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朝思暮念(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1.8元
定  價:NT$131元
優惠價: 566
可得紅利積點:1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朝思暮念》的內容提要如下: 地圖上,她和他的距離不過是一釐米。 走路需要3天,坐車需要6小時,而飛機只要40分鐘。 可為什麼他們的距離那麼近,卻依然無法撫慰到兩顆心?做了兩年的青梅竹馬,三年的戀人,兩年的陌生人。 最後淪為故事裏沒有落下休止符的仇人……失守多年的愛,又要用多少沉浮的時光才能換回? 《朝思暮念》由居亦筱編寫。
居筱亦,80後,喜歡旅遊,個性懶散且宅得十分徹底,是一隻非典型的摩羯,經常在理想與現實中掙扎,相信真愛的存在,即使現實很難,但是認為文字可以很真實,可以在寫文中尋找夢想。
梁熙都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好好打扮過了,好像有一輩子那麼長,可是掐指算算,其實也不過是一年,之於她,翻天覆地的三百多天。
對著試衣間的鏡子沉默了很久,她最終還是推開門慢慢走了出去。
聽見門聲響,還在看雜誌的陳嘉川下意識抬起頭來,映入的好顏色讓他眼裏掠過一抹讚賞。旗袍做得很合身,仔細勾出梁熙纖細的曲線,領子上的緙絲,綢緞上的白玉蘭都是恰到好處的點綴。
百年老字型大小的手藝真是好得沒話說。
梁熙有幾分忐忑,扯著裙子不好意思地問:“陳先生……”
陳嘉川笑著點了點頭:“很漂亮,只不過宋師傅,這顏色不是你和我說的珍珠白吧?”
裁衣的老師傅笑了笑:“梁小姐氣質很合適穿旗袍,膚色又乾淨,用白色做底反而不美,剛好我得了這天青色的料子,想來配她最好不過了。就是,梁小姐比半月前來的時候又瘦了一些。”他說著就拿尺子在腰上量了—下,眉頭微蹙,“還得再修改。”
知道離他們參加晚宴的時間只有—下午了,宋師傅趕緊去開工。
梁熙和陳嘉川就坐在鋪子裏聊天等著。
這鋪子是清末的老建築,前鋪後院,門廊柱身拱屏都雕著吉祥如意花開富貴這些喜氣的紋飾,家居擺設也都是舊式的風格,處處透著古樸雅致的年代感。
陳嘉川抿了口茶,對梁熙笑笑:“現在仔細瞧瞧,你果然又瘦了'宋師傅不說我還真沒發現,是不是太累了?我給你太多工作麼?”
梁熙撥著微亂的劉海,掩飾地微笑:“陳先生,你不覺得我這樣正好?多少人想瘦都求不來。”見他挑眉看著自己,她微窘道,“不信麼?我每天都好吃好睡,誰知道怎麼就瘦了。或許是天氣不好吧,你看,外面又下雨了。”
北京都下了快一周的雨,空氣黏黏膩膩,讓人也精神不起來。
陳嘉川敲了下桌子,沉聲問:“下雨,天青,這顏色是雨過天青的意思?”他年少就去英國留學,真正學過的傳統文化很淺,故有此一問。
“嗯。”梁熙應了聲,拾眼又打量這個年輕的男人,有才華卻不孤傲,遇到不懂的都開口虛心求教,對下屬也如春風撲面,很難不讓人產生好感。她悄然移開眸光,又補充了一句,“天青色原是一種珍品瓷器的顏色,出自‘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作將來’這句詩。”她學設計時也輔修過藝術類課程,略知道一些。
陳嘉川點頭:“真是很美的顏色,師傅說得不錯,配你正合適。”
等待的時間並沒有白費,梁熙又試穿了一遍旗袍,修改後果然更加妥帖。化妝師幫她把頭髮盤起來,別上一個巧致的蝴蝶頭飾,再配上淡雅的妝容,活脫脫就像民國畫卷走出來的美人。
陳嘉川滿意得不能再滿意,拄著拐杖對梁熙說:“晚宴快開始了,我們走吧。”
梁熙點點頭挽上他的手臂,不過與其說挽,不如說是扶,因為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陳嘉川的步履很緩、很慢。他的左腿是有殘缺的。
晚宴設在京城一個有名的五星級酒店裏頭。
紅地毯一直從大廳延伸到宴會場門口,來往的賓客絡繹不絕,記者的閃光燈也一直沒停過,生怕漏拍任何一個可以製造新聞的瞬間。
梁熙沒有出席過這種大場面的經驗,顯得底氣不足,心裏難免緊張,有些後悔不該答應陳嘉川的邀約。
陳嘉川妥帖地帶著她避開鏡頭往裏走,自然也很紳士地照顧到她的情緒,攜著她的手安撫道:“你沒必要緊張,這不過是我父母的結婚周年紀念,隨意一些也無妨。而且,如果你將來真進入這一行就知道,想做得好做得出色。不光得有天賦,有些時候交際應酬是必須的,權當是進社會前的預習吧。”
“嗯。”梁熙側眼看著他,小心翼翼地說:“我只是怕出什麼差錯,會丟你的臉。”
“放心,你只管微笑,其他都交給我就好。”陳嘉川低頭俯在她耳邊悄聲說,“反正我這腿也站不久,等開了席我們就離開。”
“可以嗎?”粱熙瞪大眼睛,見他頷首後才安心地笑了出來,而這笑容落在旁人眼裏,倒有幾分情侶間甜言細語的親密感覺。
陳嘉川常年在國外,後來又遭遇車禍斷了左腿,所以幾乎淡出了社交圈,也很少見報,在國內認識的人並不多。他直接挽著梁熙到母親王怡面前打招呼,其實之前梁熙也和他父母見過面,兩位都很和藹,所以並不會顯得拘謹。
王怡很親切地拉著梁熙的手問她近況,梁熙都乖巧地回答了。
陳嘉川笑了笑。問道:“媽,我爸呢?”
