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漢武妖嬈(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590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他為她解圍,救下她,一人扛下所臨困局,不顧全朝反對,誓言對抗匈奴,要一硬到底。昭陽殿內,滿目金華;宮室之間,盡皆清碧,美人立身金玉間,雙眸卻黯淡無光。她由他帶入未央宮,又因著他的過錯離開,再而征戰兩越,不知不覺,她的心早已旁落……漢匈狼煙起,王庭素北移。許多載後,劉徹開大一統鼎盛之局。可終究,江山猶是,佳人難再得;威加海內,不過一人天下……
漢滴:本名藍紅燕,佘族,非典型摩羯女。生於江浙古城姑篾,現居杭州。寫文圖樂,可又偏偏篤信筆下人物真實存在過,雋永流傳。若所思之故事,能令君有所感,那便是人生快意。
楔子
第一章祭天
第二章暗逃
第三章鬻馬
第四章未央
第五章學儀
第六章長信
第七章畫舫
第八章還迎
第九章遊絲
第十章宣室
第十一章親定
第十二章留取
第十三章廢立
第十四章褰裳
第十五章襄王
第十六章北歸
第十七章君臨
第十八章三苗
第十九章雙生
第二十章牯葬
第二十一章式微
第二十二章鬥降
第二十三章破軍
第二十四章八公
第二十五章賊來
第二十六章金屋
第二十七章戰和
第二十八章荼毒
第二十九章沉浮
第三十章瓊居
第三十一章身裂
第三十二章求凰
第三十三章遺計
第三十四章紅妝

楔子
孝景初年,時值流金,七夕之夜,月兔中天。 未央宮內,漪蘭殿上,宮人碌碌,燙熱水,接紅帕,好一派忙碌! 皇上劉啟俊眉微蹙,赤色袞服上紋龍熠熠,七夕之夜於他,是一個又驚又喜的日子。
一聲清亮的嬰兒啼聲傳入耳際,皇上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狂喜,晃身抓起一個宮人的手,雙眸炯炯,“朕的美人是否為朕誕下龍子?”雙眸如這七夕之夜銀河之畔最閃亮的兩顆星辰。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王美人誕下了龍子,母子平安!”宮人長跪於地,重重扣了一個響頭。 皇上如釋重負,他撩起明紅色紗幔。美人雙眸微合,雙頰泛紅,雲髻松松,朱雀羅燈映照在她身上,籠起了一層溫暖的色彩。她竟是如此動人! 皇上抱過他的皇兒,細細端詳,這小子,粉粉嫩嫩的像只小豬,兩隻小手緊緊攥成拳狀。
“此兒雙手成拳,如有降龍伏虎之勢,又似有神器貯之,將來必是將兵之材,生於我帝王之家,則甚將帥之才!”
宮人高呼萬歲,皇上仰天一笑,“我兒喚彘兒!”宮人詫異,皇上卻是笑意猶見。
七夕之夜,哪裡只是未央宮中喜氣臨門,廣陵城中,吳王劉濞亦分得這分喜氣。 可同為添丁之喜,又為他愛姬柳如煙所出,劉濞卻怎麼也展不開笑顏。“星孛入於北斗,唯現吳地!”此為大凶大煞,他怎會不識。 而今他已盤算好,煮海為鹽,即山為錢,吳地富庶,才俊炙手,他怎可偏安一隅?他要的是整個天下!修天下之兵,納天下之糧,氣吞長河,包舉宇內,囊括四海,併吞八方!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北境匈奴一擁而起,他必揮兵直逼肴函,直破長安!
“匈奴遣使,必以太子代為質!”回訊使臣如是來報。
“哈哈……”劉濞大笑,拔起長劍,直向那梨木圓桌劈落,碎木四濺。
“替我告知匈奴單于一聲,我兒已身遭毒手,今已不在人世!”劉濞雙眸嗜血,他恨!太子代被劉啟用棋盤擲死,他卻無路替兒報仇,還忍氣被劉恒即漢文帝,劉啟之父。一攆車打發回廣陵! 而今高坐朝堂,一呼百應,君臨天下的又是何人?是他劉啟,是那托棋盤砸死他兒子的人!
