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你不可攀(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6.8元
定  價:NT$221元
優惠價: 65144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映漾溫情新作
不解風情老闆娘×玻璃心運動員
高不可攀的愛情


被狗仔偷拍後,喻潤很擔心:
“你私底下有沒有得罪什麼人?”
“我得罪過的人,只有你!”

七年前對孔安槐表白的喻潤退役回國,對她重新展開追求。孔安槐想要過平平穩穩的生活,而喻潤的不確定與她想要的生活有衝突,所以一直不敢答應喻潤。為了讓喻潤斷了念想,孔安槐選擇去相親,在相親對象的開導下終於看清自己的內心。這時民宿卻又陷入風波,喻潤受到家庭暴力的新聞也被曝出……

映漾

新浪微博:晉江映漾

女,處女座,強迫症患者

熱愛碼字

希望每個看文的人

都能從文字中體會幸福

第一章      異國重逢

第二章      人生若如初見

第三章      故人來

第四章      燈火闌珊處

第五章      情竇初開

第六章      思不成眠

第七章      意動

第八章      情迷

第九章      波瀾

第十章      兩情相悅

第十一章    前塵往事

第十二章    完滿

番外 一

番外 二

第一章  異國重逢

 

孔安槐是在創投會上接到喻澤的電話的,那位非常難約的室內設計師Whitehead先生臨時改變行程去了B國,需要她緊急出差。

在人群推搡間,她丟了手機。

擠出人群,向熟人借了手機,孔安槐再次打電話回公司,才知道今天唯一一班飛往B國的飛機,在三個小時後就要起飛。

開車趕往機場,接過自家助理火急火燎買來的機票和換好的外匯,她幾乎是一邊穿著高跟鞋飛跑,一邊聽助理小么說話。

“距離飛機起飛還有一個半小時,坐這趟飛機的人挺多,商務艙只剩下最後一張票了,遠離廁所,但是不靠窗。”小么已經做孔安槐的助理四年,人精一樣完全知道她的喜好和關心的問題。

孔安槐的腳步頓了一下,B國不是熱門的商務國家,商務艙滿座這個消息倒是讓人很意外。

“這是剛買的手機,新號碼我寫在備忘錄上了。”小么把手上嶄新的手機遞給孔安槐,語速仍然很快,“原先的電話卡來不及辦了,不過,我已經把你先前手機上所有連絡人的聯繫方式都導入了,出國漫遊也都辦好了。”

孔安槐伸手拍了拍小助理的肩膀算是誇獎,這丫頭是她從一群嘰嘰喳喳的大四小學妹裡面挑出來的,經過幾年的磨礪,現在同她的默契簡直到了老夫老妻的水準。

“另外,孔姐。”小么從自己的隨身包裡拿出一遝資料,“這是喻姐交代讓你在飛機上看的,應該是下一個民宿的設計草案和宣傳方案。還有就是這行李箱裡的東西,去你家拿明顯時間來不及了,所以,都是剛才買的,標簽都還沒撕,要向公司報銷嗎?”小么劈裡啪啦全部交代完,兩人已經走到值機櫃檯,小么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輕輕地呼出一口氣。

“不用了,都是私人東西,你把發票整理下告訴我總金額,我直接轉帳給你。”孔安槐把機票、護照交給櫃檯,托運完行李後,才終於舒了一口氣,離飛機起飛還有一個小時二十分鐘,總算趕上了。

“今天機場有明星出沒嗎?”剛才一路跑來就看到路邊有稀稀拉拉的粉絲和標語,這會放鬆下來,孔安槐才有機會問。

“好像是體育明星。”小么個子不高,在將近一米七的孔安槐身邊看起來像個孩子,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我剛才聽到一點,似乎是出國打退役賽什麼的。”

孔安槐看著小么完全沒有八卦的心卻硬要想出點八卦消息的認真樣子,苦笑。

而她自己也不是真的關心八卦新聞,只是覺得這花一樣年紀的姑娘天天跟著自己走南闖北,形成了和她一樣工作狂的性格,可是,別人總說,事業幹得越好,姑娘們就越嫁不出去。

這算是詛咒了。

今天創投會上都有投資人問起這事。

孔安槐也是被問了才恍然發現,自己過完年居然就三十歲了。

 

