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之羊02
迷途之羊02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79174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動漫節完銷!讀者熱烈回響,2018討論度最高的華文輕小說新星!
    ★暖心作者微混吃等死攜手超人氣繪師手刀葉,再次帶來溫柔的輕推理物語。
    ★Youtuber題材小說首度出現!看似遙遠,又貼近你我。
    ★當紅Youtuber在人氣中迷失了自我,她的消失帶給男孩重大震撼,決心踏上尋人之旅。順著男孩的旅程,臺灣各地美景亦在作者筆下栩栩呈現。
    ★我是誰?在別人心中的我又是甚麼樣子?本書描繪了成長中的迷惘,與現代人疏離的人際關係,然後發現,原來我們雖不孤獨,卻都為寂寞所苦。
    ★獻給青春的優雅行板,第二樂章悠然響起──

    人與人的心,或許永遠隔著一段距離,
    但我不會放棄向妳靠近。

    「只會站在原地思考,絕對沒有用。」
    在找尋白宣的路途中,除了白唯與松竹,透光又多了一名伙伴同行。
    小青藤,氣質清新柔軟的女孩,卻擁有兩個男孩都比不上的堅定意志。
    她的加入,點亮了前行的方向,然而,白宣粉絲竟在此時發出了尋人行動的消息。
    逐漸清晰的道路、奔湧流逝的時間……想要得到答案,只有不停往前。


     

  • 微混吃等死
    依然停留在青春尾巴的作者。隔了一本書,加上了依然,下一本書時又會加上什麼呢?
    第二集的旅程中,很多很美的歌影響著我,也想寫看看了(?
    最近的夢想是喊出:Call the banners!


    繪者
    手刀葉
    冬天只想當棉被捲(:3[__]
    這次也請大家多多指教!

  • 0(她與小青藤的歌)
    1(值日生:白宣、柳透光)
    2(天青色等煙雨)
    3(她的妹妹)
    4(小白唯與小白宣)
    5(終話,是她。)
    後記
  • 0(她與小青藤的歌)

