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提米斯01:精靈律典
阿提米斯01:精靈律典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 9270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得獎作品
  • 全世界最大膽的計謀天才
    阿提米斯旋風緊急來襲!

    ★全系列銷量超過兩千萬本,被譯為40種語言,為史上最暢銷青少年小說之一
    ★長年高踞英國亞馬遜青少年科幻小說排行榜第1名
    ★英國Puffin出版社70周年最受歡迎出版品,打敗《夏綠蒂的網》和《巧克力
    夢工廠》
    ★攻占全美各大暢銷書榜:紐約時報、出版人週刊、今日美國報、美國書商協會
    ★2019即將搬上大銀幕,英國受勳大導演肯尼斯‧布萊納執導,《哈利波特:鳳
    凰會的密令》麥可‧戈登伯格編劇

    謠傳本世紀的每起重大犯罪案件,都是他在幕後主使。

    阿提米斯‧法爾,十二歲的計謀天才,一個古老犯罪家族的最新繼承人。運謀出招令人措手不及,比誰都更早料到兩步。總是一派鎮靜自若,彷彿已經預先知道了一切。

    他的保鑣巴特勒,壯碩如象,拳頭跟鏟子一樣大,還懂得各種槍械與戰鬥技巧,是無人能敵的頂尖高手。

    為了重振法爾家族的聲威,阿提米斯策畫了一場不可思議的行動:獲取精靈的祕密,綁架精靈人質,以此交換大筆贖金。也許你會懷疑這個計畫的真實性,但這正是阿提米斯才能想出的計畫,因為他同時擁有孩子對魔法的興趣,以及如成人般實行這個計畫的意志力。

    精靈族幾千年來深藏地底,如今冒出一個人類小孩挑戰他們,撼動了地下世界。若是他們的存在被洩漏給其他人類知道,勢必將引發跨種族大戰。不過,精靈已發展出遠超越人類的先進科技和武器,又有法力護體,阿提米斯是否真能接招?尤其他綁架到的,恰恰是地底精英偵察隊的首位女性警官,冬青‧蕭特。

    於是,一場纏鬥開始了。


    系列特色
    ■ 施展大膽智謀,激發鬥智快感
    ■ 言語機鋒你來我往,人物對話如伶俐的戲劇台詞
    ■ 荒誕笑料挑動你的爆笑神經
    ■ 戰鬥力爆表,動作場面無敵強勁
    ■ 充滿新奇酷炫的科技想像
    ■ 重新詮釋西洋精靈,創造出活力十足的精靈世界
    ■ 到世界各地出任務(台北也是其中一站!)

  • 歐因‧科弗 Eoin Colfer
    出生和成長於愛爾蘭東南方的威克斯福。
    他是阿提米斯‧法爾的官方傳記作者,有八本國際暢銷書出自他的手筆,披露這位年少智慧型罪犯的事蹟。阿提米斯宣稱科弗是個幻想家,專門杜撰關於他的聳動故事。但不管阿提米斯喜不喜歡,科弗所寫的傳記都獲得了莫大成功,引發轟動,高踞排行榜並且贏得許多獎項。科弗仍然住在愛爾蘭,但不願透露詳細地點,因為他不希望又遇到法爾少爺或他的保鑣巴特勒。

    譯者
    黃琪瑩

    輔仁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電腦程式設計師,現專職翻譯並研究盧恩符文占卜。從20歲就開始翻譯,譯作有:《牧羊人的孫女》、《悄悄話》、《馬克的完美計畫》等。
  • 媒體盛讚
    生動靈活、趣味盎然,獨一無二的作品。書中亮麗呈現高科技發明,彷彿科弗不只是作家,也是靈感蓬勃的研發專家。
    ──觀察家報

    一趟迅疾狂猛的飛馳之旅,充滿機鋒、創意與魔法──這是最酷的童書。大人也會喜歡。
    ──Elle

    這讀起來就像你所見過最快速、最生猛的連環漫畫。
    ──每日電訊報

    節奏快速,玩笑的言語你來我往,有一些會讓人大笑出聲的笑料。這本書充滿機智,讓人欲罷不能,還鋪襯了一些指出人類造成環境破壞的中聽警語。
    ──星期日泰晤士報

    科弗取得了極致、爆炸性的成功。
    ──紐約時報書評

    妙趣橫生,充滿動作和幽默,這本書值得推薦給所有的公共圖書館及所有年齡的讀者。
    ──圖書館學刊

    新創的驚險精靈故事,不論你是什麼年紀都會被其深深吸引。
    ──紐約郵報

    快節奏,戲法多變,而且非常好笑,是神話與現代性、魔法與犯罪的創新結合。
    ──TIME.com

    好評迴響
    故事本身的奇幻感讓人想到《納尼亞傳奇》和《黃金羅盤》,好像故事裡所含有的魔法源源不絕地透過文字傳達出來,加上精靈與人類間的種族戰爭,以及緊湊又驚險刺激的情節,讓整體故事變得相當引人入勝且令人印象深刻。
    ──讀者 Amesily

