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蕭紅印象:記憶(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8元
定  價:NT$348元
優惠價: 79275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 蕭紅,中國現代著名女作家。1933年與蕭軍自費出版第一本作品合集《跋涉》。在魯迅的幫助和支持下,1935年發表了成名作《生死場》(開始使用筆名蕭紅)。1936年,為擺脫精神上的苦惱東渡日本,在東京寫下了散文《孤獨的生活》、長篇組詩《砂粒》等。1940年與端木蕻良同抵香港,之後發表了中篇小說《馬伯樂》和著名長篇小說《呼蘭河傳》。 2011年,距蕭紅誕生恰好一百周年。為了紀念這位民國時期的文學界著名女性,章海寧特選編成《著作印象(記記)》一書。 《著作印象(記記)》共收文75篇,分三編,包括:丁玲的《風雨中憶蕭紅》、蕭軍的《我與蕭紅的緣聚緣散》、梁羽生的《剩揮熱淚哭蕭紅》等。
; 今年,距蕭紅誕生恰好一百周年。 在中國這塊為她所深愛著的土地上,蕭紅僅僅生活了三十一個年頭。在短暫的一生中,為了追求愛與自由,這位年輕女性背叛了自己的家庭,拋棄了早經布置的可能的安逸地位,告別了世俗的幸福而選擇流亡的道路。在那里,她和廣大底層的人們一起經歷了各種不幸和痛苦,終至為黑暗所吞噬。 對于命運所加于她的一切,她坦然接受,又起而作不屈的反抗。她以文學的最富于個人性的形式表達作為弱勢者的立場,在悲憫和撫慰同類的同時,控訴社會的不公。十年間,她在貧困、疾病和輾轉流徙中寫下一百多萬字的作品;其中,《生死場》、《呼蘭河傳》突出地表現了一個文學天才的創造力,在展開的生活和斗爭的無比真實的圖景中,閃耀著偉大的人性藝術的光輝。 常常以“自由主義”相標榜的精英批評家,在蕭紅的作品面前,往往表現出相當的傲慢,而被中國新一代文科學者奉為圭臬的《中國現代小說史》,洋洋幾十萬言,僅用寥寥數語就把蕭紅給解決了。幾十年來,正統的文學教科書雖然給了蕭紅一個“左翼作家”、“抗戰作家”的頭銜,但是,它們重視的唯是群眾集體,卻輕視了作者個人;聚焦于階級斗爭和民族斗爭的主題,卻忽略了人性的內面世界。于是蕭紅作品的多義性和豐富性,被長期遮蔽在學術的陰影之中。 需要反教條主義的閱讀。教條主義不但產生于意識形態灌輸,某種強制式服從,而且來自迷信,甘愿接受所謂“權威”的引領。閱讀蕭紅,必須先行去除所有這些眼罩。“弱勢文學”的閱讀者,如果不能回到弱勢者的立場,不能接近被壓迫、被損害的心靈,根本不可能獲得真正的理解。除此之外,對于蕭紅的作品,倘要細讀,還需了解流亡者蕭紅和寫作者蕭紅的關系,質而言之,就是實際生活與文學創作的關系。我們知道,蕭紅是一個現實主義者,她為我們敘述了許多發生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中國鄉村的故事,描寫了許多受難的人們;假如能夠了解蕭紅的個人經歷,人際關系和生活場景,無疑將有助于我們傾聽她唱給中國大地的哀歌。同時,蕭紅又是一個勇于自我表現的、內傾的作家,一個天生的先鋒派,她的所有作品幾乎都帶有自序傳的性質,都留有她的影子,且為她不安分的情感所支配,所以了解真實生活中的蕭紅,是解讀蕭紅作品所不可或缺的。 