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如果有很多個你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590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別人用盡萬般柔情征服你
而我
要用恐怖統治你的青春
支配你的生命

齊薺心裏藏著一個迷宮,困住
天真的她/邪惡的她/弱小的她/受傷的她/沉睡的她……
神秘的黑玫瑰不期而至,解開Stallker真面目

暢銷作家老石頭《如果有很多個你》終結篇

少女齊薺平淡的人生突然被打破,被富商認親,說她是多年前被綁架的女兒李明珊。在李家生活的日子裡,她漸漸發覺每個人都有些“不對勁”。

 一連串的事情圍繞著齊薺發生,齊薺發現自己身體裡有另一重人格——李黎,除了李黎的人格之外,還有其他的人格。神秘的來信讓齊薺困惑不已,頻繁出現的黑玫瑰也讓她感到不安,李明朗一直守護在齊薺身邊保護她,隨著刑警對十年前舊案的深入調查,所有的真相逐漸浮出水面,李家的秘密也被一一解開。

沉睡的第三個小人即將蘇醒,來縫合被撕碎的靈魂,守護愛的神明打敗嗜血惡魔,“齊薺、李黎、顧辛夷……你們的噩夢結束了……”

老石頭,中國地質大學畢業的工科女,畢業後不願受工作束縛,逐加入網文作者的行列,文風多以“笑到流淚”的黑色幽默為主,擅長描寫男女之間的糾葛和所有不美好的童話,廣受讀者好評。

已出版作品:《花家喜事》系列等。

Chapter01

愛情只是一場美麗的眩暈。

 

Chapter02

是我陪著他度過孤絕的青春,是我照顧在他的病床前,是我跟他一起長大,等待他痊癒,甚至他身體裡的那顆心臟,都是我給他挖出來的!最後憑什麼讓你撿了便宜?他憑什麼愛的是你?當然是我,只能是我!

 

Chapter03

我的心,我的靈魂,我的愛情,都在嚮往著他呀。我多渴望把自己奉獻給他,舞蹈著,歌頌著,讚美著,恩賜般地獻祭於他。

 

Chapter04

如果你是完整的,我就愛全部的你;如果你是破碎的,我就愛很多個你……

 

Chapter05

我愛上你不是因為我只配得上一個瘋狂、破碎的你,而是因為我知道我配得上全世界最好的你。

 

Chapter06

此刻,前途是燦爛還是淒絕,都已不重要。這片刻的濕潤,抵過多少風風雨雨,恨不得要我把那前半生都拋得乾乾淨淨,在把那後半生也孤注一擲地豁出去!

 

Chapter07

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才覺得莊塵這個人是個好人。

 

Chapter08

為什麼沒有含著淚水的眼,便要被人看不起……

 

Chapter09

從未有這樣一個人出現,讓我覺得我的存在是被認可的,好的、壞的他都接受,讓我知道原來我也可以這樣被愛,由外到內,從肉體到靈魂,在陽光下,在黑夜裡。

 

Chapter10

可是我不希望你生命裡最後一秒鐘看到的畫面是我鬆開你的手,是我放棄你。如果你必須死去,那我也希望是我緊緊握住你的手陪著你一起,我希望你人生最後一個念頭,是深深地懂得,你是被我深愛著的,用生命愛著。

 

Chapter11

愛過才懂得什麼叫恨不得一夜之間白頭,世事無常,有多少情人能有幸攜手一生,白頭到老?

 

Chapter12

我願意做你的狐狸,從你出現在我生命裡的那一刻開始,你對我就有了責任,我不允許你半途而廢。

 

Chapter13

淒風苦雨的夜裡,狂風暴雨中,有我無力的憤怒、有我泣血的憎恨、有我絕望的悲情。

拋棄,再被拋棄;死亡,再次死亡。被隔絕,被孤立,被誤解,被撕裂,被蹂躪。我努力維護的被剝奪,我信任的背叛我,我愛的毀滅我。原來這就是悲愴。欲哭無淚、欲喚無聲、欲說無言的悲愴。

苦難悠悠,朦朧中,暗地裡原是無窮盡。

 

Chapter14

我不要你每日每夜被這樣折磨,我不要你心裡藏著一條毒蛇,夜夜撕咬你;我不要你無法安枕,用毒液澆灌你心裡的荊棘,讓它們由內到外地刺穿你。

 

