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鳥
群鳥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活著的人事物不管怎樣都會帶領我們走向未來──」

    想要像飛鳥一樣地活著,朝向嶄新的希望場所乘風而去

    人心的惡意與狹隘,讓周遭的空氣變得稀薄。
    被死亡陰影籠罩的倖存者,懷抱想要「活」的決心。人如何找到活下去的勇氣?

    一對年少戀人,在神即將毀滅世界之前,拚命地活著。

    真子自小就搬到美國亞利桑那州生活,直到母親和母親友人相繼離世後,年長的真子一肩扛起,照顧也成了孤兒的嵯峨。被各自的親人遺棄在世間的兩人,漸漸成了比姐弟更親密的戀人,揣著無人知曉的哀傷一起回到日本。

    平日散發強烈卻寧靜的氣質,經歷過巨大創傷的真子,內心執著要與嵯峨孕育新生命,同時一頭栽入心愛的劇場表演,每當置身舞台時她發覺自己可以暫時脫離束縛,將內在的心靈打開。不過,嵯峨又是如何看待孕育生命這件事呢?

    「在夢中,我總是變成像鳥一樣的精靈。
    我可以去任何地方,自由自在。」

    吉本芭娜娜自言受到「超脫樂團」主唱柯本和沙林傑名作《法蘭妮與卓依》所觸動,在她心中醞釀多年,一對經歷過巨大創傷的年輕情侶,無論如何她都要寫下他們。而且「今後當我想起這對情侶,祈求他們能夠得到幸福。」

    一部散發異常強烈生欲,用盡力氣去逼視活著這件事的芭娜娜小說。鳥的意象投射出靈性、自由、抽象的藝術氣息。直面殘酷人世,卻堅持敏感和孩子氣,不免怒氣騰騰的女主角,讓人不禁聯想到《鶇》。

    ◎原版日封書衣繪圖MARUU
  • 吉本芭娜娜
      1964年生,東京人,日本大學藝術學文藝科畢業。本名吉本真秀子,1987 年以小說《廚房》獲第六屆「海燕」新人獎,正式踏入文壇。1988年《廚房》榮獲泉鏡花文學獎,同年《廚房》、《泡沬/聖域》榮獲藝術選獎文部大臣新人獎。1989年以《柬鳥》贏得山本周五郎獎,1995 年以《甘露》贏得紫式部文學獎,2000年以《不倫與南美》榮獲文化村杜馬哥文學獎。
      為日本當代暢銷作家,作品獲海外30多國翻譯及出版。於義大利1993年獲思康諾獎、1996年的Fendissime文學獎〈Under 35〉和銀面具文學獎等三項大獎。
      著有《廚房》、《泡沬/聖域》、《甘露》、《哀愁的預感》、《蜥蜴》、《白河夜船》、《蜜月旅行》、《無情/厄運》、《身體都知道》、《N‧P》、《不倫與南美》、《柬鳥》、《王國》(四冊)、《虹》、《羽衣》、《阿根廷婆婆》、《盡頭的回憶》、《雛菊的人生》、《食記百味》、《喂!喂!下北澤》、《橡子姊妹》、《甜美的來生》《地獄公主漢堡店》、《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這樣那樣生活的訣竅》、《在花床上午睡》《千鳥酒館》、《原來如此的對話》、《不再獨自悲傷的夜晚》、《馬戲團之夜》等。


    譯者簡介
    劉子倩

    政治大學社會系畢業,日本筑波大學社會學碩士。現為專職譯者,譯作多種。

  • 秋光穿過林蔭大道的小片樹林照耀路面。
    從大學路到車站前熱鬧的大街,有成排的美國松。
    鎮長堅持種植這種樹,甚至不惜自掏腰包的故事很有名,雖然兩旁都是這種並不高大的樹,但綠意盎然的林蔭大道成了本地象徵。
    濃綠的葉片和深褐色樹幹非常搭調。
    此地氣溫有點偏低,夏季最高氣溫也不高,在日本算是比較乾燥,即便是這種松樹也能勉強生長。
    曾在亞利桑那住過的我知道,這種松樹的果實可以榨取珍貴油脂。那種幾乎令人氣絕的芳香與黏稠的質感,我也都記得。
    聖多娜當地各種商店皆有販售那種松脂做成的乳霜。無論是受傷或保養肌膚,或是護理泡過水及曝曬紫外線的手與唇,我們都喜歡塗上那個,實際上也非常有效,是帶有松香的乳霜。
    我很想把這個故事向人傾訴,包括那令人懷念的芳香。
    而且,對象只能是嵯峨。我在想。我渴望於木柴劈里啪啦冒火星的熾熱暖爐前,像以前一樣聊上許久。
    聊當時發生的種種事件中,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還有我倆在這世上相依為命。
    還有,我也想對本地居民說,這條林蔭大道其實是一座寶山喔。
    要是我能用在這裡採集的松子榨出油脂,製成乳霜,與嵯峨一起沿街兜售,光靠那個掙錢維生該有多好。
    我這麼想著。
    天空如此澄淨的秋日,會覺得松樹的芳香與透明的日光或許真的能讓那個夢想實現。
    我們的親人把鮮血全數奉獻給這種樹木生長的大地。所以我們對這種樹的感情格外不同。那個魔法迄今仍不可思議地溫暖籠罩我與嵯峨。
    能夠住在有這條美麗林蔭大道的小鎮,我們都很滿意。
    穿過清涼空氣籠罩的林蔭隧道,肺中的空氣變得有點冰涼。啜飲熱紅茶,再多幻想一些吧,幻想那樣的情景。那是賜給我力量讓我今日也能活下去的幻想。
    大家都說我想太多很難相處,其實沒那回事。我衷心希望大家都能這樣一點一滴為靈魂充電,好好活下去。
    至於是什麼信念推動我,我隨時都可以詳細說明。

