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提米斯02:北極事件
阿提米斯02:北極事件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 79237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天才罪犯、怪力男、魔法精靈、科技高手、臭屁侏儒
    關鍵一擊由誰發動?

    他那萬分驚險的計策,偏偏就是絕地裡唯一的活路

    阿提米斯終於在父親失蹤兩年後收到關於他的消息。雖然證實父親生還帶來了一絲希望,但這絲希望是包裹在重重危險中。俄國黑手黨挾持了他父親,準備要求贖金。阿提米斯需要一個天衣無縫的營救計畫。

    在地底下,冬青‧蕭特隊長查獲哥布林的幫派在走私電池,用來作為一種精靈武器的電源。走私地表上人類的東西已經是非法行為,他們所用的這種武器還是早已被禁用的軟鼻雷射槍,再加上哥布林的智力無法策畫這麼複雜的行動──此事很有蹊蹺,背後一定另有黑手。冬青立刻把矛頭指向精靈族新近的頭號敵人阿提米斯。

    於是這位天才少年和保鑣巴特勒都被抓到了下域警察總局,從而捲入地底下的一場叛亂中。冬青始料未及的是,她居然被迫要跟阿提米斯聯手合作,藉他的頭腦解決下域的亂子,還一起前往北極營救他父親。只是,情況的險惡遠超乎預料,阿提米斯無法再只靠腦子,連體力也要豁出去。

    這些冒險讓他可以走出戶外、接觸人群,對他這樣的青少年來說或許是件好事。

    可惜的是,他所接觸的這些人,大部分都想要殺掉他。


    榮耀記錄
    ★ 全系列榮獲︰英國圖書獎「年度童書」、 WH史密斯圖書獎「讀者票選年度童書」、《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藍絲帶獎、紐澤西「花園州青少年圖書獎」、愛爾蘭童書協會「年度優選圖書」、英國BBC「The Big Read大閱讀」Top100、惠特貝瑞圖書獎「年度最佳童書獎」決選入圍……等二十多項歐美圖書大獎。
    ★ 《阿提米斯》上市後立即在歐美引起極大的迴響,與《哈利波特》展開長達六年之久的纏鬥,在各大排行榜屢屢超過《哈利波特》系列。
    ★ 全系列銷量超過兩千萬本,被譯為40種語言,為史上最暢銷青少年小說之
    一。
    ★ 長年高踞英國亞馬遜青少年科幻小說排行榜第1名。
    ★ 英國Puffin出版社70周年最受歡迎出版品,打敗《夏綠蒂的網》和《巧克 力夢工廠》。
    ★ 長年攻占全美各大暢銷書榜:紐約時報、Amazon、出版人週刊、今日美國
    報、美國書商協會。
    ★ 迪士尼電影2019旋風上映,英國受勳大導演肯尼斯‧布萊納執導,《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麥可‧戈登伯格編劇。

    系列特色
    ■ 施展大膽智謀,激發鬥智快感
    ■ 言語機鋒你來我往,人物對話如伶俐的戲劇台詞
    ■ 荒誕笑料挑動你的爆笑神經
    ■ 戰鬥力爆表,動作場面無敵強勁
    ■ 充滿新奇酷炫的科技想像
    ■ 重新詮釋西洋精靈,創造出活力十足的精靈世界
    ■ 到世界各地出任務(台北也是其中一站!)


  • 歐因‧科弗 Eoin Colfer
    出生和成長於愛爾蘭東南方的威克斯福。
    他是阿提米斯‧法爾的官方傳記作者,有八本國際暢銷書出自他的手筆,披露這位年少智慧型罪犯的事蹟。阿提米斯宣稱科弗是個幻想家,專門杜撰關於他的聳動故事。但不管阿提米斯喜不喜歡,科弗所寫的傳記都獲得了莫大成功,引發轟動,高踞排行榜並且贏得許多獎項。科弗仍然住在愛爾蘭,但不願透露詳細地點,因為他不希望又遇到法爾少爺或他的保鑣巴特勒。