章海寧先生主編的《蕭紅印象》叢書,正好為我們提供了這種閱讀的必需,不僅僅是紀念蕭紅百年誕辰的一份紀念品而已。 由于文界的實質性的輕忽,研究蕭紅的文章不是很多,回憶錄一樣性質的文字也相當零散。這套叢書,可以說是集大成者。叢書共六卷,僅文字就有四卷,以編選的眼光看,各卷內容或有重疊的地方,但脈絡是清楚的。首卷為《記憶》,次卷為《研究》,三卷為《序跋》,四卷為《故家》,其余兩卷為《影像》、《書衣》之屬;人與書,則是貫穿叢書的兩條線索。“人”,是對于蕭紅個人的憶述。敘述者有同時代人,也有晚生的作家;有蕭紅的情人、親屬、朋友、同學,不同的眼光看同一個人,層次感和豐富性就顯現出來了。收入當代作家的追憶,可以看出蕭紅的影響力;擴大一點說,還可以從中辨識某種文學精神的譜系。至于“書”,即文本研究,其中若干帶有比較文學性質的文字不乏創見,對《生死場》的解讀亦頗具新意。此外,關于蕭紅研究在國外的綜述,很可以開拓我們的眼界。叢書收錄的文字,有一些散落已久,如孫陵等人的記述;特別是蕭紅早年同學的回憶,可謂吉光片羽,值得珍視。 可觀察,可想象,可思考。把所有這些文字和圖像合起來,結合蕭紅文集,就構成了蕭紅完整的形象。其實,該叢書的價值并不止此,我們還可以從中看到蕭紅之外的文壇人物的影像,尋繹他們之間的關系;通過兩代人的比較,了解中國現代文化和文學的變遷。 主編章海寧先生到香港搜集蕭紅遺稿,路經廣州時,和我有過一次晤談;此前,為編輯《蕭紅全集》還曾通過幾回電話。我知道,他一直在研究蕭紅文集的版本,功夫的扎實、細致自不必說,最使我感動的是他話間流露出來的對蕭紅的一份深情。關于學術,我從來反對所謂的“價值中立”,尤其在人文科學、文化藝術的范圍之內。章先生熱愛蕭紅,所以有此持續的研究,我以為這是有別于一般的學者的。 今天,很高興看到《蕭紅印象》叢書皇皇數卷行將面世。章先生和他的朋友們做了一件有意義的工作。在此,希望讀者憑借這樣一套書,猶如憑借一張可靠的地圖,去尋找蕭紅,尋找自由的鄉土。 2011年5月20日
第一編 憶蕭紅/許廣平 追憶蕭紅/許廣平 憶蕭紅/梅林 “愛”的悲劇/梅志 悼蕭紅/胡風/口述梅志/整理 在西安/聶紺弩 蕭紅小傳(節選)/駱賓基 憶蕭紅/羅蓀 悼蕭紅/靳以 風雨中憶蕭紅/丁玲 遙祭/白朗 雪夜憶蕭紅/高蘭 悼翅瑩/高原 離合悲歡憶蕭紅/高原 蕭紅逝世三十周年/李輝英 悼念蕭紅/孫陵 記蕭紅/陳紀瀅 記蕭紅女士/柳亞子 悼蕭紅/柳無垢 憶蕭紅/周鯨文 懷蕭紅/袁大頓 曇花一現的友情/金秉英 蕭紅印象記/吳似鴻 《夜哨》上的亮星/梁山丁 二蕭與裴馨園/黃淑英/口述蕭耘/整理 蕭紅在北京的時候/李潔吾 憶蕭紅/綠川英子 記蕭紅的談話/[蘇]B.H.羅果夫 憶黃桷鎮和蕭紅/苑茵 我的懷念/周玉屏 回憶蕭紅/沈玉賢 我的同學蕭紅/劉俊民/講述何宏/整理 憶女作家蕭紅二三事/張琳 蕭紅遇難得救/孟希/講述何宏/整理 “牽牛房”憶舊/袁時潔 重見蕭軍憶蕭紅/厲戎 一首詩稿的聯想/金玉良第二編 我們第一次應邀參加魯迅先生的宴會/蕭軍 我與蕭紅的緣聚緣散/蕭軍 聚散兩依依/蕭軍 零落/蕭軍 魯迅先生和蕭紅二三事/端木蕻良 我和蕭紅在香港/端木蕻良 蕭紅和創作/端木蕻良 紀念蕭紅,向黨致敬!