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三部】領主的養女V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79236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首刷特典:番外篇再加碼〈為了守護妹妹〉!
隨書附贈:「威風凜凜的祖父大人」雙面拉頁海報!

羅潔梅茵陷入最大危機?!
高潮迭起的第三部完結篇!


特別收錄:番外篇〈羅潔梅茵不在的兩年〉、〈下級貴族的護衛騎士〉、〈麻煩男人的調理法〉+〈輕鬆悠閒的家族日常〉四格漫畫!


費盡千辛萬苦,羅潔梅茵總算採到了?耶露果實,恢復健康終於不再是夢想了!
另一方面,羅潔梅茵也比以往更有活力地投入工作,不但努力拓展製紙業、積極收集口耳相傳的故事,更決心成為妹妹夏綠蒂的好榜樣。
正當眾人忙著準備過冬,貴族間的派系鬥爭卻越演越烈。羅潔梅茵不得不和更多的貴族打交道,步步為營。然而,有心人士策劃的陰謀卻終究讓神殿內部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徹底撼動了羅潔梅茵的未來……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今年夏天為了製作《小書痴的下剋上設定集2》,忙得不可開交。
內容收錄了配音觀摩報告&短漫,
還有發表後已超過一年的特別短篇,敬請期待。

繪者簡介:
椎名優
本集個人心目中的主題:
「祖父祭」。


譯者簡介: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序章

 

「那麼,我們換去那裡說話吧。」
羅潔梅茵的目光投向房門。這代表貴族那種拘謹的談話方式就此結束了。在法藍的帶領下,班諾與馬克一同走進孤兒院長室裡用魔力創造出的秘密房間。
在這個房間裡頭,不再是與「領主的養女羅潔梅茵」,而是與「梅茵」談話,所以能夠在場的護衛騎士與神殿侍從,都僅限於知道她平民時期的人。基於這個緣故,班諾基本上只能帶著馬克和路茲一起來神殿。達米安雖然勉強算是認識平民時期的她,但羅潔梅茵似乎對他感到棘手,因此班諾仍在審慎觀察,才能確定往後能否帶他過來。其他店家派來的都盧亞們,都對於在神殿談生意的時候不能一同出席感到不滿,但目前班諾皆以一句「我不是帶你們去了城堡的販售會嗎?」避重就輕帶過。
……如果能增加在城堡談生意的次數,也許可以消除都盧亞們的不滿吧。但那種滿是場面話與拍馬屁的對話,只怕最重要的那傢伙會讓事情往無法預料的方向發展。
在平民中又是貧民出身,後來還從青衣見習巫女變成了領主的養女,羅潔梅茵的常識在各個方面都與常人不同。若不安排講話可以不用咬文嚼字的場合,連有長年交情的班諾也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脫序行為。更何況她現在還是領主的養女,就算只是沒有多想的臨時起意與幾句發言,也會造成莫大的影響。
「班諾先生,請坐。」
班諾往法藍指示的位置坐下,馬克站到他身後。依著貴族的規矩喝了口法藍泡的茶後,正式開始談話。自從吉魯去了伊庫那,換作法藍進入秘密房間,貴族的習慣也開始慢慢帶了進來。
……情況正在逐漸改變,究竟能在這裡談生意到什麼時候?