    譯者
    黃琪瑩
    輔仁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電腦程式設計師,現專職翻譯並研究盧恩符文占卜。從20歲就開始翻譯,譯作有:《牧羊人的孫女》、《悄悄話》、《馬克的完美計畫》等。
  • 媒體盛讚
    耍壞耍得十足精彩。
    ──獨立報

    節奏快,滑稽好笑,情節非常刺激。
    ──每日郵報

    眼花撩亂地融合了真實的、想像的及屬於精靈的科技產品。從雷射槍到記憶消抹技術,包括以電池供電的載具和抗輻射裝,這些物件讓《007》裡的Q先生的傑作顯得像是小兒科。
    ──衛報

    令人屏息的節奏、機智的對話,加上一群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成就了這本趣味盎然的讀物。
    ──金融時報

    科弗……具有讓你連笑兩次的能力:先是創新的寫法帶來的顛覆性樂趣,然後是幽默笑料的生猛能量。
    ──星期日泰晤士報

    有一些心狠手辣的角色……顯示精靈基本上跟我們一樣壞,所使的手段甚至更惡毒。
    ──泰晤士報

    各個年齡層的男孩都會愛上它。
    ──每日電訊報

    好評迴響
    故事承接著第一集,各別以阿提米斯和冬青的視角反映出他們所面臨的新難題,再將這兩條主線相互交接在一起。少了前面的故事背景鋪述,劇情發展得相當迅速卻又不失節奏感,再加上角色間本來就存在的默契與友誼,使得整本書讀下來是非常暢快的。而且除了原先就有的陰謀詭計、種族大戰、神奇魔法,還融入更多充滿趣味又新奇的情節在其中,對本來就喜歡這系列的書迷(就是我)來說,會更愛上這個虛構的世界、角色和書中存在的魔法。
    ──讀者 Amesily

    我很喜歡《北極事件》的故事,作者在冒險過程中的描摹都非常細膩、寫實,很能帶動我的情緒,覺得這是一場大冒險,成功經歷過這些的阿提米斯必定能有所長進。故事的最後也以尊敬的對象作結。真的很扣人心弦,讓人能深刻感覺到我們的主人翁阿提米斯有所成長及改變了。
    ──讀者 小綺萱

    阿提米斯在救援過程中展現的父子親情令人感動,讓人更為訝異的是他對一同出生入死的精靈夥伴所產生的微妙變化。不管是在場面格局或角色發展,《阿提米斯2:北極事件》都充分展現出高度的戲劇張力,讓人更著迷於這個不落俗套又幽默滿點的奇幻世界!
    ──讀者 jrue

    本書有迂腐的大人,如學校裡的輔導老師,總是想要「矯正」阿提米斯的想法,並要他遵照大人的意思去表現;也有默默守護著小孩的大人,如時刻保護阿提米斯的巴特勒,他會適時提出忠告,等待著小主人的成熟與長進;也有實際跟小孩一同努力的大人,如樹根與冬青,他們親眼見證了阿提米斯的轉變。這也提供給所謂的大人一個參考,做了什麼其實比說了什麼還更加重要。
    從字裡行間我們也可以看到作者也關注著環境汙染問題。如果我們持續破壞我們的生存空間,恐怕有一天不只精靈們遁逃於地底之下,於地表上也將找不到可供泥人(人類)們生存的一席之地了。
    ──讀者 李肯特

    《阿提米斯2:北極事件》一書中,除了阿提米斯持續展現他敏銳過人的觀察力、機智與推理能力,同時也有了些許成長,體能極限的挑戰躍進。除此之外,想法上也多有突破,非但似乎不再那麼地不可一世,找到值得他尊敬的對象,對於團隊合作也有了體驗與感受。
    ──讀者 Julin

