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送君遠颺:安寧病房的送行曲
  • 送君遠颺:安寧病房的送行曲

  • 系列名:驚嘆號
  • ISBN13:9789868895270
  • 出版社:新苗文化
  • 作者:吳盈光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5cm (高/寬)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4/07/05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9270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當面對親人即將死亡,你會如何抉擇……

醫生可以違背病人的意願,強行插管急救嗎?
撤除末期病人的維生設備,是謀殺,還是允許死亡?

★由安寧緩和專科醫師,以安寧病房為主軸寫出的小說。
★平實易懂的文字+深入淺出的專業知識
★討論在病魔折磨之下,病患如何活得有意義,走得有尊嚴。
★適合用以探討臨終關懷和生命教育的教材。

《安寧病房送行守則》開宗明義就說:「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守則一:無論病人有多混蛋,都不得揍他、踹他、摑他、咬他。
守則二:務必收好「拒絕急救意願書」,以免被家屬撕了或……吃了。
守則三:即使病人當眾求婚,也絕對不能愛上他!

具有職業殺手與安寧病房社工師雙重身分的白楓,遇上了古怪又帥氣的癌末炸彈客兄弟,情感與職責開始拉扯,危機和轉機只在一線之間,她到底能否完成工作,陪伴病患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
吳盈光

家庭醫學科醫師、安寧緩和專科醫師。
熱愛旅行,足跡踏遍歐、亞、非等地,從學生時代就參與偏遠地區義診,迄今已逾十年,大學時代開始寫作,喜歡以懸疑且幽默的筆觸訴說感人的故事,認為「愛」讓一本書有了溫度,「善」則讓一本書有了亮光,所以常在故事中加入這些元素,期待讀者能從中尋獲亮光,安心取暖。
著有小說《安寧病房:殺手勿進》、《芒果樹下的秘密》、《逃城謎情》(以上書籍由超邁出版),以及旅遊書《野性肯亞的華麗冒險》。

這本書劇情精采,時而幽默,時而感人,娛樂性十足,並且刻劃人性的掙扎,特別是在面對攸關生死的決策時,病人、家屬和醫護人員各自面對的天人交戰,圖景生動,令人印象深刻,不禁深深省思。
——前法務部部長 施茂林
在本書中,除了精彩的情、愛、血、淚等元素外,還有安寧療護過程特別強調的「同理心」與「溝通技巧」,以及如何透過「道謝」、「道愛」、「道歉」與「道別」來圓滿病人與家屬的生命緣分。更難能可貴的是能夠配合劇情發展,流暢得說明「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有關撤除維生醫療的倫理與法律要點,是一本值得社會大眾與醫療專業人員閱讀的好書。
——高雄榮總安寧緩和醫學科主任 陳如意
人生境遇各不相同,生、老、病、死又豈是誰說了算﹖人心是複雜的,依戀、理智、罪惡糾結,在醫院「拔管」是家屬難以啟齒的決定。《送君遠颺:安寧病房的送行曲》書中描繪了「殺手級」的情節,用另類的角度,關注這傷感又無法逃避的人生課題,非常值得一讀。
——鳳凰旅遊商務部總經理 卞傑民
生命價值的最終尊重,超乎主觀的認知偏執;在作者細膩刻畫人物裡,輕鬆中體現醫療的良心與初衷,用生命看待生命!
——空中英語教室專案副理暨網路商店經理 洪明道
若你自認已能坦然面對親友的死亡,真誠推薦您細讀此書,您將有機會再問自己一次,是否已準備好說再見。若您未曾思考過此議題,在盈光的新書中,您將有機會「開始面對」!
——新竹教育大學台灣語言與語文教育研究所助理教授 陳明蕾
這是一本書寫「愛、犧牲與和平」的小說,也更是一個期待與讀者在生命核心處相遇的故事,期待你也能在人生列車上,展閱盈光醫師的最新佳作,一同佇足尋思。
——新竹教育大學教育心理與諮商學系教授兼諮商中心主任 許育光
淺讀吳盈光醫師的著作《送君遠颺:安寧病房的送行曲》,雖無懸疑、動作的情境場景,但具備親情、愛情、友情的互動元素,隨著作者細膩的內文結構,字裡行間呈現主人翁白楓的情愫牽絆,真叫人如何化解雙方情感上互相糾結的沉痛!值得一看。
——永豐銀行業務協理 張敬平
一直不願意太早寫這幾十個字的短評,原因是深怕如此就無理由再細嚼這本感動人心,啟發思維的小說了。整篇故事,竟如硝酸銀遇上了氯化鈉溶液,剎那間讓我們看到了潔白的心靈沉澱!
——台灣自然科學實驗教育學會理事長 黃剛

