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飛行者(喬治馬汀NETFLIX影集原著)
暗夜飛行者(喬治馬汀NETFLIX影集原著)
  • 定  價:NT$420元
  • 優惠價: 79332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喬治.馬汀:《暗夜飛行者》是我最棒的科幻小說。

    無垠深淵之中,誰在凝視著你?
    你,又躲得了誰?

    NETFLIX同名改編影集熱映中

    啟發《冰與火之歌》《星際大戰》關鍵角色創作!

    《時代雜誌》百大人物 X 世界奇幻文學獎 X 雨果.星雲.軌跡.土星獎

    ──喬治.馬汀大神 通往獲獎之路的科幻小說集

    馬欣(作家)、鄭國威(泛科知識公司知識長,泛科幻獎創辦人)、葉郎:異聞筆記(影評人)──神作將至,齊聲推薦 

    NIGHT IS COMING
    超展開!超壓迫!超震懾!
    敬請品嘗科幻馬汀的無重力宇宙──身在太空,更別相信任何人

    〈暗夜飛行者〉
    NETFLIX改編影集同名故事
    雨果獎最佳中篇提名、軌跡獎最佳中篇獲獎、軌跡雜誌讀者票選、日本星雲獎最佳翻譯小說

    科學家與心靈感應者搭乘「夜行者號」前進宇宙深處,這艘船艦卻透著詭異氣氛,不只艦長不現身,僅靠「全息影像」與人對話,就連心靈感應者也陷入癲狂,大喊危險迫近。這下成員驚覺到自己是身處太空密室,任憑宰割了。眾人在無以名狀的漆黑深淵前,切切體認到:想要存活,千萬別相信任何人。

    〈萊安娜之歌〉
    馬汀首度摘下科幻大獎之作
    主角與《冰與火之歌》關鍵人物同名,由此窺見角色靈感起源

    雨果獎最佳中篇獲獎、星雲獎、土星獎最佳中篇提名、軌跡雜誌讀者票選最佳

    兩名具讀心力的「靈感者」萊安娜與羅柏,受邀調查狂熱邪教的詭異現象,卻發現被寄生者能共享無盡喜悅,萊安娜甚至告訴羅伯,一般言語溝通充滿了無可救藥的隔閡與誤解。然而隨著調查日漸深入,心意相通的兩人,關係開始有了意想不到的轉變……

    〈殺人前請七思〉
    故事啟發電影《星際大戰》關鍵角色
    雨果獎、軌跡獎最佳短篇提名、軌跡雜誌讀者票選

    背負侵略使命的狂熱團體對異族趕盡殺絕,逼迫他們放棄原有信仰。然而弱勢部落崇拜的金字塔暗藏驚人祕密,入侵者渾然不知自己面臨巨大的存亡危機……

    〈覆蓋指令〉

    未開發的純淨星球,一批批死刑犯屍體改造成死屍礦工,由專人操控,負責開採挖礦。這生意大有可為,但是一名企業鉅子決定買下礦區,力求杜絕不人道的死屍礦工。他擋人財路的舉動即將引爆一連串危機……

    〈週末戰地遊戲〉

    勞工的福氣啦!週休何必踏青、看電影,報名「戰地遊戲」──拿真槍實彈,殺人集點,下週來再享折扣!菜鳥上場能展現勇氣、魄力,爭取加薪升職。兩天一夜,充分解放負能量、開啟黑暗面,翻轉階級就此一戰!

