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5150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法籍華裔時尚美女作家夏奈爾

最新浪漫唯美小說

兩個守望相依的靈魂,一份刻骨銘心的深情

十七年,他們為愛隱忍

別離間,他們能否大聲言愛? 

靜怡遇到葉飛時,她才十三歲。在葉飛眼中,她只是一個孩子。
五年後重逢,她已懂情愛,對葉飛愛得癡迷。
只是,葉飛將自己擺在了一個不可親近的高度。
這讓她的愛情路,進行得非常辛苦。她不敢大聲表露心聲,倆人咫尺天涯。
其實,假裝愛一個人很難,假裝不愛一個人更難。
兩個守望相依的靈魂,一份刻骨銘心的深情。
十七年,他們為愛隱忍,別離間,他們能否大聲言愛?

夏奈爾,生在中國長在法國的江南女子,神秘又傳奇,喜歡遊歷,會講故事。西歐各國已經走遍,中國也處處留下足印。每到一處,即盡力收集新鮮陽光與真純微笑,並加繪故事中,與大家一起分享。
已出版言情小說《原來巴黎不浪漫》、《愛你26光年》,遊記小說《狂奔七日》,人文社科《法國不止於浪漫》等。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980370257

這本小說講述的是一個關於承諾與友情和愛情故事,一場歷經十七年,歷經坎坷終於修成正果的愛情。
讀完這部小說,你能深深體會到:愛上你,是一種流淚的幸福。

上冊
第一章  改變方向的“T”字路口
第二章  是否隱藏太久,愛情就會漸漸遺忘?
第三章  逃離時光的岔道
第四章  深陷愛情泥沼的女人
第五章  一枚色彩斑斕的蘋果
第六章  愛笑的孩子總是討人喜歡
第七章  巴黎的浪漫
第八章  想念葉飛的寵溺
第九章  都是爛桃花

下冊
第十章  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第十一章  心的距離
第十二章  笨過笨蛋,傻過傻瓜
第十三章  山神與少女
第十四章  他們的關係,就似鐘錶上的指針
第十五章  卡洛王子
第十六章  超人長官
第十七章  給我生個親戚
第十八章  一秒,已決生死
第十九章  對不起,我來晚了

第一章  改變方向的“T”字路口

靜怡的生活,因她十三歲生日那天的一場車禍而徹底改變。
在這一日之前的靜怡,還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假小子,不肯留長髮,淘氣又貪玩,整日跟在哥哥靜安的身邊,與那群十二三歲的小男生一起,玩滑板、打籃球、游泳、大口大口地喝冰鎮汽水……
初一那年暑假,她玩得毫無顧忌,曬得黝黑,她也因此更有理由拒絕媽媽給她精挑細選的粉紅公主裝。
靜怡想,切蛋糕的時候,穿一身乾淨的白襯衫,配上西裝短褲,定會拍出一張與哥哥一樣帥氣的留念照。
只是事與願違,像幾乎所有家庭一樣,媽媽總是最有決定權的那一位,又最不好說服。所以,生日那天,靜怡被迫套上那件粉紅洋裝,又穿上一雙略有後跟的水紅色涼鞋,媽媽手上還拿著一個紮有蝴蝶結的發箍,追著要給她戴上,將她嚇得逃出家門,一邊逃一邊向樓下喊:“靜安,等我!我與你一起出去買生日蛋糕。”
靜怡出了門才後悔,想返回又怕媽媽繼續將她當聖誕樹一樣裝飾。
她低頭坐在自行車後座上,安安靜靜。既未故意扭動身體給靜安製造騎行的麻煩,也未大著嗓門唱跑調的歌曲虐待周圍人的聽覺。她如此不尋常,靜安當然很快察覺,一旦明白靜怡是因為著裝不適而羞於見人後,他即笑個不停。
“有什麼好笑的?!”靜怡生氣地捶靜安的後背。
“呵呵……今天是我們兩個人的生日,我不講難聽的話。”平時最不講理的靜安一下子變得很明事理。
“不就是想說我醜嗎?是媽媽一定要給我套上這種難看的衣服。”
“不能怪衣服嘛,妹妹,一般來講,女孩子穿上這種洋裝不知道會有多美,可是你呀——”靜安又忍不住笑出聲,“我感覺自己載了一枚紮了蝴蝶結的煤炭哦。”
此類挖苦,靜怡早已習慣。惹她生氣,一向是靜安的特長;反唇相譏,也讓靜怡樂在其中。而今日她卻失了興趣,只希望自己能像魔幻仙子那樣懂得隱形,更希望在如此悶熱的夏日中午,她的那些夥伴都躲在空調房裡吃瓜,或在媽媽的命令下乖乖午睡,不要像往日那樣在街上閒逛。
偏偏在她最忐忑的時候,靜安興奮地大叫:“嗨,靜怡,快看,是季宇誠!還有蝦皮和他哥哥,他們都在前面冰店呢,給他們看看你傾城絕代的樣子!”
靜怡前所未有地慌張,她扯住靜安的衣服,難得哀求一次:“馬上右轉,右轉啊,我們換條街走。”
靜安腳上加勁,蹬得更快,可是靠近右手小道,他根本沒有拐彎的意思,而是鉚足了氣力往前沖,打定主意要將靜怡的怪樣子呈現給大家欣賞。
走投無路的靜怡決定跳車。

