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滄海寄餘生(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2.8元
定  價:NT$197元
優惠價: 599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聽說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但只要心裏有光,就不會害怕。
而你,就是光。

麥九新作  穿越山川與歲月的深情
從十幾歲的守侯  到餘生共白首
你身處懸崖,我便去往懸崖。

2013年,本地富商聶源被誘騙失蹤八年的女兒聶梓煊被找到了,騙走她的是二十四歲的青年葉亭遠。聶梓煊說,她並不是被拐,而是無法忍受父親家暴求葉亭遠帶她離開。一時間聶源深陷“家暴門”,然而法院開庭時,卻又是另一片譁然——聶梓煊當庭翻了供。
真相到底如何?

十年前,他為了她以身犯險,偷來了一段繾綣時光,變成了她心裏新長出來的秘密;十年後,他因她身陷囹圄,明明身處懸崖的是他,刀懸在頭上頭上的也是他,但他關心的依然是她。
他的愛讓人醉,他的愛讓人無畏。
當最後他們走散在了無聲歲月裏,他從葉亭遠變成了葉山川,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她卻逐漸勇敢,成了執著等候的那一個。於她而言,他活過的刹那,前後皆成了永夜。   


 

麥九
被讀者譽為“超會寫故事的的作者”。長期撰稿於各大暢銷雜誌《青年文摘》《意林》《星星花》《花火》《愛格》等。曾出版《我終於失去了你》1、2、3等,並多次加印。

楔子

第一卷 鹿安往事

第一章 因為他是我的亭遠哥哥啊。

第二章 她不知道,她等不到了,永遠也等不到了。

第三章 哥哥,你能帶我去找媽媽嗎?

第四章 從此漂泊在海上。

第五章 但他清楚,自己已經變成一個少年犯。

 

第二卷 溫陵時光

第一章 我只要想到你不要我了,我就很害怕。

第二章 有你就好。

第三章 他笑起來真好看,很溫暖很溫柔的樣子。

第四章 那個漫長的黑夜終於過去了。

第五章 別怕,煊煊。

 

第三卷 漫漫長夜

第一章 還好,她還好。

第二章 哥,我會等你的。

第三章 歡迎回家,我親愛的妹妹。

第四章 以後別去見他,不然我讓葉亭遠死在監獄!

第五章 我只是想替她送一封信。

 

第四卷 黎明前夕

第一章 因為這是你欠我的,你一直欠我的!

第二章 聽說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

第三章 我說你哥死了,葉亭遠死了!

第四章 你 ……你是不是聶梓煊?

第五章 他不再是個少年。

第六章 叫你哥哥就不能喜歡你嗎?

 

第五卷 有人等候

第一章 煊煊只有一個。

第二章 和全世界最好的男人談戀愛。

第三章 “砰”的一聲,槍響了。

第四章 你來一起陪我,好嗎?

末章 越過山川歲月,跨過千山萬水,還有人等候。

 

番外之我的煊煊

滄海寄餘生

文 / 麥九

楔子
 

2013年,一條新聞震驚了小小的溫陵城。

本地知名企業家聶源失踪十年的女兒聶梓煊找到了。聶梓煊失踪時只有八歲,據傳言,她是被拐走的。而當年帶走她的是個年僅十六歲的少年,名叫葉亭遠。

富商找到失踪十年的女兒,本來是一件振奮人心的事。可奇怪的是,葉亭遠被抓,聶梓煊做筆錄時稱自己並不是被拐的,而是無法忍受父親的家暴,求葉亭遠帶她離開的。

一時間,聶源陷入了 “家暴門 ”。而在此之前,聶源作為一名經常出現在本地電視熒幕上,並和各種領導開會合影的企業家,在溫陵的形像一直很好,熱心慈善,為人誠懇。女兒的筆錄無疑給他帶來了不少非議和流言。很多人傳言,孩子是不會騙人的,估計聶源本就是這樣的人。

“ 聶梓煊失聯事件 ”持續發酵,而關於聶源的傳言更是滿天飛,不僅豐富了市井小民的茶餘飯後,還有很多人等著看聶源的笑話。

 

