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延禧攻略(影視原著小說)(簡體書)
延禧攻略(影視原著小說)(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88元
  • 定  價:NT$528元
  • 優惠價:79417
  •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于正出品《延禧攻略》影視原著小說!2018暑期爆款清宮大戲!
    蕩氣迴腸的史詩級宮廷巨制,講述勇氣與胸懷的正能量佳作!
    秦嵐、聶遠、佘詩曼、吳謹言、譚卓等領銜主演。

    本劇是匠心巨制下的誠意回歸之作,極大地傳承了傳統工藝之美!
    本劇將刺繡、崑曲、中醫、書法、繪畫、圍棋、二十四節氣等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元素融入故事情節,更融入了“打樹花”等非物質文化遺產,口碑受到好評。

    40餘萬字,隨書附帶精美劇照。原汁原昧,再現影視精髓,帶給你視覺與文字的雙重饕鬄盛宴。該劇在2017鳳凰時尚之選頒獎盛典中獲得“2017年度最值得期待劇集”榮譽。本劇在愛奇藝播出後受到各界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也獲得了超高點擊。

    乾隆六年,少女魏瓔珞為尋求長姐死亡真相,入紫禁城為 宮女。經調查,瓔珞證實姐姐之死與荒唐王爺弘晝有關,立志要討回公道。富察皇后嫻于禮法,擔心瓔珞走上歧途,竭力給予她溫暖與幫助。在皇后的悉心教導下,魏瓔珞一步步成長為正直堅強的宮廷女官,並放下怨恨、認真生活。皇后不幸崩逝,令瓔珞對乾隆誤會重重,二人從互相敵視到最終彼此理解、互相扶持。
    瓔珞憑勇往直前的勇氣、機敏靈活的頭腦、寬廣博大的胸懷,化解宮廷上下的重重困難,最終成為襄助乾隆盛世的令貴妃。直到瓔珞去世前,她才將當年富察皇后臨終託付告知乾隆,即望她陪伴弘曆身邊,輔助他做一個有為明君,乾隆終知富察氏用心良苦。乾隆六十年,乾隆帝宣示魏瓔珞之子嘉親王永琰為皇太子,同時追封皇太子生母令懿皇貴妃為孝儀皇后,瓔珞終於用自己的一生,實現了對富察皇后的承諾。

    商品除瑕疵品外,恕不接受退換貨
    因拍攝略有色差,圖片僅供參考,顏色請以實際收到商品為準

  • 週末
    《延禧攻略》影視劇編劇,原著作者。

    笑臉貓
    南昌作協會員,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2011晉江明星作者,能夠駕馭各種題材與類型,尤擅古代小說,文風幽默風趣,情節引人入勝。
    已出版長篇小說:《三王一後》《開門見夫》《艷骨》《恃寵而驕》等。

