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第四類曖昧:純白的黑(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8元
定  價:NT$168元
優惠價: 584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一場有預謀的交通事故,讓所有人以為蘇桐失去了部分記憶,忘記了與自己相戀兩年的女友溫貝拉,而實際上他從未忘記過兩人之間的點點滴滴,三年來,他佯裝失憶,不過是尋求心靈上的片刻安寧,試圖掩蓋溫貝拉離去的真相。
蘇桐一度以為溫貝拉當初一聲不響的離開是因為Raphael的金錢誘惑,認為只有Raphael才可以令她一舉成名。直至三年後,街角的相遇,他再度見到溫貝拉,她果然在Raphael的幫助下成了國內首屈一指的畫家,更讓他相信了自己當初的設想。而自己的身邊也有了季微涼,他最終決定帶著怨恨冷眼旁觀。三年以後,溫貝拉成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年輕畫家,並且與身為企業少董的Raphael走到了一起。
因為當年的誤會,蘇桐屢次傷害溫貝拉。這個時候企業少董的Raphael卻對她一如既往呵護,給了她溫暖,帶她去領悟幸福的真諦
非衣,言情作者,歌曲詞作者。原名何瀟寒,1992年生。魯迅文學院網路作家班學員,紅袖添香風尚閣作者,千水凝藍音樂團隊創始人。曾多次策劃製作多位元知名作者的小說主題曲並出版發行,已出版音樂專輯《透骨相思》。2004年開始文學創作,代表作:《雪魅:傀儡惑》《天放•棄愛》《罪愛:無虐不歡》《墮天》等。

編輯推薦
這是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系列故事∶每一個置身於情愛漩渦的人,都在費心地用計設局,結果都被他人算計••••••作品以連環套式的騙局,揭示了情愛在一些都市男女那裡的變形與病態,審視了情感糾葛背後人性的變異與扭曲。超強的編織故事能力與強勁的冷峻敘事腕力的有機結合,構成了作品懸念重生的藝術張力,也顯示了年輕作者令人驚異的藝術潛力。
——白燁,著名文學評論家,魯訊文學獎評委
非衣的小說看似單純,完全是由於她對故事、情節的把握能力。事實上,一部小說的誕生,從最初的設想到寫作的設計,如果不露痕跡,作品的情境則和現實越貼近,最後讓人誤以成真。在這部小說中,無論蘇桐還是溫貝拉、Raphael,他們都在現實中存在著,看一看周圍,也許我們誰也不是,也許我們是其中的某個人。這需要智慧,也需要寬容,更需要自省。
——興安,著名文學藝術批評家,出版家


倘或被一部作品所迷惑,那是過於投入的情感發酵並腐蝕了我們的內心。非衣的小說承擔了這樣一種助推作用,讀她的作品總有非安全的感受,也許過於年輕的閱歷,讓我們為她感到不公平或是惋惜,然而,她已經在作品內外建立了自已的世界,還有什麼不能承受呢?只有勇敢者才會做捆綁和解索的遊戲,寫作本身就是一種誠懇的闖關,推開一扇門,才能獲得想像中望不到的風景。
——周篷樺,著名散文家,中國石化作協副主席

誰試圖破譯生活,誰就是生活的罪人,永遠失去體味痛苦的樂趣。這大概是作家最基本的底限,唯一要清醒的,即是你必須確認,要寫下多少文字,容納和映照多少人的生活,才能構成身外這個世界的硬殼。我覺得作家一生都不要戳穿世界的深度,應該沉浮其中,既不縹緲於市井之上,也不被它淪陷。非衣的小說給了這樣一種新鮮,不解剖生活,怎麼攫取生活的秘密?而她極力營造的故事,恰恰被籠罩在命運的無影燈下,再去發現投射成人性的影子。
——西門,著名作家、劇作家,薩典文化總裁

序:那個被我們寫來寫去的世界

其實,生活遠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戲劇,更不是文學作品充滿巧合和悖反。儘管
我們把它寫來寫去,它就在你身邊,甚至人就在其中,卻永遠抵達不到它的內心,聽
不到瓣膜振動發出的聲音。

