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卡拉瓦01:緋紅色的少女
魔幻卡拉瓦01:緋紅色的少女
  • 系列名:Q小說
  • ISBN13:9789862356708
  • 替代書名:Caraval
  • 出版社:臉譜文化
  • 作者:史蒂芬妮・蓋柏
  • 譯者:林欣璇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4.8cm*2.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5/29
  • 中國圖書分類:美國文學
  • 促銷優惠:【麥田 獨步 臉譜】聯合書展-單本79折3本75折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79300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寫給現代女孩的《愛麗絲夢遊仙境》——
    如果在旅程終點等候的是獨角獸般美麗而虛幻的願望,
    你願意賭上一切,踏上這場魔魅華麗卻危機四伏的歷險嗎?

    ★ 美國有八間出版社激烈競標,其中五間出版社的最終報價超過五十萬美金!版權狂銷三十二國!
    ★ 二十世紀福斯以七位數美金奪下電影版權,由《飢餓遊戲》與《分歧者》製作人操刀
    ★《紐約時報》排行榜 #2
    ★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3
    ★ 美國獨立書商協暢銷榜 #2
    ★ 日本本屋大賞 2017 最佳翻譯小說,日本女星吉岡里帆感動推薦

    魔幻劇團卡拉瓦以獨樹一格的表演形式著稱,打造絢爛奪目的城鎮,讓觀眾在這個充滿魔法的地方,觀賞為期一週的舞台劇演出,然而這不僅是一齣戲劇,更是一場可以親自體驗的冒險遊戲。

    警告:
    - 若是選擇親自參與,後果自負。
    - 遊戲中有日夜顛倒的宵禁,如果在日出前沒回到室內,即淘汰出局。
    - 不接受金錢交易,但可以拿你的歌聲或聽力、你的祕密、你的一段記憶甚至幾天的生命來換取想要的東西。
    - 無論一切看起來多麽真實,務必謹記它最終只是場遊戲。
    - 遊戲結束之後,參賽者若無法抽離導致發瘋甚至自殺,卡拉瓦劇團概不負責。

    思嘉蕾住在子午帝國的邊陲小島,原本和家人過著平凡幸福的日子,從小聽著卡拉瓦的傳奇故事長大。媽媽忽然失蹤後,爸爸變得性情殘暴,她和妹妹泰拉就在恐懼中成長,卡拉瓦不僅是姊妹倆的兒時夢想與畢生心願,更是能暫時逃離殘酷現實的魔幻之地。當她們收到夢寐以求的卡拉瓦邀請函,生性謹慎的思嘉蕾忍痛想把票送人,免得父親發現,兩人又得挨一頓痛打,泰拉卻將此視為擺脫父親魔掌的大好機會,於是和剛認識的帥氣水手朱利安合作,把姊姊騙到劇團表演的所在地。豈知一抵達,思嘉蕾就與妹妹失散,遍尋不著之際,才發現妹妹遭綁,成為今年遊戲的「線索」之一,眾人躍躍欲試,因為只要解開所有謎團,就能贏得今年的大獎:一個願望。

    思嘉蕾原本只想趕緊找到妹妹、趁父親發現前盡快回家,她硬著頭皮進入遊戲,換上一件會隨她心情改變的奢華禮服,慢慢沉醉在眾多魔幻事物中,一步一步越陷越深。然而即使著迷,思嘉蕾卻也開始注意到:無論是劇團員工和其他玩家都深藏不露,連她逐漸信任的朱利安似乎都有事情隱瞞。她還不小心誤闖類似劇團後台的地道,在裡頭聽見淒厲的尖叫。

    五夜四天的遊戲中,就算不能贏得最後的大獎,思嘉蕾是否能順利找到妹妹?甚至尋回失落已久的勇氣和對未來的想望?卡拉瓦的層層幻象之後,藏著什麼祕密?當遊戲與現實的界限漸漸模糊不清,要如何才能找到出路?