    〈絢爛星環之火也穿不透的黑暗〉

    狂熱科學家針對「蟲洞」展開實驗,探尋了宇宙最黑暗的神祕所在「無它之處」,卻驚恐地發現此處似乎不只能解開宇宙起源,甚至與「造物主」也更接近了……

  • 喬治.馬汀(George R. R. Martin)──當代文壇最重要的奇幻小說大師
    40多年文學耕耘、10年好萊塢編劇打磨\17次入圍雨果獎,4度獲獎\13次入圍星雲獎,2度奪冠
    12次拿下軌跡雜誌年度最受歡迎小說大獎\世界奇幻文學獎得主\2011年《時代雜誌》百大影響力人物
    1948年生於美國紐澤西貝約恩市。27歲寫下〈萊安娜之歌〉,獲象徵科幻小說界最高成就的雨果獎,此後多次拿下雨果獎、星雲獎,還連連獲得「軌跡雜誌年度最受歡迎小說大獎」肯定,並成為世界奇幻文學獎得主。2011年更入選《時代雜誌》百大影響人物。
    喬治.馬汀從科幻入行,在橫掃科幻獎項後,跨界影視圈,曾擔任《陰陽魔界》和《美女與野獸》等電視影集編劇總監。之後也推出含括小說、漫畫、遊戲界形式的「百變王牌」(Wild Cards)系列。然而一直到1996年推出《冰與火之歌》後,才正式奠定馬汀成為當今歐美最受推崇正統奇幻小說作家的地位。他的科幻作品多以中、短篇見長,筆調詩意瑰麗、感傷又富浪漫色彩,少數長篇則有《光之逝》《風港》《熾熱之夢》《末日狂歌》等書,而預計共七部的奇幻小說「冰與火之歌」系列,一眾書迷仍持續引頸期盼第六部的面世之日。


    譯者 章晉唯
    生於台北,台大外文系、師大翻譯所畢業。喜愛文學、電影、街舞和咖啡。出版譯作包括《古騰堡的學徒》《錢途末路》《負重》《挑戰莎士比亞4:我就是夏洛克》《白蜂巢》與《碟形世界》《烈焰雙生》系列小說等。

  • ◎各界好評

    《暗夜飛行者》一開始的寫作動機是為了想向某個武斷的評論者證明恐怖和科幻兩個類型絕對不是不相容的兩個極端。喬治.馬汀一針一線縫合這兩個類型所產出的太空混種,似乎更像是希區考克《驚魂記》的媽媽和庫柏力克《2001太空漫遊》的Hal9000交配生下的孩子,駭人外表和幽暗心理已經很難說是更像爸爸還是更像媽媽多一點。──葉郎:異聞筆記

    這本書有如豐盛全席大餐一般,靈異的情節、驚人的感應力,在幽微的開場醞釀後瞬間炸開,帶來無法控制的殺人武器與廣袤太空中異星者逼近的壓迫感。──Books and Bookman 雜誌

    我一直期待喬治.馬汀最棒的作品誕生,而他竟源源不斷端出更好的。──科幻名家 羅伯特.喬登

    祝喬治.馬汀長壽無疆……這位文學創作的苦行者,端上迷人又複雜的角色、生動活現的對話以及豐富狂野的意象,馬汀絕對是最佳說書人。──紐約時報

    在諸多史詩奇幻名家之中,馬汀肯定是最好的一位。事實上……他可說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美國托爾金。──時代雜誌

    活靈活現、深具震撼力的恐怖故事。──出版人週刊

  • 暗夜飛行者

    覆蓋指令

    週末戰地遊戲

    殺人前請七思

    絢麗星環火焰也穿不透的黑暗

    萊安娜之歌

  • 〈暗夜飛行者〉

    拿撒勒人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慢慢痛苦死去時,沃克林掠過了距離地球一光年處,朝外飛去。

    地球掀起烈火之戰時,沃克林接近了古海神星,那裡的海洋尚未命名,也不曾有人在那兒捕魚。星際引擎發明之後,地球國家聯邦成為了聯邦帝國,那時沃克林已移動到藍岡人宇宙的邊疆,藍岡人卻從未察覺。他們和我們一樣,生活在明亮渺小的行星世界裡,繞著分散在宇宙中的恆星運行,對宇宙浩瀚深淵中的萬物並無太大興趣,了解也不多。