從大三開始和室友喻澤創業至今,她一年大概有一百多天需要在天上飛,時間長了,一上飛機腿就開始水腫,所以,在公司開始盈利後,她和喻澤只要出差就買商務艙的機票,這成了她們犒勞自己的唯一方式。

商務艙的座位大、空間足,乘坐者不用縮著腳,專用候機室又有免費小吃和飲料,孔安槐甚至會在時間充裕的情況下早到幾個小時直接在候機廳裡睡一覺再出發,忙碌慣了,在這種公共場合睡覺有時候會比在家裡睡更安心。

所以,這一次,她本來也是打算過完安檢就直接在商務艙專用候機室裡喝點東西休息一下的,但是,在進了候機室後,她停住了。

商務艙的候機室內有人,稀稀拉拉地坐了十幾個穿著統一運動夾克外套的各國年輕人。他們玩著手機、戴著耳機偶爾調笑幾句,聲音不大,也並不吵人。

孔安槐卻面無表情地退了出去,退出去後低頭看了眼新買的手機,幾不可見地抿了抿嘴。

儘管今天在創投會上一直跑來跑去地遞資料、談合作,儘管這雙新買的高跟鞋硌得她走路腳後跟跟人魚公主一樣劇痛難忍,她仍然決定,要去逛逛機場免稅店。

她以拿起一件商品就閱讀理解上面的說明書的蝸牛速度,頂著售貨員小姐的白眼,一直挨到飛機開始登機。

B國真的是個小國,她在候機室裡看到的那群年輕人,去的應該是其他地方。她在登機的時候自我安慰,然後在上飛機看到自己的位子的時候,咬了一下嘴唇。

她的鄰座坐了一個男人,穿的就是她在候機室裡看到的那種統一運動夾克外套。

那男人看起來二十六七歲,一臉“老子天下第一”的雄性荷爾蒙,臉上還有幾顆青春洋溢的青春痘。他看到孔安槐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跟見鬼一樣瞪大眼。

……

孔安槐目不斜視地坐好,拿出座位前方的拖鞋,脫鞋,穿鞋,再拿出包包裡剛才買的眼罩戴好,躺平。

她心情不好,尤其是看到邊上那個男人的眼睛仍然瞪得跟銅鈴一樣大。

她閉上眼睛感覺身邊的那個男孩安靜了很久,直到飛機起飛的提示音響起,他才窸窸窣窣地站了起來。

“那個,抱歉,讓一下。”男人結結巴巴的,聽聲音總覺得像受到了巨大的驚嚇。

孔安槐把腳往回縮了縮,方便人進出,仍然面無表情,她決定一直把眼罩戴到下飛機。

半晌沒有聲音,孔安槐放鬆了緊繃的神經,開始有了點睡意,然後肩膀被人拍了拍。

“借過。”另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有點沙啞,聽起來更為成熟。

孔安槐的心抖了一下,這次反應慢了半拍,坐在那裡糾結了半秒,才又縮了縮腳,動作有點大,把腳縮到了椅子邊緣。

那聲音的主人沒動,用一模一樣的語氣,又說了一遍:“借過。”

“……”孔安槐的眉頭皺了一下,商務艙的位置很寬敞,她剛才讓出的距離足夠一個體重達兩百斤的人進出了,借什麼過?

然後,又是一陣安靜。

孔安槐都能感覺到那個借過的人正靠在她的椅子扶手上,她的手臂若有似無地會碰到他的外套,然後跟怕有毒一樣立刻彈開。

飛機晃動了一下,遇到氣流,讓大家系好安全帶的廣播適時地響起。

孔安槐的手在身側握成拳。

“有氣流了。”男人突然彎下腰,貼著孔安槐的耳畔說了一句,靠得太近了,孔安槐都能感覺到男人的氣息噴灑到了自己臉頰上。

癢癢的,讓她汗毛直立。

唰地一下拉下想一直戴著的眼罩,孔安槐和那張極具侵略性的臉龐只有幾釐米的距離。

那張臉,五官淩厲,眉毛很濃,眼神很冷,鼻子很挺,嘴唇很薄,再加上額角左邊的疤痕,讓這個男人本來很好看的五官整體看起來很凶,散發著濃厚的侵略性的凶。

一如現在。

他漆黑的眼眸盯著她,開口:“借過。”

不遠處的空姐已經往這邊看了兩三次,孔安槐到底臉皮薄,把自己的腳往椅子上一收,盤成了一團,然後對著前方可以橫著走過去的空間,努了努嘴:“借你!”

