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和不是自己的房間
自己和不是自己的房間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 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限量贈品
行走好讀帆布袋(贈品)詳情
贈品已送完!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女人
    把自己的房間
    給了孩子
    於是
    女人就沒有地方住了
    連身體都不是女人的

    這本詩集寫給身為媽媽的女人們
    李進文、林婉瑜、夏夏、曹疏影、潘家欣、鄭順聰 笑中帶淚推薦


    「我可以同時是女人,是母親,是妻子,也是我自己,每一個都不完整,像是臨時搭建的組合屋,因此能容納/容忍彼此。」林蔚昀說。

    身為母親,也是詩人,有段時間,林蔚昀「自己的房間」是浴缸,是一桌一椅。母親在獨處時、在家庭裡、在孩子身邊會有不同的面貌,甚至寫出不同詩作。全書分四輯:分別是女人、家庭、孩子、外面的世界。她的詩看似詼諧,有時逼近歇斯底里,但卻無比真實、貼近人生的真相。「這本詩集是寫給我自己,寫給身為媽媽的女人們,以及給那些對女人各種面貌的『自己的房間』感興趣的人。」

    關於女人,她以各種痛感提煉出女人的一生:
    經痛/乳房發育痛/破處痛/尿道炎痛/陰道炎痛/結婚痛/老公可恨痛/婆媳痛/孕吐痛(節錄)

    關於日子,她寫:
    日子日復一日/就像影印出來的一樣/有時炭粉淡些/印得斑斑駁駁/有時炭粉濃些/印得烏漆媽黑/卡紙的時候/卡紙的時候/就要用力把日子拽出來/和它撕破臉
     
    關於希望,她寫:
    疲倦的駱駝/望向天空/等待那一根草/掉下來/把牠壓死
      
    「如果這樣一本詩集,也可以成為某個女人暫時棲身、放鬆的房間,那就太好了。」林蔚昀說。
  • 林蔚昀,1982 年生,臺北人。多年來致力在華語界推廣波蘭文學,於2013 年獲得波蘭文化部頒發波蘭文化功勳獎章,是首位獲得此項殊榮的臺灣人。著有《我媽媽的寄生蟲》、《易鄉人》、《回家好難》,譯有《鱷魚街》、《給我的詩:辛波絲卡詩選1957–2012》、《黑色的歌》、《向日葵的季節》等作。
  • 推薦語 
    她實踐「詩是一種提問」,詩或許不會有解決方案,詩寫完了日子也必須再走下去了。她的生活話(生活化),展現別出心裁的語感,不避雅俗,以童趣或拙趣入詩,即便是苦也微甜了。——詩人  李進文

    讀《自己和不是自己的房間》是樂趣橫生卻又帶來警醒的,她給予的情節讓我們笑著流淚,或哭著清醒。詩裡的心思看似詼諧,有時甚至逼近歇斯底里,但細想起來卻真實無比、那麼貼近人生的真相。——詩人  林婉瑜

    蔚昀有一種魔法,可以把痛苦的事情變好笑,而且是捧腹大笑,但笑中帶淚。……再沒有比蔚昀更誠實到令人討厭的人了吧。她把女人的不堪、脆弱、狼狽以及還在苟延殘喘的慾望,全部卸了妝,公開展示。——女(詩)人  夏夏

    林蔚昀的詩行告訴我們,寫作對於身為人母者的真正意義,否則說「母親多偉大」就是一句空話!——詩人  曹疏影

    林蔚昀亦莊亦諧的文字,彷彿替讀者推開了屬於媽媽的《第十四道門》;當全世界汲汲營營於教訓母親如何育兒、如何餵食、如何教養一個「完美小孩」之際,林蔚昀則誠實披露「不完美母親」的叛逆與甜蜜,用平實的詩語言,描述媽媽生涯日以繼夜的磨壞寫實、不,是魔幻寫實才對。——詩人  潘家欣