    每個成年人心中都住著一個充滿奇幻想像的小孩,《阿提米斯1:精靈律典》就是足以勾起你我內心的奇幻魂的故事,一旦翻開首頁就會睜大眼睛全神貫注閱讀,生怕錯過任何精采情節。
    ──讀者 苦悶中年男

    《阿提米斯》系列是一套混合科幻、奇幻、推理、冒險的小說,充滿想像力的背景設定、帶點戲謔的細節、獨具魅力的角色群,再加上轉折豐富又流暢的情節,以及暢快的肉搏場面,我個人覺得非常適合推薦給對閱讀興趣缺缺的青少年!
    ──讀者 陳小柔

    很喜歡這種奇幻類╳鬥智的作品,這些作品通常都具有以下特點:劇情十分精采;人物、場景描摹得淋漓盡致,很有畫面;會帶動己身情緒;會有鬥爭;正邪兩派勢力;心理戰術。這本書當然這些元素都有包含,真的很值得一看!
    ──讀者 綺萱

    這是一本以十二歲小惡霸為主角的冒險小說。亮點不少,譬如壞得沒那麼壞的阿提米斯、機智搞笑的半人馬、驃悍耍狠的阿提米斯忠僕,以及令人耳目一新的精靈族設定等。
    ──讀者 莫赤匪狐

    小說呈現的形式相當有意思,前言就告訴你這是一份心理學家取自與受害者訪談資料的報告檔案書!案例研究的主角自然就是書名中差點改變數個文明、引爆全球跨種族戰爭的「阿提米斯」。乍看情節沒什麼特別,但當作者歐因.科弗把角色定位成聰明絕頂的十二歲神童,這個貫穿全系列的靈魂人物就顯得別具匠心。隱藏在形象之後的除了超越年紀所展現的沉著冷靜、料事如神,更在於反英雄式亦正亦邪的矛盾特質,面對家庭分崩離析被迫提早長大,進入慾望和利益充斥的成人世界。後續角色的發展性讓人期待。
    ──讀者 jrue

