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非希臘中心視角的東西方世界
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非希臘中心視角的東西方世界
  • 定  價:NT$550元
  • 優惠價: 79435
  •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 庫存: >10
分享:
 限量贈品
行走好讀帆布袋(贈品)詳情
剩餘:33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羅馬人奉為神明崇拜的亞歷山大大帝,
    當今的文明世界,仍未脫離他巨大的身影。

    馬其頓人開創的時代,何以稱為「希臘化時代」?
    擺脫「希臘中心史觀」,以多元觀點重新定義「希臘化」。

    亞歷山大大帝,三十歲時便已打下前所未有龐大領土的神話般人物,卻在不到三年後就留下未完成的帝國而逝去。亞歷山大帝國的範圍從希臘西方的愛奧尼亞海一直延伸到印度河流域,征服了包含希臘、波斯、埃及等各大古文明世界。

    羅馬的凱撒三十九歲時讀到亞歷山大的傳記後曾潸然淚下嘆道:「在我現在這個年紀時,亞歷山大早已成為眾民族之王,我卻尚未達成任何輝煌的成就。」奧古斯都皇帝也曾至亞歷山卓瞻仰亞歷山大的遺體,甚至模仿他的站姿製作雕像。該如何評價在後世成為西方文明榮耀的亞歷山大?他是偉大的領導者嗎?

    本書不採取將希臘文化視為較東方文化優越的「希臘中心史觀」,而是重新檢討以往同時存在、卻不曾被放在一起思考的「東方史」和「希臘史」,重新探討究竟何為「希臘化時代」。事實上亞歷山大的「東方遠征」,並沒有帶著希臘文明向征服地區全面擴散,只是加速了原本便已存在的東西文化的融合。

    ■亞歷山大在只有三十三歲、疾馳而過的短暫一生中,
     如何創造橫跨古文明世界的龐大帝國?最終,帝國又為何四分五裂?

    西元前三三四年,亞歷山大從希臘往東方出發遠征,僅花費八年時間,便征服整個中亞地區與埃及,並越過阿富汗,抵達今日印度河流域的巴基斯坦。行軍過程穿越重重山脈、沙漠、大河等各種嚴峻地形,甚至還曾探索沿海的航路。

    亞歷山大在所到之處,都變身成為符合當地統治者的形象:在埃及接受法老的稱號,在古都巴比倫也遵循當地傳統的宗教禮儀。滅掉領土廣大的波斯帝國之後,還用東方儀式舉行馬其頓士兵與波斯女性的集團婚姻。然而,在印度河流域的戰爭,終於導致疲憊不堪的士兵們拒絕行軍,而歷盡艱辛返抵巴比倫後,大帝便因熱病而去世。

    大帝的征服並未摧毀東方各國的統治體制,反而相當尊重各地的多元文化。大帝的到來只代表了統治者的更迭,而非社會與政體的劇變。不過,這個鬆散的帝國終究只是大帝一人的獨裁帝國,在他去世後旋即崩解。

    ■「希臘化」概念只是後人以「西方中心史觀」創造的認知!
     要真正理解亞歷山大開創的時代,首先須拋棄「希臘化的幻影」。

    教科書的西洋史分期,將希臘古典時代到羅馬興起之間的時期稱為「希臘化時代」,而這段長達三百年歷史時期的起算,便是從亞歷山大逝世開始。但是,這樣的定義其實隱含著嚴重的誤解。

    十九世紀普魯士的歷史學者,因為有著民族統一的渴望,視亞歷山大為統一古代世界的偉大征服者。因此,為了讓歷史研究也能重視大帝征服過後的希臘,強調希臘被馬其頓征服後並未進入文化衰退期,而在當時創造出了「希臘化」的概念。

    然而,「希臘化」隱含著以歐洲人為主體的「希臘中心史觀」,將亞歷山大塑造成希臘文化向東方的傳播者,正是忽略了在大帝到來之前,希臘人其實已積極進入東方世界。只有拋棄「希臘化」的單一史觀,才能以多元視野重新評價「希臘化時代」。

