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6
來時有微光(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87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膚白貌美的腦洞少女
荷爾蒙爆棚的精英男神
雙向暗戀甜度爆表!


——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第一次見你,就想把你娶回家。
你來時有微光,我踏著夢追尋。


陸晟邁開長腿走向徐戈。
徐戈明明不想哭,可不知怎麼淚就滾了下來,
陸晟一直走到她面前,他伸手把她按在懷裡,抱得緊緊的:“你是傻?”
徐戈整個人都蒙了,陸晟什麼意思?
她悄悄伸出手抓住了陸晟的襯衣,從試探到落實,最終緊緊抱住陸晟精瘦的腰:“陸隊?”
“跑什麼?”陸晟嗓音沙啞,聲音聽不出喜怒,“為什麼跑?”
徐戈不說話,她強吻了陸晟,可陸晟沒有罵她,沒有找她算帳,反而把她抱進了懷裡。
難道——他喜歡的人就是她?

浩瀚

熱愛美食,熱愛旅遊,永遠在探索未知領域。
已出版作品《後來我們會怎樣》《你就不必原諒我》《你就不必原諒我2》《你好,我的蓋世英雄》。

楔子  迷霧
第一章  罪惡之初
第二章  水果硬糖的甜
第三章  他如光,照亮了世界
第四章  蟄伏在黑暗中的凶獸
第五章  與夢中的你相遇
第六章  白晝微光
第七章  我喜歡你
第八章  又一個受害人
第九章  最後一個目標
第十章  鏡子的背面是無盡的黑暗
第十一章  你心中的惡魔破土而出
第十二章  黑暗不能驅走黑暗,只有光明可以
番外  婚禮

楔子  迷霧
陰暗潮濕的洗手間裡,女人手腳被緊縛著跪在肮髒的地面上,她驚恐地盯著面前戴骷髏頭口罩的男人,眼裡滿是絕望,盈滿了淚:“求你,不要殺我,我給你錢,我有錢。”
求生欲讓她毫無尊嚴。
男人蹲下,膠質的黃色手套滑過她的肌膚,如同在欣賞藝術品。女人驚恐到了極致,淚和鼻涕混在一塊,糊在她精緻的臉上:“只要你放了我,我有錢,我把全部的錢都給你!”
“我不要錢。”他突然抓住女人的頭按在發黃的浴缸邊緣,迫使她跪下來背對著自己,冷靜地看著女人在身下慘叫,無意義地掙扎。他的眼尾上揚,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嗓音輕慢如同情人呢喃,“我要你的命。”

第一章  罪惡之初
C市。
徐戈盯著電腦屏幕神遊天外,鄭旭從外面走進來敲了敲桌子:“幹什麼呢?靈魂被外星人綁走了?”
徐戈回頭把視線落在他身上,來人身高一米八,穿著黑色羽絨服,敞開露出裡面的毛衣。這是鄭旭,C市刑警隊的副隊,二十九歲。
“看什麼?我是不是今天又帥了?”
“從進門到現在你笑了三次,整理了兩次衣領。左腿微分向外,單手插兜拇指上揚,這是自信的表現。”徐戈揚眉,“昨天相親成功了,不慶祝慶祝?”
鄭旭立刻收起所有動作,掩唇咳嗽遮掩:“偵探小說看多了吧?”
“說說,怎麼樣?”徐戈問。
“是我喜歡的類型,說話特溫柔。”鄭旭看了徐戈一眼,說道,“比你溫柔多了。”
“脫單有望,加油。”
電話鈴聲響起,離電話最近的鄭旭接了起來,眉毛一點點沉下去,面色肅然。徐戈站起來拿起放在一邊的外套,鄭旭這個表情是遇到麻煩的樣子,應該有案子。
果然,鄭旭放下電話面色嚴肅道:“有命案,出現場。”
徐戈拉上外套的拉鍊:“什麼地方?”
“東城區,公墓前的三角公園發現一具屍體。”