  • 第一章 精靈律典
    不管用誰的標準來看,夏天的胡志明市都悶熱得難熬。想當然耳,如果不是因為有一件關乎生死存亡的大事要辦,阿提米斯‧法爾絕對不會願意忍受這種環境。這件事是和他的那個計畫有關。
    太陽和阿提米斯不合。他在太陽光底下沒有好氣色。由於長時間在房間裡對著螢幕,他的皮膚不但沒有光澤,而且還慘白得像吸血鬼。把他放在白天的光線底下,你會發現他也和吸血鬼一樣焦躁。
    「巴特勒,我希望這次不要又白費工夫。」他的聲音很輕,但是簡短俐落。「就像開羅那次一樣。」
    這句話微帶斥責。因為上次他們就是根據巴特勒所得到的情報,而跑去埃及的。
    「少爺,這次一定不會了。阮春是個好人。」
    阿提米斯長長地哼了一聲,顯然不大相信。
    路人如果聽到這個歐亞血統的大塊頭稱呼少年為「少爺」,一定會很驚訝,畢竟現在已經是西元兩千年了。但是這兩人的關係可不是一般的主僕,而且他們也不是一般的觀光客。
    他們此時是坐在胡志明市同起街的街邊人行道咖啡座上,看著越南青少年騎著小摩托車在大廣場上轉來轉去。對當地人而言,這裡仍然是西貢。
    阮春已經遲到了,而咖啡座上方的陽傘撐起的那一點點遮蔭,也根本沒辦法讓阿提米斯的脾氣變好。不過,這種悲觀反應是他的正常狀態。在那脾氣底下隱藏的是期待:跑這一趟真的會有結果嗎?他們真的找得到那本書?他不敢抱多少希望。
    一個服務生快腿溜到他們桌邊。
    「要加點茶嗎?兩位先生。」他一面問,一面把那顆頭晃動個不停。
    阿提米斯歎了口氣。「省了這場戲吧,直接坐下來。」
    那服務生本能地望著巴特勒──畢竟巴特勒才是成年人。
    「先生,我是服務生啊。」
    阿提米斯敲敲桌面,要對方看著他。
    「你穿著昂貴的休閒鞋、絲質襯衫,戴著三顆金質圖章戒指。你的英文帶著牛津腔,指甲帶有剛剛美甲過後的光澤。你並不是服務生,而是我們的接頭人阮春先生。你做出這副低三下四的裝扮的目的,是想要檢查我們有沒有帶武器。」
    阮春的肩膀垮了下來。「沒錯。你真厲害。」
    「一點也不厲害。服務生根本不會圍那樣一條破圍裙。」
    阮春坐下來,往一個小瓷杯裡倒了點薄荷茶。
    「我向你做個武器簡報,」阿提米斯說。「我沒有武器,但是這位巴特勒先生……嗯,他是我的……是我的管家。他的肩帶裡有一把西格紹爾軍用半自動手槍,靴子裡插了兩把伯勞鳥飛刀,袖管裡是德林加短筒雙彈槍,手錶裡有一根絞喉鋼線,還有三枚閃光震撼彈放在幾個隱藏式口袋裡。巴特勒,我有沒有漏了什麼?」
    「少爺,還有錘子。」
    「喔,對了,襯衫裡還塞著一根他慣用的長柄錘。」
    阮春湊到嘴邊的杯子微微抖動著。
    「阮先生,不用害怕,」阿提米斯說。「這些武器不會用在你身上。」
    阮春看起來不怎麼信服。
    「真的,」阿提米斯繼續說。「巴特勒不需要動用任何武器,就有一百種方法可以殺掉你。當然我想,他只需要使用其中一種就很夠了。」
    阮春這時已經快要嚇死了。阿提米斯通常都能對別人造成這種效果:一個蒼白的少年,卻使用著大人物的權威和詞彙。阮春是聽過法爾家族的名頭──全球的黑道,沒有人不知道他們家──但是他以為自己會見到的是阿提米斯一世,而不是一個小孩。不過要把這個枯瘦男孩形容成「小孩」實在並不搭調。還有那個巨人巴特勒,毫無疑問,他絕對可以用那兩隻巨靈掌扭斷一個人的脊椎。阮春有點後悔了,再多的酬勞似乎都不值得讓他待在這對主僕身旁。
    「我們來談正事吧。」阿提米斯把一個微型錄音機放在桌上。「你答覆了我們的廣告。」
    阮春點點頭,心裡默默祈禱自己的情報正確無誤。
    「是的,法爾先生……法爾少爺。您要找的東西……我知道它在哪裡。」
    「真的嗎?你要我這樣就相信你嗎?我跟著你走,搞不好馬上就被一群人包圍突襲。要攻擊我們家的人可不少。」
    巴特勒用手捉住阿提米斯耳朵旁邊飛來飛去的一隻蚊子。
    「不會,不會,」阮春說著,伸手去掏皮夾。「這個,你看一下。」
    阿提米斯看著那張立可拍照片,用意志壓抑著心臟,要它跳得平穩如常。這照片看起來是很有希望,但是在這個年代,只要用一台掃描機和一台桌機就可以做出任何相片。照片上是一隻手從層層疊疊的黑影間伸出來……一隻顏色斑駁的綠手。
    「呣,」他喃喃說。「解釋一下。」
    「這是個女的,是個治療師,離自由路很近。她收米酒來當作治療費。沒有一刻不是醉醺醺的。」
    阿提米斯點點頭。夠合理的,喝酒這一部分。從他辛苦收集到的各方資料中,只有幾項資料是一致的,喝酒就是其中之一。他站起來,撫平白色波羅衫上的皺褶。
    「很好。阮先生,請你帶路。」
    阮春擦了擦嘴脣上方小鬍子沾的汗水。
    「我只提供情報。我們說好的。我可不想讓她下咒在我頭上。」
    巴特勒乾淨俐落地掐住情報販子的後頸。
    「抱歉了,阮先生。你現在已經沒有選擇了。」
    巴特勒把這位還在嘗試抗議的越南人帶到一輛租來的四輪驅動吉普車旁,塞進駕駛座。在胡志明市的平坦道路上實在沒什麼必要開四輪驅動車,但是阿提米斯就是喜歡和平民百姓的距離拉開得愈大愈好。
