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5
藏在時光深處的你(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73131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晉江人氣作家耳東兔子暖心之作

億萬讀者翹首期盼,獨一放送全新番外+小劇場合集

 

一段未完待續的暗戀,

一段意料之中的重逢。

當腹黑電競高手邂逅叛逆舞蹈天才,

當昔日種種真相終於破土而出,

他們還會不會用飛蛾撲火的勇氣,

讓藏在時光裡的初戀開出更美的花?

有沒有一個人,被你深埋在心中,就算時光荏苒而過,他也不曾被遺忘? 一個賭約,讓周時亦走進了阮蕁蕁的心裏,而他卻不曾發現,漫長的時光,也將她的身影印刻在自己的青春裏。

 一次邂逅,讓他們再次走入彼此的視線,然而一併回到他們生活中的,還有多年前的那場“意外”。 那場“意外”如同利刃,劃破她的幸福,斬斷他的寧靜。沒有彼此的時光裏,他執著於真相,她一心逃避過往。

偶遇,誤會,相愛,分離,時光隔開山海,卻不斷思念。經年後,他還會不會站在原地等她歸來?

耳東兔子,91年生於煙雨江南,思維天馬行空歡脫跳躍的雙子座,宅女。對於生活充滿了許多幻想,想把每一個故事完整地呈現筆下。作品有《離婚以後》《佔有欲》等,已出版《閃婚,行不行》

第一章 不期而遇

第二章 交換條件

第三章 記憶中的你

第四章 偏偏相遇

第五章 問不出的問題

第六章 也許只有你

第七章 忽而白首

第八章 因你而期待

第九章 古鎮之旅

第十章 舊年錦時

第十一章 揮不走的螢火

第十二章 另一種告白

第十三章 陪你救贖

第十四章 預習說再見

第十五章 何處不相逢

第十六章 一個人的等待

第十七章 猝不及防

第十八章 你不恨,我不忘

第十九章我在時光裡聽過你

番外一 關於婚後

番外二 對手

小劇場合集

華燈初上,窗外已亮起路燈,一束淡白色的月光落進練功房裡。 屋內沒有開燈,漆黑一片,月影籠罩下,人影晃動。

 

阮蕁蕁記不清這是第幾圈了。角落裡,她的手機無聲地閃著光,一亮一暗,一暗一亮。

 

她瞥了一眼,視若無睹,繼續轉圈,一隻腳成半腳尖站立,另一隻腳折起,旋轉,落地……手機還亮著,打這通電話的主人很執著,掛斷後幾秒又重新打進來。

 

阮蕁蕁做完最後一個高踢腿的動作,腳跟落地,吐了口氣,收工。

 

她轉身抽出擱在欄杆上的毛巾,隨意擦了擦汗水,朝牆角走去,拿起地板上還在閃爍的手機,低頭看了眼時間,八點整。

 

然後,她接起電話:“嗯?” 電話那頭傳來室友陶大寶粗獷的聲音:“我的姑奶奶,你在哪兒呢?”

 

阮蕁蕁走進更衣室,將手機夾在耳邊,開始換褲子:“馬上出來。”

 

大寶兩眼一黑,頓時歇斯底里地吼道:“什麼,你還沒出來?到底是你捉姦還是我捉姦啊?這麼冷的天,老子在門口等你大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前,大寶打來電話說,她看見邵北跟著一個女的進了一家五星級酒店。她歎著氣脫了衣服,身上只穿著小內褲和文胸。她身材很好,脖頸精細,鎖骨秀氣,平坦精緻的小腹,馬甲線若隱若現,下面是一雙修長勻稱的腿。她很白,在微弱的月光映襯下,肌膚雪白細緻,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手腕上那些橫七豎八、雜亂無章的小傷疤。

 

目光淡淡掠過,每看一次,心便往下沉一分,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看,這些都是你曾經幹的蠢事。電話裡的大寶還在罵罵咧咧。她將手機拉遠,蹙眉道:“馬上。” 大寶感覺自己要炸了,不過瞬間被她後半句話給澆滅了。對了,校慶你們部門還差幾個贊助?”

 

大寶是外聯部的部長,今年學校校慶忽然提前,眼看就要開始了,贊助商這邊她還沒談妥,聲音蔫了下去:“兩個。”

 

好,我明天幫你去談。”

 

大寶見目的達成,眯著眼笑了:“等你多久都沒關係。”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阮蕁蕁對誰都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可那些贊助商偏偏就願意買她的賬。大概是因為她漂亮?誰知道呢,這畢竟還是一個看臉的社會。

 

阮蕁蕁確實漂亮,從小就長得漂亮,小時候放在孩子堆裡惹眼,長大後站在人群堆裡依舊惹眼。特別是那雙眼睛,大寶說,給她安個尾巴,就是一隻妥妥的“狐狸精”。

 

不過,“狐狸精”也有被劈腿的時候。那估計是遇上“白骨精”了。

 

半小時後,阮蕁蕁站在中意酒店808的房間門口。及腰的黑色長髮被紮成一個髮髻盤在腦後,露出光潔的額頭,耳朵精緻。

 

她已經換上平時的衣服,厚厚的黑色長款羽絨服,下面套著黑色小腳褲,一雙長腿筆直勻稱,腳上穿著駝色雪地靴,整潔大方。

 

808的房門跟別的客房不太一致,大門裝潢精緻,大寶說這是個頂配的大套間。阮蕁蕁面無表情準備敲門,被身後的大寶拉住:“你有病啊,這麼敲裡面能開嗎?能不能專業點?”