班諾忽然間有這種感覺。再不快點靠著貴族間的委婉說詞就能與羅潔梅茵溝通,往後恐怕就麻煩了。
「那麼,這次有什麼事情?我聽說做好了新紙張……」
班諾放下茶杯,直接切入正題。法藍拿出一封信與富有光澤的紙張,擺放在桌面上。羅潔梅茵不再刻意擺出正經八百的表情,一雙金色眼眸閃閃發亮,露出得意的笑容。
「班諾先生,這就是伊庫那送來的新紙張。請你交給墨水工坊的海蒂,讓她研究墨水吧。因為這款新紙的表面非常光滑,他們說想請她測試看看,能不能印上彩色墨水。」
「我知道了。」
儘管送了路茲他們前往伊庫那,但班諾本還心想,只要教居民們怎麼造紙就夠了,也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做出了新的紙張。他拿起新紙張,手指撫過紙的表面,嘴角忍不住上揚。只要能夠順利印上墨水,就能開發各種新商品了。正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他聽見羅潔梅茵低聲嘀咕說道:「我也好想一起研究喔。」
「每個人要各司其職。研究墨水不是領主養女該做的工作。妳得管理好自己的身體,別動不動就暈倒,也要增強自己在貴族社會的影響力。別讓貴族間的鬥爭徹底摧毀了印刷業。」
羅潔梅茵老是漫不經心就做出常識以外的行為,引起軒然大波,所以班諾都要預先提醒她,不要輕舉妄動,也不要插手別人分內的事情。雖然就算提醒過了,也很少能真的遏止羅潔梅茵的失控,但總比什麼也不做要好。
「比起和貴族往來,還是造紙比較開心呢。但既然開始推廣了,我當然要保護印刷業,所以我會加油的。」
羅潔梅茵「噗──」地鼓起腮幫子,一點也不可愛。但班諾也知道,她得付出常人難以想像的努力,才能維持住自己現在的地位。平民商人光是要進入城堡,就不知道得花上多少工夫,才能表現出得體的遣詞用字與儀態,何況她還是貧民的女兒,得以領主養女的身分,在貴族侍從的包圍下生活。這不是一時半刻的努力就能做到的事情。
「嗯,妳要保護好才行……話說回來,新的紙還真硬。這種紙能用來做什麼?」
班諾邊問邊拿著揮動後會發出啪叩啪叩聲響的紙張,把它捲起來,或迎著光線察看。羅潔梅茵回道:「我想做成撲克牌。使用起來會變得很方便。」看來她打算把目前用薄木板製作的玩具,改成用紙來做。
……每年製作木板的工作都是委託給英格工坊,再讓孤兒院的孩子們當作是冬天手工活,這樣一來等於會搶走英格工坊的工作,但她似乎沒有想到這一點。
班諾十分苦惱,究竟該提醒羅潔梅茵要考慮到英格,還是該讓她的思考不受常識束縛,盡情自由發揮。
「神官長好像很喜歡紙扇,但我一點也不想要他用來打我的頭呢。啊,班諾先生,你聽我說,神官長真的很過分……」
羅潔梅茵開始口沫橫飛地講述,剛收到伊庫那寄來的新紙張時,她和神官長一起做了什麼,神官長又有多過分。
……有、有夠無聊。
班諾不由得全身都沒了力氣。感覺得出身後的馬克也在苦笑,班諾突然覺得自己這麼認真煩惱實在很蠢。
……反正羅潔梅茵會接二連三地想要各種怪東西。只是少了樣工作,英格也不會馬上就坐困愁城吧。
除非沒了工作的英格跑來抗議,否則在那之前就先撒手不管吧。班諾得出了這個結論後,打斷羅潔梅茵激動的抱怨問:「那新紙張的售價妳打算定多少?」雖然被強制改變話題,但羅潔梅茵沒有表現出不滿的模樣,稍微沉思起來。