王怡微微揚唇:“在那邊呢,你帶小熙過去露個臉吧。”
梁熙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在璀璨的水晶燈下,陳彥博正和幾個人輕鬆交談著,只不過,背對著他們的一個高大年輕的身影讓梁熙有種熟悉的錯覺,心頭也有感應似的顫了顫。
這時,陳彥博也看到他們,笑眯眯地不知說了句什麼,那個人跟著回過頭來,在和梁熙的目光對上以後,他嘴邊噙著的笑容陡然一凝,尤其是看到她和陳嘉川互挽的手,表情更加不好看。 那雙幽邃的黑眸亮得可怕,就像一把殺人不見血的刀,冰冷地劃開梁熙早巳埋葬的傷口,霎時痛得她幾乎連呼吸都不能夠。
居然是他,何培霖。
這樣突如其來的見面,她根本沒有準備,皺起眉想:她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才合適?
梁熙挽著陳嘉川臂彎的手無意識地漸漸滑落,掩飾在白手套下的傷疤隱隱作痛,提醒著她不要忘記過往的一切。
周圍鼎沸的入聲她都聽不見看不見,她眼裏只見到這麼一個人。
陳嘉川察覺到了她的異樣,側眼細聲問:“小熙?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梁熙深呼吸了一口氣讓自己迅速冷靜下來,搖頭說:“我沒事。”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倖免。
不去面對,傷口永遠無法癒合。
她重新挽著陳嘉川一步一步朝他們走去,高跟鞋踏在大理石上的聲音清脆而堅定。
不知說到什麼話題,陳彥博笑得很爽朗,等他們走近,才笑著介紹:“培霖哪,這就是我兒子嘉川,和你一樣都是剛從國外回來,你們抽個空談一談,看看有沒有什麼合作機會,我老了'以後可都是你們年輕人的世界了。”
“不敢當。”何培霖神色自若地謙虛著,伸出手笑得滴水不漏地與陳嘉川應酬,“幸會了。”然而目光又蜻蜒點水地停在梁熙臉上,很快就不著痕跡地掩去,仿佛她對他而言只是個陌生人。
陳嘉川也伸出手去,彬彬有禮地回道:“久仰。”
梁熙松了口氣,正要往前幾步跟陳彥博打招呼道聲祝福,可剛邁開步子就一個踉蹌,原來是鞋跟踩到了裙擺,偏偏陳嘉川使不上勁,好在身旁的入眼疾手快扶了一把,她連忙道了謝,然後聽到那人用她熟悉的音調輕輕地說:“不客氣。”
溫熱的手掌在她的手臂上握了握,又紳士地鬆開,可是那股熾熱的溫度卻不減反增,燙得梁熙心頭一顫。她抬起頭,他們的視線再次相遇,他嘴角微揚起一個弧度,明明是在笑,可眼底的冷峻卻讓她不寒而慄。就像以往每一次他發怒的前兆,他笑得越深,說明他越生氣。
她緊緊抓著陳嘉川的袖子,仿佛那樣可以給她力量,陳嘉川以為她是不知道怎麼應對這種尷尬的場面,便安撫道:“沒關係的,快要開席了'再等一等咱們就走。”
接著又虛應了幾句,陳嘉川便藉故挽著梁熙離開了,可儘管這樣,梁熙如雷的心跳還是沒有按捺下來,與他同在一個地方她會不安,簡直度秒如年。
今晚的晚宴還有為陳嘉川回國發展鋪路的意思,陳彥博帶著陳嘉川一一介紹,梁熙就趁機躲到了化妝間裏,大家都在享受宴席,寬敞的房間裏就只有她一個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