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人生
二流人生
  • 系列名:流行生活
  • ISBN13:9789571080925
  • 出版社:尖端出版
  • 作者:文字慾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19cm*12.5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6/29
  • 中國圖書分類:詩別集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 9315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將期盼當作是一種祝福,而不是索討。」
    把傷痕寫成詩,在文字裡活下來,
    說不出口的苦悶與掙扎,來讀文字慾吧。

    Mary See the Future先知瑪莉樂團|詩人 李長青|作家 李欣倫
    作家 曹馥年|精神科醫師.榮格分析師 鄧惠文|作家 鍾文音|詩人 羅毓嘉
    共同推薦(依姓名筆畫順序排列)

    標題是名詞,
    內容是名詞解釋、定義。
    詩體是日,文體是夜。

    本書是詩+散文的共同體,
    有著相同的標題,卻又彼此獨自存在。

    二流人生,是作者透過詩、透過書寫,從現有的困境,去回溯孩時的傷痛,才發現,現在的關係折磨,都是出自原生的苦痛。如今,怎麼去面對這些記憶,去成為更好的人,可能還沒有定論,但學著去發現自然而然,理所當然的行為和情緒轉折,背後的原因,學著與其共處共生。
    我們都曾為目標而熾熱,人生卻因二流而完整──二流人生並不是退而求其次的人生,而是一個關於更可能實踐的新世界的重建。

    #勇者
    你知道/勇者從不計較,永遠/能否真的是永遠
    〈勇者〉
    你逃避了許多事情,但你逃避不了自己。
    每個人都是一道謎語,一旦降落到這世界,就必須用一生去解開自己。

    #啟蒙
    我們必須在快樂裡/感受撕裂,在悲傷裡/得知愉悅
    〈啟蒙〉
    母親常說我軟弱。的確是。
    我想快樂,我想成為那種快樂的人,不是一流也可以的那種。

    #編織訓練
    為了獲得/所有情感交織而成的感情/學習噤聲/我是困窘的失予者/情緒的啞巴
    〈編織訓練〉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將期盼當作是一種祝福,而不是索討。
    而有時候,我們會陷入只能選其一的困境裡,但在時間裡,我們擁有的,往往是全部。

    #初夜
    傷害自己/習慣開始/被訓練服從他人的器官/也開始習慣著/自己從情緒進食
    〈初夜〉
    對於愛,對於赤裸,真實總是將我的想像打破。愛容易長繭,關係容易磨碎,靈魂容易臃腫, 血管卻是這麼脆弱。
    你是脆弱的,本來就誰也沒必要堅強。

    #殘留物
    懂得潛入很深的水域/懂得在被傷透前/創造另一個看似自由/的選擇逃脫
    〈殘留物〉
    而大部分的人只是將溫柔當成藉口, 一種不想面對, 無力抵抗的理由。
    畢竟大家都能接受的謊言, 就是最正當的推託。

    #遷徙與妥協
    就像某些事物美好/只需要一個夏天/就是永遠/例如,希望以及戀情/而某些悲傷/卻得度過幾年冬天
    〈遷徙與妥協〉
    如果是風景。
    那你一個需要學會的,便是控制自己。
    給任何受過傷,無論在多遠的光年, 心中仍正值盛夏的你。
    願未來,我們都以書寫為榮。
    畢竟,記住原本的記憶和痛, 並沒有錯。
    願後來,你第一個愛上。
    最後一個離開。

    #勇者的夢
    我知道我並不是勇者/只是名旅人/但你永遠是王子/然而就算少了你/還是要繼續走下去
    〈勇者的夢〉
    「希望有人能將最後三顆司康一次帶走。」
    我不禁地問,為什麼,這很難嗎,賣完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M說,如果只剩一顆,通常都會留到最後,甚至沒賣掉。
    「許多客人看到只剩一顆,就不想挑人剩下的,不看外觀、不看口味,常常走到門口,看到只剩一顆就轉身離去。人們總是想要從幾百顆中,挑走一顆,他們喜歡的,那種百裡選一的感覺。」
    原來, 放棄也是一種選擇。

    #所有結束的開端都是華麗的旅程
    還不懂得學習如何告別(例如,勾選待辦事項,確認執行)/以為流離失所的那些/被吹斷的折枝/脫離母體後/未能存活/稱為一種解脫
    〈所有結束的開端都是華麗的旅程〉
    害怕黑暗是有罪的。
    因為那些人們,努力所發的微光,為的就是讓你與黑暗共生。
    為的就是提醒你,比起放棄,你值得擁有更好的宇宙。沒完沒了的掙扎,才能有,沒完沒了的人生。