/端木蕻良 端木與蕭紅/鐘耀群 回憶我的姐姐——蕭紅/張秀珂 重讀《呼蘭河傳》,回憶姐姐蕭紅/張秀琢第三編 寂寞灘頭十五年/葉靈鳳 剩揮熱淚哭蕭紅/梁羽生 寂寞灘頭(外一篇)/盧瑋鑾 蕭紅筆下的女人/梅娘 讀蕭紅作品記/孫犁 生命的夜里的河流/林斤瀾 蕭紅的魅力/劉心武 在北方,有一棵仙人樹/張抗抗 淺水灣畔最憶是蕭紅/肖鳳 落紅蕭蕭為哪般/遲子建 寧靜的蕭紅故居/阿成 尋找光明的心愿/林白 蕭紅故里/季紅真 在蕭紅的青絲冢前/李琦 穿越時空的對話/田沁鑫 尋不見歸路的蕭紅/邱蘇濱 蕭紅:銜愛情橄欖枝的精衛/陳家萍 雪里蕭紅/王炳根 在蕭紅的城市/紅柯 訪蕭紅故里、墓地始末/葛浩文 悲慘的人生溫暖的寫作/魏微 名字里面的故事/金仁順 女人的天空是低的/盛可以 人間臘月天/馬小淘 時間秤/魯敏 蕭紅寫了兩部生死場/王小妮 野草一樣的童年/孫惠芬
; 兩個月以前,從朋友那兒看到魯彥給他的信里有這樣的一句:“聞蕭紅于香港陷落時病死。” 在戰爭時期,一個人的死,原是很平常的,尤其是病死。這頗像秋風狂吹落葉,不大使人注意——戰爭是把人的情感磨折得僵化了。然而,倘死者是你的親人,朋友,你卻不會這樣無動于衷,總還是要感到悲哀的。當時我辭別了朋友,帶了一顆沉重的心走回家來。我只能以“希望”安慰自己,就是希望這不幸的消息是訛傳的。及後陷港友人相繼脫險歸來,直接證實了蕭紅的死訊,希望破滅,于是我為不幸而死去的友人低垂下頭。 最近八九年來,在中國女作家中比較勤謹寫作的是蕭紅。她不斷的以作品和讀者對面,和歷史對面,并在中國文藝園地上開放著還算健康美麗的花朵。關于這一點,正直的讀者,大概是不會否認的。現在她死了,為貧病所逼,死在恐怖的香港。這是中國文藝界的損失。她正年輕,死得太早了。 1934年夏天,由于寂寞,我離開了煙臺——那曾經生活了三年的東山葡萄園和渤海濱,到青島去,參加友人劉君剛接辦過來的一個日報(《青島晨報》)的編輯工作。就在那個時候,我同三郎(蕭軍)、悄吟(蕭紅)、老李(舒群)認識了。他們從東北逃亡出來不久,和我們一道工作。也許因為我們都有著以文學為事業的野心,并且都正在下死勁寫作著的緣故,在報館里的同人巾,我們相處的比別人更好,更投契。我是住在報館里的,三郎和悄吟則另外租了一問房子,自己燒飯,日常我們一道去市場買菜,做俄式的大菜湯,悄吟用有柄的平底小鍋烙油餅。我們吃得很滿足。 三郎戴了一頂邊沿很窄的氈帽,前邊下垂,後邊翹起,短褲、草鞋、一件淡黃色的俄式襯衫,加束了一條皮腰帶,樣子頗像洋車夫。而悄吟用一塊天藍色的綢子撕下粗糙的帶子束在頭發上,布旗袍,西式褲子,後跟磨去一半的破皮鞋,粗野得可以。于是,我們徜徉在蔥郁的大學山,棧橋,海濱公園,中山公園,水族館,唱著“太陽起來又落山哪”;而在午後則把自己拋在匯泉海水浴場的藍色大海里,大驚小怪的四處游泅著。悄吟在水淹到胸部的淺灘里,一手捏著鼻子,閉起眼睛,沉到水底下去,努力爬蹬了一陣,抬起頭來,嗆嗽著大聲喊: “是不是我已經泅得很遠了?” “一點兒也沒有移動,”我說,“看,要像三郎那樣,球一樣滾動在水面上。” 悄吟看了一看正在用最大的努力游向水架去的三郎,搖頭批評道: “他那種樣子也不行,毫無游泳法則,只任蠻勁,拖泥帶水地瞎沖一陣而已……我還有我自己的游法。” 