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版印刷三日月堂:第二部來自大海的信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第二部來自大海的信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 9342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感動15萬日本讀者的話題作品,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第二部堂堂登場。
    溫暖而有點寂寥的物語,組好了版卻來不及印刷的人生嘆歌

    月野弓子繼承爺爺留下的活版印刷廠,
    重新運作印刷機,讓看似落伍的活版印刷與一粒粒鉛字,
    凜然顯影在紙張上,成為支持人們繼續前行的力量。

    這次的四位委託人,各自懷揣著生命的難題,來到三日月堂。
    德國詩人策蘭認為,詩就是裝在瓶子裡投向大海的信,
    總有一天會被沖刷到某個岸邊,甚至某顆心的岸上。

    每一次鉛字、油墨與紙張的親密接觸,都像往大海投出瓶中信,
    懸浮無依的心情、不願憶起的往事,何時才會漂浮靠岸?

    「哪裡都無所謂,只要是遙遠而閃亮的地方,就能踏上旅程。」

    ◆蝶兒朗讀會────
    「在古希臘文中,呼吸、靈魂與蝴蝶,都可用phyche這個單字來表現。」
    對自己的演說能力感到自卑而參加朗讀課程的圖書館員小穗,卻臨危受命要與三位夥伴一同上台進行朗讀演出,而且要朗讀的是自己最心儀的阿萬紀美子作品。她們為了印製節目單,來到三日月堂,與弓子一同追尋既乾淨,又透明,來自靈魂深處的「聲音」。

    ◆淡雪的痕跡────
    「悲傷雖然不會消失,但因為是很重要的東西,本來就不可以消失。」
    小學生廣太無意間得知了爸媽埋藏心中超過十年的祕密,這讓他心頭無端抹上一層陰霾。他抱著對生命與死亡的未知踏進三日月堂,與弓子一同檢字選紙,製作「第一張名片」……

    ◆來自大海的信────
    「貝殼是貝類花上一輩子塑造出來的形狀,無疑也是貝類魂魄的形狀。」
    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昌代就不再製作銅版畫,甚至懷疑起創作的意義。但是有人告訴她,飛得起來的人,就應該去飛。在弓子的邀請下,她們要一起參加袖珍書市集,結合銅版畫與活版印刷,加上新美南吉的詩,創作全新作品。

    ◆我們的西部片────
    「倘若那台機器開始運作……倘若三日月堂裡再次充滿印刷機的聲響。」
    為了不重蹈父親的覆轍,慎一腳踏實地工作一輩子,當上了管理職,沒想到卻因突發的心臟病而被迫休養,離開職場。回顧自己與父親不走運的一生,他發現了父親臨終前遺留給他的訊息,也在三日月堂找到了父親始終沒能印出來的「書」。

    本書特色

    ○ 系列熱賣15萬本,科普雜誌《大人的科學》跨界專題報導
    ● 2016靜岡書店大獎「最渴望影視化的作品」
    ○ 閱讀誌《書的雜誌》評選為2016十大娛樂小說
    ● 獲得高中生票選最愛「天龍文學獎」
    ○ 日本亞馬遜4.5星好評連連
    ● 書評網站Booklog、讀書Meter單日排名第一名

  • 星緒早苗
    ほしおさなえ

    1964年出生於東京都。作家兼詩人。1995年以《翻閱影子時》榮獲第三十八屆群像新人文學獎優秀作品獎。2002年以《蛇莓療養院》入選第十二屆鮎川哲也獎決賽作品。著作除有《空屋管理課幻想奇譚》、《湖之歌》之外,也撰寫《物魂偵探團》系列等童書。最新創作包括《活版印刷三日月堂》系列,與《銀鹽寫真偵探 一九八五年的光》等。

    2012年,開始在社群網站Twitter上創作140字小說,也成為創作本系列小說的契機。活版印刷工房九ポ堂提出「140字小說活版卡」的合作企劃邀約,讓螢幕上的文字透過風雅而復古的印刷技術躍然紙上,也開拓了文字創作與印刷技術結合的更多可能性。現在除創作小說與詩,也作為活版印刷創作者定期發表作品,頻繁參與活版文化活動。


    譯者
    緋華璃(Hikari)

    不知不覺,在全職日文翻譯這條路上踽踽獨行已十年,
    未能著作等身,但求無愧於心,不負有幸相遇的每一個文字。

    封面插畫
    蛋妹ViviChen

    1990 生於台北,愛幻想的雙魚座,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
    偏愛手繪筆觸的細膩和飽合的色彩,
    因有個對事物敏感的心靈,作品常藏著淡淡憂鬱的反思。
    目前為自由插畫工作者。