    【關於二流人生】
    這本書是我最面對自己的書寫,很誠實的面對過去,甚至揭露自己最不敢觸碰的自己。

    如果能坦承的去面對過去,雖然痛苦,雖然好痛,也可能會再陷入悲傷,但一定能再往前進。

    真的去擁抱自己,陪伴自己,不是去找很多理由,而是去全面性的瞭解當時的狀況,填補空缺。

    也許在受傷的當下,我們不是不能面對傷痛,不能面對的,往往是自己。

    離開衝擊,離開當下。
    我們慢慢的重新開始,直到為了想守護更好的人,我們鼓起勇氣重回現場,去成為更好的人。


    【自序】

    「成為普通人有多難,我只想成為快樂的人。」

    取名,是一件很玄的事情。但說玄似乎又太過迷信,應該說有趣吧。
    我不愛的事情有很多,其中,對於母親認為面對某些無能為力的事情,都該概括簡稱為「命」,感到惶恐,也許是認為,如果連面對一些小事的心態,自己都無法決定,會讓許多人感到不安吧。包括我。
    情緒與感受之間,就是這麼微妙,自己無法面對自己的,在資訊不對等的旁人眼中,便如同進入另外一個次元。讓人深陷囹圄。

    扯遠了。
    我的本名是父母請人算的,但跟村裡其他同一屆的男生不同,唯獨我名內無「杰」這個字,取而代之的是,筆畫較多的「斌」,當時學寫字時,我一邊克服左撇子的先天書寫特性,換過來右手,一邊含淚面對練習寫姓名。
      
    算命師說,我在夏天的高溫出世,名裡不能有火。
    再三權衡下,卻未在名裡注水,而是取了其他名字。
      
    說也奇怪,從小,因身體不好,家人四處奔波求醫,神佛都問,最後歸落在民間信仰,作為關聖帝君的養子。然而,關聖帝君在信仰形象中,總是一手執筆一手拿關刀,也意外的和我的名相吻。成年後,和母親提過此事,母親也感驚奇。
    一切都是意外。

    實然,我曾十分厭惡這個名字。
    長大的過程中,總認為自身歷史短暫,輕翻幾頁便能全數閱完,但世界之大,人際之窄,村裡有「杰」的孩子,都在眾人的祝賀之下,以所謂正規的方式,進入了看似人生勝利組的預備道路。
    而作為先天殘缺的自己,卻始終感到舉步維艱。

    我從未想成為更好的自己,在當時,我只想成為更好的他人。
    但我倔強地從不肯示弱,彷彿在這個世界裡,只要先築起比他人高的牆,牆內的世界便難以窺視。畢竟,殘破難以直視。

    「反正,與這個名字無關,我本來就是難以存活的個體。」我卻總在某些被比較,或無形感到被比較的時候,責怪這個名字。或許,靈魂有分等級,我大概算是一生在追求成為普通人,卻強制傲嬌忸怩的靈魂。

    成年之後,初入社會奔波,當了記者,偶然中聽到有命理專業背景的受訪者說,姓是前生,名字代表今生,分別為特與質,姓名代表命運。因此才會有先天缺什麼,名字補什麼之說,與國外或電影情節常看到,取名是盼下一代一輩子記住自己的美好,或是紀念某人的初衷,彼此不同。

    那我的呢。
    算命師說,「能文能武、文武雙全,這孩子可能會一生忙碌。」
    對我來說,我的姓名像是一個巨大的隱喻。

    你對於它的態度某部分決定了你是否喜歡自己。

    我的名字裡面沒有任何的缺乏,有著不知從何而來的特質,面對燥如荒原的生命,我的靈魂不分悲喜好惡,總是垂直的點燃,燃燒著我的缺乏我的不安我的凝視及我的俯瞰。
    某種程度,我反面的決定了我的命運,也許它離順從的選擇,道路相悖,我們卻回到同一個終點,同一開始。

    村裡的其他男孩,紛紛以英俊的姿態進入還算令人稱羨的工作。
    其中一名有「杰」的男孩,課業極好,運動也是,高中便上了當地第一志願,高傲良善的他,在考大學時,進入了非一流大學不唸的循環裡,直到出社會的某日,我聽聞他在某國際機場擔任航警的工作,領取高薪。
    我從未感受到他想擔任警職的想法。
    沒想到啊。這份驚訝面向眾多,我想最大的是,對於生命總有出乎意料之事的詠嘆吧。

    我們的選擇要將我們帶往何方呢。

    「弱者並沒有對,但弱者的存在不是錯。」
    因為我們是人,因為做過弱者,無論肉體上或心靈上的,因此我知道弱者的相依,也懂為了弱者,犧牲自己的強者。連自己都救不了的強者,還能稱自己強者嗎?
    錯了,真正的強者都是先面對了自己而來的。

    關於名字。
    允文允武跟文武雙全是不一樣的,是跟「我活在你裡面」及「我們一起走」的感覺類似,當人們有了選擇,或成為他人的選擇,「更優秀」並不是成為通往未來的唯一途徑。
    而是「一起活下去」的意願,這股一同的力量會成為一種「好」,會成為對於明日期待自己成為「更好的人」的那種。

    我意外的用文字活下來了,無論身,無論心,都讓我安放在這瞬移的世界,變動的世界。
    我的命格裡仍然缺水。儘管這是事實。

    但我能活得像水。
    並不是我對命認輸,而是我想,柔軟地一直活下去。
    為了和你們一起。
  • 文字慾
    文字慾,一九九一年生。臺南人。乘載慾望的文體,在原始缺乏與緬求間懵懂,過多放逐,一股巨大的陰影襲來,遂著有《二流人生》。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