誰試圖破譯生活,誰就是生活的罪人,永遠失去體味痛苦的樂趣。這大概是作家
最基本的底限,唯一要清醒的,即是你必須確認,要寫下多少文字,容納和映照多少
人的生活,才能構成身外這個世界的硬殼。我覺得作家一生都不要戳穿世界的深度,
應該沉浮其中,既不縹緲於市井之上,也不被它淪陷。

四年之前,我在回故鄉的短暫時日裡,讀到了非衣的文字,這恍然使我憶起上個
世紀八十年代的某些生活片段。

那時候,我和非衣的世界年齡大致相同,然而,我們所認知的世界卻大相徑庭。

那時我很羡慕一灘咸水,不著邊際的蘆葦想擋住一隻鐵雀,可惜地平線明目張
膽地不知羞恥了。如果誰能騎著一隻禿鷲該有多好,鳥人從此誕生。這樣也好,如此
說來我也不是最卑鄙的那杆槍了。雲朵上一個聲音說,我真想現在幹掉誰,引發出來
的GMWWLGY HKQV,那也是他崇尚的美學?美學有時候是一塊沒有乳酪的半成品
pinsa。我只有一個星期看好拉丁人,他們不關心世界的一個個七日,所以早早把這個
詞弄成pinsere的過去分詞。那其實就是壓平,中國也有句諸如此類的話,寫出來就顯
得色情了,我不露怯也罷。溫柔其實是很可怕的,據說一次不完整的過程裡也有很多
花樣。-----《囈語症侯群》

那時的我和世界沒有交融,甚至故意躲避它的故意,從而掩飾混沌的大腦。當
然,這不是那個特定時代的時髦,是一個年輕人對世界的盲從,又不情願被旁人認
出,裝腔作勢一番罷了。

溫貝拉根本就不曾注意到Raphael的表情,這世上怕是再沒有什麼入了她的眼。
只有那懷中漸漸冷卻,她試圖用自己的身體去溫暖的人才是她的一切!她睜著雙眼,
一眨不眨,一如先前的呆愣。她沒有哭,自始至終,她一滴眼淚都不曾為他流。只是

一昧地抱著他,緊到呼吸都有些困難。她甚至想,就這樣溶進他的身體裡也好,至少
自己能替他活著。然後她抬起頭,望瞭望那屋頂上華麗的水晶吊燈。
怎麼還這麼亮呢?你憑什麼還要發出這種刺眼的光呢?
難道除了我,就不會有人為蘇桐悲傷了麼?——《純白的黑》
作為90後作家,非衣的小說難能可貴的就是清醒。從她的文字可以看出,她在
沒有經歷過愛情抑或人生沉浮的狀態下,能夠用心性感知塵世,敏銳的視線使自己足
夠理性,且像手術刀一般,層層剝離著原罪與病灶。她的小說給了這樣一種新鮮,不
解剖生活,怎麼攫取生活的秘密?而她極力營造的故事,恰恰被籠罩在命運的無影燈
下,再去發現投射成人性的影子。
這樣的文字難得,這樣的善意也就閃爍著溫潤和冷峻的光芒。
我和非衣的父母是多年好友,非衣的很多文字得益於孤寂的內心。她的創作題材
廣泛,在網路上極其活躍,也組織團體從事音樂劇的創作和製作,是圈子裡的標誌人
物。這讓我很欣慰,對故鄉定州又有了新的認識,甚至治癒了久積的一塊心病。
去年春節期間,我和故鄉的兩位作家聚會,僅僅三個人,卻是所有老中青三個層
面,這不禁讓人啞然。一個有著幾千年文明的帝堯始封之地,一個富庶的中山國建邦
之都, 一個諦造了定瓷文化巔峰的古城,除了這三個人,竟貢獻不出第四位作家?
所幸的是非衣成了第四個人,也許她現在還不明白自己的責任有多沉重,但是寫下去
就好。作為非衣的父輩,我私心地希望她不做擱淺在途中的鋪路石,要做那個背著行
囊跋涉的穿越者!
非衣在文學創作上總是給人驚喜, 這幾年也漸漸引起大家的注視, 前些日子被
中國作家協會魯訊文學院錄取,成為這所號稱文學黃埔軍校的學員,這對她是一種鼓
勵,更是一種鞭策,希望她在文學道路上越走越遠。
這部小說從創作到出版,我見證了非衣幾年來的艱辛。這讓我想起了一首叫作
《山越》的尺八曲,它不但誠誡攀登者苦難,也秉訴聆聽者山那邊的美景,汗水和淚
水交融才能稱得上修行。
西門
2014年8月25日於北京