推薦序一╱前法務部部長 施茂林

多年來,碰到癌末病患時,思索著如何能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旅程?最近閱讀吳盈光醫師所著《安寧病房,殺手勿進》一書後,讓我有進一步的體會與認識,對此議題延伸而來的是法律與醫學確有深度對話之空間。
在法律領域中,對於臨近死期之不治病患,為舒緩或消除其強烈之肉體痛苦,以安詳平和方式結束其生命,有安樂死與尊嚴與之說。前者可能涉殺人罪責,不能主張阻卻違法,後者係對於無回復希望之末期病患終止無益之延命醫療,使病患在人性尊嚴下迎接自然死亡。
在台灣早即制定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其第三條明指安寧緩和醫療是為減輕或免除末期病患之痛苦,施予緩解性、支持性之醫療照護或不施行心肺復甦術,並對心肺復甦術言明係指對臨終、瀕死或無生命徵象之病人,施予氣管內插管,體外心臟按壓、急救藥物注射、心臟電擊、心臟人工調頻、人工呼吸或其他救治行為,其概念上與尊嚴死相近。
眾所皆知現代醫療技術突飛猛進,不僅戰勝許多過去認為無法治療的疾病,並且大幅延長人類的生命,然而醫療雖進步,終究有其極限,對一些極嚴重的疾病,即使採用現代醫療儀器,也只能勉強維持病人的呼吸、心跳,而無法扭轉病情,最終成為長期臥床的狀態,甚至全身插滿管子,對病人帶來莫大痛苦,長期的照顧對家庭來說也是極為龐大的負擔,如何解決,成為醫學、法律與社會重要課題。
有鑑於此,不少醫界先進積極推動「安寧緩和醫療」,就是以減輕末期病人的痛苦為目的,所給予之醫療照護,世界衛生組織(WHO)也認同安寧緩和醫療是一種積極完整的照顧,藉由處理身體症狀、精神、心理、靈性等各方面的問題,讓病人及家庭都得以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透過專業的團隊照護,一方面提供減緩症狀的治療,一方面減少導致病人痛苦的不必要治療,當這些病人病情惡化時,也不採取延長病人生命卻無助於疾病治癒的急救措施,讓病人以更有尊嚴、更少痛苦的方式自然離開人世。
台灣在民國八十九年立法通過《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明訂末期病人不予急救的條件,後續幾次修法中,更納入撤除維生系統之規範,這使我國成為亞洲第一個將自然死納入法律的國家,也是推動臨終照護和尊重個人生命自主權的重要里程碑。
吳盈光醫師為安寧緩和專科醫師,也是說故事的高手。
二○○九年吳醫師出版《安寧病房,殺手勿進》,就是以安寧病房為背景的故事,也是第一本由安寧緩和專科醫師執筆的小說,出版以來頗受學校和社會團體肯定,並且獲選為臨終關懷和生命教育的教材。
透過這本輕鬆幽默的小說,吳醫師揭開安寧病房的神祕面紗,讓讀者瞭解安寧病房是什麼樣的地方,裡面的人都在做哪些事情,並且釐清社會大眾對安寧病房的誤解,讓大家能清楚了解安寧緩和的意義、處理作法以及維持病患自主、自重、自尊的基本價值。
吳醫師再接再厲推出新作《送君遠颺:安寧病房的送行曲》,此次承蒙邀請作序,得以在出版之前先睹為快。這本書劇情精采,時而幽默,時而感人,娛樂性十足,並且刻劃人性的掙扎,特別是在面對攸關生死的決策時,病人、家屬和醫護人員各自面對的天人交戰,圖景生動,令人印象深刻,不禁深深省思。
值得一提的是,吳醫師在《安寧病房,殺手勿進》一書中,透過主角、配角的關懷互動與談話中,描繪出愛的真諦,善的光輝,以及真誠的發揚,體悟人生最末旅程到臨時,如何活的有意義,走得有尊嚴,吳醫師在《送君遠颺:安寧病房的送行曲》中,仍秉持作者一貫的信念,經由懸疑劇情、曲折情節,更刻劃出真、善、美的人性價值。
當然《送君遠颺:安寧病房的送行曲》也帶領我們深入思考一些尖銳而難解的問題:
—安寧緩和的醫療行為,是否為慈悲與衷心關懷的表達?
—當死亡已迫在眉睫,撤除末期病人的維生設備,是謀殺,還是允許死亡?
—在醫病關係緊張的今天,醫生該尊重病人不插管的意願,還是該依從家屬的要求,強行插管急救?
—以愛為名,究竟可以做到什麼程度?
—尊嚴死是否確為人具有死亡之權利?
在此特別向您推薦這部精彩的作品。

