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預購中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雲母第一次見到她師父時,那個男人白衣勝雪,風姿絕塵。旁人開玩笑似的勸他將她帶回去,他也只是高傲地淡淡一掃,便道:“不過是只野狐狸。”

那時雲母竟也不生氣,只是覺得那般出塵的仙人,看不上她實在正常。

然而,誰知不出半個時辰,他竟又折返回來,披著斗篷,一身黑衣,然後……

偷偷摸摸、小心翼翼、做賊似的將她抱了回去。

外冷內熱、傲嬌的絨毛控師父VS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的小狐狸。

嫁給師父之前毛可能已經要被擼禿了!
毛要是真禿了就不知道還想不想嫁給師父了!
生無可戀啦!
辰冰,知名青春題材小說作家,故事寫得細膩深情,充滿活力與趣味。寫充滿正能量、陽光向上的故事,始終堅信只要努力便會有收穫。
1、呆萌小狐狸和冷漠仙君的暖甜愛情故事,超萌、超治癒!
2、白衣勝雪、風姿絕塵的師父,竟是個絨毛控!
3、初見她:聽聞有人發出一聲淺淺的吃痛之聲,白及仙君步伐一頓,緩緩回頭,只見一隻雪白的小狐從草叢中跑了出來。她毛髮蓬鬆,通體雪白,眉間有一道豎紅的印子。白及不由一愣。
後來:她此時是狐形,又急切地想著要見師父,故而蹦蹦跳跳的,嘴裡還叼了個松果。白及有些不自在地移了視線。
再後來:骨架較小,故而身子纖巧、腰肢纖細,只是她該長的也都長好了,該有的都有。白及這麼一抱,便突然難得地有些無措,手臂一僵,不知該抱還是該松,只好自覺地移開目光不看她,仿佛如此就能減少冒犯。
4、不裝會死、外冷內熱、傲嬌絨毛控師父VS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的小狐狸。
5、甜度五顆星,溫馨治癒!內外雙封,裝幀精美,超值典藏!
第一章 初遇仙君 1
第二章 天資初現 38
第三章 凡間賞燈 82
第四章 星夜初吻 138
第五章 青丘少主 188
第六章 妖王兄長 233
第七章 雲母身世 261
第八章 渡劫成仙 298
第九章 凡間成親 338
第十章 身世曝光 384
第十一章 一家團圓 445
第十二章 朝朝暮暮 487
仙君樣貌清俊,氣度超然,不過才剛渡劫,倒是比這天上成仙了上千年的老仙還像個神仙。他上來以後只問了一句話――
“正式雷劫,何時開始?”
這句話將接引的天官嚇得拿筆的手都抖了。待他問到白及仙君道行幾何的時候,白及的回答讓天官無論如何都不信,不得已當場算了算。白及仙君並無遮掩的意思,天官一算就算了出來,這一算不得了,讓天官差點跪下來喊祖宗。
白及仙君的前塵往事由此曝光,只是他自己似乎完全忘了。說來奇怪,據說當年的神君是個性情暴戾之人,而如今成了仙,竟是褪了一身戾氣,成了今天這位清心寡欲、堪稱仙中之仙的白及仙君。
淺衣弟子自己都想不到他們下來捉個寵物,竟能碰見這位仙人。白及仙君果然如同傳說中一般清俊出塵,在他們見過的神仙中,竟是無誰可比……這等相貌,簡直是要讓所有見過他的人都在他面前自慚形穢。
淺衣弟子將那半死不活的彘收進葫蘆中。白及仙君制服它時雖然揮了劍,但其實是以劍用訣,弄倒了彘卻沒在皮肉上傷它,手法很是厲害。
將彘收好,淺衣弟子再次道謝道:“多謝仙君相助!我等不知如何感謝才好,待我們將這孽畜交還到天庭,定再來浮玉山正式拜謝仙君――”
“不必。”
白及仙君只是略一點頭,神情毫無波動,似乎剛才所有一切根本與他毫無關係。話畢,白及仙君轉身便走,然而還未走幾步,只聽那領頭的另一位深色青衣弟子突然大喝一聲:“什麼人――”
“嗚嗷……”
聽聞有人發出一聲淺淺的吃痛之聲,白及仙君步伐一頓,緩緩回頭,只見一隻雪白的小狐從草叢中跑了出來。
她毛髮蓬鬆,通體雪白,眉間有一道豎紅的印子。
白及不由一愣。
深衣弟子見只是只狐狸也有些傻眼,頓時為自己的小題大做而深感丟臉,尷尬地張了張嘴,道:“狐狸……白狐……”
哪個山裡還能沒個狐狸?哪怕是少見些的白狐,也是有些大驚小怪了。
更何況眼前這只狐狸也不知有沒有團扇大,一看就知道出生還沒幾個月,只是也不曉得這麼小的狐狸,怎麼會沒有母親帶著,就自己蹲在草叢裡。
“原來是只小白狐。”
淺衣弟子看到這狐狸,倒是溫和地微微一笑,似乎是覺得可愛,彎下身來想摸摸她。雲母嗚嗚叫了兩聲,也不知該躲還是不該躲,下意識地退了兩步,抬頭去望那位仙君。
雲母此時心中十分忐忑。
原本雲母只覺得這些人打扮不凡,然而待聽到他們對那位救了她的白衣道人的稱呼,卻著實嚇了一跳――他竟真是仙人!
靈狐慕仙,對方又救了她,雲母雖有些害怕,卻還是不覺望了過去,誰知這一望,竟和那仙君對上了眼。
刹那間,雲母竟找不出詞來形容這雙眼睛,那裡面似有千年時空、萬丈星海,卻又似乎只凝了千百尺的冰。雲母移不開目光,卻又忍不住躲閃他的視線,最後只局促地動了動腳,隨即不知怎麼的,居然對著那神君叫喚了一聲。
叫完雲母便後悔了。她年紀還不大,聲音弱小,著實沒什麼氣勢,要說挑釁談不上,要說撒嬌更是不自量力,在仙君面前,簡直丟人現眼。
想到這裡,雲母毛底下的臉頰不禁微微發燙。
那淺衣弟子不覺得有什麼,反倒又笑了笑,見這狐狸可愛,又注意到它一直盯著白及仙君,正想打趣,一回頭卻見白及仙君竟也看著這小狐。
淺衣弟子一怔。他對這只小狐狸也是真的有幾分喜歡,便有心幫它一幫,笑道:“這只幼狐似是喜歡仙君。我聽說白狐冰雪聰明、資質不凡,與其他野獸不同。它能在這裡與仙人碰見也算有緣,若是仙君喜歡,不如帶它回去,現在可以做個寵物,日後養大了若是天資尚佳,還能當個坐騎。”
雲母聽得懂他的話,原本毛底下的臉只是微微發紅,這下真是整張臉都紅得能夠滴血了。她這個年紀的女孩對“喜歡”一詞頗為敏感,一聽到就覺得窘迫。雲母下意識地想團成一團來掩飾,可又說不清道不明地隱隱有些期盼,整只狐狸動彈不得,緊張地望著那白衣仙君。
誰知白及聽他這麼說,卻淡淡地移開了視線,像是沒什麼興趣,緩緩道:“不過是只野狐狸。”
白及說罷,便再未看那白狐,轉過身,乘風而去。