    戰火延燒千年,沃克林穿梭而過,卻毫不知情,也未受波及,安全地待在火焰永遠無法燃起之處。後來,聯邦帝國瓦解,藍岡人也消失在大崩壞的黑暗中,但對沃克林而言,黑暗一如過往,毫無差別。

    科雷羅諾馬斯從亞法隆乘坐探勘艦出發時,沃克林距離他只有十光年。科雷羅諾馬斯在旅程中發現了許多事物,但他並未發現沃克林。不論是出發時,或是過完餘生,返回亞法隆的時候,他都渾然不覺。

    我三歲時,科雷羅諾馬斯已化成灰,就跟拿撒勒人耶穌一樣古老而遙遠,當時沃克林飛過了塔拉星附近。那段時間,克雷人所有感應者反應都變得很奇怪,他們坐在地上,以明亮閃爍的雙眼凝視群星。

    我長大時,沃克林已飛行過了塔拉星,甚至連克雷人都感應不到了,並持續朝外飛行。

    如今,我年事已高,一日老過一日,不久之後,沃克林將穿越如黑霧懸浮在星星間的撒旦面紗。於是我們會一直向前追逐,穿過空無,穿過無盡的寂靜,穿過無人前往的黑暗深淵,我的夜行者號和我繼續追逐。


    ──※──


    他們在無重力狀態中,身體一次次被拉向前,緩緩穿過連結星球軌道碼頭的透明管道,前往前方的星艦。

    梅蓮薩.潔兒是唯一在自由墜落中自在且不顯笨拙的人,她停頓一下,望向下方的亞法隆,球形地表上呈現翡翠和琥珀色的波紋,壯麗而廣闊。她面露微笑,迅速飄過管道,優雅寫意地掠過同伴身邊。他們所有人都曾登上過星艦,但這次不同。多數船艦停泊時會直接和太空站相連,但克洛黎.德布蘭寧這次任務租來的船艦太大了,設計也莫名奇特。船艦矗立在他們面前,前端有三個並立的橢圓形小型船艙,下方有兩座較大的圓形船艙,圓筒狀的動力艙夾於中間,所有區域都由狹長的通道連結。船艦灰白樸實。

    梅蓮薩.潔兒第一個進入氣閘艙。其他人陸續登艦,共五女四男,每個人皆為學院學者,身分背景和研究領域都截然不同。賽歐.拉薩默是這群人中的心靈感應者,他年紀較輕,身體虛弱,最後一個進艙。其他人一面交談,一面等待登艦程序完成,他卻緊張地掃視四周。「有人監視著我們。」他說。

    外閘門關閉,管道脫離。接著內閘門滑開。「歡迎光臨我的夜行者號。」艙內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

    但那裡沒有人。

    梅蓮薩.潔兒踏進艙道。「你好。」她疑惑地探頭四望。克洛黎.德布蘭寧跟在她身後。「你好。」溫柔的聲音回答。聲音來自通訊器的喇叭網,喇叭上方的螢幕一片漆黑。「我是羅伊德.埃利斯,夜行者號的艦長。很高興再見到你,克洛黎,也歡迎大家登艦。」

    「你在哪裡?」有人問道。

    「在我的房間,也就是球形生命維持系統艙其中一半。」羅伊德.埃利斯親切地回答。「另一半則包含休息室、圖書室和廚房,還有兩個衛生間、一間雙人房和一間非常小的單人房。其他人恐怕必須用睡網睡在貨艙。夜行者號本身設計為貨運艦,不提供載客。不過,該開啟的通道和艙門都已打開,貨艙中空氣、空調和飲水也都沒問題。我想這樣你們能住得舒服一點。你們的裝備和電腦系統都放在貨艙,但我向你們保證,空間仍十分充足。你們可以先去整理行李,安頓住宿,接著到休息室吃頓飯。」