 

阮蕁蕁斜看她一眼,點點頭,往邊上退了一步,聳肩道:“你來。”確實,她承認,在捉姦這方面,大寶是專業的。

 

只見陶大寶從身後的黑色大包裡掏出一件不知道從哪兒搶來的工作服,迅速套上,又往頭上扣了頂鴨舌帽,徹底遮住她的臉。過了一會兒,她又從包裡掏出一台小型的DV。阮蕁蕁咋舌:“我的相機怎麼在你這?”

 

大寶翻了個白眼,沒時間廢話,把相機遞給她,壓低聲音道:“你瞎啊,這有個貓眼,裡頭一看一個准,要是看見你這麼一尊大佛立在這兒,鬼給你開門啊?閃邊兒,我來,你聽我指揮,你先站牆角那邊兒去,等會一開門,你就往裡沖,然後你拿著相機趕緊拍那個小三,拍完你就跑,我替你斷後揍他們倆一頓,回頭咱們再把視頻放到校園網上……”

 

大寶從小就練空手道和跆拳道,還拿過不少獎。細胳膊細腿的邵北根本不是她的對手,阮蕁蕁完全相信,她一個人可以把他們倆拎起來揍一頓。下手別太重。”她打斷。

 

大寶冷颼颼地看過去:“捨不得?”

 

阮蕁蕁不屑地道:“誰捨不得誰孫子,我是擔心你等會不知輕重鬧出事兒來,麻煩。”

 

大寶吸了口氣,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我發現你真挺沒心沒肺的。”

 

她無所謂地聳聳肩,拿著DV走到牆角處站好,沖大寶比了個OK的手勢。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些緊張,很多年都沒有過的情緒,從心底慢慢滋生。大寶會意,敲門,捏著嗓子聲音嫺熟:“Room service.” 撲通撲通……隔了十秒,才聽見裡頭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嘎吱”一聲,門鎖開了。門開到一條縫的時候,大寶一腳踹向門,沖身後的阮蕁蕁喊:“快。”裡頭的人根本沒反應過來,手差點被門夾住,大罵了一句:“你們誰啊?”

 

她立馬趁亂抱著相機轉身沖進去。一切都是來不及準備的。一雙暗沉的眸子直接透過相機的鏡頭,撞進她的眼底。不過看著眼前的畫面,阮蕁蕁有點反應不過來了,什麼情況?偌大的套房,格局跟精裝的公寓差不多,客廳的矮幾上圍著七八個人,或坐或立,吊燈明亮,虛虛實實的光線籠罩在他們身上。

 

——他們在打牌。氣氛鬧哄哄的,這套房的隔音效果未免太好了,她們剛剛在外面竟然一點聲音都聽不見。人影錯落間,有一個人正對著阮蕁蕁的方向,慵懶地靠坐在沙發上,雙腿交疊,修長的手指握著一把牌,聽見聲響,這才從牌堆裡抬起頭,收起嘴角的笑意,望向門口這兩個不速之客。阮蕁蕁舉著相機拍了一圈,也沒找到那個熟悉的身影。隔著恍恍惚惚的光線,她盯著相機的鏡頭,只見那人高挺的鼻樑,雙眸深邃,緊抿雙唇,擰著眉,暗沉沉地盯著她,哦,應該是看著她的鏡頭。

 

來開門的是一個理著板寸的帥哥,指著阮蕁蕁怒斥道:“你拍什麼拍,你到底誰啊?”大寶走上去一把握住那男人的食指,用力往下一掰,口氣比他更狠,“你再瞎指,老子踢爆你,人呢?我剛剛明明看著他進了這個房間。”

 

只聽“咯噔”一聲,骨頭錯位的聲音。那人疼得齜牙咧嘴,蹲下去,眼睛發紅,咬牙切齒。矮幾上的幾人都驚呆了。

 

房間內有片刻的安靜,一些隱約的聲音傳了出來。客廳旁邊還有一個小房間,很小的一個房間,按照格局應該是廁所。聲音似乎是從那裡頭傳出來的。阮蕁蕁舉著相機走過去。所有人面色凝重地看著她,看著她一步一步走過去,走越近,聲音傳進她耳朵裡,越發清晰。

 

一些細碎的聲音響起。

 

這女的長這麼漂亮還會被劈腿?”

