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影:陳為民鬼故事集
詭影:陳為民鬼故事集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鬼王陳為民重磅回歸之作
    三十個故事,三十種毛骨悚然,讓你對恐懼成癮,欲罷不能。

     
    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喜愛聽陳為民講鬼故事?因為他講的往往不只是故事,他講的永遠不只是傳說。鬼王陳為民時隔多年的回歸之作,本書收錄二十五篇全新作品及五篇經典之作。

    《詭影》是鬼隱,是鬼影,更是鬼癮。有些鬼故事只讓人在模糊不定的猜測間半信半疑,只讓人從文字間見得鬼的蹤影,然而陳為民的鬼故事以親身經歷將鬼隱、鬼影融為一體,並由此挖掘人心受不住好奇的驅力,而對未可知論的鬼神之事成癮。

    陳為民「講鬼」,最吸引人之處在於敘事中的娓娓道來,他讓人相信鬼其實無所不在。讓人相信「他」等在那裡,「他」看得見你,「他」總會現身在人們最防不勝防的時刻。陳為民的鬼故事總是發生在你我生活中最平凡的經驗中,沒有奇特的場面,沒有故弄玄虛,只有最純粹無雜的毛骨悚然。

    關於鬼,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詭影》讓人不得不跳過辨偽的過程,直抵人心中最脆弱,同時也最鐵齒的領地。
     

  • 陳為民
    生於台灣桃園,台灣男演員、節目主持人、作家,人稱「鬼王」、「士官長」。從「講鬼」到「寫鬼」,對他而言,靈異第六感是生活的一部份,以尊重的心看待另一個空間的人們。著有《軍中鬼話》系列1-10、《流氓學生》、《戰國偵蒐連》、《鬼王聖經》系列1-8等書籍。
  • 鬼隱、鬼影、鬼癮
    空城噪音
    顫慄傳說
    「活」公仔
    鐵齒
    壁癌
    屬鬼
    再見
    來自陰間的訊息
    陽明山上
    無影腳
    機露謎
    指尖
    阿嬤
    男魔
    海濱公路
    唐裝女孩
    陰暗路煞
    二樓
    飯店
    夜遇
    厲陰宅
    生存遊戲
    水印記
    化妝師
    身邊
    說鬼依舊(鬼王經典)
    十七號房
    公寓
    牌房
    大個
    鬼搖床


     

  • 指尖

    大台北地區生活成本較高,真正台北戶籍的人數遠遠不到外來人口的數量,在求生不易的環境中,有很多把整層房屋重新裝潢成一間間小套房的房子,這也成了來台北打拼的人不得已的首選。

    在影視製作公司當攝影助理的豆子,退伍後,從屏東來台北工作,租了個在三重的小套房。這原來是一整棟七樓公寓,被重新規劃成像飯店一樣,一間又一間含獨立衛浴的小套房,一張雙人床墊靠著牆,擺放在地上,一張簡易小桌,椅背靠住牆有著大約一隻手臂的距離。房租八千,有透氣窗,雖談不上高級,但這條件還算窗明几淨,他幾乎在看屋的當下就租下來了。
    豆子的工作時間很不穩定,拍起戲來,幾天回不了家也是常事,沒戲時不想花錢,他也多半待在房租含水電的小空間裡。

    搬進來的頭兩天因為累,睡得很沉。第三天,白天拍了一天戲,曬了一天有夠累,澡都沒來得及洗,就癱在床上,可是向來好睡的他,開始想念老家的那個紅磁磚的廚房和阿母的飯菜,然後越想越多,最後竟一夜沒睡。

    毫無規律可言的拍片工作,讓豆子以為他長期睡好只是因為工作勞累,除此之外,這房子也沒什麼好挑的了,住滿了一年,豆子工作穩定了,也習慣了住所環境,於是決定再簽一年的租約。剛續約的第四天戲就殺青了,豆子幾乎整天待在小套房,持續了好一陣子的糟糕睡眠狀態,再加上不規律的高強度工作,豆子的作息越來越亂。晚上睡不著,白天就垮了,漸漸地演變成晚上睡不著覺。

    某天,他在床上換了好多姿勢,然後拿著手機坐在小書桌前,忽然他右耳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劃了一下!就像是有人拿了根羽毛,極輕柔地劃過敏感的耳朵。寂靜的獨處空間,冷不防地來這麼一下,豆子忍不住驚叫,閃了一下,回頭四處張望自己這個一眼就能看穿的小房間。小套房外是車水馬龍,算不上吵,但也不會有山野別墅的寧靜,所以來這麽一下,豆子很快就不在意了,繼續看著手機。