    「你會跟我們一起用餐嗎?」艾葛莎.美里布萊克問。她是個超精神醫師,五官削瘦,生性愛抱怨。

    「算是會吧。」羅伊德.埃利斯說。「算是會。」


    ──※──


    宴席上出現了鬼影。

    他們在睡眠區設好睡網,整理好個人用品後,沒費多少工夫便找到了休息室。那是船艦這一側最大的空間。休息室一端設有廚房,廚具完備,糧食充足。另一端放了好幾張舒服的椅子、兩本書、一台全息投影機和一整面牆的書、錄影帶和晶片。中央有張長桌,能坐十個人。

    桌上放了熱騰騰的輕食。學者各自坐到桌前,彼此說說笑笑,比剛登艦時顯得放鬆不少。船艦的重力網啟動了,他們感到更為舒適,剛才無重力狀態所造成的反胃和不適盡皆拋到腦後。

    所有人一一坐定,只剩主位是空的。

    鬼影出現在上頭。

    眾人對話停止。

    「大家好。」那鬼影說,光線投射出一個年輕人,他身材細瘦,一頭白髮,雙眼蒼白。他穿著打扮仿若二十年前的人,身穿一件袖口蓬蓬的粉藍色寬鬆襯衫,一件白色緊身褲,褲子直接和靴子連在一起。他們視線能穿透他身體,而他的雙眼也絲毫沒聚焦在他們身上。

    「全息投影。」阿麗絲.諾斯溫說,身材矮胖結實的她是個外星科技技師。

    「羅伊德,羅伊德,我不懂。」克洛黎.德布蘭寧盯著鬼影說。「這算什麼?為什麼你只用投影?你不親自來跟我們吃飯嗎?」

    鬼影淡淡一笑,抬起一隻手。「我的房間就在牆的另一邊。」他說。「球形系統艙兩半之間恐怕沒有門或艙口。我大多時間都自己一人,也很重視個人隱私。我希望你們都能諒解,並尊重我的意願。除此之外,我會盡全力款待各位。休息室內,我的投影能陪伴你們。其他地方,如果你有什麼需求,或想和我說話,直接使用通訊器即可。好了,請繼續用餐聊天。我會在一旁開心地聽。我已經好久沒有接待乘客了。」

    他們試著聊天。但坐在主位的鬼影投射出一道長黑影,這頓飯大家吃得又急又勉強。


    ──※──


    夜行者號進入星際飛躍那一刻起,羅伊德.埃利斯便時時看著乘客。

    幾天之後,大多數學者都已習慣對通訊器和休息室的全息投影說話,但真正自在的只有梅蓮薩.潔兒和克洛黎.德布蘭寧。若其他人知道羅伊德隨時監視著他們,恐怕會更不自在。他無所不在,即使在衛生間也逃不過他的耳目。

    他看著他們工作、吃飯、睡覺、性交,毫不厭倦地聆聽他們的對話。一週之間,他徹底認識這九個人,一個都沒放過,他一點一滴找出他們低俗的小祕密。

    模控學家若咪.梭恩會和電腦說話,比起人,她似乎更喜歡有電腦為伴。她頭腦聰敏,表情靈動生趣,身材嬌小結實,宛如少年;其他人都覺得她很美,但她不喜歡被人觸碰。她只做過一次愛,對象是梅蓮薩.潔兒。若咪.梭恩穿著細織的金屬襯衫,左腕植入一個接孔,讓她能直接和電腦連結。

    外星生物學家拉簡.奎斯多弗斯乖戾又好辯。他憤世嫉俗,毫不掩飾自己對每一個同事的鄙視。他常獨自一人喝酒。拉簡個頭高大卻駝背,長相醜陋。

    兩名語言學家丹諾和琳德蘭是一對公開的情侶,時時牽著手,相攜相持。但私底下,他們吵得不可開交。琳德蘭伶牙俐齒,吵起架來句句正中要害,她經常嘲笑丹諾的專業能力。兩人都時常做愛,但不是跟彼此。