  • 讀者好評

    *讀著〈淡雪的痕跡〉這篇故事,不知不覺已經淚流滿面。不管是誰,即使長大成人,也都會有悲傷難以自持的時候。就像版面與鉛字的關係一樣,我們都能成為他人的一部分,成為支持的力量。

    *每個人都會有專屬於自己的重要事物,只是平時通常察覺不到,也不會用心在意。要到某個人生關鍵時刻儼然聳立在眼前時才會猛然驚覺。讀了這本書之後我想著這件事。

    *比第一部更加深刻,四篇短篇故事處理了讀者普遍性的煩惱,讓我深感共鳴,也馬上去找了書中提到的文學作品來仔細閱讀。

     

  • 蝶兒朗讀會
    淡雪的痕跡
    來自大海的信
    我們的西部片
  • 〈蝶兒朗讀會〉

    1

    每個月一次的朗讀講座結束後,我與三咲、遙海、愛菜一起離開教室,卻被講師黑田老師叫住了。
    「我有點事想跟妳們商量。」
    老師笑著說。
    「什麼事?」
    三咲回答。
    「事出突然……妳們四個人要不要開個朗讀會?」
    老師的提議令我們面面相覷。
    「朗讀會……嗎?」
    三咲反問。
    我們參加的是黑田敦子老師在川越的文化中心開設的朗讀講座。遙海和愛菜從兩年前,三咲從一年半前,我則是從一年前開始上課,大家都是在這個講座上認識的。
     我是圖書館員。從小就是不擅長與人交談,總是自己一個人窩在圖書室的孩子。後來還因此當上了圖書館員,然而一旦變成工作,可不能只有看書就好,還得回答借閱者的問題,也必須開會、參加研討會。其中最令我感到苦惱的,莫過於念書給小朋友聽。因為是採輪班制,每輪到我,總是苦不堪言。為了克服自己的弱點,我開始參加朗讀講座。
    三咲是小學老師。遙海在專門學校上旁白課,目前在遊樂園擔任園內廣播的工作。愛菜是兒童英語教室的講師,大學時代參加過戲劇社。大家的職業與參加動機皆不同,但是在二十多個學員裡,年齡介於二十歲到三十歲之間的只有我們四個,交情自然變得很好,下課經常會一起去吃飯。
    「雖然只是『kura』的朗讀會,但其實是個好機會喔……」
    黑田老師每隔兩個月會在川越一家名叫kura的藏造咖啡館舉行朗讀活動,內容依季節而異,夏天是怪談、冬天則與聖誕節有關,我們也去聽過好幾次,每次都座無虛席。
    「kura的客人多半是當地的親子,聽說也有很多人雖然對朗讀會感興趣,但是因為有小孩,就打了退堂鼓。我和老闆商量後,想說既然如此,是不是可以舉辦一些讓親子都能樂在其中的活動。」
    老師直直盯著我們。
    「於是我靈機一動,既然對象是親子,不如由年輕人來朗讀。而且妳們對小孩都很拿手吧?」
    「這個嘛……」
    「可是,在kura辦活動什麼的,我們辦不到啦……」
    愛菜不住地搖手。
    「我猜不只是小朋友,對年輕的爸爸媽媽來說也很新鮮,很容易產生親近感。」
    「會嗎……」
    三咲的聲音聽起來很沒自信。
    「活動為收費制,附一杯飲料,如果還要加點什麼,則由咖啡館負責收費,但老闆說了,會付妳們演出費用。」
    「演出費用?」
    「我們的朗讀有資格收費嗎?」
    「更何況,萬一連一個客人也沒有……」
    三咲等人一口一聲地說,老師輕聲嘆息。
    「的確,免費的話,朗讀的人比較沒有壓力。但這樣好嗎?這難道不是心存僥倖,認為就算念得不好,大家也不會計較的心態嗎?」
    老師的話令三咲等人為之噤聲。
    「一開始可能不會有太多人來,可是只要讓來聽過的人覺得還想再聽,聽眾就會一個一個地增加喔。再加上需要時間練習,準備也要花錢,不收錢的話,會撐不下去。」
    「可是……」
    「別擔心。妳們一直以來都很努力練習,我也會幫忙看的。」
    眾人皆默不作聲。
    「那就來試試看吧!」
    過了好一會兒,三咲打破沉默。我內心悚然一驚。
    「說的也是,難得有這個機會。」
    「畢竟我們也練習了這麼久,一定會有辦法應付的。」
    愛菜和遙海也積極起來了。可是我……
    說不出「我沒有自信」這句話,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變成要跟大家一起參加了。

