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晉江人氣甜寵作者時衿經典力作重磅上市,全文逐字修訂,隨書附贈獨家精彩番外
明朗正直社會新聞記者vs高冷禁欲傳媒大佬
深情守候、甜度百分百的愛情童話精彩開啟……

傳媒大亨紀寒聲從國外回來那天,媒體只爆料了兩個字:單身。
沒過幾天,各路妄圖嫁入豪門的人馬紛至遝來。
第一次,喬茵跟拍途中,偶然看見某衣著暴露的流量小花敲響了男人的房門,不久,該女演員即將上映的新戲卡在了最後環節。
第二次,喬茵在酒店約見朋友,會面中途目送花枝招展的陸家千金進了男人的房間,隔天,陸氏集團丟了一單千萬起步的生意。
第三次,輪到了喬茵自己——月末沖業績,她被主編臨時派去採訪這個行內精英。 
為了避免前兩個人的慘案發生在自己身上,喬茵一句廢話都沒敢說,目不斜視地做採訪記錄:“紀先生……”
話剛出口,男人突然俯身湊近,唇角輕勾,聲線沉沉暗暗:“叫我什麼?”

時衿

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九零後理工女。作品行文流暢,文風溫暖,希望少女心永不匱乏,寫出更撩人心弦打動人心的文,口號永遠是:甜甜甜,甜走魚尾紋。已出版作品:《春意遲遲》,《第九行詩》

真好,這才是好的愛情該有的樣子。再見,終會見面。離別,是不舍也是無奈,畢業了,送走一個個小夥伴,最終離開的也會有我,再會。
——讀者悸動心海

接觸時衿太太的第一本是《心尖寵》,當時姜易蘇的我上天,關鍵是鑒婊能力爆表。然後是《心跳怦怦怦》,於是乎,我一腳踏進了紀寒聲的泥潭深淵裡,紀總太撩了,不用說話就站在那都能撩翻你的那種。當時沉迷紀寒聲無法自拔。
——讀者_雞尾酒會效應