    「記住,一切都只是遊戲。」


    ▍媒體讚譽

    ☆《出版人週刊》暢銷書
    ☆ 法國 GfK 市場研究機構暢銷書
    ☆ 巴西《出版新訊》 暢銷書
    ☆ 美國書展熱門書座談(Buzz Panel)選書
    ☆ 邦諾書店 2017 最期待的 YA 奇幻小說
    ☆ Yahoo 2017 最期待的 YA 小說
    ☆《Bustle》女性網路雜誌 2017 年 1 月最佳 YA 小說
    ☆ PopCrush 廣播電台 2017 最期待的 YA 小說
    ☆《TeenVogue》雜誌 2017 最佳 YA 小說
    ☆ Epic Reads 網站 2017 最佳小說
    ☆ Goodreads 網站 2017 最佳小說
    ☆ 美國《影迷》大眾文化雜誌 2017 最期待的 YA 小說
    ☆ Audible 有聲書網站 2017 最佳小說
    ☆ BuzzFeed 網站「非讀不可的 YA 小說」
    ☆ BuzzFeed 網站「最魂牽夢縈的 YA 小說」
    ☆《女孩生活》雜誌 2017 選書
    ☆ 亞馬遜網站 2017 最佳小說
    ☆《出版人週刊》選書
    ☆《娛樂週刊》優質選書
    ☆ 美國《影迷》大眾文化雜誌 2017 最佳小說
    ☆ 邦諾書店 2017 最佳小說
    ☆ Target 網站童書與青少年書籍熱門暢銷書
    ☆《娛樂週刊》2017 最佳小說
    ☆ 英國 NetGalley 網站 2017 最佳小說
    ☆ BuzzFeed 網站 2017 最佳 YA 小說


    ▍推薦好評

    版權經紀人紀宜均:
    「故事隨著觀賞角度不斷翻轉,不到最後一頁無法分辨真偽,是我讀過最完整、流暢且聰明的青少年小說。」

    《出版人週刊》星級書評:
    「有趣的角色、幻想豐富的設定、令人目眩神馳的文筆創造出魔力十足的故事,關於愛、失去、犧牲與希望。女主角思嘉蕾尋找妹妹是推動故事的主線,然而思嘉蕾尋找自己力量的過程也使人著迷,男女主角之間的感情同樣扣人心弦。」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莎芭・塔伊兒(Sabaa Tahir),《灰燼餘火》(An Ember In the Ashes)作者:
    「卡拉瓦是關於姊妹、愛與背叛的迷人故事。我和書中角色一樣迷失在這危險、魔幻的世界──而且再也不想出來。」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瑪莉・盧寇斯基(Marie Rutkoski),《贏家》三部曲(Winner's Trilogy)作者:
    「《魔幻卡拉瓦》閃耀著魔法。這是個匠心獨具且賞心悅目的故事,還暗藏了好幾個驚人轉折。」

  • 史蒂芬妮・蓋柏Stephanie Garber
    蓋柏成長於美國加州,大學時為了支付生活開銷,曾當過服務生、吧檯手、酒保和能源諮詢公司的客服,做過的這麼多工作之中,她最熱愛的還是寫作了。蓋柏的第一小說《魔幻卡拉瓦》即大放異彩,多家出版社高價搶標,電影版權則由二十世紀福斯奪下。蓋柏平常不寫小說的時候,就在加州威廉傑瑟普大學教授創意寫作,以及夢想著下一場冒險。

    相關著作:《魔幻卡拉瓦(上):緋紅色的少女【獨家限量親簽版】》


    譯者簡介:林欣璇

    臺灣大學外文所畢,曾任職出版社,現旅居比利時,專職筆譯。在臉譜的譯作有《幽影王冠》、《決勝女王》和《盤根之森》等書。


  • 1

    她花了七年,才把信寫對。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年

    親愛的卡拉瓦團長先生:

    我的名字叫思嘉蕾,不過這封信是為我的妹妹朵娜泰拉寫的,她的生日快到了,很想見到您和所有厲害的卡拉瓦團員,日期是生長季的第三十七天,如果您能來的話,這一定會是她這輩子最棒的生日。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一年

    親愛的卡拉瓦團長先生:

    又是我,思嘉蕾。您收到我上一封信了嗎?今年我妹妹說她已經過了慶祝生日的年紀了,但我覺得她只是難過您從沒來過崔斯達。今年的生長季她就滿十歲了、我十一歲。雖然她不承認,但還是很想很想看見您和神奇的卡拉瓦團員。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二年

    親愛的卡拉瓦團長萊金先生:

    對不起,我在之前的信裡寫錯了您的名字,希望您不是因為這樣才沒來崔斯達。想請您帶神奇的卡拉瓦團員來拜訪,其實不單只是因為我妹的生日。我自己也很想見見他們。
    對不起,這封信很短,我父親如果抓到我寫信給您,一定會發火。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二年

    親愛的卡拉瓦團長萊金先生:

    我剛聽說了消息,想致上我的哀悼。雖然您從沒來過崔斯達,也沒回覆我任何一封信,但我知道您絕對不是殺人兇手。很遺憾聽見您有一段時間不會巡迴了。

     滿懷關心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五年

    親愛的萊金先生:

    我是思嘉蕾,住在君領崔斯達島,您還記得我嗎?我知道距離我上次寫信已經過了好幾年,聽說您和團員們又開始表演了。我妹妹告訴我,您不會重複拜訪同一個地方,但是您五十年前造訪崔斯達後,這裡已經改變了很多。我相信不會有人比我更想看您的表演了。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六年

    親愛的萊金先生:

    聽說您拜訪了南方帝國,改變了天空的顏色,是真的嗎?其實我和妹妹試著去看你們的演出,但是我們不該離開崔斯達。有時候我覺得除了君領群島之外我哪兒也去不了。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這麼想要您和卡拉瓦團員來訪。也許再請求您一次無濟於事,但是真的很希望您考慮拜訪。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七年

    親愛的萊金先生:

    這是我寫給您的最後一封信。我要結婚了,所以今年您和團員最好還是別來崔斯達了。

     思嘉蕾.卓格納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七年

    親愛的來自君領崔斯達島的思嘉蕾.卓格納:

    恭喜妳喜事將近。
    很抱歉我沒辦法帶團員們去崔斯達,我們今年不巡迴。
    我們下一場表演僅限受邀的貴賓參加,如果妳和妳的未婚夫能設法到場,我很期待見到你們。

    把這當成是結婚禮物吧!

