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琅琊榜(插圖珍藏版)(全三冊)(第3版)(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108元
定  價:NT$648元
優惠價: 66428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卷風雲琅琊榜,囊盡天下奇英才。
他遠在江湖,卻名動帝輦,只因神秘莫測而又言出必准的琅琊閣,突然斷言他是“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然而,身為太子與譽王競相拉攏招攬的對象,他竟然出人意料地捨棄了這兩個皇位爭奪的熱門人選,轉而投向默默無聞、最不受皇帝寵愛的靖王。
宮廷內外,無數的謎團交織在刀光血影中,爾虞我詐中帶出一段段離奇的故事。翻雲覆雨間,麒麟才子逢招拆招,遊刃有餘。但面對摯友疑雲、兄弟情義,他卻屢屢逃避,一瞞再瞞。權謀、仇恨、感情……互相交織,層層發展,逐漸撕開事實的真相。然而,一切真相大白後,故事卻又朝著不可思議的方向繼續發展……
天道昭昭,人間真情。少年意氣,赤子忠魂。一曲慷慨悲歌,是落幕,還是開局?是過去,還是未來?高山流水,後會有期。

海宴

普通女子,胸無大志,只願昨日可憶,未來可期,有山水可遊,有奇事可聞,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樂不改,童稚之心不滅,已是完滿一生。

上:

第一章初臨帝京

第二章小顯崢嶸

第三章好逑之爭

第四章麒麟之才

第五章迷離往事

第六章御殿覲君

第七章稚子之約

第八章百密一疏

第九章一發千鈞

第十章皎皎我心

第十一章驚魂截殺

第十二章俠骨柔腸

第十三章荒園疑骸

第十四章牽藤掛蔓

第十五章智珠暗握

第十六章殺機漸近

第十七章翻手為雲

第十八章覆手為雨

第十九章各顯神通

第二十章魔高道高

第二十一章雪映忠魂

 

中:

第二十二章暗流突起

第二十三章云收霧散

第二十四章除夕血案

第二十五章以靜制動

第二十六章朔風漸緊

第二十七章歌舞昇平

第二十八章驚天一震

第二十九章兩敗俱傷

第三十章密室初啟

第三十一章大楚來客

第三十二章嘉賓雲集

第三十三章天翻地覆

第三十四章情絕義斷

第三十五章覆巢之下

第三十六章天牢末路

第三十七章慈親永絕

第三十八章此消彼長

第三十九章舊日之痕

第四十章此去經年

第四十一章東宮驚變

第四十二章已露鋒芒

第四十三章山雨欲來

第四十四章城門劫囚

第四十五章寒風滿樓

第四十六章一諾千金

 

下:

