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元氣滿滿美少女VS仙氣飄飄高冷學霸
每個女孩,心中都應該有過這樣一個少年。白衣飄飄,眼神涼薄。
暖寵言情作家浮光錦最新力作,心跳回憶殺,元氣女追男!

 

學生裡傳:“鐵打的程硯寧,流水的第二名。”

關於他的神話,始于安城一中。
眾人眼中的程硯寧:模範、招牌、標杆……他是優等生中的楷模,同齡人裡的領袖,全國卷高考739分的京大校草,國民學神。他就像一台高速運轉從無失誤、外觀極致精美的冰冷機器,讓人驚歎,無可挑剔。
甄明珠眼中的程硯寧:霸道、專制、善妒……他是典型的天蠍男,個性冷漠,神秘而性感。經常讓人想逃離,又因為他展露出的溫柔而深陷其中。那是一個,無論回想多少次,都讓她無法後悔的人。
後來——
學校裡有人看見,傳言裡不食人間煙火的高冷學神,眼眸猩紅,強吻了獲封新晉校花的大一小學妹。
再後來——
他騎自行車帶人兜風;校慶典禮上當眾求婚;手腕處,錶帶下壓著小女友的姓名刺青;剛一畢業,便升級奶爸,走上人生巔峰……自此,國民學神,變成了寵妻狂魔。

他這一生,所有跌破人眼鏡的例外,都是因為甄明珠。
她是他的小太陽,她是他的光。

浮光錦

瀟湘書院超人氣口碑作者,陝西省作家協會會員,現居於十三朝古都西安,是一個時刻幻想著去流浪,卻又一直安於現狀的矛盾體。文風輕緩綺麗,靈動明媚。慣常以溫暖動人的筆觸,把一個餘韻悠長、令人回味的故事娓娓道來。已出版作品:《獻給親愛的邵先生》《你好,小青梅》。