    詩句帶美肌功能,可讓孤獨與不堪飽滿無瑕——可惱啊可惱,蔚昀竟取消了她,讓皺紋黑斑坑坑巴巴放大顯示——母親、太太、女兒三位一體,在受困的日子中觀察、抱怨、挖苦、幽默,閉上眼睛數到十,美肌已不重要,只要有詩,一切都很好——都老夫老妻了,將手伸到桌子下,來甜蜜握手吧!——作家  鄭順聰

  • 代序
    自己的房間:吳爾芙沒告訴妳的事

        女人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維吉尼亞.吳爾芙《自己的房間》

     有一陣子,我「自己的房間」是我家的浴室──或者說精確一點,我家的浴缸。
     那時候,我剛生完第一個小孩。坐完月子,每天的生活就在「當乳牛、洗衣服、曬衣服、煮飯、洗碗、消毒奶瓶、換尿布、洗小孩、哄小孩睡覺、抓時間工作」之間輪迴,根本沒什麼個人時間,也沒什麼個人空間。就連吃喝拉撒都得速戰速決,才能應付小孩每隔一兩個小時的嚶嚶唉唉。
     在這種兵荒馬亂、充滿母愛光輝的非常時期,我唯一能夠光明正大放空、稍微感受到自我的時段,就是坐在浴缸裡,進行過氧化錳浸泡治療。
     生產過後,可能因為賀爾蒙改變,身上長出一些以前沒看過的痣和血管瘤。我跑去看醫生,他說血管瘤很正常,不需要治療,但是如果我想要消毒預防細菌感染,可以每天坐在混了過氧化錳的水裡,每次坐二十分鐘。
     如果是平時,坐在一個地方動也不動、無所事事,一定會要我的命。但在獨處時間有如黃金般貴重的時期,我完全心甘情願以這種方式浪費時間,把它當成一種坐禪,有幾次還帶書進去看 ── 新湘語詩人七竅生煙的《華湘活魚村》我就是坐在浴缸裡、在被櫻桃色的熱水包圍下看完的。
     和三度空間的「自己的房間」比起來,抽象時間上的「自己的房間」就像消失的亞特蘭提斯,不只是「可是瑞凡,我回不去了」,連是否真的曾經存在都令人懷疑。
    不管它到底是否存在過、是否重要,在多了一個小孩的新三角關係中,我作為一個女作家的「自己的房間」突然變得無比重要,我認真覺得我一定要有這樣的房間(雖然我沒什麼穩定的經濟基礎,也沒有一個獨立可上鎖的房間),才不會被「媽媽」、「妻子」及「接案工作者」的角色吞沒。
     如何在不可能之中創造出可能?如何在尿布奶瓶髒衣服髒碗盤翻譯教書和老公吵架及一堆鳥人鳥事之中擠出一點點塞牙縫的時間,然後用它建造出可以讓我寫作讀書的「自己的房間」?
    雖然我沒有按照什麼「三步驟,讓妳甩開惱人雜事、掌握時間管理、發揮家庭潛力、創造讓女性自我成長的挑高樓中樓」方案去實施,但是當我回顧那一段日子,我得說:即使歷盡艱辛,我還是創造出了自己的房間,因為有它,我才能熬過那段時光。
     我自己的房間長什麼樣子?首先,它很小(只有一桌一椅,甚至不能躺平),採分期使用制度。有時候我可以在那邊一個小時,有時候我只能在那邊五分鐘,使用時間長短取決於現實條件如家事進度、工作進度、老公支援度、兒子的心情及依賴我的程度。
    白天,我能待在這個房間的時間通常很短(除非坐交通工具或兒子睡著),但是到了晚上,尤其是兒子斷奶睡過夜後,這個房間就有如充氣房屋或童話故事中加了太多發粉的蛋糕,轟隆隆膨脹,變得比蘇格蘭古堡還壯觀,讓我可以滾來滾去、奔跑尖叫。
     但是,晚上不睡覺在城堡挑燈寫作也是有代價的。早上起來,「自己的房間」見光死,我也像是一夜沒睡的吸血鬼,臉色蒼白地想躲回棺材補眠,誰知道「媽媽和妻子的房間」這時已經伸著懶腰、打著呵欠起床,歡天喜地又精神百倍地迎接我的到來。
    很多時候,我都是睡一兩個小時,然後掙扎著爬起來幫兒子準備早餐、穿衣服,面對新的一天。偶爾老公會體貼地讓我多睡幾個小時,自己打理兒子的生活,那時我就會覺得世界真是美好。
     我曾想過,也許我可以和兒子共享我「自己的房間」。古早的媽媽背著孩子都可以下廚下田了,我抱著孩子打電腦寫作應該不成問題吧?不過,真正執行起來,我才發現我錯估了幼兒對寫作的干擾,也認識到寫作真是很需要高度專注的工作,任何小孩的咿咿啊啊、動來動去、媽媽我要尿尿我要喝水吃東西媽媽我做了這個妳看妳看……都會讓好不容易降臨的靈感隨風而逝。
     於是,我暫時打消了和孩子共享「自己的房間」的念頭。或者說,我開始不再堅持我一定要在孩子身邊擁有完整的「自己的房間」。我可以在孩子睡著、獨自玩耍、和他爸爸在一起時,做我自己,而當我和孩子在一起時,我可以是房間裡的一面牆,一片風景,一張畫布,一個鏡子,一扇窗戶、一朵花、一只碗、一條天花板的裂隙……某種程度上,那也是我的另一些自己。如果人在不同的空間環境,行為舉止甚至個性都會改變,那麼我在獨處、在家庭裡、在孩子身邊、在外面的世界時,也會有不同的面貌,甚至寫出不同的詩作。(未完待續)