  • 「綠衣精靈」的傳統形象,是穿著一身綠衣的小妖魔。但這當然是人類的概念。精靈們另外有自己認知的「綠警」形象。一提到下域警察大隊的偵察隊警察時,精靈們想到的不是好勇鬥狠的地精,就是大塊頭的褐精靈,而且都是直接從警察學院的克朗奇球隊召募的。
    冬青‧蕭特隊長完全不屬於以上這兩種形象。事實上,任何人都猜不到她會是偵察隊成員。她那貓一樣的步伐,和肌肉發達的身軀,會讓你以為她的職業是體操選手,或是專業洞穴探險運動者。但如果你湊近過去,不看那張漂亮的臉蛋,只看那對眼睛的話,你會發現她的眼神帶有一種火熱的堅決,足以點亮十步以外的蠟燭,同時還會看出她有靈敏的街頭生存智慧,這使她成為偵察隊裡很受敬重的警官。
    當然,冬青‧蕭特現在的職位已經不是掛在偵察隊下了。由於她在阿提米斯事件中成為肉票,下域警察大隊被狠狠敲了一筆俘虜準備金,因此高層重新評估後,決定她並不適合在偵察隊擔任首位女性警官。她現在之所以不是在家裡澆澆蕨類植物打發時間,只因為樹根總隊長放話,只要冬青被停職,他就要繳回警章辭職。雖然內政部有意見,但了解內情的樹根總隊長知道,冬青在綁票事件裡並沒有疏失,而且她的靈活腦筋還避免了可能的傷亡。
    不過庇護城議會並不在意人類有沒有死。他們只在意一大筆精靈黃金就這麼飛了。他們指責冬青浪費了偵察隊的俘虜準備金。冬青很想飛到地面,勒住那個阿提米斯‧法爾的脖子,逼他吐出那筆黃金,但是《律典》可不是這麼規定的。《律典》是精靈的聖經,它說只要一個人類有辦法讓精靈交出所擁有的黃金,這些黃金就歸那個人類所有。
    內政部既然不能沒收冬青的警章,便把她發放去做些無關痛癢的雜役差事。這類差事之中最適合的就是監視工作。她被分配到海關,每天窩在變色龍蛋形船裡,停駐在岩床上看著面前的地熱壓力滑道。一個毫無出路的差事。
    雖說這差事很糟,但下域警察大隊其實相當重視走私問題。倒不是為了那些走私品──都是些無傷大雅的垃圾商品,像是名牌太陽眼鏡、DVD、自動煮咖啡機等等──而是走私者取得貨品的管道。
    哥布林的幫派「八丂党」獨占了本地的走私市場。最近他們的地面走私活動變得愈來愈囂張。有傳言說,哥布林建造了自己的運貨飛艦,來降低運輸成本。
    問題在於哥布林這種生物笨得不得了。萬一他們其中一個忘記開護盾,哥布林的照片就會透過衛星傳遍全世界的新聞網站。這樣一來,下域──地球上最後一塊沒有泥人族的淨土──就會被人類發現。以人類的紀錄來看,接下來就是無可避免的汙染、挖礦及土地開發。
    為了這個,警察大隊裡每個被嫌棄的倒楣鬼,都會被分派好多個月的監視任務。這就是為什麼冬青現在會停在一個杳無人跡的滑道出入口旁的岩床上。
    編號E37的壓力升降通道的出口是在法國巴黎的鬧區。這個歐洲的首都被劃分為高風險的紅色警戒區,幾乎不發放通行簽證,只有綠警隊有公事時才能使用。幾十年來,這個通道都沒有平民的蹤影,但是綠警隊仍然在E37排了一星期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監視任務。一共要有六個警察投入輪值,兩人一組,每班八小時。
    冬青和雞斯‧文寶被編在同一組。雞斯就跟大部分的男性綠精靈一樣,認為自己是上帝送給女性的禮物,而且是有綠皮膚的禮物。他花在討好冬青的時間,比花在工作上的時間還多。