     卡拉瓦團長萊金 筆


    2

    思嘉蕾的情緒顏色比平常還鮮豔:炙燒木炭的烈紅、新發嫩草的翠綠、鳥翅疾振的暈黃。
    他終於回信了。
    她又將信讀了一遍,然後又一遍,看進每一撇銳利的墨筆痕,還有卡拉瓦團長銀色紋章蠟印的弧度:太陽框著一顆星星、星星又框了一滴淚珠。隨附的幾張紙片也有相同圖樣的浮水印。
    這絕不是惡作劇。
    「朵娜泰拉!」思嘉蕾衝下階梯、進入堆放木桶的房間尋找妹妹。糖蜜和橡木的熟悉氣味飄進鼻中,但四處不見她那名無賴妹妹的蹤影。
    「泰拉──妳在哪裡?」油燈在萊姆酒瓶和新裝入酒液的幾個木桶投下琥珀色光芒。思嘉蕾經過時聽見一聲呻吟,還聽見濃重的鼻息。經過最近一場和父親的大吵後,泰拉可能喝多了,正在地板某處打盹。「朵娜──」
    接下來的兩個字卡在她喉嚨裡。
    「哈囉,姊姊。」
    泰拉對思嘉蕾露出一個懶洋洋的笑容,牙齒潔白、嘴脣腫腫的,蜜金色鬈髮一團亂,披肩也掉在地上。但思嘉蕾結結巴巴,是因為看見一名年輕水手雙臂環繞在泰拉的腰間,「我是不是打斷了什麼事?」
    「不管是什麼,都可以再繼續的。」水手用南方帝國輕快柔軟的口音說,比起思嘉蕾習慣的子午帝國銳利口音,顯得抑揚頓挫許多。
    泰拉咯咯笑,不過至少還懂得害羞,微微臉紅,「姊,妳認識朱利安,對吧?」
    「思嘉蕾,見到妳真好。」朱利安微笑。如同炎暑季時一片冰涼誘人的蔭影。
    思嘉蕾知道禮貌的回答是「也很高興見到你。」之類的,但她滿腦子都是朱利安的雙手如何依然停留在泰拉淡紫色裙子的腰際,把玩裙撐上的流蘇,好像等不及猜開她這個包裹。
    朱利安只在崔斯達島上待了一個月而已,他大搖大擺走下船,一身古銅色皮膚吸引了幾乎每個女人的目光,就連思嘉蕾也短暫轉頭看了一會兒,但是她明智地知道多看無益。
    「泰拉,可以借一步說話嗎?」最後,思嘉蕾有禮地對朱利安點點頭。她們繞過木桶、離開他的聽力範圍後,思嘉蕾立刻說:「你們在做什麼?」
    「姊,妳快結婚了。我還以為妳知道男人和女人間會發生什麼事了。」泰拉調皮地努努姊姊的肩膀。
    「我不是這個意思。如果父親逮到妳的話,妳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打算被逮到。」
    「拜託正經一點。」思嘉蕾說。
    「我很嚴肅,可是如果父親抓到我們,我只好想辦法栽贓給妳囉。」泰拉露出酸溜溜的微笑,「但我不覺得妳專門下來找我說這個。」她的眼神飄往思嘉蕾手中的信。
    燈籠的光暈灑在信紙邊緣的金屬色上,照得它金光熠熠,那是魔法、願望和未來承諾的顏色。信封上的地址也同樣閃爍。
    思嘉蕾.卓格納小姐
    由祭司懺悔室轉交
    崔斯達
    子午帝國君領群島
    泰拉看見那耀眼奪目的信箋,眼睛一亮,思嘉蕾的妹妹向來喜歡漂亮的東西,例如那個正在水桶後方等著她的男人。如果思嘉蕾有什麼漂亮的東西不見了,肯定能在妹妹的房間裡找到。
    但是泰拉沒伸手去拿信紙,雙手仍然放在身側,好像不想跟它扯上任何關係,「是伯爵寫來的另一封信嗎?」她啐出他的頭銜,彷彿伯爵是惡魔。
    思嘉蕾考慮出言維護未婚夫,但妹妹對於她訂婚的態度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儘管由父母安排好的婚姻在子午帝國極為常見、儘管伯爵好幾個月來持續不懈地寄信給思嘉蕾,而內容再親切不過了。泰拉卻拒絕理解為什麼思嘉蕾能嫁給素未謀面的男人。但對思嘉蕾來說,比起待在崔斯達,和不認識的男人結婚還比較沒那麼可怕。