    我幻想中的嵯峨,不像真正的嵯峨那麼難搞。
    不會像真正的嵯峨那樣火氣上來就踹破牆壁,也不會因為大吵一架就整個月都板著臉。不會吃點油膩的東西立刻拉肚子,襪子也不會臭,不會長鬍子。
    換句話說,真正的嵯峨總是出乎意料地生氣蓬勃,每次見面都讓我大吃一驚。
    我腦海中的嵯峨基本上一直保持幼時光溜溜的模樣。
    等於是我弟弟的嵯峨。笑容可愛,是全世界最惹人愛憐的男孩。小時候我說等
    將來長大也要生一個嵯峨,逗得大人哈哈大笑。
    然而,不可思議的是,那個真正難搞的嵯峨內在,包含幻想中的嵯峨最濃郁的精華。當我窺視他的雙眸時,總是可以發現小時候無論任何事都徹底傲氣的那個他。

    「欸,那個人又跟來了。」
    美紗子拽著我的袖子說。
    在這所女子大學,我與美紗子都選修了身為作家、在社會上也頗有名氣、有點波希米亞風的末長教授開設的「美國文學與詩歌」這門課。
    我喜歡上那堂課,也結識了幾個志同道合算是朋友的人物。
    每年由修課學生公開表演教授寫的劇本已成了校慶活動的招牌節目,去年和今年,我連續二次擔綱主演。
    對此我毫不羞愧。
    我多多少少知道,自己的確有一點表演天分。因為我能夠感知角色進入我的內在,把我的人格推到一旁的瞬間。
    我在聖多娜時,也曾在熟人於教會表演的話劇當過幾次主角。如今想來光是使用英語就要冒冷汗,但當時我還是小孩所以初生之犢不畏虎,完全不當一回事地理直氣壯表演。也曾被譽為天才童星引以自傲。我不是那種連塌鼻子都好看的大美人,但是外型還算高?,身材不錯,舞台導演經常說我很上相。
    如果把人大略區分,我認為自己大概屬於凱特.摩絲或凡妮莎.巴哈迪那一型,每次嵯峨聽我那樣說就會捧腹大笑,而且迄今我也沒見過強尼.戴普,雖然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認那大概只是「自稱」。
    只不過擔任兩次主角,在這女子大學就足夠遭人忌恨,但好像也有了一些粉絲。我收到仰慕信與點心,大學以外的人也會偷偷跑來看我練習。
    末長教授問我要不要去他朋友名下,同樣由他撰寫劇本的某個東京小劇團的舞台表演一次。他說朋友看了我去年的舞台表演後,聲稱有個角色希望由我演出。
    這樣的我,如果單就外表看來,肯定只是一個善用天分對未來懷抱希望的普通女大學生吧,這讓我感到很不可思議,也很開心。
    因為站上舞台,讓撇下生活大小事情只知擔心嵯峨的我,讓回到日本卻始終無法適應幾乎成了繭居族的我,至少變得稍微外向。
    想到昔日住在亞利桑那聖多娜的經歷促成了末長教授與我的緣分,對於那乾燥的空氣、透明澄淨的藍天,宛如烤得漂亮的巧克力蛋糕般連綿起伏的山脈,也不得不燃起熊熊的感激。

    那天下午,我與美紗子去參加校慶演出事前籌備會議。
    之後影印劇本,再按照人數一一裝訂,我們就一起離開了。這次的劇本是以末長教授編訂出版的詩集為底本,故事性並不強。
    幾乎成了只有我與美紗子登場的朗誦劇。
    其他的表演者寥寥無幾。
    這門課的成員中也有美術系的人跨系來修,由於其他登場人物不多,他們幾乎專注在舞台美術設計上,每天在校舍後面製作非常精緻的舞台布景。去看他們工作也是我最近每天的樂趣之一。
    「放心,不是跟蹤。那個人好像自認是在保護我。」
    我說。
    「真子妳這種個性,我真搞不懂。妳總是這樣讓男人悄悄地、卻又露骨地跟著,居然還能坦然自若。如果關係真有那麼親密,他直接叫住妳不就得了。並肩同行也可以吧。像我就會態度很正常地打招呼說話。我覺得妳真的很溫柔,能夠那樣放任內向的他一直跟著妳。一般女孩子早就受不了他那種個性了。」
    美紗子說。
    「而且那個人,真的是妳男朋友?只是單純的兒時玩伴吧?我聽別人這樣說過。」
    下課後走在林蔭大道,只要我和別人在一起,嵯峨就不會喊我。
    他說和新認識的人講話太麻煩。所以,他會跟在我身後不遠處直到我落單。
    那種時候,我實在無法為了嵯峨撇下在我身旁的人。偶爾與點頭之交的男生或長輩同行,不看嵯峨的時間比較久,我就會萬分心痛。
    痛得幾乎窒息,但我就是無法撇下旁人。
    沒有人教過我會有那種心情,況且如果只專注在嵯峨一個人身上好像會讓可能性完全封閉,讓我有種絕望的心情。
    嵯峨應該是做完工作才來,所以我想盡快慰勞他。但是,我只能一邊辨認他走在遠處的身影,一邊繼續向前走。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