  • 第一章劈棺...... 001
    第二章百鳥裙...... 006
    第三章進宮...... 013
    第四章蓮花...... 018
    第五章選秀...... 023
    第六章命在掌中...... 028
    第七章高下之分...... 034
    第八章作弊...... 039
    第九章爭執...... 044
    第十章壓制...... 049
    第十一章后妃的畫...... 054
    第十二章寢...... 059
    第十三章繡工...... 064
    第十四章餵藥...... 069
    第十五章掌摑...... 074
    第十六章新葉有毒...... 079
    第十七章初見...... 084
    第十八章侍衛...... 089
    第十九章孤男寡女...... 094
    第二十章告密...... 098
    第二十一章藕粉丸子...... 104
    第二十二章謠言...... 110
    第二十三章東窗事發...... 114
    第二十四章阿滿..... . 121
    第二十五章主繡者...... 126
    第二十六章替代品...... 131
    第二十七章獻禮...... 136
    第二十八章請罪...... 140
    第二十九章好姐妹...... 145
    第三十章小偷..... . 151
    第三十一章最後的繡品...... 155
    第三十二章針...... 160
    第三十三章血恨...... 165
    第三十四章少爺...... 170
    第三十五章探病...... 175
    第三十六章幕後主使...... 180
    第三十七章贈藥...... 186
    第三十八章回禮...... 190
    第三十九章心腹...... 195
    第四十章惡犬...... 199
    第四十一章叛徒.... .. 203
    第四十二章荔枝宴...... 208
    第四十三章荔枝亂...... 212
    第四十四章處置...... 221
    第四十五章壞人...... 226
    第四十六章夜會...... 230
    第四十七章吃肉分福...... 235
    第四十八章解釋...... 239
    第四十九章謠言...... 247
    第五十章查尋...... 252
    第五十一章生產...... 255
    第五十二章活埋...... 260
    第五十三章峰迴路轉...... 264
    第五十四章等待...... 270
    第五十五章侍病...... 275
    第五十六章蘆薈汁... ... 280
    第五十七章怒意...... 284
    第五十八章苦與甜...... 289
    第五十九章獻禮...... 296
    第六十章舍利何在...... 303
    第六十一章仙女...... 307
    第六十二章餘波未了...... 311
    第六十三章仙女不思凡..... . 316
    第六十四章毒藥...... 319
    第六十五章龍子龍孫...... 324
    第六十六章補償...... 329
    第六十七章復仇...... 335
    第六十八章以血還血...... 339
    第六十九章警告...... 344
  • 劈棺
    義莊的大門開了,一隻紙糊燈籠從外頭伸進來。
    燈籠帶進來一雙腳。
    細看那雙弓鞋,彎彎似三寸,白底繡並蒂蓮,在一口口棺材前走走停停,最後停在一方薄棺前。
    “瞧瞧這裡都是些什麼人。”一聲哽咽,“客死異鄉的異鄉客,沒錢下葬的窮苦人,橫死的妓女……姐,你我怎會在這種地方再會?”
    命薄如紙,故而死了都沒一口厚實些的棺材。
    年久失修的義莊內,擱著的是一口口透風的薄棺,但有好過沒有,總比一張草蓆強得多,不至於還沒下葬,就先供蟲鼠飽餐一頓。