推薦序一╱前法務部部長 施茂林
推薦序二╱高雄榮總安寧緩和醫學科主任 陳如意
社會各界專文推薦
第一章 安寧病房
第二章 以愛之名
第三章 送君千里
第四章 別君難
檢察官為你解惑╱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林文亮

「那些人拖了多久才死?」
白楓聽見了,卻沒有回應,她倚在十五樓的落地窗前,靜靜眺望天際線,高大的建築物巍然矗立天邊,明明是中午,天空卻灰沉沉的,不知何時飄起濛濛細雨,冷雨如千萬條銀線從天空落下,在遠方織起一片珠簾。
她燃起一根菸,輕抽一口又徐徐吐出,白色的煙宛如婀娜多姿的舞孃在半空中起舞,白楓薄薄的唇滑出一抹笑意說:「真有意思,上一個被我殺掉的人也問過同樣的問題,送他走的那晚,也是在這樣的雨天。」
白楓的面貌姣好,身材高挑曼妙,略顯蒼白的皮膚像絹紗一樣細滑柔軟,線條分明的混血兒輪廓宛如雕象,深棕色的眼眸有時像一池秋水,透徹澄淨,有時又宛如深邃不可測的深淵,勾魂攝命,至於那一頭酒紅色的波浪長髮,就像古代閨房裡的朱紅羅帳,男人進得去,出不來。
她轉過身來,回答問話的人:「拖了多久才死?就看妳從什麼時候算起,可以是病人被診斷癌症的那一天,也可以是醫生宣布病危的那一刻。」
「我問的是,從妳把安樂死的毒針注射到病人的血管之後,他們拖了多久才斷氣?」問話的人是六十出頭的珍姨,她坐在電動輪椅上,膝上披著一張駝色的羊毛毯,雖然眼尾和額頭已刻有一道道細紋,鬢角也夾雜幾根銀絲,但那頭刻意染黑的時髦短髮讓她絲毫不見老態,乍看之下,她是個和藹可親的阿姨,但眼神卻藏鋒臥銳,流露一種機警又神秘的光芒,暗示這個女人不是省油的燈。
白楓說:「拖了多久才斷氣?我得專心幹活,沒空計時。」
「會拖很久嗎?」
「如果拖很久,就不叫安樂死了。」
死亡一點也不舒適,不過白楓是真正的行家,能讓委託人在睡夢中安詳離世,其實不管是遠距離狙擊還是近身搏擊,她都很擅長,不過比起這種血腥又野蠻的差事,她還是比較喜歡安樂死的委託。
幾年前,從美國潛逃來台灣之後,她就以「白楓」這個化名遁入安寧病房,當起社工師,在這份工作的掩護之下,過著雙重身分的生活,她是職業殺手,也是安寧病房的社工師,有時也分不清哪份工作才是正職。
白楓從窗邊踱回來,珍姨家的客廳明亮寬敞,簡約的設計風格中處處帶有英國風,牆壁上掛了莫內和梵谷的名畫,櫥窗裡收藏好幾組別緻的茶杯和茶壺。
白楓慵懶地倚在一張舒服的太妃椅上,又抽了一口菸,手臂上的戒菸貼片似乎沒發揮多大效果,她突然拋出一句:「我已經兩年多沒殺人了。」
「爸爸死了,妳當然沒心情接工作,不過妳也該走出喪父之慟了吧?」
白楓聳聳肩,什麼也沒說。
珍姨是香港人,原本任職於英國的情報單位,和白楓是舊識,她在多年前的行動中失去雙腿,於是提早退休,和丈夫搬到台灣來定居,開了幾間連鎖港式飲茶,住美術館前第一排的華廈,享受愜意的退休生活。