  • 輯一、女人

    女人的肖像
    月經文
    責任制
    自己的房間
    女人
    那個女人
    兩個老女人
    我媽媽和她的鉤蟲
    我媽媽和天主教
    44
    天荒地老
    海枯石爛
    當我們討論愛情
    收納
    同學會
    女詩人

    輯二、家庭

    天淨沙(為母則強版)
    陋室銘 (媽媽版)
    聲聲慢(廚房版)
    日子
    希望

    桌子
    酒矸倘賣無
    結婚紀念日
    蜉蝣
    烏鴉
    恐怖片

    輯三、孩子

    字典
    辭典
    成語新解

    蜘蛛雨
    雞與鬧鐘
    兔子
    同理心
    房子
    昨天孩子問我為什麼會有戰爭
    我們能教孩子什麼
    帶你去看海
    身教
    真的
    有一天

    輯四、外面的世界

    愴世紀
    初一
    水記得的事
    蠔江行
    雨傘
    記建國百年
    You-Know-Who的時代
    Tele-vision
    餐廳
    生活在他方
    美肌頌
    變化

    以……之名
    戰時
    桌子下的手
    平衡
    目前為止
    今天
    許願
    日子
  • 〈自己的房間〉

    女人
    把自己的房間
    給了孩子
    於是
    女人就沒有地方住了
    連身體都不是女人的
    女人只好
    住到血水裡去
    住到奶水裡去
    住到淚水裡去
    住到汗水裡去
    住到無眠的夜裡去
    期待黑夜的縫隙
    可以給她一點光
    讓她用這光
    梳洗

    〈日子〉

    日子日復一日
    就像影印出來的一樣
    有時炭粉淡些
    印得斑斑駁駁
    有時炭粉濃些
    印得烏漆媽黑
    卡紙的時候
    就要用力把日子拽出來
    和它撕破臉

    〈陋室銘〉(媽媽版)

    衣不在平,有摺就好。碗不在潔,有洗就好。斯是陋室,打掃艱辛。床墊藏塵蟎,過敏入皮癢。哭叫有嬰幼,往來皆屁孩。可以擦溢奶,閱功課。有口角之亂耳,有抱兒之勞形。敦北IKEA,東區文青店。熟女嘆:「回不去了。」

    〈希望〉
    疲倦的駱駝
    望向天空
    等待那一根草
    掉下來
    把牠壓死

    〈身教〉

    我們常常和小孩說
    不要碰那個
    不要玩那個
    那個很危險
    但是我們自己
    卻在玩最危險的東西
    還謊稱它不危險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