    艾葛莎.美里布萊克是超精神醫師,她有慮病症,常因此鬱鬱寡歡,夜行者號的密閉空間讓她的情況更加惡化。

    外星科技技師阿麗絲.諾斯溫生性好吃,從不洗澡。她粗胖的手指甲永遠都卡著一層黑汙,航行前兩週,她都穿著同一件連身工作服,只有做愛才脫下,而且時間也不長。

    心靈感應者賽歐.拉薩默個性緊張,喜怒無常,他怕身旁每一個人,但態度又總是高人一等。他常讀同伴腦中的想法,並藉此來嘲笑他們。

    羅伊德.埃利斯看著所有人,研究他們,間接參與著他們的生活。他沒放過任何一人,就連他最討厭的人也一樣。但等夜行者號進入動蕩不穩定的星際飛躍兩週後,兩名乘客漸漸吸引了他大半的注意力。


    ──※──


    「最重要的是,我想知道關於他們的各種『為什麼』。」離開亞法隆兩週後一個人造夜晚,克洛黎.德布蘭寧告訴他。

    昏暗的休息室中,羅伊德發亮的魅影緊臨克洛黎而坐,看他喝著苦中帶甜的巧克力。其他人都在熟睡。星艦上白天和黑夜並無意義,但夜行者號仍維持著人造晝夜循環,乘客也大多依此作息。克洛黎是這一趟的總指揮,精通各種領域,也是任務領導者。關於作息,他是個例外;他有自己的時間表,而且是個工作狂,最喜歡談論他一心追尋的沃克林。

    他喝了口巧克力,心滿意足嘆口氣。「你知道諾塔拉什人嗎,羅伊德?」

    「我不知道。請繼續說吧。」

    「諾塔拉什人的神話中曾提到沃克林的故事。我讀了驚為天人。他們說,沃克林是一個擁有意識的種族,他們從銀河中心某個神祕之處出發,朝外航向銀河邊緣,據傳,目標是飛往銀河之間的宇宙,他們潛行在星際深處,從不著陸,很少飛入恆星一光年之內。」克洛黎灰色眼珠閃爍,一邊說,手一邊激動地揮舞,彷彿他的雙手包裹著宇宙。「而且完全不靠星際飛躍,羅伊德,這件事太難以理解了!船艦速度慢到幾乎低於光速!這點特別令我著迷!我的沃克林人一定非常與眾不同—智慧超群,從容自在,活得久,看得多,不疾不徐,不會像低等種族,給熱情衝昏了頭。你想想看那些沃克林船艦多古老!」

    「是古老沒錯。」羅伊德附和。「克洛黎,你剛才說那些船艦。所以不只一艘?」

    「喔,是的。」克洛黎說。「根據諾塔拉什人傳說,起初只有一、兩艘出現在他們交易的疆域,但後來其他船艦隨之出現。成千上百艘,每一艘都是獨立的,自主向前航行,方向永遠朝外。方向永遠一致。一萬五千個標準年間,他們穿梭過諾塔拉什人的恆星之間,然後慢慢脫離他們。傳說還指出,最後一艘沃克林船艦消失,已經是三千年前的事。」

    「一萬八千年前。」羅伊德加了加說。「諾塔拉什人有那麼古老嗎?」

    「和這群星際旅行者比的話,不算老。」克洛黎微笑說。「根據諾塔拉什人歷史記載,從他們種族存在開始,有一半的時間並未發展出文明。我曾為此煩惱了一陣子。因為那樣的話,沃克林人的故事便只是個傳說故事。傳說的確引人入勝,但僅此而已。

    「後來,我實在放不下沃克林。於是,我利用閒暇時間調查,交叉比對其他外星種族的宇宙學,研究除了諾塔拉什人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種族有相同的神話。我總覺得事情並不單純,也許能從中爬梳出某種理論。