    ■亞歷山大留給了後世什麼遺產?
     ──東西方文化融合的新世界,以及神格化偉大皇帝的傳統。

    亞歷山大的遠征加速了希臘風格的生活與文化能達到的範圍,創造出東西方文化得以融合、並在下一代茁壯的沃土。這是只有身為軍事天才的亞歷山大才能達成的成就。

    即便大帝實行的諸多新政策,才剛起步便畫下句點,但許多措施仍在之後的希臘化時代諸王國中落實。大帝在遠征過程中於各地建立了十多座以自己為名的「亞歷山大城」,其中最知名的,即之後成為古文明中心的埃及亞歷山卓。

    亞歷山大之所以會被西方世界視為偉大的王者,得歸功於在他逝世後繼承帝國的將軍們,仍強調自身與大帝威信之間的連結,以作為各國權力競爭的手段。因此大帝的神格化在他去世後更為強化,使他成為不朽的存在,此種作法甚至為後來的羅馬皇帝們仿效。

    ■是偉大的解放者還是殘忍的侵略者?
     回到萬花筒般多彩形象的原點,還原大帝的真實樣貌。

    逝世後的亞歷山大大帝,彷彿更為真實地存在著。大帝留給後世無數的形象,不斷地被重新解讀,每個人、每種觀點、每個時代透過「亞歷山大」這面鏡子所反射出的影像都不相同,彷彿此人的存在,本身便是一個小宇宙。

    本書帶領讀者從大帝形象的原點開始,解剖近代歷史學中的亞歷山大樣貌。解析大帝著名的各種故事背後的歷史意涵,例如:一刀斬斷哥迪姆之結、戰場上的漂亮戰術、酒醉時在藝妓慫恿下放火燒毀波斯王宮、大帝與身邊女性的關係等等。

    究竟亞歷山大具有什麼樣的人格特質,讓他執著於遠征至世界的盡頭?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亞歷山大的身影又將反射出什麼樣的形象?在我們重新思考現今的領導者應該具備什麼樣的特質之時,或許會發現大帝的身影,至今仍壟罩著我們。

    ■本書對台灣讀者的啟發:
     亞歷山大大帝是希臘的,還是馬其頓的?就像大清是中國的,還是滿洲的?
     抑或二者都是?

    今天的希臘在和馬其頓共和國爭奪亞歷山大的遺產時,我們可以看到希臘人舉著「馬其頓是希臘的!」這一招牌畫面,抗議鄰國馬其頓共和國的國名中出現「馬其頓」字樣,偷走了古希臘的亞歷山大大帝的榮光。然而在歷史上,亞歷山大的馬其頓王國和希臘的關係到底是什麼呢?國名爭議被包裹在歷史真相和身分認同中,讀者從本書中可以找到答案。

    就像大清帝國逐漸從「內亞帝國」轉型為「近代東亞帝國」、再蛻變成「中國」一樣,馬其頓王國的「希臘化」,某種程度可以比擬為滿清帝國的「漢化」──但在歷史學者眼中,這僅僅是部分事實。「希臘化」是十九世紀歐洲知識分子的發明,正如「漢化」是二十世紀中國民族主義者的發明。(可參考《興亡的世界史18:大清帝國與中華的混迷》一書)

    ■本書的啟示是:
    台灣對西方文明的認知,其實已是西方中心史觀的附屬物。因此容易忽略了波斯帝國所代表的「東方文明」對希臘和馬其頓的巨大影響,而只將雅典當成古代文明的中心。亞歷山大的征服本身,便可幫助台灣粉碎單一史觀,重建對古文明更加多元、包容的看法。
  • 森谷公俊
    帝京大學文學部史學科教授,專長古代希臘、馬其頓史。著有《亞歷山大大帝──「世界征服者」的虛像與實像》(講談社,2000)、《火燒王宮──亞歷山大大帝與波斯波利斯》(吉川弘文館,2002)、《讓學生想學的歷史課》(青木書店,2008)、《亞歷山大與奧琳庇婭斯──大帝之母、光輝與波亂的一生》(筑摩,2012)、《圖說亞歷山大大帝》(河出書房新社,2013);共著有《歐亞大陸文明與絲路──波斯帝國與亞歷山大大帝之謎》(雄山閣,2016)。