Chapter15

我不要我心底住著一個怪物,我不要我心底總有一個憤怒、殘酷、脆弱、痛苦的小女孩,三不五時地跳出來,告訴我說,我被那些傷害擊垮了,從未長大過。

 

Chapter16

就算我餘生只能生活在一個四面都是牆的房間裡,再也見不到我愛的人也沒關係。因為我的心已經不再是重重疊疊、無窮無盡的高牆和迷宮了。我的心上有一片花園。

 

Chapter17

齊薺,是你造就了我。你是我的一生一次,一次一生。

 

Chapter18

沒有一場救贖能夠幫你輕易了卻殘生,之後的路,還要磕磕絆絆地一起走才是。

顯示部分資訊

Chapter01

愛情只是一場美麗的眩暈。

 

我與李明朗一起回了李宅,一路上見李明朗心情很好,我便沒有把黑玫瑰的事情告訴他,不想毀了他過節的好心情。

明天才是中秋,今天家裡吃飯的人不多,只有莊雪、大嫂、我和李明朗。

吃完飯,莊雪就拉著我說要跟我聊天,我心裡知道,她應該還是怕我與李明朗做出什麼苟且之事。

興許是跟莊雪說了太多話,我半夜被渴醒了。房間裡的礦泉水喝完了,我只得下樓去喝水。迷迷糊糊地倒了杯水,我剛喝一口,就看到黑漆漆的客廳裡竟然坐著一個人!

“媽呀!”我嚇得差點沒把水杯扔出去!

“珊珊啊……”

我定睛一看,是大嫂……

這深更半夜的,大嫂一個人在這裡是做什麼?

我打開檯燈,昏黃的燈光中,大嫂手裡端著一杯紅酒,淚流滿面地坐在沙發上。這是個什麼情況?我還記得李明朗的囑咐,說是要離大哥大嫂一家遠一些,然而大嫂哭成這樣,我總不能視而不見,轉身就走吧。

“你要喝一杯嗎?”大嫂一邊流著淚,一邊無比自然地問我。

我搖搖頭。

我又想起莊塵的話,莊塵說,這李家人其實也都不怎麼正常。

“大嫂,你沒事兒吧?這麼晚了,喝太多酒不好……”

大嫂冷笑一聲,臉上的眼淚肆意地流著:“不喝酒?不喝酒我怎麼睡得著……不喝酒,我白天還怎麼扮演我‘好妻子’的角色?”

大嫂一臉心碎的表情,我從未見過她這個模樣。平素她總是開朗、堅韌的模樣,一頭短髮俐落瀟灑,家裡的事情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條。她說話乾脆,任何事情找她幫忙,她總能幫你辦好。我不曾想過,對於她來說,這一切都不過是在演戲,在扮演一個不是她自己的人。

我拿了個杯子過來,湊到大嫂面前道:“要不我再陪你喝一點吧……”

大嫂笑了起來,給我和她的杯子都倒滿了酒。

“來,乾杯!”

大嫂碰了碰我的杯子,一口便喝掉了一杯酒,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這樣喝酒的,簡直就跟喝水一樣。我抿了一口,不是很喜歡酒的味道,卻還是打算一飲而盡,卻被大嫂攔住了。

“你隨意就好了。”

唉,大嫂還是那個大嫂,就算喝醉了,也並沒有變得很可怕啊!

大嫂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她還在流著眼淚,目光渙散地望著前方,眼神沒有焦點。

我抽了一張紙巾遞給大嫂,大嫂搖搖頭:“擦乾淨了還不是又要流,隨它去吧。”

我看了看樓上,這大半夜的大嫂在下面喝酒,大哥也不管一下。

“他不在家裡……”大嫂就算喝醉了還是那麼精明,自嘲地笑了笑道,“根本就還沒有回來。”

我想起上次大哥占我便宜的時候大嫂說的話,估摸著大哥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夜不歸宿了,而夜不歸宿估摸著也都是因為其他女人……

人家夫妻倆的事情,我也不好說什麼,只能默默地喝了一口酒。

“我原來是一個律師。”大嫂忽然說。

我默默地聽著。

“我從小到大成績排名從來沒有出過年級的前三,我在Top10的大學讀的是全國Top1的專業。我從學校畢業之後,也想過要幹一番事業,因為我一直渴望做一個完美無缺的女性,獨立、自由、成功。可很不巧,我遇上了李明誠……”

唉,又是一個為愛犧牲的故事嗎?

