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心尖上的你(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溫柔可愛三好學生vs高傲冷漠天才少年
一次未知的相遇,一次註定的重逢,從此她成了他的心頭肉心尖寵,一眼萬年,寵入骨髓。
甜寵作家弱水千流2019全新甜寵力作,晉江高分金榜作品,含全新番外
別人眼中的顧江:天才少年,名校主席,顧氏集團老祖宗最喜歡的一位嫡孫,出身名門,氣質好,品味佳,容貌身材無可挑剔。且潔身自好,異性朋友為零,從不和任何女人有牽扯――堪稱完美。
許思意眼中的顧江:霸道冷漠,桀驁不馴,總是頂著一副拒人千里的面癱臉。最重要的是,斯人毒舌腹黑且脾氣奇差――退避三舍,躲之不及,有多遠離多遠,此等大佬她這種小弱雞可堅決不能招惹!
直到某天,
顧大佬:“許思意,過來。”
許小弱雞嘴角一抽,當當當碎步挪過去,屏息,低頭,站得端端正正:“大佬好。大佬找我有什麼事,您請說。”
大佬懶懶看她一眼,“說什麼?說我不找你的時候,是憋著想你,找你的時候,是爆炸想你。說我快想死你了?”
弱水千流,晉江文學城新生代超人氣作家,四川省網絡作協會員,生於天府之國成都,萌萌的吃貨一隻。文字歡脫清新,甜寵治癒,廣受讀者追捧。已出版作品《田入心扉》《心癮》《我知寒山意》《悠悠喃風起》等。
●他高冷傲慢,輕佻張狂,卻稀罕她進骨頭縫裡,為她柔腸百轉,寵愛入骨。
●冷漠恣意校霸大佬VS乖巧軟萌小可愛,暖萌CP,高甜寵溺!
●我不找你的時候,是憋著想你,找你的時候,是發了瘋地想你。許思意,下輩子換你喜歡老子到瘋掉。
●晉江文學城超人氣作品,弱水千流全新力作,2019年經典校園甜寵文,各大微博營銷號競相推薦,口碑好,熱度高,全新修訂,新增全新番外。
第一章 名校主席?
第二章 大佬?大佬!
第三章 小醉貓
第四章 共度一宿
第五章 抱抱?抱抱!
第六章 我在追你
第七章 親親?親親!
第八章 特喜歡你
第九章 親你
第十章 小寶貝
第十一章 小白兔?小超人!
第十二章 小祖宗
第十三章 大佬男友力max
第十四章 寵愛
第十五章 他的小41
第十六章 糖罐子
第十七章 逐光者
第十八章 甜暖暖
第十九章 In Paris
第二十章 蜜
第二十一章 那麼甜
全新番外:糖油果子
許思意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出來,只是很淺地彎起了唇,“大家都說,父母和愛人是我們在世界上最親近的人。但是愛人會改變心意,父母也會有自己的無可奈何,所以,每個人唯一能依靠的,其實就只有自己而已。”
  顧江站在離她幾米遠的位置,眸色沉沉深黑一片,盯著她,不吭聲。
  許思意抬眸,看向一言不發的少年,笑笑:“有時候,友情遠比愛情更容易長久,朋友也比戀人更容易相伴到老,不是麼?”
  整個空間有幾秒鐘的安靜。
  半晌,顧江扯扯嘴角笑了,似不屑又似冷嘲,說:“不是。”
  “……”許思意愣住。
  “冒犯咱叔的地方,你包涵。”他漫不經心。
  許思意被這句話弄得有點懵,不解道:“……什麼意思?”冒犯她爸爸什麼?
  顧江面無表情:“這世上不是每個男人都和他一樣廢。”
  許思意:“……”
  窗外又起風了。
  這次的風比之前那陣更大,呼呼的,樹枝綠葉都沙沙作響。
  顧江垂眸,從褲兜裡慢條斯理摸出了個什麼小玩意兒,捏在手裡,臉色很淡,然後動身走到了那姑娘跟前。一伸手,把那小玩意兒塞進了她手裡。
  許思意狐疑,低頭攤開手掌一看。
  是一枚還沒拆糖紙的薄荷糖。
  她怔住,正不明所以時,身前的少年忽然一彎腰,腦袋湊到了她臉頰旁邊,薄唇和她的臉蛋兒只隔了不到兩公分。
  一雙深邃的眼睛盯著她,似笑非笑,眸黑得發亮。
  淡淡的煙草味、淡淡的薄荷味、還有男生身上獨有的荷爾蒙氣息,一股腦兜頭蓋臉罩住她。許思意心跳驟急,兩頰才剛褪下去的紅雲又絲絲縷縷地爬了上來。
  她下意識地想要往後仰仰脖子,與他拉開一點距離。
  由於太緊張,雪白細嫩的掌心裡出了汗,滑膩膩的,幾乎要攥不緊那顆糖。
  然而許思意準備往後躲的念頭剛剛萌生,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時,一件令許思意始料不及的事發生了――少年長手一撈,直接托住她的臀往上一架,瞬間把人給淩空抱了起來。
  “……”
  腳尖離地高出好一段距離,許思意始料未及嚇一大跳,慌了神,兩隻小手下意識抱緊了顧江的脖子,雙腿也出於慣性環住了對方的腰。
  就這樣,電光火石之間,她整個人呈樹袋熊狀掛在了顧江身上。
  ……天呐。
  這個難度超高又蜜汁羞恥沒眼看的造型是真實存在的嗎?