感覺喬妹妹這輩子都翻不了身了,就看小包子能不能拿下紀總了。
——讀者y

上冊
第一章 小叔叔
第二章 上司跟去相親現場了怎麼辦?
第三章 沒有小哥哥,只有小叔叔
第四章 臉紅的喬小茵
第五章 你跟他說句話,他心情就好了
第六章 “正當”關係
第七章 男朋友長得還挺帥
下冊
第 八 章 關下燈,謝謝小叔叔
第 九 章 送你生日禮物呀
第 十 章 互相喜歡的意思
第十一章 “叔叔”和“姐姐”
第十二章 小·妖精·喬,我愛你
番 外 一 今天你要嫁給我
番 外 二 吃你吧
喬茵第二天起了個大早,她給紀念在鍋裡留了早飯才出門,到報社的時候是早上八點半。
  辦公室裡人沒來全,零零星星地坐了幾個人,剛過了一個短假,個個神情懨懨,連八卦的性質都沒有,全都趴在桌子上無精打采。
  喬茵一推門進去,差點兒被這氣氛嚇了一跳:“你們清明節都幹什麼去了?”
  小黑往嘴裡塞了片餅乾,含糊不清地答:“去嵩山少林寺住了兩天。”
  “她本來是打算去過幾天清淨的日子,結果清明幾天人太多了,跟她一起去的又非要爬山上去……”相比于小黑而言,陸夏要有活力得多,一邊鼓搗鼠標一邊替小黑解釋,“腿估計都累斷了。”
  小黑點頭,連話都懶得說了。
  她們當記者的,體力還都比一般人要好點兒,結果還是受不了嵩山的摧殘,幾天假期放鬆的效果沒看見,反倒把小黑累得不想走路。
  陸夏把鼠標一扔,轉了椅子過來看喬茵:“對了小喬……”
  喬茵叼了袋酸奶在嘴裡喝,有些口齒不清:“怎麼了?”
  “今天的晨會你要參加呀?”
  “對,”喬茵皺了下眉,“我們辦公室還有誰要參加?”
  陸夏手一轉,指了指無精打采的小黑。
  社會部門員工不少,辦公室都分了好幾個。
  一個辦公室大概六七個人,基本每次就挑出一兩個參加晨會。
  喬茵點了點頭:“是隨機挑人嗎?”
  “當然不是……”小黑哀怨地看了她一眼,“每次去的要不就是上周新聞寫得特好的,要不就是寫得特差的。”
  陸夏:“她上周被叫過去就是因為新聞寫得差。”
  喬茵心裡咯噔墜了一下,問得小心翼翼:“被罵了?”
  陸夏點點頭。
  頓了幾秒,陸夏又補了一刀:“像我這樣多好,每次都是中等水平,完全不需要擔驚受怕的。”
  陸夏轉頭看她:“小喬,你上周挖出什麼大新聞了嗎?”
  喬茵想了一下自己上周寫的新聞,好像沒有什麼出彩的,她越想越覺得自己很可能是小黑那類被當眾批評的人,頓時連酸奶都喝不下去了。
  她咬了咬酸奶袋,悶聲答:“沒有。”
  “那……祝你……”
  陸夏本來打算說“祝你好運”,結果一句話還沒說出來,她突然又想起來了什麼,拖著椅子湊了過來,以只有她們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小聲安慰她:“沒事小喬,你和小黑不一樣……紀總肯定不捨得罵你的。”
  喬茵:“……”
  話是這麼說,但紀寒聲畢竟是她的上司,對她到底會不會公私分明誰都說不準。
  喬茵心裡沒多大底氣,已經做好了被當眾批評的準備,連九點鐘和小黑一起進會議室的時候,都還緊張得心臟狂跳。
  小黑已經能平靜地接受現實了,掙扎都不願意掙扎一下,面無表情地進去,然後又面無表情地坐下。
  喬茵坐在她旁邊,在桌子底下拽了拽她的衣角:“你上周到底寫了什麼呀?”
  小黑:“把去年的新聞整合在一起又發了一遍。”
  這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喬茵自己也這樣辦過幾次,剛要安慰她幾句,旁邊有人傳了幾張紙過來。
  喬茵接過來,低頭瞥了一眼,頓時被上頭一整列眼花繚亂的數據晃得有些眼花。
  小黑不是第一次看見那些數據,所以無比淡定地跟她解釋:“上周我們報和其他報紙、雜誌的發行量和所占的市場份額。”
  喬茵往下一看,果然看見了許多熟悉的名字,再往下,裡面還夾雜了她以前實習的那家雜誌:發行量兩萬三千份,占額3.24%。
  再挪到最上頭那一排,占額比明顯翻了倍。
  喬茵:“挺好的呀。”
  “好個屁,”小黑伸手給她往後指了指,“看這個,這個是和前一期的對比。”
  雖然數據不大,但是比上周還是下降了,喬茵頓時不說話了。
  整個會議室都安靜了下來,開始還有幾個人小聲地交頭接耳,這會兒全都盯著頭,是不是在看數據不得而知。
  半分鐘後,前頭的男人開口:“從文體部門開始。”
  他的聲音清清洌洌,聽著無比冷淡。
  整個會議室的氣壓仿佛也跟著低了下來。
  喬茵呼了一口氣,她不敢出聲,只能在筆記本上寫字給小黑看:【我們部是第幾個?】
  她之前不完全統計過,報社有文體部門、體育部門,還有一個分支出去的民生部門……全都加起來算的話,就算沒有十幾個,也有七八個。
  小黑也在紙上寫:【最後一個。】
  喬茵剛要松一口氣,小黑就繼續寫了一長串遞過來:【到最後所有部門的人都被罵過了,全都會專心致志地聽我們被罵。】
  喬茵:“……”
  這個聽起來,還真不是一般的慘。