    「所以呢,」泰拉追問,「妳打算告訴我是什麼嗎?」
    「不是伯爵寄來的。」思嘉蕾小聲說,不想讓泰拉的水手朋友聽見,「是卡拉瓦的團長。」
    「他回信了嗎?」泰拉一把搶過信紙,「我的老天!」
    「噓!」思嘉蕾把泰拉往後推向木桶,「可能會有人聽見。」
    「現在連慶祝都不行了嗎?」泰拉從邀請函中拿出三張紙片,燈光灑在浮水印上,它們先泛出信紙邊緣的金色,然後又幻化成危險的殷紅色澤。
    「妳看見了嗎?」泰拉對著浮現在紙面上的銀色字跡驚嘆,字跡慢慢舞動成以下的文字:限一人入場:朵娜泰拉.卓格納。君領群島。
    思嘉蕾的名字出現在另一張紙上。
    第三張紙片只有限一人入場幾個字。但和其他幾張一樣,下方都印著她從沒聽過的島嶼名字:夢之島。
    思嘉蕾猜測這張沒有署名的邀請函是要給她的未婚夫,在那短暫的瞬間,她思索著兩人新婚後,如果可以一起去卡拉瓦看看,該會有多浪漫。
    「噢,妳看,還有耶!」泰拉尖叫,票券上頭出現更多字。
    憑此券進入卡拉瓦,僅限使用一次。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七年,生長季第十三天,大門將在午夜時分關上,逾時者無法參加遊戲,也無機會獲得今年的獎項:一個願望。
    「只剩下三天了。」思嘉蕾說,感覺那股明亮的色彩褪成失望的灰階。她該明智點,不應妄想真能前去參加。如果卡拉瓦是在三個月或至少三個星期後舉行,等她完婚之後,或許還有可能。但思嘉蕾的父親堅決不透露婚期,她知道絕不可能是三天內。在結婚前離開是不可能的,而且也太危險了。
    「看看今年的大獎。」泰拉說,「是一個願望。」
    「我以為妳不相信願望這種事。」
    「我以為妳會比現在更開心。」泰拉說,「妳應該知道,為了拿到這些票,人們願意不擇手段吧?」
    「妳沒看見他說我們必須離開這座島嗎?」無論思嘉蕾有多想去卡拉瓦,完婚都還是更要緊的事,「如果要在三天內趕到,我們可能明天就得出發了。」
    「不然我這麼開心做什麼呢?」泰拉高興的時候,眼睛裡的閃光甚至比以往都還亮,讓思嘉蕾也想和她一起笑得燦爛,答應妹妹任何事。可是思嘉蕾現在已經學乖了,知道奢求願望這種虛無飄渺的東西,會冒多大的險。
    思嘉蕾硬起音調,痛恨自己必須戳破妹妹的快樂,但總好過交由能摧毀更多東西的其他人來動手。「妳剛剛是在這下面喝蘭姆酒嗎?難道妳忘了上次我們試著離開崔斯達時,父親做了什麼事?」
    泰拉瑟縮,在那短暫的幾秒鐘,她看起來像是那個她努力偽裝藏匿的脆弱小女孩。不過很快地,她的表情又改變了,粉紅色的嘴脣勾起來,從失望變成堅決,「那是兩年前的事,我們現在變聰明了。」
    「我們現在冒的險也更大了。」思嘉蕾堅持道。
    對泰拉來說,比較容易忘卻她們上次企圖前往卡拉瓦時所發生的事,思嘉蕾從沒向妹妹吐露過父親的報復行為。她不想讓泰拉在深沉的恐懼中成長,時不時都如履薄冰,也不想讓她知道還有比父親平常的懲罰手段更糟糕的事。
    「別說妳不想去是因為會打亂妳的婚禮。」泰拉把票抓得更緊。
    「住手。」思嘉蕾把票搶回去,「妳要把邊給抓皺了。」
    「妳在逃避我的問題,思嘉蕾。妳是在顧忌婚禮嗎?」
    「當然不是。是因為我們無法趕在明天離開崔斯達,甚至不知道另一個地方是指哪裡。我從沒聽說過夢之島,只知道它不屬於君領群島。」
    「我知道夢之島在哪裡。」朱利安從幾個萊姆酒桶後方踏出來,臉上閃現的笑容顯示他對於偷聽私人談話一點也不感到抱歉。
    「不干你的事。」思嘉蕾揮手趕他走開。
