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65元
定  價:NT$390元
優惠價: 79308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坐擁萬能神鼎,身懷靈植空間,她不再是人見人欺的廢材棄女!
藥毒無雙,神醫也要靠邊站;靈獸求契約,不好意思,獸神都喊咱老大。


雲起書院人氣作家芙子傾心大作,第三部精彩再續……
相愛之人遭遇風暴被迫分離,身世之謎即將揭開……
古九洲大亂,新的戰爭一觸即發……


葉淩月和帝莘為了找尋失蹤的閻九,前往古九洲,無奈途中遭遇風暴,二人不慎分離。
葉淩月與帝莘走散後,憑藉自己的聰慧和實力,成為城主。
之後,葉淩月偶遇光子,兩人前去參加城主大會時,發現了妖族入侵古九洲的陰謀。
此時,洪明月更是改頭換面,成了妖族的奸細。
葉淩月覺得光子很是親近,卻不知,光子正是當年的夜淩光。
原來夜淩光記掛親姐,又得知神尊奚九夜夫婦對葉淩月心懷不軌,便特意男扮女裝前來古九洲相助。
彼時,帝莘當年的未婚妻夕顏出現。
她雖身份尊貴,卻對帝莘癡心不改,這引來戰痕的嫉恨,對她一路追殺。
閻九之子九念偶遇妖帝赤燁之妹,機緣巧合之下,兩人一起前往妖界。
赤燁為尋親妹,無意中發現妖帝戰痕欲加害閻九……閻九和九念父子倆相認,閻九苦等帝莘來尋。
一時間,古九洲大亂,人界設下的妖界禁制即將被打開,葉淩月和帝莘的身世之謎也進一步被揭開……

芙子

又稱“MS芙子”,雲起書院人氣作家,2015年福布斯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女生幻想言情榜冠軍。
擅長幻想言情類小說創作,文風熱血大氣,擁有眾多讀者,以《神醫棄女》為代表的神醫系列文長期佔據熱銷榜前列,廣受讀者好評。

上冊
 第一章  衝冠一怒
 第二章 黃泉城主
 第三章 父母之愛
 第四章  前塵往事(上)
 第五章 前塵往事(下)
 第六章 新任城主
 第七章 癡情男子
 第八章 生死擂臺(上)
 第九章 生死擂臺(下)
 第十章 妖帝妖祖
 第十一章 她的秘密
 第十二章 廢墟之秘
 第十三章 鼎的碎片
 第十四章 千里尋父
 第十五章 妖界入侵
 第十六章 前塵舊夢
第十七章 醫佛之子
第十八章 人界之行
第十九章 癡男怨女
第二十章 發現奸細

下冊
第二十一章  水城之行
第二十二章  雙胞弟弟
第二十三章  我是城主
第二十四章  漁寮小鎮
第二十五章  他的身世
第二十六章  水鬼真相
第二十七章  妖族入侵
第二十八章  將計就計
第二十九章  九洲荒狩
第三十章   父子重逢
第三十一章  妖界風雲
第三十二章  取締危機
第三十三章  黃泉聖水
第三十四章  九洲荒狩
第三十五章  邊塞危機
第三十六章  意外發現
第三十七章  鳳凰傳說
第三十八章  族長之爭
第三十九章  兩小無猜
第四十章    鳳凰涅槃

