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輸給雨
不輸給雨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 9342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宮澤賢治經典詩作
    奧斯卡動畫短片提名山村浩二全新繪圖
    資深兒文工作者林真美 ╳ 日本文學獎詩人亞瑟‧比納德
    全新中英雙語翻譯


    日本詩人宮澤賢治的一生短暫,但他不僅是詩人、童話作家,也是農業家和教育家。他熱愛自然、憧憬宇宙、關心科學,也將自己的理想主義情懷投入實踐之中。

    他的作品〈不輸給雨〉已是家喻戶曉的詩作,內容涵蓋自身生活與理想,刻劃出不畏艱難險阻的堅毅精神。日本東北大地震引發海嘯和核災後,演員渡邊謙朗誦此詩,將其傳頌至世界,讓人體會詩歌的力量。

    此書中,知名動畫大師山村浩二用清冷筆觸,將詩中意境演繹延伸,描繪人與大自然融洽共處的景象:野菜和米飯旁,貓兒舒服的蜷縮著;星光下,貓頭鷹眼神明亮銳利的佇立於農田樹枝上;屋簷下,家燕啣著小蟲育雛忙碌……

    全書中英雙語,中文譯者為資深兒童文學工作者林真美,以最貼近原文的角度重新翻譯,展露宮澤賢治質樸坦蕩的精神;英文翻譯集中於書中最後一跨頁呈現,由日本文學獎詩人亞瑟‧比納德翻譯。

    在宮澤賢治出生的一個世紀之後,〈不輸給雨〉藉由繪本被再次介紹給大人和小孩,盼望能從這本經典出發,關注需要關懷的人文社會、關注急需大眾守護的自然生態。
  • 宮澤賢治

    1896年生於日本岩手縣。從小就喜歡觀察昆蟲,對於採集礦石也充滿熱情,因此有個綽號叫「小石頭阿賢」。

    在家中接觸不少佛教故事,也讀了不少經典,在學校則醉心於聽老師朗讀赫克特·馬羅的《苦兒流浪記》。進入盛岡高等農林學校就讀後,對地質研究下了一番功夫,慢慢也寫短歌與詩,並開始試著寫童話。畢業後前往東京,在那裡埋首創作童話,卻因為妹妹病倒而返回家鄉,到農校教書。

    生前只出版童話集《要求特別多的餐廳》和詩集《春與修羅》兩本書。1933年因急性肺炎過世。死後〈不輸給雨〉和其他傑作紛紛問世。

    繪者
    山村浩二


    日本知名動畫師、繪本作家、插畫家。1964年出生於日本名古屋,從小喜歡繪畫,13歲就開始製作動畫。進入東京造形大學繪畫系後,鑽研世界動畫大師的作品如尤里‧諾斯汀(Yuri Norstein)、伊舒‧帕特爾(Ishu Patel)和皮特‧帕恩(Priit Pärn),進而激勵他追求自己的創作之路。

    2002年,作品《頭山》入圍第75屆美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動畫短片,並獲得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短篇動畫大獎。2007年,《鄉村醫生》獲加拿大渥太華國際動畫影展大獎。現任東京藝術大學大學院映像研究科動畫專業教授。繪本作品有《小樹苗大世界》《點心大集合》《水果海水浴》《蔬菜運動會》等。

    英文譯者 
    亞瑟‧比納德(Arthur Binard)


    旅日美籍詩人。1967年出生美國密西根州。童年時代經常和父親一起去河邊釣魚,深受湖泊溪流中的水生生物吸引。高中開始詩歌創作,進入紐約的柯蓋德大學後,主修英國文學。對文字的著迷,促使他於1990年赴日。

    2001年,第一本日文詩集《釣上來的是》獲中原中也獎。2007年《這裡是家,本•沙恩的第五福龍丸》獲日本繪本大獎,2013年《尋找著》獲得講談社出版文化獎繪本獎。

    中文譯者 
    林真美


    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畢業,日本國立御茶之水女子大學兒童學碩士。在國內推動親子共讀及繪本閱讀多年,成立「小大讀書會」。策劃、翻譯繪本無數,著有《繪本之眼》一書。