    審定、導讀者簡介
    翁嘉聲

    英國利物浦大學古典學博士,曾師事Peter J. Rhodes、John K. Davies及Henry J. Blumenthal等人。現任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兼系主任。研究及教學領域包括古希臘文明、古羅馬文明、晚期古代及早期教會史,尤其關注政治史、思想史、身體史,以及古典世界如何轉化為基督教文明等議題。


    譯者簡介 黃鈺晴
    成大中文系畢業。曾於財團法人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台北藝術推廣協會等藝文組織擔任各類藝文展演活動之企畫與執行製作。現為自由譯者,譯有《大英帝國的經驗》(八旗)、《沖繩走私女王:夏子》,兼為內容力有限公司特約譯者。
  • 序言
    名為亞歷山大的小宇宙/是解放者,還是侵略者?/和平共存與融合/巨大的形象/變幻自如的帝國/希臘化的幻影

    第一章_大帝形象的變遷
    ◎大帝形象的原點
    對大帝的讚辭/對大帝滿懷憧憬的羅馬人/成為護身符的大帝形象/專制君主的大帝形象/現存的大帝傳記/大帝傳記的原典
    ◎近代歷史學中的亞歷山大形象
    連馬基維利也讚賞/賦予崇高的理念/如實還原大帝形象/追尋二十一世紀的大帝形象

    第二章_馬其頓王國與東地中海世界
    ◎重新審視希臘與波斯的關係
    重設歷史舞台/希臘世界的興起與東方世界/波斯帝國的西進/雅典之海/波斯文化的流入/處於波斯帝國周邊的希臘
    ◎馬其頓王國的興盛
    何謂馬其頓?/馬其頓王國的成立/馬其頓的社會/是希臘人還是野蠻人?/腓力二世與王國的繁榮/巧妙的征服戰略/愛琴海的彼方/韋爾吉納的王室陵墓

    第三章_亞歷山大的登場
    ◎從誕生到即位
    大帝的肖像與實像/亞歷山大的誕生與神話/少年時代的亞歷山大/亞里斯多德的到任與教育/初次建設城市/喀羅尼亞會戰/腓力二世遇刺
    ◎確立王權
    年輕的獅子/多瑙河的彼方/對未知世界的「渴望」/征服伊利里亞人/底比斯的反叛與破壞
    ◎東方遠征論的由來
    希臘知識分子的東方遠征論/希臘人進攻波斯的經驗/腓力二世的動機與構想

    第四章_大帝與希臘人
    ◎東方遠征史略(一)
    東方遠征的時期劃分/遠征軍的編制/進攻小亞細亞沿岸地區/伊索斯會戰/占領腓尼基
    ◎科林斯同盟與希臘的正義
    科林斯同盟的組織/希臘的正義/對背叛者的懲罰
    ◎小亞細亞的希臘人被「解放」了嗎?
    寬大的待遇──普里耶涅的情況/大帝的介入──希俄斯的情況/政體轉變的餘波──以弗所的情況/自由正義的內幕
    ◎對希臘人的不信任感
    對待同盟軍的方式/阿基斯起義/實際上的隔離政策/難以跨越的民族壁壘

    第五章_在東方世界的傳統之中
    ◎東方遠征史略(二)
    平定埃及/阿契美尼德王朝滅亡/展開東方路線/中亞的苦戰
    ◎身為法老的大帝
    在古都孟斐斯/法老的稱號/阿蒙的神諭/離開錫瓦綠洲後的歸途
    ◎華麗的巴比倫
    大帝進入巴比倫城/巴比倫傳統與外國統治者/學習美索不達米亞傳統的亞歷山大
    ◎亞洲之王與權力的視覺化
    亞洲之王/東方風格的宮廷禮儀/奢侈與華美/王權的視覺化
    ◎火燒波斯波利斯王宮
    壯麗的宮殿群/兩則對立的傳說/發掘報告書說明的事/放火的動機與結果

