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醉臥江山之鳳凰闕(全三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79.8元
定  價:NT$479元
優惠價: 79378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大氣磅礴古言作家鳳輕作品,暢銷書《盛世良緣》後再書系列名篇!

一夢醒來,她是東陵國泉州陸家的四少夫人,相公被她一腳踹下床!
本想拿捏這嬌弱美少年相公作威作福,不想這貨外表純良,內裡卻是要黑天黑地黑世人!

——“我眼中只有聽話的和不聽話的人,你是個聰明人。”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我一定拉你一起死。”



謝安瀾,國安特工代號青狐,腥風血雨沒要了她的命,休個假一覺睡到了解放前。一夢醒來成為了東陵國泉州陸家的四少夫人。
房子票子美男子轉眼成空,眼前只有手無縛雞之力,剛被她一腳踹下床的庶子相公一名。萬事不管,公公一名,外表賢良笑面虎,婆婆一名,各種心思妯娌兄弟若干。
謝安瀾萬分鬱悒:老娘真是嗶了...人類最親密的好朋友了!
本想拿捏著嬌弱美少年相公作威作福,不想這貨外表純良內裡卻是要黑天黑地黑世人。
——“我眼中只有聽話的和不聽話的人,你是個聰明人。”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我一定拉你一起死。”
——“我要權掌天下。”
——“那我...只好醉臥美人膝了。”
那就看看,到底是誰臥誰的膝吧?

 

 

 

喜歡鳳輕的這本書,沒有虐,沒有那麼多的驚心動魄,就是給我們展現了一對“大智近妖”的小夫妻,一起打怪,一起升級的故事。我喜歡這樣的愛情,他們之間彼此坦誠,所以沒有誤會,沒有第三者,沒有狗血虐。沒有女二,有男二。男二是很動人很讓人驚喜的一個角色,(之所以說是驚喜,是一直讓讀者在猜到底誰是男二?出現了那麼多優秀的男性角色,似乎誰都不是,然後懷疑是不是沒有男二?後來……好吧,他是讓人又驚又喜的男二。)這個角色也是一個看過之後最不能忘懷的角色。所以,我常常想,安瀾到底知不知道男二對她的感情?男主肯定是最早知道的,後來那些智商開掛的人似乎都知道了。但是,礙於男主的壓迫,誰都不敢說。所以,在明面上,安瀾還是不知道。就這樣,默默愛了一生。
                                                                             ——芳香女巫

心情不好的時候,看這本書絕對能好,我笑得肚子疼,臉抽筋,太厲害了,這本書是調節心情的最好選擇!

                                                                              ——六月君子蘭

我是看內容簡介進來的,沒想到掉進坑裡,爬不出來了!男女主針尖對麥芒的性格,就是天雷對地火,火花四射,情節太搞笑了。

                                                                               ——zy9362

目錄
第一章    青狐駕到  
第二章    孤魂野鬼  
第三章    婆媳難為
第四章    流雲會首   
第五章    上雍皇都   
第六章    風雲暗湧   
第七章    金榜題名   
第八章    皇城水深   
第九章    古塘秘事  
第十章    上雍之亂   
第十一章   驚天之秘
第十二章   後宮風起
第十三章   敵友難分   
第十四章   清河郡主  
第十五章   血濺壽宴   
第十六章   君恩如夢   
第十七章   胤安來客   
第十八章   睿王歸來   

  “陸離這個小渾蛋!我不會放過他的!”
  謝安瀾趴在床上一邊任由喜兒給她抹藥,一邊咬牙切齒地咒駡著。
  喜兒一邊小心翼翼地抹藥,一邊勸道:“少夫人,您別罵少爺了。昨兒您落水還是少爺跳下去把您救上來的呢。”
  這事兒她真沒記憶,謝安瀾眯眼:“陸蕎那死丫頭說是她讓人把我救上來的!”
  “呃……也沒錯啊。剛好四少爺到了那裡,二小姐說您掉水裡了,四少爺就跳下去了。四少爺也暈了呢,昨晚還……”喜兒看了看謝安瀾,欲言又止。昨兒四少爺半夜還跑去書房裡睡了一晚上。
  “……”那也不能改變那個小色魔大半夜輕薄一個昏迷不醒的人的事實啊。
  喜兒抹完了藥,收起藥瓶笑道:“還好傷得不重,休息幾日應該就好了。正好夫人禁足少夫人一個月,一個月過後老爺和夫人的火氣應該就消了。”
  謝安瀾坐起身來,微微眯眼,他們的火氣消了,本小姐的火氣找誰撒啊?
  “少夫人,您是休息兩天還是現在就去書房?”
  “去書房幹什麼?”謝安瀾不解。
  喜兒道:“抄家規啊。雖然有一個月時間,但是如果不趕得緊一點兒,只怕是寫不完的。”
  “抄、家、規?!陸家的家規有多長?”
  喜兒搖搖頭:“奴婢不知道哎,不過奴婢在書房裡見過,有這麼厚哦。”喜兒伸出小手,比了一個厚度。謝安瀾只覺得眼前一黑,咬牙起身:“陸離在哪兒?”
  “少爺在書房。”
  “過去看看!”