    2

    隔週,黑田老師帶我們前往kura。老實說,我還在迷惘。讓小朋友也能樂在其中的朗讀會,聽起來十分吸引人。我也想聽三咲她們的朗讀,可是如果我自己也要參與其中……總覺得無法勝任,我想獨自退出這項活動。
    kura是一棟宏偉的建築物,座落在名為「大正浪漫夢通」,林立著西式建築及藏造建築的美麗街道上,據說是由大商家的店面兼住家改建而成。
    老闆澀澤先生年約五十開外,是黑田老師的忠實粉絲,從五年前就開始定期舉辦黑田老師的朗讀會。
    「要營造出歡迎小朋友的氛圍,由妳們這些像是『歌唱大姊姊』的人來朗讀再理想不過了。聽說各位不是老師,就是圖書館員,家長也會更放心吧。」
    澀澤先生說。
    「對呀,我們大家都已經習慣與小朋友接觸。可是,這還是第一次舉行朗讀會……所以好緊張。」
    三咲回答。
    「嗯,我聽黑田老師說過了。不過,我覺得這樣也好。如果是很老練的人,該怎麼說呢?可能會變成以小朋友為主的活動對吧?感覺那跟我想呈現的效果又有點不太一樣了。」
    「就是說啊。很歡迎家長帶小孩來,但也希望平常那些客人都來參加,所以希望能設計成就算只有大人也能欣賞的內容。」
    「最好是小朋友聽得懂,大人也能得到感動的內容。」
    話題愈聊愈深入,已經不好意思再說想退出這種話了。
    「那麼,或許選兒童讀物比較好呢。我因為是老師,看了很多兒童文學,應該有很多這方面的作品。像是小時候看過的書,長大以後再看,又會有另一番領悟……」
    三咲說道。
    「例如小學三年級的國語有一篇〈小小的影子遊戲〉,是描寫在戰爭中失去家人,最後自己也死掉的女孩子的故事。」
    我不禁愣了一下。〈小小的影子遊戲〉是我最欣賞的阿萬紀美子女士所創作的作品。〈小小的影子遊戲〉是極優秀的作品,我讀過好幾次,每次都會發出「寫得真好!」的讚歎。
    「我在家裡用這篇作品進行過音讀的練習,家人總是說『聽到小孩子的音讀就忍不住想哭』。」
    「那《車子的顏色是天空的顏色》如何?跟〈小小的影子遊戲〉一樣,都是阿萬紀美子女士的作品。」
    黑田老師的提議讓我感覺心臟彷彿被揪住了。《車子的顏色是天空的顏色》是阿萬紀美子女士眾多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作品集,也是阿萬女士的出道作品,由八個短篇故事構成。
    主角松井先生是一位計程車司機。松井先生開的計程車載過形形色色的乘客。大家看起來雖然都是人類的模樣,其實是小狐狸、山貓、熊等等。每次載到不可思議的乘客,松井先生都會被帶進不可思議的世界裡……類似這樣的故事。
    「是收錄了〈白色的帽子〉的短篇集對吧?我還沒有全部看過……」
    三咲說道。〈白色的帽子〉是《車子的顏色是天空的顏色》裡的其中一篇,還刊登在小學四年級的教科書裡。
    「故事裡有個計程車司機對吧?我依稀有點印象。」
    愛菜說。
    「那、那個……」
    我情不自禁地開口。其他人全都看向我這邊。
    「我投《車子的顏色是天空的顏色》一票。」
    雖然很緊張,但我還是鼓起勇氣說明。
    「每個故事都只有十頁左右,所以小朋友也不會聽膩。我猜整本書大概一個小時再多一點就能念完……」
    說到這裡,調整一下呼吸。
    「《車子的顏色是天空的顏色》是一部傑作,非常溫暖,又有深度……我也很喜歡〈白色的帽子〉。大學時代偶然間在圖書館裡看見《車子的顏色是天空的顏色》,一讀之下……大吃一驚。居然有這麼短又寓意深遠的故事。小朋友一定會很喜歡,不過大人來看會更有感觸,我覺得非常適合。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朗讀這個作品。」
    一口氣說完,我簡直驚呆了。「我想朗讀」?我在說什麼呀?明明直到剛才都還覺得沒自信、想退出的說。
    「說的也是。有可愛的故事、愉快的故事、悲傷的故事……風格很有變化,而且也有些詩歌般的部分,念出來很有趣、聽起來很開心的元素全都湊齊了。」
    黑田老師微微一笑。愛菜和遙海、澀澤先生似乎也都還沒看完整本書,所以就先從各自回去閱讀開始。
    然後又討論了朗讀會的日期、從現在起的進度安排、各種要準備的相關事宜等等。朗讀會訂於七月第一個週五的晚上,七點進場,七點半開始。透過kura的網站與傳單進行宣傳。要在五月的連假結束前決定朗讀的內容,分配角色,開始練習。服裝及劇本全都要自己準備。五月底和六月底請黑田老師各驗收一次。
    「還有,當天發給客人的節目單也要請妳們自行準備喔。」
    節目單上要寫出當天的表演內容及演出者的名字、朗讀會的簡介,通常也會介紹作品的內容及給觀眾的訊息。這麼說來,黑田老師的朗讀會也每次都會提供小冊子。
    「簡單一點也沒關係,還是要提供比較好喔。可以留作紀念,也可以讓提早到的客人利用開演前的時間先看一下。」
    我把老師和澀澤先生提醒的重點一一記下。
    「最好也決定一下隊名喔。」
    老師說道。
    「當然也可以只寫妳們四個人的名字,但是機會難得,不如取個隊名之類的?像樂團那樣,足以表達妳們四個人感覺的隊名。」
    「要直接沿用大伙兒名字的第一個字母嗎……?」
    遙海側著頭思索。
    「不如取個更有日本風味的名字如何?」
    愛菜提議。
    「取個既好記,又不是到處都有,具有自我風格的。」
    老師說得輕巧,但是要取個既好記,又不是到處都有的名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還要有自我風格?這也太難了吧。
    「我明白了。現在一時半刻想不出來,晚點再來思考。」
    三咲說道。
    「我想在六月中公布……所以請在五月底之前決定好喔。」
    澀澤先生看著行事曆回答。