早上六點四十分,報警中心接到一對遛狗的老人報案,稱東城區三角公園發現一名倒地的年輕女性,不知死活。東城派出所民警先到案發現場,確認死亡,初步推斷是兇殺案,便通知了市刑警隊。
警車停下,徐戈看到外面擁擠的圍觀群眾,蹙眉:“逝去的生命有什麼好看的?”
“他們沒有敬畏心。”鄭旭吐槽。
徐戈戴上工作證,快步走過去跟同事打了招呼,跨過警戒線還要往裡面走就看到萬年青叢中的一條人腿,慘白的皮膚在陽光下格外刺眼。徐戈繞過正在做初步屍檢的法醫,走近看到全貌。女人仰躺著,化著濃妝,身上穿著超短裙,絲襪已經撕破,露出幾處皮膚。身下大衣敞開,此刻沾滿了血,地上的泥土被血浸成了醬色。
東城區是整個C市最荒涼的地方,公墓和監獄都在這邊。三角公園東邊是公墓圍牆,圍牆高三米左右,南北一條路,西邊也是圍牆。這裡一共有三片住宅區,兩個老小區,一片民住房。現場有打鬥痕跡,徐戈拿著相機繞到另一邊,發現女人的腿和手臂都有萬年青汁液的痕跡。
“有性侵嗎?”
“暫時沒發現。”
“死亡時間?”
“超過三個小時,屍僵已經形成。”
徐戈戴上手套拿起女人的一隻手,注意到手腕內側有傾斜的勒痕,非常奇怪的痕跡,手下位置有一個腳印。徐戈抬頭:“李威,足跡採集。”
李威跑了過來,徐戈邊拍照邊說道:“這裡可能是第一案發現場,沒有身份信息嗎?”
“包和手機都不見了。”李威說,“初步判定可能是搶劫殺人。”
“這裡人太多,先把屍體帶回所裡。”法醫說道,“要進一步屍檢。”
徐戈拍完照幫忙維持秩序,受害人屍體被裝進了袋子,抬上了車。她取下手套,走向鄭旭。
鄭旭正在問話,他的問話對象是一個年紀七十左右的男子。老人受到了驚嚇,聲嘶力竭地訴說著自己的恐懼:“我們看到的時候她就那麼躺在地上,我老伴差點被嚇暈!我家狗也嚇得叫個不停。太可怕了,這真是太可怕了!”
“你先別激動,你住在什麼地方?”
“清源小區。”
“遇害的這個人你見過嗎?”
“我都不敢看,我不知道。”老人激動得唾沫飛濺,“我都沒看清臉。”
徐戈把照片遞給鄭旭,鄭旭放大女人的臉轉過去給老人看:“你見過這個人嗎?”
老人驚得一退,差點摔倒,徐戈連忙扶住他:“您注意安全。”
老人情緒很糟糕,鄭旭也不好再問,派人把他送走。拿過相機翻看照片,說道:“兇殺案,又得忙了。”

屍體被帶到了屍檢中心,很快就有了結論。死者女性,二十二歲左右,身高一米六,偏瘦,體重四十公斤左右。死亡時間是淩晨三點左右,右手腕有生前傷,致命傷在腹部。利器刺穿脾胃以及主動脈,失血性休克導致了死亡。根據傷口推測,兇器應該是匕首,寬三釐米,長十釐米,有柄。
“死者的胃裡有酒精,還有一些堅果碎。”法醫說道,“處女膜完好,沒有性侵。”
徐戈細緻地觀察死者的臉,死者塗的粉很廉價,身上有濃重的香水味,檢查她的衣服,發現外套大衣袖口還起了球。徐戈拿著屍檢報告,跟鄭旭說道:“死者生活在底層,可能在夜場工作。”頓了頓,又說,“什麼人這麼喪心病狂?為了這麼一點錢殺人?”
“目前沒有看到死者任何和金錢相關的信息,憑酒和堅果碎就這麼肯定?”鄭旭接過屍檢報告,“現在不要下任何結論,別被打臉。”
“可以等結果出來,看我會不會被打臉。”
鄭旭特看不上徐戈那套推理:“沒有證據的假設都是無中生有,走吧,再去現場一趟。”
電話響了起來,徐戈拿起來接通,同事說道:“死者叫蘇麗,在碧海夜總會上班,住在清源小區。和兩個女孩合租,合租人說她昨晚沒有回來。沒有監控,我們隨口問了路人,就有人知道。這邊住的多是老人,貧窮保守,蘇麗的職業很惹人注目。”
“去碧海。”鄭旭也聽到了電話那頭的消息,大步往外面走,“讓你猜對了。”
上車之後,鄭旭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接起來。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麼,鄭旭臉色沉下去,握著方向盤的手猛地攥緊,直到電話掛斷,他狠狠捶了下方向盤。
徐戈揚眉:“怎麼了?”
鄭旭取出一支煙偏頭點燃,狠狠抽了一口,吐出煙霧,嗓音有些啞沉:“新隊長這兩天就到了。”他們原本的隊長升職調去J市,刑警隊長的位置暫時空下來。他們這群人裡,鄭旭是最有資格升上去的,怎麼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誰啊?局裡的人?”
“B市調過來的。”鄭旭壓著情緒,哂然一笑,“可真有意思。”他副了這麼多年,估計還要一直副下去。