    終於又有新戲要開拍了,豆子很高興地去開了會,拿到劇本回家做功課。套房的小桌子上,堆了一疊劇本,煙灰缸邊躺了根正燒著的菸。豆子將腳翹在桌上,靠著椅背、靠著牆,然後⋯⋯

    正入神地看著劇本,突然右邊耳朵又被劃了一下!嚇得他整個人彈跳了起來,還踹倒了桌子,劇本、菸蒂灑滿一地,還波及到旁邊的床。豆子在慌亂之中趕緊快速整理,半蹲著在地上清菸蒂,突然又被劃了一下!後背,這次是後背,可是他穿著T恤,又感覺根本不是劃過T恤的感覺,而是直接劃在皮膚上頭!猛地回頭一看,後邊就只有牆。豆子看著牆上的電燈開關,有個念頭想,會不會是電流?但這可能性又太低了。

    劇組的拍攝後半部場景拉到墾丁,剛好一個空檔,豆子回了趟屏東老家,閒聊中跟老媽媽說起了這件事。

    「難怪喔⋯⋯我一看你就怪怪的。」老媽媽愛子心切,立刻把兒子帶到村子口的大廟去找師父。奇怪的是,豆子傻傻地跟著媽媽來到大廟,點了香要拜天公爐,才一舉香,豆子一陣暈,全身突然沒力。「咚」的一聲,跪倒在地!在大廟折騰了好久。

    「這符,你回去打開門,在門口先化。」從小看著豆子長大的廟裡的乩身阿勝伯幫豆子做完法,畫了八道符,一道讓他回台北在租的小套房先開門,但還不要進門前,先燒一道符,其餘七道,每三天化一道,擦拭身體、飲符。

    看過符的人知道,不嚴重的,一般是紅筆批符,極嚴重的就會是用黑筆畫符,阿勝伯交給豆子的符是用黑筆畫的,八張都是。

    劇組在墾丁拍了一個月,豆子終於回到台北小套房,但當時根本沒時間想到符這件事情,倒頭就睡,第二天還早班三點半呢!

    沒想到,明明累到跟狗一樣一躺下就睡死了,但卻有一個輕微的聲音一直有規律地出現,慢慢的,這麼小的聲音也就把他給弄醒了。豆子仔細聽,整個空間真的安靜到似乎有了回音,於是可以聽得清楚,那到底是什麼聲音呢?又是從哪裡發出來的呢?

    窗外靠馬路,當他正想查看是不是左側另一客房的聲音時,才猛然想起阿勝伯有說:「房子不是很乾淨。」

    不乾淨就不乾淨,為什麼叫「不是很乾淨?」當時豆子的媽也有提問。只是,有點玄機的事,通常你追問,也不會有人清楚地回答你。

    豆子驚魂未定地看著房子,心裡想著,那符⋯⋯我他媽放哪兒去了啊?眼睛這時無意識地被椅背後、牆上的開關給吸引了目光,一般家庭的開關座,裝潢房子時,工人不見得會鑿出平整的洞來放置開關的鐵盒,所以有時候會在外層飾板裝上時,留下牆面鑿得不平整的痕跡。豆子也不知道為什麼,毫無來由地伸了手指去碰那露出來的一點點灰色水泥,沒想到,這水泥不知道用的是什麼材料,輕輕一摳就掉了一大塊下來!

    「幹!糗了!才剛談好退租,就把別人的牆給搞壞了。」雖然這基本是房子本身的問題,但身為即將退租的房客,這個狀況少不了又跟房東有得盧的了。

    他這時更加忘了要找符這件事情。水泥灰塊大大小小碎了一地,只好趕緊拿了抹布、掃把,突然一塊打火機大小的水泥塊吸引了他,拿到眼前細看,水泥塊裡有個混濁的米白色的東西,混在灰色的水泥裡還蠻明顯的,用指甲撥了下髒米白的東西,竟然撥不開,但似乎是個條狀的東西,也不知豆子哪來的靈感,他把水泥塊輕輕地在地板上敲了一下。水泥塊碎成兩節,花生米大小,髒髒的米黃色,上頭還有一截指甲!那是一個人類的某一指的指頭的前兩節!

    豆子立刻秒衝下樓!站在半夜的大馬路上,豆子懂了,椅子後,永遠有詭異指尖劃過他耳朵、身體的那個輕柔的指尖。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