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未來的未來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 79205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本書特色:
    ★《狼的孩子雨和雪》、《夏日大作戰》、《跳躍吧!時空少女》、《怪物的孩子》導演──細田守,最新力作原作小說。
    ★《未來的未來》動畫電影於坎城影展導演雙週單元首映,8/17全台感動上映!

    內容簡介:
    這是跨越時空,我與家人的未來物語。

    在都市的角落,某個有著小小庭院的家庭,
    愛撒嬌的訓訓迎來剛出生的妹妹──未來。
    眼見雙親的關愛被妹妹奪走,
    這般從未有過的體驗,讓訓訓困惑不已。
    這時,訓訓在庭院遇見了稱呼自己為「哥哥」,
    ──來自未來的妹妹。
    他在未來的引導下,展開一場穿越時空的旅程。
    在前所未見的世界裡,
    訓訓見到自稱過往是王子的神祕男人與小時候的母親,
    並與青年時代的曾外祖父有了不可思議的邂逅。
    在那裡,他首次得知「家族之愛」的種種形式。
    最終,訓訓究竟會抵達何方?
    未來,又為何會從未來而來?

    未知的世界、初次的體驗、無數的緣分──
    男孩遇上來自未來的妹妹,展開一場小哥哥的奇幻歷險。

    ©2018 STUDIO CHIZU
  • 細田守
    1967年生於富山縣。1991年進入「東映動畫」(現為「東映Animation」)後,在動畫師一職上表現傑出,後轉任動畫演出(近似副導演)。2005年離開東映,先後發表《跳躍吧!時空少女》(2006年)、《夏日大作戰》(2009年),兩部作品皆在日本國內外榮獲諸多獎項。2011年創辦動畫電影製作公司「Studio地圖」,親自擔任導演、劇本與原作的《狼的孩子雨和雪》(2012年)、《怪物的孩子》(2015年),均創下票房佳績。