  沒輪到他們這裡,喬茵前面都聽得提心吊膽的,有一句沒一句,但是整體還是能聽出來批評居多。
  被誇的也有,喬茵數了一下,從剛才的文體到民生,十來個人過去了,沒被批評的只有兩個人。
  這感覺就像一次大型考試之後,班主任在前面一個個地念成績時,坐在底下等著被宣判的學渣一樣。
  喬茵難得體驗了一把這種感覺,半個小時過去後,她的鼻尖都滲出了一層汗。
  前頭那人把文件翻了一頁,聲音大大的,聽不出什麼起伏:“社會部。”
  小黑很快被點名。
  紀寒聲:“沒有新聞可寫了?”
  小黑遲疑地嗯了一聲,聲音又低又輕,仔細聽還有些發顫。
  喬茵聽得膽戰心驚。
  “所以你就把去年的新聞翻譯了一遍?”
  喬茵跟著小黑一起低了低頭。
  安靜幾秒,小黑正不知道該怎麼硬著頭皮回答的時候,會議室裡突然被一道公雞打鳴的聲音劃破。
  有人的鬧鈴定串了,這會兒就在無比安靜的會議室裡叫個不停。
  那人越緊張越找不到手機在哪裡,兜兒翻了好幾個才翻出來,結果解鎖又出了問題,卡了兩下才把鬧鈴給關掉。
  紀寒聲的眼神掃過來:“報社怎麼規定的?”
  “開會的時候,手、手機要靜音……”
  紀寒聲皺了皺眉,明顯有些不耐煩。
  他的表情不大好,要不是生了張好看的臉,看起來甚至會像是兇神惡煞。
  紀寒聲雖然全程沒說什麼太重的話,但是話從他嘴裡一出來,瞬間就讓人覺得頭皮發麻。
  別說那員工了,連喬茵都被嚇得不輕,她咽了下口水,還沒來得及對那員工表以同情,又是一陣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喬茵默默地聽了幾秒,直到旁邊的小黑伸手戳了戳她:“小喬,你的電話!”
  伸手一摸口袋,果然是她的手機在響。
  喬茵一上午都不在狀態,一時間都沒有注意到,她連忙掛斷電話,一抬頭,所有人都在看她,包括剛才還在提醒別人開會注意事項的紀寒聲。
  倆人對視一眼,喬茵輕咽了下口水,然後先把視線撇了開來。
  所有人的視線又不約而同地轉到紀寒聲身上。
  幾秒後,面無表情了半個多小時的男人,突然扯唇笑了一下,幅度不大,但是跟剛才還是有明顯的區別的。
  喬茵瞬間變成了救世主一樣的存在。
  其他人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偏偏她自己根本不知道,她還低著頭,心裡想著如果紀寒聲再不說話,她就鑽到桌子底下去。
  然後這個念頭剛出來,男人就開口了:“喬茵。”
  “……嗯。”
  “和上一個同樣的問題。”
  喬茵沒敢接茬兒。
  “還有,”紀寒聲頓了一下,“下次手機記得調成靜音。”
  喬茵:“……嗯。”
  其他人:“……”
  小黑目瞪口呆地感歎:“紀總這也太雙標了吧……”
  喬茵在桌子底下拍了下她的手。
  男人已經收了東西起身:“社會部和文體部這周注意一下,下次再有類似情況直接扣獎金。散會。”
  喬茵松了一口氣,剛起身拿著筆記本和小黑出了會議室,手機就收到一條消息:【來我辦公室一趟。】
  她一口氣頓時又提了上來,不情不願地和小黑分道揚鑣,跟在紀寒聲身後幾米開外小步往前走。
  紀寒聲腳步沒停,推開辦公室的門就沒再關,把文件夾放在辦公室之後,連頭也沒回一下,只伸手扯了扯領帶:“剛才你都沒怎麼看我。”
  喬茵把辦公室的門輕輕掩上,聲音也輕輕的:“……怕你罵我。”
  她當然怕。
  紀寒聲剛才是真的太凶了,他一坐在那裡,整個會議室都沒人敢再說話。
  一場會議下來,喬茵的鼻尖冒了汗,但是胳膊上反倒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直到現在還沒完全消下去,她不自覺地抬手摸了摸胳膊,又加了一句:“你太凶了。”
  這話聲音依舊不大,窗口剛好有陣風從吹進來,砰的一聲把她剛才沒關嚴實的門給關上了,又把這幾個字掩蓋掉了大半。
  紀寒聲沒聽清:“我什麼?”
  喬茵只能又重複一遍:“你剛才太凶了。”
  這次聽清楚了,紀寒聲轉頭看了她一眼,然後慢慢直起身子:“我怎麼凶了?”
  男人這會兒和剛才在會議室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他的領帶被扯開了半分,眼神都比剛才溫柔了不少,他扯了下嘴角,越發覺得喬茵這句話說得有意思:“我對你凶嗎?”
  喬茵點頭。
  可不是凶嗎……剛才嚇得她連大氣都不敢出了。
  小黑有了經驗,這次雖然還是害怕,但是心理明顯強大了不少。
  但是喬茵就不一樣了,她從小到大都是學霸,連班主任跟她說話都是和好學生說話的專用語調——輕聲細語的,怕嚇到她一樣。
  紀寒聲抬腳走近幾步,然後在她跟前大概兩步遠的地方停下:“哪裡凶了?”
  喬茵想了幾秒,然後往後挪了一步:“你剛才開會的時候,一往我這邊看,我就覺得你該罵我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