    吉普車用慢得急死人的速度在街上前進,阿提米斯胸口的那股期望情緒也隨著愈積愈高,高到讓他難過得要命。他快受不了了。這真的是這趟探索的終點嗎?在橫越三個大陸、六次徒勞無功的旅行之後,這個泡在酒精裡的治療師,真的會是彩虹盡頭的那罈黃金嗎?阿提米斯差點對自己笑出來。彩虹盡頭的那罈黃金──這是個好笑話耶。他可不是常常說得出笑話的。
    那些摩托車紛紛往兩旁分開,就像大池子裡的一群小魚。這裡的人多得好像沒完沒了,連小街上都塞滿攤販和買東西的人。廚師把魚頭丟進嘶嘶作響的油鍋;小叫化子在路人身邊繞來繞去,想要伺機扒點值錢的東西。很多人坐在建築陰影裡,低著頭,用拇指拚了命似地打著Game Boy。
    阮春穿的卡其色襯衫已經被汗水浸透了。但不是因為溼熱;他很習慣這天氣。他流汗是因為這個詭異的情況。他早就知道,把魔法世界和黑道搞在一起,不會是好玩的事。他對自己偷偷發誓,如果他能平安脫身,以後絕對不再走這一行。他絕不再回答網路上那些暗藏玄機的詢問,也絕不再和任何歐洲地下社會的大頭目的兒子打交道了。
    吉普車只能開到這麼遠。前方的小街太窄,四輪驅動車進不去。阿提米斯轉頭看著阮春:「阮先生,看起來我們得下車徒步走過去了。如果你想逃,也可以,但你的後背就會挨上致命的一刀。」
    阮春偷看巴特勒一眼。巴特勒有著一對深藍色的眼睛,藍得幾乎呈黑色。那對眼睛裡沒有任何善意或慈悲可言。「我不會逃跑,」他說。
    他們爬下吉普車。熱氣蒸騰的街道上,幾百雙好奇的眼睛跟隨著他們三人的一舉一動。一個倒楣的扒手想要扒巴特勒的皮夾,手指馬上被捏斷,而巴特勒在做這件事時連低頭看一下都沒有。之後就沒有人敢接近他們周圍一步了。
    街道最後變成一條印滿車轍的泥土路。水溝和排水管的汙水都直接排放在泥巴路面上。乞丐和跛子蹲在一塊塊草蓆上,像一個個孤島。這裡的人全都身無分文──只有剛剛走進來的這三人是例外。
    「怎樣?」阿提米斯問。「她在哪裡?」
    阮春往一座生鏽的防火梯指了指。梯子下方有個黑色的三角形空間。
    「就在那個的下面。她不出來的。即使是買米酒也是叫人去跑腿。好了,我可以走了吧?」
    阿提米斯懶得回答阮春。他小心翼翼踏過路面的積水,走到防火梯底下。那塊三角形陰影裡有些鬼鬼祟祟的動靜。
    「巴特勒,把護目鏡拿給我好嗎?」
    巴特勒從腰帶上拔出一副有夜視功能的護目鏡,放在阿提米斯伸過來的手上。眼鏡裡的對焦馬達開始發出嗡嗡聲,根據光線來調整顯像。
    阿提米斯把眼鏡掛在臉上,所有景物立刻變成放射線般的綠色。他深吸一口氣,把視焦轉向梯子底下那蠕動著的物體。有一個東西縮在一張椰棕墊上,在微弱得幾乎不存在的光線下不安地挪動身體。阿提米斯微調著焦距。他看出那是一個裹著披巾的小小人形,只是小得很不尋常。人形周圍的泥濘中半埋著許多空米酒瓶。一隻手臂從披巾中探出來,皮膚像是綠色。不過,從這護目鏡看到的東西本來就全都是綠色。
    「女士,」他說,「我有個提議。」
    那形體的頭部微微晃著,似乎在打瞌睡。
    「酒。」她發出的聲音粗啞刺耳,像用釘子刮過白板。「英國人,我要酒。」
    阿提米斯微微笑了。擁有語言天賦;對光線異常厭惡。又多了兩個符合的項目。
    「我是愛爾蘭人。你要聽聽我的提議嗎?」
    那治療師狡猾地搖了搖一根瘦稜稜的手指。「酒先來。然後再談。」
    「巴特勒?」
    那大塊頭保鑣伸手到口袋裡,拿出一個半品脫的瓶子,裡面裝的是上好的愛爾蘭威士忌。阿提米斯接過瓶子,把它提在陰影外面的亮光下,戲弄地晃了兩下。他幾乎來不及脫下夜視鏡,一隻像鳥爪的手就從暗處猛地伸出,抓走了那瓶威士忌。那是隻斑駁的綠手,沒錯。
    阿提米斯壓抑住臉上得意的笑容。
    「巴特勒,付錢吧。把我們答應的費用全部付給這位朋友。不過,阮先生,你要記得,一個字也不准對別人說。你一定不想看到巴特勒再回去找你吧。」
    「法爾少爺,請相信我。我會保密的。」
    「我就相信你一次。要是你做不到,巴特勒會讓你再也不能開口。」
    阮春轉過頭,沿著巷子匆匆溜走。他慶幸到連數錢都不數了,這可不像他的作風。不論怎樣,他總歸是活著拿到錢了。如果沒錯的話,口袋裡這疊美鈔是足足兩萬元。用半小時的工作換到這個報酬,還算不賴。
    阿提米斯回過頭,對著治療師。
    「女士,我們來談談吧。我想要你的一樣東西。」
    「可以,愛爾蘭人。頭疼,牙疼,我通通可以治。」
    阿提米斯又戴上那副夜視鏡,蹲下來,和治療師的高度齊平。
    「女士,我健康得很。我只有一點輕微的塵蟎過敏,但這個你應該也沒辦法治。我想要的是你那本書。」
    那女巫僵住了。兩隻亮亮的眼睛在披巾底下閃爍游移著。
    「書?」她謹慎地說。「我不知道什麼書。要找書,去圖書館找。」
    阿提米斯誇張地表現出老神在在的模樣,歎了口氣。「你不是治療師,你是綠精靈。或者叫波休葛、精靈、卡打隆。你愛用什麼詞都可以。我要的是你那本《律典》。」