序:那個被我們寫來寫去的世界/003
  第一章 暮色/1
  第二章 真實還是謊言/4
  第三章 其實我沒忘記/9
  第四章 為什麼總是想起/13
  第五章 忍不住悲傷/17
  第六章 逃避/19
  第七章 事故/23
  第八章 究竟是誰傷害誰/31
  第九章 悲傷,持續蔓延/35
  第十章 彼此的心,在靠攏/39
 第十一章 煮面要放糖/41
 第十二章 神秘禮物/43
 第十三章 你真的很殘忍/48
 第十四章 承認吧,你愛我/51
 第十五章 玻璃窗上,有你的倒影/56
 第十六章 誰的電話/59
 第十七章 刺傷/61
 第十八章 放縱/63
 第十九章 調情/68
 第二十章 他不愛你了/71
第二十一章 他的愛,就像蘋果一般/76
第二十二章 陰謀的味道/81
第二十三章 癮/85
第二十四章 前奏曲/92
第二十五章 車禍真相/100
第二十六章 她傷害你,我卻比你更絕望/103
第二十七章 季微涼的瘋狂/106
第二十八章 瞬間的錯覺/112
第二十九章 破碎的琥珀/115
 第三十章 發作/120
第三十一章 也許是錯過/131
第三十二章 從現在起,你是我的噩夢/139
第三十三章 我希望它是完整的/144
第三十四章 變 故/150
第三十五章 沈飛的電話/158
第三十六章 假像的背後/162
第三十七章 末日的救贖/175
第三十八章 沒有結束/183
第三十九章 未完成的畫/189
 第四十章 原來還有你/197
第四十一章 純白的黑/201
第四十二章 七頁半的日記/208
第四十三章 不是為你才留下/220
第四十四章 一生觀望/223
   尾聲 誰的終結/232CONTENTS

第一章 暮色
漆黑的夜裡,徒留了蒼白的四壁。
——題記
穿過繁華的街道,拐進小巷。漸漸地遠離了起先的嘈雜與喧囂。
蘇桐跟在女友身旁,看著她一路蹦蹦跳跳地前行。
“微微,你小心一點兒!”蘇桐寵溺地說。
季微涼有些錯愕地回過頭:“嗯?”
一轉身,蘇桐的臉就出現在她面前。那樣近的距離,讓他有些失神。
他還是那麼好看,一直以來都是。亞麻色的頭髮,細細碎碎的,在夕陽下竟有了
淡淡的光澤,有些惑人的暈眩。他清清淺淺地笑著,一雙狹長的丹鳳眼稍稍眯起,帶
了些許善意的責備,尖瘦的下巴呈現出最完美的輪廓。
她總是癡迷於這樣的他。
蘇桐揉了揉她齊耳的短髮,輕聲說:“我是擔心你摔跤。”
季微涼的臉微微一紅:“怎麼會呢,我又不是小孩子。”然後她忽然想到了什
麼,指著書店急道,“阿桐,你看書店就要關門了,不行……我得趕緊進去!”說完
調頭就跑。
蘇桐也只好由著她,望著她漸漸遠去的背影牽扯出淡淡的微笑。
這時候,一個紅色的身影闖進了蘇桐的視線,他便將目光投向那個身影。
那是一個很美好的女人。
蘇桐居然用了“美好”這個詞。
她穿著紅色的襯衣,領口有一些黑色的紋路。酒紅色的頭髮歪挽在一邊,顯得有
些慵懶。她的眼睛很大,皮膚很白,渾身散發出一種讓人忍不住想要去仰望的靈氣。
蘇桐挑了挑眉,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不願意把眼睛從她身上移開。
人們都說穿著豔麗的女子總能很好地吸引路人的視線,看來這句話不無道理。
而後,她似乎是感覺到了蘇桐熱切的注視。微微偏過頭,正好與蘇桐四目相對。
第二章 真實還是謊言
送季微涼回家後,天就完全黑了下來。
雖然天色已晚,街道上仍然喧囂,仍然吵鬧。人們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尋求到片
刻的歡娛。畢竟在這個繁華的城市裡,只有夜幕降臨才得以從忙碌的工作中解脫。
一陣涼風吹來,讓蘇桐忍不住裹緊了身上的衣服,北方的天氣就是這樣,明明剛
剛入秋卻變得出奇地冷。如此的敏感,猶如人心。
他抬手看了看表,已經八點半了。明天要講的課還沒有備,不能再耽擱了。
有不少人問過他, 為什麼你年紀輕輕偏要選教師這個職業?多影響前途啊,更何
況他還是名牌大學的畢業生,就算成不了某企業的高管,也不至於做個小小的教師。
可他卻說:“難道做老師就一定得上年紀?”
他是一個喜歡安逸的人,平淡的生活,固定的收入,波瀾不驚的戀情都是他所向
往的。直到他遇見溫貝拉,那個熱情如火卻又異常冷靜的女人。只是如今說這些都晚
了,因為從那場車禍之後他就忘記了她,忘記了讓他纏綿悱惻的她。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my fair lady……”
這時候,蘇桐的手機響了起來。很老土的一首歌,可他卻固執地喜歡著,季微涼
不只一次地偷偷給他換過,可他總要換回來。而理由竟是“用別的不習慣”。
其實, 這首歌是溫貝拉喜歡的, 他在潛意識裡, 喜歡她所喜歡的, 完全是他的本能。
“喂!我說桐子,你現在人在哪兒?老辰昨天從上海回來了,我們現在正準備去
Shin酒吧嗨一下,你來不來?”電話裡傳來莫小南痞痞的聲音。他是蘇桐還在上大學
時候的死黨,關係很不錯,所以畢業以後還經常聯繫。
蘇桐想到還沒備完的課,遲疑了。但是,老辰難得回來一次……
好吧,他要放縱自己一次。於是爽快地回應:“好,我這就過去。”
莫小南有些驚訝:“呀呵,桐子,你幾時變得這麼爽快了?”
 