 

難說,男人抵不住誘惑,正常。”

 

“……”

 

坐在沙發正中的那個男人,目光一直落在阮蕁蕁身上,上下打量。她身段姣好,所有的凹凸都恰到好處,只是臉色煞白,表情複雜。

 

阮蕁蕁在門口安靜地立了一會兒,所有人都以為她是不敢推開那扇門,女人嘛,多半鬧鬧就過去了,哪敢真撕破臉?

 

眾人皆是一副看好戲的神情,隔了半秒,“砰”的一聲響起,眾人吃了一驚,只見她猛地抬腳踹開了廁所門,舉著攝像機對準裡頭的兩人。 阮蕁蕁認得這個“白骨精”,張曼,跟她一個系,不同班。她目光漸冷,重新調整相機的角度。張曼尖叫了一聲。邵北幾乎不耐煩地轉過頭,直到看清門口那張臉,頓時僵住:“蕁……蕁?”

 

阮蕁蕁舉著相機,聲音有些鄙夷:“繼續?”

 

眾人驚訝得嘴都合不攏了,下一秒,大家似乎都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她剛剛並不是不敢,並不是在猶豫,她只是在等一個時機。這給那男的造成的心裡陰影面積都可以覆蓋整個地球了吧?

 

古話說的好,黃蜂尾後針,最毒婦人心。果然長得越漂亮的女人越不靠譜,蛇蠍美人,也不是沒有道理的。這女的夠心狠手辣。 套房內,眾人表情各異。

 

張曼這隨時隨地都能……的破毛病能不能改改?”說話的是一個戴著黑色帽衫的男人,坐在沙發一角,蹺著二郎腿。他斜對面坐著一個瘦高個兒,梳著大背頭,忍不住搭腔道:“唉,這妞長得賊漂亮了,幹得也太漂亮了!”

 

哦,哪裡漂亮了?”

 

顏正,腰細,腿長……就是看上去有點冷,有點像……”

 

大背頭看了眼身邊的男人,有些懶散地仰靠在沙發上,他低聲說,“生氣的樣子跟十一一個樣。”

 

黑色帽衫:“小白……聽哥一句勸,長得越漂亮的女人,越不靠譜,胸大的,看得見,摸得著,才最實在。”就怕別人不知道你喜歡胸大的似的。

 

阮蕁蕁回頭,冷眼掃過去,兩人頓時噤了聲。那眼神,簡直是女版周時亦。她收回視線,眼光略過坐在沙發正中央的那個男人,那人忽然直起身,往前傾俯,手肘撐在膝蓋上,低頭看著手裡的牌,擰著眉頭頗有些不耐煩。

 

握著牌的手指乾淨修長,骨節分明,食指無意識地一下一下敲著牌,表情寡淡,隱隱透出一絲不耐。身邊一個戴帽子的男人突然勾住他的脖子附在他的耳側說了句什麼,那人忽然抬頭看向她,扯了扯嘴角,又轉回視線,表情似乎有點……不太愉快。

 

阮蕁蕁不動聲色地別過頭,重新看向廁所裡的兩人。

 

張曼穿好衣服,戳了戳邵北的肩,朝門口一指:“你女朋友?”

 

兩人都是北洵音樂學院舞蹈系大四學生,雖說快畢業了,也許有些人一輩子都不會見了,不過邵北這樣……確實讓她很難堪。

 

不等他答話,阮蕁蕁合上相機,口氣稀鬆平常地說:“你要用著還行,那就給你吧。”

 

邵北一言不發地靠著衛生間的牆抽煙,吞雲吐霧,不解釋,沒辯解,連看也沒看她,氣氛尷尬。阮蕁蕁打小就是孩子王,闖禍精,走到哪兒禍闖到哪兒,受了委屈也只是拍拍屁股站起來,但受委屈的時候很少,她向來是個鬼靈精,有的是辦法讓別人吃虧。

 

來的路上,她安慰自己,兩人在一起不久,連嘴都沒親過,也不存在失身的問題,出軌就出軌了唄,她以後一定能遇上比他更好的。可當她真真切切地站在門口,心裡也不是那麼好受。然而,木已成舟。邵北不解釋,阮蕁蕁也不打算聽下去,她將相機塞進包裡,轉身往外走。

 

房間內的人似乎覺得不太盡興,就這麼沒了? 沒走出幾步,那個坐在沙發上一直沒說話的男人,突然開口:“等等。”

 

他的聲音很好聽,低沉而磁性,眼神如一口深井。 阮蕁蕁收住腳步,回身瞥他一眼,挑眉:“什麼事?”那人盯著她手裡的挎包,示意她將東西留下,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下眼皮的臥蠶很性感。

 

阮蕁蕁冷哼一聲,將包往肩上一挎,目光挑釁。“這還有你的事?”她盯著他,一字一字地慢慢說,見他抿唇不答,瞬間心領神會,下巴沖張曼方向一點問:“你喜歡她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