她又捏著鼻子沉到水底下去。 我第一次看到悄吟的作品,是在我們的報紙副刊(三郎編)上發表的一篇小說《進城》。清麗纖細,然而下筆大膽,如同一首抑郁的牧歌。由這篇小說作引子,我讀著她和三郎合著的自費出版的《跋涉》。這是散文小品素描一類的東西(後來收入《商市街》里面)。屬于悄吟部分的,其筆觸清麗纖細大膽。我告訴她我的讀後感,她睜著清澈潤澤的大眼睛說: “啊,是這樣嗎?是不是女性氣味很濃?” “相當地。”我說,“但這有什么要緊?女性有她獨特的視覺與感覺,除開思想而外,應該和男性不同的,并且應該盡可能發展女性底特點的,在她的作品里。” 其時她和三郎都在寫長篇,他們工作得很有規律,每天按時工作按時休息,因之成績很好。10月間,悄吟的長篇《生死場》全部完成;她朗誦一二節之後,我讀著她的原稿。筆觸還是清麗纖細大膽,好像一首牧歌。 “怎么樣,阿張?”一天下午我將原稿交還她,她這樣問。 “感想還好。只是全部結構缺少有機的聯系。” “我也這樣感覺的。但現在為止,想不出其他方法了,就讓它這樣罷。 ” 三郎從書架上抽出一冊硬紙封面的原稿冊,拍著它,并且翻動頁面,如同一個孩子似的,傲然說: “哼!瞧我的呢。” “那么,拿來讀它呀。” “但是不忙,還沒謄清呢。”他說著放回書架里去了。 這是《八月的鄉村》。 報館發生了問題,同人大體星散。我同三郎、悄吟一直將報紙維持到11月尾。我們窮得可以,吃不成烙餅、大菜湯了。將離開青島那一天,悄吟同我將報館里的兩三副木板床帶木凳,載在一架獨輪車上去拍賣。我說: “木床之類,我們還是不要吧?” “怎么不要?這至少可賣它十塊八塊錢。”悄吟睜著大眼睛說:“就是門窗能拆下也好賣的。——管它呢。” 她大搖大擺地跟在獨輪車後面,蹬著磨去一半後跟的破皮鞋。 12月初,我們坐上一只日本船(好像是共同丸)的貨艙里,同咸魚包粉條雜貨一道,席地而坐,到上海去。 這是1934年末的事情。 我們到了人間的天堂同時又是人間地獄的上海。 我們住在一個廉價的客棧里,然後分頭去找朋友和租房子。 第二天,我搬到少年時代的同學楊君的亭子間里去了。地點在“法租界”環龍路的花園別墅。所謂亭子間是長二丈多寬約丈余的小房子,只能放兩張帆布床和一張寫字臺,三個人座談就可以互相呼吸著從每個人嘴里呼出來的碳酸氣。上海我是曾經短時期居住過好幾次的。但每次都是住在較寬敞的旅館里。現在住著這相同火柴盒子的亭子間,我這個在北方海洋地帶生活慣了的人,好像一只從廣垠的曠野被趕進牢籠里的野狼一樣,煩躁而氣悶,覺得一天也住不下去。 我安置好了行李,第二天回到客棧去,三郎和悄吟已經在拉都路盡頭租到了房子,一早搬出去了。我一路問警察才找到了他們。這是近似郊外的貧民區域了,臨窗有著菜園和篷寮。空氣倒還清新。他們租的房子是新建筑的一排磚房子的樓上,有黑暗的樓梯和木窗。我探頭向窗外一看,一派綠色的菜園映進眼簾。我贊美道: “你們這里倒不錯啊,有美麗的花園呢。” 悄吟手里拿了一塊抹布,左手向腰里一撐,用著假裝的莊嚴聲調說: “是不是還有點詩意?” 我看一看她的偽裝的臉色和傲視的清澈大眼睛,又看一看三郎的閉著的嘴唇,那邊沿幾根相同汗毛的黃胡子在顫動著,終于三個人爆發出大笑聲。 P14-16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