    那精靈一句話也不回答。過了很長很長的時間,她突然把頭上的披巾往後一掀。在夜視鏡的綠色光芒中,阿提米斯看到的那副容貌就像萬聖節的面具。她有著長鼻子和尖耳朵,細縫般的眼睛裡鑲著兩顆金色的眼珠,皮膚因為酒精中毒而變得像補土漆那樣白。
    「人類,」她緩慢地開口,因為威士忌已經開始麻痺她的神經。「如果你知道我們的《律典》,那麼你就知道我能施展什麼法力。我只要用手指一彈就可以殺掉你。」
    阿提米斯聳聳肩。「你辦不到。你自己看看吧,你離死已經不遠了。米酒早就把你搞成一個廢人,讓你現在只能當個治病術士。可憐哪!我是來救你的。但我要那本書當報酬。」
    「一個人類要我們的《律典》做什麼?」
    「這不關你的事。你只要知道你有哪些選擇就好。」
    那綠精靈的兩隻尖耳朵顫抖起來。選擇?
    「第一種,你不肯把書交出來,我們就回家,留下你在這灘淤泥裡發臭腐爛。」
    「好的,」那綠精靈立刻回答。「我選擇這一種。」
    「不好。別這麼急。如果我們沒拿到書,你在一天以後就會死。」
    「一天!一天!」綠精靈哈哈大笑起來。「你們死後再過一百年,我都還會活得好好的。就算是被放逐到人間的精靈,壽命還是你們的好幾倍。」
    「但是如果你喝了半品脫的聖水,事情可就不一樣了。」阿提米斯用手指彈彈那個空了的威士忌酒瓶。
    那精靈立刻面如死灰。她發出一道高亢而銳利的可怖叫聲。
    「聖水!人類,你害死我了!」
    「沒錯,」阿提米斯承認。「它現在隨時都可能開始腐蝕你。」
    那精靈猶豫地戳戳自己的肚子。「那,第二個選擇呢?」
    「喲,開始聽話了?很好。第二個選擇,就是你把《律典》給我看三十分鐘,然後我就把你的法力還給你。」
    那綠精靈吃驚得張大嘴巴。「把我的法力還給我?這是不可能的!」
    「噢,這是有可能的。我帶了兩瓶注射液,其中一瓶是從塔拉環底下六十公尺的精靈井取得的泉水,那裡應該是全世界法力最強的地點。這泉水可以中和聖水的效力。」
    「另外一瓶呢?」
    「另外一瓶就是人類科學的小小魔法了。裡面裝著一種吃酒精的病毒,再混合一些生長試劑。它可以把你身體裡每一滴酒精趕出去,治好你的酒精依賴症,還可以強化你那逐漸衰竭的肝臟。過程中你會很狼狽,但是只要一天的時間,你又可以生龍活虎地到處跑,就像回到了一千歲那樣。」
    綠精靈舔舔嘴脣。可以再回到同族之間?真的很誘人。
    「人類,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說話算話?你剛才已經騙過我一次。」
    「有道理。我打算這麼做:我先無條件給你那瓶泉水。然後,等我看完你們的《律典》,你就可以拿到重生藥劑。這是我的最後條件。」
    綠精靈考慮著。疼痛已經盤據在她的小腹一帶。她猛地伸出手腕。
    「我接受。」
    「跟我想的一樣。巴特勒?」
    那巨漢解開一個用魔鬼氈扣住的軟包,裡面有一支注射槍和兩瓶注射液。他把清澈的那瓶液體裝進注射槍,往精靈那溼黏的手臂注射了一針。精靈先是全身僵硬,然後就放鬆下來。
    「這法力真強啊,」她喘著說。
    「是啊。不過絕對沒有你自己本來的法力強。等我給你打了第二針,你就會知道了。好了,《律典》拿出來。」
    綠精靈伸手在她身上那件汙穢的袍子皺褶裡掏來掏去。阿提米斯屏住呼吸。就要拿到了……法爾家族就要重振聲威了。一個新的帝國將會崛起,而且坐在那張王座上的將會是阿提米斯‧法爾二世。
    綠精靈的手抽了出來。那隻手捏成了拳頭。
    「這東西對你一點用也沒有。它是用古老的語言寫的。」
    阿提米斯點了點頭。他怕聲音會洩露他的情緒。
    綠精靈張開了嶙峋的手指。掌心上是一本小小的金色書籍,只有火柴盒那麼大。
    「人類,拿去。你們的三十分鐘,不能再多喔。」
    巴特勒恭敬地拿起那本小小的典籍。他開始操作一部袖珍數位相機,把糯米紙一般薄的書頁一張張拍攝下來。他花了好幾分鐘才拍完,終於,整本書都儲存進了相機的記憶卡裡。對於數位資料,阿提米斯不喜歡冒任何一點風險。大家都知道,機場安檢設備經常毀損重要的資料碟片。所以他讓巴特勒把檔案傳輸到他的手機裡,然後他用電子郵件將它們傳到位於都柏林的法爾大宅。三十分鐘還沒到,這部《精靈律典》裡的每一個符號都已經安安穩穩地存放在法爾家族的電腦伺服器中了。
    阿提米斯將小書交了回去。
    「謝謝,和你合作很愉快。」
    那綠精靈蹣跚地爬起來,跪在地上。「你說的另一種解藥呢?」
    阿提米斯微微笑了。「哦,那瓶回春藥嗎?我猜我是答應過你這件事。」
    「沒錯,人類答應過我的。」
    「好吧。但是在我們施打之前,我得警告你,清理的過程會很不舒服喔。你絕對不會喜歡的。」
    精靈朝周圍那片髒臭揮了揮手。「你以為我喜歡這裡呀?我想要再飛起來。」
    巴特勒把第二瓶藥劑裝進注射槍,直接射進了綠精靈脖子上的頸動脈。
    綠精靈立刻癱在那張椰棕墊上,整個形體劇烈地抖動。
    「我們快走吧,」阿提米斯說。「累積一百年的酒精離開一個身體的時候,那景象絕對會很不好看。」