蘇桐微微一笑:“難道我平時很扭捏嗎?”
莫小南乾笑兩聲:“那倒不是。”
“ 好了, 就這樣吧。等我。” 蘇桐掛斷電話, 隨即招來一輛的士, 直奔Shin 酒吧。
Shin酒吧坐落在V市最繁華的路段,是V市最大的夜店之一,幾乎夜夜爆滿。
此時,Shin酒吧內放著勁爆的歌曲《Scatman》,昏暗的燈光閃爍不停,一股催
人墮落的糜爛氣息潰散在空氣中,充斥著一種明滅不定的曖昧味道。
在吧台前,一身黑色衣褲的莫小南正端著一小杯加了冰的威士卡輕輕地搖晃著。
他有一頭短碎的黑髮,因為是俱樂部的健身教練,所以身材很好。他這副打扮倒是把
自己弄得神秘兮兮的。
一旁穿著白色外套的沈飛拍了拍莫小南的肩膀,大聲喊:“喂!小南,桐子他來
不來啊?”在酒吧裡說話就這點兒不好,說話還要喊。
莫小南剛才還一副冷豔帥哥的模樣,轉過頭一看沈飛就變了樣。嘴巴咧得老大:
“嘿嘿,他一會兒就到。那小子今天很爽快!”經他這麼一笑,起初還向他頻頻拋媚
眼的幾個女人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也難怪,莫小南模樣雖然不醜,可偏偏少了兩顆門牙,似乎是高中的時候打架打
掉的,之後就再沒長出來過。其實他不笑還好,只要一笑,嘴巴肯定咧得老大,一下
子就把他的缺點暴露無疑,可他又特別愛笑,所以認識莫小南的人都知道他缺門牙,
也都見怪不怪了。
沈飛“ 嗯”了一聲, 又忍不住問:“ 小南, 你缺了兩顆門牙, 說話怎麼也不露風啊?”
莫小南白他一眼:“大人的事,小孩兒少管。”
沈飛剛想發作,卻被莫小南拉住了袖子。接著莫小南向他使了個眼色:“別鬧。
你看老辰自己坐那裡也不說話,我咋覺得他去了上海三年傻了不少?唉,真懷念以前
我和他一唱一和的樣子。”
這倒是實話,連一辰(老辰原名連一辰)自從來了就很少說話,只是一杯接一杯
地喝著悶酒,似乎有什麼煩心事。
他那西裝革履的樣子到像個十足的落魄商人,似乎是在借酒消愁。
沈飛推了他一把:“老辰,你小子怎麼一回來就不開心?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了
啊?哈哈……”
連一辰明顯僵了一下,之後訕訕地笑了起來:“我能有什麼事。”
這句話說得底氣不足,連一向大大咧咧的莫小南也看出了問題。只見他拍了拍連
一辰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我說兄弟,你也太不厚道了。誰不知道你去了上海三
年,如今是要車有車,要房有房。和我們這些單身漢比起來你夠意思了,該鬱悶也是
我們鬱悶,你在這喝悶酒又是唱的哪一出?”
連一辰避開莫小南詢問的眼神,輕輕搖晃著手中的酒杯,並不想解釋什麼。
正在尷尬之際,沈飛忽然喊:“小南,老辰,桐子來了!”說著連忙向剛進門的
蘇桐招手,“嘿!桐子,在這裡!”
連一辰幾乎是被嚇到了一樣,手中的玻璃杯一下子便脫了手。“啪”的一聲,杯
子裡的液體濺了一地,那可憐的玻璃製品也碎裂成片。
連一辰歉意地看向服務生,並且掏出了兩張百元鈔票:“真是不好意思了。”
服務生笑著接過,禮貌地回應:“沒關係。客人打碎杯子的事情常有。”
莫小南皺起了眉,為什麼一聽蘇桐來了連一辰就嚇成了這樣?他忍不住問:“怎
麼了老辰?你好像很不願意見到桐子。”
連一辰趕忙搖頭解釋:“怎麼可能,我和桐子有三年沒見了吧?想他還來不及呢!”
說著,見蘇桐走了過來,連忙走上前去送他一個熊抱,“桐子,好久不見了啊!”
蘇桐淡淡地一笑:“是啊,你走了有三年了吧。”
沈飛忙推他一下,順勢端過一杯酒:“你小子怎麼還是這麼不解風情?來,先喝
一杯,慶祝老辰歸來!”
蘇桐接過酒杯,向連一辰一敬,隨即仰頭喝下。
“呦!桐子變爽快了啊,要不要再來一杯?”莫小南也在一旁起哄。
蘇桐一樣只是笑笑,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