「我想等研究過墨水後再考慮定價吧。若是不能用,定了也沒意義。」
「……確實是該先送去墨水工坊進行研究。」
班諾說著,把新紙張和路茲寫的信都交給馬克,羅潔梅茵接著拿出寫字板。上頭大概寫了今天要討論的事情,她「嗯嗯」地輕輕點頭,低頭看著寫字板。
「請問要裝在哈塞的幫浦,現在怎麼樣了呢?」
「本要裝在約翰所屬工坊的試做品已經送去小神殿了。約翰還嘆著氣說,要裝在他們工坊的幫浦又飛走了。」
先是神殿的水井,然後是獻給領主的禮物,現在又被小神殿搶走了嗎……約翰對此垂頭喪氣。班諾轉告了這件事後,羅潔梅茵手托著臉頰歪過頭。
「看來約翰得盡快栽培可以製作零件的工匠才行呢。」
幫浦的部分零件太精密了,目前只有約翰做得出來。現狀是雖然有設計圖,卻沒有做得出全部零件的工匠。
「很快就會有工匠也做得出來吧。因為妳非常器重像約翰和薩克這樣剛成年的工匠,還栽培他們,所以聽說年輕人們也都在努力精進自己的技術。」
「噢,真的嗎?」
「嗯,是鍛造協會長告訴我的。還有,好像是薩克自己說溜嘴,所以妳之前想為薩克和約翰成立工坊這件事情,也在鍛造工匠間傳開了。現在對自己技術有信心的工匠們都在互相較量,想要成立自己的工坊。」
由於來自領主養女的訂單會一舉增加,現在又公開了幫浦的設計圖,鍛造工匠們無不摩拳擦掌。班諾說明了平民區的這種情況後,羅潔梅茵的金色雙眸燦然發亮,開心地綻放笑容。
「如果有工匠和約翰一樣擁有準確又細膩的技術,也和薩克一樣擁有豐富的想像力,那我當然歡迎更多的人加入古騰堡喔。請務必介紹給我。」
班諾的臉頰一陣抽搐。要是羅潔梅茵不斷招收培訓過的年輕工匠成為古騰堡,可以想見未來工匠們的常識將會變得亂七八糟。為了平民區的和平,班諾還是希望可以維持現狀。但儘管這樣心想,從他口中說出的回答,卻不是在勸戒羅潔梅茵。
「……我知道了,我會這樣轉告鍛造協會長。」
因為班諾同時也能預見,一旦製紙業與印刷業開始擴張,古騰堡們的負擔也會加重。所以他在瞬間衡量過利益得失後,認為還是該增加古騰堡的人手,才能減輕每個人的負擔。羅潔梅茵所構思的事物雖能帶來龐大的利益,卻也會帶來諸多麻煩。既然年輕工匠們願意主動上門來任她荼毒,對班諾來說也是好事一樁。
……這樣一來就不只有我們在受苦受難了。
「啊,對了。我今天回去前,可以去看看工坊的情形嗎?雖然會收到公事上的報告,但因為路茲與吉魯不在,所以比較少收到更詳細的消息。」
以往偶爾還會在工作期間獲取一些訊息,諸如:「工坊的灰衣神官來找我商量,希望可以改良這個地方。」「灰衣神官說過這樣的話,請問有可能開發成商品嗎?」但近來這方面的資訊完全斷絕。自從把路茲和吉魯等工坊裡的主要人手派往伊庫那之後,工坊內部是否起了什麼變化?對於把古騰堡們派往工坊,是否有哪裡不滿?班諾還是希望能親眼確認看看。
「我想班諾先生就算去了工坊,大概也沒辦法取得閒聊那方面的資訊喔。但如果要確認工坊的情形,當然沒問題。法藍,麻煩你通知弗利茲。」
「遵命。」
法藍走出秘密房間後,大概是該討論的事情都談完了,現場一陣靜默。羅潔梅茵轉動著目光尋找話題,然後「啊」地拍向手心。
「對了,班諾先生。多莉最近怎麼樣了?工作還順利嗎?年滿十歲以後,每天都要工作吧?她現在幾乎抽不出時間來孤兒院呢。」