一年多前,珍姨的丈夫心肌梗塞猝死,差不多同時,白楓的父親則因為肝癌病逝,兩人在喪親家屬的團體治療上巧遇,帶領的老師原本已經把學員兩兩分成一組,白楓和珍姨迅速交換了一個眼神,很有默契地踢掉老師安排的支持夥伴,同時舉手說:「老師,我要跟她一組!」
對白楓來說,那段時間真的很難熬,一開始,她每天哭,埋在棉被裡哭,窩在浴缸裡哭,伏在珍姨的頸項上哭,一個失去摯愛,一個失去父親,兩個危險又悲慟的女人就靠著互舔傷口,互相扶持,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出哀悼期。
白楓瞄錶一眼,雙眉一挑,對珍姨說:「珍姨,我還得趕一點半打卡,今天找我來有什麼事?」
珍姨往牆上時鐘一瞥,已經下午一點五分了,她趕緊切入正題。「是這樣的,最近可能會有一個人,一個有點麻煩的病人,轉到你們的安寧病房。」
「哦?」白楓眨眨眼,「妳認識他?」
「他是我以前在英國就認識的人,才三十幾歲就得到癌症,現在已經是末期了。」
「天啊,才三十幾歲就……」白楓面露惋惜之色,對珍姨說:「珍姨,妳的朋友那麼年輕就癌末,我真的很遺憾。」
「哦,不,不。」珍姨馬上搖頭說:「他不是我的朋友,我們只是有過業務上的往來,他得到癌症,我一點也不遺憾。」
白楓眉頭皺了起來,姑且不論交情如何,人家年紀輕輕就癌症末期,怎麼說都是一件令人惋惜的事,她覺得珍姨不該那麼說。
珍姨接著說:「那個人是台灣移民過去的華僑,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又跟他弟弟搬回台灣,還搬到美術館這一帶,我前兩天撞見他,跟他聊上一兩句,他說醫生建議他轉安寧病房,所以打算轉院到你們那裡去。」
「歡迎啊,我們醫院離這裡很近,安寧病房也剛成立不久,設備都很新,是他最好的選擇。」白楓笑著說:「珍姨,妳的朋友就是我的VIP,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
沒想到珍姨拉下臉,眼中彷彿暗藏兩枚蓄勢待發的銀色子彈,閃著咄咄逼人的光芒,沈聲說:「伊莎貝爾‧懷特,我再說一次,他不是我的朋友,不要再這麼說。」
白楓嚥下口水,突然有一種被人用槍抵著頭的壓迫感。「呃,好吧,他不是妳的朋友。」
「我見那個人一心要轉院,所以事先警告他,叫他安份一點,別搗蛋。」
「警告他?為什麼要......」
「他乍看之下是個迷人的小夥子,但骨子裡卻是個性惡劣,怪里怪氣的瘋狗,非常、非常不好相處。」
白楓納悶,不好相處的怪咖比比皆是,有必要勞動退休的英國特務出言警告嗎?那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