第四十七章行兵布陣

第四十八章兵行險招

第四十九章步步驚心

第五十章唇槍舌劍

第五十一章一劍封喉

第五十二章勝券在握

第五十三章慘烈真相

第五十四章故人重逢

第五十五章困獸猶鬥

第五十六章劫後餘生

第五十七章情深難壽

第五十八章再返京華

第五十九章有朋遠來

第六十章火寒奇毒

第六十一章莫逆相知

第六十二章暗夜微漪

第六十三章何憂何求

第六十四章天若有情

第六十五章尺素烈獄

第六十六章推心置腹

第六十七章金階狂瀾

第六十八章血色清名

最終章情義千秋

尾聲風起

再版後記

當蘇哲最初在京城亮相時,許多人都曾經問過“這個人是誰”,問題的答案很快就被查了出來,原來蘇哲就是天下第一大幫江左盟的宗主梅長蘇。這個答案令大家非常滿意,似乎可以解釋很多東西,所以並沒有一個人再繼續追問:“那梅長蘇……他又是誰呢?”
  梅長蘇沒有想到第一個這樣問的人會是霓凰郡主。此時她的目光就像能扎透人體的劍一樣,炯炯地定在他的臉上,不放過他一絲一毫的表情變化,堅持要等待親口的回答。
  是閉口不言,還是更深的欺騙,實在讓人難以抉擇。
  梅長甦的眉間有些疲憊,更有些滄桑。他緩緩地將頭轉向了一邊,彷彿想要避開郡主的探究低聲道:“舊人。和聶鐸一樣,都是劫後餘生的舊人。”
  霓凰晶眸如水,仍是牢牢盯住他毫不放鬆,“如果是赤焰舊部,為什麼我不認得你?”
  “赤焰軍男兒無數,你又何嘗全都記得?”
  “可是現在你是宗主,連聶鐸都甘心在你之下,聽你號令。若說你當初是無名之輩,我卻不信。”
  “也許因為……我們現在所做的事與沙場無關吧……”梅長蘇唇邊浮起自嘲的笑,“聶鐸不擅長做這些,何況認識他的人也多,不大方便。”
  霓凰定定地看了他良久,突然問道:“你認識林殊嗎?”
  梅長蘇垂下雙眸。既是赤焰舊人,又怎會不認識林殊,所以回答只能是:“認得。”
  “他是不是真的已經戰死?”
  “是。”
  “他戰死在哪裡?”
  “梅嶺。”
  “屍骨埋於何處?”
  “七萬男兒,天地為墓。”
  “連他的屍骨都沒有人收嗎?”霓凰緊緊地閉了一下眼睛,手指用力抓住身前的衣襟,“連一塊遺骸也找不到了嗎?”
  “戰事慘烈,屍骨如山,誰又認得出哪一個是林殊?”
  “是啊……”霓凰木然地點了點頭,“我知道慘烈的戰場是什麼樣子。古來沙場,又有幾人可以裹屍而還……”
  梅長甦的視線,柔和地落在她的身上,“郡主若要祭他,何處青山不是英魂?”
  “你說得對,他不會在乎這個的。”霓凰喃喃自語了一句,突又抬起雙眸,眼鋒轉瞬間厲烈如刀,“可你若是赤焰舊人,當以少帥稱之,為何會直呼林殊之名?”
  梅長蘇神情微震,原本淺淡的嘴唇變得更加沒有血色。不知是因為隱瞞不住,還是原本就不忍再繼續隱瞞,他並沒有回答這句問話,反而將臉轉向了一邊。
  “當聶鐸講到他的宗主時,敬愛之心昭昭可見,絕不像你所說的大家只是分工不同。”霓凰執拗地又轉到他的正面,堅持要盯著他的眼睛,“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聶鐸的痛苦會那麼深,就算我曾經是他戰死同袍的未婚妻,他也沒有必要像現在這樣掙扎逃避,除非……除非他知道……”
  “霓凰,”梅長蘇淡淡地打斷了她的話,“聶鐸只是有一點鑽牛角尖。他慢慢會好的,你不要多心。”
  霓凰怔怔地看著他,面容甚是悲愴,寒風中呼出的白氣,似乎一團團地模糊了她的視線。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她突然一把抓起梅長甦的右臂,用力扯開他腕間的束袖,將厚厚的裘皮衣袖向上猛推,一直推到了肘部。
  梅長蘇順從著她的擺佈,沒有抗拒,也沒有遮掩,只是那雙深邃如潭的眼眸,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淒涼。
  霓凰握緊他的手臂反反复复地仔細看了好幾遍,可裸露在外的整個部分都是光潔一片,沒發現任何可以稱之為標記的痕跡。
  呆呆地鬆開手,愣了好一陣兒,霓凰還是不甘心地又伸手扯開了梅長甦的領口,認真察看他肩胛骨的部位。
  ……仍是肌膚光潔,無痕無印。
  年輕姑娘的淚水終於奪眶而出,順著臉頰,不停地向下滴落,給人的錯覺,就好像這淚滴立即會在凜冽的寒風中,被凍結成皎人的珍珠。
  梅長蘇溫柔地註視著她,不能上前,不能安慰。隆冬的凜凜冰寒順著被拉開的袖口和扯鬆的衣領刺入皮膚深處,陰冷入骨,彷彿隨時準備直襲心臟,逼它驟停。
  “你很怕冷嗎?”霓凰看著他收緊披風的動作,輕聲問道。
  “是……我很怕冷……”
  “他以前從來不怕冷的,大家都說他是小火人。”霓凰面色蒼白,眼眸中水氣盈盈,“到底是怎樣殘忍的事,才能抹掉一個人身上的所有痕跡,才能讓一個火人那麼怕冷……”
  “霓凰……”梅長甦的神情仍然是靜靜的,音調仍然是低低的,“看到的就已經足夠了,你不要再多加想像。有很多痛苦,都是因為控制不住自己的想像而產生的,你沒有必要面對它,更沒有必要承受它。林殊已經死了,你只要相信這個就行了……”
  “可是女人的感覺總是不講道理的。”霓凰凝望著他的臉,淚水落得又快又急,“就算什麼痕跡都沒有,我們也能知道……也許越是什麼都沒有,我才越是知道……林殊哥哥,對不起,我不再離開你了,我永遠都不再離開你了……”
  “霓凰,你聽我說,”梅長蘇靜靜地擁著她,輕柔地撫摸她的長發,“你 先不要問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一天我會讓聶鐸原原本本告訴你的,可是現在……你能不能聽我的話,乖乖回穆王府去。我們今天會面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說,即使是夏冬和靖王也不可以。以後如果再相見,我還是蘇哲,你還是郡主,不要讓其他人看出異樣來,你做得到嗎?”
  霓凰用衣袖拭去臉上的水跡,振作了一下精神,點點頭,“我知道,你現在要做的事很難,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梅長蘇有些抵禦不住身上越來越重的寒意,便又叮囑了霓凰幾句,轉身走下坡地。
  一直遠遠站在坡地窪處的護衛立即迎上前,看見他的手勢,心領神會地跑去叫車夫把停靠在較遠路邊的馬車趕了過來,放下腳凳,扶他上車。
  梅長蘇靠住車轅,回頭又向坡地的方向看了一眼,見霓凰舉起手中的冰包向他揮動,忙也抬手回應。
  馬車隨即輕輕搖晃,開始啟動向前。厚重的車簾放下,擋住了外面的山谷的朔風,也隔開了霓凰郡主的視線。
  梅長蘇只覺得胸口湧起冰針般的刺痛感,再難強力抑制,抬袖摀住嘴一陣咳嗽,好容易平息下來時,雪白的銀裘袖口已暈染了一抹深紅。
  “宗主!”護衛驚呼了一聲,過來扶住他的身體。
  “沒事,”梅長蘇淡淡地一笑,“天氣太冷,回去給我燒點熱水,暖一暖就好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