仙人走了。
雲母哪怕原本就知道希望渺茫,那替她說話的淺衣弟子也不過是開開玩笑,可望著那白衣仙君翩翩而去,若說心裡一點都不失望是不可能的。她沮喪地垂下尾巴,情緒低落下來。
淺衣弟子看這狐狸情緒變化這麼明顯也覺得有幾分好笑,摸了摸下巴,問旁邊的深衣弟子:“師弟,你說師父……會同意我們在院裡多養個狐狸嗎?”
深衣弟子一愣,脫口而出道:“你瘋啦?!這狐狸放在院子裡,還不被彘――”
他話一出口,才想起那彘已經被他們裝葫蘆裡了。
深衣弟子這樣一想,便改了口,說:“不過不跟師父說便帶個凡狐回去也不好,我們還得帶彘回去覆命。你若真想養,至少先和師父報備一聲。”
淺衣弟子一聽覺得也對,道:“也是,覆命要緊。我們先回去。”
話完,他又擔心等複了命稟明師父再回來,這只小狐狸已經找不到了,便抬手在空中畫了個圈,朝雲母投去。
雲母聽著他們的對話感覺情況不大對便想逃跑,然而她哪裡跑得過仙人弟子的法術,沒跑幾步,那個奇怪的圈就追了過來,將她穩穩地圈在地上。她只聽那淺衣弟子帶著歉意道:“抱歉了,小狐狸。我先回去覆命,無論成與不成,一個時辰之內,我必定回來,到時候要麼帶你離開,要麼放你出來,勞你先在此處等我片刻。”
說著,那淺衣弟子轉身念了個訣,竟是帶著其他人憑空消失了。
雲母頓時大急,想追過去,誰知她一跑就撞到了圈線上,然後像是碰到看不見的牆似的被彈了回來。雲母嚇得輕叫一聲,在圈內滾了一圈,這才站起來。
是仙人的法術!
雲母瞬間慌亂起來,想盡一切辦法在圈內掙扎,先是到處亂撞、四處亂跳,見跳不出去,又滿頭大汗地刨坑,可是這個圈居然連地下也能滲透,她打了洞依然是碰壁。
雲母只好將刨開的土又填了回去,難過得想哭。雖說她聽見了那淺衣仙人說一個時辰之內定會回來,可要是他忘了呢?要是她平白無故失蹤了,母親、哥哥還有姨父姨母肯定會很傷心……說起來,也不知道哥哥現在怎麼樣了,順利回到家裡沒有?
她一邊想,一邊沮喪地趴在地上。石英並不在附近,大概是之前場面混亂時一口氣跑太遠了。不過雲母想到等哥哥發現自己不見,肯定會回去告訴姨父姨母和母親,這才又放心了幾分。石英知道他們遇險的位置,他一定會帶母親來的。
由於先前太折騰了,此時又是午後,雲母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哈欠。她堅持了一會兒,終究沒有抵抗住睡意,不知不覺將自己團成一團,昏昏沉沉地閉上了眼睛。不過她畢竟還處在神經較為緊張的狀態中,並未睡得太死,剛一聽到附近有響動,立刻便醒了。
雲母剛醒,還迷迷糊糊的,只當是之前那位淺衣仙人回來了,誰知剛一睜眼,看到的竟是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她頓時被嚇得魂飛魄散,整只狐都清醒了,迅速往後一躍!然後她才看清楚,那不是一團黑乎乎的東西,而是一個人,穿著一身黑衣,還蒙著面。野獸的戒備在這個時候上升到頂峰,雲母不自覺地弓起身子,背毛倒豎,擺出攻擊的姿態,警惕地盯著對方。
不過,這個時候,雲母倒是又有幾分慶倖她在一個仙人所畫的圈內。她自己出不去,想必外面的人也進不來,她是安全的。