  書房裡,俊美儒雅的少年坐在書案後面握著一本書卻久久沒有翻頁,顯然他的心思並不在書冊上,俊美卻青澀的容顏上帶著幾分肅然和沉思,似乎在思考什麼很重要的問題。
  “陸離,你在不在?!”門外響起了謝安瀾的聲音。
  陸離回過神來,微微蹙眉道:“進來。”
  謝安瀾推門進去,正好看到書房裡抬起頭來的陸離,不由得愣了愣。謝大小姐前生是國安部的精英,代號青狐,可謂閱人無數,更不用說那是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什麼樣的巨星美男、鮮肉臘肉沒見過?可她卻依然忍不住為某人的容貌而驚歎。
陸離的相貌並不精緻,卻帶著一種無可挑剔的俊朗疏闊。眉眼濃淡適宜,猶如一幅意境深遠的水墨畫。這還是他年紀尚小,輪廓中略帶幾分稚嫩。再過個幾年更加成熟,閱歷漸多之後,他毫無疑問會變成一個禍害。
尤其是方才,陸離一抬頭眸間一閃而過的鋒利,更是讓淡雅的眉目間平添了幾分銳氣。至少,眼前這個美少年絕對不是一個被養在後院死讀書的傻白甜,這絕對是個黑心腸的貨!
  “夫人有事?”陸離挑眉淡淡問道。
  謝安瀾道:“夫人罰我抄家規。”
  陸離揚眉,似在說:那又如何?
  謝安瀾磨牙:“聽說陸家家規很長,我寫不完。你幫我!”
  “幫你?”陸離的表情有些古怪,“我為什麼要幫你?”
  謝安瀾冷哼:“要不是你吃裡爬外,我怎麼會挨板子還被罰?你不幫我誰幫我?”
  陸離頓時黑了臉:“不會說話就不要開口。”
  “哼,我明明就是被陸蕎那個死丫頭推下去的!陸離,我是你媳婦兒,你居然一句話都不說,任由那個老妖婆揍我!你還是不是人?”謝安瀾磨牙。原主拿自己的私房錢養著男人有什麼用?關鍵時刻什麼都指望不上!
  陸離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現在叫得這麼厲害,剛才在明蘭院怎麼不叫?”
  “你當我傻?”謝安瀾不屑,她根本沒有人證,陸夫人明顯也沒打算替她做主。肯定是陸蕎和她那個卓姨娘在陸老爺面前撒嬌賣癡,陸夫人也只想收拾她一頓給丈夫一個交代罷了。一個庶子媳婦一個庶子,陸夫人看誰都不順眼,收拾誰不是收拾?
  “算你聰明。”陸離道。
  謝安瀾煩躁地道:“總之,你給我把這些東西抄完!陸家的家規,你不抄誰抄?”
  “憑什麼?”陸離揚眉道。
  謝安瀾上下打量他一番,突然露出一個滿是惡意的笑容:“就憑……你不想挨揍。你不想讓人知道自己被媳婦兒揍了吧?嗯?”陸離鳳眼微眯,盯著謝安瀾看了良久。就在謝安瀾以為他要噴回來的時候,陸離突然展顏一笑:“好,我幫你抄。”
  “……”你突然認輸,讓我覺得自己像個壞人啊。
  不想承認自己被某人的笑容煞到,謝安瀾淡定地收回拽著陸離衣襟的手羞澀地笑道:“那就辛苦夫君了。”
  陸離看著她,神色莫測:“替夫人做事,應該的。”
  “……”好不要臉啊。
  謝安瀾是秀才的女兒,自然識字,還寫得一手好簪花小楷。現在的謝安瀾同樣也會寫,雖然不能說一模一樣,但是原主現于人前的手跡並不多,而且筆跡也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她只要用點心,並不會因為字跡被揭穿。
  讓謝安瀾驚訝的是,陸離只看了一眼她的字,便拿過一邊的筆攤開一卷空冊子默寫起陸家家規來,字跡竟然跟謝安瀾寫的有九成像。謝安瀾滿意:“夫君果然厲害,這些東西就勞煩你了啊。我背上的傷好痛,還是回去歇著吧。”
  謝安瀾說完,便擺擺手心安理得地走了。
  身後,埋頭默書的陸離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謝安瀾的背影,微微挑眉,眼神幽深。