估計很多女孩都在甄甄身上看到了自己少時的影子,甄甄不像小說裡存在的人物,更像是我們逝去青春的縮影,所以我們對這姑娘格外疼寵維護,捨不得她受丁點兒委屈,對她經歷的傷痛感同身受,為她的成長蛻變與有榮焉,感謝阿錦,創作這部作品,她是我的最愛。
——by讀者空心舊事
一個最缺愛的男生把他所有的愛都給了一個女生。然後他得到了一個溫暖的家,我都要哭了。
——by讀者一望二三裡
我覺得甄甄代表的,就像是我們內心深處最渴望擁有的一整個青春。恣意、放縱、明媚、青澀。鮮花如錦的青春。就像是在冬日,也有滿樹繁花盛開。如果說學神是深沉讓人心悸的夜空,那麼甄甄就是其上瀲灩璀璨的繁星,她讓如墨的夜都那般動人。
——by讀者子衿
看這個文,想起一首歌。梔子花開呀開,梔子花開呀開,像淡淡的青春,純純的愛。滿滿都是年少的追憶,青春的足跡。
——by讀者liuhong022
上冊
楔  子
第 一 章 我就是看上他了
第 二 章 他站在那兒,閃閃發光
第 三 章 她認真了
第 四 章 看見他的那一刻,天好像都亮了
第 五 章 他傾身抱住她,真實的,寂靜無聲的
第 六 章 那是他應得的,也是他十年寒窗,最大的榮光
第 七 章 過年了,程硯寧
第 八 章 名滿天下,富甲一方
第 九 章 我想做一個優秀的人
第 十 章 十五歲了,許個願吧
第十一章 你今晚太讓我著迷了
第十二章 孩子,我是你舅舅
第十三章 他們四個,就要這樣完了嗎
第十四章 絕處逢生,程硯寧就是她的生
下冊
第 十 五 章 好久不見
第 十 六 章 怎麼就走到這一步了
第 十 七 章 秦遠,你知道的,我沒辦法答應你
第 十 八 章 我們都會有自己的新生活
第 十 九 章 到此為止吧,行嗎
第 二 十 章 新年了,又是一年
第二十一章 余明安挺適合她的
第二十二章 是妹妹,所以沒辦法是他的甄甄了
第二十三章 甄明珠是你前女友嗎
第二十四章 明珠的身世
第二十五章 苦肉計
第二十六章 甄明珠,我愛你
第二十七章 我們以後也埋在這裡,好不好
番外之蘇璿 被遺失的信
番外之婚禮 生生世世,非你不要
番外之寶寶 哥哥程歡和妹妹程真
2010年,八月。
雲京,天乾物燥,空氣裡一絲風也無。
甄明珠拖著行李箱出了機場大廳,抬眸左右看了看,一隻手插進褲兜裡,往室外吸煙區走去。
天熱,吸煙區人不多。
她隨手將行李箱推到一側牆壁邊,低頭捏了一根煙出來,放在鼻端嗅了嗅,整個人頓時精神了些許。長途勞頓外加睡眠不足,飛機上她一直在打盹兒,乏得很。
手機響,她掏出來看一眼,打著哈欠接通:“明暉哥。”
“哪呢?”那頭傳來一道沉穩男聲。
“三號出口,”甄明珠的目光瞥到兩步開外的落地玻璃門上,整個人突然有些心不在焉,扭頭朝邊上吸煙的男人道,“大哥,打火機借我用一下。”
男人看她一眼,目光略微複雜,倒沒拒絕。
眼前這女生年齡不大,小V領的黑色T恤衫配一條淺色牛仔褲,齊耳碎發略顯淩亂,抬眸看人的神色雖然有點散漫清冷,卻並不惹人討厭。她有一雙貓兒似的大眼睛,瞳仁漆黑,很漂亮。
甄明珠將打火機還回去,細長手指夾著煙,目光又一次看向玻璃門,剛才某一瞬,她好像產生了幻覺。
拉杆箱滑輪骨碌碌的響聲傳來。
兩道人影出來。
一男一女。
青年走在左側,距離她不遠,潔白襯衫深色長褲,身形修長挺拔,側臉白皙俊秀,賞心悅目。
女生和他並肩而行,側過頭說話,笑容溫婉。
甄明珠兩根手指夾著煙,拖動行李箱。
許是她目光太過直接,又許是因為她這一個動作鬧出了一點聲響,那正說話的兩人下意識側頭瞥了她一眼。
這一下,甄明珠看清了青年的臉,眉目如畫、清朗雋永。
程硯寧步子微頓,他邊上的趙嫣然當然察覺,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猶豫地笑著問:“熟人?”
這極輕的一聲讓空氣重新流動。
程硯寧收回視線,容色平靜:“不是,走了。”
“哦。”趙嫣然連忙跟上,走了兩步卻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視線裡的女生正將煙蒂往垃圾筒蓋上摁。
她舒口氣,笑著說:“可惜長那麼漂亮了。”
抽煙呢,算不得好女生。
她鬼使神差地松了一口氣,一抬眸,卻發現程硯甯好像完全沒聽見她說話,也絲毫沒有接腔的意思。
自己好像有點無聊了,趙嫣然收回思緒。
甄明珠摁滅煙頭,等了兩分鐘。
韓明暉接上她,往市區走。
車子駛上機場高速,男人抬眸看一眼副駕駛,無奈笑道:“怎麼出去玩一圈跟丟了半條命似的,蔫成這樣?”
“太熱了。”甄明珠抬抬眼皮,有些無奈。
男人笑笑,調侃說:“來雲京好幾年,還沒習慣?不過也就這一陣子高溫,過些天就好了。”
“悲催的是,軍訓將至。”甄明珠歎氣。
“哈哈。”
目睹了她小臉上豐富的情緒,韓明暉沒忍住又笑了起來。這姑娘被他父親接到韓家也就一年多,性格裡容易親近的一面才逐漸顯露出來。眼下辛苦地複讀了一年,以驕人成績被雲京大學外語專業錄取。
再過不久,就得開學了。
感慨間,韓明暉開了車載空調。
冷風徐來……
甄明珠轉頭看向車窗外,淺藍色的天微微發白,陽光被隔絕在外,很尋常一個雲京盛夏天。
她昏昏欲睡,夢回2006年。
安城一中。
——————正文——————
2006年,九月。