    「沒想到,我查到最後自己都大吃一驚。藍岡人或藍岡奴族神話中都毫無線索,但你想想看,這也合理。因為藍岡人位於人類宇宙之外,沃克林要先經過我們的領空,才會接近他們。不過,我一往裡面深入調查,竟發現沃克林的故事無所不在。」克洛黎傾身,無比熱情。「噢,羅伊德,故事啊,無數的故事!」

    「快說、快說。」羅伊德說。

    「芬迪人叫他們『伊威弗』,翻譯過來意思類似虛無部族,或是黑暗部族。達木許人的故事則不大一樣,但他們認為那全是事實—如你所知,達木許人是我們接觸過最古老的種族。他們稱我的沃克林為『深淵子民』。這故事太美了,羅伊德,那真的太美了!船艦如巨大黑暗的城市,平靜闃寂,移動得比周圍的宇宙都還緩慢。在達木許人的傳說中,沃克林是難民,他們在時間的開端,歷經銀河中心深處某場無以名狀的戰爭。於是他們放棄了世界和群星,希望在銀河之間、空無之境尋找真正的平靜。

    「亞斯星的葛斯索伊人有類似的故事,但在他們的故事中,戰爭摧毀了宇宙中所有生命,沃克林則類似神祇,經過時重新在世界散播生命的種子。其他種族視他們為神的信使,或是地獄來的幽影,預示銀河中心不久將有災禍,警告我們快逃。」

    「你的故事彼此有矛盾,克洛黎。」

    「對,對,當然是,但本質上卻都是一模一樣—沃克林乘著古老永恆、低於光速的船艦向外航行,飛過無數短命的帝國和曇花一現的榮耀。那才是重點!其他不過是枝微末節;我們不久便會知道真相了。雖然關於沃克林的資料不多,但我深入研究仍有不少斬獲,不只諾塔拉什人──包括更多傳說中的種族,例如丹賴人、魯里緒人和羅杭納人──我只要一深入,就會再發掘出沃克林的故事。」

    「傳說中的傳說。」羅伊德說。鬼影嘴一咧,露出笑容。

    「沒錯,沒錯。」克洛黎同意。「這時我找來了非人高等智慧生物研究所的學者。我們研究了兩年。資料全攤在眼前,都在學院的圖書館、回憶錄和電路中。從來不曾有人仔細查看,也懶得拼湊這一切。

    「自人類有史以來,自航太科技還未起步之際,沃克林便一直在人類星域中航行。我們扭曲宇宙結構,突破相對論時,他們已乘著低於光速的巨大船艦,駛過我們自詡文明的核心地帶,經過人口最密集的世界,浩浩蕩蕩飛向銀河邊疆,邁向銀河間的深淵。真的太驚人了,羅伊德,太驚人了!」

    「太驚人了!」羅伊德附和。

    羅伊德.埃利斯的鬼影朝他微笑,冷靜透明的雙眼空洞地看向前方。


    ──※──


    梅蓮薩.潔兒光看就教人賞心悅目。

    梅蓮薩.潔兒年輕健美,充滿活力,身上有股其他人難以媲美的生命力。她的身材整整大了一號;她比其他人高出一個頭,骨架也大,腿很長,而且體格結實,一條條肌肉在她炭黑閃亮的肌膚下蠕動。她也是個大胃王。她吃的量是同伴的兩倍,喝再多也絲毫不見醉意,她自己帶來健身裝備,安裝在一間貨艙中,每天運動四小時。第三週時,她不只和船艦上四個男人都睡過一輪,還包括其他兩個女人。即使在床上,她也一向精力充沛,大多數人都會被她搞得筋疲力盡。羅伊德對她有非常強烈的興趣。