    巴特勒家族已經服侍法爾家族好幾百年了。這是亙古不變的規矩。事實上,有些知名語言學家確實認為,butler(管家)這個名詞就是起源於此。這個奇特組合最早的記載來自維吉爾‧巴特勒所簽下的一份賣身契──在第一次諾曼人領導的十字軍東征期間,他跟隨在雨果‧德‧法爾爵爺身邊,擔任爵爺的僕人、保鑣兼廚師。
    所有巴特勒家的小孩在十歲時就會被送到以色列的一個私立訓練所,學習各種護衛法爾家下一代的專業技能,像是法國藍帶料理、槍法、一種特別的混合式武術、緊急醫療和資訊科技。訓練期結束後,如果正好沒有法爾家族的成員需要護衛,這些姓巴特勒的人就會被渴求保鑣的各國皇室搶奪一空,通常都是摩納哥或者沙烏地阿拉伯的皇族成員。
    一旦一位法爾成員和一位巴特勒成員搭配在一起後,這個組合就永不改變了。這工作既沉重又寂寞,但報酬卻也十分豐厚──如果這位護衛能活著做到退休的話。要是他死了,他的家人會收到一筆六位數的安家費,外加每月發放的津貼。
    現在的這位巴特勒已經服侍阿提米斯少爺十二年了,也就是從他出生服侍到現在。雖然他們兩人的相處謹守古老的規矩,但他們的關係卻不只是主僕。對巴特勒來說,阿提米斯就像是他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而阿提米斯則幾乎把巴特勒當成父親,只不過這位父親必須聽從他的命令。
    巴特勒一路都不出聲,直到他們搭上從曼谷前往倫敦希斯洛機場的班機,他才忍不住開口問。
    「阿提米斯?」
    阿提米斯的視線從PowerBook筆電的螢幕上移開。他已經及早開始研究那本書的文字了。
    「什麼事?」
    「那個綠精靈……我們為什麼不乾脆把《律典》拿走,放她自生自滅呢?」
    「屍體會留證據啊,巴特勒。以我的方法,精靈族永遠不會起疑的。」
    「可是那個綠精靈呢?」
    「我很難想像她會告訴她的族人,她讓人類看了他們的書。不管怎樣,反正我在第二劑藥水裡面攙了一些失憶劑,等她醒來,這一星期的事她都記不清楚了。」
    巴特勒佩服地點點頭。阿提米斯少爺的思維總是比別人超前兩步。很多人以為阿提米斯只是來自一支舊家族的一枚棋,但是他們錯了。阿提米斯少爺本身就是一個全新的種族,是這世界從來沒有看過的一種人。
    他的懷疑既然消除了,他便低頭繼續看他的《槍與彈藥》雜誌,讓少爺自己專心去解那個宇宙級的謎題了。