    “他們都說你沒資格葬入祖墳,只配跟這群人躺一個地方。”一隻慘白的手落在棺材上,輕輕地摸索片刻,最後喃喃道,“我不信他們的話,姐,我要你親口告訴我真相……”
    “哐哐!”
    紛亂的腳步聲由遠至近,緊接著義莊大門猛然被人推開。
    撞入他們眼簾的,是一柄高舉的斧頭。
    “瓔珞!住手!”一名中年男子驚叫一聲。
    “咔嚓!”
    斧頭義無反顧地落下來,劈開了眼前的棺材。
    “你,你在幹什麼啊?”中年男子愣了好一會兒,才顫著嘴唇道,“這可是你姐姐的棺材啊……”
    一名白衣女子背對著他,背對著眾人。
    手裡的斧頭被她隨意丟下,她彎下腰去,小心翼翼將棺材裡的人扶起來。
    “你們一會兒跟我說,姐姐是病死的,一會兒又跟我說,她是在宮裡做了醜事,沒臉見人才自盡身亡的……看。”她慢慢轉過頭來,對眾人幽幽一笑。
    棺材中的女子靠在她的肩膀上,脖子上隱約現出一雙黑色蝴蝶。
    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兩隻大手留下來的瘀痕,張開的大手,似兩隻黑色翅膀,訴說著一種名為謀殺的死亡。
    “你們都看見了嗎?”白衣女子——也就是魏瓔珞——摟著棺中女子,對眾人笑道,像是終於找到了真相,恨不能立刻說給全天下聽,恨不能立刻沉冤昭雪給天下聽,“看看她脖子上的手印,告訴我,一個人,該怎麼把自己給掐死?”
    沒人能回答她的問題。
    甚至沒人敢直視她們兩個的面孔。
    近乎一模一樣的面孔。
    魏瓔珞、魏瓔寧,因其顏色姝麗,氣清如蓮,故被稱作魏氏一族的並蒂蓮。
    如今這並蒂的蓮花,一死一活,棺材中的那個,也不知道生前服過什麼靈丹妙藥,死後居然還留有七分顏色,穿著出宮時的衣裳,柔柔弱弱地依靠在妹妹肩頭,那似笑非笑的模樣儼然一個活人。
    而活著的那個,眼神反而似個死人,黑白分明一雙瞳孔,直盯得眾人渾身發冷。
    “難不成是冤魂索命,附在她妹子身上了?”不止一個人如此想著。
    “爹。”魏瓔珞目光掃過眾人,最後定格在中年男子臉上,收攏起笑容,“殺姐的兇手是誰?”
    “是……”中年男子似乎想說什麼,但略一猶豫,最終咬牙道,“哪有什麼兇手,她就是自殺的!”
    其餘人這時也回過神來,七嘴八舌,議論紛紛。
    “對,她就是自殺的。”
    “一個被驅逐出宮、不貞不潔的女人,要是還不自殺,豈不是要我們全族人陪她一塊蒙羞?”
    “死得好,死得好! ”
    “姐姐品行不端,妹妹也好不到哪裡去,居然幹出劈棺這樣的事,魏清泰,你管教得好!”
    中年男子——魏清泰——聞言一僵,急忙向前幾步,來到魏瓔珞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都是我的錯,是我管教無方!”抽完,他一邊卑微地討好著眾人,一邊將手往魏瓔珞後腦勺上一拍,“還不快跪下?給各位叔叔伯伯們磕頭謝罪。 ”
    見沒反應,他又重重一拍:“跪下啊!”
    可魏瓔珞跟一根竹子似的,不肯彎曲更不肯跪,就這麼直愣愣地杵在原地。
    “跪下!”眾目睽睽之下,魏清泰只覺自己顏面不保,怒急之下,直接抬腳往她膝蓋窩裡一踢,“聽不見嗎?”
    魏瓔珞被他踢得跪下了,但很快又爬了起來。
    “爹,你只會讓我下跪。”她一手撐著地,一手扶著自己的姐姐,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烏黑的鬢髮自兩邊臉側垂下,遮掩了她此刻的表情,只有聲音冰冷如冬天的泉,“但你知道嗎?我給魏如花下跪了,她還是搶走了媽媽死前留給我的簪子;我給魏學東下跪了,他還是不顧我們是表親關係,對我動手動腳……是姐姐幫我把簪子搶回來的,是姐姐打跑了魏學東……”
    “……不就是根簪子嗎?”魏清泰皺眉道,“鍍金的,不值幾個錢,沒必要為了它傷了你們表姐妹的感情,還有學東……他只是跟你開個玩笑,是你姐太當真了,還打破了人家的頭。”