    朱利安大驚小怪地看著他,好像從沒遇過女孩趕他走似的。「我只是想幫忙而已。妳們從沒聽過這座島,是因為它不在子午帝國境內,甚至不屬於五個帝國中的任何一個。夢之島是萊金的私人島嶼,距離這裡只要兩天時程,如果妳們想去,我可以把妳們偷渡到我的船上,來交換報酬。」朱利安瞥向第三張票,淡棕色的眼睛綴著濃密睫毛,剛好用來說服女孩們撩起裙擺或者敞開雙臂。
    思嘉蕾腦中迴盪著泰拉說人們願意不擇手段拿到這些票的話,朱利安也許有張迷人臉孔,但他也有南方帝國的口音,大家都知道那裡是個無法無天的地方。
    「不行。」思嘉蕾說,「要是被抓住,就危險了。」
    「我們在做的每件事都很危險呀,如果有人逮到我們和一個男孩在這裡,麻煩就大了。」泰拉說。
    朱利安聽見自己被喚作男孩,一臉遭到冒犯的樣子,泰拉在他開口爭辯前繼續說:「我們在做的每件事都很危險,但是這件事值得。妳等這個機會等了一輩子,對著每顆流星許願,祈禱每艘進港的船都是那艘充滿魔力的船隻,載來神祕的卡拉瓦表演者。妳比我還更想去。」
    不管妳聽見什麼關於卡拉瓦的傳聞,都無法與事實相比,它不只是遊戲或演出,而是妳在這個世界上所能找到最接近魔法的事物。她看著手上的紙片,腦中迴盪祖母說的每個字。她還是小女孩時所喜愛的每個關於卡拉瓦的故事感覺從沒像現在這麼真實過。思嘉蕾最強烈的情緒總是伴隨著相應的色彩,霎時間,她體內燃起金絲花的鮮黃渴望,她允許自己短暫想像拜訪萊金的私人島嶼、參加遊戲並贏得願望。自由。選擇。驚奇。魔法。
    美麗卻荒謬的幻想。
    而且最好僅止於幻想。願望和獨角獸一樣虛幻。思嘉蕾還小時,相信著奶奶說的每個關於卡拉瓦的故事,但隨著年紀漸長,也拋開了這些童話。她從沒看過魔法存在的證據,現在回想起來,奶奶的故事倒比較像是老婦人的浮誇之詞。
    思嘉蕾心中有一部分迫切想體驗卡拉瓦的輝煌,但她知道不要相信魔法能改變她的人生才是明智之舉。唯一有能力給予思嘉蕾和妹妹嶄新生活的,是她的伯爵未婚夫。
    不對著燈光看之後,門票上的字跡消失了,看起來又恢復成平凡的模樣,「泰拉,不可以,太冒險了,如果我們試著離開群島──」思嘉蕾停住,通往木桶室的階梯嘎吱作響,他們聽見靴子沉重的腳步聲,至少有三雙。
    思嘉蕾慌張地瞥向妹妹。
    泰拉咒了一聲,迅速比手勢示意朱利安躲起來。
    「別見我來就消失了嘛。」卓格納總督走下階梯,身上西裝散發濃重的香水味,毀了木桶室的醇香。
    思嘉蕾迅速將信塞入裙子口袋。
    她父親後方跟著三名侍衛。
    「我們應該還不認識。」卓格納總督忽略兩個女兒,朝朱利安伸出一隻戴手套的手,紫李色的手套是暗色瘀青和權力的色調。
    不過至少他還沒脫下手套,卓格納總督人模人樣,喜歡裝扮地一絲不苟,他穿著量身訂製的雙排釦長尾黑禮服和紫色條紋背心,年約四十五,卻沒像其他男人那樣任由身體長滿橫肉。他的金髮跟隨最新流行,用一截黑緞帶整齊地往後綁,露出精心修整的眉毛和暗金色的山羊鬍。
    雖然朱利安比較高,但總督仍然有辦法睥睨他。思嘉蕾看得出父親在打量這名水手補丁處處的棕色外套和鬆鬆塞進破舊及膝長靴裡的馬褲。
    「總督大人,幸會。我是朱利安.瑪瑞洛。」朱利安毫不猶豫就伸出沒戴手套的手,從這個舉動看得出他對自己多有自信。
    「瑪瑟羅.卓格納總督。」兩人握手,朱利安想抽開,但總督緊緊握住,「朱利安,你肯定不是島上的人吧?」
    這次,朱利安猶豫了,「不是,總督大人。我是個水手。金色之吻號的大副。」
    「所以你只是路過囉?」總督微笑,「我們當地人很喜歡水手,有助於我們的經濟發展。人們願意付高價進港,而他們待在這裡的時候花了更多錢。現在,告訴我,你覺得我的萊姆酒怎麼樣?」他用另一隻手朝著木桶室揮揮,「我想你下來這裡,就是為了品嘗美酒吧?」