    「隊長,你今天看起來容光煥發呢,」雞斯今晚以這句話作為開場白。「是不是特別弄了頭髮?」
    冬青一面調整螢幕焦距,一面懷疑褐色的警式短髮到底還能弄什麼花樣。
    「專心工作,警員。隨時都要提防下一秒會發生駁火。」
    「不太可能啦,隊長。這裡靜得和墳墓一樣。這樣的任務我最愛了。簡簡單單,只是巡一巡而已。」
    冬青掃視著下方的景象。文寶說得沒錯。自從滑道禁止平民進入後,這個往昔熙熙攘攘的邊境,現在已經成了鬼城。只有覓食的山怪偶而蹣跚走過蛋形船外面。一個區域要是成了山怪的領地,那就真的是完全荒廢了。
    「隊長,現在只剩你我二人喔。晚上的時間還長得很呢。」
    「廢話少說,雞斯。花點腦筋在勤務上,好嗎?還是你覺得警員這職等還不夠低呢?」
    「喔,好啦,冬青。抱歉,我是說,報告長官,遵命。」
    這些綠精靈都一個樣。就憑他長了一雙翅膀,他就以為自己迷人得要死了。
    冬青鬱鬱地咬著嘴脣。弄這麼一個監視站來浪費人民稅金,真是夠了。只是,長官們就是不願廢除這個崗哨。監視工作存在的最大好處,就是處置棘手的警察,讓他們不會在大眾面前出現。
    儘管如此,冬青決心要把這份工作做得滴水不漏。要讓內政部的仲裁法庭沒辦法再給她安加任何新的罪名。
    冬青在電漿螢幕上叫出蛋形船的每日檢查清單。氣動式夾座的測量儀落在綠色區間。這麼充足的氣體,足夠讓他們這艘蛋形船吊在這裡發四個星期的呆。
    清單上第二項是熱成像。「雞斯,我要你到外面去飛一圈,跑一遍熱成像。」
    文寶露出笑容。綠精靈最喜歡的就是飛行。「遵命,隊長,」他說著,將一支熱成像掃描棒扣在自己的胸膛上。
    冬青打開蛋形船的一個艙孔,文寶就咻地飛了出去。他迅速爬升到上方陰影裡,胸膛上的掃描棒用熱感應射線照著底下的區域。冬青叫出電腦裡的熱成像掃描程式,畫面上是游移著的模糊影像,色調是或深或淺的灰色。任何活著的生物,即使躲在岩石後面,都會被照出來。不過現在僅有的活物是幾隻咒罵蟾,還有一隻山怪蹣跚走出畫面時的屁股。
    文寶的說話聲從擴音器裡沙沙傳來。「喂,隊長,我要不要飛近一點,讓這傢伙好好掃一遍?」
    攜帶式掃描器就是這一點不好。離目標愈遠,熱成像射線就愈弱。
    「好啊。雞斯。再掃一遍就好。要小心。」
    「放心啦,冬青。為了你,雞斯一定會全身而返。」
    冬青吸了一口氣,打算好好嗆他一句,但話卻卡在喉嚨裡。螢幕!螢幕上有東西在動。
    「雞斯,你看到了嗎?」
    「是的,隊長,我看到了,但我不知道我看到什麼。」
    冬青放大局部畫面。螢幕上有兩個東西在第二層移動,但它們是灰色的。
    「雞斯,留在原地。繼續掃描。」
    灰色?灰色的東西怎麼會動?灰色是無生命體,沒有熱度,和墳墓一樣冷。但是……
    「文寶警員,保持戒備。我們可能有敵人。」
    冬青打開警察總局的通話頻道。駒子──綠警隊的科技奇才──想必已經把他們讀到的影像同步上傳到控制中心了。「駒子,你有在看嗎?」
    「冬青,我看到了,」那位半人馬回答。「我剛把你們放到主螢幕上。」
    「你覺得那影像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會動的灰色物體?我從來沒看過。」