    散場。
    小青藤的演唱會結束了。
    整個展演空間清空,粉絲散去,只剩下她一個人獨自站在舞臺上。
    她的背影沐浴在轉暗的幾縷橙色燈光之中,襯著舞臺背景暗紅色的廉幕,交際處渲染得朦朧。
    我隱身在觀眾席的某處。
    小青藤還沒換下正式的服裝,宛如表演還沒結束一般。
    她身上依然是那件秋天氣息的青綠色花瓣紋上衣,與米色格紋短裙,髮絲別在耳後,耳上的耳麥被她摘在手裡。
    我發現,她一直在凝視著什麼。
    剛剛經歷了一場盛大表演,精疲力盡的她在粉絲群散去後,沒有退下舞臺去休息,還是站在燈光聚焦之處,凝視著她在表演時從未凝視的方向。
    未能凝視的方向。
    我忍不住歪了歪頭,思考隱藏背後的意義。
    「辛苦了。」
    溫暖的聲音在展演空間裡傳開。
    王松竹拎著一件寬大的外套,快步走上舞臺。他的樣子有點滑稽,想早一點走到小青藤身邊,又放不開面子跑步。
    我看不到小青藤的表情,但她就站在原地,讓王松竹為她披上外套。
    當外套落在肩上,她才長長地吐出口氣。
    王松竹伸手摸了摸小青藤的頭,充滿親暱。
    「剛剛我唱的歌,好聽嗎?」
    「很好聽。」
    「唱到〈迷途之羊〉時,我又湧起了一點靈感,之後寫完新歌唱給你聽。」
    「好喔,但妳要先休息了。」
    「嗯。」
    王松竹輕輕地、溫柔地扶著小青藤,跟她一起走下舞臺。
    這麼閃亮的光芒,簡直比舞臺燈光還耀眼。
    「不妙。」
    再躲在這裡,被發現之後可能會有點尷尬。我慢慢站起來,不疾不徐地往他們移動。
    小青藤看到我出現,可能是時機太過湊巧的緣故,忍不住莞爾笑了。
    松竹則是瞇眼盯著我。
    我們展開了一場無聲的交流。
    柳透光你出現的時間真是巧啊,真是會讀空氣啊!
    我就是讀得懂空氣才被迫現身,不然被看見,不是會被你們誤會我躲在這。
    你在想什麼?我們會在意你嗎?
    我只是不想被誤會我一直偷偷躲在會場,好嗎?
    「……」
    我們還是很擅長使用眼神交流。
    「我的歌,好聽嗎?」小青藤的聲音與在舞臺上不同,切換成在休息室裡那清新、舒服的嗓音。
    「好聽。」
    如同反射性地,我只能想到如此毫無特色的答案。
    「那我的歌像什麼?對你來說。」
    「像是……」
    美麗的畫面在我心中如畫卷一般展開。
    荒野上空,厚重的雲層蔓延,濕氣愈來愈重、氣溫愈來愈低,隨著第一滴雨落下,雷聲轟隆,氣味清新的雨水降臨荒野。
    「雨,下在荒野上的雨。」
    「是這樣啊。」
    「給我的感覺……至少我第一時間,心裡是這麼想的。」
    我如實說道。
    小青藤這時已穿上了那件略大的外套,疲倦仍浮現在臉蛋上,繼續說道:「雖然我很累了,但你好像還有話想說。」
    「這個……」
    「你之後的安排呢?」
    「我沒有其他安排。」