    “……原來你都知道。”魏瓔珞將臉轉了過來,只見一張清水出芙蓉似的臉上,濕漉漉一雙淚眼,淚珠將滴欲滴,似花尖垂露,美不勝收,“你什麼都知道,還要我和姐姐給人下跪。”
    被搶的人是她,最後 人磕頭道歉的是她。
    被人非禮的是她,最後給人磕頭道歉的還是她。
    “我這全都是為你好。”魏清泰硬邦邦地道,“難道非得為了一點小事……”
    小事?
    “不,對我好的只有姐姐!”魏瓔珞冷笑一聲打斷他,“告訴你,我一直在等姐姐回來,她進宮之前跟我說,她一定會回來的,會帶我離開這個魏家,離開你,去一個新地方,開始新生活,再也不讓我無緣無故對人下跪……”
    “宮裡就是個隨時隨地給人下跪的地方!”這次換魏清泰打斷她的話。
    皇宮。
    一入宮門深似海,正如山有高低,水有深淺,宮裡的女人們也分為站著的跟跪著的。
    魏家也不是什麼豪門大族,不過一包衣而已,姐姐縱有傾城之色,進宮之後也只能先從伺候人開始,換句話說,先從給人磕頭開始。
    “給誰磕頭不是磕頭,不如選個人,只給他一個人磕頭。”
    這個他,是他,還是她?
    宮裡宮外兩個世界,魏瓔珞不知道姐姐在宮中的境遇如何,也不知道她找了誰磕頭,只知她在春暖花開的時候進去,然後冰冷冷地回來。
    一起帶回來的,還有她脖子上的黑色手印。
    這手印的主人……到底是誰?
    “……我要進宮。”魏瓔珞閉了閉眼,再次睜眼時,眼中一往無前,“你不告訴我兇手是誰,那好,我進宮,我自己去查個水落石出!”
    “胡鬧!”魏清泰氣得鬍子都在抖,“你一定要步你姐姐的後塵嗎?”
    魏瓔珞條件反射地看了眼肩頭靠著的姐姐。
    從小到大,姐姐都比她更聰明,更機變,更有勇氣。
    相比之下,她只是一個時時刻刻縮在姐姐身後,需要姐姐保護的小跟班。
    連姐姐都沒法在宮里活下來,她呢?她就一定能活到最後,並且查清真相,繼而給姐姐報仇嗎?
    “……夠了,這事就到此為止吧。”魏清泰放緩了一些語氣,將手伸向魏瓔珞肩上靠著的魏瓔寧,“讓你姐安息吧。”
    安息?
    眼看著魏清泰的手就要觸碰到魏瓔寧,義莊內卻驟然響起一聲尖叫,淒厲刻骨,彷彿被人一刀插進胸口,生生剜出來的一聲尖叫。
    “啊——”
    幾個魏氏族人頭皮發麻,忍不住抬手摀住雙耳,只覺得若不如此做,便有血水順著這慘叫聲灌進他們耳朵裡。
    魏清泰離得最近,被嚇得後退幾步,然後盯著眼前發出長長尖叫聲的魏瓔珞,略帶口吃地問:“你……你又怎麼了?”
    “安息?安息不了的… …”魏瓔珞抱著姐姐冰冷的,甚至已經開始散發出淡淡屍臭的身體,尖叫過後的嗓子帶著沙啞,哭著說,“姐姐安息不了的,我也安息不了的……”
    眾目睽睽之下,她又哭又叫,只不斷重複一句話。
    “我要進宮。”魏瓔珞哭著喊,“我一定要復仇,讓你安息……讓我安息。”
    既然是並蒂的蓮花,自然並蒂而生,並蒂而死。
    你既然逝去,我縱使還活著,也不過是一具日漸腐朽的行屍走肉。
    唯有讓你安息,我也才能一同安息。
    “瘋話,全是瘋話!與其讓你這麼瘋瘋癲癲地入宮,給族裡招來大禍,不如……”一個魏氏老人走到魏清泰身旁,以手掩唇,對他耳語幾句。
    魏清泰眼神複雜,聽到最後,終是輕輕一嘆,點了點頭。
    緊接著幾條人影來到魏瓔珞身旁。
    她抬起頭,有些茫茫然看著他們:“你們想幹什麼?”
    幾隻大手一起朝她伸來。
    數日之後,一面酒旗迎風招展,白酒入新杯,旁邊佐幾碟下酒小菜,一人喝著小酒,忽道:“下面是誰家在嫁女兒?”
    幾名酒客半倚欄杆,自上而下俯瞰街面,只見長街上一支大紅色的迎親隊,在爆竹的劈裡啪啦聲中緩慢前行。
    高頭大馬上,一名新郎官兒春風得意。
    身後,跟著一頂小小的花轎。
    風起簾動,一名酒客“咦”了一聲,抬手擦了擦眼。
    “咋了,風迷了眼?”旁邊的客人問他。
    “許是喝多了,眼花了。”那酒客放下手,有些迷茫道,“剛剛簾子吹開了點,我看見新娘子了……被五花大綁的。”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