    「我也沒有。」通話沉默了一會兒,擴音器裡傳來咔嗒咔嗒的敲鍵盤聲。「有兩個解釋,一,儀器故障,這是別的系統傳來的虛像,就像無線電干擾一樣。」
    「另一個解釋呢?」
    「它好笑到我不想提它。」
    「拜託,幫個忙,駒子,說說吧。」
    「呣,雖然很荒唐,但是也許有人找到了我的系統的漏洞。」
    冬青臉色立刻變得刷白。駒子敢說出這個可能性,幾乎就代表它是真的。她切斷與半人馬的通話,回到文寶警員的線上。「雞斯,撤退。快上升!上升!」
    但那位綠精靈警員正全心忙著對美女隊長炫技,沒有意識到嚴重性。「放輕鬆啦,冬青。我是個綠精靈,沒有人打得中綠精靈的!」
    說時遲那時快,一枚炮彈從一個滑道窗口裡砰地射出,在雞斯的翅膀上轟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
    ˙˙˙
    冬青將一把微中子兩千插進槍套,透過頭盔的通話器發出一連串命令。「十四號狀況,重複十四號狀況。精靈倒下,精靈倒下。我們遭到攻擊。位置E37。請求醫務巫師和火力支援。」
    冬青從艙口往下爬,緣著繩子垂降到隧道地面。她躲到一尊蕨葉王的雕像後方──蕨葉王是精靈王國的第一任君王──見到雞斯躺在通道對面的一堆碎石上,看起來很不妙。他的頭盔側面撞在一堵矮牆的殘骸上,被石塊撞得凹了進去,連帶讓他的通話系統報廢。
    她一定要立刻趕到他身邊,不然他很快就會沒命。綠精靈的治療能力有限。他們的法力只能除疣,無法對付撕裂傷。
    「我把你轉給總隊長,」頭盔裡傳來駒子的聲音。「在線上等。」
    樹根總隊長那把破鑼嗓子的吼叫聲透過電波傳來。他聽起來心情不太好,不過這很正常。
    「蕭特隊長,我要你留在原地,等待支援人員抵達。」
    「報告總隊長,不行。雞斯中彈,我必須去幫他。」
    「冬青,海帶隊長幾分鐘就到。留在原地。重複,留在原地。」
    在頭盔面罩下,冬青懊惱得用力咬牙。她差一步就會被攆出綠警隊,現在卻來這個!要是她去救雞斯,就是抗命了。
    樹根察覺到她的猶豫。「冬青,聽好。不管朝你們發射的是什麼,它射穿了雞斯的翅膀,你的綠警背心也擋不了。所以,給我坐好,等海帶隊長抵達。」
    海帶隊長可能是綠警隊裡最有幹勁的一位警官。在警院畢業典禮上,他把自己取名為「麻煩」,這是他最著名的事蹟。無論如何,要冬青選的話,他一樣是做後盾支援的最佳人選。
    「對不起,長官,我不能等。雞斯是翅膀中彈,你也了解那有多危險。」
    射穿綠精靈的翅膀,絕不像射穿一隻鳥的翅膀那麼單純。翅膀是綠精靈全身最大的器官,上面有七條主動脈。被射穿那樣一個洞,至少會有三條主動脈破裂。
    樹根總隊長歎了口氣,透過收話器聽起來像是一波突然增強的靜電聲。
    「好吧,冬青。記得伏低,我今天不想失去我的任何一位警察。」
    冬青從槍套裡抽出微中子兩千,把設定撥到三。面對狙擊手,她絕不冒險。這些人如果是八丂党的哥布林黨徒,用這個設定射一槍可以讓他們昏倒至少八個小時。
    她站起來,從雕像後面衝出去。一陣冰雹似的子彈立刻襲來,把牆壁打得碎石飛迸。