    朱利安沒回答,總督繼續逼問:「難道你不喜歡嗎?」
    「不是的,大人。我的意思是,對,我喜歡。」朱利安更正道,「我在島上試過的每樣東西都很棒。」
    「包括我的兩個女兒嗎?」
    思嘉蕾渾身一繃。
    「我從你的鼻息聞得出來,你沒喝任何萊姆酒。」卓格納總督說,「我也知道你們不是在這裡玩牌或者祈禱。告訴我,你嘗的是我哪個女兒?」
    「噢,不是的,大人。你誤會了。」朱利安搖搖頭,睜大眼睛,彷彿他絕對不會做出這麼不光彩的事情。
    「是思嘉蕾。」泰拉插嘴說,「我下來這裡,當場把他們逮個正著。」
    不。思嘉蕾咒罵她愚蠢的妹妹,「父親,她在說謊。是泰拉,不是我,我才是抓到他們的人。」
    泰拉脹紅臉,「思嘉蕾,別說謊,妳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我沒說謊!父親,是泰拉。你覺得我真會在婚禮前幾個星期做這種事嗎?」
    「父親,別聽她胡說。」泰拉打岔,「我聽見她小聲說這可以幫助她在婚禮前緩和緊張。」
    「這也是謊言──」
    「夠了!」總督轉向朱利安,噴了香水的紫李色手套中仍緊握著他棕色的手。「我的女兒有個壞習慣,總是不誠實,但我相信你應該會實話實說,年輕人。你和我哪一個女兒待在這裡?」
    「我覺得這一定是弄錯了──」
    「我從不犯錯。」卓格納總督打斷他,「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實話,否則──」總督的兩名侍衛各往前了一步。
    朱利安的眼睛瞥向泰拉。
    泰拉猛搖一下頭,用脣語說:思嘉蕾。
    思嘉蕾想吸引朱利安的注意力,企圖告訴他他錯了,但在水手開口回答之前,思嘉蕾就看見他臉上堅決的表情,「是思嘉蕾。」
    魯莽的男孩。他無非是相信自己幫了泰拉一個忙,卻弄巧成拙。
    總督放開朱利安,拔下香噴噴的紫李色手套,「我警告過妳了。」他對思嘉蕾說,「妳明知道不聽話會有什麼後果。」
    「父親,拜託,只是個簡短的吻而已。」思嘉蕾想擋在泰拉前面,但一名侍衛將她往後拉,粗魯地抓住她的手肘拉到身後,她掙扎著想保護妹妹。因為會受罰的不是思嘉蕾,每次她們姊妹倆有人不聽話,卓格納總督會對另一人施以嚴厲的懲罰。
    總督的右手戴著兩枚大戒指:一顆方形的紫水晶和稜角尖銳的紫鑽石。他轉轉兩枚戒指,手往後一拉,揮了泰拉一巴掌。
    「不要!是我的錯!」思嘉蕾尖叫──但她不該犯這種錯。
    她父親又打了泰拉一次,「教訓妳說謊。」他說,第二擊比第一次還用力,將泰拉打得跪坐在地,鮮血汩汩流下臉頰。
    卓格納總督滿意了,他往後退,用其中一個侍衛的背心擦掉手上的血跡,然後轉向思嘉蕾,不知為何看起來比往常還魁梧,思嘉蕾卻覺得自己萎縮了。她父親所能做出令她最心痛的事,就是要她看著妹妹挨打。「別再讓我失望了。」
    「對不起,父親,我犯了一個愚蠢的錯誤。」這是她今天早晨說過最真確的一句話。朱利安品嘗的是誰無關緊要,重點是她再一次保護不了妹妹。「我不會再犯了。」
    「希望妳是真心的。」總督重新戴上手套,手伸進外套裡拿出一張摺起來的信,「我可能不該給妳這個。但是它或許可以提醒妳,得來的一切守之不易。妳的婚禮十天後舉行,就辦在下週末,二十號。如果出了什麼亂子,流血的不只是妳妹妹的臉而已。」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