而今天,葉亭遠拐賣兒童案正式開庭。

由於當年的兩位當事人都是未成年人,所以法庭並沒有進行公審。但因為事情影響巨大,旁聽席上還是有幾家當地媒體的。

聶梓煊坐在聶源旁邊,她已經十八歲了,是個很俏麗的女孩。她穿著一條簡單大方的藍格子連衣裙,身材修長,面容白淨,長相甚是秀美。她很好地遺傳了聶源的好相貌。

聶源作為成功人士,和他的財富一起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的相貌 ——高大英俊,豐神俊逸,每次他和大腹便便的領導站在一起,總是讓人眼前一亮。

流言似乎並沒有影響到他,一身正裝的聶源很沉穩地坐在女兒旁邊,不時地低頭和她說幾句話,看起來像是很疼愛女兒的慈父形象。

和聶源相比,聶梓煊的精神並不好,水亮的眼睛有些紅腫,神色也有些許不安和焦慮,不時地抬頭看一眼門口 ——犯罪嫌疑人葉亭遠還沒被帶上來。

“別怕。”聶源輕聲安慰她。

聶梓煊沒有說話,仍緊張地看著門口。

 

來了,葉亭遠被法警帶上來了!

他被剃了個平頭,穿著橘色的馬甲囚服,如今已是個二十六歲的青年。

和大家想像的猥瑣形像不同,葉亭遠看起來是個很精神,甚至是非常俊朗的青年。皮膚是健康的蜜色,五官分明,有如墨的眼和英挺的眉。特別是眼睛很黑,很明亮,用燦若星辰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就是他的腿腳估計有點毛病,走路有點拖,有種高低不平的感覺。

記者擁上來拍照,都不由得皺眉,原來還是個腿腳不好的。

葉亭遠一被帶進來,眼睛就往前面一排的座位上看,好像是在找誰。直到他看到聶梓煊。

聶梓煊也猛地站起來,直直地看著他,手緊緊攥著裙子,眼裡有淚花在閃動。

“坐下來。”聶源低聲說。

聶梓煊好像沒聽到,看著葉亭遠被法警帶著從面前走過,看他回頭看自己。直到他被帶到被告席上,而她被聶源拉了一下,才緩緩坐下。但她還是看著葉亭遠,眼圈紅了,喉嚨動了動,看得出來情緒很激動。

聶源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靠在她的耳邊又說了句什麼,似乎在安慰她。

 

庭審開始了。

法官按照流程進行審訊,不過兩位當事人似乎都有點心不在焉。

葉亭遠話不多,法官問什麼,他就回答什麼,簡明扼要,視線沒有離開過聶梓煊,甚至還對著她淺淺地笑了一下。

聶梓煊的眼睛通紅,也艱難地勾起嘴角對著他笑了一下,眼淚在眼眶裡打著轉。

這裡彷彿不是庭審現場,四周沒有法官、媒體、聶源,只有他們兩個人。

直到聶梓煊走上證人席。

被告席和證人席只隔著短短的距離,卻有著天差地別。一個是犯罪嫌疑人,另一個是證人。

律師開始問: “根據4月18日葉亭遠被捕時你在警察局做的筆錄,你說 2003年6月25日自己不是被拐賣了,而是求著他帶你離開的?”

聶梓煊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愣愣地看著葉亭遠,葉亭遠也看著她。

如果有人仔細觀察的話,一定會發現,葉亭遠看聶梓煊的眼神很溫柔,很包容,而聶梓煊看葉亭遠,也絕不是看一個拐賣犯的眼神。

聶梓煊看著他,張了張口,無聲地說了句什麼,似乎是 “哥哥”兩個字。她又看了聶源一眼,垂著雙眸,終於開口,顫聲說:“不,不是。是我,我說謊了。”

全場喧嘩起來,各家媒體精神一振,聶梓煊竟然當庭翻供了!

包括在場的公職人員都愣住了,葉亭遠也瞪大眼睛,眼裡全是不敢置信。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