羅潔梅茵垮著肩膀,詢問多莉的近況。如今因為路茲長期外派伊庫那,無法替她送信給平民區的家人,也無從得知近況,看來是讓她感到加倍寂寞。
「我雖然寫好了信,卻只能抱著送不出去的信件,每天都有氣無力。不能透過班諾先生,把信送給多莉嗎?」
「因為現在普朗坦商會和奇爾博塔商會已經分開來了……」
這陣子普朗坦商會正在搬遷。因為周遭還有來自其他店家的都盧亞,班諾心想直到完全搬好之前,最好還是避免接觸,所以很少出入奇爾博塔商會。若要由班諾或馬克把信交給多莉,恐怕太引人注目。
「雖然是能透過珂琳娜交給她,但最好還是避免被人看見。」
先前路茲在秘密房間收下信件以後,都是直接送到平民區的住處,所以沒有問題。但是,如果先由班諾交給珂琳娜,再由珂琳娜轉交給多莉,被他人看到信件的機率就會大幅提升。
「尤其是由珂琳娜交給多莉的話,那更引人側目。多莉才從貧民被提拔為都帕里學徒,大家一定會對她特別留意,想知道她拿到了什麼,信上又寫了什麼內容。別做這種可能會讓消息走漏的事。」
「……我想也是呢,只能忍耐到收穫祭了。好寂寞喔。」
羅潔梅茵嘆一口氣,把對家人的思念封印起來。班諾知道羅潔梅茵有多麼深愛著家人,所以這麼成熟又果斷的反應讓他有些不忍心。他一邊抓了抓頭,一邊思考著有沒有其他與她家人有關的話題。
「啊,對了。羅潔梅茵,今年的收穫祭呢?又會有神官要移動嗎?我是不是該幫妳準備馬車?」
「是的。會有神官要從艾倫菲斯特前往哈塞,也會從哈塞返回艾倫菲斯特,往返的馬車都要麻煩班諾先生了。」
班諾往後回頭,看見馬克立即往寫字板抄寫下來。馬克略微具有深意地看向班諾後,再看向羅潔梅茵。
「羅潔梅茵大人,馬車與食材會由我們準備,那能麻煩您再寫信去大門,委託士兵擔任護衛嗎?」
「交給我吧。」
多半想起了這是少數能見到昆特的機會,羅潔梅茵說著「得快點寫委託信給大門才行……」聲音恢復了些許活力。
「還有,孤兒院的過冬準備還是和去年一樣,與奇爾博塔商會一同進行吧。因為他們那邊還是想與羅潔梅茵工坊保有往來。」
「我明白了。啊,如果想要保有往來,可以讓多莉負責幫灰衣神官他們採買舊衣嗎?然後請告訴她,她也可以買件衣服,當作是酬勞。要是不這樣逼多莉去買衣服,就算衣服稍微變小件了,多莉還是照穿不誤吧?那樣子在珂琳娜夫人的工坊裡面一定很突兀。」
羅潔梅茵的預測非常正確。珂琳娜工坊底下的裁縫師們,多是來自富裕家庭。因為奇爾博塔商會本身是大店,又只雇用與商會有關係的人才,所以店裡的人必然多是來自富裕人家。在這種環境下,只有多莉一個人是貧民出身,還被拔擢為領主養女的髮飾工藝師。珂琳娜曾對班諾提起過,她和路茲一樣,看樣子是很難馬上融入。
「不過,多莉還有路茲這個前輩在,又懂得用自製絲髮精把自己梳洗乾淨,人也長得可愛,個性誠實又善良,還能靠著髮飾為營業額做出一定的貢獻,所以我想只要準備好體面的衣服,應該就不用擔心吧。這方面也請珂琳娜夫人與歐托先生多多為她留意了。」
先前路茲能夠融入奇爾博塔商會,如今又能成為帶領著普朗坦商會向前進的都帕里學徒,全是因為有羅潔梅茵的照應。這一番話讓班諾確信,這份聯繫從今往後也不會斷絕,就各方面而言都令他感到高興。
「知道了。但我還是得說,妳還真是喜歡多莉。」