    冬青跑到倒下的同僚身邊,子彈咻咻從她周圍飛過,像一群超音速蜜蜂。一般遇到這種情況,你最不該做的就是移動傷患,但是雨一樣的密集炮火使她別無選擇。冬青抓住雞斯的肩章,將他拖到一艘鏽蝕的郵務飛艦後面。
    雞斯已經流血流了很久。現在,他露出虛弱的笑容。「隊長,你來救我啦。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
    冬青盡量不讓他聽出她有多擔憂。「雞斯,我當然會來啊。絕不會丟下同袍不管。」
    「我就知道你為我著迷,」雞斯喘息著。「我就知道。」他閉上了眼。他受傷很重,也許超過了他的極限。
    冬青專注於他的傷。治療吧,她想,於是法力在她體內像一百萬根針似的膨脹起來,流過她的手臂,來到她的手指。她把手按在雞斯的傷口上,藍色的火花立刻從她的手指進入傷處。它們圍著傷口跳躍,修復灼傷的組織,補充流失的血液。綠精靈的呼吸平靜下來,健康的綠色光澤重新出現在他的臉頰。
    冬青歎口氣。雞斯應該沒問題了。也許他再也不能靠那雙翅膀出任務,但至少他會活下來。她小心地把昏迷的雞斯翻成側躺姿勢,避免壓迫到受傷的翅膀。現在該去處理那神祕的移動灰色物體了。她把槍的設定推到四,毫不遲疑地衝向滑道入口。
    ˙˙˙
    進入綠警學院的第一天,一個大塊頭的長毛地精──他的胸膛龐大得可比一頭雄山怪──會把每個警院新生按在牆壁上,警告他們:在駁火時,絕對不可以進入不安全的建築物。他說這句話的態度極端堅決。他每天重複一次這句話,直到它深深印在每個警院生的腦海裡。然而,綠警偵察隊的冬青‧蕭特隊長現在就要違反這句話了。
    她用槍轟開航站的雙扇門,伏低身體衝向報到櫃台找掩護。還不到四百年以前,這個航站大廈繁忙得像螞蟻窩,每天排滿了要申請前往地表觀光的長長人龍。那時候,巴黎是非常熱門的觀光地點。但是後來──似乎也是意料中的事──人類把這個歐洲的首都據為己有。精靈可以安全逗留的地方只剩下巴黎的迪士尼樂園,因為在迪士尼,矮小的生物不會特別引起注意,即使他們全身綠色。
    冬青開啟了頭盔裡的一個動作感測濾鏡,躲在櫃台的石英防彈窗後面掃描著大廈。如果有東西移動,頭盔的電腦就會把該物體加上橘色光暈。她往上一抬頭,正好看到兩個身影從觀景走廊上跑向船艦停泊埠。他們毫無疑問是哥布林,為了快跑而換成四肢著地的姿勢。兩個哥布林背後拖著一輛飄浮推車,身上穿著一種用反射箔做的全罩式衣服與頭盔,顯然是用來防止熱成像感應器的偵測。很聰明的方法,聰明得不可能是哥布林想出來的。
    冬青從他們下方的樓層追過去,跟他們保持平行。她的周圍布滿了古老的廣告看板,都已年久變形,從壁架上軟軟垂下來。兩星期夏至旅遊。只要二十公克黃金。十歲以下孩童免費。
    她一躍跳過了旋轉柵門,衝過安檢區和免稅商店。那些哥布林正在下樓,靴子和手套啪啪啪地敲在靜止的電動手扶梯上。一個哥布林在慌忙中弄掉了頭盔。就哥布林來說這傢伙算是高大的,超過一百公分。他那沒有眼瞼的眼睛慌亂地轉著,分岔的舌頭往上彈,讓眼珠溼潤。
    蕭特隊長一面追一面開槍,其中一槍燒掉了離她較近的那個哥布林的背部衣料。冬青哎了一聲。打到的地方離神經中樞太遠。不過其實不需要打到神經中樞,因為這種反射箔衣料有個缺點:它是微中子脈衝的導體。微中子脈衝像劇烈的漣漪般擴散到整件衣服,使那哥布林直直彈起兩公尺高。他滾落到手扶梯的梯口,昏了過去。那台飄浮推車也跟著失控,旋轉著撞上了一座行李轉盤。幾百個小小的圓筒形物品從一個撞破的箱子裡散了出來。