莫小南繼續說:“你怎麼還是這麼彆扭?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屬你最悶,沒想到
畢業了還是這副樣子。怪不得你要做老師,你這性子要不做老師才怪了!我還真有點
兒懷念你和溫貝拉在一起的時候,那時候你……”
他話未說完,沈飛就推了他一下。
見沈飛忽然給他使眼色,他才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話,連忙住了嘴。一時間氣氛
有些尷尬,莫小南這個話匣子竟然也關上了。
蘇桐茫然地看著他:“你剛才說溫……溫貝拉?那是誰?我和她認識嗎?”
莫小南嘴角微微動了動,終究沒有再開口。
沈飛見狀,一把拉過蘇桐嬉笑道:“沒誰,你不認識。來,我們喝酒,你看老辰
都自己喝了半天了,也不理我們,好像有什麼不開心的事。”
蘇桐被他這麼一拉也就不在追問,而是看向一直沒有開口的連一辰。
只是現在的連一辰,比起剛才喝悶酒時的臉色顯得更難看了。
三人都看向他,一時間氣氛頗為怪異。
嘈雜的音樂依舊在耳邊縈繞不絕,可連一辰的心卻突然間平靜了。
他抓過沈飛手中的酒杯,仰頭喝下。
然後他開了口,讓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說:“蘇桐,你認識溫貝拉,並且還愛著她。”
蘇桐的笑容瞬間收斂,好看的眉微微皺起,似乎不是很滿意這個結果。
連一辰繼續說:“你知道我當年為什麼離開V市去上海嗎?你又知道我為什麼在
這個時候回來嗎?因為我知道當年的一切!三年前,那場車禍的真相!我……”
“夠了!”蘇桐再一次揚起那淡淡的笑容,“都過去了,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連一辰狠狠地盯著他:“什麼都不記得,你以為這是一句不記得就能了事的嗎?
我真搞不懂你們在幹什麼,明明就是那麼地相愛為什麼要走到這一步?她害你,你又
說不記得她,你們究竟在玩什麼!”
莫小南上來打圓場:“好了老辰,大家兄弟一場,何必呢?我們知道你喜歡溫貝
拉,可是當初不是你自己選擇退出嗎?現在還說這些有些不合適了。蘇桐的事你還是
不要管了。”
沈飛也歎了口氣:“是啊,與其讓蘇桐記得那些,還不如忘了。”
連一辰冷哼一聲:“你們根本不知道!當初那場車禍的主謀就是溫貝拉!”
此話一出,沈飛和莫小南兩人同時僵住,只有蘇桐還一臉的茫然。
莫小南最先回過神:“這不可能,溫貝拉沒有理由這麼做!”
“沒有理由?哼……”連一辰嘲諷地笑了起來,“她是最有理由這麼做的!”
沈飛掃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嚴肅地說:“我們換個地方說話,這裡不方便。”
連一辰點點頭:“好。”
莫小南也是一臉的贊同。
於是兩人拽起蘇桐,尾隨連一辰出了Shin。
蘇桐頓時感覺到有些無奈,早知道會發生這種“無關緊要”的事還不如回家備課
來得輕鬆。
出了Shin,幾人上了連一辰的車。若是換作往常,莫小南一定會帶著貪戀的表情
對這車品頭論足一番,可現在的這種情況恐怕是不合適了。
連一辰點燃一支香煙,狠狠地吸了一口。他微微眯起眼說:“這個秘密我已經隱
瞞了三年了,是時候該說出來了。”
莫小南和沈飛的心都懸了起來,只有蘇桐還是淡淡的樣子。
連一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後說:“你知道嗎蘇桐?溫貝拉其實並不愛你。”
蘇桐的左手扶上眼角:“哦。”
連一辰的眼中忽然就有了一絲怒火,他把煙狠狠地一掐,瞬間熄滅:“算了,反正
你也不記得。我只是想告訴你,溫貝拉當初離開你就是為了要和那個Raphael在一起!你