然而,在雲母的注視之下,黑衣人果然緩緩地伸出手,輕輕地去碰圈著她的那個圈,只見白光微微一閃,然後……
圈沒了。
她這下真的欲哭無淚了。圈一消失,雲母撒腿就跑。然而她明明跑的是和那黑衣人所在的位置相反的方向,沒幾步就啪嘰一下撞了人。雲母抬起頭,便看到那黑衣人已經站在她面前!
雲母嚇得渾身白毛豎起,緊接著卻被那人握住身體抱了起來。他將她揣進懷裡,還摸了兩下她的背。雲母被摸得毛骨悚然,卻掙脫不掉。接著,這黑衣人竟騰空而起,雲母趕忙嗷嗷亂叫,奮力掙扎。
石英跑回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雲母被黑衣人抱走的這一幕,立刻大驚失色。
他原本以為那凶獸是一直追著自己的,一連狂奔了小半個時辰,直到實在跑不動才停了下來,一回頭才發現身後沒有妹妹,嚇了一跳,這才回頭尋找,不想一回來,就看見雲母被人抱走了。
石英急得大叫,可他們飛得太快,根本聽不見他的叫聲。他在原地跑了兩圈,這才想起來應該趕緊去找母親,連忙回了頭,朝狐狸洞的方向跑去。
……
這個時候,雲母已經被奇怪的黑衣人擄上了天。她急得嗷嗷直叫,眼看著熟悉的山頭越來越遠,眼睛裡險些要掉金豆子。她不顧已經上了天,依然在努力掙扎著。那黑衣人見她動得厲害,渾身僵硬,似乎對她這麼強烈的反抗也有些手足無措,只能努力抱住讓她別掉下去。
那人飛得飛快,竟比母親騰雲還要快上許多。雲母只能看見重山掠過,流雲穿行,隱隱還能看見夾在山間的農莊小鎮――他們並沒有離開浮玉山的範圍。
浮玉山並非一座山,而是一整條綿延數十裡的山脈,有多座山頭、數個高峰。雲母與母親兄長所居住的地方很快就不見了,這數十裡在騰雲飛行面前根本不夠看。雲母跟著那黑衣人從一座山頭飛到另一座山頭,眼看落了地,不知自己接下來將是什麼命運,心中越發焦慮,慌張間,張嘴便咬了那黑衣人一口。
黑衣人吃痛地搖晃了一下,雖然同時穩穩地落了地,可經過這麼一晃,蒙面的黑布也掉了。那人見狀,皺了皺眉頭,卻任憑雲母咬著,沒有鬆手。
雲母口中不久便漫上一股血腥的氣味。她雖是狐狸,大多時候卻以樹果為食,又是跟著母親清修的靈狐,心思純善,從無傷人之意。她感到口中有血,反倒自己慌了,擔心地朝那人看去。然而這一看,雲母倒是愣住了。
眼前的男子約是弱冠之年,樣貌清俊出塵,神情淡漠,不若世間之人,可不正是之前那位仙君!
雲母呆了。
那仙人的神情沒什麼變化,目光淡漠卻氣質絕塵,渾身上下沒有一絲俗氣。此時他將淡淡的眸子轉向了她,難以看出喜怒。
雲母僵在原地,無論如何也未想到抓她的惡人竟是救她的白衣仙人。雲母想到自己咬了救命恩人,竟一時不知所措。
白衣仙人卻是沒有生氣的樣子,帶她向前走去。
雲母一驚,這才發現這座山頭的景色眼熟,正是浮玉山的主峰仙人頂。
浮玉山的主峰本不叫此名,幾年前坊間不知哪裡來了傳聞,說是有仙人從別處游方到浮玉山定了居,便住在這主峰之上,這才改名叫了仙人頂。那時她比如今還要年幼,母親還帶著她和哥哥來過,只是那時並沒有尋到仙人,母親只得將他們帶回去繼續清修。
雲母錯愕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