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天下無謀(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60元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518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仇恨和怨氣只會讓人無限疲憊,積勞成疾,唯有放下才是世間良方。
也唯有放下,才有機會得到愛。


北唐質子黎沉,以傻子形象在大楚後宮潛伏多年,處心積慮引起儲君之爭,引發楚蜀反目,並且借朝內相國謀反之手,將楚王逼下王位。

黎沉得到了預期的結果,但也在這個復仇的計劃中,付出了失去畢生所愛的代價。
權勢與謀略,殺伐與寬恕。沒有你,我贏了這天下又如何。

蕭選

入行兩年,期間寫過多部匿名作品並出版,現為魅麗文化圖書編輯。

喜歡在平淡的文風裡講大氣磅礴的家國故事,喜歡在沉悶的故事裡講忠一不二的感情。

總覺得人生不易,前路艱辛,所以帶著一腔孤勇,在有限的生命裡尋找自由的出口。

已出版電視劇《山海經之赤影傳說》同名長篇小說。

中元二十八年,各朝起義不斷,天下一時四分五裂,民不聊生。唯有北唐獨樹一幟,抵禦外兵、內調民生,拒絕外朝所有往來,頗有一番世外桃源之景。

亂世之下,南楚軍中穆西忡,得一神將,領兵爭帝,猶如神助,兵力漸大,一舉平定周邊幾國,頗有統一天下之勢。

後,唐楚大戰。其腥風血雨、兵法詭譎,世人皆知。

終,南楚勝,北唐敗。北唐雖奄奄一息保下龍脈,但淪為附屬。其落敗原因,世人皆是不解。而這不解中,還有南楚帝位。

南楚十六年,舉國昌盛,太平安穩。

朝中左相大人——楚皇胞弟穆西忡,建國初期,出生入死;太平盛世,輔佐新君。位高權重,猶如二皇。

南楚君主穆西萼多子多福,其中三子一女,長大成人後,皆有所長,備受矚目。

長子爾政,茹貴妃所出,年幼成才,政績突出。

三子爾清,皇后所出,才貌一品,武功卓越,以嫡子身份,奪得東宮。

長女穆沐,字爾儀,封號孝嫻,皇后膝下,疾惡如仇,文武雙全,品貌極佳。

五子爾崖,齊妃所出,天資聰穎,機靈多趣。

南楚盛世,滿朝上下,提起這幾人,無不讚歎有加。

但,平靜無波的海面,底下總伴隨著波濤洶湧。所有為人知的安平,背後總有不為人知的暗礁。

又幾年,楚皇穆西萼沉迷酒色,不問世事,穆西忡以左相的身份監國。曾經收復的各附屬國,也開始蠢蠢欲動。曾經的繁華盛世已衰敗,此時的風平浪靜,終化成暴風雨前夕的寧靜,壓抑著整個中原。

第一章 這世間,終究無人能隨心所欲

第二章 我用盡全力保護自己,等於換個方式保護你

第三章 任何表面都可能是虛假

第四章 風起雲湧時

第五章 美色是這世上最好的武器

第六章 從前的拋棄就意味著以後的不能擁有

第七章 每一步都是陷阱,每一步也都是深淵

 

第八章 斷崖之下並無猛獸

第九章 真正的離開是沒有告別的

第十章 摧毀敵人最重要的方法,便是讓其從裡腐爛

第十一章 逼入絕路便是天明

第十二章 從未有的末路便是最後的歸途

第十三章 準備好的陷阱

第十四章 所有的背叛都不該有藉口

終章 此生不復相見

番外 蕭鈺忻篇

第一章這世間,終究無人能隨心所欲

01

他真的已經跑不動了。

可是他卻不敢放鬆警惕。

在這個危機四伏的環境裡,他已沒有其他選擇。

正是山青花欲燃的好時節。

一整排大雁從高空飛過,明淨的藍天裡,偶爾飄過一絲白雲,就像多日前的那場大雨,從未降臨過一般。

黑色駿馬矯健地在這片皇家馬莊奔跑著,略帶一點綠色的草場上,馬蹄踏過,卷起一片風塵。

“哈哈哈哈,我賭他還能堅持一圈!”