    譯者
    黃涓芳
    畢業於台灣大學外文系及語言所,曾任創意編輯、英語研究員等職。目前為英、日文自由譯者。

  • 在稍早以前的磯子區,山丘上有一座橫濱王子飯店,以及繪有淺藍色彩帶的E209系電車,發出「喀咚喀咚」聲行駛在根岸線。從國道十六號的杉田交叉路口開車南下,經過海洋研究開發機構的建築,上了青砥山的坡道繼續行駛一陣子,便會看到前方丘陵的南側坡地上,爭相競逐般矗立著一座座豪華的大房屋。在兩側豪宅之間的狹小土地上,有一棟小小的屋子。這棟小小的屋子有一座小小的庭院,庭院裡種著小小的樹。
    某天,一對新婚不久的年輕夫妻來到這裡,看到小小的屋子、小小的庭院與小小的樹,立刻就喜歡上了。屋子雖小,但對於兩人生活來說已經足夠,再加上位於坡地上而價格低廉,因此他們立刻簽訂契約,然後把相機交給不動產公司的負責人員,在小小屋子前方的小小樹木前並肩拍照。
    他們利用先生駕駛的紅色Volvo 240汽車載運搬家行李,在這裡開啟新生活。兩人每天都在東京都心工作到很晚,因此很珍惜假日待在這棟屋子的悠閒時光。他們會看書、聽音樂、做些稍微講究的料理度過假日,或者也可能什麼都不做,一直睡到傍晚。
    太太在綜合出版社工作,個性認真並具有強烈責任感,是個完美主義者,具備製作好書不可或缺的特質。然而反過來看,她的個性神經質且多慮,從而對他人評價很敏感,就算獲得讚賞,也會往負面去想而鑽牛角尖,常常為了挽回失敗而太過努力,搞得更加疲憊,落入惡性循環。即使如此,周圍的人仍讚賞她的完美主義並依賴她,使她難以察覺自己過度神經質的性格。
    先生任職於建築公司,具有藝術家氣質,總是依照自己的步調做事。他天性喜歡獨處,具有獨創力以及不被環境或他人左右的堅強個性;不過講難聽一點,就是過分頑固而不聽他人意見,就某方面來看稱得上是遲鈍,除了自己有興趣的事情以外都很隨便,缺乏協調性,無法察言觀色,雖然平常很溫和,但容易因為自己的步調被破壞而發脾氣,在工作截止前常常焦躁緊張──舉凡這類缺點,說也說不完。
    夫妻倆的個性南轅北轍,因此常為了大大小小的事情起衝突。即便如此,他們還是沒有分開、繼續一起生活,或許是因為超越個性的適性,或者是因為緣分吧。
    有一天,太太突然想要養狗。她說,她在寵物店和一隻奶油色的英國迷你臘腸犬四目相接,立刻一見鍾情。先生雖然擔心生活步調會被改變,不過最後還是勉為其難地答應了。次週,小狗就來到這對夫妻的家。牠戴著紅色項圈、咬著雞蛋形皮球的模樣,不管看多久都不膩。兩人聊起小狗當天的成長、散步途中小小的插曲、毫無防備的可愛睡姿,可以一直聊到忘記時間的流逝,簡直就像成了小狗的雙親。
    結婚第六年,太太懷孕了。
    先生以定點觀測的方式,將太太逐漸變大的肚子拍下來。他們在婦產科看了超音波影像,年輪蛋糕切片般的黑白畫面裡,剛好納入胎兒的大頭和小身體。胎兒雙腳間有很清晰的男孩子象徵。看到胎兒的心臟跳動,先生的心跳也加速。對於即將出生的這個孩子,他能夠扛起經濟責任嗎?不過太太的肚子無視他的憂慮,隆起得越來越大。她依照預定計畫請了產假,匆匆忙忙地準備生產。陣痛比預定日期提早一星期來臨,太太的母親依照事先約定從外縣市過來。為了促進陣痛,太太依照助產士的指示,在先生的陪伴下氣喘吁吁地在傍晚的公園散步。七個小時半之後,太太便和剛出生、臉還紅紅的新生兒一起自拍,展露大功告成的笑容。在一旁守著女兒的母親,則像結束長途旅行的旅人,喃喃說道:「妳終於也成為媽媽了。」
    陪產之後,先生被賦予一項任務:替孩子命名。他面對新生兒交叉雙臂沉吟。事前雖然準備了幾個名字,但是他怎麼想都覺得和眼前的臉龐不搭,所以決定重新再想。他在婦產科醫院短暫的會面時間和太太反覆討論,終於得出答案。
    「訓。」
    讀音是「kun」。
    太太也贊同,說這個名字很可愛,而且不太常見,所以大家應該會記住。她呼喚新生兒:「訓訓。」先生用毛筆在和紙上寫下「命名『訓』」。
    相簿中保留了在夫妻倆中間綻放笑容的男孩一歲照片,也有返鄉到醫院探望曾外婆時,曾外公抱著男孩拍攝的兩歲照片。這兩張照片中的小孩看起來一樣,但絕對不同。新生兒一下子就變成嬰兒,嬰兒又轉眼間變成幼兒。此外,嬰兒時期還可細分為無數階段,到了幼兒時期又有無數的成長階段。小孩子的變化令人目不暇給,無法以「小孩子」一詞概括。如果可能的話,父母親會很想完整記住這樣的成長軌跡,但他們光是應付日常生活就耗盡心力,對於稍早之前孩子的模樣,會以驚人的速度、令人難以置信地輕易忘記。他們只能為孩子的「現在」操各種心,並擔憂「未來」的種種。
    夫妻倆考慮到孩子長大後的情況,決心重建自己的家。設計工作由先生負責。小小庭院裡種著小小樹木的那棟小小的家周圍,搭起了工程用鷹架。先生請監工人員拿相機,像某年夏天一樣大家並排拍了張照片。
    爸爸、媽媽、臘腸犬,還有成長為三歲的男孩。
    當時的男孩還不知道,媽媽肚子裡有一個新生命。
     

    小寶寶到來的日子


    橫濱的天空完全被白雲覆蓋,彷彿隨時要下雪。丘陵上的橫濱王子飯店早已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並排矗立的好幾棟嶄新大廈。根岸線列車從E209系變成E233系,軌道也從定尺鋼軌改為長焊鋼軌,不再聽見「喀咚喀咚」的聲音。任何事物都一點一滴地變化,彷彿要避免被發現般,刻意屏住氣息。
    小小庭院裡種著小小樹木的那棟小小的家重新改建了。小小的庭院現在被主屋與附屬小屋前後包夾。也就是說,原本是前院的庭院沒有移動位置,直接變成了中庭。橘色的瓦片經過重新利用,安置在新家屋頂。屋頂環繞的中庭裡,可見那棵小小的樹木。
    在接近聖誕節的十二月某個寒冷的日子,小男孩踮起腳從兒童房的窗戶往外看。他從幼稚園回來後還沒拿下名牌,就在小小的踏台上盡可能踮起腳尖。名牌上寫著「太田訓」。
    兒童房的牆上貼著男孩在幼稚園畫的圖,還有出生以來的許多張照片。這些照片都是他面帶笑容和爸爸媽媽一起拍的,其中也有九月生日時的照片。男孩滿四歲後才過了兩個半月。房間地板上,禮物的玩具列車與塑膠軌道架設到一半就被丟著不管。
    男孩目送玻璃窗外的輕型汽車經過。他在等的是爸爸駕駛的紅色Volvo 240,不過看樣子還要等很久。白色的氣息使玻璃蒙上遮蔽視線的霧氣,他便伸出手掌擦拭。男孩把額頭貼在玻璃上,溫暖的氣息立刻從鼻子噴出,使玻璃再度蒙上霧氣。奇怪,為什麼會這樣?男孩再度用手掌擦拭。
    「……怎麼還沒回來?」
    男孩的嘆息再度使玻璃蒙上霧氣。一輛Toyota Prius發出尖銳短促的聲音駛過。