是她成功路上的絆腳石,必須除去。所以她安排了那場車禍,沒想到你竟然沒有死。”
莫小南忍不住發問:“你既然知道溫貝拉要害桐子為什麼不告訴他?”
連一辰冷哼一聲,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繼續說:“蘇桐,你知道你為什麼
沒有死,卻只是失憶了嗎?”
蘇桐默不作聲,仍舊扶著眼角。
連一辰又說:“是季微涼救了你!如果不是她把你推開,你當時就完了!”
蘇桐全身一震,手下意識地離開了眼角:“什麼?”
“呵……”連一辰乾笑一聲,“你總算開口了。當初,我親眼看到溫貝拉買通那
個司機,又親眼看見那輛車撞向你,就連我都以為你必死無疑,可是沒想到,季微涼
竟突然出現把你推開。她受傷不輕,你則僅僅是頭部撞向地面,到最後也只是失去了
記憶而已。其實這倒是件好事,忘了總比死了好,恐怕溫貝拉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才決
定放過你的。”
饒是車裡光線很暗,也能看到蘇桐的臉色已然大變。
莫小南拍了拍他的肩膀:“桐子,你別往心裡去,畢竟都過去了!”
沈飛皺著眉問:“老辰,你現在和桐子說這些做什麼?他忘了就忘了,你為什麼
還要提?”
連一辰瞥了他一眼,輕蔑地說:“因為我恨他!憑什麼所有人都對他那麼好?我
就是要讓他知道,溫貝拉根本不愛他,她誰都不愛,只愛她自己!”
沈飛怒聲道:“連一辰,我真是看錯了你!沒想到你還因為得不到溫貝拉而耿耿
於懷!”
連一辰一臉的不在乎:“那又怎麼樣?如今蘇桐的下場不比我好多少,難道我就
不能高興一下嗎?”
“夠了。”蘇桐甩出這麼一句話,快速地下了車。
“喂!桐子,你幹嗎去?”莫小南也跟著下了車。
蘇桐擺了擺手:“沒什麼,我有點兒不舒服,先回去了,明天還要上課。”
莫小南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那……路上注意安全!”
蘇桐沒在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莫小南沒有發現,此時的蘇桐已經握緊了雙拳,他在極力地壓抑著內心的苦痛。
夜幕下的蘇桐竟然泛起一絲苦澀的笑容。
明明都快要忘記了,為什麼還要提起呢?
第三章 其實我沒忘記
回到家,蘇桐簡單地洗漱之後就爬上了床。黑夜包裹著他,孤單而寂寞。
連一辰說:“是季微涼救了你!如果不是她把你推開,你當時就完了!”
蘇桐知道,他說的都是假話。
他是騙他的。
因為他明明什麼都記得,記得當初的車禍,記得那兩年中最美好的回憶,以及記
得傷他至深的溫貝拉,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失憶!佯裝成失去記憶,不過是為了給她一
個合適的理由從他身邊離去。他知道不是季微涼推開了他,而是溫貝拉推開了他們兩
個!是她救了他們,他清楚地記得!
所以,她不是想要夢想,想要前途嗎?
好吧,他成全。
溫貝拉,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
他歎息一聲,打開了床頭的檯燈。相框裡一張他與溫貝拉的合影吸引了他的目
光,他狼狽地笑了笑,無限淒涼。
那天,他終於又見到她了啊。她回來了,什麼都沒有變,在他面前卻異常狼狽。她
不敢面對他,所以他就裝作不認識,只是那雙眼睛還是不受控制地被她吸引過去。
歎息一聲,他再次提醒自己,這段感情早已被她丟棄。他深深地記得她臨走的時
候是多麼地絕情。
他只是拉住她的手,帶著懇求的語氣讓她留下來,留在他身邊。
可她卻是不屑的,她說:“你憑什麼要我留下來?嗯?你能給我什麼?Raphael
能實現我的理想,他可以給我想要的一切,你呢?你能嗎?”
“原來你要的就是這些?”蘇桐忽然覺得有些悲戚。
她不再給他解釋的機會,一轉身,所有的回憶都化為塵埃……