“不不不!半圈!”

馬蹄嗒嗒,疾風吹過,草場旁的看臺上,一群錦緞加身的公子,正興致滿滿地高談闊論。他們的目光,正直直鎖定奔跑著的黑色駿馬,而就在這匹號稱千里馬的身後,有一個青年男子被拖在後。

他渾身血污,看不出衣著原本的顏色,淩亂的頭髮混著汗水和泥土沾在面上和頸上,遠遠看去,就像剛從地牢中拖出來的犯人或者在街上隨便拉來的乞丐。

馬蹄揚起的灰塵將他籠罩,惹得看臺上的公子們拍手大笑。他們津津有味地猜測著這個玩物可以再堅持多久,看得出,誰也不願意終止這可以讓他們捧腹大笑的遊戲。

眼見男子要支撐不住了,忽然一個紅色身影快速地從眾人眼前掠過。只聽一聲嘶鳴破空,便見一位紅衣女子,攔下了本在奔馳的黑色駿馬,以及坐在黑馬上的那個趾高氣揚的男人。

“放了他!”紅衣女子峨眉輕蹙,白皙如雪的肌膚因為暴怒暈出了桃紅。她面容冷冽,而那雙攝人心魄的桃花眼中,正閃著危險的信號。

男人扯著韁繩,認清來人,被突然阻攔而生的憤怒散去,不屑地一笑,道:“憑什麼?”

“放了他。”紅衣女子似乎根本就沒聽見男人的問話,她固執地盯著那男人的雙眼,重複道。

男人用舌頭抵了抵牙齒,大概是在隱忍怒火,就在他冷哼一聲,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見紅衣女子忽然朝他揮出了馬鞭。

馬鞭撕裂長空,不遠處看臺上的公子們,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可轉瞬間,馬鞭卻被那男人穩穩地抓在了自己的手裡。

“穆沐!”男人似乎受到了驚嚇,他狠狠地將手中握住的馬鞭扔開,斥道。

“我最後說一遍——放了他。”

“如果我偏不呢?”

話音落,偌大的草場中,只聽見涼風徐徐吹過,沉寂的空氣裡,連呼吸聲都似乎變得小心翼翼。

男人好像對這樣的對峙早就習以為常,與穆沐對峙了幾秒後,便見他扯著冷笑,輕踢馬肚,準備繼續向前。

此時,穆沐看到不遠處已經倒在地上的身影,身體微微一怔,只瞬間,便見她再次揮鞭,將男子攔截。長鞭如同靈蛇一般在她手中揮舞著,她下手狠戾,絲毫不給男人反擊的機會。

一直在看臺上盯著這邊的公子們,此時已經全然沒了剛剛看熱鬧的興致,人群騷動間,對穆沐的不滿也開始不絕於耳。

就在二人衝突越發激烈,毫無收手之勢時,一聲“住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汗血寶馬疾馳而來,騎在馬上的是一個面容俊秀的男人,他金冠加頂,玉帶系身,杏黃色的騎馬服讓他在眉眼輕蹙間,頗有一番不怒自威的味道。

“三哥……”剛剛還在與穆沐針鋒相對的男人,見到來人,立馬將囂張收了起來,點頭行禮間,卻又夾雜著一絲不甘的意味。

“三哥。”穆沐此時也壓住了憤怒,輕輕喊了一聲。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沒事兒,我們鬧著玩兒呢。”穆爾崖訕笑道。

“你們玩兒的也太特別了,竟可致人命於不顧。”穆沐的聲音已有不悅。

“不過一個質子,死了就死了,找個疫病的理由搪塞過去就行了……”穆爾崖伸手捋了捋胸前一縷墨發,話鋒一轉,冷笑道:“但是,你身為大公主,不覺得和這個傻子走得太近了嗎?”

長鞭再次不由分說地徑直向穆爾崖揮去,穆爾崖眉心微皺,側身接招時,卻聽穆爾清不悅怒斥:“住手!”