    第六章_遠征軍的人與組織
    ◎支持王權的人們
    國王的親信與朋友/安提帕特派/帕曼紐派
    ◎行省制度與遠征軍
    繼承阿契美尼德王朝的行政組織/排除安提帕特派
    ◎遠征軍中樞的權力鬥爭
    處決菲羅塔斯/反菲羅塔斯派的形成/謀殺帕曼紐/克利都斯刺殺事件/權力的孤獨/貼身侍衛們的陰謀/近身護衛官
    ◎國王與將士之間的紐帶
    贏得士兵之心/榮譽的分配/同性愛的情感羈絆/表彰陣亡將士

    第七章_大帝國的前景
    ◎東方遠征史略(三)
    進攻印度與折返/下印度河至歸來為止/未竟的帝國
    ◎動搖的帝國與新航路
    波斯總督的人數增減/大舉肅清的背景/集團婚禮/亞洲軍隊/僅有一人的帝國
    ◎對東方理解的極限
    登上寶座的男子/關於大帝歸來的凶兆/不理解傳統禮儀
    ◎騷動不安的希臘情勢
    傭兵解散令/流亡者歸國令/哈帕拉斯事件/希臘統治的空洞化

    第八章_亞歷山大的人物形象
    ◎大帝的女性關係
    一夫多妻的政治學/與母親奧琳庇婭絲之間的羈絆/與女總督、大流士之母的虛假關係/情婦巴西妮/波斯王妃斯妲特拉/第一位王妃/與阿契美尼德王室的聯姻
    ◎對英雄的憧憬與超越
    模仿阿基里斯/超越海克力士/狄俄尼索斯的遊歷
    ◎不朽的榮耀與大帝神話
    榮譽即是一切/名譽與禮節/創造大帝神話/哥迪姆之結的傳說/傳說的改變與再創造

    第九章_繼業將軍們的挑戰
    ◎帝國的解體
    大帝之死與繼承者問題/繼業者戰爭爆發/馬其頓王室斷絕
    ◎希臘化王國的誕生
    捷足先登的安提柯/希臘化王國的原型/塞琉古王國/托勒密王國/王位正統化的戰略/刻鏤在貨幣上的大帝形象/王位傳承才是王朝存續的關鍵
    ◎君主崇拜的成立
    眾神與人類之間/大帝生前的神格化/大帝相信自己的神性嗎?/希臘化時代的君主崇拜/發展至羅馬皇帝崇拜的過程

    終章_亞歷山大帝國的遺產
    ◎何謂大帝的遺產?
    有名無實的亞歷山大城/沒有繼業將軍,就沒有大帝/大帝傳記的成立
    ◎巴克特里亞王國與希臘化
    巴克特里亞王國的幻影/從行省到獨立王國/最偏遠的希臘城市/東方文化的多元性/文化所擁有的生命力
    ◎通向羅馬的希臘化
    肩負起希臘化的是羅馬人/遺贈給羅馬的帕加馬王國/蔑視東方的目光
    ◎亞歷山大帝國的歷史意義
    是斷絕還是連續?/帝國統治與異民族/巴克特里亞與阿富汗之間/無止境的殺戮/從歷史到史詩

    結語
    大帝追求之物/士兵為何會追隨大帝?/亞歷山大稱得上是理想的領導者嗎?
    學術文庫版後記

    參考文獻
    年表
    主要人物略傳
  • 第一章 大帝形象的原點
    對大帝的讚辭
    這位王,憑藉著他自身的睿智和勇氣,在短時間內成就舉世無雙的偉業,其功之大,凌駕了所有自太古時代以來流傳在人們記憶之中的王。這是因為他在十二年內便征服歐洲許多的地區和大半的亞洲,贏得足以與古代英雄和半神們匹敵的赫赫聲名。(狄奧多羅斯[Diodorus],第十七卷第一章)

    蓋當時,世間之任何種族、任何城市、任何人物,恐怕無亞歷山大之名所不到之處,也應未有不曾聽聞其名者。實際上,我認為如此無與倫比的人物,若非神力之作用,不可能降生於這世間。(阿里安[Flavius Arrianus],第七卷三十章)

    前文引用的讚辭,僅是歌頌亞歷山大大帝的少許例子。恐怕費盡千言萬語,也不足以稱頌他的偉大。那麼這些讚辭所代表的大帝形象,究竟是經由怎樣的路徑流傳到今日?