右手小道真是足夠小,汽車無法進入,因此成為一個相對安全的地帶,總有小孩在這裡玩“狹長版”足球賽。葉飛儘量貼牆走,不打擾這群玩得起勁的小小足球員。
飲料喝完,他將手中的易開罐捏扁,隨手要投入街口的大嘴青蛙垃圾筒,但受了周邊氣氛的影響,他難得起了童心,將罐子扔在腳下,打算玩一玩近距離點射,這可是他以前最熱衷的街頭遊戲。可能是太久沒有玩,又或許是罐體捏扁後讓他找不到應有的感覺,這次他踢得過猛,角度偏高,飲料罐斜斜地擦過青蛙頭頂,飛去了“T”字路口,而這時正有一輛自行車飛馳而來,車後座上一片粉紅。
葉飛感覺那個易開罐離粉紅衣裙的女孩子至少還有一公分的距離,她卻砰的一聲掉下了自行車。葉飛連發呆吃驚的機會都沒有,因為目之所及,已見一輛汽車沖過來,似乎都來不及刹車。
葉飛從未想過自己到底能有多大的爆發力,他只記得體育老師表揚過他的持久耐力。
後來這條街道上總是流傳著一個有關“飛俠”的傳說。傳說的源頭是對面馬路上一位看門的老太太。
事故發生的時候,她正坐在傳達室門口一邊扇涼一邊無聊地看街上的風景。這條馬路實在不寬闊,所以只有單行道。馬路上無非往一個方向去的幾輛車,或者是可能走向任何方向的幾個人,但無論如何,都比一平方米大的值班室要有趣得多。
她先注意到一個男孩載著一個穿粉紅衣裙、類似非洲公主的人物一路沖來,沖到與她視線平行的地方,女孩子忽然向前一躍,從疾行的自行車上跳了下來,跌倒的地方正是馬路中央。這讓後面緊跟的一輛汽車著了慌,刹車或是轉向避開似乎都太遲。
老太太以為自己會見證一場慘禍,她驚叫的同時看見一條人影從對面的街巷沖出來,用守門員撲球的動作將非洲公主推上人行道,他卻被急刹車後依然前沖的汽車撞了出去。
在值班室隔壁賣水果的老張肯定了老太太的說法,他說:“真的很快,我本來在打瞌睡,忽然咣當一響,一個易開罐掉在我的躺椅邊將我驚醒,一睜眼即看見他飛過來,把‘非洲公主’救了。他的速度是那樣快,我根本無法看清是誰,直至他被撞倒,我才知道他是紅袖奶奶的孫子,真不愧是阿飛。”
以上兩個故事是最真實的事件版本,而後經過無數次改版的“飛俠救公主”的街道故事已經升級為類似玄幻小說的巨作,甚至有人慕名而來尋訪“飛俠”。
改版後的故事,葉飛有幸在幾個月後聽過一次。初時他認為是幾個青年人在討論新出的好萊塢電影,以為繼《蜘蛛俠》《蝙蝠俠》之後,愛幻想的人們又創造出一位無敵蓋世、救世人於水火的飛俠英雄,聽到最後一句,他才知道是在講自己。不經意,他已經成為傳奇。
最後那句話是:“真是太可惜,一直不知這位阿飛的真名,否則可以找到他家裡去,誠心求他收我們做徒弟啊,至少讓他告訴我們他被什麼動物咬過,才擁有這種神奇力量。”
是啦,忘記要交代一下,葉飛這個名字,在他出生後第三天已被定下,卻因這場事故聞名,被人們誤以為是個好聽易記的外號。靜怡也因這傳聞,從此被叫作“非洲公主”。不過確切地講,也只有葉飛當面這樣叫她。
靜怡長大點後一直在想:這個“T”字路口的事故,是否有著某種內在含義?這場事故讓原本不可能交匯的人聚首,卻又讓某些本可包藏的事情敗露。說到底,她的生活也在這一天經過了一個改變方向的“T”字路口。