“他那時候真的是白馬王子一般的人,我們一見鍾情,很快就相愛、結婚,我放棄事業,嫁到了李家來。我們有一段非常甜蜜美好的時光,雖然還是有些風言風語,但是我對我的生活感到非常滿足,還有什麼比擁有愛更能讓人快樂的呢?”

是啊……

我歎一口氣,不自覺地看向二樓。

還有什麼比擁有愛,更讓人覺得快樂的呢?

快樂到軟弱無能。

“然後,我發現他出軌了,不是一次,不是兩次,我都數不清他跟多少個女人鬼混過。他的出軌,甚至跟愛情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單純的欲望而已。”大嫂笑了,眼淚還是在掉,我從未見她哭過,今天是第一次知道她的眼淚竟然有這麼多。

“你一定以為我是為了他傷心是不是?”大嫂問我。

我點點頭。

愛情的夢想幻滅了呀。

“當然,我一開始怎麼會不惱火呢?他屢教不改,他根本就無法控制他自己,他犯了錯,又回來求我。我不知道為他處理了多少爛攤子。我知道他愛我,真的,他是愛我的,這並不是自欺欺人,他只是控制不住他自己。可我的絕望還是日漸加深,漸漸地,我感覺不堪重負了……

“可你以為我是因為他絕望嗎?並不是……”大嫂搖搖頭,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盡,“我不絕望於他,我絕望於我這個‘完美妻子’的角色。我的人生,我的人格,在我嫁給他變成他的賢內助的那一刻,就不完美了。從小到大,我都希望做一個完美的女人,就像我母親那樣。她是一個大法官,她是我的理想。可是如今呢?如今,我已經三十三歲,我最好的時光都已經過去了。我終於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變成了我最不願意變成的人:一個對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意義的女人,一個消失了也對世界沒有任何影響的女人,一個平庸的、噁心的、麻木的、傖俗的好妻子!”

大嫂把杯子伸向我,我立刻給她倒滿了。

“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扮成一個好妻子?真的是為了李明誠嗎?”大嫂冷笑,搖搖頭道,“我只有表現得我的生活完美無瑕的樣子,人們才會真的以為我過得很不錯。要不然,你看……這個我,有誰會喜歡呢?”

“其實,人生也不是只有做一個事業成功的女性才是有意義的,做一個妻子也並不是沒有意義的啊。”

“可那不是我的意義!”大嫂激動地說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大嫂的聲音讓人心碎。

“我被愛情沖昏了頭腦,妹妹啊……”大嫂第一次叫我妹妹,“永遠不要為了愛放棄自我,千萬不要……否則,就會跟我一樣,只有酒精能讓我解脫。愛情……呵,只是一場美麗的眩暈。”

大嫂不再跟我說話,繼續一杯接著一杯地喝酒,時而哭,時而笑。

我想起《小王子》裡的那個酒鬼,小王子問他為什麼要喝酒,他說為了忘卻。

忘卻什麼呢?

羞愧。

當人無法面對自己時,便只有一條路可走——變得麻木。

“大嫂……”我思來想去,還是決定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你們有沒有想過去看一下醫生?我覺得大哥的行為,可能是有病……有時候我們並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我相信大哥那樣受過高等教育、有理智的人,並不是屈服於欲望……他可能只是屈服給了習慣。就像是你覺得只有喝酒才能讓你不用面對自己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去填補自己情感的空虛、恐懼。一旦這種方式變成了習慣,變成了一種癮,就會變成自己心中的一種儀式,很難擺脫它……你……大嫂,你總不能一直這樣醉下去吧……”

大嫂冷哼一聲,又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盡。

“而且,你才三十三歲啊,人生還沒過半,重新開始又有什麼關係?永遠都不會太遲的!你聰明,有學歷,還有一個當大法官的媽媽,你想做一個律師就去做啊!在我看來,你想要做一個你理想中的女人,隨時都可以,你什麼都不缺,你什麼都有!”