    外婆邊把智慧型手機貼在耳朵上邊從客廳走下來。
    「這樣啊。太好了……」
    櫥櫃上擺著小小的聖誕樹,降臨節日曆的格子開啟到二十二號。外婆打開餐廳的玻璃門,穿上涼鞋走過中庭。
    「嗯,等你們回來。好,路上小心。」
    她掛斷電話,打開兒童房的玻璃門。
    「訓訓,媽媽現在要回來囉。」
    站在踏台上的男孩──訓訓,眼中充滿喜悅的光芒問:
    「真的嗎?」
     外婆蹲在訓訓面前,降低到他的視線高度說:
    「真的喔。期不期待?」
    「期待!」
    訓訓張開手臂,使勁從踏台上跳下來,雙手貼在地板上喊了聲:「汪!」
    他在外婆周圍繞了好幾圈,踢開列車和軌道,不停喊:
    「汪汪!汪!汪汪!汪!」
    媽媽要回來的消息讓他欣喜若狂。
    「呵呵,像隻小狗一樣。」
    外婆發出苦笑,然後用提議的口吻接著說:
    「訓訓,小寶寶最喜歡乾淨的房間了,要不要整理一下?」
    「嗯。」
    「你可以自己來嗎?」
    「嗯。」
    他用雙手捧起列車和軌道,一一放回玩具箱。
    「那就拜託你了。」
    「嗯。」
    「外婆去上面囉?」
    「嗯。」
    訓訓忙著整理,連看也不看外婆一眼。
    外婆走出兒童房,關上玻璃門。

    「汪汪、汪汪。」
    迷你臘腸狗「小悠」搖著雞毛撢子般的尾巴,朝著吸塵器的吸頭怒吼。
    媽媽的陣痛比預定日期來得早,已經去了婦產科醫院,在包含生產日在內的這一個星期,外婆便從外縣市來幫忙。在此之前,爸爸為了迎接新生兒逐步做準備,外婆則幫忙照顧當時正在感冒的訓訓及小悠。外婆再次用吸塵器把餐廳清掃過一次,為了謹慎起見,又用黏塵滾筒在客廳地毯上滾來滾去沾取灰塵,並確認洗好的內衣數量是否充足,然後重新仔細折好。她邊折衣服,邊緩緩環顧仍殘留著新房子氣息的家。
    「這棟屋子建得還真奇怪。」
    這棟屋子的確和一般獨棟房屋有很大的差異。在坡地上蓋房子時,一般會先做擋土牆,然後挖土填土,整出平坦的地面。然而,這棟屋子是順著傾斜的地面做出高低差,連同中庭在內的六個房間,都像階梯般斜斜地連結在一起。外婆此刻所在的洗衣間、浴室、洗手間一體的空間位在最上層,從這裡往下一百公分是臥室,再下去是客廳,再往下則是開放式廚房與餐廳。隔著玻璃門往下,就是小小的樹木佇立的中庭,再往下則是兒童房。一百公分的高低落差代替每個房間的隔牆,也因此從臥室可以直接俯瞰兒童房;相對地,從兒童房也可以往上看見臥室。
    不過,缺少一般家庭司空見慣的隔間,讓外婆感到很不自在。
    從中庭下了階梯就是玄關。雖然號稱玄關,但只有一扇厚厚的木門。在這裡還不能脫鞋,必須爬上中庭,在玻璃門前方的地毯上脫鞋。被迫遵守這種獨特的規則,也讓外婆頗為焦躁。
    這棟「奇怪」屋子的設計者,就是身為建築師的爸爸。
    「跟建築師結婚,是不是沒辦法住在正常的房子呢?」
    外婆邊用掃帚清掃玄關邊喃喃自語。
    「對不對,小悠?」
    她像是講悄悄話般徵求同意。
    跟在外婆後面的小悠凝視著她的臉回答:「汪!」