「那當然,因為多莉是我的天使啊。」
羅潔梅茵得意地挺起胸膛說道。就在這時,已經作好參觀準備的法藍帶著弗利茲回來了。

在弗利茲的帶領下走進工坊,班諾與馬克環視了內部一圈。乍看起來,正在工作的灰衣神官們都沒有什麼異樣。
「班諾先生,您突然來訪,有什麼事情嗎?」
「我只是來看看工坊的情況。夏天的銷量很不錯,我想冬季尾聲的販售會應該也能賣出不少新書。現在路茲他們去了伊庫那,我很好奇這裡是否一切順利。」
「如同向您報告過的,工坊並沒有什麼大問題。」
察覺弗利茲的態度有些僵硬,馬克盡可能露出和善的笑容,同意說道:「我們當然也不認為會發生什麼大問題。」為了減輕對方的戒心,班諾也投以商業化的親切笑容。
「先前路茲若在工作期間聽到了什麼狀況,經常會來向我報告,但自從他去了伊庫那以後,我就再也收不到這方面的消息,所以才有些擔心而已。就算只是小事也無妨,有沒有什麼狀況?畢竟好幾個主要人手離開,我想不會完全沒有該改善的地方吧?」
馬克與班諾說完,弗利茲驚訝地瞠大深茶色眼睛。
「有好幾次都是路茲提出建議後,工坊的情況才漸漸有所改善,原來是因為與班諾先生有過這樣的溝通。吉魯他們剛走的時候,確實許多事情都感到不便,但是逐漸適應以後,我們也自己進行了細微的調整。關於細微的調整,往後也一併向您報告吧。」
路茲曾在報告時說過,弗利茲是可以穩住人心,不使工坊動盪不安的存在,路茲與吉魯持相反意見的時候,他也會跳出來幫忙調解。竟然單憑幾句對話,馬上就能察覺他們的要求,真是敏銳的洞察力。如果不是羅潔梅茵的侍從,真想挖到自己的店裡來── 班諾一邊這樣心想著,一邊告訴弗利茲今後的展望。
「倘若這次長期外派伊庫那取得了成功,未來將在整個艾倫菲斯特擴展製紙業與印刷業吧。屆時路茲與吉魯也會和現在一樣,接連被派到各地。」
現在這樣的情況有可能變成常態,所以若有什麼不便之處或需要改動的地方,還請盡早告知。班諾說完,弗利茲思索了半晌後,露出微笑。
「在羅潔梅茵大人還是神殿長兼孤兒院長的期間,這點無須擔心。因為羅潔梅茵大人很願意傾聽我們的請求。」
聞言,這次換班諾心中一驚。他覺得弗利茲是在提醒自己,目前普朗坦商會該思考的,並不是灰衣神官們得長期外派,而是當羅潔梅茵不再是神殿長,無法像現在這樣在神殿的秘密房間裡溝通討論時,到那時候該怎麼辦。
「弗利茲,我就開門見山地問了。難道現在有羅潔梅茵要辭去神殿長的傳聞嗎?」
工坊內一陣譁然。受到眾人的注目,弗利茲帶有責怪之意地輕瞪班諾。
「並未有這樣的傳聞。只是一旦成年,羅潔梅茵大人身為領主的養女,便會舉行星結儀式,卸下神殿長一職。只要是神殿裡的人都明白這件事。因為待在神殿裡的人不能結婚。」
聽到明確的期限,班諾屏住呼吸。但灰衣神官們與他不同,聽見弗利茲這麼說,只是點了點頭像在同意說「原來如此」,又各自做起自己的工作。確認工坊又回到原樣後,弗利茲指著出入口,示意班諾與馬克從這邊離開。班諾邊勉勵附近的見習灰衣神官,邊往外走去。

「弗利茲,直到羅潔梅茵大人成年為止,一切真能平穩順遂嗎?」
「法藍曾說過,羅潔梅茵大人預計擔任神殿長到成年為止。但是,這也不代表往後都能像現在這樣,直接透過羅潔梅茵大人傳遞消息。早在成年之前,便有人會提醒羅潔梅茵大人,不該讓異性進入秘密房間,並且禁止她使用吧。因為秘密房間對貴族而言,是非常私密的空間。」