  由於太過於震驚加羞窘,許思意臉上起火,一雙亮晶晶的眸子瞪得比銅鈴還大。
  懷裡的身子嬌小軟乎,香香的,輕飄飄,幾乎沒什麼重量。顧江兩隻手掌穩穩托住她,往上掂了掂,挑眉嗤道:“棉花兒糖做的麼。”
  許思意整個人羞得快要炸開,面紅耳赤地急道:“你在做什麼?放開,放手,快點把放我下來……”
  顧江把她抱懷裡,垂眸瞧著她,淡淡的,“要我撒手還把我摟那麼緊?”
  許思意腦子迷迷糊糊的,聽完一愣,也沒多想就把兩隻抱住他脖子的手鬆開了。
  “……”
  顧江見狀驟然變了臉色,嘴裡低罵一聲,怕她摔,飛快拿一隻胳膊環住那把小腰把她抱更緊,一轉身,把她給抵牆上了,氣得扯唇笑出來,“叫你鬆手你就松,這麼聽話?那我讓你給我親一下你怎麼就倔著不肯?”
  話題東拉西扯地繞了一大圈,結果莫名其妙又繞回了原點。
  “你……放我下來。”許思意輕聲說。
  顧江充耳不聞。
  “……”男生在力量上的性別優勢原本就巨大,憑許思意這細胳膊細腿兒,想從顧江手上掙脫基本上毫無可能。她臉通紅,身子懸空沒有絲毫安全感,咬咬嘴唇,還是只能試探性地捉住顧江肩膀上的T恤衣料。
  “許思意。”
  突的,顧江喊了聲她的名字。也不知是不是錯覺,此時此刻,這三個字從他嘴裡出來,竟透出種說不出的低柔。
  她全身滾燙,懷疑自己已經連腳指頭都已經紅透了,悶悶的,聲若蚊蚋地擠出一個音:“嗯?”
  他欺身貼近她的臉蛋兒,語氣隨意,聽著還是那副漫不經心的調子:“這個世界是多面的,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僅僅是我們看到的樣子。”
  “……”許思意怔住,視線抬高,對上那雙黑亮如星的眸。
  近在咫尺的璀璨。
  “我們對一件事物的百般解讀,或許構不成萬分之一的它,卻是百分之百的我們自己。”他輕描淡寫,“懂麼?”
  我們對一件事物的百般解讀,或許構不成萬分之一的它,卻是百分之百的我們自己……
  她用此時明顯不太靈光的大腦吃力地思考了會兒,動了動唇,不太確定地說:“因為,‘我們是什麼樣子,我們看世界就是什麼樣子’?”
  他笑,“也不算太笨。”
  許思意默了默,緩慢地點頭,“……懂了。”
  “所以你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你能依靠的不是只有你自己。”顧江盯著她,“來依靠我。從今往後,天塌下來我給你頂著。”
  “……”許思意的眸光有刹那的跳動,沒有說話,拿糖的那只手五指收得更緊。廠房裡太安靜的緣故,能聽見一陣糖紙被捏變形的輕微窸窣聲。
  風吹葉動,光陰溫柔。
  突的,顧江高挺的鼻尖湊近她淺粉色的唇瓣兒,嗅了嗅,聞到一陣甜甜的淡香。他唇角彎了彎,漫不經心地說:“剛給你的糖呢。”
  糖……
  許思意愣了下,下一秒鐘才反應過來他說的糖是什麼,攤開左手,乖乖把那顆被她捏得皺巴巴的可憐薄荷糖遞到他眼皮底下,“這個嗎。”
  顧江兩隻胳膊都抱著她,騰不出手來,只“嗯”了聲,懶懶地輕微一抬下巴,“給你的,拆開。”
  “……”許思意不解,有些茫然地看對面。
  他挑眉,“吃了。”
  “現在麼?”
  “嗯。”
  “……”好吧。她眨了眨眼,兩手並用把糖紙拆開,一枚淡藍色的圓形薄荷糖躺在裡頭。圓滾滾的一顆,么指姆大小。
  她把那顆糖放進了嘴裡。
  霎時間,清冽的甜味在舌尖彌漫開。
  陽光的陰影中,廢棄煙絲廠的老牆邊,少年淩空抱著姑娘摁在牆上。
  他光潔爆滿的額頭輕輕抵住她的,眼皮上抬,黑眸直勾勾地盯著那張羞成番茄似的小臉,說:“好吃嗎?”
  許思意點了點頭,聲音細細的:“嗯。”
  “喜不喜歡吃糖?”