    哥布林二號朝冬青開了十幾槍,但完全沒射中。一部分原因是他太緊張,手臂顫抖得很厲害。另一個原因是,手放在腰部旁邊開槍,要射中目標只有在電影裡才會發生。冬青想用頭盔攝影機拍下他的槍,好讓電腦去比對武器種類,但是畫面跳動得太嚴重了。
    她繼續沿著管道追逐,一直追到了登艦區。引航電腦的嗡嗡聲令冬青吃了一驚。這裡不該有電力。綠警隊的工程小組在撤離時會拆掉發電設備。為什麼這裡會需要電?
    她其實已經知道答案了。船艦輸送軌道和飛航控制台都需要電。進入機棚後,她的假設立刻就得到證實。這些哥布林真的建造了一艘飛艦!
    但這不可能。哥布林腦子裡的電流量還不夠點亮一盞十瓦的燈泡,更不用說建造飛艦了。只是現在碼頭裡真的停著一艘飛艦。它是二手收貨商最不想見到的那種貨品,每個部件都起碼有十年以上,船殼是用焊接和鉚釘拼出來的雜色金屬板。
    冬青暫時嚥下驚訝,專心繼續追捕。那個哥布林停下來從貨架上抓起一對翅膀。雖然這是開槍的好時機,但冬青不敢冒險。如果那艘飛艦的核能電池外面只包著一層薄薄的鉛板,她也不意外。
    那哥布林趁這空檔跑下連通隧道。輸送軌道一路從炙得焦黑的岩石上通過,延伸到龐大的滑道口。滑道是天然形成的,地球的地函和地殼裡充滿這樣的通道。不定時會有岩漿從熔化的地心通過這些滑道噴到地表。如果沒有這些壓力釋放過程,地球大概幾十億年以前就被自己炸成碎片了。綠警隊利用這樣的自然力量迅速上到地表。在緊急時刻,偵察隊警察會駕駛鈦製蛋形船,直接乘著爆發的岩漿上升。比較不趕時間的飛艦則會避開岩漿,利用熱氣流的浮力飛往世界各處的航站。
    冬青放慢腳步。那哥布林已無路可走,除非飛進滑道,但沒有人會做出那麼瘋狂的事。一旦陷進噴發的岩漿裡,任何東西都會立刻炸焦,連次原子都炸透透。
    前面就是龐大陰森的滑道入口,周圍環著一圈焦黑的岩石。
    冬青打開頭盔的廣播功能。「好了吧,」她迎著地核吹出來的狂風大喊道。「該投降了。沒有科學,進入滑道就是找死。」
    「科學」是綠警隊對「科技情報」的叫法。冬青現在指的是岩漿噴發的預計時刻。他們的預報可以準確到十分之一秒。通常。
    那哥布林舉起一把奇形怪狀的步槍,這次他瞄準得很用心。撞針落了下來。但不管這槍本來要發射什麼子彈,那子彈已經用光了。
    「這就是非核能武器的問題。子彈老是會用完,」冬青嘲弄他,實踐對決前先叫陣調侃的古老傳統,即使她的膝蓋其實正在發抖。
    那哥布林回應的方式是把步槍往冬青的方向狠狠一扔。這一擲擲得很差,離冬青足足有五公尺,但有達到引開注意力的目的。這名黑道分子趁此時發動了翅膀。這具翅膀是舊款的,用的是旋轉馬達和一個沒啥用的消音器。馬達轟鳴聲立刻充塞了隧道。
    在馬達聲後面出現了另一種轟鳴聲。冬青對這聲音很熟悉,那是在一千小時的滑道飛行登錄時數中她總是聽到的聲音。岩漿要爆發了。
    冬青的頭腦快速運轉著。如果這些哥布林已經把航站連上了電源,那麼所有的安全設施此時都會啟動,包括……