    「沒有?」小青藤啞然失笑,「沒有其他安排,是因為你要繼續尋找白宣吧,說得這麼理所當然。下一站是哪裡?」
    毋須確認,小青藤明白自己說的是對的,毫無懷疑。
    聽到她口中直接說出尋找白宣,我有點驚訝。
    猜得實在太準了。
    就像是她認識白宣似地。
    我想起那朵海芋,也沒有隱瞞地回應:「是陽明山的竹子湖。」
    「呵呵,竹子湖的海芋園嗎?那裡很美。」小青藤點點頭,水潤的雙眸直勾勾地望著我。
    妳要說什麼?
    我說了,別迷茫了。
    「小青藤,我有一件事想拜託妳。」
    「嗯?」
    「妳可以和我一起去竹子湖嗎?拜託。」我雙手合十。
    小青藤沒有說話,原先放在大衣口袋裡取暖的左手,也在不意間自然地垂放身邊。
    她愣住了嗎?
    對我而言,此刻,時間彷彿陷入永恆的靜謐。
    小青藤輕眨的睫毛、在燈光下散發低調光彩的嘴唇、無瑕的臉蛋,幾縷垂落在臉頰兩側的筆直髮絲。
    過了幾秒,她微微地笑了。
    「為什麼想要我一起去竹子湖?」
    「白宣不在了,我想邀請妳一起拍片,攝影師是王松竹。我們本來就說好要去竹子湖了。」
    「喔?上傳在『追逐夜星的白宣』頻道嗎?」
    追逐夜星的白宣。
    一開始只有白宣孤身一人,後來白宣認識了我,讓我也加入,變成了一個組合。
    那也是「追逐夜星的白宣」,一年多來的固定模式。
    「對,沒錯。」我頓了一會兒說道:「我想透過這件事讓白宣知道,追逐夜星的白宣,不是永遠只有現在這個樣子。」
    「嗯……」
    「頻道可以有變化,創作形式也是,我跟她也是。人會變,個性也會變。她完全可以更盡情地做她想做的自己。」
    「讓我想想。」
    小青藤陷入思考。
    她先是不著痕跡地望了王松竹一眼,王松竹同樣以最小的眼神動作回應之後,小青藤才正式點了頭。
    這無聲的交流看起來真眼熟吶。
    她以那獨一無二的清新嗓音說道:「好,我答應你。」
    「謝謝。」
    我滿懷感激地回道。
    小青藤柔和地笑了,擺擺手。
    「柳透光,我們之後再聊,先讓我休息一下。」
    「嗯。」
    「先走了。」王松竹盯了我一眼,留下之後再找我說話的暗示。
    憑藉著我跟王松竹多年的交情,當然能捕捉到他如何快速地回應小青藤,但真正令我訝異的是,小青藤居然在決定以前詢問王松竹的意見。
    而且是以這麼具有默契的形式。
    他們的關係並不簡單吶。
    對於小青藤,我認識的時間還不久,幸好與她非常要好的王松竹也一起去竹子湖,這才讓她放心答應吧。
    跟「追逐夜星的白宣」頻道合作,對小青藤個人經營也是好事。
    等到他們都離開以後,我一個人回頭望著偌大的表演空間。
    空氣依然乾燥,昏暗的燈光維持著最低的能見度。
    悄然無聲。
    只是閉上雙眼,小青藤在舞臺上高歌的餘韻仍在心中。我用手掠過幾張椅背,也轉身離開。