這動作看起來多少有些孩子氣,尤其是,孔安槐今天穿了一身帥氣的米白色褲裝,頭上還梳了個一絲不苟的髮髻。

她覺得自己衝動了。

尤其是看到男人的眼睛盯著自己那雙沒穿襪子的腳的時候,她很不安地縮了一下腳趾頭。

幸虧男人沒有再為難她,在靠窗的位子坐下,系好安全帶,然後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運動夾克,解釋:“我換了位子。”

……這解釋得真是及時。

孔安槐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繼續面無表情地戴上眼罩。

然後很安靜,她一覺睡到飛機著陸。

 

著陸到B國,是當地時間半夜兩點多。

孔安槐等這幫統一著裝的年輕人都走了之後,才慢吞吞地挪出飛機,在出關口又磨蹭了很久,才踩著高跟鞋一步一步地走到等行李的地方。

毫無意外地,他們果然還沒走。

孔安槐打了個哈欠,然後站到輸送帶尾端旁,一直安靜地等到所有行李被領走了,空空的輸送帶上仍然沒有小么給她買的那個巨大的黑色行李箱。

那群年輕人看起來都領到了自己的箱子,前呼後擁地走了一批,留下三四個,其中有剛才坐在她身邊的“借過先生”。

孔安槐又打了個哈欠,這次眼淚都快要跟著出來了。

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應該就是現在的狀況吧。

而且似乎還嫌她不夠倒黴,在她等到絕望、決定直接去行李招領處登記的時候,輸送帶抖了一下,抖出了她那個黑色行李箱。

……破了?!

或許是她托運的時候太著急,忘記鎖住密碼鎖。

總之,現在的情況就是,行李箱是打開的,自己的東西帶著價格標簽散了一輸送帶。

“……”孔安槐在這一瞬間有種想要放棄行李直接走人的衝動,可是,她眼角餘光瞄到那位“借過先生”彎腰,幫她把行李一件件地丟進行李箱,拿起內衣褲的時候,手還停了一下。

那是一套黑色蕾絲內衣,孔安槐嘴角抽搐了一下,認命地踩著高跟鞋走過去,拿過男人手裡的內衣,一聲不吭地把剩下的衣物都掃到箱子裡。

全程都是詭異的安靜,包括跟著這位“借過先生”留下來的隊友,包括男人收拾好箱子幫她叫好了出租車,還幫她把行李箱放到了出租車的後備廂。

“謝謝。”孔安槐覺得男人的這個行為,在異國他鄉的半夜兩點,是配得上這兩個字的。

然後,男人砰的一聲關上後備廂,轉身抓住了孔安槐的胳膊。

B國的夜晚有些燥熱,暖風吹得人身上黏黏膩膩的。

孔安槐很瘦,胳膊細得他一隻手就能掰斷。

他惡狠狠地貼著孔安槐的耳朵,說了一句:“孔安槐,你這個膽小鬼!”