    蕭特隊長一個旋身,但是防爆門已經開始關閉。防火設施是由滑道內的熱感應器自動啟動。每當底下出現岩漿,兩米厚的鋼門就會關閉,把連通隧道跟航站隔絕開來。他們被困在這裡了,一柱岩漿即將湧上來。岩漿其實不會殺死他們,因為岩漿柱並不太容易外溢。但是超高溫的熱氣會把他們烤得比秋天的葉子還乾。
    那哥布林站在隧道邊緣,完全沒有察覺逐漸逼近的岩漿爆發。冬青明白到,這名逃犯想要飛進滑道並不是因為他瘋了。他只是蠢到極點。
    那傢伙開心地揮揮手,往滑道一跳,快速地上升到視線以外。只是他還不夠快。一道長達七公尺、不斷攪動的熔岩像等待獵物的蛇一樣撲向他,把他整個燒掉。
    冬青沒有浪費時間哀悼。她都要自身難保了。雖然綠警連身制服配有導熱線圈,可以排掉過多的熱力,但絕對不夠抵擋。再過幾秒,一堵乾熱空氣形成的牆就會升上來,帶來足以使岩壁爆裂的高溫。
    冬青抬眼看上方。隧道頂仍然掛著一排老舊的冷卻劑儲存槽,槽體是用強化材質做的。冬青把槍的火力調到最高,朝著儲存槽拚命擊發。這時不用講究什麼細膩手法了。
    冷卻劑槽被打凹,接著破裂,噴出大量腐臭的氣體,卻只流出少許冷卻劑。這樣沒用。幾世紀下來,冷卻劑大概早就漏光了,那些哥布林當然不會去補充它們。但還有一個冷卻槽是完整的。它是黑色長橢圓形,在綠警標準規格的綠色冷卻槽之間顯得很突兀。冬青站到它的正下方,朝上開槍。
    三千加侖混合著冷卻劑的水猛澆在她頭上。與此同時,滑道那一邊襲來一波熱浪。同時被燒灼和冷凍是一種奇特的感官體驗。冬青感覺到肩膀上起了水泡,而這些水泡又立刻被水壓壓扁。她被壓得跪在地上,肺部渴求空氣。但她不能吸氣,現在還不能,而她也沒有辦法舉起手來打開頭盔的氧氣罐。
    過了永恆那麼久的時間,轟鳴聲終於停了。冬青張開眼,看到整個隧道都瀰漫著水蒸氣。她按下頭盔面罩的除霧器,慢慢站起。水從她那件防附著的制服上滂沱流下。她打開頭盔,深深吸進隧道裡的空氣。空氣還是非常熱,但已能夠呼吸。
    她後面的防爆門滑開了,麻煩‧海帶隊長出現在門口,領著綠警隊的緊急行動小組。
    「隊長,應變得好啊!」
    冬青沒有回答,因為剛剛已蒸發掉的那個哥布林所丟下的槍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一把超大型的槍,幾乎有半公尺長,槍管上夾著星光夜視鏡。
    冬青看到那把槍的第一個想法是,八丂党研發出了自己的槍枝。但現在她發現,事情其實更糟。她從半熔化的岩石上撬起那把步槍,想起她曾經在「警察史」這門在職進修課裡看過這東西:舊型軟鼻雷射槍。軟鼻槍很早以前就被禁用了,但禁用還不算大問題。更嚴重的是,這把槍使用的不是精靈能源,而是用人類的四號鹼性電池。
    「麻煩,」她喊道。「你來看看。」
    「躂弭忒,」海帶隊長低聲罵一句,立刻伸手按頭盔上的無線電裝置。「用優先頻道給我聯絡樹根總隊長。這裡有一級違禁品。對,一級。派一組完整的技術員過來。叫駒子也一起來。封鎖整個區域……」
    麻煩一連串地咆哮著命令,但他的聲音在冬青耳中成了遙遠的雜音。八丂党在和泥人族做交易。人類和哥布林正在聯手重製非法武器。如果這些武器已經出現在這裡,還剩多少時間泥人族就會踏進來呢?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