“今天媽媽催我生孩子……”大嫂忽然說,“你大哥雖然感情上混蛋,卻是一個做事的人,不像你二哥那樣,各方面都平庸得很。爸爸還是想把公司交給他,既然如此,我自然是要生孩子的,最好生一個兒子……現在你二嫂生了孩子,他們就催得更緊了。我們約好了,這周去醫院檢查一下。”

爹媽的狀態都是這個樣子,我有些不大看好這個孩子的未來,我覺得大哥和大嫂這個時候還是不要生小孩比較好……不過,我不敢說。

“你說得對,我還可以重新開始。所以,檢查什麼呢,有什麼好去醫院的?生孩子?我的生活若是還有一絲希望,就是因為我還沒有孩子,如果我生下他的孩子……”大嫂看了一眼自己的酒杯,搖搖頭道,“我的人生,真的就是徹底結束了。”

“其實……也沒有那麼悲觀的啦……”我小心翼翼地說。

大嫂冷笑,今天第一次直視我的眼睛,平靜地說:“我一點問題都沒有,李明誠也好得很。這麼多年,我一直沒有懷孕,不是他的原因,也不是我的問題,是因為我一直偷偷在吃避孕藥。我根本就不想給他生孩子!”

大嫂沖著我眨了眨眼,自嘲地笑著道:“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其實懷過一次孕,但是我偷偷打掉了……”

“為什麼?”我驚訝地問,“你沒有告訴大哥嗎?”

大嫂冷笑道:“他一直想要一個孩子,他覺得這就可以拯救我們的婚姻……呵……什麼都不能拯救我們,多一個孩子,不過是多一個人受折磨。”

“曹熙艾!”

大哥雷霆一般的聲音在客廳裡響起,他站在黑暗之中,憤怒地看著大嫂,兩隻手都在顫抖。

完了……這一回真的是攤上事兒了!為什麼每一次攤上事兒都有我!

 

 

“你明明知道,我有多期待這個孩子!”大哥沖過來,緊緊地抓著大嫂的胳膊道,“我已經改了!我真的已經改了!你為什麼還是不肯原諒我!”

大嫂冷冷地站起來:“不過是一個孩子,誰不能給你生?”

“可是我只愛你啊!我只想要我們的孩子!為什麼你要這樣做?為什麼你要騙我!”

這兩個人簡直就跟演瓊瑤戲似的,我覺得大哥除了繼承媽媽完美的樣貌之外,連她那戲劇化的性格也一併繼承了……

我悄悄地往後退,想要遠離是非之地。

這夫妻吵架,可千萬不要殃及我這個池魚呀!我是無辜的!我想找個機會先溜,畢竟我站在這裡也是挺尷尬的……不過要打個招呼再走嗎?會不會不方便?可是不打招呼會不會不禮貌?

就在我糾結的時候,大廳的燈光忽然亮了起來,莊雪出現在了樓梯上。

“怎麼又吵起來了!”

莊雪焦急地說,匆匆走下來攔住大哥。看來這不是大哥大嫂第一次吵架了……

然而大哥還在震怒之中,他甩開媽媽,紅著眼吼道:“媽,你別攔著我!曹熙艾,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為什麼要打掉我們的孩子?!你明明知道一直以來我有多希望我們能有一個孩子!”

“你已經毀了我的前半生了,你難道還想用一個孩子毀掉我的後半生嗎?!”

大嫂的情緒忽然變得暴躁起來,她操起桌上的杯子摔在地上,一地的玻璃碴,嚇得我忙往一旁閃。

“我毀了你?”大哥冷笑著,用最刻薄的話刺痛著大嫂,“你以為不嫁給我,你就能成為什麼了不起的人嗎?你就能改變世界嗎?曹熙艾!你什麼都做不了!嫁給我是你最好的選擇!因為只有這樣你才不用面對事實,那個事實就是你根本就是一個平庸、無趣的女人!你什麼都不是!”

“李明誠!我真希望我從來沒有遇見過你!你去死!去死!”

不愧是夫妻,大哥輕而易舉地抓住大嫂的三寸,一刀狠狠地插進了她的軟肋,句句往大嫂最在意的地方戳。大嫂變得歇斯底里起來,滿臉的淚水,她回身似乎在找些什麼,因為喝了酒又站得不穩。我看得有些心疼,正想過去扶著大嫂,卻見到大嫂回身從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來。

“李明誠,我要殺了你!”

我這下終於知道李明朗為什麼說大嫂喝完酒之後很可怕了!吵架就吵架,不要打打殺殺的好不好!

“好啊!你殺了我啊!殺了我,我們就不用彼此折磨了!一起下地獄啊!”大哥吼道。

完了完了,這一家子瘋子!