  狐狸是一種狡猾的動物,還是一種睚眥必報的動物。
  謝安瀾休息了兩天,背後的傷就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於是怎麼報這一頓板子之仇也就正式提上了日程。因為被禁足,除了自己那小小的院子謝安瀾哪兒都不能去。百無聊賴之下,謝安瀾就悠然地蹲在院子裡曬太陽。
  喜兒有些好奇地蹲在一邊看著她摧殘院子裡為數不多的花草,小心翼翼地提議道:“少夫人,您……真的不去看看四少爺嗎?”
  謝安瀾翻了個白眼:“看他幹什麼?”
喜兒道:“可是,四少爺是在替您寫家規啊。而且……四少爺都睡了好幾天書房了,萬一病了……”
想起正在書房裡埋頭抄書的某人,謝安瀾難得生出了幾分心虛之感。畢竟一個成年人欺負一個才十七八歲的少年,總是有些說不過去的,尤其那還是一個美少年。
但是想起因為某人的袖手旁觀而讓自己無辜地挨了一頓板子,謝安瀾又覺得自己的心虛實在是莫名其妙。
  想了想,謝安瀾道:“你去端盤點心過來,咱們去看看四少爺。”
  “是,少夫人。”喜兒大喜,連忙應道。一場落水事故之後不知怎麼回事,四少爺和少夫人就變得怪怪的。往日四少爺和少夫人總是……相敬如賓?喜兒摸摸腦門覺得自己學問有些不夠。總之,往日這兩位相處總是十分疏遠,好像沒話說一樣。現在少夫人不再圍著四少爺轉,不再事事想著四少爺,四少爺居然……幫少夫人抄家規?
  看著喜兒歡喜地離去的背影,謝安瀾挑了挑眉,心情愉快地取出一張紙攤開,慢條斯理地收集起跟前的君影草白色花朵中的花粉,美麗的容顏上露出一絲邪惡的笑容。
  謝安瀾帶著喜兒走進書房時,陸離果然正在埋頭抄書,旁邊桌上放了好幾本已經抄寫好的書冊。謝安瀾進來他也只是抬眼淡淡地看了一眼。謝安瀾笑眯眯地趴在桌上,撐著下巴打量著他俊美的輪廓。果然,都說認真的男人最帥了啊。
  淡淡的馨香傳進陸離的鼻間,陸離皺了皺眉,擱下筆抬頭道:“你幹什麼?”
  謝安瀾道:“來看看你啊,夫君辛苦啦。”
  陸離冷笑一聲,辛苦了?她若是真的覺得他辛苦會一個字都懶得寫?只會說風涼話的女人!
  陸離深覺之前謝安瀾的模樣其實沒什麼不好,現在這個才是糟心!
  他還沒來得及說話,門外傳來陸蕎的聲音:“四哥!四哥!”
  兩個人臉色微變,謝安瀾一個翻身一把拉起陸離,自己坐到了陸離的位置上,順便發表感想:“你妹妹真沒禮貌!”
  她話音剛落,陸蕎就出現在門口。見到謝安瀾,陸蕎愣了愣,眼底閃過一絲不屑,上前一步拉著陸離的手臂道:“四哥,我有事兒找你。”
  “何事?”陸離淡淡問道,顯得溫文爾雅。
  陸蕎掃了謝安瀾一眼,輕哼一聲,嬌聲道:“四哥,那天我看到四嫂的鐲子真好看。我明天要出門參加李家的花會,借我戴戴好不好?”
  哢嚓,謝安瀾手裡的狼毫應聲而斷,說話的兄妹倆都有些驚愕地看著謝安瀾。不過陸蕎很快就將這點怪異拋到了九霄雲外,撒嬌地拉著陸離的胳膊:“四哥,好不好嘛?四哥最疼蕎兒了對不對?”
  陸離不答,陸蕎頓時覺得有些沒臉,噘著小嘴道:“四哥,我只是借來戴戴又不是不還。這點小事,難道還要爹親自來跟你說嗎?”
  陸蕎連陸家家主都搬了出來,若真讓他爹來說,別說謝安瀾的鐲子,只怕他們倆還要再挨一頓訓。
  “你嫂子就在這裡,你何不自己問她?”陸離道。
  謝安瀾咬牙切齒,男人果然靠不住!謝安瀾啊謝安瀾,你嫁這麼一個男人有什麼用?
  不用陸蕎說話,謝安瀾已經笑了起來,笑得宛若春風,抬起手腕露出一個銀絲手鐲。這鐲子並不貴重,不過是勝在精巧罷了:“二妹是說這個嗎?”
  陸蕎眨眼:“是啊,好嫂子,你就借我用用嘛。”
  這妹子是記性有問題還是腦殘啊?你前幾天才害我挨了一頓板子啊。
  謝安瀾笑得更加溫柔:“借你自然是沒問題,只是……嫂子最近心情不太好呢。”