    古代撰寫的大帝傳記,是了解亞歷山大的基本史料。現存完整的大帝傳記有五篇,其中三篇是以希臘文撰寫,另兩篇則是拉丁文。事實上這些傳記全都撰寫於羅馬時代。確實,有許多羅馬的政治家、將軍和皇帝們,對亞歷山大的大征服滿懷憧憬,熱切渴望擁有他的偉大。因此,為了探索大帝形象的源流,首先就必須要將目光投向羅馬時代。

    對大帝滿懷憧憬的羅馬人
    傳聞西元前一世紀的羅馬將軍龐培(Pompey),容貌與亞歷山大極為神似。他自年少時節起,便兼具溫柔與威嚴,稚氣之中也散發出王者威風。因此人們叫他亞歷山大,而龐培也不拒絕人們這麼稱呼他,即便成人之後,他也經常被稱為亞歷山大。這位龐培將軍在征服小亞細亞和敘利亞等地區,鞏固羅馬在東方的統治體制後,於西元前六二年歸國,並舉行凱旋式。據說在盛大的遊行隊伍中,他搭乘鑲嵌著寶石的戰車,披著大帝曾經穿過的披風。那件披風聽說是,他在從小亞細亞的本都(Pontus)國王米特拉達梯(Mithridates VI)贏來的戰利品中發現的。對他而言,這件披風可謂是當時羅馬成為歐洲和亞洲統治者的象徵。

    日後打敗龐培的凱撒(Julius Caesar),於西元前六一年前往西班牙行省赴任之際,在閱讀亞歷山大的傳記後陷入長思,接著便不禁潸然淚下。友人詢問原由時,他回答道:

    「在我現在這個年紀時,亞歷山大早已成為如此眾多的民族之王,可我卻尚未達成任何輝煌的成就。為此感到悲傷,是理所當然的吧!」

    這時,凱撒三十九歲。至於他渡過盧比孔河(Rubicon),成為羅馬的獨裁官,則是十二年以後的事。

    凱撒在西元前四四年遭到暗殺後,安東尼(Marcus Antonius)和屋大維(Gaius Octavius)將地中海世界一分為二,互爭霸權。安東尼和埃及女王克麗奧佩脫拉結婚,他將女王生下的男孩命名為亞歷山大,並加上別名赫利奧斯(Helios,古希臘神話中的太陽神)。西元前三○年,打敗他們倆人、征服埃及的屋大維,將大帝的遺體移出位於首都亞歷山卓的靈廟。他出神地仔細凝視大帝的遺體後,將黃金之冠放置在遺體上,並撒上花瓣向大帝表達敬意。當被問到是否也想看看托勒密王朝歷代國王的遺體時,他如此回答:

    「我想見的是王,而非已死之人。」

    對他而言,亞歷山大宛如依然還活著。

    屋大維在接受奧古斯都(Augustus)的尊稱,成為羅馬的第一任皇帝後,有一段時期,他在各種文件或書信上用印時,會使用刻有亞歷山大肖像的印章。據說他單手高舉的立姿雕像,也是模仿自描摹大帝的雕刻。

    第三任的羅馬皇帝卡利古拉(Caligula),打算遠征不列顛尼亞(Britannia,今英國)和日耳曼尼亞(Germania)時,從出發前,他便穿著凱旋將軍的服裝到處走動,有時還會將從亞歷山大的石棺中找到的胸甲穿在身上。只是這趟遠征本身最後並未付諸實行。

    五賢帝之一的圖拉真(Trajan)曾經遠征美索不達米亞地區,他在西元一一六年順著底格里斯河(Tigris)而下,抵達波斯灣。他在那裡看見航向印度的船隻,因而想起亞歷山大的好運並說道:如果我還年輕,肯定也會想要前往印度吧!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