莊雪忙沖到旁邊要打電話,可她拿起來又猶豫了,忙往樓上跑去。我知道她覺得家醜不可外揚,是肯定不會報警的,估計上樓找幫手去了。眼下只有我在樓下,雖然很怕會受傷,我卻還是只能硬著頭皮沖上去攔住大嫂。

“大嫂,摔摔東西可以,這刀子不能亂動的!”

“你不要管我!”

大嫂揮舞著刀子,用力把我一推。我往後一倒坐在地上,手正按在玻璃碴上,鮮血流了一地。

疼疼疼!

為什麼人家夫妻吵架,受傷的卻是我?!

這兩人也顧不上我。大嫂整個人都是癲狂的,可大哥呢,明明沒喝酒,比大嫂還瘋,竟然就站在那裡怒目而視,一個勁兒地挑釁大嫂。

“殺了我啊!我們同歸於盡!”

我真的是受夠這一大家子人了,我支著身子站起來,還要去攔,可是大嫂已經紅了眼,舉起刀就要刺我!

“你讓開,我要殺了他!”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我只覺得一陣眩暈,然後被人結結實實地護在了身下,我抬頭一看,是李明朗!

李明朗把我護在懷裡,他看了一眼我的手,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絲不悅的陰鷙。我正想說話告訴他我沒有大礙,卻見到大嫂手裡的刀子已經結結實實地刺在了他的手臂上。

糟糕了……

李明朗放開我,單手奪過大嫂手裡的刀子,另一隻手直接掐在她的脖子上,把她重重地按在桌子上。大嫂滿臉通紅,臉上的青筋暴起,痛苦地蹬著腿。大哥見狀立刻沖上來,卻被李明朗用刀抵住,刀鋒在大哥的脖子上劃出一道淺淺的血痕,嚇得大哥僵在那裡不敢動。

大嫂的表情越來越痛苦,一旁的大哥也嚇傻了。

李明朗又失去了控制,他兩眼充血,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月色之下,他仿佛化身為一隻惡狼。

“李明朗!”我顧不上手上的傷口,沖到他身後緊緊地抱住了他,“你鬆手!李明朗,你趕緊鬆手!把刀子放下來!”

莊雪此時正從二樓下來,見到兒子的模樣她被嚇住,匆匆下樓時卻崴了腳,她只能抓著臺階喊著李明朗的名字。

“明朗!那是你哥哥嫂子!”莊雪悲痛地喊道,“你快鬆手!”

李明朗怔怔地站在原地,他低頭看了一眼我環住他的手,喃喃地說:“你受傷了。”

“叮”的一聲,刀子落在了地上,李明朗終於放開了大嫂,大哥立馬沖過去抱住大嫂,給她順氣,一邊哭一邊喊著大嫂的名字。

莊雪脫力地坐在臺階上,大口地喘著氣,然後她脫下高跟鞋,一崴一崴地走到座機旁打電話叫救護車。

李明朗看了一眼劇烈咳嗽著的大嫂,一臉懊悔。他想上前看大嫂,可大哥沖他怒吼道:“滾開!”

莊雪欲言又止,無奈地歎息了一聲。

見到李明朗灰心喪氣的模樣,我忍不住握住他的手道:“李明朗,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李明朗臉上依舊難掩沮喪,他看向我,對我輕輕點了點頭,算是安慰。

“明朗!你的手在流血!”莊雪見大嫂那邊沒什麼事情了,立馬跑到兒子面前激動地說,“不行,你要趕緊去醫院!”

“我沒關係。”李明朗抽回手。他轉身看我一眼,然後伸手撕開了我的裙擺,把撕下的布條往手臂上一綁,算是止血。他又毫無預兆地把我抱起來,對莊雪和李明誠說,“我帶她去醫院。”

我蒙了,這撕衣服加公主抱做得這麼一氣呵成,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李明朗抱著我快步往外走,我看到他的手臂還在滲血,心疼地說:“你放我下來自己走吧。”

“你受傷了。”李明朗溫柔地說。

“可是你也受傷了啊!”

“我不疼,你乖一點別動就好。”

我無語,小聲咕噥道:“我傷了手,又不是傷了腳,自己走還快一點……”

李明朗忽然瞪我,咬牙切齒的模樣。

我忙道:“行行行,你抱著走,我閉嘴!”

李明朗嫌棄地看著我,搖搖頭道:“齊薺,你的心能再大一點嗎?”

“能啊!”我想都不想就說。

李明朗卻又瞪我一眼,惡狠狠地說:“閉嘴!”我只得老實地閉上嘴巴,讓他抱著上了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