    夜色漸濃,我與王松竹走到火車站附近的公園。冬天尾聲,夜路上的行人很少,更添一絲寂寥。
    那是蓋給附近居民與小孩玩耍的公園,有沙坑、鞦韆、翹翹板、溜滑梯,充滿了幼時常見的遊樂設施。
    我們在冬天的夜裡散步。
    「吶,柳透光。」
    「嗯?」
    「你知道我為什麼開頻道,只做日常生活影片,實況串門子,做一個主要是陪伴粉絲的Youtuber嗎?」
    王松竹忽然問道。
    他穿著紅色為底、印有白色文字的夾克外套,那是標誌著Youtuber身分的外套,敢穿在路上走也需要一定的勇氣。他還穿著暗色系剪裁合身的牛仔褲,長度僅到腳踝,讓他修長的腿比例更長。
    我想了想,搖搖頭。
    「那你知道,最近有些酸民甚至說我做的影片是廢片嗎?」
    「廢片?」
    「是啊,他們都不知道我做得要死要活。」
    王松竹微帶自嘲地說,雙手插在紅色連帽外套的口袋裡。
    「為什麼?」
    「連這個也不知道啊你。」
    他笑了兩聲,淺笑即止。
    我們經過鞦韆,王松竹像是發現什麼似地停下腳步。
    「我上一次來這裡,已經是一年多前了。」
    雖然我想提問,但此刻明顯不是最好時機。
    他微帶落寞地走向鞦韆,靜靜地坐在上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的表情裡透出一股透明得難以觸及的惆悵。
    他開始擺動鞦韆。
    我上一次看到他盪鞦韆,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我走了過去。與白宣設下難以跨越的無形冰牆感覺不同,王松竹並不排斥別人靠近。
    反倒是,希望別人靠近。
    微風吹拂著我們。
    雨過天青的城市正適合仰望夜空,聊聊心裡話。
    我坐上另一個無人乘坐的鞦韆。
    我們兩個人像這樣一起坐在鞦韆上,又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松竹,我突然想到,以前我們也不是沒有聊過。」
    「只是這次我想說了而已。」
    廢材上的風霜菇,王松竹的頻道名稱。
    我們第一次這麼直截了當深入這個主題──吶,你為什麼想做Youtuber,為什麼想做生活廢片型的影片啊?
    「好吧,那你為什麼現在想說了?」
    「我剛聽完小青藤的歌,看完她淋漓盡致地在舞臺上閃耀,讓全場粉絲都沉浸在她的音樂裡,我好……不,我真的被震撼了。打從心底。」
    「是喔。」
    「你也看到了,她有多麼迷人。」
    「我看得出來。」
    小青藤擁有無與倫比的舞臺魅力,但白宣更美。
    背景是無盡夜色,黑暗中,似乎周圍一切的存在感都降低了,唯有公園的街燈映照著我們。
    「一開始我們認識時,小青藤還沒什麼名氣,屬於那種很少人知道的網路創作歌手。」
    「嗯。」
    「我常常在Youtube上面聽歌,有一天無意發現了她唱歌的影片,記得是她寫的歌〈迷途之羊〉,從那天開始,我就喜歡上她了。」
    「喜歡她的歌?」
    「不,是她與她的歌。」
    天啊!我陷入沉默。
    松竹在我眼前自然而然地對別人告白了,而且毫無遲疑。
    他漸漸停止擺盪鞦韆,修長的雙腿輕易著地。他往前傾身子,將雙手立於大腿上。
    「我大概知道你跟白宣邂逅的過程。在圖書館做影片,一路到現在經營『追逐夜星的白宣』,訂閱數超過五十萬……很美好,也很讓人羨慕。」
    「嗯。」
    「我和小青藤認識的時候,她國三,我高一。當時她才剛開始經營頻道,穩定更新著歌曲,開實況唱歌,偶爾線下聚會。在她用心的經營下,漸漸地粉絲變多了。」
    「她該紅。」
    小青藤清冷得如同細雨般的音色與舞臺魅力,太特別了。
    「為了規劃新影片的主題、安排活動,我們一直都有見面,也常會約出來吃飯,討論接下來的發展,到現在也是如此。」
    「是喔?」
    我不由得有點驚訝。
    看來小青藤對王松竹的情感,不只是對一個鐵粉的情感吧。
    王松竹對她的情感,就更不用說了。
    「你高一時認識她,現在我們才高二,這麼說,小青藤的頻道只經營了一年多?」我確認地提問。
    王松竹點了點頭。
    一年又幾個月的時間,能取得現在的成績……真厲害吶!
    身為「追逐夜星的白宣」頻道一員,不僅僅是白宣製作影片上的伙伴,頻道經營與推廣,我也有協助。
    小青藤不可能只靠自己一個人就做到現在的成績,十萬多的粉絲,又會不時舉辦線下聚會,除了她很努力以外……
    我在心裡驚呼一聲。
    「王松竹你啊,這些事我之前都沒聽說過呢。」
    「所以你今天認真聽,以後我再也不會說了。」松竹惡劣地笑了笑,「一年多前,我還能幫到她。我本來就有開頻道做遊戲實況,或分享一些生活上的瑣事,因為認識了小青藤,我常常幫她宣傳,甚至跟她一起去錄音,做Feat的節目。」
    現在也是啊。
    我正想這麼說,王松竹卻在不意間離開了鞦韆,走向了翹翹板。我只好向前一跳,跟上他的腳步。
    翹翹板。
    這是小學時我們很喜歡玩的東西。
    透過丈量翹翹板兩邊的重量,來判定哪一邊獲得勝利。
    王松竹坐在翹翹板的一端。沒有人坐的那一側,頓時翹高。
    「後來,小青藤慢慢走紅,粉絲團人數愈來愈多,每次唱歌都有幾千個人在聽,線下演唱會從一開始幾十個人到幾百個人,還有上千人等著買票。」
    「嗯嗯。」
    「有一天我找小青藤來我的頻道,想幫她宣傳新辦的演唱會。」
    他看著前方翹起的翹翹板,聲音裡帶著不快地說:「結果我的頻道,湧進了超過我訂閱數的觀眾,好多人說我利用小青藤騙人氣,也有人說標題該寫『小青藤Feat廢材上的風霜菇』……那可是我的頻道啊!」
    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一時湧起的憤怒消去後,王松竹面露半放棄的神色。
    「重量不一樣了,高度也不一樣了。」
    「你想太多了。」
    「那一天是我第一次認清,喔,在別人眼裡,我跟小青藤已經有差距了啊。」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