8
第四類 曖昧 :純白的
連一辰的眼中忽然就有了一絲怒火,他把煙狠狠地一掐,瞬間熄滅:“算了,反正
你也不記得。我只是想告訴你,溫貝拉當初離開你就是為了要和那個Raphael在一起!你
是她成功路上的絆腳石,必須除去。所以她安排了那場車禍,沒想到你竟然沒有死。”
莫小南忍不住發問:“你既然知道溫貝拉要害桐子為什麼不告訴他?”
連一辰冷哼一聲,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繼續說:“蘇桐,你知道你為什麼
沒有死,卻只是失憶了嗎?”
蘇桐默不作聲,仍舊扶著眼角。
連一辰又說:“是季微涼救了你!如果不是她把你推開,你當時就完了!”
蘇桐全身一震,手下意識地離開了眼角:“什麼?”
“呵……”連一辰乾笑一聲,“你總算開口了。當初,我親眼看到溫貝拉買通那
個司機,又親眼看見那輛車撞向你,就連我都以為你必死無疑,可是沒想到,季微涼
竟突然出現把你推開。她受傷不輕,你則僅僅是頭部撞向地面,到最後也只是失去了
記憶而已。其實這倒是件好事,忘了總比死了好,恐怕溫貝拉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才決
定放過你的。”
饒是車裡光線很暗,也能看到蘇桐的臉色已然大變。
莫小南拍了拍他的肩膀:“桐子,你別往心裡去,畢竟都過去了!”
沈飛皺著眉問:“老辰,你現在和桐子說這些做什麼?他忘了就忘了,你為什麼
還要提?”
連一辰瞥了他一眼,輕蔑地說:“因為我恨他!憑什麼所有人都對他那麼好?我
就是要讓他知道,溫貝拉根本不愛他,她誰都不愛,只愛她自己!”
沈飛怒聲道:“連一辰,我真是看錯了你!沒想到你還因為得不到溫貝拉而耿耿
於懷!”
連一辰一臉的不在乎:“那又怎麼樣?如今蘇桐的下場不比我好多少,難道我就
不能高興一下嗎?”
“夠了。”蘇桐甩出這麼一句話,快速地下了車。
“喂!桐子,你幹嗎去?”莫小南也跟著下了車。
蘇桐擺了擺手:“沒什麼,我有點兒不舒服,先回去了,明天還要上課。”
莫小南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那……路上注意安全!”
蘇桐沒在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莫小南沒有發現,此時的蘇桐已經握緊了雙拳,他在極力地壓抑著內心的苦痛。
夜幕下的蘇桐竟然泛起一絲苦澀的笑容。
明明都快要忘記了,為什麼還要提起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