    「呼。」
    外婆和小悠一起從玄關回來,從中庭仰望整棟屋子確認。迎接嬰兒的準備已經全數完成,外婆鬆了一口氣,走到下面的兒童房打開門。
    「……咦?」
    她看到屋內的情景,不禁啞口無言。兒童房內鋪滿玩具電車軌道,幾乎連踏足之地都沒有。
    「訓訓……好像比剛剛更亂了啊……」
    明明說好要整理的。
    訓訓在軌道與隧道包圍中,雙手拿著玩具電車比較,似乎無法做出決定。
    「小寶寶比較喜歡E233系還是梓號列車呢?」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
    外婆雙手扠腰,嘆了一口氣,望著中庭故意說給訓訓聽:
    「咦?小悠好像要去院子玩耶。」
    「真的嗎?」
    「你陪牠去吧。」她揮手引導催促訓訓。
    「好。」
    訓訓丟下電車跑到中庭。
    「外婆幫你整理好。」
    外婆輕輕關上玻璃門。
    畫著淺藍色線條的電車經過平交道,上了高架橋,正在度過鐵路橋。
    距離嬰兒到達這裡已經沒有時間了,如果拖拖拉拉會來不及的。外婆大步跨過鐵路橋,雙手抓住響起汽笛聲的電車讓它停住。
    「快點快點……」