    「我是改良過的人類。」她有次這麼告訴他。當時她正在雙槓上運動,皮膚滲出的汗水閃閃發亮,一頭長黑髮綁在髮網中。

    「改良過?」羅伊德說。他無法投影到貨艙中,但梅蓮薩運動時會透過通訊器和他聊天。她不知道的是,就算她沒叫他,羅伊德也絕不會錯過她任何生活點滴。

    她做到一半停下,利用手臂和背肌撐直並抬高身體。「是變種人,艦長。」她說。她習慣稱他艦長。「我出生於普羅米修斯,在精英中成長,又是兩名基因專家的孩子。改良過的,艦長。我攝取比你多兩倍的能量,還會把能量全耗完。新陳代謝更有效率,身體更強壯,能活得更久,預期生命為一般人類的一倍半。家鄉的人試圖徹底重新設計人類時,曾犯下可怕的錯誤,但基因上的小修正都做得很好。」

    她繼續運動,動作迅速輕鬆,做完前不吭一聲。她結束時雙手一撐,彈下雙槓,站著大口喘氣一會,然後雙臂交叉,頭一歪,露出笑容。「現在你知道我的生平了,艦長。」她說。她將髮網脫下,甩了甩頭髮。

    「妳生平一定不只如此。」通訊器傳來聲音說。

    梅蓮薩.潔兒大笑。「當然。」她說。「你想知道我背叛亞法隆的前因後果?還有我因此為普羅米修斯的家人帶來什麼麻煩?還是你對我在外星文化學的卓越研究比較感興趣?你想聽聽看嗎?」

    「也許下次吧。」羅伊德有禮地說。「妳戴的那水晶是什麼?」

    水晶墜子自然地垂在她胸部之間;她剛才脫衣服運動時把項鍊也脫下了,現在才再次拿起,從頭上戴好。銀鍊上垂掛著一枚綠色小寶石,四圍以黑色花飾為邊框。項鍊接觸到梅蓮薩時,她短短閉上雙眼,然後再次睜開,露出笑容。「這項鍊活著喔。」她說。「你見過嗎?悄語寶石,艦長。共振水晶,以心靈感應蝕刻保存一段回憶,或一股情感。碰觸時能再次短暫感受那段過去。」

    「我懂得背後的原理。」羅伊德說。「但沒見過這樣的用法。這麼說,妳的項鍊儲存著寶貴的記憶?也許是關於家人?」

    梅蓮薩.潔兒一把抓起毛巾,開始擦乾身上的汗水。「我的項鍊記錄的是一次特別爽的做愛感受,艦長。那感受總會讓我性欲高漲,不過那是以前的事了。悄語寶石會隨時間變弱,寶石傳來的感受不若之前那麼強了。但有時候—通常是我剛做完愛,或激烈運動後—寶石會在我身上再次活過來,就像剛才一樣。」

    「喔。」羅伊德說。「所以寶石讓妳性欲高漲了?妳現在要去做愛了嗎?」

    梅蓮薩露出笑容。「我知道你想聽我哪部分的生活了,艦長—我混亂熱情的戀愛生活。唉,我才不會告訴你。總之,至少在聽到你的人生故事之前,我是不會說的。不過,我內心還是有止不住的好奇。你到底是誰,艦長?說真的?」

    「像妳這樣改良過的人,」羅伊德回答,「絕對猜得出來。」

    梅蓮薩大笑,將毛巾扔到通訊器的喇叭網上。


    ──※──


    賽歐.拉薩默是個脆弱的年輕孩子。他緊張敏感,亞麻色柔軟髮絲垂落肩頭,還有雙水汪汪的藍眼睛。他平常穿著花俏,喜歡穿花邊V領襯衫搭配兜襠布──這種服飾在他家鄉底層人民之間仍十分流行。但賽歐去克洛黎.德布蘭寧狹窄的個人寢室找他時,只穿一件樸素的灰色連身工作服,可謂格外陰沉。