微風陣陣,日光灼灼。
教學樓三層,甄明珠咬著棒棒糖,一條腿後翹晃蕩,一條胳膊搭在圍欄上,百無聊賴地往下看。
大柏樹蒼翠挺拔,在地上遮了一圈暗影,像烏雲蔽日。
“靠。”她嘎嘣一聲咬碎糖果,眼眸一眯。
齒間甜得發膩……
“甄甄,看什麼呢?”邊上兩個男生往她跟前湊。
“滾啊,一身煙味,熏死了。”甄明珠頭也不回,蹙眉嚼著糖,半個身子趴在欄杆上,姿勢散漫又危險。
一男一女從柏樹後走到了發白的天光下,扎眼得很。
穿著校服裙的女孩身形纖瘦,馬尾清清爽爽地紮起在腦後,清秀的臉頰朝向一側說話,笑意盈盈。
她是語文課代表,抱著作業本,走在男生身側,顯得小鳥依人。
“你姐其實還挺漂亮的。”邊上,驀地出現一道男聲。
“想追呀,人家看不上你。”甄明珠輕嗤一聲,仍是沒回頭。
她的目光全部落在樓下那男生身上。
男生穿潔白的校服短袖,淺色牛仔褲,身高目測一米八以上,修長挺拔,清俊如畫一張臉,神色淡淡的,看上去一副目下無塵的樣子。
“他誰啊?”甄明珠努努嘴,漫不經心地問。
“你不知道?高三一班程硯寧,照片在校刊裡就有呢!”
“誰看那玩意兒。”
“也是,哈哈。我去,活閻王過來了——”
男生話音落地就轉身,可惜,已經來不及了。驚天動地一聲吼刺破校園:“欄杆上趴著那幾個,給我下來!”
“呃。”
“簡直要命,又來!”
“走走走走走!”
邊上罵聲四起,幾個男生踩滅煙頭,推推搡搡地往教室躲,有人扯了甄明珠一把,“我說祖宗,看個差不多得了。”
甄明珠微微一撇嘴,朝著樓下拿著喇叭的男人笑,十足挑釁。
“甄明珠!秦遠!徐夢澤!李成功!就說你們四個呢,滾下來!”男人一臉黑雲地擰著眉,嗓門驚人。
高一年級出了名的四個二世祖,一路從初中部混到高中班,劣跡斑斑令人髮指,訓導主任對他們的光輝事蹟如數家珍。
這聲喊,驚動校園。
*
程硯甯和甄明馨從教師樓上下來。
柏樹邊,閻正黑著臉大聲訓斥:“誰讓你們趴在欄杆上抽煙的?啊!一群小王八羔子,你老子送你來學校抽煙的?甄明珠,你給我站好嘍!”
甄明珠舉手:“報告閻主任,我沒抽煙,他們三抽的。”十六歲的女孩,眉眼含笑、張揚肆意,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
“我去,甄甄你搞事情呢!”
“不帶這樣的,你良心不會痛嗎?”
“滾你個死丫頭!”
邊上,無精打采的三個小夥伴頓時爆粗口指責起來。
“站好了!”閻正氣不打一處來,一隻手拿著大喇叭,飛起一腳就朝最近的秦遠踹了過去。後者一蹦老高,大喊,“閻主任,教育局規定不能體罰學生!別犯規啊!”
閻正怒氣衝衝地看著他。
這群小崽子,打不得罵不得,仗著投了個好胎在學校裡為所欲為,真以為他沒轍了。閻正掃一眼低頭憋笑的三個混小子,厲喝:“去,拿笤帚,放學前給我把操場掃一遍!”
“噫——老調重彈——”
“不滿意是不是?”閻正看著漫不經心的甄明珠,“還有你!跟他們三個分開,教學樓前這一片,給我掃乾淨了!”
被點到的某人毫無反應。
目無尊長!
閻正拿起喇叭湊近,大喊:“甄——明——珠!”
甄明珠“啊”一聲捂著耳朵蹦遠,一抬胳膊,截住了正走路的男生:“學長,能不能認識一下呀?”
仰著頭的女孩穿著白色短袖,深藍短裙,嗓音甜膩,眉眼囂張。
甄明珠?
閻主任拿著那麼大一喇叭喊,全校誰不認識她?
程硯寧心中冷笑,面無表情地繞過她走了。他邊上,神色怯弱的甄明馨松一口氣,緊跟上去。
“切,學霸就是目中無人啊。”
“甄甄人家不鳥你誒——”
“哈哈哈哈哈!”
邊上響起一陣嘲笑起哄聲,站直了身子的甄明珠猛地一把奪了閻正手中的大喇叭,朝著他的背影喊:“程硯甯,本姑娘從今天開始追你了,等著吧!”
“噗!”
“臥槽!”
“甄明珠!”
“主任主任,克制!克制!別氣啊,我的媽!”隨著兩道男聲乍起,秦遠一把扯住暴怒的閻正,氣急敗壞喊,“死丫頭,快把喇叭還給主任!活膩歪了你!滾過來!”
他們混是混,還從來沒在閻王頭上動過土呢。
甄明珠眼看著走出不遠的男生身形一頓,勾勾唇角,轉個身湊到閻正跟前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主任我一時衝動!下不為例哈,下不為例!我現在就去掃地,保證掃得乾乾淨淨,一個瓜子皮都沒有。”
閻正一把奪了喇叭,氣不打一處來,半天,一腳踹在秦遠腿彎上:“都給我滾!”
秦遠扯了甄明珠,四個人轉身往樓上跑。
*
教學樓,二樓拐角。
甄明珠掙開秦遠的手,“英雄救美,反應挺快哈。”
“噗。”
“哈哈。”
徐夢澤和李成功先後噴笑:“不要臉啊,哪家姑娘這麼給自己臉上貼金呢,哈哈。”
“滾你丫的,我不美?!”甄明珠一人一腳,怒氣衝衝。
秦遠抬手在她額頭上摸了摸,失笑:“美,整個一中就你美,我說最美的這位姑娘,你剛才抽風了,拿喇叭亂喊什麼呢?”
“誰亂喊了?”甄明珠哼一聲,轉身上樓,“我就是看上他了,追不到人我就不叫甄明珠!”
“噗,要叫假明珠嗎?”
“閉嘴吧你,李——失——敗——”
兩個時常拿名字互相打趣的先後上樓,徐夢澤看一眼神色微怔的秦遠:“她不會認真的吧?”
“怎麼可能?”
秦遠哼笑一聲,一步跨兩個臺階,上樓。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