依據弗利茲這番話,班諾推測,原本秘密房間只有將來的伴侶才能進入。倘若這是貴族的常識,那麼平民商人與灰衣神官們根本不能進去。現在身為監護入的神官長之所以允許,只是因為羅潔梅茵才剛成為貴族,欠缺貴族方面的常識,也需要與平民保有聯繫來讓精神狀態保持安定,再加上她現在外貌還很年幼。這樣想來,秘密房間的使用隨時都有可能遭到禁止。
「……若由神殿裡的人來評估,大約到幾歲之前都還能使用秘密房間?」
「我無法提供給您明確的時間。但是,我想在前往貴族院就讀的十歲那年就會禁止了吧。即便想拉長期限,一旦訂下婚約就不可能再繼續。」
直到十歲為止── 也就是只剩兩年左右嗎?雖然班諾早有這種預感,總有天無法再使用秘密房間,卻比他預期的要早得多。看著流露出焦急的班諾,弗利茲露出了同情的笑容,接著又說:
「我內心也感到有些焦急。我和吉魯等侍從們都曾接到指令,即使羅潔梅茵大人離開神殿,也要讓工坊維持運作,才能賺取金錢自力更生,不使孤兒們挨餓受凍。但是,吉魯恐怕很難想像得出,羅潔梅茵大人終有一天要離開神殿吧。既然如此,曾看著主人離開神殿的我,必須為即將到來的日子作好準備。」
即使不再透過羅潔梅茵,即使吉魯不在了,工坊也需要與普朗坦商會保持密切的往來,弗利茲說。儘管嘴上說著感到有些焦急,從弗利茲的態度卻完全感覺不出來。班諾在他沉穩的笑容中,感受到了內在的強韌,不禁眨了眨眼睛。明明至今已經聽他報告了好幾次,也討論過工作上的事情,班諾卻覺得自己是頭一次在與弗利茲對話。
「今後我打算盡量多去普朗坦商會走動。班諾先生,往後還請不吝賜教。」
「也還請你多多指教。」
要是吉魯與路茲經常因為長期外派而不在工坊,那必須與弗利茲建立起穩固的合作關係才行。班諾與他對視後,互相握手。

班諾與馬克走出工坊,坐上馬車。身為神殿長的指定商人,來神殿的時候都得乘坐馬車,這點雖然有些麻煩,卻也無可奈何。車門關上後,馬車喀噠叩咚地開始前進,班諾吐出大氣。
「馬克,只剩大約兩年的時間了。就和過冬準備一樣,必須算好大概什麼時候無法再在秘密房間裡談話,作好準備。你想有解決辦法嗎?……我尤其擔心羅潔梅茵。」
班諾拿起路茲寫的信,腦海中浮現出了羅潔梅茵垂頭喪氣的模樣。不過是路茲不在了,要與平民區的家人往來信件就變得這麼困難。萬一再禁止進入秘密房間談話,她與多莉他們更是沒有接觸的機會。這在精神上會對羅潔梅茵造成非常大的衝擊吧。
「老爺,這方面的擔心已經超出了我們的能力所及。我們能為羅潔梅茵大人做的,就是維持現狀。繼續訓練多莉,讓她能以專屬工匠的身分提交髮飾;教育路茲,直到他能夠進入城堡;還有請昆特負責護送前往哈塞的隊伍。對於弗利茲提供給我們的寶貴建言,我們也只能盡可能地有效運用。」
就和以前一樣,馬克輕笑說道。聽了這麼具體的建議,班諾的心情也輕鬆了些。
「也對,再怎麼煩惱也無濟於事。況且我們準備得再周全,那丫頭也老是一下子就出乎我們的預料。」
班諾發出笑聲,這時馬車也來到了普朗坦商會門口。車夫為他們打開車門。走下馬車,讓人預感夏天即將結束,秋天接著到來的涼風迎面而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