    「我感應到了。」他緊緊抓著克洛黎的手臂說,修長的指甲深深陷入肌膚。「事情不對勁,克洛黎,有事情非常不對勁。我開始害怕了。」

    心靈感應者的指甲掐得很痛,克洛黎使勁抽起手。「很痛耶。」他罵他。「朋友,怎麼了?害怕?怕什麼?怕誰?我不懂。這裡有什麼好怕的?」

    賽歐伸起蒼白的雙手掩面。「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頓了頓。「可是就在那裡,我感覺得到。克洛黎,我感應到了什麼。你知道我很厲害,你選上我就是因為我天賦異稟。剛剛我指甲掐到你的時候便有感覺。我現在能讀你的心了,像閃光一樣。你認為我太激動了,被密閉空間影響,要我務必冷靜下來。」年輕人歇斯底里地尖笑起來,聲音大又短促。「不,你看吧,我很厲害。我是經過認證的一級感應者,我說我很害怕。我感應到了,感覺到了,夢也夢到了。我們一登上船艦我就有所感覺,而且愈來愈糟了。非常危險,非常不穩定。而且來自外星,克洛黎,來自外星!」

    「沃克林?」克洛黎說。

    「不,不可能。我們還在星際飛躍,而且他們離我們還有好幾光年遠。」緊張的笑聲再次響起。「我沒那麼厲害,克洛黎。我聽你說過關於克雷人的故事,但我只是人類。不是,這感覺很接近。就在船上。」

    「我們其中一人?」

    「也許是。」賽歐說。他心不在焉揉著臉頰。「我分辨不出來。」

    克洛黎如父親般將手放上他肩膀。「賽歐,你的感覺──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太累了?我們所有人都曾極度緊張過。枯燥的確令人受不了。」

    「手放開。」賽歐冷冷啐道。

    克洛黎手馬上收回。

    「這是真的。」心靈感應者堅持。「而且我不需要聽你的垃圾心聲,什麼覺得也許不該帶我來。我跟所有人一樣穩定,都在這……這……你居然覺得我不穩定,你該去了解一下其他人在想什麼,拉簡有酗酒問題,腦中都是噁心的幻想,丹諾快嚇出病來了,若咪和她的機器又是怎麼回事?對她來說,萬物全是金屬、燈光、複雜的迴路,噁心!我告訴你,梅蓮薩目中無人,艾葛莎隨時都在腦中抱怨不休,羅伊德根本是個空殼,像隻牛一樣。而你,你不仔細接觸、觀察他們,你又懂得什麼叫穩定?廢物,克洛黎,學院給了你一群廢物,我才是團隊中的佼佼者,所以你不准覺得我不穩定、神志不清,聽到了沒!」他藍色的眼珠睜大,眼神幾乎發狂。「你聽到了沒?」

    「冷靜點。」克洛黎說。「冷靜點,賽歐,你太激動了。」

    賽歐點點頭。「好。」他說。「好。」他們又靜靜聊了一小時,最後心靈感應者平靜地離開了。

    克洛黎後來直接去找超精神醫師,她躺在睡網中,四周放滿藥物,對各種疼痛怨聲載道。「有趣。」克洛黎告訴她之後,她回答。「我也有感覺到,一股威脅,非常模糊。我以為是自己的問題,或受密閉空間、無聊,甚至是我的心情影響。我的情緒有時會誤導我。他有說什麼明確的細節嗎?」

    「沒有。」

    「我會盡量四處走走,觀察他和其他人,看我能感受到什麼。不過,如果是真的,他應該會先知道。畢竟他是一級感應者,我只是三級。」

    克洛黎點點頭。「他似乎非常敏感。」他說。「他也說了一些關於其他人的事。」

    「那不代表什麼。有時,心靈感應者堅稱他感應到一切,其實那代表他什麼都沒感應到。他會想像自己在感覺和讀心,填補得不到的預感。我接下來會特別注意他,克洛黎。有時天才會崩垮,變得歇斯底里,無法感知事物,而開始亂說話。在密閉環境中非常危險。」

    克洛黎.德布蘭寧點點頭。「這當然,這當然。」

    船上另一角,羅伊德.埃利斯皺起了眉頭。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