二十分鐘後,他們到達碧海夜總會。白天夜總會停業,沒有霓虹燈的裝飾,整個門面稍顯破敗。徐戈找到碧海的保安,隨後才聯繫上碧海的經理,經理哈欠連天地出現:“你們是?”
“警察。”徐戈說,“你們這裡有叫蘇麗的員工嗎?”
“有的,她怎麼了?”
“我們想瞭解她的個人信息。”徐戈的手機響了一聲,同事把蘇麗的戶籍信息發過來,徐戈接著問,“昨天蘇麗上班了嗎?你們這邊晚上幾點下班?”
“昨天蘇麗上班了,兩點多離店。”經理面色凝重,“她犯事了?下班後每個員工都是自由的,再犯事就跟我們店沒有關係!”
鄭旭從門口繞了一圈回來:“門口的監控是好的吧?”
“是好的。”
“能看下監控嗎?”
“可以可以。”
監控顯示蘇麗淩晨兩點二十分離開碧海上了一輛出租車,她身上的衣服和屍體一致,手腕上掛著一個手包。現場沒有發現包,蘇麗手腕內側有瘀青,和死者對上了。
“手包不見了。”徐戈說,“財殺。”
“蘇麗有沒有男朋友?有沒有仇家?最近有沒有感情糾紛?”鄭旭繼續詢問,徐戈放大監控查出租車牌。
“沒有男朋友,她很內向,很少和人發生矛盾。”經理說,“她到底發生什麼了?”
“謝謝配合。”鄭旭和他握手,“監控我們需要帶走。”
從碧海出來他們直奔車行,有車牌號找出租車太容易了。從被害時間算,司機作案的可能性非常大。鄭旭準備打電話通知隊裡的人,實施抓捕。
“我覺得沒這麼簡單。”徐戈說,“我需要看到司機之後,才能做決定。”
“讓兇手跑了你負得起責任?”
徐戈拿出槍:“我負責。”
車行裡,出租車司機正在辦交接,徐戈剛拿到材料,就見一個一米八的魁梧漢子走了進來。
“老闆,警察同志找你。”
徐戈注意到他的體形,伸手:“你好。”
男人和徐戈握手,神情疑惑。
“我是警察。”徐戈說,“想問你一些事。”
男人手上力氣很大,身上有肌肉,應該是經常健身,徐戈暗自思索。
“淩晨兩點,你在碧海夜總會載過一個小姑娘,記得嗎?”
“我記得。”男人對漂亮的女人總是記憶深刻,“她怎麼了?”
“你把她送到什麼位置?”
“清源小區。”
“你確定?是進小區了?還是到小區門口?”
“沒有,門口那個巷子太窄,進去很難掉頭。”司機說,“我在門口那條道上停的車。”
徐戈拿出相機:“哪個位置?”
“這裡。”
司機指的是清源小區巷子出口,而實際案發現場,在北面一百米處,徐戈問:“停車的時候有沒有見到其他人?”
“我沒注意。”
“謝謝你的配合。”
鄭旭卻並未打消懷疑:“我們需要你車上的全部監控。”
“我去找找,不知道有沒有覆蓋。”
鄭旭拿到司機的全部資料,說道:“他有動機。”
“不是他。”徐戈閉眼,掐了掐眉心,“兇手身高不超過一米七,體重一百一到一百二,跟蘇麗熟悉,是熟人作案。”
“哪裡像熟人作案?”鄭旭目瞪口呆,“這分明是簡單的搶劫殺人。”
“可以把司機帶回去審,但不會有結果。”徐戈思索片刻,說道,“兇手一定是熟人,且長相沒有侵略性,比較討女孩子喜歡。”

鄭旭把司機帶回去審,果然什麼都沒審出來,車上監控也顯示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現場採集到的足跡,有兩枚比較可疑。對比顯示屬於同一個人,通過足跡推測主人身高在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之間,偏瘦,男性。如果這是兇手,倒是和徐戈的推測吻合。熟人作案,聽起來很好排查,可把蘇麗身邊的人查了個底朝天,根本沒有這麼一個人。
“案發現場只有一條南北向的路,兩邊均有監控,我們查監控並沒有發現兇手。兩個小區也都有監控,如果兇手進入小區肯定會被拍到。那就只剩下一個可能,兇手是從向村走的或者就住在向村。現在主要查向村所有出口的監控,查向村的居民。”鄭旭整理證據鏈條,“兇手身高一米六五到一米七,偏瘦。”他看了看徐戈,補充,“長相無害。”
徐戈總覺得漏了點什麼,她皺眉轉著手裡的筆,突然聽到鄭旭叫她:“徐戈,你跟我一路。”
徐戈的筆轉到了地上,連忙撿起來合上本子:“好的。”
他們立刻出發去向村排查,查到晚上依舊沒有什麼進展。天下起了小雨,陰沉沉的,徐戈開始肚子疼,小腹翻江倒海,可能是例假要來了。
鄭旭正在打電話,回頭就看到臉色煞白的徐戈,連忙掛斷電話扶住她:“沒事吧?怎麼了?”
“女人病。”徐戈自嘲,順勢推開了鄭旭的手,她很不喜歡別人的碰觸,“沒事。”
鄭旭看她幾乎要暈倒,喊道:“小劉,送徐戈回去。”轉頭又說,“女人幹什麼刑警?去檔案部好多了,查案的事該男人幹。”
痛經讓徐戈有些無力,她不想接鄭旭的話:“沒事,忙完我再回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