從傳送陣裡走出來,葉淩月眼前出現了一片連綿不絕的古城牆。那城牆屹立在荒涼的戈壁之中,仿佛一條長龍俯臥在地,遠遠看去,竟像沒有盡頭似的。
“這一帶叫古關口,在大陸的地圖上沒有任何文字記載,只有通過特殊的傳送陣才能抵達這裡。想要離開這裡,也得靠特殊的法陣,整個青洲大陸,只有三宗的掌教才能繪製。”
按照花挽雲所說,穿過古關口,就是古戰場的屬城。
“屬城?難道古戰場不只是一片戰場?”葉淩月等人聽罷,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你們想得倒是簡單,雖說你們通過了孤月海的考核,但並非直接上戰場。古戰場只是一種俗稱,真正意義上的古戰場,絕非你們想的那樣。”花挽雲說著,走到了一座古城的城門旁。
在城牆的佈告欄上,眾人都看到了一幅名為“古九洲”的地圖。原來,廣義的古戰場,指的乃是古九洲的俗稱。它和葉淩月等人所在的青洲大陸不同,青洲大陸其實是新九洲之一,那裡的居住條件比古九洲好了不知多少倍。
古九洲的原住民發現了新九洲後,陸續遷居到新大陸,原來的古大陸反倒日益荒涼。正是由於人族稀少,古九洲大陸上各種靈獸、妖獸乃至草木石精,甚至一些上古的妖魔大量衍生,這也讓古九洲變得危機四伏。
為了防止古九洲的妖獸妖魔們進入新大陸,新九洲的各大宗門以及俗世中的大能們合力修建了這連綿不絕的古城牆,在上面設置了大量的禁制。他們約定,每個大陸的超級宗門,都必須派輪回境以上的弟子進入古九洲獵妖。獵妖一方面是為了防止妖魔入侵新九洲,另一方面,則是要借此提高各宗門弟子的修為。
“這就是古九洲的由來,至於古九洲的範圍,地圖上都有,大夥兒都過來看看吧。”花挽雲指著地圖,眾人紛紛湊過去看了起來。
花挽雲見葉淩月等人滿臉的困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十幾年前剛到古關口時,反應也和他們相差無幾,只是當時她的身旁還有她最愛的人。十六年了,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她只希望,這群從十強賽中脫穎而出的孩子,會比她幸運。
葉淩月看著古九洲地圖,只見上面注釋著古冀洲、古徐洲、古兗洲、古青洲、古揚洲、古荊洲、古梁洲、古雍洲和古豫洲。
古九洲的地圖上,還有大量的黑色圓點,標著不同的城名。每塊古洲上,都有大量的城池,粗粗一看,整個古九洲上,至少也有數千座城池。
不遠處,有幾人正從新青洲大陸的傳送陣裡走出來,其中幾人葉淩月竟然認得--瑤池仙榭的岳梅、堂姐葉流雲和曾經的北青開疆王世子陳沐,還有幾名不認識的都是瑤池仙榭的弟子。
青洲大陸上有資格進入古戰場的,必須是超級大宗門的輪回境以上的弟子。除了孤月海,有資格的還有三宗之二的瑤池仙榭和南無山,只是南無山的弟子還沒有趕來。
岳梅等人也沒想到,會在古關口遇到葉淩月。
混元宗被滅之後,陳沐就銷聲匿跡了,可看他的衣著,竟也成了瑤池仙榭的弟子,也不知岳梅用了什麼手段,讓從不收男弟子的瑤池仙榭開了先河。
讓葉淩月驚喜的是,堂姐葉流雲也在其列。兩年多前,在葉淩月進入孤月海前,葉流雲利用“櫻長老”的關係進入瑤池仙榭。聽說她進入瑤池仙榭後表現不俗,如今已經是可以和岳梅相媲美的宗門核心弟子了。
“淩月妹妹。”葉流雲一看到葉淩月,也很高興。堂姐妹相見,免不得多說幾句。
岳梅看了眼陳沐,她和陳沐已經成了雙修伴侶。可陳沐一看到葉淩月,就顯得有些失魂落魄。看到心上人那副模樣,岳梅更加惱火。
“葉流雲,你的眼中還有沒有我這個師姐,誰允許你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搭話的。”
這一句“不三不四”才一出口,孤月海的眾人不樂意了。
“這位姑娘,你是怎麼說話的,誰允許你這般侮辱我們太上師叔的。”包括花挽雲在內的幾名弟子,立即怒目以視。
“太上師叔?”岳梅一聽這話,再看看花挽雲和那些孤月海的弟子,葉淩月加入孤月海最多兩年,這幫人是傻了不成,居然喊她太上師叔?想來這幾人的身份在孤月海一定很低微。
想到這裡,岳梅更加有恃無恐:“你們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哪來的資格和我說話,還不滾到一旁去。”
花挽雲一聽,祭出靈器就要動手。
“慢著。”
“慢著。”
兩聲呵斥同時傳來,月沐白和一名中年女子一前一後走了過來。
那中年女子是岳梅的師叔,她見了花挽雲,微微一愕,忙拱了拱手:“原來是花師姐。岳梅不得無禮,這位是孤月海花峰的第二號人物,花前輩。”
岳梅不認得花挽雲,卻認得月沐白。她見月沐白走到花挽雲面前,拱了拱手,叫了聲“花師姐”,才知這個馬臉女人在孤月海中身份不低。
葉淩月咳了幾聲,瞟了月沐白一眼。月沐白臉色一僵,極不情願地加了一句:“太上師叔。”這一聲“太上師叔”,是月沐白從牙縫裡擠出來的。葉淩月的年紀比他還小一輪,修為更不如他,月沐白又對她有成見,自然不樂意以禮相待,一路上,月沐白都是能避就避。
