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6
貓力亂步2:路上有微光(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8元
定  價:NT$348元
優惠價: 5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路上有微光》是《貓力亂步》作者貓力最新的作品。五年來,貓力繼續在路上,陸續遊走伊朗、印度、英國、墨西哥、古巴、埃及等數十國家。她將所見所聞,濃縮成九個暖心詩意的故事。
在這些故事裡,有伊朗賣地毯的小夥子與北京姑娘的愛情故事;有伊斯法罕為人寫詩的詩人;有恆河邊的苦行僧;有在土耳其搜集隕石碎片,製作項鍊與工藝品的姑娘;有和埃菲爾鐵塔戀人;有妻子因為想念死去的丈夫,在丈夫常去的河邊釣魚,結果釣到一條大魚的夢幻故事……每個故事,都像是一束照亮貓力旅途的微光,給人以繼續前行的溫暖與勇氣。

貓力
旅人,暢銷書《貓力亂步》作者。自大學起,陸續遊走日本、韓國、老撾、柬埔寨、泰國、越南、印度、馬來西亞、斯里蘭卡、伊朗、亞美尼亞、卡拉巴赫、格魯吉亞、土耳其等地。無數粉絲被她那句“我只擔心一件事,就是死前還有沒把這個世界看完”所打動,跟隨她的照片和文字遊覽世界各地。

 

從前一生只愛一人
伊斯法罕的詩篇
獵星人
恒河苦行僧
大魚
埃菲爾鐵塔戀人
Kiss the Fire
瓜納華托的弗裏達
撒哈拉,太陽船
後記 寫在出發後

 

我和瘦肉到伊朗設拉子的時候,恰逢伊斯蘭齋月。齋月期間,伊斯蘭教法規定,全體穆斯林,除病人、孕婦、餵奶的婦女、幼兒以及在日出前踏上旅途的人之外,每天早上從太陽升起的那一刻,就不能再吃飯,不能喝水,也不能做愛。那時候恰巧又是一年中天氣最熱的時期,太陽很毒,早上六點就出來了,直到晚上九點半才慢慢下山。起初,我和瘦肉還想嚴守清規戒律,但第一天就“饑熱交迫”,只能妥協,對彼此說,要吃飽了才有力氣看遍伊朗,這才是一個遊客對這個國家最好的尊重吧。
可是齋月期間,所有的餐廳都是關閉的,我倆出門覓食又困難重重。幾年前我在新疆遊玩時,也剛好碰上齋月,但新疆好歹還有一些漢人,他們經營的餐廳還會營業,而伊朗可真什麼都沒有。
於是,每天早上我和瘦肉都會去菜場買一些蔬菜果肉,然後躲到房間裏。我們住的是家庭旅館,煮飯什麼的都得偷偷進行,生怕被房東知道。也因此,我們都不能放油,不能煮出香味。通常我們都是吃幹拌面,這樣味道就不會很濃。吃面的時候,我們會想像那些特別虔誠的穆斯林,他們連口水都不咽。如此,望著眼前毫無油水的幹拌面,也就覺得很幸福了。
在伊朗,除了飲食,著裝方面也有許多嚴格的規定:女孩子一年四季都要戴頭巾,穿長袖長褲或者長裙,裙擺要過腳踝。哪怕是遊客也要嚴格遵守這些規定,我們去的時候平均氣溫40度,長袖長褲加頭巾,整個人就像置身於蒸籠一般。同樣,男孩子不能穿背心,也不能穿短褲。瘦肉剛到時,就穿著一條短褲,我們走在路上,不時地被一些老人用鄙夷的眼神攻擊,年輕一點的男孩則會對我們壞笑,直到後來一位賣地毯的熱心小哥的出現——他借了瘦肉一條長褲,我們才免於當地人目光的侵擾。
此外,伊朗還禁止各類娛樂活動,女孩子不准在公開場合唱歌;人們不能養寵物,遛狗這種場景在那邊是不可能見到的;類似打牌這樣的活動就更不用說了,他們覺得這些都是產生貪婪和罪惡的禍根,不能縱容。他們唯一的娛樂活動就是太陽快下山時,一家老小一起驅車至公園或者清真寺附近,像郊遊、野餐一樣,席地而坐,把做好的飯菜拿出來享用,然後在噴泉附近晃晃悠悠,騎個自行車,或者爬爬山,基本上都僅限於此。剩下的人要不就是在單位加班,要不就是在家禱告、念誦古蘭經。