 

孔安槐站定,夜色裡略帶悶熱的風把她的臉吹得火辣辣的,她的套裝很薄,他拽著她的手臂,手心的溫度燙得讓她心跳加速。

“住哪?”他問,聲音聽起來很冷,和記憶中的很不一樣。

孔安槐咬唇,看向他,向來生人勿近的表情居然露出一點求饒的意味。

像是被她的神色驚嚇住,他握住她的手松了松。

然後,她迅速挺直背,抽出自己的手臂,面無表情地鑽進出租車,繃著臉一直到出租車開出機場,她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再回想起剛才的表現,她簡直想要立刻撞死在車窗上。

真是萬萬沒想到,她居然真的跑了……

雖然跑的時候面無表情,把高跟鞋踩得哢哢響,氣勢十足,但是,也無法掩蓋她故意示弱然後逃跑的事實。

那可是喻潤啊,她閨密喻澤的雙胞胎弟弟,一個用盡心思追她最後被她無情拒絕的男人。

他們,有七年沒見了吧……

可是,再次見面,她居然跑了。因為心虛,她甚至都不敢回頭看一眼喻潤的表情—  —他現在看起來好凶,和七年前那個燦爛叛逆的男孩完全不同。

居然,那麼快就過去七年了……

 

喻潤一直保持著站立的姿勢沒動,表情看不出情緒。

幾個站在旁邊圍觀了全程的隊友開始竊竊私語,一個皮膚黝黑的小個子推了推邊上和喻潤最熟的李大榮。

“剛才那女的,是跑了?”小個子用很不可思議的語氣說道。

李大榮悻悻地點頭,臉上的青春痘亮晶晶的。

七年過去了,這女的似乎一點長進都沒有。

“老大這幾年一直風雨無阻地報備行蹤的對象,就是那個女的?”小個子的語氣裡有好奇,更多的是欲言又止。

李大榮撇了撇嘴,算是默認。

隊裡的人都知道,隊長喻潤心裡有個白月光,不管比賽、賺錢、休假,還是受傷,都要給一個人發短信報備。

這個人,只有跟喻潤相識很久的李大榮才見過。

今日一見,這女的……好像和“白月光”這三個字沒什麼關係……

她又高又瘦,五官還算漂亮,可胸不大,最關鍵的是,整個人的氣場冷得跟滅絕師太一樣。

小個子完全沒料到,自己平日裡崇拜的、覺得無所不能的老大,喜歡的居然是這種性冷淡的類型,所以,他趁著喻潤還在原地發呆的工夫,又和李大榮咬起了耳朵:“沒想到老大喜歡的是這種類型的。”

在他看來,異性緣一直不錯的喻潤,喜歡的起碼應該是貌美如花、前凸後翹的大美人,再不濟也應該是笑起來甜甜的小家碧玉。

可是,居然是這種類型的——夏天放在身邊都可以不用開空調的冷淡型……

“他喜歡學霸。”李大榮冷哼一聲下了結論,終於看不下去喻潤這副面無表情的死樣子,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拎起他的行李就要上車。

小個子皺著黝黑的臉,痛心疾首,他有種“偶像被豬拱了”的感覺。

他剛才在邊上看得真切,那個女的,從頭到尾就沒看喻潤幾眼,身上沒有幾斤肉,傲氣得不行,完完全全一副都市麗人的樣子。

這和他們這夥熱愛刺激、喜歡征服高山的運動員,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啊……

他們老大這是……缺啥補啥嗎?

 

落荒而逃的都市“白骨精”孔安槐一通折騰到達入住的民宿時,已經是淩晨四點。

因為自己開連鎖民宿的原因,她每到一個地方住的都是當地評分較高的民宿,創業第五年,工作已經成為了她的全部。

東南亞的裝修風格,一直是孔安槐最喜歡的風格之一。

明亮的大開間,大片的原木地板,和藍天、綠樹、陽光特別匹配的黃棕白配色,孔安槐放下行李箱後就踢掉了高跟鞋四仰八叉地躺在原木地板上,仰望著挑高的天花板,惡狠狠地歎了一口氣。

她現在,前所未有地狼狽。

腳後跟被新鞋磨出了水泡,穿了一天的套裝此刻已經有了頹敗的壓痕,臉上的殘妝讓自己看起來憔悴不堪。她就以這樣狼狽的樣子和七年未見的喻潤重逢了,然後膽小得連一句“你好”都說不出來,便夾著尾巴逃了。

到現在,她還心跳如擂鼓、手腳發軟……

越想越懊惱的孔安槐把頭砸在抱枕上砰砰響,當地時間淩晨四點多,小么新給她買的手機就驚天動地地響了起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