本以為過了古關口就好了,哪知道還是被葉淩月找到了借題發揮的機會。月沐白那個恨啊。偏偏月沐白喊完之後,葉淩月還長輩范十足地點了點頭,揮揮手道:“我和挽雲姐會處理,這兒沒你什麼事了,站一旁候著吧。”
月沐白的臉色頓時變得奇臭無比,就跟踩了屎似的,黑著臉退到了一旁。
瑤池仙榭的弟子們看得目瞪口呆,就連瑤池仙榭的長老都不由得納悶,這葉淩月究竟是什麼身份,居然讓素來高傲無比的月沐白“言聽計從”?
岳梅只得極其委屈地走到葉淩月面前,心不甘情不願地說:“葉前輩,晚輩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前輩海涵,大人不計小人過。”
“我這人大方得很,不會和一般無名小輩計較的。”葉淩月強忍著笑意,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
岳梅氣得都要吐血了,恨恨地退到了一邊。
一場干戈總算和平化解了。
兩派的長老帶著各自的弟子,討論起進入古戰場的事情來。
“聽著,你們進入古九洲後,都屬�新手,按照九洲盟制定的通則,新手需要進入相應的新手城,在那裡學習生存技巧並積累經驗,時間少則一年,多則不定,通過考核後才能成為獵妖者。整個古九洲,除去古中原地區,共有九座新手城,它們位於古九洲的不同地域,你們可以根據各自的修為和五行屬性進入不同的新手城。”花挽雲語重心長地說。
聽她這麼一說,眾弟子一陣譁然,他們本以為大夥是一起行動的。尤其是帝莘和葉淩月,他們在出發之前並不知道,抵達古戰場之後他們還可能分開。帝莘和葉淩月心中一緊,兩人互看了一眼。
“關於九座新手城的特性,由我來解釋。凡是新手城,要求進入的新手年齡不能超過二十周歲,一旦年滿,就會被逐出新手城,生死不論。”說罷,月沐白拿出一張詳盡的古九洲地圖,用朱砂筆標出幾座新手城的圖標。
眾人一起看向古九洲的地圖,只見寬闊無垠的地圖上,九座城池就如夜幕裡的晨星,分外顯眼。
九座新手城,其中五座為金之城、木之城、水之城、火之城、土之城,對應了五種輪回之力,只要具備一種輪回之力就有資格進入。相應的,這五座城池的天地靈力,都偏向於某種輪回之力的修煉。餘下的四座,則是五靈城、雁門城、赤水城、黃泉城,其中五靈城要求是涅槃體擁有者方可進入。
月沐白在說到五靈城時,看了眼帝莘。在所有弟子中,只有帝莘和舞悅可以進入五靈城,當初就連月沐白都沒法子進入五靈城。據說在所有的新手城中,五靈城的條件是最好的,進入那裡的都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月師叔,那餘下的三座城池呢?”一名花峰弟子好奇地問。
“餘下的三座,除了黃泉城,雁門城和赤水城都沒有嚴格限定進入者的輪回之力屬性。當然,這也就意味著,這兩座新手城的天地靈氣是最混雜的。”月沐白說罷,瞥了眼葉淩月。
天地靈氣混雜,意味著不好吸收,修煉起來自然事倍功半。
所有人都知道,在十強之中,葉淩月是唯一一個沒有一丁點輪回之力的弟子。
“那為何黃泉城不能去?”秦小川追問道。
“黃泉城毗鄰黃泉古運河,眾所周知,那一帶妖魔活動最頻繁,新手的死傷率也是最高的。在那一帶混跡的,都是一些經驗豐富的獵妖者。聽說那裡的新手考核也是最難的,作為初出茅廬的新手,你們不適合去那裡。”
哪怕是月沐白,提起黃泉城也不免動容,可見那黃泉城的確是個亡命之地。
“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們選擇相應的新手城,進入不同的古關口即可前往。”月沐白說著,收起了地圖。
大部分弟子都沒有猶豫,根據輪回之力選擇了相應的新手城。洪明月選擇了位於古冀洲的水之城。黃俊的輪回之力比較複雜,他想加強攻擊力方面的修煉,所以選擇了古徐洲的金之城。至於舞悅,當仁不讓地選擇了五靈城。秦小川則和黃俊一樣,也選擇了金之城,兩人也算有個照應。其他的弟子,前往木之城、火之城、土之城的都有,唯獨帝莘遲遲沒有決定,他家媳婦兒雖然很強,可若是孤身一人,他放心不下。
“看你們小兩口這依依不捨的模樣。帝莘,你放心去吧,太上師叔就交給我好了,我也要去雁門城一趟。”見葉淩月和帝莘依依不捨,花挽雲走上前來。
“挽雲姐,你要去新手城?”葉淩月還以為花挽雲會和月沐白等人一起行動。
“不錯,我打聽過,天狼最後失蹤前,曾經到過雁門城一帶,我想去打聽一下,看看有沒有線索。”事實上,花挽雲也不願意和月沐白走在一起。
月沐白此人,外表看著彬彬有禮,可骨子裡卻透著一股陰毒。加之葉淩月曾經告誡花長老,趙天狼之死並不尋常,而當時和趙天狼一起行動的人中,就有月沐白以及另外一名孤月海的弟子,所以花挽雲不得不懷疑他。
作為老牌獵妖者,花挽雲擁有戰鬥功勳,只需抵扣一些功勳,就可以自由進出中原地區以外的任何城池,包括任意新手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