2
伊朗有一個特色——巴紮,也就是當地的市集,同時,巴紮也是遊客體驗當地人生活最簡單的途徑。巴紮裏的店主大多非常友善,看到遊客總會把你請進店鋪,泡上一杯茶和你聊聊天,並告訴你各種他們眼中的伊朗的美。至於商品,你買不買都無所謂。臨走前,他們還會再三囑咐你,要記得在伊朗有他這樣一個朋友!上面提到的地毯小哥就是這其中的一位,他後來成了我們很好的朋友。不過我們最終結緣可不僅僅是靠那條褲子,中間還有一段啼笑皆非的奇遇。
那天我們倆在逛巴紮時,發現有一對母女一直跟在後面。我以為那個小女孩想跟我合影,因為伊朗很少有外國人,就像七八十年代的中國一樣,只要街上出現一個外國人,不管好看難看,人們就會爭相與他合影。一路上,我們就一直被人搭訕,其中不乏有合影要求的。可是,我們和她倆拍完照,她們還是窮追不捨,我們到哪里,他們就跟到哪里。我們走進一家店,他們就安靜地在附近等著,斷斷續續,持續了一個小時。我試圖走過去和她們交流,想問她們是否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但遺憾的是,她們倆一點兒英文都不會。於是我們又折回地毯小哥那邊,找他幫忙翻譯。小哥和母女倆溝通後,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他告訴我們,這個伊朗女孩子喜歡上了瘦肉,想嫁給他,跟他回中國。當時我就驚呆了,立刻問:
“那我呢,那我怎麼辦?”
小哥一邊笑,一邊幫我們溝通。原來她們一直以為我是瘦肉的妹妹,並且她媽媽也很中意瘦肉。
我又看了一眼這位伊朗姑娘,大約16歲的模樣,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面容姣好,笑的時候嘴角微微上揚,帶有一絲羞澀。
我趕緊讓小哥幫忙翻譯,告訴她們我不是瘦肉的妹妹,是他女朋友。
我看到伊朗姑娘聽懂了以後,很害羞地低下了頭,往邊上一靠,鑽到了媽媽懷裏。她媽媽又細聲跟她說了幾句,她就抬起頭,紅著臉看我。
我很緊張,不知道她要對我做什麼。
她向我走來。她挽起我的手,輕輕叫了我一聲。地毯小哥在後面喊:“她是在叫你姐姐!”
哈,這意思就是古裝戲裏的那句臺詞,“我心甘情願做小”嗎?
我哭笑不得,但也不忍心當面拒絕這美麗的姑娘想同我共侍一夫的赤誠。於是我左手挽著伊朗姑娘的右手,右手拽著走在前面的瘦肉,伊朗姑娘的左手又拉著媽媽的手,我們四個人就以這樣的架勢一路走過去,走完了大半個巴紮。
這時候我們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瘦肉突然回頭看了一眼,然後沖我使了個眼色——他看清了這一刻的局勢,猛地拉了我一把,往前狂奔。我就這樣掙脫了伊朗姑娘的胳膊,身體不由自主地隨著瘦肉的步伐往前傾。我們到馬路對面時,依然還是紅燈,那一邊,女孩拉著她的媽媽,彷徨地看著我們。
那眼神我至今都還記得。

這件事兒後,我們又回到了地毯小哥那兒,把後來的經歷告訴他。他看著我們,哈哈大笑。他告訴我們,伊朗的女孩都很想往外嫁去,相對來說,中國發展比較穩定,又有很多伊斯蘭教徒,對伊朗人也十分友好,傳統民俗也和伊朗一樣相對保守,所以嫁往中國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他還說我們倆“郎貌女才”,走在街上太不安全了,不如他來做我們的嚮導吧。瘦肉接上話茬:“好啊!”然後又一臉壞笑地對我說:“我還不錯哦,你看,還是波斯美女,有眼光!”類似的話他叨叨絮絮說了半年,每當他犯錯、失意、碰壁的時候就會拿出來顯擺一番。不過想到這是我和瘦肉這幾年旅行過程中唯一的一次,我也就原諒他了。