    雞蛋形皮球上的兩隻眼睛直直盯著訓訓。
    在皮球的另一邊,戴著紅色項圈的小悠也直直盯著訓訓。
    「哈、哈、哈!」
    牠的眼中充滿期待。
    「要丟囉~嘿!」
    訓訓把皮球丟出去。芥黃色的皮球在空中劃出圓弧,小悠吐著白色氣息追逐。皮球在中庭牆壁上不規則彈跳,使牠耗費一番功夫而發出嗚嗚的低吼聲,不過還是確實叼住了,然後專心致志地跑回來,撲進訓訓懷裡。
    「哈哈哈。」
    中庭的面積以訓訓的腳來測量,大約是十一大步。四方形的地上有自然生長的草,中間佇立著一棵櫟樹。雖說是庭院,但也只有這麼點空間而已。樹的種類是黑櫟,樹幹比訓訓雙手合抱稍粗。由於經過定期修剪,因此高度沒有很高,只比屋頂高出一點。小悠從幼犬時期就喜歡繞著這棵櫟樹跑,也同樣喜歡那顆皮球。
    訓訓拿著這顆使用很久、表面變得破破爛爛的球做出準備動作。
    「要丟囉~嘿!」
    他把球丟出去。小悠轉眼間就按住反彈的球,叼起來之後繞過黑櫟樹跑回來。
    就在這時候……
    「!」
    小悠突然發覺到異狀,仰望天空。
    輕飄飄的白色物體從空中飄落。
    「啊……」
    訓訓也仰望天空。
    小小的白色顆粒無聲地掉下來。
    訓訓不禁伸出手,然而空氣輕盈地將白色顆粒捲起,使它從指縫之間溜走。他把腳踮得比剛剛更高,卻更加抓不著。
    訓訓舉著手往上跳,抓住一個小小的顆粒。這回他感覺到確實抓住了,小心翼翼把手縮回來,緩緩張開拳頭,但手掌中沒有白色顆粒,只有水滴。抓到的顆粒跑去哪裡?他再度仰望天空尋找。
    「……」
    飄落的小顆粒以驚人數量填滿天空,此刻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顆粒掉落下來。一、二、三、四……訓訓想要數清楚,但龐大的數量讓他頭暈目眩。當他定睛凝視,可以清楚看到掉落下來的不只是模糊的白色顆粒,而是有六個角的透明冰之結晶。即使不用放大鏡或顯微鏡,光憑肉眼就能確認。他曾在教育頻道看過,極小的每個顆粒看似相同,但其實擁有不同的形狀。誰能相信,數量多到覆蓋整片天空的顆粒,竟然沒有兩個是相同的呢?
    訓訓茫然地持續仰望,無法找到適當的言語,只能喃喃說出單純的感想:
    「……好奇妙……」
    這時,突然傳來汽車引擎「轟~」的排氣聲,他才被拉回現實。
    「啊。」
    這是爸爸的車聲。
    小悠像宣告來臨的小號般汪汪叫。訓訓跑下階梯,使勁打開兒童房的玻璃門。
    「訓訓。」
    正在準備嬰兒搖床的外婆呼喚他,但是他沒有回應,而是跳到踏台上踮起腳尖看向窗外。氣息吐到窗戶上,使他看不到前方。
    「啊!」
    他迅速用手擦拭,看到窗外正在停車的Volvo 240車頂。車子數度前進、後退,一定是爸爸在駕駛。
    「到了嗎?」
    外婆問,但他依舊沒有回答就衝出兒童房,走下中庭來到玄關的階梯。半年前他還得屁股朝前、緩緩挪動腳步才能走下階梯,但現在已能抓著高出頭頂的扶手,一階階走下去。
    「媽媽!」
    他努力用比平常更快的腳步下階梯,並且朝著玄關喊。
    「媽媽~!」
    這時他聽到「喀」的聲音。
    「來,公主,到達目的地了。」
    拿著大件行李的爸爸像護衛般打開門,粉狀的雪飄進屋子裡。
    正在下階梯的訓訓停下腳步往前看。
    「啊……」
    「我回來了,訓訓。」
    穿著雪白色服裝的媽媽抱著雪白色的襁褓,宛若女神般微笑。
    「媽媽,妳回來了……」
    訓訓才應完話,就淚眼汪汪地緊緊依附在媽媽的膝蓋上說:
    「我好寂寞。」
    「感冒好了嗎?真抱歉,都不在家。」
    媽媽以溫柔地聲音表達歉疚。這時訓訓突然抬起頭,看著白色的襁褓。
    「……那是小寶寶嗎?」
    「呵呵呵。」
    「讓我看!讓我看!」
    訓訓蹦蹦跳跳地央求。
    沒錯。
    大約一星期前,媽媽說要去婦產科醫院就一直沒有回家。外婆代替媽媽照顧訓訓,餵不斷咳嗽的他吃藥,幫他在背上貼止咳貼布。爸爸屢屢用手機拍下婦產科醫院的情況給訓訓看,但訓訓不是很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籐編的嬰兒搖床中,鋪著雪白色的毛毯。
    媽媽把睡著的小寶寶輕輕放在毛毯上,然後緩緩抽出扶著小寶寶脖子的左手,避免弄醒她。
    訓訓像著迷般看著小寶寶。
    小寶寶裹著細緻蕾絲裝飾的雪白色服裝,正在睡覺。
    她看起來驚人地嬌小,宛若砂糖點心般,彷彿一觸摸就會立刻崩壞。從小小的胸口看得出小寶寶正淺淺地呼吸,脖子傾斜的角度非常不自然。這個奇妙的感覺似乎正展現出嬰兒的脆弱。訓訓只是呆呆地屏息凝視。
    「……」
    爸爸抬起頭看著他,壓低聲音說:
    「這是訓訓的妹妹。」
    「……妹妹?」
    訓訓大概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說出這個單字。
    媽媽用眼角瞥他問:
    「可愛嗎?」
    訓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如果要問可不可愛,老實說,他完全不覺得可愛。那麼,該怎麼回答?
    訓訓剛開口就沉默下來,再度開口卻又閉上嘴巴,然後張著嘴巴思索片刻,總算喃喃說出簡短的感想:
    「……好奇妙……」
    雪繼續無聲飄落在中庭的櫟樹上。
    小寶寶在睡眠中靜靜地呼吸。
    訓訓戰戰兢兢地伸出食指,點一下很小的手掌後,連忙縮回來。
    媽媽引導他:「輕一點。」
    訓訓再次鼓起勇氣伸出手指,輕輕地摸了一下,感覺軟綿綿、胖嘟嘟的。他直接把自己的食指放在小寶寶的手掌中。過於小巧的五根手指、指甲、皺紋──簡直像在摸精巧的迷你人偶。究竟是誰做出這種東西?
    這時小寶寶的手抽動一下。
    「……唔!」
    訓訓嚇得抽出手指,下意識往後退。
    小寶寶醒過來,彷彿破曉般緩緩張開眼瞼。
    爸爸對媽媽悄悄說:
    「她醒來了,一直看著訓。」
    「她還看不見東西。」
    「可是她一直看著那邊。」
    訓訓被小寶寶注視,無法動彈。
    空虛的瞳孔中映出他的身影。
    這個奇妙的個體看著自己,讓他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媽媽說:「訓訓,從今天起要跟她好好相處喔。」
    「……嗯。」
    「發生什麼事的話,要保護她喔。」
    「……嗯。」
    訓訓心不在焉地回答。他只能這樣回答。
    即使如此,媽媽似乎還是放心了。
    「謝謝你。」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