    第二章 翻譯
    看到這裡,你應該猜得出,阿提米斯‧法爾為了完成目標,打算做到什麼地步了。但是,他的目標究竟是什麼呢?到底有什麼特別的計畫,讓他必須去威脅一個酒精中毒的綠精靈?答案就是黃金。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兩年前,阿提米斯對上網產生了興趣。他很快就把注意力轉向那些探討神祕事物的網站,像是外星人綁架事件、幽浮目擊事件和各種超自然現象。其中他最感興趣的,就是精靈族的存在。
    就像用拖網捕撈一樣,他過濾著那座以億兆計的資料海。他發現,在全世界幾乎每一個國度,都有數千筆關於精靈的參考資料。每個文化對這個種族有不同的稱呼,但是這些稱呼毫無疑問地指著同一個隱蔽的族群。有幾個故事提到每個精靈都隨身攜帶一本《律典》的事。這本書是精靈的聖經,據說它記載著精靈族的歷史,以及這些長壽生物應遵守的生活教條與戒律。當然了,這本書是以瑙米許文──也就是精靈文──寫成的,因此對人類毫無用處。
    阿提米斯相信,以現代的科技,翻譯《律典》應該是做得到的。翻譯出來後,就有一整批新的生物,可以讓他大肆搜括他們的財寶了。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是阿提米斯的座右銘。所以他花了大把時間沉浸在精靈的各種傳說中,將精靈們的特點匯集成一個巨大的資料庫。但這樣還不夠,所以他在網路上貼了一篇徵求文:愛爾蘭企業家願付大筆美金求見精靈、綠精靈、綠衣精靈或小精靈。但收到的大多數是詐騙性的回答。不過,胡志明市這一趟終於得到回報了。
    阿提米斯可能是當世唯一能夠從這種追尋行動中獲得暴利的人。他還保有孩子們對魔法的信念,並用成人般的意志力把這信念提升為要賺取暴富的行為。如果說這世界上真的有人有辦法從精靈族手裡拿到他們的神奇黃金,此人非阿提米斯‧法爾二世莫屬。


     

  • ■ 英國圖書獎 年度童書
    ■ WH史密斯圖書獎 讀者票選年度童書
    ■ 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 藍絲帶獎
    ■ 紐澤西花園州 青少年圖書獎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