3
擺脫了癡情母女倆,我和瘦肉終於可以四處逛逛。我們打算去設拉子最大的清真寺看看,地毯小哥知道我們的行程後,就主動關了自己的店門,說要帶我們前往。說起來,我和瘦肉在各地都會遇到熱情慷慨的當地人,早已熟稔了人與人之間這種奇妙的信任,但在伊朗,我們受到了更大的震撼和感動。比如之前我們在飛機上認識了一位元伊朗朋友——我不記得他那串長長的名字了——到達後他開車送我們去市區,在我們沒有換錢的情況下幫我們支付了去另一個機場的打車費;還有一位元,我們在辦理當地電話卡時聊了幾句,就非常熱情地邀請我們去他家坐坐。這樣看來,伊朗人民對遊客的熱情真是掏心掏肺,即便是萍水相逢,也會毫無理由地對你好。
據說,這是因為伊朗人覺得他們的國家被西方世界妖魔化了,所以在國際上口碑不佳,而每一個伊朗人都想通過自己的實際努力改變伊朗在外的形象。雖說有理,但難免又把人看得太功利了,所以我還是寧願相信這是波斯式的浪漫,我們都需要勇氣去遇見,然後才會有好的故事和因緣。
地毯小哥就這樣成了我們的導遊,不過他又和一般的導遊不一樣。多數時候他話不多,很少滔滔不絕,總是以笑容相對。其實那種感覺很好,就像是和一個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起走在歸途中,好像一時間沒有很多話題可聊,但心裏卻十分安定愉悅。
逛完清真寺,夜色已經很濃了,小哥想請我們去一個詩人的花園走走,我們覺得有點晚了,就委婉拒絕。於是他又提出帶我們去當地最地道的一個茶館,說那個茶館像一千零一夜中的世界。我被他的描述所吸引,就沒再拒絕。
路上,瘦肉突然用中文低聲和我商量,說這位小哥幫了我們很多忙,又幾乎用了一天的時間陪我們閒逛,現在已經這麼晚了,還拉我們往這兒往那兒跑,我們是不是該主動給一點“小費”,就別等他自己開口了。我覺得有道理,但又覺得這樣做感覺怪怪的。我想反正他是賣地毯的,要不我就買條他的毯子吧?
我們已經在茶館坐了有一會兒了,茶館果然美得如他所述,但我們倆卻無心觀賞,一直在猶豫到底該怎麼辦,糾結該怎麼開口,什麼時候開口。
就在這時,那位伊朗小哥率先開口了,他說:
“我今天也算是帶你們玩了一天了,我能不能請你們幫個忙?”
那一瞬間,我好後悔,早知道就該聽瘦肉的話,主動開口的。於是我下意識地把手伸向口袋,拽著錢,考慮該給一張還是兩張。小哥接著說下去:
“我想去北京,你能幫我問一下北京有沒有什麼兼職或者崗位是需要外國人的嗎?我的英文還是可以的。”
說實話,這要求太出乎意料,我著實吃了一驚。
隨後他又問了我好多關於北京簽證、留學、工作的問題,以及許多中國的禮節,比如去見朋友應該帶什麼樣的禮物。
我越聽越覺得奇怪,便問他:
“其實這些都是小事兒,你不用帶我們玩兒,我們也會告訴你的。但我好奇的是,你為什麼會關心這些事,難道你想去中國發展嗎?”
他搖搖頭,神情黯然地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三個月前,也有一個像我這樣的中國姑娘去設拉子旅行,她來自北京。當她經過他的店面時,她的高跟涼鞋斷了,沒法接著走路,小哥看到了,就自告奮勇過去幫她修鞋子。後來那個姑娘就在他店裏看了看地毯,一邊也聊了起來,兩人聊得挺投緣。於是小哥就帶著這位單身姑娘去周邊的一些地方玩,去附近的沙漠,去探訪遊牧民族,在清真寺呆一個下午。他們就這樣一起玩了兩三周,然後,他們相愛了。小哥接著帶她到處玩,玩了有一個多月。他們從伊朗的最南部,玩到了最北部的里海。突然有一天,吃晚飯的時候,北京姑娘告訴她:
“我後天要走了,我要回北京。”
小哥的心幾乎跳空一拍,他知道女孩會走,但沒想到竟會如此突然,連個挽留的機會都沒給他。
女孩接著說:
“我已經買好機票了,我必須得走了。如果你還想繼續這段感情的話,你就來北京找我,我會等你半年,過期不候。”
小哥講完這段,眼神變得呆滯,像是跋涉了一段長路的人,看向遠方,卻忘了來時路。我能看出他心裏的隱痛,不由也跟著一起難受起來。我立刻留下了我的E-mail,還有一些北京朋友的聯繫方式,以及許多自己覺得能幫到他的資訊。他非常感謝,欣然收下,然後他第一次開口問我: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Molly。”
“不,我想知道你的中文名。”
“貓力!”
“你能寫給我嗎?”
我說當然可以,還跟他解釋,第一個字就是cat的意思。他回應我:
“你的名字真美,女人就應該像貓一樣,優雅,卻不黏人,還有一點點高傲的感覺。你和我的中國女朋友很像!”
我笑笑無言,暗自心疼這陌生的朋友,老鼠愛上貓,飛蛾愛上火,人生悲喜,不過如此。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