“阿沐,五弟說得有道理,你和這個質子,的確走得太近了,要注意你的身份。”

穆沐死死地盯住不遠處倒在地上的人影,沒有說話。穆爾清搖了搖頭,又對穆爾崖說:“差不多就行了,讓蜀國使臣看笑話!”

穆爾崖低頭,眼裡閃過一絲不悅,但他依舊面帶微笑恭順答道:“知道了,三哥。”說罷,便見他抽出腰間的長劍,揮手砍斷了綁在馬鞍之上的粗繩。

“他雖是質子,但也要注意分寸,父皇母后沒有阻攔你,並不代表你真的可以將他弄死。”

“是,臣弟明白。”話罷,穆爾崖眉眼微挑掉轉馬頭,揮動韁繩,快馬離去。

“還不過去將他送進太醫署?真想讓他等死嗎?”

聽到說話,穆沐回過神來,翻身下馬,跑至那人身旁,伸了手卻又不知該如何將他扶起。

“意圖謀害皇子是重罪,你可切莫再如此衝動。而且,為了這麼個傻子,不值得。”

“嗯,謝謝皇兄。”

道謝雖生硬,但穆沐難得柔軟下來的語氣,讓穆爾清有些不忍,他輕輕歎了口氣,說:“你在這裡等會兒,我喊人過來抬他,你一個人扶,恐怕會讓他的傷勢加重。”

“好。”

穆沐點頭應道,而後便聽馬蹄破空,穆爾清絕塵離去。

微風有些回暖,她的墨發被高束頭頂,低頭看著那男子時,髮絲從背後傾斜而下,輕撓他面。

那人滿面污垢、眉頭緊蹙,卻仍不難看出他器彩韶澈、面容清絕的模樣。此時,他睜開了雙眼,見穆沐雙眸似有淚光。

她雙手握拳,隱忍著心疼,輕斥:“不是說了讓你別離開鄧卓身邊嗎?現在我的話也聽不懂了是不是?”

男子嘴角輕輕上揚,似乎根本就不明白剛剛的自己經歷過什麼。

穆沐更怒,道:“還笑?你是不是傻啊!哪天要是就這麼死了,我看你還笑不笑得出來!”

男人依舊沒說話,嘴角的笑意,似乎更加燦爛了。

穆沐輕歎一聲:“罷了,我和傻子計較,才是真的傻子。”

說話間,幾個身著棗紅色宮服的太監已經抬著步輦疾步到了二人身邊。

穆沐掃了一眼,不等幾人行禮,便開口問道:“太醫呢?”

為首的太監立馬弓身答道:“況若姑姑突發不適,太醫們都去了芙蓉宮。”

穆沐眉心輕跳,心中盛滿疑惑,問:“那太子殿下呢?”

“我們……也沒見到殿下,殿下是派了沈公公來傳話的。”

“嗯。那你們先將黎沉公子送到太醫署吧,再喊一個人通知江公公。”

“是。”

 

黎沉來到穆沐身邊的那一日,正是穆沐八歲時搬到蘭台的那一天。倒不是日子特殊才會一直記得分明,而是來到她身邊的人,讓那個日子變得格外特殊了起來。

猶記得那日杏雨微搖,她為了躲避皇兄們的捉弄,躲在了銀杏樹上不想下來,黎沉一身白衣,踏葉而至。他悠然地站在那金黃的天地之中,看著她淺淺地笑著,說:“貴國的孝嫻公主,行事作風還真是奇特得很啊。”

是了,他曾那樣不羈而風流著,那雙眸子,也曾那般攝人心魄。

穆沐想至此,心中難隱歎息。

到達太醫署的時候,已無人閑坐於此,來來往往的寥寥幾個抓藥隨從,都忙碌地奔來跑去。就在穆沐蹙眉之時,門口忽然進來一個拿著藥方的太醫,她立馬攔住,道:“李太醫,快幫黎沉公子看看。”

太醫見到穆沐,當即行禮道:“問公主安。”

“免禮,快來幫黎沉看看傷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