    離開kura,與黑田老師分開,四個人一起穿過一番街,走向車站。
    「是我們的朗讀會耶。」
    三咲喘了一口大氣。
    「真的要舉辦了,怎麼辦,我好緊張。」
    遙海用雙手按著臉頰。
    「討論時也好緊張噢!」
    愛菜以可愛的聲音嚷嚷。
    「我辦得到嗎?」
    我喃喃自語。
    「沒問題的啦。」
    愛菜拍了拍我的肩膀。
    「是……嘛?」
    我為何會說出「想朗讀」這種話呢?想把《車子的顏色是天空的顏色》的世界觀傳遞給大家的確是我的真心話,但是自己能不能辦得到,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告一段落之後,肚子突然餓了起來。」
    遙海按著肚子。
    「真的耶。」
    「去吃點東西吧。」
    「我想去車站大樓的吃到飽!」
    遙海高聲提議。
    「好主意。我從以前就對那家店很感興趣了。」
    愛菜笑嘻嘻地附議。

    走進店裡,剛被帶到座位上,大家就往取餐區進攻。
    「話說回來,kura可以容納多少人啊?」
    遙海隔著食物堆疊得老高的餐盤說道。
    「根據剛才粗估的感覺,大約有五十張椅子。」
    「可是,黑田老師舉行朗讀會時,還有人站著聽呢。」
    「我去幫過一次忙,大概來了八十人喔。」
    三咲說道。
    「八、八十?這麼多人……?」
    遙海杏眼圓睜。
    我也覺得頭暈目眩。八十人?要在那麼多人的面前朗讀?
    「但那是黑田老師的情況吧。我們還是新人,只要能坐滿就要偷笑了吧!」
    「坐滿也要五十人喔!會有那麼多人來嗎?」
    「萬一沒半個人來聽可怎麼辦才好。」
    「妳在說什麼傻話。黑田老師不是說了嗎,招攬客人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只要能讓朗讀會成功,客人就會愈來愈多。」
    三咲像個老師似地說道。
    「說的也是。kura的朗讀會已經有固定的聽眾,只要在三咲的學校、小穗的圖書館、我的英語教室也加以宣傳,告訴有小孩的人……」
    愛菜說。
    「好,我明白了!」
    遙海一股作氣地站起來。
    「我也要努力宣傳!舉行一場配得上那個場地的朗讀會!」
    周圍的客人們紛紛望向這邊。
    「遙海……」
    愛菜從旁賞了遙海一記拐子。
    「啊……呃,我去拿飲料。」
    找不到台階可下,遙海苦笑著走向飲料區,三咲、愛菜和我不約而同地大笑。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