  “……嗯。”她又輕輕點頭。
  “正好。”顧江無聲地勾了下唇角,聲音低得發啞,“我也喜歡。”
  許思意的睫毛顫了顫,意識到什麼,驚詫交織著慌亂從眼底閃過。好像心都快從喉嚨裡跳出來。
  毫無徵兆的,顧江低頭,咬住了那張粉粉柔軟的唇。懷裡的姑娘身子一顫,在她又羞又窘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他眯了眯眼,舌頭霸道撬開那兩排糯玉米似的齒。
  許思意渾身起火,腦子一懵,呼吸被瞬間吃了個乾淨。
  薄荷糖被搶走了。
  但少年食髓知味還不滿足,舌在她嘴裡宣誓主權一般,攻城奪地,風捲殘雲,不放過任何邊邊角落。
  不知過了多久,
  等顧江意猶未盡地親完,許思意已經像是只剛蒸熟的蝦米,呆呆的,嘴唇水潤粉嘟,整張嘴都麻得失去了知覺。
  “小41。”
  他喊了聲,尋歡後的嗓音聽著性|感得要命,閉眼,鼻尖輕輕蹭了蹭她的唇瓣兒,“你可真會折磨我。”
  *
  中午的時候,太陽比上午那會兒的更大。日頭當空,陽光直射,秋天都被曬出了幾分夏天的調調來。
  許思意腦子裡迷迷糊糊,已經記不清自己是怎麼走出那間廢棄煙絲廠的了。
  只記得,那位殺馬特大佬騙她吃了一顆薄荷糖,然後又霸道地唇舌並用,把那顆薄荷糖從她嘴裡卷了出去。末了,還緊緊抱著她貼著她,意猶未盡地直嗅她的唇。
  萬萬沒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幾十分鐘前沒有第一時間跳車逃跑的結果,是自己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親腫了。
  舌根微疼,唇瓣現在都還是麻麻的,不用照鏡子都能想像得出,她的嘴肯定已經成了《東成西就》裡梁朝偉的同款香腸唇。
  ……囧辣個囧。
  此時,她低垂著頭咬著嘴唇走在林蔭小路上,眼睛霧濛濛的,臉上起火,耳根子滾燙,整個人又羞又懵地都快要冒煙兒。
  “餓了沒?”邊兒上一道嗓音冷不丁響起來。
  許思意沒敢抬頭,只是拿眼風悄悄往旁邊瞟了眼。
  少年沒看她,黑眸漫不經心地平視前方,右手食指轉玩兒重型機車的車鑰匙,臉色看上去很隨意,也挺正常,跟剛才在廢廠裡強吻她的仿佛不是一個人。
  她又回憶起之前那個深吻,臉更熱了,連忙收回視線,搖搖頭。
  顧江眼角掃見她臉蛋兒上嬌豔的紅暈,不著痕跡地彎了彎唇,再開口時,嘴角的弧度已經平下去,語調散漫:“都瘦成什麼樣兒了,還不按時吃飯。”
  “……”許思意嘴唇囁嚅了下,想反駁自己沒有很瘦,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沒出聲。
  顧江又問:“下午有課麼。”
  “嗯。”她點頭。
  “幾點?”
  許思意回憶了一下課表,小聲說:“兩點就有。”
  顧江聽完看一眼手腕上的表,現在是十二點,離她上課還有兩個多鐘頭。他扭頭往街邊的幾家家常館子隨便瞧看了眼,說:“走,換個地方帶你吃東西。”然後就邁著步子往停在路邊的賽摩走去。
  許思意咬了咬嘴唇,停住腳步,站在原地沒有跟過去。
  顧江察覺了,回過頭來。
  “我……”許思意還是低著眸,不敢看對面,支吾了下才說,“想回學校了。”
  她性格膽小保守,在他之前,連和男生牽手的經驗都為零。上高中那會兒,不少本校外校的男生見她長得好看,也曾對她展開過一系列追求,但那些所謂的追求行為,充其量就是遞情書送巧克力,最猛烈熱情的也就是跑過來當面問她能不能牽牽小手,一個個比水還純。
  沒有一個像這位殺馬特大佬,一言不合就對她動手動腳,還動嘴……
  “先吃飯。”顧江沒什麼語氣地說。
  那姑娘還是沒有動。跟個犯了錯被老師罰站的小學生,手腳都不知怎麼放似的,耷拉著腦袋,連小耳朵都紅得快燒起來。
  招人喜歡得要命。
  顧江看她幾秒,很輕地嗤了聲,似笑非笑地說:“親你一下而已,這半天兒還沒緩過來?”
  “……”許思意被他一說,雙頰更燙,頭都快埋到胸口裡去。
  “先吃飯,吃完我就送你回學校。”他說。
  許思意想到下午的專業課不敢再耽誤,但還是有點猶豫,於是囁嚅了下,聲音小小的:“那你……你不能再,像剛才那樣。”
  顧江直勾勾盯著她,眉峰一挑,明知故問:“哪樣?”
  許思意臉上的溫度能煎熟雞蛋,說不出口。他明明知道她指的是什麼。
  半晌,
  少年終於放過他了,漫不經心回過來地一句話,調子曖昧,刻意緩緩拖長:“行。我不碰你。”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