靜怡與葉飛一起被送往醫院。靜怡流的血不少,雖痛得要命,好在受的傷不打緊,只是手掌與膝蓋被擦破幾塊皮,葉飛卻是左手手腕骨折,身上多處被撞傷。
“即使恢復,左手五指的功能還是會受些影響,不可能像以前那樣靈活。”醫生見病人表情沮喪,趕快安慰,“已經很慶倖當時車速不是太快,否則斷掉的可不止一根手骨。”
這個醫生安慰人的本領比他接骨的本領差太遠。葉飛不想再聽,扭頭去看窗外夕陽,它斜斜探入病房,令室內過於淒涼慘澹的專屬於醫院的白色染上一層暖暖的金紅暈跡。窗外有幾棵挺拔的楊樹,翠綠的葉片隨風搖晃,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仿若許多小精靈穿著金色舞鞋在葉面上舞蹈。
葉飛看得入了迷。醫生關門離去。
走廊裡傳來幾個人的腳步聲,突然停住,接著是靜怡的父母與醫生交談的聲音,另一雙腳則繼續前行,開了門進到屋內。
葉飛心裡暗歎口氣,閉上眼睛裝睡。這裡可是特級護理病房,需要什麼按鈴即可,每日三餐都有特供,實在不需他們早晚請安,詢問有何需求。
他不習慣與人過多交往,更不習慣被人重視。要知道,他在學校不多言,不做出格的事,不參加任何可顯示他才華的比賽,不遲到也不早退,每次考試都考中等,分數既不高也不低。這樣的學生最易被老師與同學遺忘。與他同班兩年的同學說起他來,有時都會講,那個個子高高瘦瘦的,坐最後一排的同學,到底叫什麼來著,忘記了……
若不是手術後醒來,見到靜怡的母親坐在他面前,雙眼哭得紅腫,聲音都啞掉了,他才不會這樣耐著性子受人騷擾這麼多天。
葉飛聽到靜怡輕手輕腳地走過來。不要以為“非洲公主”因為事故而變得文靜,她輕手輕腳是因為手掌與膝蓋上的紗布還未拆,動作太大會痛。
葉飛忽然聞到一股清香的洗浴液的味道,臉上撲來熱熱的鼻息。他睜開眼,對幾乎壓在自己臉上的一顆大腦袋喝道:“做什麼?”
靜怡顯然受了驚嚇,猛一抬頭,手一松,一隻甲蟲從她手中逃逸,迎著陽光扇著翅膀飛向窗外。
她很生氣,皺眉道:“公共場合小聲講話是美德,你們老師沒有教過你?”
葉飛早就領教過她的牙尖嘴利,要論吵架,他絕對與身經百戰的靜怡相差太遠。他只能說:“你們不用每天都來的,我現在要睡覺,能不能麻煩你出去?”
靜怡自己搬個椅子坐好,說道:“好奇怪,你以為我願意來?媽媽說你救了我,不來看望是不懂禮貌,沒教養。”
“好啦,你現在已經看望過了,可以走了。”葉飛儘量將口氣放和緩。他素不合群,與同齡人無太多言語,更缺乏與小孩子打交道的經驗。
“你說走我就走,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靜怡才不買帳,小心地將雙手交叉抱在胸前,“每次看到你都是一副好了不起的樣子,不要以為你救了我,我就必須聽你的話,才不會。再說那輛汽車已經刹了車,根本撞不上我。你根本就是自己跌了跤,就假裝救人。”
與靜安唇槍舌劍十幾年,靜怡無論是有理還是無理都可以講得理直氣壯,似有真憑實據。這回葉飛是真的頭痛想睡覺了。
孔子曾講,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也不知這位聖人是否設想過,若這個小人恰恰正是一位女子,又何止是“難養”這麼簡單。
靜怡看葉飛閉著眼睛不理她,反而覺得無趣,與他吵架真不盡興。實在無事可做,她開始仔細觀察面前的大男生。
他的頭髮偏長,又因幾日臥床顯得有些亂了,但亂得不難看,反似更帥氣。他的臉俊美得恰到好處,且不失陽剛,眉形長得很漂亮,鼻子直挺,只是唇略顯蒼白。眼睛緊閉著,長長的睫毛在眼瞼下投出一片扇形的陰影。靜怡覺得這個少年很耐看,前幾天光顧著與他吵架,完全沒有注意。
葉飛被目光灼灼的靜怡盯得不自在,他無法翻身,只能將臉轉向內牆,說道:“你媽媽沒有告訴你,這樣盯著人看很不禮貌?”
出乎意料,靜怡未像往日那樣急著反擊,遲疑了好一會兒才慢吞吞地說道:“哦,是嗎——這樣也是不禮貌啊。我每日都會去看楊亦峰呢,他坐在我斜後面,是我們班的數學課代表,長得很好看。”
葉飛沒有想到她會這樣講,不由得睜開眼睛。
靜怡繼續說道:“他可從未講過我不禮貌,看到我看他,有時還會對我笑一下。”
葉飛剛才的氣悶一下子全消散了,忍不住笑,他並非一個多話的人,卻忽然有了聊天的興致。他重新轉回臉,左手墊在腦後,問道:“看來你很喜歡他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