不負皇恩!」
    劉協揮手,「快去!快去吧!」
    董承退到宮殿門口,劉協忽然又後悔。他神經質地追了幾步,「董承回來,快叫他回來!」董貴人朝外大喊:「父親,快回來!」董承再度回到殿中,劉協緊張地低聲道:「萬一被曹操知道……」
    董承忽然從懷中拔出短劍,起手刺入手臂,鮮血淋漓而下,「臣以血明誓,臣人頭在,衣帶詔在!臣一旦出事,陛下可將一切推至臣身上,就算臣人頭落地,亦有萬千忠臣會營救陛下!」
    劉協無力地揮手,「好,快去吧!」
    董承重重一叩首,起身出殿,董貴人上前抱住差點虛脫倒下的劉協。

    題著「校事府」三個大字的匾額高懸在堂上。門前精幹的守衛森嚴佇立,看到郭嘉都單膝跪下,動作整齊,卻一言不發,郭嘉散漫的笑容到了這裡漸漸收斂為淩厲肅穆,他大步進門,在堂上落座。
    門口的守衛高聲通報,「奏事!」
    門外早已排隊等候的十名校事各捧著一盤竹簡進來,皆是統一的黑色勁裝,他們將竹簡一一放置在郭嘉案頭。一名雜役捧上水盞,郭嘉抿了一口,又不滿意地隨手放下,抖開第一卷文書快速瀏覽。
    「換酒。」
    雜役上前,「司空有令,軍師肺疾復發,不能飲酒。」
    郭嘉猛然抬頭,看著那雜役,在那道淩厲目光的逼視下,雜役卻不動聲色地捧著一盞水,既不見恐懼,也無絲毫不敬,不卑不亢,恰到好處地沉著。
    郭嘉忽然大笑,「好!這才是校事府,我們替司空監察百官,你替司空監察我。 」他拿過水來一飲而盡,「奏事!」
    一名校事踏出,「一個時辰前,董承進宮了。」一卷手卷放在桌案上,上面描繪著董承奔入含章殿中的畫面。第二名校事踏出,「已查明,華佗入司馬府,乃是為其兒媳接生!」手卷展開,是司馬懿府上生孩子、延請華佗以及司馬防擦著眼睛從廚房出來的畫面。第三名校事踏出,「皇叔劉備仍在菜園種菜!」手卷展開,顯出劉備彎腰種菜的畫面。
    郭嘉的手輕輕點著桌面,「河北和東吳加派探子,袁紹和孫策的兵馬一有動向,立刻稟報!」校事們大聲應道:「是!」
    郭嘉緩慢攤開自己桌上的地圖,手中的扇子在河北的交界處劃過,又在東吳的交界處劃過,最後還是輕輕點在了許都那個圓點上。他抬起頭,仿佛看到了皇宮之上風雲雷動。
    郭嘉微微瞇起眼睛,自言自語:「你們誰會先動?袁紹,劉表,孫策?還是,蕭牆之內……」

    曹操仍在臥床。
    郭嘉躬身,「華佗與司馬防的往來已經查明,他那日,是去給司馬防兒媳接生,他的藥箱中,並未發現毒藥。」曹操淡笑,「他是神醫,不會下毒,他要的是孤隱退,和那些要殺孤的人,目的是一樣的。」接著起身,「更衣,召集朝臣。」卞夫人擔心道:「你的病還未痊癒。」
    「時不我待,華佗治病,孤治天下!」
    桌案上鋪著一張巨幅白色絲絹,曹操正在白絹上揮毫書寫。
    站在書案對面的荀彧豐神秀雅,穿著朝服,舉止端重。他背後的軍師荀攸、太尉楊彪和京兆尹司馬防皆頭戴梁冠,顯得老成肅整,卻透出幾分拘謹來。
    郭嘉輕輕跟隨曹操的筆墨念著:「今天下若有無德有才之人放在民間,或果勇不顧,臨敵力戰;或文俗之吏,高才異質;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國用兵之術。著令各郡守舉薦,勿有所遺……」
    荀彧、荀攸、楊彪、司馬防等人皆一邊聽一邊露出驚訝的神情。只是這驚訝各不相同,荀彧老成持重不動聲色,荀攸敬佩地讚嘆點頭,楊彪暗暗擔憂地皺起眉頭、司馬防則明顯想到了更深一層含義,有些震驚。
    曹操一口氣寫完,以一個揮灑的動作收筆,滿意地看了看。他轉身問這些重臣們,「如何?」 
    郭嘉讚嘆,「司空這封求賢令,筆力雄健氣魄恢宏,天下賢士看到,必然知司空求賢之誠,只怕連荊州、河北、東吳的名士賢才也會對司空趨之若鶩!」楊彪卻忍不住提出反駁,「司空,大漢四百年舉賢之法,都是唯有德者居之,司空這封招賢令……公然提出招攬不仁不孝之人,這是鼓勵急功近利的小人啊……」
    曹操豪邁地一揮手,「什麼是德?臨陣能致勝,不使將士枉死是德!治國能安民,不使百姓受凍餒之苦是德!至於坐而論道,大言欺人,只會擺架子裝清高卻無實惠於家國百姓的偽君子,朝廷沒有那麼多俸祿養著閒人!孤要的是能治國用兵、平定亂世的有用之才!」
    荀彧有些擔心地說:「司空,聽聞袁紹已經擁兵準備南下,大戰在即,謠言四起,這樣大舉規模的招賢,是不是緩一緩?」曹操看了荀彧一眼,冷笑道:「孤就是要讓天下人知道,袁紹算不得什麼,咱們日子照樣過!人才照樣選!孤不但要招賢,還要選賢,等這些人都來之後,在許都舉辦一場月旦評,試玉燒金,有沒有本事,都上臺去驗驗!」荀彧一驚,「司空要重開月旦評?」
    「許多應召者齊聚許都,沒有風評如何檢驗人才?」
    荀攸開口道:「當年許劭兄弟開月旦評,品題天下人才,確是佳話。可今日不知何人能有當年許劭兄弟的威望,主持這月旦評啊?」曹操看了一眼低著頭鬱鬱不樂、明顯有怒的楊彪,「孤聽聞,這許都第一名士,乃是楊太尉的公子楊修?」楊彪大驚,「這……犬子年輕,實難服眾啊……」
    郭嘉立刻心領神會,狡黠的眼波一閃,「楊公子年紀雖輕,但才識淵博,在士林中名望極高,許多人都上門求他一句風評。若是讓楊公子主持,身份名望都足以服眾。」楊彪驚疑不定,「司空……」
    曹操的嘴角浮起一絲帶著點冷意的微笑,「甚好,招賢令和月旦評的告示就交給司馬公去辦,月旦評由楊公子主持,司馬公和荀令君同去坐鎮!」幾人深深吸了一口冷氣,司馬防悄悄用袖子碰了一下楊彪的手臂,楊彪帶著幾分不服,幾分驚懼,蹙眉緘口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