  陸蕎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她眯眼打量著謝安瀾。謝安瀾淡定地將手中斷成兩截的筆拋到桌邊道:“我正打算把這鐲子當了,好買些補品好好補補呢。這傷筋動骨的還要關禁閉,整個人都要抑鬱了。”
  陸蕎頓時了然,眼底有著不屑,卻笑靨如花:“原來是這事兒啊,爹和夫人也是疼我才會罰嫂子的。我去跟夫人說,禁閉就免了吧。”
  不上道的臭丫頭,還有抄書呢!不過想到抄書不是自己的事兒,謝安瀾滿意了,感動地伸手握住陸蕎的手:“那就有勞二妹了。鐲子回頭我清洗一下再讓喜兒送過去?”
  陸蕎想到這鐲子被謝安瀾戴過了,也就沒有拒絕,諒謝安瀾也不敢騙她!
  達到目的後,陸蕎便心滿意足地離去了。
  等到她的背影在門口消失,謝安瀾才愉悅地一笑,拉過陸離的衣袖擦了擦自己剛剛拉著陸蕎的手輕哼:“真是個單純的小丫頭。”
  陸離警告地看著她:“別惹事。”
  謝安瀾翻了個白眼,不耐煩地道:“就會馬後炮!我說你好歹是個大男人,能幹點正事嗎?”
  陸離咬牙:“我是因為誰?”
  他為了救謝安瀾下水昏迷,不得不告假在家休息卻還要幫她抄書。這女人不知道感恩就算了,還越來越囂張。
  謝安瀾嗤笑:“你不會告訴我,去書院念書就是你的正事吧?”
  “不然?”陸離揚眉。
  “作為一個已經成家的男人,你難道不該養家糊口嗎?我警告你,你休想再用我一個銅板的錢!”
聞言,陸離俊美的容顏頓時黑了,他神色不善地盯著眼前的女子,依然是那樣的容貌,只是眉宇間多了幾分生動,眼底多了幾分狡黠,看上去竟像是完全換了一個人。
  謝安瀾警惕地瞪著眼前的少年,這傢伙可不是什麼謙謙君子。
  陸離微微眯眼,朝著謝安瀾走了過去。謝安瀾心中警鈴頓時大作:“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別過來啊。”陸離慢慢靠近她,神色深沉地盯著她美麗的容顏。謝安瀾心中悲苦地望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少年,暗暗咽了口口水。
  倏然,只聽陸離低沉的笑聲在房間裡響起:“夫人……以為我,是要做什麼?”
  耍我?
謝安瀾眯眼,細長的媚眼中閃過一絲險惡之色,抬手一推將少年推到了面前的桌案上,毫不猶豫地一隻手按在了他的胸口。雖然兩個人的身高有些差距,但是這看似輕巧的一按,陸離竟然無論如何也動搖不了她。
謝安瀾揚起邪惡的笑容,萬分愉快地俯身摸摸少年俊美絕塵的容顏,口中嘖嘖贊道:“夫君生得……當真是秀色可餐啊。”陸離平靜地望著距離自己不過寸許的嬌豔紅唇,淡淡的氣息噴在臉上,輕微的芳香彌漫在鼻間。不知怎麼的俊俏的容顏染上了一片緋色。
  謝安瀾看在眼裡,大樂:少年,跟姐姐玩兒你還太嫩了。
  “謝、安、瀾。”陸離一字一頓地道。
  謝安瀾挑眉笑道:“相公,有何指教啊?”
  “你是不是想自己抄寫家規?”陸離淡淡問道。
  謝安瀾撇嘴,訕訕地放開了他,還不忘將他拉起來按回椅子裡,殷勤地撫平他微皺的衣襟笑道:“是妾身不好,夫君你快寫吧,我不打擾你了。”陸離淡淡瞥了她一眼,重新執起筆來,蘸了墨開始抄寫家規。看著他行雲流水地默寫那在謝安瀾看來狗屁不通的東西,謝安瀾佩服不已。這苦命的孩子肯定從小抄到大才這麼順溜的。
  看陸離不再理會自己,謝安瀾輕手輕腳地退了出去。
  直到她消失在門外,腳步聲漸行漸遠,陸離手上頓了一下慢慢抬起頭來,望著空蕩蕩的書房門口,眼神幽深:“謝安瀾?你到底是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