    目前在大學兼課,講授兒童文學與兒童文化等相關課程。譯有《草莓》、《灰灰來我家》《夏之庭》《印度豹大拍賣》《今天的月亮好圓》《繪本之力》《一個人生活》等書。共著作品有《在繪本花園裡》《在繪本中看見力量》。

  • 後記

     〈不輸給雨〉在日本是一首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詩。也是一首很容易被誤解的詩。1931年宮澤賢治在他的最後一本筆記本中用鉛筆寫下了這首詩,現在看來,他的有些表現讓人覺得過時,不過當今的讀者還是可以感受到它的韻律,且無需註腳,就能讀懂它的意思。賢治的話語,到現在都還適用,所以讀者容易以為這首詩的舞台就設在日本。但那是不對的。

    〈不輸給雨〉誕生在一個完全不同於現在的環境。一如赫特利(L.P. Harley)曾說的:「過去是個陌生的國度,他們做事的方式和我們截然不同。」在許多的國家中,日本對它的過去尤其陌生,特別是在歷經了上個世紀的巨變之後。地方的生態系統、地方的共同生活體,以及經濟的運作方式,都已大大的改變。賢治所在的那塊鄉土,人們在那裡種植、飼養,捕獵他們所有的食物。

    現在,日本有超過百分之六十的食物都要從國外進口,自給自足已經越來越遙不可及了。以前到處都是稻田和梯田,即便是在市區,農業也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現在,超商和速食連鎖店無所不在,就連鄉下也不例外。我們已經很難在日本找到一條河岸未遭破壞、沒有水泥建設的河流了。只能說,那些在賢治所創作的故事裡或詩中出現的自然界要角,都已經成了瀕臨絕種的生物了。

    不用多說,在屬於〈不輸給雨〉的那個世界,並不包含人為的基因改造產品:那個時代的日本並沒有銫137與鍶90這樣的輻射存在。賢治認為,土壤和海洋的健康就和他自己的健康一樣重要,雖然他在鈽的出現及「為和平投下的原子彈」這些事情發生之前即已過世,他的作品仍顯示出他對這些事物的強烈反對。

    詩經常是隱喻的。詩人試著少說一些,並容許讀者在無需說明的情況下自己去找答案。在〈不輸給雨〉中,有更多的話都被省略不說,因為賢治意識到他的生命即將結束。詩中極其重要的一點是,「我一天的飲食力求簡單:吃四合的糙米和味噌和少許的蔬菜。」文字中無須跟讀者保證用來做味噌的是「非基因改造的大豆」。在21世紀,沒有「Non-GMO」(非基因改造)的標籤就好像是在默認孟山都(Monsanto)擁有大豆的基因專利。賢治所吃的「四合的糙米」,無須接受是否含有放射性銫的檢驗,但目前官方的標準是每一公斤稻米的銫含量不能超過100白克瑞,而檢驗結果顯示,許多的稻米都被污染了。賢治吟唱「不輸給雨,不輸給風」的十年後,日本降下了「黑雨」,而且現在地球上很多人們的家園都暴露在核爆試驗的下風處。   
      
    在創作這本書時,山村浩二和我試圖「在插畫中表現出那些顯而易見的事物」。這些畫面呈現了一種對賢治來說無須言說的生活,以及視而可見的的生態系統。在將這首詩翻譯成英文時,我被他的現代性打動,也因而想起艾茲拉•龐德(Ezra Pound)的話:「文學的新意乃是持久的新意。」即便〈不輸給雨〉與現在有距離,但問題不在詩本身,而在我們所處的這個無法再生、不得永續的時代。  

    「不輸給雨。不輸給輻射。也不輸給環境崩壞。跨國企業只會加強我的決心……」宮沢賢治絕不會寫下如此細瑣的詩句,但是他對地球生靈的基本信念,會帶著我們迎向前述的挑戰。「西邊如有疲累的母親,就去幫她扛稻束,」他如此承諾。現今我們所要扛的稻束更沉重了,而賢治就在我們的前方,靜靜的微笑,並問我們是否真的想要扛起?

    亞瑟•比納德
    2013年11月3日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