“哈哈……”劉濞又出了一陣長笑,笑聲悲慟,淒厲哀婉。
“哇——”一聲長啼打破了他的奸笑,劉濞瞪直了雙眼,眼裡泛著血絲。
丫鬟綠蘿是個慧心眼的人,她深諳劉濞脾氣,這嬰孩觸怒了劉濞,不知小命可否安保!她跪直身子,全身還是止不住顫抖,臂彎裡的孩子卻是不再哭鬧。
“啟稟王上,是……男嬰!”她的喉頭還在顫抖,七月夏夜,她身子如墜寒冰。 劉濞沒瞅這孩子一眼便閉上了雙眼,面容凝重。
“若生女,則誅之;若添男,可善之!”今天的大煞之象讓他起了狠心,他不容許紅顏禍國的事情發生在自己頭上! 綠蘿側著身子告退,抱著孩子進了內殿。
“王……王妃……奴婢依言……” 柳如煙面色蒼白,氣虛到說不出話,她探出手指著孩子,指節露骨,玉指如蔥般纖細。
綠蘿把孩子抱到她枕邊,她嫣然一笑,百媚並生,美得不可方物! “就叫丹心吧!”玉手纖纖,她點點孩子的眉頭,“眉黛如丹,靈犀在心!”眉黛如丹,靈犀在心——丹心的含義輒止於此嗎?柳如煙的思緒,終究還是落在了那個如朱雀般玉立的男子身上! 天下丹青何其多,一片傷心畫不成!——怕這才是“丹心”真正的含義。
吳王一詔,他倆永生隔絕! 他是楚國的劍客,祖父跟從項羽打天下,後為劉邦所滅,其父狂傲不羈,終是鬱鬱而終。他則是身背幹將劍,遊弋天下。只恨相逢太晚,緣分太淺,有情人相望相思,終不得相守。他知她意,便以追隨吳王劉濞之名,護她周全,並無半分逾矩。
眉黛如丹,她何嘗不是盼望情郎扣著丹青點點娥眉的嬌羞女子? 靈犀在心,她一顆心又何嘗不是懸於那綠意犀皮熒熒白刃之上? 她語笑嫣然,卻不見心寬意順,她以為劉濞不知? 而今,她的孩子,終究不能伴她左右。 劉濞掩面歎息,痛哭流涕,他又要失去一個兒子!兒女繞膝,他這輩子,怕是當了皇帝也得不到! 趙王劉遂的詔令,匈奴左谷蠡王的火漆密令,楚國劍客手中的幹將劍,楚王劉戊的莫邪劍…… 歃血為盟,從此逐鹿中原,舉肴函,吞長安!

第一章 祭天
大雪壓境,茫茫草原白雪皚皚,臘月二十三,又是匈奴祭天的日子,這次祭天由左谷蠡王伊稚斜主持。 每年臘月,師傅便借采藥為名,遠走匈奴王庭,去陰山頂上采雪蓮,祭祀一結束,師傅差不多也到了歸來的時候。我則乖乖地待在蠡王給我安排的穹廬中,細心地鐫刻著師傅留在竹簡上的字刻。 趙信小王爺是我唯一交好的朋友,在這王庭,我只識得他,除了師傅,也只信他一人。今天早上,他跟從他的宰相爹爹去看祭天大典,想拉我同去,我言要坐等師傅歸來,不便隨同。
我知道,觀摩祭天大典是師傅不許的。而且我也知道,被祭祀的都是漢人——師傅說,我們和他們一樣。 帳外似有人在喧嘩,馬蹄聲漸行漸近,我停下刻畫,把炭火生得旺些。 看著紅彤彤的火苗將白色霜華消磨殆盡,我淺笑,心裡暖了很多。 門被人踢開,兩個高壯的匈奴兵走到我面前,揚著長鞭對我說,“小子,你老爹運兒不濟,這次別怪我們得罪了!” 我嚇得發抖,那皮鞭在我眼前晃蕩。師傅教我習武,第一次就是學鞭,為此我挨了不少痛,此刻他們用鞭指著我,猙獰可怖。 我的背上被狠狠地抽了一鞭,我聽見狐裘大衣被抽裂的聲音,刺骨的涼氣夾雜著一陣熱辣的疼痛直刺我椎骨。
我被他們押將出去,我花盡最後的氣力,將那把小刀頓在師傅刻的“心”字中間。 刀鋒所示,丹心性命堪憂,師傅若是見著,定會來尋我。 匈奴大圍場覆壓大漠三百餘裡,可供數萬兵馬縱橫驅馳,匈奴單于稱之為“逐鹿”。圍場正中心至高處,有祭祀天臺,坐南朝北,以饗匈奴北海神明。 軍士擺開圓陣,整個圍場顯得莊嚴神聖,悄無聲息。我被匈奴兵押著,裡三層外三層繞行,不免磕碰撞上匈奴兵的身板,那身板厚實有力,真如撞上了銅牆鐵壁,撞得我一陣接一陣的眩暈。
被押到祭台之上,未等我立定,圍場已掀起浪高的歡騰,圓陣迅疾挪移,一時飛雪亂舞,足下傳來的震動更是讓我搖擺不穩。匈奴人一步步向祭台撲過來,最近前的青年赤著胳膊,舌頭如毒蛇般伸張…… 他們狂熱的氣息噴湧在我的臉上,我的臉似乎也和他們暈上一樣的顏色,眼神變得迷離。 又是一陣狂呼,列陣的軍隊更是將手上的戈矛高高舉起,齊呼“大蠡王伊稚斜!”
祭臺上的祭師微微張嘴對我笑笑,又彎身在我的面前撲灑著花露,給我除去心塵。 祭師似乎很是滿意,抽身退後。他仰望高處的祭祀架子,未及我有所反應,我的身子已被抽離地面,瞬間升到支架頂端,我低頭望他,祭師唇邊笑容依然。我茫然四顧,此刻匈奴列陣近在我面前,密密麻麻如螻蟻,他們只等蜂擁而上,將我啃噬乾淨。 祭臺北側設觀禮台,我被升至高處,恰可望見臺上的蠡王伊稚斜,望著他高大的身軀變得渺小細長,寬厚的肩膀也只纖薄得如我手中慣常使的刀片,我不禁覺得好笑。可他望我時高昂著脖頸,在他眼中,我會不會更像一隻繩索上的螞蚱? 兵將多如塵土,列陣卻不見鬆弛。我感慨,巍巍大漢朝,那兒的列陣會不會比這兒更豪壯! 飛雪降落,我的狐裘大衣上雪花盈盈,只覺天空昏暗,大雪壓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